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岳亡于天门道长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文/六神磊磊
**

“天门道人站起身来,大踏步走到左首,更不向刘正风瞧上一眼。”

这是“金盆洗手”血案中的关键一幕。

金盆洗手会上,左冷禅的锄奸队突袭衡山,先取衡山高手刘正风。

屠刀之前,所有旁观者被要求站队。站到左首还是右首?是该顺从还是反抗?

天门道人不假思索,在全场上千人里第一个表态,站到左边去了。

不但去了,而且“大踏步”。

不但“大踏步”,而且更不向屠刀下的刘正风瞧上一眼。

刘国重先生说,这是天门给自己的棺材钉下的第一根钉子。

诚哉斯言,其实何止是自己的棺材,也是为其余四岳的棺材钉下的第一根钉子。

诸岳之败,首败于天门道人。

来看“金盆洗手”事件。

这一役,左冷禅点杀刘正风,残酷的表象背后,究竟是个什么战略意图?这一役的实质究竟是什么?

其实乃是两个字,试刀耳。

这是左冷禅砍向几个山头的实验性的第一刀,是以血腥手段并吞五岳的第一步试探。

试探,试的究竟是什么?

第一,试自己的权威。

自己作为五岳“盟主”,到底多大程度上能作“主”?我说刘正风是鹿,有没有人敢说他是马?

那一面珠光宝气的盟主令旗,能不能行得了屠杀之令、诛灭之令?能不能令行禁止、言出法随,尚方剑到,人头落地?

所以说,乃是试他自己的权威。

第二,试其它四岳的底线。

自己点杀刘正风,衡山会不会反抗?会在多大程度上反抗?

其余几大山头又会不会反抗?会在多大程度上反抗?

江湖围观人士又会作何反应?会形成何样的舆论?

我相信,在郑重派出锄奸队前,左冷禅一定作了两手打算,最好的和最坏的。

最好的打算,大概便是刘正风束手待毙,其余掌门噤若寒蝉。

最坏的后果,便是捅了马蜂窝,泰山华山恒山等联兵叛上,群起反抗,锄奸队铩羽而归。

因此,那一刻他举起屠刀时,尽管貌似狰狞,其实心下是多少有些惴惴的。

所以才不惜一举出动了嵩山第二、第三、第四号人物——大太保丁勉,二太保陆柏,三太保费彬,齐到衡山现场压阵。

看上去,这是声势浩大、势在必得,其实乃是心虚。

倘若不心虚,倘若对自己的权威有足够自信,何必最高层尽出?皇帝赐死一个藩属大臣,需要宰执齐出吗?

须知,此后嵩山的所有行动,哪怕是更大得多的灭派行动,灭华山,灭恒山,都没有出动到整体如此高的级别和规格。

当此之时,现场四岳人士,完全还有能力抵抗,有本钱抵抗。

左冷禅碾压之势还未成,血腥吞并之局面还未现,还属于“我就蹭蹭不进去”的阶段。

而在场诸岳之中,位望和实力最尊的,便是天门道人:

“依照武林中的地位声望,泰山派掌门天门道人该坐首席”。

说得明明白白,他的地位声望,在岳不群、定逸师太之上。

泰山派的人手实力,亦是其余四派之中最强。光说人手战力,现存的四代人共有四百余众,比华山、恒山等不知强到哪里去了。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这道理蜘蛛侠都懂。

你既然“该坐首席”,就该有首席的眼光、洞察、睿智和决断。

不然干脆让仪琳坐首席算了,好歹养眼。

当嵩山的费彬、丁勉举起屠刀时,表面上目光恶狠狠地盯着刘正风,但一多半心思,估计还得放在现场天门道人、岳不群、定逸师太的身上。嵩山也是麻秆打狼,心里怕。

关键时刻,天门道人如何决断?能不能准确看破这一事件的性质:这是左冷禅斫向四岳的试探性第一刀?是他庞大野心的关键第一步?

能不能看得出,自己现在的最大敌人和威胁就是嵩山、是左冷禅,而非魔教?

应该说,在这个关键问题上,当时在场者天门、岳不群、定逸、刘正风等的认识都不到位,而天门的认识尤其不到位。

嵩山让众人站队表态时,他想也不想,一头倒向嵩山这边,傻乎乎、憨乎乎地“大踏步”走到左边去了。

你能想象,秦并六国之战,赵国首先投降了?你让韩魏怎么办?

你能想象,曹军南下,赤壁阵前,东吴首先跪了?你置刘皇叔于何地?

好玩的是,他对危机处境浑然不觉,全场一个劲地怼令狐冲、怼刘正风等无公害人士。

什么?你和淫贼喝酒?杀了杀了!什么?你和魔教交朋友?杀了杀了!

 

仿佛他们才是自己的真正敌人。

天门的选择,极大地影响了其他人的选择。

岳不群的表态就是在天门之后的,也在一番言辞掩饰之后,走到了左边。

或有人说,这也赖天门?没错!谁让你位望最高呢?谁让你综合实力最强呢?谁让你第一个抢先表态呢?

岳不群有错,莫大先生有错,但第一个不责备天门,又责备谁呢?

这件事上,岳不群该落得借口:天门尚如此,我何能为?

唯独只有恒山一个反抗了,这时嵩山反而高兴了。

此时此刻,他倒怕你不反抗了。一个反抗的都没有,我如何杀鸡儆猴?

东岳西岳都怂了,你北岳单独一家反抗,并且是最弱者,正好杀鸡。

于是——

“双掌相交,定逸师太……一口鲜血涌到了嘴中。”

“丁勉微微一笑,道:‘承让!’”

何等无奈!定逸师太的一口鲜血。

何等得意!嵩山丁勉的微微一笑。

“金盆洗手”一役后,魔盒开启了。

左冷禅权势更涨,积威更盛,这都还是其次。

最重要的是,他试探出了四岳的孱弱,心里有底了,开始血腥强推并派。

反过来,四岳从此战战兢兢,更要命的是,几家互不信任,失去了联手的基础。

试想,站在刘正风满门老小的尸体面前,衡山还敢信泰山、华山吗?

而现场唯一反抗了的恒山,又还敢再相信泰山、华山吗?

“五岳剑派,同气连枝”,终于彻底成了一句鬼都不信的屁话。

局面急转直下,四岳一盘散沙,各自为阵,节节败退。嵩山药王庙灭华山,铸剑谷灭恒山,剑锋所指,势如破竹。

这天地之覆、大厦之倾,谁有过?诸岳都有过。

但追究起来,罪愆第一人,不是天门道人是谁?

明白人都在捶胸顿足。鸡鸣镇小酒店里,莫大先生一声哀叹:

“左冷禅下一步棋子,当是去对付泰山派天门道长了。”

只可惜天门道长兀自不醒!

不多久,嵩山大会上,预言果然成真,天门道长饮恨而亡。事发前不久他还发誓:

“泰山派……三百多年的基业,说甚么也不能自贫道手中断绝!”

晚了!自从你当初抢先“大踏步”倒向嵩山的时候,泰山三百多年的基业,就已经开始在你手上断绝。

一切因果,都在“金盆洗手”之时注定。

当时,如果现场有记者提问,天门多半是这样回答的:

“天门道长,眼下到底谁是你的敌人,谁是你的朋友?”

“我不知道!”

“你为什么只会冲着令狐冲、刘正风等佛系人群发狠?”

“我不知道!”

“你以为你是谁?你有没想过自己就是下一个刘正风?”

“我不知道!”

“你第一个倒向嵩山,可你既不是投机,又不是惑敌,也没得嵩山的任何好处,你到底是为什么?”

“我……我就是傻!”

-完-

点个“在看”吧谢谢

新的规则,及时看推文要给公号星标

别忘了星标一下~不然怕看不到文了

**************************

帅呆的sixgod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文章已于2020-06-23修改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五岳亡于天门道长

**文/六神磊磊 ** 一 “天门道人站起身来,大踏步走到左首,更不向刘正风瞧上一眼。” 这是“金盆洗手”血案中的关键一幕。 金盆洗手会上,左冷禅的锄奸队突袭衡山,先取衡山高手刘正风。 屠刀之前,所有旁观者被要求站队。站到左首还是右首?是该 …

误诊、没有床位、一家五口被感染 | 湖北女医生罗轩的生前身后

罗轩婆婆发现儿媳病了,是在 1 月 17 日,小年。 高烧、咳嗽,罗轩起初并未在意,只当是老毛病。她说自己「肺上总会出问题」,每年冬天都会咳很久。 深冬是她们科室最忙碌的时期,不少病人点名要罗轩治疗。 罗轩坚持抱病上班。据罗轩父亲统计,在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