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讲实际情况:为什么说国有企业已经成为过国民经济的寄生虫?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前面那篇[讲刘鹤最新发言的]( “https://cinacn.blogspot.com/2020/09/blog-post_28.html")有一段说得比较简略,如果对中国实际经济不甚了解,就很容易被党宣的新闻带了节奏,觉得国进民退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大好事,为什么对民营企业却是丧钟信号?这里举个简单的例子再解释一下:当今中国的国有企业,其实越来越显出蛀虫/寄生虫经济主体的本质:主要依靠挤压上下游产业链来赚取利润,而正常的生产经营活动的盈利比例在逐步降低。

下面的解释稍微有点会计术语,不过很容易理解。

正如刘鹤所强调的:共产党把国有企业作为国民经济的核心,拥有天然的垄断地位和政治护城河,所有的经济资源都倾向于国有企业,譬如银行的优惠贷款和当地的户籍政策等等,一直是在制造国企和民营企业的不平等地位。对于其他经济成分来说,国企带有天然的优越感。那么,国有企业是怎么靠这样的垄断地位来寻租(依靠政治地位获得的超额利润)呢?

如果上下游企业都是国企,那自然不必说了,盈亏都是政府的,和自己没关系,内部划拨就算两清了。但如果是民企,就不一样了:

国企对上下游的民营企业都压下大量的应付账款,先把货送到我这里来,我先用着,但是不付款,这能拖一段时间,然后被催得不行了,就随便签一张商业汇票,也就是国企签出的白条,再拖一段时间,商业汇票到期是否支付完全不确定,根本没有法律约束,到期也可以不支付,再换一张新的商业白条。有时候心情好,签一张银行汇票,这个稍微有点保障,到期能找银行兑付。但民营企业往往撑不到到期,因为现金流着急周转,所以又得把银行汇票打折出售,这又损失一笔。

这样左转右转,应付账款拖延几个季度再支付,是很常见的事情。资金压力是谁再扛呢?当然是作为债主的民营企业啊。

下一个环节就出来了:民企缺钱了,要融资是吧?好,国企能帮你!两个办法,第一个,国企从银行低息贷款出来,然后高息贷款给民营企业,或者只签个担保帮你贷款出来,但是,银行给国企的利息都是很低的,信用贷款或者优惠贷款,而民企实际支付的利息是很高的,这中间的利差就被国企吃掉了。另一种方式更隐蔽:国企搞一个自己控股的体外小贷公司,让民企去这个小贷公司融资,利息当然是按民间借贷的高利率算,民企除了应收账款环节被宰一刀,在小贷公司这里又要再被宰一刀,两头堵,还能有多少利润空间?你不去也没问题,银行不敢贷款给民企,市场上的其他小贷公司你也不敢碰,民企还能从哪里获得持续融资呢?

从生产到融资,民营企业除了煎熬之外,只能越来越紧密地被绑在国企自己的链条里,但是不被绑又很难找到其他出路。

有些天真的网友可能会很诧异:要求国企按合同付款,很难吗?——当然很难啊,因为上面说的这些措施,全都合法合规、没有违背合同。拖延支付,也没说不付啊,这么大个企业,还是国家的,难道还会赖你这个小破民企不成?如果想提起诉讼?好家伙,“国有资产流失”的罪名,你承担得起吗?再说了,以后还想不想在这个圈子里混了?

说到这里举个实例:某国有汽车企业,外购了很多民营企业生产的零部件,零部件买了,供应商送货入厂了,不记账;盘点入库了,也不记账;生产线用了都下线了,还不记账,只有等到这成品车都销售出去了,拿到下游经销商的收入了,才记账,才算用了这个零部件,产生了应付账款——在此之前的所有环节,时间成本和仓储成本都是上游供应商的。

但是,产生应付账款之后,也还不会付款,要拖着,拖一两个季度,用商业汇票打发打发,打发不过去了会再付款。如果上游企业因为资金压力来催款的话,就又用银行贷款利差或者体外小贷公司这两种方式再宰一刀。这样一个“正常的”销售环节,从供应商发货到收回该笔货款,最顺利的情况下也需要一年。这成本谁来承担?当然是民营企业啊,是民营企业给国企输血,国有企业舒舒服服地当寄生虫。

有这么好的寄生虫盈利模式,可以轻轻松松通过挤压上下游的民营企业来创造利润,谁还会辛辛苦苦地去搞什么技术研发和创新呢?来回堵堵民营企业,吃吃利差,很轻松就能达到党给国企下达的盈利指标,又何须辛辛苦苦去跟技术、创新、市场较劲呢?

所以说,国企已经成了墙国国民经济的蛀虫和寄生虫。国企不倒,经济好不到哪儿去。

品葱用户 potatoking 评论于 2020-10-01

國企的改革難,只是這是對於這幫趙家人難。而且國企本身就是小中國,自己無限要錢,然後找一幫普通人來維持運營,以此來割韭菜賺錢。所以國企改革的情況其實約等於中國改革,換句話説,國企會改革無異於中共内部改良派贏了。

品葱用户 第二次忘記密碼 评论于 2020-10-01

 能把上一篇,前面那篇讲刘鹤最新发言
也一起轉過來嗎?

品葱用户 吳樂天 评论于 2020-10-01

問題是現在皇上指示      國進民退       要把國企做大做強        所以國企比例       只會越來越大       民企比例       會越來越小

國企能不能改革?       很難

一是靠權力就能尋租       壓迫民企      躺著賺就好

二是壟斷         關鍵產業      材料都在政府手上       民企只能作為附庸        沒有獨立自主的空間

三是黨天下        國企作為黨的工具         各種特權        優惠貸款        不計損益        公司經營的好不好不重要       聽黨的才重要

國企做到極處就是前蘇聯老路       一切都在黨的掌控之下          可是效率很差

國進民退到最後        就是民企不堪重負      紛紛出局       剩國企自己玩

到了全國全是國企         不會又要大下崗     再來一次改革開放?

歷史總是不斷的循環

品葱用户 **HongMulin

第二次忘記密碼** 评论于 2020-10-01

[>>]( “/article/item_id-506886#“) 能把上一篇,前面那篇也一起轉過來嗎?謝

原文在这里:https://cinacn.blogspot.com/2020/09/blog-post_28.html
之前在品葱也发过:https://pincong.rocks/article/24552

品葱用户 KLVnNgkO 评论于 2020-09-30

你国国企挨个爆炸没一个无辜的

品葱用户 acehow 评论于 2020-10-01

现在皇上的玩法就是回到毛那个时代。公私合营,文革2.0,内循环,大跃进造芯片,家底败的差不多后,死于任上,然后就看能不能再出个邓小平搞六四了。

品葱用户 中共青瓜供应商 评论于 2020-09-30

我真的很怀疑,中共那些贪官污吏真的有志向去解放全人类。他们说白了,也就是利用这个体制尽量地为自己榨取利益,哪一天榨够了就逃跑,一了百了。没有人有这个责任心,要不是给钱给贪污的空间,谁为了这么点工资做官做公务员?有一本书叫做《血酬》,这本并不是禁书,可是却非常直接了当地揭露了中共的专制本质——与古代的皇帝拉拢大臣是同样的道理,就是共享江山,共同贪腐,共同分享腐败的特权。这就是皇帝打江山冒了生命风险而得来的所谓“用血换来的酬劳”。
中共的国企,就是他们榨取利益的最佳工具。你可以发现,中共的高层都不直接贪腐了,可是你会想象这些人与众不同,良心发现?江泽民不贪腐这是肯定的,但你能确定人家的儿子也不贪腐不捞利益?人家已经不需要通过受贿这种“低等”方式获取钱财了,人家已经“超然”了,包装包装就成了国企董事长,国企集团某总了。他们是家族利益,“族长”通常是权力核心,并不直接出手,而是至亲好友代为“出手”。族长利用自己的权力不断给他们开绿灯给特权,他们就可以横冲直撞大捞特捞。中小民企只不过是他们的韭菜而已。剥削链通常是这样的:国企剥削民企,民企剥削老百姓。一层又一层,最底层的老百姓什么也没剩下,他们只能像猪一样不断长肉,长出来又得被割了。
如果没有这些所谓的国企央企,这些中共高官们又如何捞取利益呢?所以他们一致同意:国企是中共的根本经济。
事实上,一个老百姓没有分到一点利益的企业谈什么“国企”,你可以看成是这些中共权贵们的“特权私企”。

品葱用户 三零一小护士 评论于 2020-10-01

写得非常好。我家里都是国企出身,但是我一直在体制外工作,我实在是见了太多国企的懒惰、贪婪和愚蠢了。而且现在的国企们,已经变成自己吃自己的贪吃蛇了,內卷化过于严重。

我举个例子。我有个还不错的朋友在某央企做中层管理干部,由于所在的上市集团经营不好一直亏损(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上面领导为了个人成就的面子,而不去考虑市场现状行情),没办法就只能发新股,再让这些高管和中层去买,如果不按级别分配的量买足了股票,就撤掉管理职位。那天他和我说起这事来的时候内心特别焦躁,因为要拿出自己手里的几十万现金去保自己的官位。我特地看了一下他们集团的股价,这些年一路下跌,我就开玩笑说,你这是拿自己的存款给下面的员工发工资了。

而我这位朋友的情况,光我自己所在行业内这么做的国企,就不少于5家。

点击品葱原文参与讨论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刘鹤擂鼓,党的镰刀再次伸向民企韭菜

9月27日,刘鹤出席国务院国有企业改革领导小组第四次会议及全国国有企业改革三年行动动员部署电视电话会议并讲话。 新闻报道写得冠冕堂皇:此次会议,要求要通过实施三年行动,在形成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中国特色现代企业制度和以管资本为主的国资监管体 …

为什么中国文科失业率如此之高?

品葱用户 阿尔戈洛 提问于 9/13/2020 高校毕业生就业难,恐怕是国人为数不多的社会共识之一,而文科专业就业尤其难,更是众所周知。 据麦可思《2019年就业蓝皮书》,众多文科专业,如绘画、历史学、音乐表演、法学高居最难就业的红牌专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