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战争期间有没有发生过细菌战?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 方舟子.

最近这段时间西方国家在谴责中国政府在新疆搞种族灭绝,为了反击,中国战狼外交官们就去翻西方国家的历史旧账。其中有一条是这样的:美国是仅有的几个曾经发动细菌战的国家之一。这指的是美国在朝鲜战争期间曾经发动过细菌战。这件事究竟是真是假呢?

我们先简单地回顾一下整个事件的经过。朝鲜战争是在 1950 年夏天爆发的,1950 年 10 月中国志愿军入朝。第二年(1951 年)1 月,中国红十字会会长李德全发表声明,说美国在朝鲜搞细菌战。朝鲜也谴责美国搞细菌战,说朝鲜发现有一些人得天花,是美国人搞的。这么宣传了一段时间,慢慢地平息下去了。

1952 年 1 月 28 日,这件事再被炒起来。当时志愿军有一个军发现美国的飞机飞过了他们的阵地,但是没有扔炸弹。之后他们在雪地上发现了一些昆虫,跳蚤、苍蝇、还有类似蜘蛛一样的东西。这引起那个军的卫生部部长的警惕,觉得冬天出现这些昆虫不寻常,是不是美国在搞细菌战?他报告到志愿军司令部,志愿军司令部号召官兵们搜集美国在搞细菌战的证据。短短的两个月时间内就搜集到了 800 多个案例证明美军在搞细菌战。那一年的 2 月下旬,朝鲜首先谴责美军在朝鲜搞细菌战的罪行。随后,周恩来总理发表声明,说中国政府现在掌握了证据,证明美军在搞细菌战。

美国政府矢口否认。当时参战的不只是美国军队,是联合国军队。联合国秘书长也否认。美国政府要求由国际红十字会调查,但中国和朝鲜不愿意。国际红十字会多次跟中国政府、朝鲜政府联系,都不让他们去。联合国秘书长要求由世界卫生组织调查,中国和朝鲜也不愿意。美国政府在安理会提出由国际红十字会来调查这件事。这个决议 10 票赞成、1 票反对,反对的是苏联。虽然只有 1 票反对,但苏联是常务理事国,有否决权。安理会走不通,美国就改走联合国大会,这样常务理事国就没法否决了。美国提出由 5 个中立的国家来调查这件事,这个决议压倒性地通过。但是,这 5 个中立国家去跟中国、朝鲜联系,它们同样不予理睬,这事就不了了之了。

中国、朝鲜为什么不让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红十字会做调查呢?它们说世界卫生组织和国际红十字会都是美帝国主义的走狗,不具有中立性。而且,认为这些机构来调查可能实际上是要来查细菌战的效果是怎么样的,偷偷地再反馈给美军,所以不能让他们来。

世界卫生组织是联合国下面的一个组织,联合国也算是朝鲜战争的一个交战方,不让世界卫生组织去还说得过去,不让国际红十字会去就说不过去了。国际红十字会是公认的中立的人道主义机构,不只是美国承认,中国也承认。二战的时候,中国也曾经要求国际红十字会来中国调查日本 731 部队搞细菌战。苏联及其卫星国也都认可国际红十字会的中立性。朝鲜和中国刚刚开始指责美帝国主义搞细菌战的时候,苏联的那些卫星国的红十字会联合起来,要求国际红十字会做调查。可见它的中立性是得到公认的。但是,等到国际红十字会真的要来调查了,中国、朝鲜又找了一个借口,不让他们来了。这就让人觉得心虚。

中国和朝鲜自己要搞调查。由共产党外围组织 “国际民主律师联合会” 组织,花了一两天的时间跑了一趟朝鲜,写出报告,证实美国在搞细菌战。然后又由共产党的另外一个外围组织 “世界和平理事会” 组织了 7 个科学家去做调查,这个调查团的团长是 “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李约瑟。他们也是到朝鲜做了一番调查,发布了一个报告,证实美军在搞细菌战。中国自己也搞了一个调查,组织一帮名人去朝鲜跑了一趟。这个调查团的名字叫“美帝国主义细菌战罪行调查团”。从这个名称就可以看出来,已经先入为主认定了美帝国主义在搞细菌战,只不过去搜集材料而已。

1953 年斯大林死了以后苏联就不再提这事了。1969 年联合国出了一个关于生物战的报告,里面提到,自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就再也没有发生过生物战。苏联参与了该报告的撰写,相当于否定了美国曾经在朝鲜搞细菌战。

中国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还在谴责美国搞细菌战,一直到中美关系正常化、建交以后,这事就不再提了。近年来有一些证人出来证明说,指责美国搞细菌战就是一次作假的宣传。其中有一个证人是当时志愿军的卫生部长吴之理。他在 1997 年写了一篇回忆文章,没有马上发表,在他死了以后,发表在 2013 年的《炎黄春秋》。

那篇文章说,“美国搞细菌战” 是一场虚惊。一开始志愿军是真的怀疑美国是不是在搞细菌战,接到那个军在雪地里发现昆虫的报告后,由志愿军总部的卫生部部长和其他一些专家去做了调查。结果发现,所谓的跳蚤不是那种能咬人的人蚤,而是在北方雪地里有时会见到的雪蚤。它长得很像跳蚤,但不是真的跳蚤,也不是寄生的,而是靠吃植物、细菌为生,并不能传染疾病。发现的那些苍蝇其实是从屋里跑出来的。在附近有食堂、灶台、厨房,本来就有苍蝇,跑到外面去了。而且,送来的样本里也没有找到致病菌。

志愿军卫生部据此写了报告,被志愿军总司令彭德怀骂了一顿:我们的卫生部长变成美国的特务了,不维护我们志愿军的利益了。他们只好改口,开始作假。外国科学家调查团来调查的时候,提供给他们的那些样品都是假的。包括鼠疫杆菌的样本,是从实验室搞来的,当成了美国搞细菌战的证据给那些科学家。李约瑟事后说得很清楚:我就相信中国人。他认为中国人不会造假,中国人说什么他就信什么。吴之理当时已经知道这事是假的,但是为了政治宣传的需要,必须要造假谴责美帝国主义搞细菌战。吴之理一直觉得良心不安,特别是对欺骗了那些外国科学家感到很不安,80 多岁时写了这篇回忆文章。

苏联解体以后,朝鲜战争的档案都公开了。1998 年日本《产经新闻》一个驻俄国的记者去查了档案,找出了 1953 年斯大林死后苏联有 12 个文件谈到,“美国搞细菌战” 是中国、朝鲜、苏联一起捏造出来的宣传。因为俄国档案局不允许复印,只能看、抄,现在传出来的这 12 个文件只有这个记者的手抄本,并不是复印本,所以有一些人怀疑文件的真实性。但是,从文件的内容看,不太像是伪造的,如果要作伪工作量太大,而且跟其他的公开资料可以互相佐证,这些文件应该是真的。

美国关于朝鲜战争的档案也都公开了,也没有发现当时美国在朝鲜搞细菌战的任何证据。沾点边的是,当时美军有过搞细菌战计划,但是有计划不等于真正去搞。按照美国军方的说法,他们当时没有能力搞细菌战。

到现在这件事在国外还有争议。有一些历史学家认为,当时美国搞了细菌战,只不过没有证据。但是,更多的历史学家认为,那就是共产党的宣传。那么,我们应该怎么样来看这件事呢?

首先,当时各种迹象表明,的确是政治宣传。我举一个例子。当时号称短短的两个月时间内就收到了 800 多次美国搞细菌战的报告。而且,因为要防范美军搞细菌战,跟爱国卫生运动结合,全民都动员起来,后来收到的报告就更多了。按照中国政府的说法,美军不仅在朝鲜搞细菌战,而且也在中国搞细菌战,中国有 19 个省都发现了美军搞细菌战的证据。这就很荒诞。美国飞机当时有时候会飞到东北,说美国在东北搞细菌战,扔一些携带细菌的载体下去还有可能,但是这 19 个省包括内地的各个省,离东北远着呢,美国飞机根本没有来,怎么搞细菌战?很明显就是把各地发现的一些传染病病例全都赖给了美国,说是他们搞细菌战导致的。

刚才说了,中国和朝鲜自己搞了三个调查团。比较这三个调查团的报告,是很有意思的。中国名人组织的 “美帝国主义细菌罪行调查团” 出的报告搜集的各种各样所谓的证据是最多的,只要说是细菌战证据的全部都给搜集下来。由 “国际民主律师联盟” 出的报告,报告的案例比中国出的报告要少一些,搜集的时候还要想一想可不可信。科学家出的那个报告案例是最少的。从案例的多少也能看出来,这其实就是一种宣传手段,针对什么样的人提供什么样的材料,有很多案例是经不起起码的推敲的。

我们就来看一下,当时出示的这些证据的可信程度。有一个证据是找到了美国飞机的投撒物,说是搞细菌战的载体。各地报告上来的搜集到的 “投撒物” 除了大家能够想到的苍蝇、跳蚤、老鼠,还有死猪、死鱼,甚至还有草、树枝、棉花等等,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有。一看就是一些没有文化的人提供的,以为搞细菌战这么容易,随便弄一个啥东西都可以用来传播细菌,所以看到了什么东西,就都把它作为美军搞细菌战的罪证报告上去。

另一个证据,有人得了传染病,就说是被美国的细菌战给传染上的。志愿军说是有十几个人得了霍乱,有十几个人得了鼠疫,还有四十多个人得了脑膜炎。说在整个 “细菌战” 期间死了 100 多个人,都是细菌战的受害者。在他们看来,美国发动细菌战,什么细菌、什么病毒全都用上了。只要有哪一个人得了传染病,不管是什么样的传染病,不管死没死,都怪给美国。

我们来看看我刚才举的那几个传染病例子。脑膜炎有的是由病毒引起的,有的是由细菌引起的,但都是通过接触传播的,是要由得脑膜炎的病人直接传的,通过接触或者飞沫近距离传播,怎么可能用来做生物武器?没有人会去研究怎么样让人得脑膜炎,做不出来这样的武器。

他们为什么说霍乱是美国的生物武器呢?说是有苍蝇。苍蝇能够携带霍乱细菌,但是能不能传播霍乱,是很有疑问的。霍乱的传播主要靠的是饮食,有没有可能靠苍蝇传播,没有证据,如果有可能这么传播,效率也是非常低的。而且,霍乱做生物武器是很不合适的。只要在饮食方面注意一下卫生,不喝生水、不吃冷食,马上就隔断了它的传播。所以一般也不会有人去研究把霍乱当生物武器。

鼠疫倒是很有可能,以前日本 “731” 部队就研究过要怎么样用鼠疫做生物武器。美国也研究过。但是用鼠疫做生物武器有一个问题,它是通过跳蚤传播的,怎么把跳蚤投掷到敌人的地盘去?“731”部队设计了一种特殊的炸弹,是瓷制的,炸开了以后不至于把那些跳蚤全部给炸死。美国研究的是一种用纸板做的特殊炸弹,从飞机上扔下来,纸板裂开让跳蚤跑出来。但是,美国研究用跳蚤作为生物武器载体是 1954 年的事,朝鲜战争已经结束了。研究了一段时间以后,去做投撒实验,还没投撒跳蚤就跑出来,把飞机上的人给咬了。因此美国人认为跳蚤不适合做载体,就放弃了。美国后来主要研究的是用蚊子做载体,主要是想用蚊子传播黄热病。

所以,当时中国、朝鲜搜集到的那些病例,其实跟美国研究的生物武器没有关系。当时搜集来的证据包括一些细菌的样本,例如痢疾细菌致病菌、沙门氏细菌的样本。这些细菌是自然界里到处都有的,在环境中做检测,很容易发现。只要在中国、朝鲜发现了细菌,就都说是美帝国主义扔过来的。

当时他们还出示了另外一个证据。科学家组的那个报告里边有照片,出示的是美国用来投掷昆虫的炸弹,说是被捡到了。所谓的昆虫容器有两种:一种是一个弹壳里面有格子,其实是用来投掷传单之类的宣传品的;一种看上去像是一个纸筒,实际上是用来装降落伞的。都被赖成了说是用来装细菌战的昆虫的。真正用于细菌战的昆虫容器,就是我刚才说的那种特殊的炸弹,中国、朝鲜并没有找到。

我们再看一下 “细菌战” 的结果。我刚才说了,整个的 “细菌战” 期间总共有 100 多个战士死了。如果美国真的在搞细菌战的话,有可能只死这么点人吗?志愿军战士那么多,在两三年的时间有 100 多个人因为感染了传染病死亡,是很正常的,应该是自然感染的。东北、朝鲜那一带以前经常发生鼠疫,霍乱、脑膜炎在当时也都是很常见的传染病。如果真的有细菌战,不可能只死这么一些人。从这个 “细菌战” 的结果来看,也可以认为没有真正发生过细菌战。

当时之所以认为美国在搞细菌战,是因为一月底的时候,在冰天雪地里发现了跳蚤、苍蝇,觉得冬天不可能有这些昆虫,会被冻死的,发现了,就认为是美军搞细菌战。反过来想一想,既然跳蚤、苍蝇在冬天的室外是会被冻死的,美军去搞细菌战就没有意义了,把跳蚤、苍蝇从飞机上扔到雪地里,很快就被冻死了,怎么让它们去传播疾病呢?如果美军想要搞细菌战,如果真有这个计划,也不会说在大冬天最寒冷的时候去搞,应该选择在夏天,或者是天气比较暖和的时候,这些昆虫能够生存下来再去搞。

朝鲜战争是运动战,阵地是夺来夺去的,有时候被中国、朝鲜的军队占领,有时候又被美国的军队占领。根据最早的那些报告,说美国搞细菌战都是在前线阵地,距离美国自己的部队本来就很近,搞不好就把投撒物投到美国阵地。即使很准确地扔到了志愿军的阵地,那个阵地很可能很快又被美军占领了,在那边搞了细菌战是不是要害到自己,占领了还得赶快搞防疫防止自己的部队被细菌感染吗?所以,美国并没有搞细菌战的动机。

中国方面还有一个证据,号称是 “人证”。中国抓到 20 多个美军飞行员,他们当时都作证,说他们就是到中国来搞细菌战的,扔了装满细菌的炸弹。但是,仔细看那些证词,都是千篇一律,里面充斥着当时中国常见的政治语言,“谴责美帝国主义”“谴责资本主义华尔街战争贩子发动战争”。说明那些证词实际上是中国给他们准备好了,逼着他们签字的。这些人放回美国以后,就都纷纷改口了,都说自己是在受到刑讯逼供以后不得不作证,或者是在威胁利诱之下不得不签字。

既然被俘的飞行员都知道美国在搞细菌战,那些没有被俘的飞行员怎么没有一个人出来说参与了细菌战呢?当时可能不敢说,过了许多年了,已经没有必要保密了,他们为什么没有一个人出来说呢?难道那些搞细菌战的飞行员全部都碰巧被中国抓了吗?所以,这个 “人证” 也说明,说美军搞细菌战是站不住脚的。

总之,从各种各样的证据来看,所谓 “美军在朝鲜战争的时候搞细菌战”,是中国、朝鲜、苏联联合搞出来的政治宣传,是假的。在当时战争的条件下做这种政治宣传我们可以理解,但是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了,战狼外交官还把这当成是一个事实翻出来,就很无耻。

2021.2.25. 录制

2021.10.11. 根据记录整理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美国人眼中的朝鲜战争

美国人眼中的朝鲜战争 ·方舟子· 这段时间中国在纪念抗美援朝70周年,指的是1950年10月中国军队参加在朝鲜的战争。实际上战争在1950年6月25日就已经爆发了。10月19日中国军队秘密渡过鸭绿江,10月25日正式参战,所以那天就被定为“ …

朝鲜战争中美战俘的命运

.方舟子. 中国军队参战朝鲜战争以后,双方都知道这场战争是不可能有谁赢了,很快就开始了停战谈判。其他的问题都很容易解决,有一个问题一直没谈妥,那就是战俘的遣送问题。 根据《日内瓦公约》,一旦停战,交战双方应该尽快地全部遣还对方的战俘。美国方 …

反文在寅已成大选共识!尹锡悦宣布参选韩国总统

详讯:韩前检察总长尹锡悦宣布竞选总统 韩联社首尔6月29日电 韩国前检察总长尹锡悦29日下午在位于首尔市瑞草区的梅轩尹奉吉义士纪念馆召开记者会,正式宣布竞选总统。 这距离尹锡悦今年3月辞去检察总长一职时隔117天。他在记者会上承诺,必将重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