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槽长文】北京大学交换生见闻录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前言】
我来自香港,先后去过北京和台北的大学当交换生,每次停留时间不足半年。一般学生只有一次交换机会,基于特殊原因,我有两次,去的地方是两个敌对政体,自己则来自两个政体之间的磨心。这样的经历并不寻常,故略为分享。由于图片较多,分两篇发布。以下是北京篇。

二零一零年代,我到北京大学中文系交换了一个学期(没有说明年份和本校名称,大概不致泄露身份)。其时两伞运动已结束,港中关系转差,我的政治立场亦由爱国反共变成本土反共。然而,那场运动温和落幕,仇恨有限,传统文化使我与中国藕断丝连,促成了这次交换。自小耽好文史古籍,北京是历史文化名城,北大更是近代文科圣地,有机会在该校读书,岂能错过?

为了克服对中共的憎恶,我事前查找北大的民国历史,发现它的现址本来属于私立燕京大学。那是一所被中共撤销了的教会大学,其校友在香港创办燕京书院(中学)作为纪念,算是与香港有点渊源。我到埗后,也尽力发掘当地的民国元素,幻想回到北平,为自己伞运后去北京的行为提供正当性。当时,包子已经露出独裁魔爪,蠢蠢欲动。我有感中共走回路,死期不远。如果北京遭逢兵豳,历史建筑或有损毁,以后再也看不到。所以此行的另一目的是看看这座城市「最后一眼」。

正常来说,人对一个地方应该毁誉参半。但品葱是政治论坛,去除与政治无关的内容,我的交换见闻便无可避免,只剩下吐槽了。毕竟香港人论中国政治,很难不吐槽。

1. 个体特色泯灭
由香港坐绿皮火车去北京,驶经农田。无聊望出窗外观察农户张贴的挥春,期间至少经过数十户,挥春字句居然一成不变,全部写着「家和万事兴」。这是否意味中国人只懂从众,不敢表达自己?这亦使我想起犹太人做生意与中国做生意的那谜因。

[https://ibook.idv.tw/enews/images/enews836/enews841_1.jpg](https://ibook.idv.tw/enews/images/enews836/enews841_1.jpg")

当然,也不排除挥春这种货品在农村供应有限,农民只有零星选择,所以风格单调。

2. 资源不足乃极权治术
北大的饭堂经常人山人海,座位不足,学生要站立进食。号称全国第一学府,理应资源丰富。况且中国经济早已起飞,兴建一座大饭堂绝非难事,为什么做不到?

与此相应,还有一事。宿舍没有适合晾衣的地方,唯独楼下有个公共晾衣场,但晾晒空间很有限,大家的衣物挤得很密。某次晾衣,见一名大妈擅自移开别人晾挂的衣物,腾出空间晾晒自己的衣物,手法纯熟,毫不尴尬。事后悟到一个道理:将资源维持在六至七成的份量,让人民相争,耗掉他们的精力,便不会有人反对政府。按该套路,便明白为何北大饭堂供不应求。非不能也,实不为也。

3. 卫生恶劣使人精神颓靡
北京的生活环境有意无意使人肮脏,想干净反而有困难。例如厕所尿斗下的地板永远有一滩尿;水喉流量少,洗手后又没有抹手纸或干手机,整个配套好像在劝我不要洗手。街道垃圾桶寥寥,食肆永远有苍蝇在飞,餐桌永远有上一手的食物残渣。城市排水系统欠佳,雨后积水处处。

在这种环境下,我发现自己失去做事魄力。究其原因,个人卫生是尊严的象征。一旦失守,人便会出现自暴自弃的倾向。物质上的堕落漫延至精神,使人马马虎虎,得过且过。我认为这就是「中国制造的会爆炸」的由来。

https://images.weserv.nl/?url=https://i.imgur.com/kPjIgui.jpg
怎样吃饭才能掉那么多到地上?

[https://i.imgur.com/H3eb7VP.jpg](https://i.imgur.com/H3eb7VP.jpg")
慎入

5. 垃圾官僚主义
北大的垃圾桶不多,即使有,大多写着「可回收」三字,使不可回收的垃圾无处可投。大抵是校方想标榜环保,下令广置回收桶,执行者却矫枉过正,普通垃圾桶反而没有了,破坏正常秩序。

这是典型的官僚主义:高层提出想法,中层欲讨好之,传达命令时刻意夸大。不过,大陆民众也不卖帐,他们索性什么垃圾都抛入回收桶。只是苦了处理的人,要从垃圾堆中分出可回收者。然而,估计他们也不会认真执行,只会全部当成普通垃圾处理。如此一来,这项政策便彻底废弛,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当中极具黑色幽默。

6. 跋扈司机
初到北京,发现行人路的砖石不时严重爆裂,我百思不得其解,好端端为何会烂成这样?

https://images.weserv.nl/?url=https://i.imgur.com/sbfMuYO.jpg

后来总算找到原因:车辆停泊行人路,砖块不胜负荷。砖路破损几乎随处可见,故知违规停车是不会被检举的(是否违规,也不敢肯定)。

https://images.weserv.nl/?url=https://i.imgur.com/GYxTMex.jpg

慢慢感觉到开车的人仿佛高人一等,车号是突显身份的工具,司机总是把握机会尽情使用,不时听到马路传来发了疯似的长号,人车争路的时候,司机也会毫不犹豫地力按他那副刺耳的车号。在大陆乘过大巴和出租车,司机各种超车、硬切,极具战狼风格。

7. 行政混乱
某些科目的作业需要用到北大教学网(内联网),交换生没有帐号,不能登入。解决方法是找老位保荐,申请「旁听生临时帐号」。交换生只是过客,被排除在外也不足为奇,但我发现医学系和双主修的本地生也有同样问题。他们是正式的学生,却平白变了「旁听生」。可见北大行政单位各自为政,没有默契,造成诸多漏洞。

又如我第一天报到,被宿舍前台打发至预订部,再被预订部打发至接待销售部。开学第一周,临时取消课程、临时更改教室此起彼落,使我疲于奔命。其余大大小小的行政和管理缺失不胜枚举。我第二次交换改去台湾,原因之一是对中国的行政效率犹有余悸。

8. 失败的设计
一般而言,洗澡空间的地砖应该微微向水渠倾斜,以便排水。我宿舍的浴室刚好相反,地砖外倾,也没有任何挡水物,洗澡水很快溢出,浸满全厕。我得买个拖把,每天将积水推回水渠。

https://images.weserv.nl/?url=https://i.imgur.com/dOw7jxP.jpg
https://images.weserv.nl/?url=https://i.imgur.com/qimRzYK.jpg

如果在小县城的残旧旅店碰到这样的设计,我不会惊讶。万万想不到首善之区的最高学府的宿舍居然如此。职员表示,全个楼层都有相同问题,清洁时也很麻烦。如果设计和装潢谨慎一点,就能省下许多人的时间和精力了。

接下来四个月,我在北京不断见证各种笨蛋设计。例如空调紧贴在衣柜上方,吹出来的风大多被柜顶阻挡,不但无法调节温度,还有机会吹坏衣柜,是「双输」的设计。

又例如:
https://images.weserv.nl/?url=https://i.imgur.com/A5sUtuf.jpg
https://images.weserv.nl/?url=https://i.imgur.com/LUk71Z6.jpg
https://images.weserv.nl/?url=https://i.imgur.com/zZOYhV2.jpg
干嘛要在教室的边缘留个大坑?

[https://i.imgur.com/wO8DJM0.jpg](https://i.imgur.com/wO8DJM0.jpg")
尿斗的去水口无法与排水管相接,只能人手打洞。原来的去水口比洞的位置更低,变成积水坑。

在北京生活四个月,印象最深的是建筑设计华实俱阙,既不漂亮,也不实用。身为用家,不难看出设计师没有尽好本份,认真思考如何令资源发挥最大效益。

9. 建筑设施满目疮痍

https://images.weserv.nl/?url=https://i.imgur.com/KBbFDsG.jpg
https://images.weserv.nl/?url=https://i.imgur.com/QjhnZc6.jpg
https://images.weserv.nl/?url=https://i.imgur.com/DPlpiU4.jpg
https://images.weserv.nl/?url=https://i.imgur.com/hBYQAwq.jpg
https://images.weserv.nl/?url=https://i.imgur.com/3zJgcON.jpg
https://images.weserv.nl/?url=https://i.imgur.com/m7SeQda.jpg

从室内的椅桌和天花板到户外的楷梯和砖路,北京的设施有各种损坏,有时甚至坏得莫名奇妙。例如上方的楷梯,除非有疯子用锤敲它,否则实在想不到剥落的理由。

后来,我去校内某报告厅旁听一场研讨会,那里的灯光、椅桌和厕所跟教学楼相比完全是另一个档次。报告厅是接待外宾的地方,门面工夫做得充足。但学生作为国家未来栋梁,难道不比外宾重要?教学楼的装潢品质理应与报告厅看齐。

https://images.weserv.nl/?url=https://i.imgur.com/8SKX7gB.jpg
https://images.weserv.nl/?url=https://i.imgur.com/3sEG1UG.jpg
这是我在北大看过最漂亮的厕所

相关文章:为什么中国的建筑物大部分寿命都非常短?
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23726

9. 洋肠,人皆好之
到埗第一周,得知北大学生搞了一个Tutor Program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s,也就是语言伙伴配对计划。我华语不灵,想找人练习,胡里胡涂报名。后来收到配对表,附载了其他参加者对tutor的要求,居然有「非亚裔、英美帅哥、白人男性」等字词,相信由北大女生发出。

香港女生长期被讥讽「爱食洋肠」,意指她们崇洋媚外,喜欢与欧美男人交往。殊不知动辄反美的大陆女生有过之而无不及,香港女生纵然想法相同,至少会保留一点矜持,不会如此露骨。更讽刺的是,当时中国刚发起了罢买苹果手机的运动。最后,我这个亚裔男性当然未获配对。

10. 省略

11. 学术社团
北大学生社团很多,我参加了一个读书会,定期研习古籍。组长导读一段,然后自由发表心得。箇中乐趣,不是自修所能比的。我们也试过组队郊游,在山上大声朗读古诗词。虽然尴尬,但充满青春气息。香港学生只擅长考试,学术根柢浅薄,不会办得成学术气氛这样浓厚的社团。在这个社团,我认识了一位广东大反贼,他中学毕业后只身北漂,一边打工,一边当旁听生,令人佩服。离京后我俩仍然保持联络。

12. 古文情怀
我选修的古代汉语课程对全校开放,学生背景多元,来自医学、哲学和外语等主修。作业要用文言文写游记和律诗,大家绰绰有余,我反而力有不逮。从中发现另一个文化差异:出于民族情感,中国学生的专业就算与古文与关,对待古文仍有一份恭敬,因为那是祖宗留下来的文化遗产,水平不会太差。相反,香港人民族感薄弱,不重视(甚至鄙视)传统文化,如非中文系学生,中学毕业后基本上与古文隔绝。名列前茅的学生往往英文好,中文差,大多集中在医学系和外文系,他们绝不会花时间选读中文系的课程。所以,当我在北大跟医学、外语乃至其他理工科系的学生一起修读古代汉语,仿佛进入平行宇宙,感觉奇妙。

13. 雨花斋
雨花斋是一个提供免费午餐的慈善机构,我经常到中关村分店用餐。煮饭、打饭的人都是义工,来自附近社区。该机构由一位僧人创办,供应的食物不含肉类,场内播放佛曲,佛教背景呼之欲出。却离奇地去除了佛教内容,例如义工口号是「欢迎回家」和「感恩吃素」,而不是「功德无量」和「阿弥陀佛」。这也许跟中共的宗教政策有关,其门外走廊便挂着包子的书。我只知道中共对基督教管控严密,却不知佛教机构也要偷偷摸摸。此外,中共刻意冷待圣诞节,雨花斋义工反而在当日戴上圣诞帽应节,但房中仍然播着佛曲,颇为有趣。

https://images.weserv.nl/?url=https://i.imgur.com/7TN5VlE.jpg
https://images.weserv.nl/?url=https://i.imgur.com/o5ApK73.jpg
https://images.weserv.nl/?url=https://i.imgur.com/pRbwnnG.jpg

14. 反贼老师
据说北大是中国右派的阵地,这次交换有迹可寻。我在某课报告分析《阿Q正传》,指出鲁迅「反封建」,被老师批评我的解读方式过时。然而,这是半世纪以来中共的官方说法。

某课读到《史记》,老师以毛泽东譬喻刘邦,刘少奇、林彪譬韩信,替后者被诛感到不值。又说项羽仁爱的一面只是伪装,像近年领导人去抗洪前线探访一样只是「作秀」。谈及司马迁民族观,则借题发挥说中共的对少数民族只懂大撤币,没有给予尊重。

某老师谓中国官僚体制源自民族性,那是透过儿童游戏(如过家家)从小培养出来的,很难动摇。又提到政府禁止民间修建豪华坟墓,但领导其身不正,竖立坏榜样。

不过,北大中文系也出了一名孔庆彬,曾公开讽刺香港人是狗。那是为了反击香港的蝗论虫,情有可原。至于同系的韩毓海就是不折不扣的老粉红。开学第一周旁听他的课,借故抨击台湾太阳花学运,乘势践踏香港,战狼味十足。此人在中国好像有不少粉丝。

15. 对北大学生的印象
北大学生普遍阴沉,好像很压抑。大概考进来的人都经过连番厮杀,身心已被摧残,但这种洗礼使人更快成熟。他们不少来自外地,二十岁不够便离乡别井来京读书,然后设法留下打工,向上攀升。香港多数人从求学到工作也离不开本埠,与父母同住,理想是当公务员。虽然身处城市,视野却与乡民无异,适应力远远比不上早就脱离父母独自生活的中国人。

相关文章:中马留学生精神面貌比较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1164

16. 北大韩国学生非常多,难以忽视。当中似乎不少人来自韩国外国语大学。骤眼看,他们很能适应北京的生活。

相关文章:中韩民族性相近
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30196

17. 便利贴占座
https://images.weserv.nl/?url=https://i.imgur.com/vOjKXIt.jpg
https://images.weserv.nl/?url=https://i.imgur.com/bAWH9Km.jpg

生平第一次见到这种占座法。先到先得才是最公平的资源分配方法。想坐前排便早点来,贴一张纸就想赶退别人,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18. 第一体育馆的红卫兵涂鸦残迹
https://images.weserv.nl/?url=https://i.imgur.com/NWvRMXz.jpg
https://images.weserv.nl/?url=https://i.imgur.com/d6WG9Vk.jpg

尽管网上没有讨论,我想如此明显的痕迹,在校内早已是公开的秘密。标语是文革歌曲《毛主席的革命路线胜利万岁》的歌詞。

【结语】
在北大期间,我的华语(普通话)很差,无法深入沟通。第二,我的课表排得很密,生活被学业牵制,活动范围基本不出校园。第三,交换不足半年,难免走马看花,管中窥豹。我有时也会怀疑自己有没有无限上纲上线,为反而反,将一些香港也有的缺点诬蔑为中国独有。

撇除政治,我必须重申,在北大上学是宝贵的体验,单是燕园的美景已经令人赏心悦目。中共倒台之后,如果北京由正常的政权把握,我一定会重游旧地。

品葱用户 Apple1984 评论于 2020-08-27

m没办法! 魔鬼在细节,国人缺少工匠精神, 的确是Culture Shock!

品葱用户 Stockholmare 评论于 2020-08-28

楼主没什么好怕的吧 如果不去中国 剪掉中国签证卡 不用担心什么被查出是谁吧

我之前在港大读书的时候中国的朋友请我去南大 那个设施也是烂 还有蹲坑 太野蛮了

怪不得对香港人录取要求低,6科20分都能上清北。短期交流没所谓,整个学位在这种地方读会死的

品葱用户 蜜罐炸弹 评论于 2020-08-28

吐槽还是吐糟?
紫薯紫薯紫薯紫薯

品葱用户 东辽王国 评论于 2020-08-27

京城都这样,可想而知别的地方得什么样。充分说明非民主选举的中共官员缺乏地方归属感,所以才会治一个地方不好好治,不认真治,不仔细治。当然他们也确实不用这样,毕竟只要不是路线错误、站队错误,基本就不会被撸下来

品葱用户 yuzihao 评论于 2020-08-27

很巧,我也去北京大学交换过,我本来以为伯克利已经非常难以理解了,北大更胜一筹。我去年交换的时候正好赶上国庆+阅兵,东门的地铁站封了好久。中关新园楼下也不知道总搞唱歌表演,我和我的祖国没完没了的唱。食堂和校园里的电线杆也是装着电视和喇叭疯狂说美国和中国打贸易战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作为一个学CS的学生,当博弈论的教授堂而皇之的说美国的图灵计算机是基于中国的珠算的时候,我的白眼都要翻到天上去了。没想到老哥还有更绝的,说他已经发表了一篇超越图灵计算机底层算法的论文,中国离超越美国不远了。我就直接google了一下,好像除了北大自己的网站里别的地方都没有这老师的论文….

顺便吐槽下我在食堂买好饭去拿筷子的功夫,有个北大教职工家属给我整盘端走吃了….

品葱用户 坦克俠 评论于 2020-08-28

\==>12.古漢語文言文在語文教材裡會給各種各樣的文言文用字注釋,和外語翻譯差不多。
考進北大的學生記性都不差,對他們來說記住古文用字的常用釋義再學習作文規則想必不困難。
這一點上或許教材中古漢語所佔比例影響更大。
反而是粵語比普通話殘留了更多古文的字詞用法和成分,只是不用正字,音字不再一一對應。

品葱用户 **Emmanuels

yuzihao** 评论于 2020-08-27

[>>]( “/article/item_id-482372#“)很巧,我也去北京大学交换过,我本来以为伯克利已经非常难以理解了,北大更胜一筹。我去年交换的时候正好赶…

有段时间没有在网上留言了。看到你的留言,喷饭的笑了。赞一个,整盘端走吃了,典型的支人特征。

品葱用户 孟姜哭墙 评论于 2020-08-27

写得真好,慢慢看全文,链接都在吧?

品葱用户 KP31 评论于 2020-08-27

北大的国际关系学院有不少非常有见解的老师,我毕业已有小几个年头,每每想到那些老师,总不免担心他们日后的人身安全。
我在那里修过一门讲述民主史的课程,以今日眼光来看,真是恐其由数里之外的迂腐之人所不容。我很有幸生在了中国相对开明和自由的年代里,那时老师还可以畅所欲言。想想不久之前的电科大郑文峰事件,如果按那时这课的尺度,恐怕这位老师免不了一顿举报和牢狱之灾。我最近听闻他还在教授别的课程,祝愿他安好吧。

有关女生好洋肠的事,我倒确是没有听过,可能因为身处工学学科,周围的男生实在太多,就也逐渐学会了喜欢这些有点呆头呆脑的人了吧。我是并不认同血统能带来本质上的优越性的。

品葱用户 **坦克俠

东辽王国** 评论于 2020-08-27

[>>]( “/article/item_id-482367#“)京城都这样,可想而知别的地方得什么样。充分说明非民主选举的中共官员缺乏地方归属感,所以才会治一个地方…

“做官不修衙”是支那歷史傳統。

品葱用户 蹦恰恰嘩啦啦 评论于 2020-08-27

沒想到慶豐初年,皇城根底下還是問題百出!倒是學中文的這些經驗是很難得到的。聽說北大舊詩社的水平很高,畢竟是宇宙第一中文系。

品葱用户 **百里域

蜜罐炸弹** 评论于 2020-08-27

[>>]( “/article/item_id-482358#“)吐槽还是吐糟?紫薯紫薯紫薯紫薯

我用漢字去理解,以為是將糟粕吐出來。想不到是日文音譯。

品葱用户 hun 评论于 2020-08-28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那些照片莫名其妙的戳到笑点,可能因为以前在中国,根本不在意这些随机存在的破损,也没有去考虑过为什么会存在,但看到一个香港人吐槽这些问题,再联想到现在我的确不会看到这些破玩意,忽然觉得以前的生活的确可能在外头的人眼里看来,不太稳定

品葱用户 **百里域

Stockholmare** 评论于 2020-08-27

[>>]( “/article/item_id-482357#“)楼主没什么好怕的吧 如果不去中国 剪掉中国签证卡 不用担心什么被查出是谁吧我之前在港大读书的时候中国…

透露資料,我怕帖子被搬去水區。上次就是這樣。

品葱用户 Surge 评论于 2020-08-27

见微知著。这就是中共治下用共产主义思想改造学术界的现状,也是中共治下的中国社会的缩影。

现代意义的“大学”是西方社会产物,旨在为社会培养的中、上阶层人物。在西方国家,大学又是社会菁英聚集的堡垒,起到守护人类文明底线、拓展人类文明前沿的作用。可以说没有大学体制,也就没有人类的现代科学文明。

大陆民国时期的大学与1949年之后的中共国治下的大学犹如两个世界。特别是学习苏联52年院系调整、反右,文革运动后的中国大学,完全失去了大学应该有的风骨。

中共学习苏联模式,目的是将大学改造成培养社会主义建设“螺丝钉”的车间。因此中共也绝不允许大学产生不同的声音。

现代的中国大学,与西方大学教授治校的方针迥异。而是党领导一切,行政官僚主义盛行。教授与学生只能在强大的专政机器下,要么安分地做一颗建设“社会主义的螺丝钉“,要么出卖灵魂给魔鬼同流合污,没有别的选择。

社会主义中国表面上不敢承认中国有“中产““富人”阶级的存在。即便中国大陆的知名大学毕业的许多学生事实上成为了中产与富人。所以像北大、清华这样的高校,完全有大把资金改进学生生活条件,使其达到西方同类大学的平均水平,也不会去作任何改变。
在中国大学可以看到一个非常奇特的现象,无论在北京的北大清华、上海的复旦与交大还是杭州的浙江大学。现代化的1-2人酒店式公寓,只提供给留学生使用,内地的学生是没有资格享受的,无论是否付得起较昂贵住宿费用。

我记得看过一篇文章,作者说,中国建设与管理大学的方式,与军营和监狱毫无差别。现在看来,一点也没错。
从北大清华到广大大专学校,大学生们无不住着4-12人间的宿舍,使用着肮脏破败的公共厕所与浴室。学生从小到大被熏陶,潜移默化,漠视个人隐私、漠视个人权利、漠视财产私有。而这些恰是现代文明社会建立的基石。

中国不少大学表面上也在进行着国际化、现代化。可根子上的问题不解决,都是徒劳。就像中国也在谈改革开放一样。政治体制不改革,共产党不解体,中国就没有任何指望。

品葱用户 未定义字符串 评论于 2020-08-28

瓦 房 店 实 例 ver.DAXUE

品葱用户 给你一嘴巴 评论于 2020-08-28

图中装修维护那些烂事,全中国都有,其原因是腐败。工程层层承包,100万预算可能最终10万块打给了最终做工程的人。

品葱用户 admin 评论于 2020-08-27

北大宿舍有浴室?

品葱用户 miule236236 评论于 2020-08-27

還是要囉嗦一句注意保護個資。

感謝樓主分享生活層面的見聞,這讓我更確定在東亞還是中共統治下不會想踏上那邊。

品葱用户 fb_china_today 评论于 2020-08-27

极端实用主义和对美的漠视是共产主义国家的通病

品葱用户 hankwoods 评论于 2020-08-27

谢谢发起人如此细致全面的记录和分析了自己在北大交流的心得,非常用心,而且也解答了很多长期以来的疑惑
不过有些东西不知道是不是北京特产,好像上海深圳等其他一线城市一般细枝末节处稍微好一丢丢

品葱用户 NZRdlClr5 评论于 2020-08-28

提醒樓主po汽車照片的時候記得給車牌打上馬賽克以防隱私問題
這和中國還是哪裡無關,一般po汽車或機車照片除非是有特殊需要否則都是基本禮儀
還有照片這個肯定是違停了,黃線實線又停上人行道,不僅傷車(以中國而言這白得還真乾淨,目測家人不是很虧待)被抓還要扣分的
不過北京人嘛,如果有點關係說不定就不用扣分了,當然有關係的人誰還會開日系……
順便吐槽一句這種前後沒店家也沒民宅的地方你是停著幹嘛

垃圾問題我看了覺得是樓主香港人的問題,雖然有地方差異但一般車站等處的垃圾照片這種算正常的了,公廁看地方,平價商場之類的話有尿也正常
然後我不禁想像樓主在廁所裡拿個手機拍照的~變態~樣子,真的請樓主拍照的時候注意一點啊

然後聽聞中國大學有地區配額,以戶口為準,不同地區的分數線也不一樣,所以北京的大學裡有全國的人很正常的

至於宗教問題,佛教被打壓也不是今天一天的了,只是佛教協會和各大主要寺廟都早就被控制了所以不那麼明顯而已。佛像之類的各地都在拆,寒冬(bitterwinter.org,長期關注中國人權問題尤其是宗教問題的組織)也一直有報導推薦多看
在中國書店現在幾乎買不到佛經了
然後有的寺廟裡念經也念成漢語版本了(傳統方式的經文是音譯梵語,普通漢人看不懂的)不知道動機為何

品葱用户 Ludwig 评论于 2020-08-28

中国的建筑物大多是败絮其中,不管外面是不是金玉,就很像中国人的个性。作为一个洁癖在中国长大真的很痛苦,学校的厕所都不敢去,实在是太脏了。

品葱用户 nero1209 评论于 2020-08-28

好文章,这里也不算洗白,可能北大的建筑年代久远,所以质量不佳,中国大学新盖的宿舍还是不错的。我们学校的建筑就还好,然而宿舍住到第三年天花板就开始漏水也是很烦人。

品葱用户 除非天堂无路 评论于 2020-08-27

楼主很幽默,不过没想到,看到中段关于女性的话题,竟然还是躲不过男性叙述给我带来的不适感(关于tutor项目和另一条似乎已经隐去的条目)。tutor项目,如果“不要亚裔”、“最好是白人”是校方的规定,当然是一种歧视,可tutor项目是大家自愿参加、互相选择,而且允许参加者提出自己的偏好。据我所知,很多互助项目的申请表中,都会允许申请者提出需求(比如是否高年级学生、是否同专业)用以筛选配对。

或许楼主的重点在于,楼主认为北大女生大多反美,所以这与她们审美偏好趋向于白人男性形成了一种讽刺。首先,楼主如何得出结论北大女性大多反美?再者,即使反美,这又与她们的社交生活有何必要的联系?白人教授思想反共、但同时娶了中国妻子,这种情况又是否会引起同样的嘲讽?

我认为仅仅一个tutor项目的偏好选择,不至于沿用“食洋肠”如此侮辱性的词语来描述。当然这只是我的一点个人意见,但实在不吐不快。(想想大概是我在阅读帖子前半段的时候对楼主印象不错,所以期待过高了。)

以下是一点发散,并非针对楼主:择偶本就是个人选择,不知为何女性就要受到这么多嘲讽(拜金、食洋肠等等)。华人男性追求美貌女性、年轻女性、白人女性的时候,是否也受到同样的嘲讽呢?据我所知只有差距极为夸张,比如杨振宁再婚,才会引发争议。更何况外人又如何判断一对伴侣选择对方的原因呢?这恐怕反映了男性依然把女性当作婚恋资源、性资源,而非与自己同等的独立个体看待。

关于华人男性追求白人女性,再发散一点:据我观察在这样的例子中,男方是被他同为华人男性的同伴所羡慕的对象,华人女性也并不会嘲讽男方。我知道在我写出这一类例子的时候,应该会有人反驳说华人男性是鄙视链底端、通常不会去追求白人女性,但这仅仅是外在的行为,如果男性内心审美倾向于白人女性,又是否会受到崇洋媚外的嘲讽?难道仅仅是因为华人女性与白人男性的结合较为常见,做出这种人生选择的女性就要受到嘲讽?这似乎再一次印证了男性将女性视为资源而非同等个体的结论。

品葱用户 习明泽登基 评论于 2020-08-28

看到乱七八糟的燕园真有点怀念,十多年不见了。

换了个视角来看,想想是挺可笑的。当年午饭真就是在燕南站着吃了四年,人贴着人,一边吃一边瞎聊,吃完就跑去图书馆或者上课。后来每次跟洋鬼子说起这种事,别人都觉得我们是野蛮人。

品葱用户 **百里域

除非天堂无路** 评论于 2020-08-28

[>>]( “/article/item_id-482722#“)楼主很幽默,不过没想到,看到中段关于女性的话题,竟然还是躲不过男性叙述给我带来的不适感(关于tuto…

身邊很少女性朋友,謝謝你向我提供這個觀點。的確,人人都有權追求個人幸福。我會試著調整對女性的觀念。

品葱用户 **百里域

习明泽登基** 评论于 2020-08-28

[>>]( “/article/item_id-482725#“)看到乱七八糟的燕园真有点怀念,十多年不见了。换了个视角来看,想想是挺可笑的。当年午饭真就是在燕南站着…

我也慶幸能夠與本地學生有相同的體驗,這樣才是交換。當時我在北大很孤單,中午在燕南站吃,發現站吃的同學跟我一樣也是一個人。感覺跟他們構成了一個短暫的「共同體」,有一種虛幻的溫暖感。

品葱用户 **王思蒜

yuzihao** 评论于 2020-08-28

[>>]( “/article/item_id-482372#“)很巧,我也去北京大学交换过,我本来以为伯克利已经非常难以理解了,北大更胜一筹。我去年交换的时候正好赶…

整盘端走也是太不要脸了吧……

品葱用户 **除非天堂无路

百里域** 评论于 2020-08-29

[>>]( “/article/item_id-482851#“)身邊很少女性朋友,謝謝你向我提供這個觀點。的確,人人都有權追求個人幸福。我會試著調整對女性的觀念。

也要感谢你对不同的观点保持开放的态度~

品葱用户 grantyang 评论于 2020-08-29

               
写得不错很真实

品葱用户 Ruby 评论于 2020-08-29

图片配文,说的很真实、客观
独裁暴政就是这样的,想尽一切办法折腾
因为学术环境和官僚作风,真正有能力的都跑路欧美了

品葱用户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评论于 2020-08-29

如果是粵系的香港人,父系應來自 瑤—壯僮侗泰傣—AustroAsiatic南亞語 O2a-M95。語言來自古楚,古羌和古越,古南亞語。O2a本身也是來自湖北楚

如果是閩系的香港人,父系M117應來自華中苗瑤尤其苗,語言來自古江東語由浙江南下福建,古羌語,古苗瑤語,古侗泰語

如果是浙江人,父系應來自O1a,和台灣菲律賓馬來西亞印尼同源,語言來自古江東語,古羌語,古苗瑤語,古侗泰語

品葱用户 **百里域

hun** 评论于 2020-08-28

[>>]( “/article/item_id-482547#“)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那些照片莫名其妙的戳到笑点,可能因为以前在中国,根本不在意这些随机存在的破损,也没有…

你說出了重點,不穩定。政府好像隨時準備撤退,沒心建設,像敵軍管治淪陷區一樣。

品葱用户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评论于 2020-08-29

如果你看過支那工廠區的食堂和宿舍,那才叫髒,而且食堂有一大攤積水,可能因為地面不平坦,基本上是非常低成本的建築,非常廉價且簡陋

品葱用户 流浪的文字 评论于 2020-08-29

写的不错,已收藏。涨了不少知识。

香港多数人从求学到工作也离不开本埠,与父母同住,理想是当公务员。虽然身处城市,视野却与乡民无异

这还真有点惊讶,虽然我之前听说过。我的刻板印象是北京-农村发展的最高境界,上海-城市文明的起步,香港-上海的进阶形态。想象中香港人应当像纽约人那样,不说华尔街百老汇,至少也活得五彩缤纷吧。没想到眼界是这样的?

当公务员是很中国传统的事情。再联系到上文提及香港不重视古文,我在想是不是香港人至今仍旧存在一个在中、西方之间身份定位的问题。

品葱用户 **百里域

流浪的文字** 评论于 2020-08-28

[>>]( “/article/item_id-483308#“)写的不错,已收藏。涨了不少知识。这还真有点惊讶,虽然我之前听说过。我的刻板印象是北京-农村发展的最高…

我反而覺得北京、上海跟紐約屬於同一類,三座城市都是全國追夢淘金的地方,人才雲集。中國人去京滬發展應該比去香港容易。就此而論,香港外來激盪不足,格局比較小。

中西定位問題的確纏繞多年。即使本土主義興起,內部亦有漢字與拼音之爭。

品葱用户 **hYayHUJ3YZ

习明泽登基** 评论于 2020-08-28

[>>]( “/article/item_id-482725#“)看到乱七八糟的燕园真有点怀念,十多年不见了。换了个视角来看,想想是挺可笑的。当年午饭真就是在燕南站着…

看到过那些洋鬼子在康博斯外面的台阶上坐着吃,燕南出来往北边一点院子里吃,最夸张是下午两三点还有个洋鬼子在桂林米粉那看书吃饭。。。

品葱用户 gratesque 评论于 2020-08-29

我只记得自己完全没空去注意中国这边大学里的人和物如何,唯一的感觉是各种想看的书看不完,想做的事没时间。还有不少浪费时间必须出席的乱七八糟的玩意儿,后来懂得「放弃」之后,终于彻底解脱了,想干嘛干嘛,想去哪去哪。

记得最清楚的天天告诉自己的一句话就是:完全不需要在意。

现在看起来,顺应本能真的是没错。

品葱用户 **资本主义接班人

百里域** 评论于 2020-08-29

[>>]( “/article/item_id-483332#“)我反而覺得北京、上海跟紐約屬於同一類,三座城市都是全國追夢淘金的地方,人才雲集。中國人去京滬發展應該…

本人在香港金融業混跡一段時間。就人才而言,香港年輕人面對的是來自全世界的競爭。不光是洋人,不少美國藤校/名校畢業的内地學生都傾向來香港。畢竟香港金融業薪資水平在亞洲絕對是第一的,比新加坡高出不少,我們團隊便有一個從Stanford畢業的小姐姐。樓主從香港人從小和父母同住再扯到香港人外來激蕩不足顯得有點不符現實了。

公務員問題到不能怪責香港人,我猜樓主可能是文史哲學生吧。確實,我大學幾個最要好文科朋友都去做公務員,畢竟香港公務員工資水平真的非常高(只限officer水平),而香港文史哲產業也一直在萎靡,對文史哲學生而言,最好的出路莫過於是公務員了。不過話説回來,我身邊朋友還比較少立志當公務員的人,可能我和樓主的社交圈子不同吧。

品葱用户 **hun

百里域** 评论于 2020-08-28

[>>]( “/article/item_id-483268#“)你說出了重點,不穩定。政府好像隨時準備撤退,沒心建設,像敵軍管治淪陷區一樣。

我沒有太多北京生活的經歷,但很久以前也是住個一線城市。那個時候還是有些穩定的施工公司,只要肯給錢能做得好好的,最近就不知道了沒回去,但聽新聞看來不但商業住房出問題,連城市基建也出問題。我不知道算不算沒心建設,更像是一層層的貪污嚴重,到底層大家都隨便幹了,反正不是自己住,有匠心有能耐的師傅可能寧願不幹,或者存錢離開中國

品葱用户 ggh7 评论于 2020-08-28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百日无孩
中共30年计划生育,欠下累累血债,屠杀了无数无辜的幼小生命。山东聊城的“百日无孩”运动,更集中体现了所谓“计生工作”的残忍冷血。资料记载,这100天内,数万婴儿被杀,尸体填满十米深井,野狗叼著婴尸在街上到处跑。

所谓“百日无孩”运动,就是1991年,山东聊城地区的冠县县委书记曾昭起和莘县县委书记白志刚,为了降低当年人口出生率,下令自5月1日到8月10日,本地无论头胎二胎,不问合法“非法”,一个都不许生,全部强制堕胎。

https://images.weserv.nl/?url=https://i.imgur.com/iYkIe8K.jpg

1991年是中国黄历羊年,当地人将这一运动称为“杀羊羔”。

莘县当地有民谣曰:

白志刚,杀羊羔,新婚一胎全动刀。
莘县父老人人骂,掘他祖坟恨难消。
伤天害理天不容,天打五雷剐千刀。
有朝一日天睁眼,白氏家族断根苗!

不过,白志刚并非“杀羊羔”的首创者,他的动作比冠县县委书记曾昭起稍晚几天。

1991年4月26日,曾昭起召开冠县县委扩大会议,要求自5月1日到8月10日,确保全县无一个孩子出生。因为冠县计划生育全省倒数第一,县委被黄牌警告,曾昭起决心一年内由倒数第一变正数第一,因此推出了这个“百日无孩”运动。

然后,县委书记点名,由大到小,由前向后,全县22个乡镇党委书记挨个表态。前两个书记表态不能按时完成任务,曾书记听完,脸向旁边一扭厉声道:“来人!”,“铐起来,押下台去!”接着宣布“先将两人关押半月,纪委检察院去查一查,看看他们有没有违法违纪行为!”

据说曾昭起有一句至今流传于冠县的名言:“这一百天里,但凡有一个孩子出生,我就叫他爹。”

马上冠县的大街小巷挂满了标语条幅,“宁肯断子绝孙,也要让党放心”,“上吊给根绳,喝药给一瓶”,“宁肯流出来,不许生出来”,“执行政策要坚决,决不允许孩子多”……

https://images.weserv.nl/?url=https://i.imgur.com/8hvZ3y8.jpg

从县医院到百货大楼,沿路密密麻麻新起的帐篷成了全县计生对象堕胎、结扎的临时病房。本县医院实在做不完这些手术,被送到周边县市医院的也不在少数……

由于一时流产、引产数量太大,死婴被集中丢在县医院锅炉房旁边的几口深井里,十米深的井被孩子的尸体填满。据当地居民说,那几口井几年后都还有强烈的腐臭味道。

由于流产、引产婴儿太多,尸体处理不当,经常有野狗叼着孩子的尸体在大街上跑来跑去。

当时被强制流产的包括怀孕7个月以上甚至即将临产的孕妇,有些婴儿被强制引产出来的时候还是活的,离开娘胎发出第一声啼哭声后,马上被医生护士照头上一针,小腿儿乱蹬几下就死了。有的产妇看到这个场面当时就疯了。

据冠县贴吧:“有种针打了后小孩肢体开始腐烂,我姥姥家村里有个人只有一条胳膊,就是生下来打了针后被父母砍去了那条打针的胳膊。”

https://images.weserv.nl/?url=https://i.imgur.com/Yet5MYu.jpg

还有将近40岁的妇女多年不孕,好不容易怀孕,却没能逃过“百日无孩”运动,被强制引产后,终生不孕。

据统计,“百日无孩”有超过两万人被强制流产、引产,这还不包括受“启发”而采取类似措施的阳谷、东阿等县。

据当地一位乡干部回忆:

为确保我乡5月1日到8月10日这100日内不出生一个孩子,我们乡里是我负总责,每个村都是村支书负总责,先从自家开始,从自己的身边人开始,从自己的亲戚开始,凡是怀孕的不论啥情况一律打胎流产,以前颁发的准生证一律作废,有人问:“那出生了怎么办?”我们的回答是:“生出来就掐死!”

我让计划生育执法队的成员都一律穿上了警服,手里要有武器,绳索是标准的两米长,棍棒一米四,每人每天10元工资。当年我们乡长书记的工资多的一个月才130元。举报的,一律吃百分之五的提成,举报一个一般就能挣100多元。在政治待遇上,凡是工作积极的,优先入党,优先提拔为乡干部。

我“创造性”的应用了那个著名的“白猫黑猫理论”,不管什么出身,不管他啥经历,不管是否有偷鸡摸狗的行为,只要能完成计划生育任务的就是“好同志”,就提拔到重要岗位上。

遇有重大任务,比如拆房,抓人,一般是从80里外的碱窝乡调人来。外乡的人谁也不认识,没有人情顾虑,工作起来自然如狼似虎。你孕妇怎么了,专拣肚子猛踹,省的让你打胎你不情愿。一脚下去,一会儿地下一片血,你想保胎希望不大了,即使我们让保,你到县医院也是给你打一针引产针,政治任务谁敢不执行啊!

很多快要生产的家庭纷纷出逃,于是房子被拆,亲属被抓,甚至有叫亲家母打女儿公爹脸的事。在运动中,乡镇马路上,总有很多拖拉机上拉着那些因家人生孩子而被抓起来的村民游街,都是五花大绑,胸前还挂着牌子。因为正好是玉米秸长起来的季节,有的孕妇被四处抓的无处可躲,躲到玉米地里去把孩子生了下来,住在窝棚里,不敢出来,才幸免于难!

香港党媒节目中也曾提到山东冠县“百日无孩”运动,主持人特地向当时中共国家计生委规划统计司司长张二力询证此事,张二力承认:“因为我那年到山东去过,我的司机就跟我说,山东是搞得比较凶一些,这是肯定的,很凶,但是我去看过,也是感觉是这样。”

几万“羊羔”们的冤魂铺就了曾昭起、白志刚的升官之路。1992年,曾昭起便升任聊城地委副书记,几个月后转任菏泽地委副书记兼副专员,从此踏上官场通途,先后担任山东省二轻厅厅长、山东省经贸委副主任、山东省国资委主任。最令人惊愕的是,在卸任山东省国资委主任后,曾昭起竟然担任了山东省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

有网友称,总有一天,在冠县、莘县,会有“百日无孩”惨案的纪念碑立起。因为,“我见过孕妇被计生干部用猪笼抬到医院大月份引产,撕心裂肺惨叫至今难忘。我见过计生运动后医院旁边柑橘园里池塘飘满婴儿残骸,还有池塘边引产未死透的婴儿。我也见过扒房牵猪后流离失所的超生户。我希望自己有机会去反人类罪法庭做目击证人。”

山东“百日无孩”运动,也只是中共计划生育血腥罪恶的冰山一角。数年前,中共当局就宣称计划生育30年时,让中国少生了四亿人。

点击品葱原文参与讨论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中国是如何欺骗香港的 - 纽约时报中文网

周二,香港一名警察在反对新国家安全法的抗议者附近站岗。该法将威胁中国国家统一等行为定为犯罪,包括要求香港脱离大陆独立的呼吁。 Vincent Yu/Associated Press (欢迎点击此处订阅NYT简报,我们将在每个工作日发送最新内 …

香港区议会选举民主派大胜意味着什么?

香港区议会选举民主派大胜意味着什么? 作者:KEITH BRADSHER 2019年11月25日纽约时报 香港——经历了近六个月越来越暴力的反政府抗议活动之后,香港在周日举行了区议会选举。此次选举前期,北京及其在香港的盟友曾将这次投票描述为 …

在港推国安法,北京在等待一个中美总决战? – Nei.st

在去年 5 月香港发生大规模抗议后,北京对香港的缜密布局已经看得很清楚 2020 年 5 月 24 日,市民在香港岛一带发起反对国安法及国歌法游行,游行人士举起「五大诉求,缺一不可」的手势。 摄:林振东/端传媒 北京终于甩开香港特区政府和立 …

中联办风波

兔主席 20200421 这两天闹得沸沸扬扬的中联办是否《基本法》第22条所指一般意义上的“中央政府所属各部门”,是否“干预香港内部事务”问题在香港闹得沸沸扬扬,好不热闹(内地可能大部分人并不关注)。 我觉得这个事情,到了这样的解释层面,什 …

豆瓣粉红百态之:怀孕后发现男朋友是gd怎么办

懷了毒胎,打胎吧。 #非人類表演大賞 https://t.co/fB5C9ACpkp 結論:GD會通過精子遺傳一剛!話說GD是共黨還是港獨啊? 品葱用户 胡小包包 评论于 2020-04-11 葱油找另一半的可以从对方的角度看看,找粉红或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