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 7 月 29 日美国国会反垄断听证会,及科技巨头 CEO 们的表现?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知乎用户 RiverZ 发表

表面上:

美国国会:你是否相信中国有从美国科技公司窃取技术?

苹果:根据我知道的一手资料来看,没有。

谷歌:我没有听说过这种事情。

亚马逊:听说过,但没经历过。

Facebook:大量证据证明中国窃取技术。

实际上:

美国国会:我要搞一波事情来针对中国,你们跟上。

苹果:忙着赚大钱,不约。

亚马逊:赚点零花钱,战术回避。

谷歌:给我个重返中国的机会,我觉得我还能抢救一下。

Facebook:我在中国没救了,而且我还想搞死 tik tok。

最最有趣的是,议员只有在扎克伯格回答后说了一句 thank you。

知乎用户 阳光是金色的 发表

翻译:

苹果,谷歌,脸书,亚马逊的 CEO 在听证会齐聚一堂,被问到是否相信中国盗窃美国企业的技术。

苹果库克:我们没有遇到过

谷歌皮查尔:我们也没有

脸书扎克伯格:是的,当然有盗窃

亚马逊贝索斯:听说过相关报道(自己没遇到)

……

昔日的扎克伯格在天安门健身,化身友好大使。

而如今宣称被中国盗窃的扎克伯格,旗下脸书出了两个抄袭抖音海外版(TikTok)的 App。

TikTok CEO 梅耶指责 Facebook,称后者把爱国主义作为幌子,试图以不公平的方式将 TikTok 赶出市场,又指 FB 抄袭公司旗下产品, 在 Lasso 失败后, Facebook 又推出了另一款山寨产品 Reels。一位纽约的风投人弗莱德 • 威尔森 (Fred Wilson) 称 Facebook 是一群有组织的复制者,指出后者的应用程序可以被其他产品替代,比如 Snapchat。

知乎用户 侯少伯 发表

扎男,追你时有多谄媚,追不上你时就有多恶毒

知乎用户 李建秋 发表

扎克伯格这号人,真的是要让人非常警惕。

可能大家都知道扎克伯格在中国问题上的左跳右跳,当年什么样,后来什么样,其实不要以为他就在这一个问题上是这样的。

扎克伯格过去是以左媒的身份出现的,特朗普上台以后,频繁的会见保守派的大佬,先是和特朗普会面

此后又和保守派的大佬们会面

他见得人有共和党参议员林赛 · 格雷厄姆,福克斯新闻主持人塔克 · 卡尔森,保守派广播主持人休伊特,保守派评论员本 · 夏皮罗等等一大批人。

后来这个事情被捅出来了,民主党知道了,然后

沃伦就一直嚷嚷着要拆了 FACEBOOK。

扎克伯格身上的投机成分很重,这一点和其他公司不一样。

如果这次特朗普下台了,民主党以后有的是时间慢慢收拾扎克伯格。

知乎用户 杨超越黑粉头子站 发表

充分说明了市场才是爹,资本家都是很现实的,端起碗吃饭放下碗骂娘也只有公知做的到。

![](data:image/svg+xml;utf8,)

苹果库克:(假装认真思考)苹果没有发生类似事件(我服务器都搬到贵州了)

亚马逊贝索斯:亚马逊没发生过(咱有 AWS 云服务和电商业务)

谷歌皮查伊:据我所知谷歌也没发生过(谷歌广告联盟从未退出过中国)

Facebook 扎克伯格:那必须有!(就我的产品没挣到中国的钱!还在被 TikTok 搞!)

问题是脸书有啥技术好窃取的?后门技术?连中国市场都进不来还好意思说证据确凿。

Facebook 估计是已经打算放弃中国市场了,在可见的未来也不太可能进来,进来也搞不过中国本土的互联网企业了,再加上之前被政府调查,所以干脆直接交投名状吧。

Facebook 在听证会发布的公开信甚至有大量篇幅在批判中国,认为中国的科技企业在打造一个 “价值观和美国截然不同的互联网”,并且忧心忡忡得提到 “难以保证的是,美国价值观是否能最终胜出。”

也就是说我帮你们反华,搞意识形态压迫,你们少罚我一点呗。

议员:来谈谈你的垄断问题
Facebook:China!
议员:好,你没事了

看来美国人还是太自卑了,既然认为自由民主价值观是普世的,那怎么一天到晚担心会无法胜出呢?

公知嘴里自由民主、“不被政府和意识形态控制” 的企业呢?

从马斯克的 “我们想政变谁就政变谁”,到 Facebook 的撕破脸,这些所谓的“科学良心” 一个一个现出了原型,这里建议 “脸书” 改名 “书” 呢。

知乎用户 圆胖肿 发表

搞 llvm 的:从我掌握的资料看,没有发生此类(窃密)事件

搞 flutter 的:据我所知,没有发生过

搞 cloud 的:没有发生过

搞 php 的:中国从我们这里窃取机密,证据确凿~~~!!!

嗯,php 才是真高科技

知乎用户 众房汇​ 发表

大家都在说脸书在中国没生意才这么说:被中国窃取,其实谷歌和亚马逊在中国的比例也不高,只有苹果在中国的收入占比超过了 20%。

为什么这四家公司,只有脸书会认为中国窃取了他们的技术,最根本的原因在于,脸书的商业壁垒是最低的,Facebook 这家公司不像其他三家公司一样有很强的商业与技术壁垒,因此中国公司如果崛起,Facebook 是这四家公司里面,最先受到影响的。

分析下这 4 家公司数据:

1、苹果 84% 收入来自硬件(63%iphone,11%mac,10%ipad),苹果自成一个体系,不管手机还是电脑都有大量的死忠粉丝。

2、亚马逊 72% 的收入来源于电商产品,电商的核心在于供应链,亚马逊在美国和欧洲已经建立一套完整的供应体系,别家要再照搬一套,难度可想而知。另外亚马逊还有 9% 的收入来自亚马逊云(AWS),云这块的实力,也是其他公司短期内很难超越的。

3、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收入,88% 来自于广告收入,谷歌的底气来源自安卓系统,全世界 80% 的手机都是用安卓系统,里面的谷歌搜索,谷歌地图,谷歌邮箱还有 youtube 都是装机必备,短期内看不到任何系统能取代安卓系统。

4、再来看看 Facebook,97% 的收入来源自广告,商业模式的本质上就是社交流量的变现,通过旗下脸书的社交产品,吸引大量用户,然后把这些用户通过在线广告的形式,卖给第三方公司。这种模式下,只要用户开始关注其他社交产品,他们收入就会急速下降。有个隐形的惧怕,就是中国抖音,TikTok 在欧美市场用户不断增加,这个威胁到了脸书的社交王者的地位。不仅地位受到了威胁,脸书在中国还没有市场。

每个人说的话,一般而言,更多代表自己的立场,商人也是,更多是为自身服务。

知乎用户 富途​ 发表

美国当地时间周三(北京时间 30 日凌晨),亚马逊、苹果、谷歌母公司 Alphabet、Facebook 的首席执行官将首次集体出席众议院听证会,接受立法者的质询。

图源微博

面临听证会上的指控,**巨头们努力自(互)证(相)清(推)白(诿),**夸赞同行业的竞争对手,弱化本公司的存在感。

扎克伯格:Facebook 落后于苹果、谷歌等;不希望脸书存在意识形态偏见

在前往美国国会反垄断小组作证时,FacebookCEO 马克 · 扎克伯格在陈述证词时一度没有按照事先准备好的稿件发言。扎克伯格明确指出,亚马逊是增长速度最快的广告平台,而谷歌则是规模最大的广告平台。

扎克伯格表示:

在很多领域中,我们都落后于竞争对手。美国最受欢迎的消息服务是 iMessage。增长速度最快的应用是 TikTok。最受用户欢迎的视频应用是 YouTube。增长速度最快的广告平台是亚马逊。规模最大的广告平台是谷歌。在美国市场上,每 1 美元的广告开销中,只有不到 10 美分流向了 Facebook。

盖兹(Gaetz)就一些具体事件询问扎克伯格,在这些事件中,Facebook 高管涉嫌利用自家平台损害保守观点。盖兹引用了右翼新闻机构「真理计划(Project Veritas)」的一项调查。Veritas 的调查对 Facebook 内容管理员进行了采访,他们声称 Facebook 审查了那些 MAGA 用户的内容。

扎克伯格表示,Facebook 公司的目标是**「成为所有想法的平台」**,他不希望 Facebook 存在意识形态偏见。

扎克伯格电子邮件显示:他曾渴望收购谷歌

听证会上,议员们就 Facebook 收购问题向其施压,众议员乔 · 内格斯指出,来自扎克伯格和其他高管的内部电子邮件显示,Facebook 曾打算收购谷歌,并将 Facebook 的收购战略描述为是在抢占地盘」。

扎克伯格与高管的内部邮件往来表明,此次反垄断听证会中最有趣的部分是那些被挖出来的内部文件,详细地展现出了一位首席执行官的思想与表达。专家表示,在反垄断案件中,首席执行长的思想可能会成为关键证据。

库克:谷歌拥有占据全球主导地位的操作系统;苹果公司不是个垄断企业

苹果 CEO 库克周三向美国国会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作证时表示,苹果公司不是个垄断企业。而 iPhone 在智能手机中也不占主导地位,事实上,谷歌拥有占据全球主导地位的操作系统,也就是 Android。在苹果看来,安卓才是全球手机第一大操作系统,所以论垄断也根本跟 iOS 没关系。

作证时库克表示,苹果公司不是个垄断企业。而 iPhone 在智能手机中也不占主导地位,事实上,谷歌拥有占据全球主导地位的操作系统,也就是 Android。

谷歌皮查伊:谷歌搜索是自动的,但黑名单是手动的

Alphabet CEO 桑达尔 · 皮查伊在听证会上承认,谷歌搜索结果中有一小部分可以手动更改,不过这只是为了遵守法律。

盖兹提出了皮查伊之前的证词,这位 CEO 在证词中说,谷歌不会人工干预搜索结果。盖兹指出,有报道称谷歌网站有一个所谓的「黑名单」,谷歌会阻止名单上的内容出现在搜索结果中。

皮查伊表示这是事实,但只是为了屏蔽非法网站,比如那些包含暴力极端主义的网站。皮查伊说:「为了遵守法律,我们必须这么做。」否则的话,他认为搜索结果仅由算法控制。

皮查伊还向纽约民主党众议员杰里 · 纳德勒(Jerry Nadler)证实,公司确实会使用从用户那里收集的数据来推广产品。皮查伊表示,Alphabet 公司遵循国家指导方针,包括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给出的指导方针,以防止网站上出现虚假信息。本周早些时候,几个社交媒体网站删除了一段含有误导性信息的 covid-19 治疗视频,YouTube 就是其中之一。

皮查伊重申谷歌尊重用户隐私

皮查伊向国会表示,谷歌完全遵守了欧洲通用数据保护条例(Europe’s 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简称 GDPR)隐私法,而共和党众议员凯利 · 阿姆斯特朗(Kelly Armstrong)就数据隐私问题对他进行了质询。阿姆斯特朗说,GDPR 有助于巩固像谷歌这样的大企业的市场地位,但对于小企业来说,却是有害的。

皮查伊说:「我们非常关心用户的隐私和安全。」谷歌一直是数字隐私倡导者的主要目标,他们认为谷歌收集了太多用户的个人信息,并利用了这些信息来支撑其占据主导地位的广告业务。

皮查伊重申了有关谷歌的老问题,即广告价格已经下降,原因在谷歌有助于加强竞争。谷歌的广告业务被认为是针对该公司反垄断调查的主要焦点。

贝索斯:无法保证亚马逊没有使用收集到的数据与卖家竞争

在众议院听证会上,亚马逊首席执行官杰夫 · 贝索斯称,亚马逊有一项政策,禁止使用特定卖家的数据来帮助推广自有品牌业务。但我不能保证这一政策从未被违反过。贝索斯还表示将继续调查此事。

贝索斯回答称:「我能告诉你的是,亚马逊有一项政策,禁止使用特定卖家的数据来帮助推广自有品牌业务。但我不能保证这一政策从未被违反过。」

众议员普拉米拉 · 贾亚帕尔十分强调这一点,同时对贝索斯进行了更直接的拷问,亚马逊是否会通过审查第三方卖家及其产品的销售数据,来创造自家的新产品。同样,贝索斯没有否认这一指控。

贝索斯回答称:「我们将继续非常仔细地调查此事。对于是否已经弄清此事,我并不满意。」

盖茨回忆微软反垄断听证会 祝福苹果谷歌等公司

本周的反垄断听证会勾起了微软联合创始人比尔 · 盖茨对 1998 年美国国会反垄断听证会的回忆。在 CNBC 星期二播出的节目中,盖茨表示,「这让我想到了当年参加国会听证会的情景。我祝福他们」。

在被问到科技产业的竞争是否充分时,盖茨表示,他认为科技产业竞争相当充分,「随着时间推移,科技产业的竞争会相当激烈。

我并不是说政府应当无为而治,但我确实认为人们低估了科技产业的竞争激烈程度。我认为,即使在不进行大规模干预的情况下,科技产业也会涌现出大量创新」。

鉴于微软以往的经历,盖茨对反垄断问题非常熟悉。1998 年,盖茨与多名科技产业高管出席国会听证会。盖茨当时表示,政府不能限制创新,在使美国高科技化方面,微软是先锋。

就在这次听证会不久,美国司法部起诉了微软,指控它违反了反垄断法。法官最初曾裁定微软应当分拆,微软通过上诉避开了被分拆的命运。反垄断案是盖茨在 2000 年退休的一个原因。

盖茨去年在接受 CNBC 采访时曾表示,反垄断案「对微软不利」,分散了公司注意力,对法官最初的裁定不满,「我认为微软不应当被分拆,我反对这一裁定。我不希望任何公司遭遇被分拆的命运」。

风险提示:上文所示之作者或者嘉宾的观点,都有其特定立场,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富途将竭力但却不能保证以上内容之准确和可靠,亦不会承担因任何不准确或遗漏而引起的任何损失或损害。

知乎用户 黑泽明 发表

其实正儿八经的回答大致就是:垄断,不存在的。

国内的人可能更关心的是这事居然还能跟中国扯上关系?从这事我们也能看到雄踞福布斯 2020 全球最具价值品牌前五的四大巨头(Top3 位微软),产业在中国本土的发展情况,其中最好的当然是苹果(几乎全产品产业链),其次谷歌(安卓操作系统),他们遇事基本不嚼这方面的舌根;最差的毫无疑问是脸书,因为不 FQ 连 APP 都上不去,所以批评中国是基于自身视角且价值观与美国截然不同的互联网,并不惊讶;亚马逊就比较暧昧了,他在大陆发展的不温不火,但是外贸却做得热火朝天,整个亚马逊,中国卖家占据半数,中国货更是不敢想象,所以贝索斯说确保美国人用的商品由美国人生产,不痛不痒的玩笑话,至少在目前看来是这样的。

知乎用户 crazykook 发表

我不想去多谈美国公司以中国为借口来逃避垄断的追责。但是这种对企业的公开听证会也应该纳入到我国的企业问责制度里,让企业解释其引发的社会问题,以及企业对所承担的社会义务的解答。

知乎用户 PingWest 品玩​ 发表

永远不要相信扎克伯格

他从来不是我们的朋友

曾经最 “热爱” 中国的 Facebook 创始人马克 · 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终于撕下面具,祭出了他对中国的终极杀器。

美国东部时间 7 月 28 日,美国国会举行了 “反垄断” 听证会,召集苹果、Alphabet(谷歌母公司)、亚马逊和 Facebook 四家科技巨头的 CEO 接受应询。这场听证会的主线本该是针对四家公司反垄断行为的质证和说明,然而在听证会前,Facebook 发布了一份声明,将矛头对准中国:声明先声称 Facebook 是“一家骄傲的美国公司”,并称该公司信奉民主、包容、自由表达和市场竞争的原则,紧接着话锋一转,扬言中国在打造一个“基于自身视角、且价值观(和美国)截然不同的互联网”,声明还称:中国的科技企业正在向其它国家输出这种价值观。

图片来源:TechCrunch

在听证会中,有议员向四家公司的 CEO 问了同一个问题:“是否认为中国政府窃取美国技术”。苹果、Alphabet 和亚马逊的 CEO 都说没有证据表明中国涉及相关问题,只有扎克伯格说:“这是毫无疑问的”。

尽管华为、TikTok 和大疆在美国的遭遇已经足以表明美国精英社会对有 “硬科技” 含量的中国企业在全球市场扩张的普遍担忧,但公开制造 “美国科技企业” 和“中国科技企业”两个阵营的对立,以 “抵御价值观输出” 的名义为美国政府打压中国科技企业鼓与呼,甚至旁敲侧击推动将这种打压扩大到所有中国科技企业的,竟然是那个三五年前言必称中国、卖力学习中文、不断赞叹中国科技企业创新能力、频繁访问中国、在天安门前慢跑、寻找各种机会接触中国政府官员的马克 · 扎克伯格和他创办的 Facebook。其前恭后倨、其翻云覆雨、其变幻莫测,真是令人喟叹。

这样的 Facebook 和这样的扎克伯格,是不值得任何人信任的。无论在中国还是在美国,无论对科技界还是政界,无论是对 Facebook 的合作伙伴还是它的用户。

扎克伯格明白对抗中国是当下美国朝野最大的 “政治正确”。Facebook 的这般惺惺作态可以和另外三家与中国存在更多纽带连接的科技公司“划清界限”,甚至遮蔽国会和公众对 Facebook 数据隐私、数据安全和“假新闻泛滥” 等严厉的指控。为了这个目的,Facebook 可以向曾经心心念念的中国科技互联网界打响最后一枪。当然,这也最终暴露了扎克伯格此前对中国的每一次刻意亲近、访华时每一场虚张声势的表演和对中国互联网发展成就的每一句言不由衷的夸赞,都不过是他为了 Facebook“拿下”中国而不惜采取的手段而已。

可能连扎克伯格自己都意识不到 Facebook 对中国科技创新的攻击让自己显得有多割裂和扭曲:2 年 3 个月前,同样是在国会的听证会上,扎克伯格用 “中国也有很多创新实力非常强的巨头”,反驳一位议员“你的梦只能在美国实现,不可能在中国,对吧?” 的质疑,可见彼时在他的认知中,并不存在什么 “两张价值观截然不同的互联网”,只是来自中国的 TikTok 在全球市场崛起,一次次地击溃 Facebook 的短视频社交计划之后,扎克伯格赶紧祭出了“完全不同的价值观” 的大旗,试图借助整个硅谷都十分厌弃的保守力量,用非市场的手段狙击 TikTok。

硅谷很少有企业家能像扎克伯格那样,一边标榜自身的 “包容与市场竞争” 一边用非市场竞争的方式排挤对手。其实,每当扎克伯格谈到价值观的时候,我们最好警惕地竖起耳朵,因为 “价值观” 三个字之于扎克伯格从来就是稀缺的——如果说扎克伯格在互联网的问题上还有那么一点点价值观的话,那恐怕也还是来自中国互联网最早期的丛林法则 “抄袭” 价值观。为了击败曾经的短视频翘楚 Snapchat,Facebook 抄袭过 Snapchat,为了击败 TikTok,Facebook 两度抄袭 TikTok,先后推出了 Lasso 和 Reels,但皆告失败。在如今流量和用户注意力都十分稀缺的情形下,抄袭早就带不来任何东西了。“抄袭”这个被绝大多数中国互联网企业早已弃如敝履的 “价值观”,居然现在还被扎克伯格奉若圭臬。就算是中国和美国互联网企业的价值观多少有些不同的话,轮得着扎克伯格这种浑身中国互联网“古早味儿” 价值观的人出来标榜,也是一桩奇谈。

如果扎克伯格那么急于和中国和所谓 “中国互联网价值观” 划清界限的话,他最好先对他过去几年持之以恒地从中国顶级的科技互联网企业挖人来做产品的事儿有个交待。Facebook 负责虚拟现实产品的副总裁雨果 · 巴拉(Hugo Barra)来自小米;Facebook 的通讯产品 Messenger 的大量产品经理来自微信团队的中国籍和外国籍员工。硅谷的科技公司里,恐怕只有 Facebook 有招聘中国公司背景员工的特殊 “癖好”。说这些人加入 Facebook 是为了改造他们、给他们“洗脑”,而不是为了吸收他们的“中国经验” 和“中国智慧”,恐怕是连扎克伯格自己也不相信的。而且,毕竟我们没有因为这些“实锤”,就说 Facebook 窃取了来自中国企业的什么技术。

既然今天 Facebook 要举起对抗 “中国互联网价值观” 的大旗了,总要先把自己身上的中国互联网味儿彻底洗干净了才好。

与 “价值观” 这个原本与扎克伯格就不该有什么关系,但确实事关 “大是大非” 的问题相比,扎克伯格的其它浮夸的演技——比如在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秀中文演讲、在天安门前晨跑、春节用中文拜年、摆拍包饺子擀皮和默认中国社交网络上对他 “中国女婿” 的称谓等等,就实在是不算什么事儿了。但正是这些在任何场景下都显得浮夸的演技,恰恰加重了人们对它的疑虑——无论是来自中国还是美国。因为巨大的市场规模和潜力,绝大多数美国科技公司都希望进入中国市场,但那些成功地在中国获得发展的美国科技公司,无论是老牌的微软和苹果,还是后来的领英和爱彼迎,都只需要遵守中国的法律法规,没有一个需要那么卖力地表演,表演得比一个中国人还热爱中国。回避对基本规则的遵守,只是一味浮夸地表演,反而让久经世事的中国合作伙伴和政府部门徒生疑窦。试想一下,如果 TikTok 为了保住美国市场,字节跳动的创始人张一鸣跑到白宫门前举着 “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的横幅,这对 TikTok 保住美国市场又能有多少帮助,中国的互联网同行、政府机构和公众,又会怎么看待这一幕场景?

正是这些浮夸的表演,让人们真的无法相信扎克伯格。似乎在事关信任的事儿上,扎克伯格的表现总是得不到分。当下美国社交网络上社会撕裂情绪和假新闻的泛滥,Facebook 自然难脱干系,但 Facebook 拒绝像 Twitter 一样为明显带有煽动情绪对立和虚假成分的内容(很大部分直接来自白宫和特朗普本人)标记 “事实核查” 以提醒用户不要被带偏了。扎克伯格本人以 Facebook“拒绝成为一切事实的仲裁者”的借口规避平台应该承担的责任,又为 Facebook 的信任危机加了一码。最近一年,扎克伯格一直试图在白宫和硅谷之间两头讨好,这种做法的效果已现:硅谷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怀疑扎克伯格其实是支持特朗普的 “深柜”,但白宫那边对他的“忠诚” 仍然不置可否。

相比在美国的两头讨好,扎克伯格这次终于横下决心,用彻底牺牲中国这一头的方式讨好美国那一头,倒是来得痛快一些。只是国内那些曾经对扎克伯格抱有欢迎和希望的人们,也实在不必遗憾和伤感。我们充其量少了一个能用学前班级的中文表演的蹩脚演员,而不是什么了不得的朋友。中国科技创新需要更多心态开放,由衷地愿意支持中国科技事业发展,同时坦诚提出批评和意见的各国朋友,但很显然,扎克伯格不在其列。

扎克伯格不是我们的朋友,永远不要相信这样的人。

知乎用户 马力和知群​ 发表

帮大家补充一些知识。先看看几十秒的视频:

[

扎克伯格为什么这样做?他从中国赚到钱了么?具体见回答

马力和知群的视频

 · 7.1 万播放

](https://www.zhihu.com/zvideo/1272329987706511360)

网上一些朋友的说法:

![](data:image/svg+xml;utf8,)

再看看几年前广场上跑步的扎克伯格:

一些朋友说,扎克伯格是因为在中国赚不到钱,所以才这样跳反的。

其实,这个认识是错的,对互联网还不够了解。扎克伯格每年从中国至少赚几十亿美元。

赚钱的主要渠道是 Facebook 的广告,出海的朋友知道,想要触达到国外用户,Facebook 是最好的广告渠道。Facebook 不仅仅是自己在内部做广告,还建立了广告联盟,用自己得数据,来精准投放广告。

但是为什么扎克伯格还敢这么说呢?是因为中国企业真没有其他选择。虽然谷歌也有广告,但是这个量其实是不够的,就是得买 Facebook 的广告。我们一位负责海外市场的朋友说,这次很愤怒,觉得这哥们坑中国,但是没办法,广告还得投,不然生意没法做。也就是说,Facebook 的市场已经形成了某种程度的半垄断。

不仅仅是在美国本土,包括欧洲等等,很多地方,其实都被这些公司占据着流量入口。

未来中国公司,一定要坚定的走到海外去。从几家手机厂商开始,到未来有自己的系统(最好是开源的系统),这是必须要做的,不然就会受制于人。

为什么 5G 很重要?其实从通信的底层设施开始,到上面的操作系统,再到各种基础应用,中国公司必须一步一步做出来。想想极端的情况,如何苹果和谷歌有一天被禁止对中国开放,所有的中国公司的 App 都被下架(在印度就是这样),会发现我们会非常被动。

脱钩是个双刃剑,一旦不信任的种子种下来,对方不信任我们,我们也不会信任对方。原本全球紧密连接在一起,但现在来看,未来全球化一定不是趋势了。

为什么扎克伯格这么做?

也有朋友说,他就是个生意人,随时摇摆。其实,真正的生意人是苹果谷歌亚马逊的 CEO 们,生意人反而比较好,生意做好,不惹事。扎克伯格是有从政的想法的,几年前就有过类似的报道。今天在美国,如果你在政界,一定要站中国对立面,不然政治不正确。

未来的路,肯定没有以前那么顺利。但是上坡路都是难的。中国已经那么大了,哪里还藏的住。其实无论人家怎么对我们,都是可以预见的事。

但是认真的说,疫情期间,我有几个公司 CEO 的朋友和我说,原话,经过这次,对中国更有信心了,因为看到危难时刻,中国人都能团结在一起,互相支持,这种动员的力量太强了。

Guanerye bless China.


所有文章下面的公用部分,和文章内容无关:

知群训练营申请入学:

知群的付费训练营,现在有一个申请免费机会,包含阿里腾讯等公司的工作方法论,讲授个人发展成长体系:

(1)职场能力提升训练营 :找实习、找工作和职场提升,个人定位、结构化思维、数据思维、沟通和协作能力、个人项目管理、时间管理、知识体系搭建。

(2)产品经理和 UI/UX 训练营 :入门、跨专业转行、野路子提升,认真学习可以获得包含上百个知识点的高清能力地图

[知群训练营听课申请​form.izhiqun.com​form.izhiqun.com

](https://link.zhihu.com/?target=http%3A//form.izhiqun.com/f/7EMRsG)

知乎用户 申鹏 发表

最反中国的,是 “中国女婿”。

为了中国市场,他可以在天安门前晨跑作秀。为了打压竞争对手,他可以污蔑咱们 “窃取美国技术”。

大部分传统资本家其实是 “没有祖国” 的,作为资本的代言人,利益才是他们真正的爹。所以谷歌、亚马逊、苹果都不会真正和中国市场过不去,大家都有生意,大家要恰饭的。

但是美国新一代的资本家,都是些 “立场坚定、手段灵活” 的家伙,他们可左可右,可温和可极端。“白左”有扎克伯格,“极右”有马斯克,其实他们是一体两面,为了牟取最大利益,什么都可以出卖,包括信仰、立场和价值观。

扎克伯格这几年总和中国过不去,还是因为利益,facebook 进不了中国市场,在本土又遇上了咄咄逼人的 tiktok,“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这就是当代美国资本家的逻辑。

实际上,Facebook 的短视频还抄袭了 tiktok,扎克伯格贼喊捉贼,还脸不红心不跳,一本正经冠冕堂皇。

这群人内心极度清醒,知道世界产业的未来在哪里,明白移动互联网时代,美国和中国已经拉开了罗辑层面的差距,所以,他们是真正的 “中国威胁论” 支持者。如果有机会,他们会动用一切力量,去影响美国政府遏制中国。

这种人还特别具有迷惑性,因为他们是网络时代的财富偶像,自带 “新人类” 的光环,可以吸引一大批年轻人的追随,他们比饭圈还要疯狂。扎克伯格为什么敢于攻击中国?马斯克为什么敢于说“我们想政变谁就政变谁”?

因为他们是真正的世界级 “公知”、“意见领袖”。他们是极度膨胀,自认可以“为所欲为” 的。他们心中,没有“合作共赢”,只有“零和博弈”。

我们国内许多人,自诩 “左派”,却往往把马斯克、扎克伯格这些人当做偶像,当做指路明灯,认为他们才能带来世界大同,给人类光明的未来…… 真的是南辕北辙,认贼作父,把自己卖了还要给最反动的资本家数钱。

知乎用户 观察者网​ 发表

在中美宏观战略博弈的总体背景下,此次听证会出现了令人瞠目的一幕:

被问及 “是否认为中国政府窃取美国技术” 时,苹果公司 CEO 库克的回答是,“从我掌握的第一手资料看,苹果公司没有发生过此类事件”;谷歌公司总裁的回答是“据我所知,谷歌也没有发生过”;亚马逊公司总裁的回答则讨巧一些,称“只是从报道上听说过‘窃取技术’,亚马逊没发生过”;脸谱公司总裁扎克伯格的回答,则让外界大跌眼镜“中国从美国科技公司‘窃取技术’是证据确凿的”。

消息传到中国,社交媒体上迅速出现了中国网民对四人问答的神总结:从中国赚大钱的(苹果),赚了小钱的(亚马逊),悄悄赚了小钱的(谷歌)都说 “没有”,“没听说”,“不知道”,唯独在中国市场理论上完全没赚钱的(脸谱)说 “有”。

对中国人来说,扎克伯格往中国企业以及相关标志性产品泼脏水的证词,是无法忍受的。扎克伯格应该非常清醒地认识到,与之前非法拦截并转运华为公司邮件的 fedex,以及主动充当污点证人,协助美国政府实施事实上的政治绑架的英国汇丰 HSBC,最终都会被自己掀起的恶浪反噬。

从天安门晨跑到抹黑中国,扎克伯格有几副 “脸谱”?

【文 / 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教授,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沈逸】2020 年 7 月 29 日,美国信息产业四大科技巨头谷歌、苹果、亚马逊和 Facebook 的 CEO 出现在美国国会,参加众议院反垄断委员会组织的听证会。顾名思义,这个听证会的核心,显然是聚焦四大科技巨头是否存在滥用垄断地位的问题展开的。

被美国媒体称为 “新镀金时代” 的掌门人物——亚马逊的杰夫 • 贝佐斯(Jeff Bezos)、苹果的蒂姆 • 库克(Tim Cook)、Facebook 的马克 • 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和谷歌的桑达尔 • 皮查伊(Sundar Pichai)——以线上视频形式,首次一起参与了国会听证。

整体看,相比之前差点开成粉丝见面会的几次听证会,这次美国国会的议员们事先还是做了相当的功课的,在四家巨头是否涉嫌不当利用市场优势地位打压竞争对手、不当收集客户数据、获取超额垄断利润等问题上,事先搜集的材料对四巨头均产生了显著的压力。

美国信息产业四大科技巨头谷歌、苹果、亚马逊和 Facebook CEO 参加众议院反垄断委员会组织的听证会

其实,客观的说,通信信息技术进入产业化和商业化的阶段之后,通常会表现出某种天然的垄断属性,各方对此其实也是心知肚明的;但是在中美宏观战略博弈的总体背景下,此次听证会还是出现了令人瞠目的一幕:

被问及 “是否认为中国政府窃取美国技术” 时,苹果公司 CEO 库克的回答是,“从我掌握的第一手资料看,苹果公司没有发生过此类事件”;谷歌公司总裁的回答是“据我所知,谷歌也没有发生过”;亚马逊公司总裁的回答则讨巧一些,称“只是从报道上听说过‘窃取技术’,亚马逊没发生过”;脸谱公司总裁扎克伯格的回答,则让外界大跌眼镜“中国从美国科技公司‘窃取技术’是证据确凿的”。

消息传到中国,社交媒体上迅速出现了中国网民对四人问答的神总结:从中国赚大钱的(苹果),赚了小钱的(亚马逊),悄悄赚了小钱的(谷歌)都说 “没有”,“没听说”,“不知道”,唯独在中国市场理论上完全没赚钱的(脸谱)说 “有”。

回想起来,扎克伯格的变化,确实是令人唏嘘的:

2010 年至 2011 年,时任美国国务卿的希拉里克林顿满世界搞 “互联网自由” 时,扎克伯格表现出了极为谨慎的态度,当有人将中东地区出现的政治变局称为 “脸谱革命” 时,2011 年 5 月 25 日,媒体报道当时正在巴黎出席 8 国集团电子首脑峰会(e-G8 summit)的小扎明确表示了拒绝,称“示威是互联网的产物,不是脸谱的产物”(Protests were ‘an internet thing, not a Facebook thing’)。

2015 年 9 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参观西雅图微软公司总部,接见包括扎克伯格在内的 19 位美国互联网领军企业巨头,常年以套头衫示人的扎克伯格,破天荒地额西装领带正装出席,没记错的话,他还握着习主席的手讲了 1 分半钟的中文,这是他四个月突击练习的结果,据说开头第一句话的大意是 “我认同你的治国理念”,接见结束后,他在个人社交媒体上写了洋洋洒洒的心得体会,在习主席后续对华盛顿的国事访问时,扎克伯格在国宴上继续和习主席交谈,当然人们也不会忘记在与习主席会面前后,扎克伯格努力塑造和展示自己“中国女婿” 的形象,以及在天安门前晨跑的画面。

扎克伯格在脸谱网上晒出自己天安门晨跑照片

一般而言,与差不多同期登台的推特公司相比,拥有犹太人背景的扎克伯格,相当长一段时间,保持了自己在商言商的形象,倾向于以务实的方式,解决遇到的各种问题,包括在如何进入中国市场问题上表现出的务实态度。熟悉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的人都会知道,自 2014 年开始,脸谱公司的高管,基本上没有缺席过历次的会议,以低调而诚恳的方式,努力与中方寻求实现有效的解决方式。

但从 2016 年开始,事情很快发生了变化:

在美国国内,2016 年总统选举,可以看做是一个关键性的转折点:特朗普 “意外” 胜出,败选的一方,始终拒绝接受传统的解释,尝试在 “通俄” 的问题上做文章,当然后来结果大家都知道,一家名为剑桥分析的公司被挖了出来,发现他违反了与脸谱公司的协议,对正规获取的数据进行了不当的处置,而脸谱公司被认为在此过程中“失察”。

从那个时候开始,扎克伯格及其所创建的脸谱公司,多少有点陷入 20 世纪 50 年代美国国会非美委员会组织进行的 “安全 - 忠诚” 审查的背景,必须要证明自己对美国的忠诚,要洗脱对数据管理不善,导致外部力量干预美国总统选举的罪名。

需要指出的是,在剑桥分析的丑闻曝光之前,伴随着脸谱公司取得的巨大商业成功,美西方各界对扎克伯格的观感就已经激怒了某种下降通道了,对其掌握的巨大影响力以及海量个人信息的担忧,甚至是恐惧,早就已经在持续积累;在有了剑桥分析这个 “实锤” 以及 2016 年总统选举涉嫌被外部力量干预这个 “由头” 之后,这种负面情绪非常强烈的爆发了出来。

而由于相关指控,尤其是有关隐私问题的指控,又指向了脸谱公司的核心资产,是公司核心竞争力的主要来源,无法简单的通过切割的方式加以解决,脸谱公司迅速面临严峻的公共关系挑战。

相关民意调查数据显示,美国婴儿潮一代,28% 对扎克伯格有好感;X 一代,25% 对扎克伯格有好感,千禧年一代,39% 对扎克伯格有好感。(数据来源:https://today.yougov.com/topics/politics/explore/public_figure/Mark_Zuckerberg),当然,从国会的态度看,民主共和两党的国会议员对扎克伯格都没有什么好感,颇有点两面不讨好的意思。

更加重要的是,扎克伯格创建的脸谱公司,在创造了社交媒体平台的辉煌之后,很快在发展模式上遇到了实质性的困境:

一方面,在音视频这波的创新中,脸谱很显然没有把握住机会,以来自中国的抖音海外版 Tiktok 为代表的应用,占据了潮头;当然扎克伯格的反应也很美国,2019 年 10 月,在乔治城大学小札发表了 35 分钟的演讲,大谈 “自由表达”,在结尾部分点名批评 Tiktok,说它没有像 WhatsApp 那样向抗议人士或活动人士提供同样的隐私或自由服务。另一方面,在区块链发币的浪潮中,一度信心满满准备用天秤币全球收割红利,或者说,割韭菜的小札,更直接撞到主权国家法定货币主权的南墙。

统计数据显示,2018 年脸谱的用户数首次出现了下降的态势,从 2017 年的 67% 跌到了 2018 年的 62%;由假新闻等问题带来的 “不信任”;内容等问题带来的 “不和谐”,以及 “无趣”,成为了制约 facebook 发展的主要障碍。

面临自身发展困境的扎克伯格,似乎很快找到了别的方法:2019 年 11 月 20 日,美国 NBC 新闻报道了一则消息,称 2019 年 10 月 22 日,在特朗普女婿库什纳的撮合下,扎克伯格、特朗普,以及脸谱公司董事局成员 Peter Thiel,在白宫共进晚餐,当然相关消息并没有纳入公开发表的类别,直到后来新闻媒体挖出来之后,扎克伯格与特朗普具体谈了什么,还主要停留在没有更多内容可以发表的阶段。

而面对这类消息,Facebook 早期投资者罗杰 · 麦克纳米(Roger McNamee)相信,Facebook 与特朗普达成了交易,这种交易可能是心照不宣的。他认为,双方各取所需:Facebook 可以通过特朗普不受监管部门的约束,得到保护,特朗普则需要借助 Facebook 的影响力赢得连任。

当然,目前为止,人们无从得知扎克伯格和特朗普吃饭时到底说了啥,也很难直接将这顿饭时探讨的话题,与日前扎克伯格令人惊讶的抹黑 Tiktok 的言论之间,建立可经得起检验的关联。

对中国人来说,扎克伯格与特朗普究竟谈成了啥,其实并不真的那么重要,但是往中国企业以及相关标志性产品泼脏水的证词,是无法忍受的。扎克伯格应该非常清醒地认识到,与之前非法拦截并转运华为公司邮件的 fedex,以及主动充当污点证人,协助美国政府实施事实上的政治绑架的英国汇丰 HSBC,最终都会被自己掀起的恶浪反噬。

扎克伯格必须清醒地意识到,如果不希望真正成为中方眼中的不可靠实体清单成员,从而彻底失去在未来发展中本来有的可能性,脸谱公司应该做的是努力改正自己的错误行径,回到正确的轨道上来,将更多的精力投入正常企业应该投入的地方去。

2020 年 7 月 30 日,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在美国 Politico 网站上发表题为 “站到历史正确一边,推动中美关系重返正轨” 的署名文章,显然扎克伯格有必要认真学习,做出正确的选择。

知乎用户 匿名用户 发表

说了多少遍的旧谈了,永远不要相信娶华裔为妻的老外,香蕉人天天吹枕边风你还当他是入赘女婿,这不扯淡吗?还不如吹一吹真入赘在中国的平民呢。香蕉人啥破坏力,你不清楚?它们啥反串精神,你不清楚?我宁愿你捧正儿八经的老白男,至少人家身边没有不安定因素,是标准的惟利益论者。

当然,我也不排除有很大一部分热爱祖国,和祖国人民的友好华人,但是,凡事留个心眼。不要看到别人有个华裔老婆就搁那吹。吹了好几年,现在你说,尬不尬?尬,不,尬?

我还记得留学选方向的时候,看到华裔导师我都是第一时间排除的,无论其成就!无他,华人内斗是最残暴的,运气好能碰到个好的,开开心心过个四五年拿学位,运气不好,就连你在走廊上和同学用中文唠嗑都得被警告和公开批判,我隔着一个大洋呢,素未蒙面,哪怕只有 20% 的概率,我都是要规避的。结果转头一看内部,好家伙,洋女婿吹得飞起。

尬不尬?尬死了。

知乎用户 Wei 哥 发表

2008 年 9 月雷曼兄弟面临流动性枯竭,而美国政府选择不救之后引发的一系列惊涛骇浪,让美国的监管机构深切地理解了什么叫 too big to fail,以至于后来美林、花旗、摩根斯坦利和高盛面临同样的风险的时候,美国政府毫不犹豫地采取拯救措施。

企业太大,对社会是一种危险。这一点美国人看的比中国人要更远。

最近一家中国的社交公司和一家食品公司因为广告费引发的纠纷和采取的行动,其实侧面证明了这一点。垄断企业要即便没有危害的意愿,只要有危害的能力,最终就会对社会整体利益造成危害。

手持利刃,恶胆即生。

这四家在听证会的表现,以 FB 最为扎眼。扎克伯格在听证会上说,hindering American technology innovation only helps China,翻译过来就是,不让我们垄断,就会被中国反超。作为拥有 30 亿 MAU 的全球最大的社交平台,某种程度上只要扎克伯格愿意,他可以让 30 亿的 FB 用户相信他说的每一句话。

社交平台的初心是无限拓展用户交流和思想的边界,发展到今天,算法主导(算法反应的是人为算法设立的 KPI 的意愿)形成的信息茧房变成了摧毁言论自由的武器。能指挥人的思想的人,比卖手机的垄断、卖货的垄断、卖广告的垄断,要可怕的多。

知乎用户 饭思辙 发表

看看小扎的回答,再回想前几年他在中国作秀表忠心 (又是天安门长跑啊,又是演讲的)。只能说是当年欧洲人反犹不是没有道理的

★***************************************

一夜没想到这么多评论,对于评论区里认为我有歧视的朋友,我有两个问题:

❶如果一个人之前想和你做生意,但是你却不想和他做。结果他现在在到处骂你,败坏你的名誉。这个算是什么行为什么素质呢?

❷如果说上面的可以说是某个人的问题,那么前两天,英国 Xx 人协会主席特意写信给我国大使说我们是 xx, 这个又该怎么看呢?

知乎用户 Valkla​ 发表

Facebook 是想做媒体啦,白左媒体什么论调还不清楚?一个套路。可是它做不成的。

这个问题其实非常好理解,苹果,亚马逊,谷歌这三家其实还是传统意义上的科技公司,他们的竞争力存在于他们自己的产品,有很高的技术壁垒。苹果不用说了,手机电脑独树一帜,不管你怎么黑,总归是第一梯队,想仿制它太难了。谷歌的搜索技术独步全球,要说谁曾经真正的拥有了互联网,那么非谷歌莫属。即使移动端空前发达的今天,谷歌在全球来看依然是个主要入口。况且安卓系统的支持还要靠它。

苹果谷歌这两家可以是说是吃透了互联网的红利,因为他们掌握了入口端不管你用什么,都得经过我家的东西,这点上来说是全球适用的。而亚马逊是另外一种红利的吃法,就是它的 AWS。如果说苹果和谷歌掌握的是入口端,那么亚马逊掌握的就是信息端,随着越来越多的企业选择 AWS 做托管,或者 SaaS,PaaS,亚马逊可以被认为是现代互联网的处理中枢。虽然现在有微软的 Azure,国内有阿里云什么的,但是全球范围上来讲,它的业务规模是最庞大的。这里的壁垒也非常明显,海量的计算机基础硬件投资,高效的分布式系统等等。

而 Facebook 不一样,第一它本质上只是一款 App,第二它的壁垒不明显,有人可能要说数亿的用户量不是壁垒吗?当然算,可是用户转换的成本也低,之所以高是因为之前没有类似的产品,新的娱乐方式出现之后,可以很快的被大家抛弃。可替代性高。社交的方式多种多样,Facebook 只是一种模式罢了。因为言论的问题,在各国都有审查,Facebook 想在全球打开局面比其它几家困难的多。另外扎克伯格的这种论调与 Facebook 想做媒体有关系,你可以看他的论述口径与传统媒体很像,用自身的影响力去给民众洗脑。吃政府的饭就得替政府干活,况且之前大选的事还在被调查,递交投名状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这四家虽然都是科技公司但是 Facebook 想做的是新一代的传媒帝国,所以意识形态输出是他必须要做的,否则都去刷抖音了那还得了?但是我认为 Facebook 这样是给自己的路走死了,非常不看好它的前景。个人观感上也觉得恶心。

以上。

利益相关,持有 FANNG 股票

行吧,刚刚的消息,川普下令让字节出售抖音在美业务。这样的话我估计 FB 又要雄起了,没法跟钱过不去,增持吧。

CIS 科研项目 的推荐

点击获取 2020 最新科研课题,高中生留学背景提升的学术项目

限时报名

澳际教育 的推荐

想留学但无从下手?点击领取适合你的留学方案!

免费领取

知乎用户 韩东燃​ 发表

槽点一:

Do you believe China steals technology from U.S. firms.

这难道是一个信仰问题吗?

槽点二:

扎克伯格当年的 Facebook 并不是原创的,他自己原本就是抄别人的,虽然很多年过去了,其实还是有人记得这件事情的。

知乎用户 Extrawdw 发表

我希望中国也有这种东西

这样 tx 就会裂开来,各种意义上的

知乎用户 X Zhang 发表

扎克伯格这么敌视中国,难道是因为中国程序员用了 FB 的核心技术:PHP 编程语言?

知乎用户 巫冬 发表

以前看扎克伯格接受采访的视频,总觉得他看起来不像个人,现在感觉,他可能真的不是。

[

扎克伯格不像「人」

巫冬的视频

 · 6580 播放

](https://www.zhihu.com/zvideo/1272290949394792448)

听证会视频 ↓

[

美国反垄断听证会,只有扎克伯格说中国有窃取技术

巫冬的视频

 · 4074 播放

](https://www.zhihu.com/zvideo/1272291381525278720)

问:中国有从我们这窃取技术吗?

苹果:没听说过

谷歌:没见过

亚马逊:我也妹有

Facebook 扎克伯格:有!证据确凿。

知乎用户 周云波 发表

关于中国问题

苹果、谷歌: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脸书:青天大老爷,我可惨了……

亚马逊:这个问题是个问题,但不是大问题,我们都在友好解决这个问题。

知乎用户 夏木 发表

不愧脸谱,需要的时候中国女婿,会说中文,包饺子,不需要的时候咬你一口。好吧,开始你的表演!

图片来源于网络 侵删

记得前些年,那形象,绝对是杠杠的,好男人形象大使啊,网上隔三差五都看到这货新闻。唉!

知乎用户 gambling-db 发表

正常人眨眼频率大概是一分钟 12-15 次。眨眼率是 0.2-0.25 次 / 秒

在被问到中国政府是否偷窃美国公司科技的时候。

  • 苹果:25 秒的露脸镜头里,库克狂眨眼 25 次,震惊了哈哈。眨眼率:1 次 / 秒;除此之外,整场还是很从容的,偶尔表示出有点对自己产品的骄傲;
  • 谷歌:6 秒镜头,眨眼 6 次,眨眼率:1 次 / 秒;Pichai 的考题最难,给拜登竞选开绿灯那段,就是死活不正面回答,还有背数据稿子的那段有点减分;
  • Facebook: 4 秒镜头, 眨眼 1 次,眨眼率:0.25 次 / 秒,毫无压力。除此之外,扎克伯格整场还是略紧张,语速也快,频繁眨眼,用词谦卑,每次回答问题都是以 cogresswoman/congressman 开头,还是能看出来是相对紧张的;
  • 亚马逊:20 秒镜头,眨眼 7 次,眨眼率:0.35 次 / 秒;Bezos 在被问到失窃商品会不会在亚马逊卖的时候,回答磕磕绊绊,压力陡增,但居然笑了出来,每次打太极的时候都要先笑一下暖场。

四巨头的回复

眨眼频率和说谎的相关性,文献太多了,随便去找

眨眼频率高和说谎只是有相关性,非因果关联。本质上还是压力大精神负荷高才会眨眼频率高,谁跟中国有生意谁紧张。

知乎用户 RoseofVersailles 发表

希望中国也搞一个。好好问问腾讯百度阿里。

问问百度为什么魏则西这么惨,现在有做过什么补救吗?

问问腾讯为什么到处打官司,做南山必胜客,当婊子还立牌坊。

问问阿里什么是福报,淘宝上现在有多少假货。

知乎用户 纽约鸡汤君​ 发表

国会议员:请你们,每一个人回答,中国是否正在偷窃我们的科技及商业机密?

四大金刚短暂的沉默后,

苹果库克:苹果方面,没有被偷窃,其他我个人不知情。(还要在中国卖 Iphone,别坑我)

谷歌劈柴:谷歌方面,没有被偷窃,其他我不认不知情。(中国市场我要一杯羹)

脸书扎克伯格:很明显中国正在偷窃机密,这些都是被详尽记载的事实。(脸书反正已经被右派占领了,彻底迎合土鳖保守派吧,反正进了中国也干不过微博微信,摆烂)

亚马逊本泽马:额。。。额。。。我是有看到报道,就是各种报道,但是个人不知情。(很多货商在中国)

“你们有没有帮助中国军方和政府?你们是不是有个 XX 项目正在和中国清华大学合作?你们为什么选择和中国合作却不为美国政府服务?………”

这不是一场反垄断听证会,这是一场给中国泼脏水的表忠心仪式,还非常搞笑的穿插着某右派议员时不时的:“为什么你们要和谐我们共和党的帖子和链接啊,为什么川普的支持者会被屏蔽啊,为什么我给别人发的竞选 email 都直接进垃圾箱啊”,被其他议员翻白眼。

看着巨头们狼狈的一次又一次被打断发言,盖茨欣慰的笑了。

知乎用户 像少年拉菲迟 发表

我脑海里已经想到了伏拉夫或另一位 B 站外国 up 主顶流将来离开中国,在俄罗斯 or 美国媒体前的表现了……

知乎用户 林夕邦邦 发表

我好多答案中说过,苹果绝对不是华为的敌人。

如今看来,苹果完全可以成为我们再欧美市场的白手套。

做生意吗,绝不能零和思维,自己吃肉总要留一口汤,这是个很有智慧的思维方式。

如今我们眼看没办法单独保住抖音在美国的市场,完全可以和苹果和谷哥合作,两家公司注资,共同经营美国甚至整个发达国家市场。

这笔生意谁都不亏,抖音保住了市场,苹果和谷哥白拿一个模式成熟且市场巨大的平台,完善自身生态,钱大家一起赚。

Facebook 我们真的就没有办法限制他吗?不一定,毕竟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单一消费市场和第二大经济体,我们完全可以通过商业影响,呼吁合作伙伴减少对其的广告投放,在欧盟游说对其的限制性法案,利用中国中国控制的手机端对其反向引流。

还是那句话,首先分清谁是朋友,谁是敌人。

知乎用户 无我人无众生寿者 发表

这四个大数据企业发言其实很正常。如果批判的是阿里,这个时候出来指责的就是亚马逊。如果百度不没落,能够正面对谷歌构成威胁,那么跳出来指责的就是谷歌。如果批判的是华为,那么跳出来指责的就是苹果了。只不过这次批判的是抖音,所以扎克伯格跳出来指责,毕竟两者在受众面大面积重合,抢了脸书的客户。把抖音弄死,那么脸书的份额就保证了,还能复制抖音模式接盘禁止抖音后的资源。

各大企业受众面,运行模式不同,自然立场就不一了。脸书和字节跳动是最直接的正面竞争者,两个都是泛娱乐化平台,看起来没有盈利。然而,大数据企业通过人群娱乐观看内容习惯分析,就能精准适配用户,进行人格画像。全面获得平台用户的消费能力,消费倾向和消费需求。然后就可以通过这些数据分析精准投放用户给自己平台的商户,获得流量收入。然后平台商户根据客户需求在平台上精准投放付费作品,产品广告,就能获得利润。

所以,脸书和抖音正面冲突太巨大,目标客户一致,他当急先锋就可以理解了,为了自己企业利益而已。

知乎用户 邮差总按两遍铃​ 发表

看了扎克伯格这回答,我心寒了。

上学期看了其传记片《社交网络》,还分析了半个学期。

不过从那个传记片来看扎克伯格就不是什么好鸟。

为了资本,背叛自己的合伙人和好友。

现在,为了资本,背信弃义。

不过,就《社交网络》电影本身来看,真挺好看的。

毕竟是大卫 · 芬奇导演的。

知乎用户 John Dol 发表

从美国领事到扎克伯格。

出问题的都是女婿。

还有谁家缺女婿吗?

另外: 图片是中青报的,侵删。

知乎用户 青山 发表

小扎江河日下已经有些日子了。

messager 强推,也搞不过 watsapp。

5 年前就说要搞短视频,短视频是未来,但是把短视频继续放在 timeline 上,嫁接的似是而非,不伦不类,用户感极差。

5 年前就说要搞智能家电,智能家电是未来,雷布斯这厢被风口吹的早就腾云驾雾一日千里了,他那厢连个锤子都没看见。

疫情伊始,视频会议被推上舞台中央,zoom 一枝独秀,秀上家秀,秀得所有人眼红牙酸。过了 2 个月,小扎扭扭捏捏,犹抱琵琶半遮面的莲步三摇的出来,郑重宣布,他要免费将脸书内部使用的视频会议系统免费分享给社会大众使用。这话说的,感情他是有好东西一直藏着掖着呢。有谁信呢,成货,你不早拿出来了。徒增笑耳罢了。

小扎,和二号斗得不亦乐乎。湾区特有的极左政治争取成了党同伐异的利器。

女的,少数族裔,lgbt,高高的站在山岗上。不可侵犯。

昨天 Arron Sorkin 帮他立传,social network 里他青葱犀利,粪土当年比盖茨。今天呢,恶龙只想打败来的下一个屠龙少年罢了。

知乎用户 rlei 发表

这个问题下面一片乌泱泱你抄我我抄你的回答,出处就那几张二手图,真是服气。到底有几个人去看过原始视频?

下面是本人听译,有错漏请指出,谢谢。

众议员 Greg Steube 提问:…I have a question for all four, ah, yes or no answer, do you believe that the Chinese government steals technology from US companies? Start with Mr. Cook.
我要问四位一个问题,请回答是或者不是。你们是否相信中国 ZF 从美国公司窃取技术。从 Cook 先生开始。
库克: ah I don’t know of specific cases where we, em, have been stolen from, ah, by the government.
唔我不知道有这样的案例,从, 呃,被该政府窃取 (技术)。
Greg: So, you don’t believe that the Chinese government stealing from US companies? or you’re just saying not from yours?
那么,你相信中国 ZF 没有从美国窃取技术?还是你只是说没有从你们公司 (窃取)?
库克: I’m saying, um, I know of no case on ours where it had occurred, which is I can only speak to first hand knowledge.
我是说,嗯,就我所知我们没有发生这样的事,我只能按自己了解的第一手信息来说。
Greg: Mr. Pichai, do you believe that the Chinese government steals technology from US companies?
Pichai 先生,你相信中国 ZF 从美国公司窃取技术吗?
Google CEO Pichai: uh Congressman, uh, I have no first hand knowledge of, uh, any, information stolen from Google.
唔众议员先生,呃,我没有第一手的信息,呃,Google 有任何信息被盗。
Greg: Mr. Zuckerberg?
扎克伯格先生?
扎克伯格 (语速很快): Congressman I think it’s well documented that the Chinese government steal technology from American companies.
众议员先生我想中国 ZF 窃取美国公司技术这件事已经被记载得很充分了。
Greg:Thank you. Mr. Bezos?
谢谢你。贝索斯先生?
Bezos: (没声音)
Greg: You’re on mute.
你静音了。
Bezos: I’m sorry. I’m saying that I’ve heard many reports of that. And I haven’t seen it personally. But I’ve heard many reports of it.
抱歉。我在说我听说过很多报道。我个人并没有亲眼见过。不过我听说过很多报道。
Greg: So of all different products that Amazon carries, you haven’t seen that in any of the companies that sell products on Amazon or your company yourself?
所以在亚马逊上出售的那么多商品里,你没在任何一家在亚马逊上卖东西的公司里看到 (窃取技术),还是只是说你的公司?
Bezos: oh well certainly there are knockoff products, if that’s what you mean. And there are counterfeit products and all of that. But the Chinese, if the interest is the Chinese government stealing technology, that’s the thing I’ve read reports of, and, and don’t have personal experience.
哦当然有山寨商品,如果你指的是这个的话。有假货之类的。不过中国,如果你问的是中国 ZF 窃取技术,我有读到过新闻报道,但没有亲身经历。

这个对话里面,首先众议员问的就是一个诛心之论:你们是否相信… 从美国公司 (而不是从你们自己的公司) 窃取技术。而且请回答是或否。

然后四家老板,要么是否认三连,我不知道不关我事别问我啊,要么是这事我有听说过哦但是我自己确实没遇到过。当然倾向性上还是很明显的,特别是估计永远入不了华的 Facebook 了…… 可能小扎要竞选总统也说不定。

但是后面还有一段补充:

Google CEO Pichai: …Thanks Mr. Chairman. There was a question earlier about, uh, information of, with respects to China, I just want to acknowledge on record that I recall in 2009, we had a well publicized cyber attack originating there, which did ???? some code from there, I just want to correct that.
谢谢你主席。早些时候有个关于中国的问题,我想起来在 2009 年我们受到过一次来源于那里的黑客攻击,后来报道得很充分,我们有些代码????(听不清) 了。我想纠正这一点。

(这次事件就是 Google 当年退出中国的导火索。今天上网的同学估计 99.99% 都不知道。)

这位众议员还问了个问题,大意就是你们来说说看,我们应该怎么对抗这种外国势力偷我们技术的行为?然后是尴尬的 15 秒沉默,并没有人回答。


话说回来,这是个针对四巨头的反垄断听证会,4 个半小时里提到我国的部分非常少。美国媒体报道的主要还是反垄断的内容。像什么亚马逊有没有出售用户信息,Facebook 收购 Instagram 是不是压制竞争等等。

也有报道提到,Zuckerberg 在听证会上强调中国科技公司的兴起,把 Facebook 描述成一家美国人自己的高科技公司,和他之前多次讨好我国政府的表现大不一样。确实,在可能的反垄断拆分面前,巨头都有满满的求生欲。

听证会主度最后的总结发言是:

“This hearing has made one fact clear to me: these companies as exist today have monopoly power,” he said. “Some need to be broken up, all need to be properly regulated and held accountable.”

知乎用户 不可知论者 发表

排列依次为【在中国挣了大钱的】—【在中国暗地里挣了钱的】—【在中国明面上挣了点钱的】—【在中国想挣大钱没挣到啥钱的】

DCEP 和 tiktok ,一个是他 libra 数字帝国称霸的野心上的一根刺,一个抢走他的用户比当年 snapchat 还厉害。断人财路,杀人父母!

这俩都是中国的。

知乎用户 熊议会 发表

自从脸书被曝光是美国资助恐袭中国的核心工具平台,造成人类历史最大规模频次的恐怖袭击事件以来,小扎就只能站在反华的最前沿。

脸书至今为止,都对策划对华恐怖袭击提供脸书官方公开合法叫嚣的实时通讯技术支持。

小扎当然知道自己的脸书已经成为了什么,反华已经是他的生存之道。tiktok 只是商业利益的竞争,但一旦脸书失去舆论控制权,他替美国政府做过的反人类罪行,就盖不住了。

按照美国的逻辑,它此前对中国发动的一系列大规模恐怖袭击,中国应该以全面战争实施报复。但我们尚未有这个实力,乃至 CGTN 不敢点名道姓的情况下制作发布的反恐视频,都被美国肆意或限流或强删。

军工文明的恶,对那些没有丝毫良知的精致利己主义者,唯一能教育它们的,只有来自恐怖分子雇佣军的砍刀和子弹了。

知乎用户 Caveat emptor 发表

只能说现在美国人民终于可以自豪的对苏联人民说:我也可以走进椭圆办公室,拍着桌子对总统说 “总统先生,我对戈尔巴乔夫的政策十分不满!”

知乎用户 曾轶 发表

【扎克伯格口误:我曾经是人类,这回是机器人实锤了吧,笑死我了!】

https://mr.baidu.com/r/79I5ShF1ba?f=cp&u=2aa5ed07885df680​mr.baidu.com

真正的扎克伯格早就已经被人杀了

现在我们看到的是个仿真机器人而已

他说的话等于美国政府在说话

他只是个传声筒

知乎用户 贵重物品 DR 发表

大部分听证会的官员对于科技巨头的感觉就是这样。。

而这几位科技巨头对所有的听证会官员的感觉就是这样。。

而我们这些吃瓜群众基本感觉就是这样。。。

打啊。打啊。怎么还不制裁他们。

知乎用户 匿名用户 发表

.

以后不要叫 Facebook,要叫 NoFacebook,或者____book。

『没脸书』 或者 『__书』也不错。

.

知乎用户 观察君 发表

简单概括就是

苹果:已经在中国赚到了大钱
Google:在中国偷偷赚一些小钱
亚马逊:在中国明着赚一些小钱
FB:在中国完全赚不到钱,还要被 tiktok 抢市场

知乎用户 淑萍 发表

非死不可的表现。都被抖音逼成这样了?抖音加油

知乎用户 丽娜 发表

昨天新闻直播看了开头一点。说下我的感受吧。

最喜欢:Apple 老总 最讨厌:小扎同学

(我这个结论还是在没看到他们被问中国方面问题时给出的。目前感觉对小扎已经是路人黑。)

亚马逊老总先开的口,说了不少数据。结合他当时不情愿参加听证会,感觉挺有城府,是个商场打拼过的人。可畏,也可敬。

然后谷歌老总有点紧张,总体感觉还是挺热爱科技。算是一步步爬上去的 “寒门弟子” 成功标杆吧。

最喜欢是苹果老总。刚开口就表达对听证会负责人的感激。(哟,有情商。)然后感觉他对苹果各个方面都像对自家菜园一样熟悉,觉得应该是个工作狂。

最后,小扎同学来了。他没说几句,我就 “感觉心里有股烦躁的怒火”。他一开口,就复制了苹果老总开头说的话。但同样的话,别人苹果老总说起来就很真诚,他就有种“复制粘贴” 惺惺作态讨好感觉。他说了自己公司没一会儿,就开始批判别的公司 “最大的零售公司是亚马逊,最大社交媒体公司是 TikTok…”(我记不太清了) 反正把自己撇的一干二净。关键是他丢罪的有些公司老总也在听证会里!这情商真是绝了。感觉小扎同学像学校那种有点小聪明,喜欢耍点小机灵,但不扎实的成绩好的“坏学生”。

再结合目前关于中国说法,我感叹:小扎同学真不讨喜。而且好像他被问了最多问题,而苹果老总被问的问题最少。(嘻嘻嘻)

知乎用户 Gin Lee 发表

来看点正确信息吧,知己知彼

Nah, that’s too simple and naive,这是完全错误的外行臆断,Facebook 每年从中国企业赚取的利润比你想的要大得多,并且保持着增速,下面会列数据。

1. 中国无注册公司 / 分公司,不代表没有员工开展业务

Linkedin 上简单搜索下就大概能看到员工分布地区与业务情况,国内还是有上百号员工的,主要负责国内广告客户开发维护与投资事宜。另外 FB 的亚太总部在新加坡。

FB 在深圳的办公地点

2. 靠什么业务赚钱

广告

FB 的广告业务在国内有若干家代理商,分为一级代理与二级代理。每年会有更迭,不难搜到。

比如一级代理飞书互动在 2019 年 NYT 的一篇采访中透露的数据 “Charles Shen, chief executive of Meet Social, said his company anticipated doing $1 billion to $2 billion in ad sales on Facebook and Instagram this year. Each day, he added, Meet Social’s software puts up about 20,000 Chinese ads on Facebook.“

这只是其中一家代理,19 年预计在 fb 上投放的广告费用是 10-20 亿美元。

那么总量呢?

From:adage

2018 年数据,关键信息:FB 全球收入的 10%,约 50 亿美金,来自中国,是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市场

2019 年互联网广告收入一览,看了也就对各家公司在这个行业的地位有点概念了。

在广告这块,BAT 加一块不够跟 FB 打的,更别提谷歌了,用户体量问题。

最后来张比较有意思的图

所谓养虎为患

2018 年 9 月,美国的苹果手机用户,每天刷 FB 会有 22% 的概率看到 Tiktok 的广告:)

不然你以为 TT 破纪录的下载量哪来的

FB 一年从中国赚取的 50,60 亿广告费哪来的

现在可不已经面临反噬,小札也得卸下伪装,真枪实弹开始抵御了嘛

知乎用户 迈克猴 发表

这图能用到脸书倒闭

知乎用户 刘一非​ 发表

我有证据怀疑扎克伯格已经被非法米国政府换了头,现在只是一个机器人在说话。

现在他的话不能反应自己的真实意志。

理由如下:

1、2012 年它要求加快模仿中国软件的速度。

2012 年 3 月,扎克伯格向他的亲密副手们发送了一封邮件,传达了他与中国企业家对话的一些要点,热烈地讨论了中国 “浓厚的快速克隆文化” 取得的成果,恳求他的团队想办法 “以快得多的速度行动起来” 抄袭中国同行。

2、2018 年,Facebook 因为窃取 5000 万用户数据受审。

2018 年 3 月 17 日,Facebook 被多家媒体联合曝光有超过 5000 万用户信息数据被一家叫做 “剑桥分析” 的公司泄露。

因此,小扎被拖到国会作证。

3、三个月前他还称赞中国也有一些伟大的科技公司。

所以,我怀疑,可怜的小扎先生,不是因为疫情的某个变种病毒折磨得无与伦比,就是被中情局施加了换头术。

为了求生存,不由自主得否认自己的过去。

谢谢邀请。

知乎用户 Emrys 发表

扎男从此自绝于中国人民了。以后他说爱中国你们还信吗?现在看他无比恶心

知乎用户 兴华 发表

平素装着爱美国也爱中国,颇能迷惑一部分中国人。——《别了司徒雷登》

知乎用户 熊猫主 发表

Facebook 还有不少华人员工吧,啧啧,这个工作还干不干了?

知乎用户 寒漠 发表

“达则兼并天下,穷则 blame China”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百度还有希望崛起吗?

知乎用户 星球商业评论 发表 高考分数的公布后,考生们开始填报志愿,很多考生习惯性地打开了百度,敲下了 “志愿填报”。 这些孩子,还是 naive 啊。 李彦宏老家的山西省考试院几天前发布风险提示: 切记不要使用搜索引擎来搜索网上填报志愿系 …

百度被骂时,作为百度员工是种怎样的体验?

知乎用户 Cat Chen​ 发表 百度前员工,黑百度很多年了,离职前就在黑了。百度员工黑百度是很正常的,不引起外界太大关注的话公司不是很在乎。公司内部有些人还是愿意倾听反馈的,但听完有没有能力在百度的体制内作出什么改变就很难说了。结果就是 …

社会都已经这么骂百度了,为什么百度还没有做出明显改变?

知乎用户 梁孔明 发表 韩寒 2011 年写信给李彦宏结语就是 祝您的女儿为她的父亲感到骄傲 背景是,百度当年免费开放的 “百度文库” 损害了批印刷厂和作者的正当权益,韩寒为其代表怒撕百度吃相。 别说今日今日,韩寒那时都已经这么 diss …

如果百度真的没了,会怎样?

知乎用户 X-STATION​ 发表 早上醒来,微博给我发了一条推送:百度没了! 我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啥? 打开微博,发现 “百度没了” 已经冲上了热搜榜第一,后面还有一个 “爆” 字。 其中,最顶部的那条微博正是百度官方发布了,只有醒目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