快艇驶向涿州 | 谷雨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为了不错过每一个故事,大家记得将谷雨实验室设为星标🌟哦,期待每次第一时间与你相遇!

作者** |**** 张月**

编辑 | 张瑞

出品** | **腾讯新闻 谷雨工作室

39岁的赵雅洁和丈夫袁伟东失联了近五个小时。8月1日下午袁伟东和家里的厨师带着两艘12座的快艇去涿州参与救援。手机上最后一次有信号是在昨天下午两点,袁伟东抵达了码头镇,那里是北拒马河、琉璃河和小清河交汇的地方,是涿州受灾最严重的地区之一。

据涿州发布,受台风“杜苏芮”影响,河北本次降雨过程持续时间长、覆盖范围广,累计雨量、单站极值雨量和最大雨强均超过1996年和2016年极端暴雨的数值,受灾人数超过13万。

赵雅洁没有太担心丈夫,他们自小在白洋淀长大,水性好,会操船。2021年7月河南暴雨时,赵雅洁还一个人带着船去了卫辉救援。家里人都反对,只有父亲表示了支持,60多岁的父亲说自己也想去,赵雅洁笑出来,说你别去添麻烦了。

她生活在水泽之乡,从不畏惧水,但在卫辉,她看到无数人丧家离所,老人们不愿意离开被水吞没的家,在往返运输受灾群众的过程中,她流了很多次眼泪。  

也许是因为之前在河南救援,她的电话这两天被人公布到了网上,无数被困的涿州人以为她在涿州救援,给她打来了电话。有位母亲哭着求她救自己年轻的儿子,花多少钱都行。赵雅洁这次不能去现场救援,丈夫已经去了现场,家里需要有人盯着。如果泄洪,县城可能也有需要救援的地方。但她想着自己也能做点什么,只能努力记下来对方的信息,发到朋友圈,发给丈夫和相熟的救援队。电话接不过来,她就让店里的服务员一起回信息,她告诉他们:“别着急,别害怕。我的电话被误认为救援电话发到网上,我不怕麻烦,我怕浪费大家的精力时间,和手机里的电,我们去了五十艘船,是土生土长的水乡人,50艘船,他们都带了救生衣,有很多年的开船经验。你们坚持一下,都会平安的。”

她告诉对方,自己和丈夫也失联了,但并不害怕,“我知道他在奋力救人,他不吃不睡,我说也瘦不了哪儿去,别缺水就行,我说赶紧快去救人,因为哪个人都比他可怜。”

让她感到欣慰的是,打来的电话正在变少,她猜测,那是因为越来越多的人已经,或者正在得到救援。

以下是她的讲述:

去涿州救援

8月1号,安新县海事局给我老公来电话,说让备战,说组织了50艘船去涿州救援。我和我老公在白洋淀安新县开了一家农家院,因为四周环水,来回接送客人都要用到船,家里有三艘快艇,其实白洋淀的很多船只前些年已经被政府收上去了,民间留了一部分船,政府备案的,如果有灾情的话,我们也是要上的。2021年河南暴雨的时候我就去卫辉救援过。

他带着我们家一个厨师,前天下午三点多开船开到安新县的码头集合,用吊车把船吊到小卡车上,然后走陆路去涿州。他们刚走白洋淀就开始下暴雨,我老公说救生圈、救生衣和绳子什么的都备齐了,唯独忘了拿雨衣了。我们这边的码头就开始涨水,船一过就有浪,把鱼都冲到岸上去了,好多村民在那边捡鱼。

昨天上午也涨了一点水了,估计是开闸放水了,现在不停地又往下降,感觉应该不会太危险。我老公他们是昨天凌晨一点到的涿州,之后就联系不上了,手机信号特别差,之后有信号是昨天下午两点,他说他在码头镇,那里应该是受灾最重严重、水最深的地方。

码头镇的现场照片

涿州的具体情况我不确定,但是有人跟我说最深的地方六七米,有的(水)已经到三楼了,普遍的都是到二楼了。

其实我很想去,我们都有船舶驾驶证,上次去河南我开的是前操的船,就是方向盘在前面的,这次开的船是后边把握方向的,有点像自动挡和手动挡的区别,这种快艇吃水比较深,都得在2米五以上,我老公估计肯定要去更危险的地方。

他努力说服我,说我们俩不能都离开家,家里地势也比较低,如果泄洪的话,县城可能也有需要救援的地方,他说所以你得在家盯着。

可能是因为2021年我参加过河南救援,我的号码被人曝光了,网上有人说我去涿州了,好多受灾的人就给我打电话,结果我的手机就变成了求救电话,被打爆了,我这两天就不停地在接电话,嗓子都哑了,各种各样的求助,有的人在电话那边大哭,我心态已经崩溃了。

我也是特别着急,特别想去救他们。他们太无助了,因为不会游泳,没见过这么多水,他们很害怕,刚才有一个女人给我转钱,不停地给我转,说要给我20万,让我救她儿子,她儿子被困在张涿高速公路管理处,有60多个人,她很绝望,她说自己愿意卖房救儿子,说自己是个老师,以后一定努力帮助我家孩子学习。

我当时就感觉她只要儿子活着其他什么也不要了,卖房子卖地都行,就属于已经快疯了。我说你别着急,我说联系不到我的老公,不知道他们在哪,我说我给你发个朋友圈,万一我朋友圈有好心人,因为我朋友圈救援人员挺多的,当时卫辉的时候加了很多人,我说万一有人能看到,也许第一时间拐个弯去先救你儿子,然后她说行你快发。

很神奇的是,可能是因为我的原因,也可能不是,她过了一小会儿跟我说,儿子得救了,她给我发了个语言,说话有气无力的,她说我先去睡一会儿,我去吃点东西,我说你赶紧歇会儿。

还有一个女孩给我打过来,直接崩溃地哭,她什么也没说,很多人都是这种无助和绝望,我也很想哭,但是我必须得压抑住自己无助的语气,因为他们好像把我当成了希望,但是我还要实话实说地告诉他们,我是救援人的家属,希望你们不要着急,也别浪费自己手机的电,我老公和很多人一共是50条船,一条船能乘坐11~12位,我说他们一趟就是(送)500人,他们很厉害,然后船也很快,他们已经出发了。刚开始的时候,我说把你们的求救求助信息发给我,文字的,我截屏或者我记录,然后我第一时间发给救援的人,刚开始我记,后来我发现我根本就记不过来。

我一直在接电话,后来实在接不了了,和店里的客服我们一起回信息,一起接电话,但是后来我就决定我关机,因为啥?他们打不通就会想别的办法,但是打通了我跟他解释,都是浪费他们手机的电,因为他们手机电都很宝贵。有的人他们很执着,他们加我微信我个个都通过,我必须通过,然后给他们发一段简单的文字,然后告诉他们是怎么个情况,有的人很理解,有的人会骂我一句,但我都能理解,因为他们真的很着急,特别无助。

我就跟他们说,我说我老公我失联了,我都不担心,只要是已经断电了,水里没电,水不会上涨,人不会淹没,就是饿点渴点也不会危及生命,你们坚持一下,都会平安的。

卫辉救援

2021年7月去河南卫辉救援的时候,去之前咱们白洋淀也是水大,我们开着船出去看水流,然后当时也是翻朋友圈,有人发卫辉的那种情况(洪水),也是看见我有船,开始跟我聊,说他现在就在卫辉,然后不停给我发他拍到的信息,那么多人被困住。我说不行,我说我得去,我老公都疯了,不让我去,我妈也不同意,后来就问我爸,唯一的支持我的就是我爸,他说既然要决定了去,你们谁也别拦着。我爸说他也想去,我说你都60了,你别添乱了(笑)。

前一天卫辉一个19岁男孩去世了,是在水里被电死的,我当时其实也有点害怕,但是我就决定去了,我这人有点倔强,当天晚上12点出发,我带了两艘船,半夜我老公给我联系的吊车,因为要把船吊到大车上,才能运到河南,他嘴上虽然不支持我,但是还是忙前忙后帮我联系了。

去之前,我花了1万多块钱买的物资,因为不光是缺船缺人,还有头灯,头灯又没有充电器,所以又买了两款,一款是充电的,一款是挂电池的。买东西的店铺的老板还特别好,他当时送了我扩音器喇叭,我还买了20个喇叭还是多少,他说喇叭不要钱了,你这是救援。

我在卫辉待了三天,那边水深大概两米到三米,主要就是开着船运人,房子都淹了,有些老人不愿意走,就得政府来做工作。我当时特别有感触,当时也是水已经没到了二楼,很多人很无助,很茫然。

那些被救出来的人,他们就是一直在不停地在说感谢我们。我开船的时候那会是特别热的,是7月底,又是汗又是眼泪,其实我一直没停止过哭,我在白洋淀看水看多了,从小在水边长大的,但是没有见过洪水把家淹成那样的,那种灾难的场景,感觉很心疼他们这边的人。就见到车顶被没了,只露着一个顶子,我也是第一次感受船能开到大马路上,红绿灯都淹没了,左边有护栏,右边有汽车,一排一排的 ,船就从中间过。他们当地武装部的,有人给我指路说别走这儿,底下有个汽车,别走那儿,下面有一个墩子,就是一种特别无助的景象,你就觉得在自然灾害面前感觉人特别特别渺小。

去卫辉也碰见好多蓝天救援队的志愿者,他们真的是义务的一分钱工资不挣的。我去卫辉那次第一次掉眼泪是看见蓝天救援队的人排成一排排,躺在户外的地板砖上睡得死死的,而且地上连张报纸都没铺,他们是救援了一宿,真的太辛苦了。

卫辉下大雨抗洪的时候,河北也在下大雨,我们家的客房差一点就进水淹了,我救援的时候就有人给我发信息说你快回来,白洋淀也需要救援,你们家快淹了你还不回来。

我们不怕水,你也别怕

我的一个感受,洪水对于城市人来说太可怕了,他们那边不像我们水乡一样,我们四五岁、五六岁都得学会游泳,离水很近,但对于城市人来说是特别没有安全感的。

我们家这边,1963年发过大水,我爸出生的时候,经常听我爷爷奶奶说,我爸是出生之后被抱到房顶上去的,大家都没有柴火烧,没有饭吃,只能等空投什么的,但这些记忆都很遥远了,相对来说就算我们这边发大水,我们这边的人应该也会很淡定,因为都会游泳。

去卫辉的时候,其实没有受灾群众给我打电话,但这次不一样,这次我感同身受,好像我就是他们一样,他们给我传递的那种信息,他们快窒息了,他们好几天没吃饭了,好几天没水喝,亲人在里边失联了,人在外边都崩溃了。

我老公现在也联系不上,但我也特别相信他,虽然我联系不上他,但是我不担心他,我知道他在奋力救人。他不吃不睡,我说也瘦不了哪去,别缺水就行,赶紧快去救人,受点累,那也累不死。

他开船也有经验,那50条船都是我们白洋淀开船厉害的,不管是救援还是各种开船技术,他们都是很牛的,所以我一直在跟联系我的受灾群众说,我说你一定要相信他们,我说我老公都失联了我都不担心,因为我们是白洋淀人,我们不怕水,你也别怕水,我说水都下降了,而且还不下雨了,这难度已经降低很多了,都不能着急,别着急。昨天还跟我妹调侃这事儿,我说我怎么越遇上大事越镇定,昨天我妹问我,你不担心我姐夫吗,我说我真的一点都不担心,我说恨不得他赶紧快点去救人,我觉得自己浑身都是劲但使不上,恨不得去那儿的是自己。

跟你打完电话,晚上七点多的时候,我老公又有信号了。他跟我说从码头镇出来了,扒拉两口盒饭,等于是从前天晚上到现在都还没顾上吃东西,我说你们所有的人都出来了,他说是,50个人。是政府要求他们撤离,我说为什么撤离?他说蓝天救援队也撤了,很多都撤了,武警都已经上了,等于政府接管了,就让他们回来了。

他说昨天没有车拉他们回来,得等到今天早上回来,他们昨天晚上也没地方住。但他说你别发朋友圈别麻烦人,他说我们在外边凑合一宿就得了,就这样说的。

我问他救了多少人,他说这五十艘船每艘都跑了十多趟,加起来大概转移了上万人。(来源:腾讯新闻)

◦ 图片均来自赵雅洁。

* 版权声明:腾讯新闻出品内容,未经授权,不得复制和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为了不错过每一个故事,大家记得将谷雨实验室设为星标🌟哦,期待每次第一时间与你相遇!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涿州不懂水灾,救援困于急流

2023年8月2日,陈姐在涿州职教中心待了一天。这里是涿州水灾的应急中心,既有受灾民众安置点、民间救援队的现场指挥中心,也有涿州市政府的临时办公点。 陈姐想找救援队,接出被困在北京财贸职业学院家属楼的居民们。财贸学院南边临着北拒马河,其东面 …

等亲人,等通知,等水退

**图、视频 ****|**吕萌 **文 **| 解亦鸿 吕萌 **剪辑 ****| **沙子涵 **编辑 ****| **陶若谷 ●困在洪水中的人,集中借宿到地势较高的人家,等水退去。 ●被洪水隔开的另一端,聚集着救援人员。 船少人多,人 …

洪水围困,小城涿州在呼救

**澎湃新闻记者 钟煜豪 吕新文 ** 实习生 邵容 田思 李欣怡 “目前救援一线马上进入夜间,时间很紧,急需照明设备方便夜间救援。此外,一线传来消息,救援船只也不够。”8月1日17时50分许,河北涿州市公安局官方微博@涿州公安网络发言人发 …

看看涿州的水灾吧

收录于合集 #社会热点 299个 文/魏春亮 我的微信,防失联 要不是因为这次水灾,我可能不太会注意到涿州这个地方。 这个古老的地名,通常出现在中国古代史课本的开头,上古轩辕黄帝大战蚩尤于涿鹿之野,涿鹿就是涿州(说法之一,您认为是哪就是 …

郝南复盘河南水灾:情况远比我们知道的更严重

‍‍  ✪ 8月1日,鹤壁市淇县西岗乡袁庄村,村里的养殖大户在把淹死的猪和鸡,一只一只拉上来。 编者按: 进入8月,河南灾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淡出公众视野,但当地的汛情却依然危急,特别是浚县,“全县60万人全部受灾,能启用的安置点远远不能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