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离了愤怒,中国人现在对待跨性别者的方式就是把他们扔进奥斯维辛一样的精神病院虐待及等死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https://mp.weixin.qq.com/s/6REd0GtdKSHXXSYzpjf3-A

这么直白的揭露如同集中营一样的精神病院里暴行,只怕很快就要删帖了,先在这备个份

“被精神病院强行收治180天后,我放弃了当女人。”
来自微信公众号  女孩别怕

大家好,我是田静。

之前在微博上有条关于“女孩因为单身被父母送进精神病院”的爆料火了,看得我惊掉下巴。

当时的微博评论区质疑声不断,说这个爆料疑点重重,很可能是造谣。

这条爆料被很多人质疑

即便如此,我还是拜托了我们作者追踪了这一个系列的事情。

很遗憾没能联系到投稿中的当事人,但后续发现不少相似的「被精神病」案例。

这些女孩,有的在网上求助,苦于没办法立案,维权困难;有的通过朋友的转述,因为去西藏支教就被送进医院。

坐标南宁,我们采访到一位跨性别者女性,她被强行收押进精神病院长达半年。

在这个期间,她见识到了真实的精神病院生活,人性的黑暗面,也认识到不少和她一样「被精神病」的女孩。

“女人最下贱了你就当”

悦儿,91年出生,广西北流人,跨性别女性。

被抓进去之前,她在表姐参股的教育机构,从事销售类的工作。

某天,悦儿的一个快递到了,她像大家一样跑到前台去认领自己的快递。结果不曾想,因为是悦儿的快递,快递小哥就被前台同事赶走,不让他放。

这边还在争执快递去哪里了,那边她工位的桌椅又被别人替换掉。

无奈之外,她只能跑到一层去讨个说法,最终这场口舌之争演变成了动手动脚,悦儿的衬衫被全部撕烂,整个背部都暴露在外面,是同事先动的手。

悦儿把手机镜头怼到霸凌同事脸上记录控诉,同事亦无所谓的反拍她,最后比出剪刀手,表现出胜利者的姿态。

第二天,她坚持还想要一个说法,过程中被一个男同事请出公司,最后扭打在一起,他们进了警察局。

没多久,同事回家了,剩她一个人在警察局,警察承诺:会给出一个合理的解决方案。

等到半夜,悦儿等来了一辆精神病院的车,车上下来了一个中年大汉,连夜把她抓进北流业善精神病进行治疗。

当时抓悦儿进来的保安

回忆起那段经历,她至今都感到疑惑:“明明是他们先动手,先欺负我,为什么抓进去的不是他们?”

父母的态度也让悦儿感到难过,在得知自己被抓进去的时候,父亲不仅同意,还表示:“反正你也是个没用的人,不如就关死在里面算了。”

她像是被放逐了,就这样被强制性关进精神病院进行治疗长达半年时间。

入院手续并不繁琐,监护人同意并且买单(半年只缴了3000块钱),医院就能收人。

配合的入院前检查,也仅仅只检测了心肺功能,连最基本的测量表都没有,更何况脑ct、脑电图…

悦儿在微博上发布了一条时常11:37秒的视频,讲述自己在精神病医院半年的体验和经历。

视频剪辑精细,言语和逻辑都十分清晰,不管从哪个方面看,都达不到需要被迫精神治疗的地步。

爆料的11分钟视频

“我被关在一个小房间里,旁边捆绑着一个女人,深夜那个女人要尿尿,护士不理她,她就直接拉在了房间里,整个房间都臭了。

“第二天我被医生叫去检查,结果我精神没太大问题,就是有些抑郁睡不着。

“当时那个医生叫罗医生,他说,你好好当男人你不当,非要当个贱骨头,女人最下贱了你就当,现在知道错了吧。

“呆了半个月的二楼「男生宿舍」,我就去三楼女生宿舍了。逼我吃一些没有名字的药,不吃就拿电棍电我,电完后因为心脏受不了就吃了。

“那里的饭真的很难吃,全都是青菜和白饭,碗也不消毒,很多病人把吃的吐在碗里,洗一下就换下一个人用了。

“我不吃,他们不做理会,不吃就饿死算了。

“后来饿了四五天,实在感觉快死了,他们才买了新的饭碗给我,这就是我在里面,第一次吃饭,第一次争取到属于自己的权利。

“半夜很饿,男保安直接来踹我,打我,拍了五下我的脸说:你以为这是你家啊?你以为自己是千金大小姐吗?

“打得我,整个脸的骨头都在痛。那个又打我又电我的男保安,大家都亲切的叫他陈叔。”

那个视频给我的震撼很大,我问悦儿,这段经历给她带来最大的冲击是什么?

悦儿说:“我丧失了继续做女人的勇气。”

“好像我经历的一切不愉快,都是因为女性身份带来的。”

“我爸说,你要是个男孩子,就算疯了我都养你。”

被关进精神病的女人们

悦儿只有五六岁,还在看美少女战士的时候,她最喜欢的角色是月野兔。

因为月野兔和男生接吻,让她有种奇妙的感觉:“觉得男生很帅,喜欢。”

女性身份从那个时候开始,就潜在悦儿的意识里了,她开始对性别有了模糊的认知。

这个认知,改变了她一生。

直到她青春期开始女性化,被孤立也无所谓;直到20出头独自做变性手术,不被接纳也无所谓,悦儿几乎没放弃过做女生的念头。

唯独这次入院,被壮汉男保安按在地上殴打之后,她感觉:“身体里多了一个男人,想保护自己,想变强。”

同时,悦儿在医院窥见了太多命运悲惨的女性,让她第一次觉得,当女人好像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有医生告诉她们:“只要你成为社会上的垃圾,就会被关进垃圾场。”

悦儿说她也是第一次知道,世界上真的有垃圾场的存在。只是这里的人界定垃圾的标准,总感觉不对劲。

跨性别不是病,但总有人为此被治疗

这个垃圾场的二楼是医生和护士和男生宿舍,保安在一楼。

不像影视剧里演的精神病院那样,到处都是关爱、鲜花和阳光,这里还有小黑屋的存在。

小黑屋里面很恶心,吃喝拉撒都在一个屋子里面,不听话就会被关进去,没有光。

精神病院的三楼是女生宿舍,一间房里面大概住了9个女生,整个屋子地面铺满木板,女孩们在上面睡觉。

保安和护士可以穿着鞋在上面走来走去,房间设置除了木板,还有简单的洗浴室。

医院里没什么娱乐项目,活动空间只有全是大小便的洗浴室和厨房后院。

在里面度日除了睡觉,就只好走来走去,拜托护士买扑克打牌,或者几个病友凑在一起聊天。

里面的女孩子,大部分都有完整的表述能力,知道自己在哪里,怎么来的,以及接下来怎么办。

她们因为闹离婚、跟老公吵架、嫁不出去、找不到工作、生不了孩子…各种原因被带到了精神病院。

最年轻的是一个12岁的女孩,悦儿说她经常被「电得呱呱叫」。保安对待女生像畜牲,有时候逮着人就往胸部上面电。

让悦儿非常不理解的,是其中有个女生非常漂亮:“她都这么漂亮了,还被保安虐待,我想不通。”

有一个二度进院的女孩叫殷勤。悦儿第一次见她,她被捆绑在小房间里,三个月之后「刑满释放」,没多久之后又被关进了。

后来好像就真的关傻了,有一次宿舍发洗发露,她抱着直接吞了进去,当场倒下,接着宿舍里的人叫来了戴眼镜的医生,她被送到二楼洗胃。

印象最深刻的叫李梅华,她好像真的被关得不正常了。

因为不想和变态结婚,她被送进来,悦儿清晰记得她的名字,因为每天她都对着窗户唱歌,或者哭。晚上睡觉说梦话「光头佬,不要摸我,死变态」像是之前被猥亵过。

李梅华做好了死扛的准备,她觉得自己呆在医院里有吃有喝也挺好的,只要不和死变态光头佬结婚就好,她已经放弃了出院的打算。

那个因为离婚被送进来的女孩,家人嫌她是累赘,没有经济实力,被当成废物扣在这里。

医院名:广西北流业善医院

悦儿开始想:当上女生又如何呢?

“那么漂亮也会因为找不到老公被送进来,就算找到老公也要被欺负,靠男人靠不住,靠自己也靠不住。这些被送来的女孩们,你叫她们反抗,其实她们被送进来最大的原因,还是因为离不开家人。”

除非去死,不然休想出院

院内的女孩殷勤,悦儿见证过她从被关进小黑屋——吞洗发水自杀——被释放——再被关进来。

“这就像个恶性循环,好端端的人被关了这么久,真的关疯了,放出之后还是不谈对象,不结婚又被抓进来……不能把「被精神病」当成一次小误会和人生插曲,女孩一旦被送进来,一生就被毁掉了。”

湖南省某康复医院住院部

进去医院的前三个月,悦儿表现很好很听话,因为保安说:好好表现,三个月之后是有希望出院的。

不曾想,三个月之后她并没有等到出院的消息,和家人打电话也被监听,丝毫说不得院里的一点坏话,不然就会被剥夺打电话的权利。

她被保安摁在地上打,等到终于鼓起勇气想反抗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在药物的加持下,浑身上下使不出一丝力气,只能默默承受,等着拳头停下来。

希望破灭之后,悦儿彻底不想表现了,她天天叫疼,哪哪都疼,头部发麻,没有力气…表现得像一头奄奄一息的野兽,一个真正精神失常的人。

束缚住有攻击性的病人

她在医院里自杀过一次,抓着洗衣粉就往嘴里灌。

灌完之后就被送往二楼奔赴更大的噩梦,没用麻药就被粗暴的洗胃:“一根又粗又长的管子,从嘴巴怼到胃里面,感觉有水冲进去,然后把洗衣粉吐出来,人就清醒了。”

悦儿说,在医院里,大多数人的自杀方式都是吃洗衣粉,想死都无计可施。

自杀没多久,医院害怕出事情,就通知家里人把她带回家。医院这边同意出院,但她父母并不满意这个结果。

签订协议才能出去:之后出了什么事情,第一和北流业善医院无关,第二和家人断绝关系,也和父母无关。

断绝父母关系的协议

你知道被关进精神病院要怎么才能被放出来吗?

悦儿显得颇有经验:“很简单。如果疼,就要表现得更疼;如果你想死,就要表现得更想死。”

——因为这样他们才会害怕。

没有办法通过「在精神病院证明自己不是精神病」获得自由。这个经典困境的答案,其实是跳出问题,走向疯狂。

女孩出院后的日子

采访悦儿的时间长达三个小时,大部分的时间我都在询问她出院后的生活,我问她晚上去哪里玩了?吃了什么?生活发生了什么变化?

我始终相信,她的答案也是那些被禁声女孩们的答案。

悦儿逃离北流业善医院之后,虽签署了断绝关系的合同,她父母还是帮她在离家很远的地方租了一间小房子,要求生活互不打扰。

因为入住过精神病院,悦儿申请了残疾证,能拿到低保,父母想让她「一辈子就这样烂下去」。

悦儿之前养了一只狗,那是她唯一的陪伴,社交状态大部分都和狗狗有关。

悦儿养的狗狗

被抓进去后,狗狗被送去了亲戚家,她则被父母发配到离家很远的南宁出租屋。

她说:“真的好孤独。”

和悦儿通话过程中,我的室友不小心发出了声音,她问:“是谁?”

我说:我和好朋友一起住。“真好,起码没这么孤独。”

我提议她把狗狗接回来,反正现在也是一个人住了。不料这个提议,让她想起了关于未来的消极打算。

“再说吧,我现在连自己都照顾不好,被关进去之后感觉自己更难进入社会了,对自己的性别定位前所未有的模糊,我很害怕出去工作,害怕再次受排挤,被当成精神病,被抓起来。

“我以前觉得自己很漂亮,可以像金星那样把自己嫁出去;我在工作中争强好胜,想拿第一,只是现在一切都不重要了,那些没有名字的药片让我持续头麻,很多时候都想放弃生命。”

《失心病狂》被精神病的女主角

有天晚上,她在公园里面散步,有个男的跑过来问她加微信,当时她就拒绝了那个男的。

“现在我防御心很强,内心可能还是想给他微信的,但我现在不敢接受男性的示好。看到男的就想拖过来打一顿,因为那个男保安打我的样子,让我忘不了。”

本来悦儿出院的时候收到了女孩们的明信片:里面有她们的电话,还有病友承诺出院后帮忙联系工作,但这些号码最后也不知道忘在哪里了。

“那个时候只想出院,没有想那么多,我只想把关于那里的一切都丢了。”

她想起有一个比她先出院的男孩,悦儿拜托他,出去之后给自己的父母打电话,告诉她们医院到底有多黑暗。

父母却说早就把号码弄丢了。

悦儿本来还以为有病友可以当朋友,现在仿佛和这个世界最后的联系都断了。

“被抓进去,这还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从此你就再也不是大多数人,每天都只能活在阴影里面,一边努力自愈,一边担心自己哪天会被再次抓进去,很分裂。”

悦儿和那些同样「被精神病」的女孩,被浪费的不仅是半年被关押的时间,可能因为这半年,她们需要花一辈子去消化。

其他「被精神病」的女孩们

有女孩没有自伤自杀行为,仅仅因为抑郁就进了精神病院,在那里她遇到医院误诊送进来的其他姑娘,还有个姐姐产后抑郁就要进来遭罪。

女孩讲里面遇到的姑娘们

有个叫叶子的女士,被自己阿姨和继父送进医院里,她对我表现出很大的防御和不信任,简单聊了两句,便再没有音讯。

有女孩三年内被六次反复关进精神病院,每天被逼服用一大堆激素类药物。

女孩吃药几个月患上子宫肌瘤

去医院检查,诊断出由于长期吃奥氮平,患上了子宫肌瘤,现在子宫肌瘤已经有三、四年,从原先的一公分增大到三公分多,会影响今后生育。

女孩还打了一年善思达针剂,导致泌乳素增高,患上了脑垂体囊肿。

六次入院后,她在网上求助,苦恼自己是该告父母,还是告关自己的医院。她甚至不知道,父母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是否构成了犯罪。

女孩六次入院被迫吃了各种药物

更多的「被精神病的人」,一旦被送进去医院,就好似人间蒸发了。她们的发声渠道只能通过别人的转述。

深圳有个女孩子,因为在西藏支教五年,父母就觉得她有病,决定将其送进精神病院进行一番矫正。

这个深圳女孩在被送进去之前,给好朋友发出过求救信息,请求好朋友救救她!可最终,还是被送进去了。

想要求救但没有渠道发声

和大多数局外人一样,看到网络上有女生因为单身被送进精神病院的投稿,我第一反应也是:多半是假的。

医院肯定有自己的收治标准,监护人的权力再大,也不能完全违背当事人意志。

查找相关案例时,我发现早在2010年,社会上就有过比较热烈的关于「被精神病」的讨论。

广州的何锦荣案、江苏的朱金红案、南京的吴翔案…「被精神病」、「精神病强制收治」甚至写入了百度词条。

2013年5月,新的《精神卫生法》正式施行:精神障碍的住院治疗实行自愿原则,除非发生自伤或者伤人行为,可经监护人同意实施住院治疗。

2013年施行的《精神卫生法》

在精神卫生法实施后遇到的第一个相关案件:上海的徐为动手打了父亲,被送进精神病院,期间配合治疗,达到出院标准依然不予出院,因为监护人是哥哥,他在广州打工无法监护。

最终法院驳回徐为的诉讼,认为徐为不适用「自愿住院」的规定,仍需要监护人同意。

知网查到《精神专科医院封闭病房患者入院方式调查》,2017年

也就是说,即便徐为后来达到出院标准,法律上依然判定监护权大于自主决定权。

2017年,杭州第七人民医院关于入院方式调查里,也提到了“由于病情不稳定等原因在监护人哄骗下入院治疗”的情况。

卫生人才网发布的关于「被精神病」如何自救的文章

就像文中的悦儿一样,「被精神病」是个在主流世界里被忽视的群体,他们不被看见,不能发声,即便发声也不能自证正常。

所以,我想呼吁大家对可能「被精神病」的人多一点耐心,少一些恶意,至少给他们一个正常公共表达的机会。

毕竟,是否是正常人不过是一张量表上某些指标的区别。

曾经她们因为某些原因被强制住院治疗,我们没有倾听。万一有一天这种事情发生在我的头上,谁还会为我发声呢?

引用者按,不要低估中国人转变为奥斯维辛狱卒的可能性,更不要低估中国父母出卖「不正常」子女的可能性,现在这两种可能性都越来越高。

品葱用户 维罗纳的歌 评论于 2020-09-07

暴力的制度下没有文明可言,只有生活在恐惧中的一个又一个个体,隐忍或者死亡。
或许有少数幸运者可以逃离,就像论坛里一样,明明大多数人都逃不掉,但是人们还是相互鼓励逃跑。

品葱用户 killreddragon 评论于 2020-09-08

This is 支那,这里面作恶的父母们不是共产党,就是每一个普普通通的支那人,而这样的人才是你支的绝大多数。我自己其实也实际了解接触过类似的事情,你支的传统文化就是把子女当父母的私产,你支各种大大小小的从精神病院到网瘾康复到女德国学,充斥了这种付费监狱,这个产业的庞大可能出乎了很多人的想象,而且很多都和军队有关。你支的各种父母把子女送入这种监狱,折磨他们强迫他们屈服,而且其中很多子女早已满18岁成年,而这种情况早已持续了几十年了。支那传统缔造的家庭关系就是互相折磨。

这种兽性我相信即使是纳粹德国也是没有的,这根本就不是单单能够怪罪支共的问题,这完全源自支那的传统和文化,你支就是一个充满了畜生的索多玛,希望你支的民主小清醒们认清这一点。

品葱用户 刁明澤 评论于 2020-09-07

原來是精神病院啊

還以為是收費私人監獄

品葱用户 **KLVnNgkO

killreddragon** 评论于 2020-09-07

[>>]( “/article/item_id-491426#“)This is ,这里面作恶的父母们不是共产党,就是每一个普普通通的人,而这样的人才是你支的绝大多数…

这算支性吗?

品葱用户 **killreddragon

KLVnNgkO** 评论于 2020-09-08

[>>]( “/article/item_id-491442#“)这算支性吗?

当然

品葱用户 TheHu 评论于 2020-09-08

心寒,可怕,恐惧

品葱用户 爱用派克服派克笔 评论于 2020-09-07

中国对跨性别者的人群歧视本来就够可怕的,我甚至听说过有身边的人说“那些去做变性手术的人根本就不是正常人,属于被法轮功等这些邪教洗脑洗的精神都不正常的人。“真的够恐怖的。

品葱用户 林琳霖 评论于 2020-09-07

在这种极度压抑,暴力横行的社会里没有多少个人的身心是健全的
还是那句话

能跑赶快跑!

品葱用户 南區戰忽局 评论于 2020-09-07

別說跨性別,就是上網久了點的,父母都能直接送去電療。要知道電療這種不人道又沒有病理的手段在國外連精神病人都不用了,中國竟然用在被監禁有網癮的小學生身上

品葱用户 叼盘侠 评论于 2020-09-07

俺老胡想到了电脑天才,图灵。他因为同性恋而受到了侮辱而被强制性激素治疗所谓的“心理问题”,而在英国吃了含有氰化物的苹果而自杀。苹果公司为了纪念他,设计的徽标就是为了纪念图灵自杀时的那只苹果。

没想到21世纪的大陆,还会出现如此惨绝人寰的,对于性少数群体的迫害事件。真是人神共愤,天理昭昭,终有一判。

品葱用户 **killreddragon

南區戰忽局** 评论于 2020-09-08

[>>]( “/article/item_id-491462#“)別說跨性別,就是上網久了點的,父母都能直接送去電療。要知道電療這種不人道又沒有病理的手段在國外連精神…

根本无所谓网瘾不网瘾电疗不电疗,纯粹就是折磨你让你听话。这类设施被送进来的理由千奇百怪,你真去了解下可谓支那禽兽众生相了。

品葱用户 卡卡里 评论于 2020-09-07

你知道被关进精神病院要怎么才能被放出来吗?

悦儿显得颇有经验:“很简单。如果疼,就要表现得更疼;如果你想死,就要表现得更想死。”

——因为这样他们才会害怕。

没有办法通过「在精神病院证明自己不是精神病」获得自由。这个经典困境的答案,其实是跳出问题,走向疯狂。

……這段敘述真是刻骨銘心的真實。
如果無法用正當手段脫離被貶低的處境,那麼能選擇的選項真是少之又少。
而且一旦做出那個選擇,往往就與正常脫節了。

品葱用户 索拉尔 评论于 2020-09-07

@killreddragon 你刚才对我贴里的回复,我只能说你语气有点像一位狂热的十字军教徒,事实上你的这份感情很难称得上公义,你和我跟其他支那人都一样局限于动物性的思考,尽管有理性的成分,但是从根底上依然是动物性的感情,凭自己的主观感觉去爱去恨,更何况并不存在上帝这玩意,你我并没有play god的资格和权利,法律更不允许个人意志去裁定他人的生死,只能警惕自己不要总是自以为纯净无比,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更不要不知不觉在有天活成自己所厌恶的人. 中国文化有好多好多糟粕这我和好多国人都无比清楚,网上也有很多很多在批评那种成分的人,他们也不在少数. 另外中国的未来谁也说不好,盛极必衰是自然规律,至于具体什么样子所有人都无法预言,当然这种事同样在美国也会发生,就算国内被洪水淹没那天,那么世界其他地方也不会幸免的. 国内近年是有向昭和日本发展的趋势,但比起完全彻底的昭和化还是说不上.

品葱用户 **killreddragon

索拉尔** 评论于 2020-09-08

[>>]( “/article/item_id-491574#“)@killreddragon 你刚才对我贴里的回复,我只能说你语气有点像一位狂热的十字军教徒,事实上…

我裁定什么了??我仅仅是希望和祈祷好不好,对支那热烈的憎恨属于心存公义之人的人之常情,你无法理解只能说明要么你对支那了解不够,要么你心中并无公义。当然我同时也明白这其实可能性不大,你支大概率会是一个更为凄惨更为持久更为漫长的死亡。
这个世界当然也都会为支那的毁灭付出代价,这也是这个世界所有的国家都应得的惩罚。我自然有我的政治信念和政治预判,你的所谓好说不好说对我而言并无意义。

品葱用户 **索拉尔

索拉尔** 评论于 2020-09-07

[>>]( “/article/item_id-491574#“)@killreddragon 你刚才对我贴里的回复,我只能说你语气有点像一位狂热的十字军教徒,事实上…

真要说公义的话 所有人类国家在历史上都有其罪恶 差别在于轻重 就算真有上帝 真有天火到来那天 全世界的人类都不会幸免的 大家都是有份的 在死亡面前没有人类是金贵的

品葱用户 boeing797 评论于 2020-09-07

想起来前几天在墙内有mtf左棍迫真黑屁美国共和党州有人强制改变甚至谋杀性少数(来源?)以此疯咬川普,殊不知赵拜登上台了匪共又能喘气了第一个就是把他这种胆敢接受西方思想的阴阳人扔进再教育营

品葱用户 李瑞环 评论于 2020-09-07

国内从CD到药娘,最好的出路是去卖,做到财务自由,然后自己做生意。跟失足一个套路。从社会到家庭歧视太大,除了拿钱说话,别无他法。

跟其他没背景没读书天赋的一般人相比,他们连家庭支持都得不到,非常惨。

品葱用户 **killreddragon

索拉尔** 评论于 2020-09-08

[>>]( “/article/item_id-491584#“) 真要说公义的话 所有人类国家在历史上都有其罪恶 差别在于轻重 就算真有上帝 真有天火到来那天 全世…

你也说了,差别在轻重,这不就得了,杀人和偷窃孰轻孰重??杀人和凌迟又孰轻孰重??瞧瞧你支的党史,就你支共的整人酷刑手段,你球也是难以望其项背的。

品葱用户 NZRdlClr5 评论于 2020-09-07

只要環境符合條件,誰都能成為奧斯威辛獄卒
雖然我沒聽說過類似事件,但看這篇文寫的,我覺得完全像是會發生的事,所以我信
我給樓主的文一個贊和一個踩,正負相抵
這的確也是一個人權悲歌,但為什麼這種可能發生在幾乎任何人身上(因為每個人都有父母)的事卻要著重描寫性別呢?既然只要父母同意又肯付錢,那不只是LGBTQ的問題了。是說直男直女就算被關進去也沒問題嗎?

另外提一個小意見:很多人(比如我)不清楚所謂跨性別女性指的是男性身體裡住了個女性還是女性身體裡住了個男性,雖然看到後半會看得到,但是還是希望可以就此詳細解釋。另外,變性手術這種在這個故事裡會成為重點的信息應該在開場的時候就說,而不是拖到主角被醫生辱罵了之後才說

做到财务自由,然后自己做生意。

文中主角似乎也有財務自由,不僅僅有工作還有同事呢
然而這沒有什麼用
如果一個成年子女還是能夠被父母隨意送進精神病院,那不管他有沒有財務自由應該都不重要了,問題更大

苹果公司为了纪念他,设计的徽标就是为了纪念图灵自杀时的那只苹果。

說句題外話:這是有名的都市傳說,但不是真的,儘管我也希望它是
有的對蘋果公司的設計師的採訪中,他『也不知道為什麼是選了蘋果』
另外,早期的蘋果公司的logo裡有出現一棵樹,有人坐在樹下,可見『牛頓的蘋果』的可能性比『圖靈的蘋果』更大

品葱用户 刁近平SB 评论于 2020-09-07

獨裁國家的首要目的是建立以男女夫妻關係爲基礎的家庭,同性戀會一定程度威脅到獨裁者的統治。不然共產土匪就沒辦法威脅那個人的家庭成員。或者可以威脅連坐的人少了,比如一個同性戀家庭,只有兩個同性戀者,如果是正常家庭都有一個孩子可以進行威脅和屠殺。獨裁者不喜歡自由的思想,同性戀、跨性別者-變性人是他們憎惡的對象。他們有辦法讓跨性別者身敗名裂

点击品葱原文参与讨论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是否应该取消精神病院?

品葱用户 kill_ccp 提问于 6/6/2020 众所周知,在独裁国家,精神病院唯一的作用是关政治犯的另一种集中营,从苏共到中共一贯如此。 而在民主国家,精神病同样是罪犯脱罪的常用借口,欧美乃至日本、台湾无一例外。 个人觉得这种放哪都有 …

如何评价中国网民嘲笑央视主播张宏民无儿无女?

品葱用户 阿斯妙特灵 提问于 9/1/2020 中国人评论观点摘要: 「这么好的基因却不繁殖,可惜了」 「工作上无可厚非,但父母面前不是一个好儿子」 品葱用户 Debussy 评论于 评论里一堆一边信奉社会达尔文主义,一边却注定被社会达尔文 …

支人父母真的没救了。

劝他们进行资产保全,劝了一个月了一点用都没有,而且还是在他们有同事旁敲侧击跟他们提过相关内容之后去劝,还是没用。 交流过程更是痛苦不堪,沟通效率基本是0,他们耳朵在听但是根本什么都听不进去,一张嘴便是毫无逻辑的跟我说的完全不相干的一堆话,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