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文章《解构并还原李文亮》?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品葱用户 包庆丰博士 提问于 4/11/2020

原文来自微博: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492517025382560
webarchive永久链接:https://web.archive.org/web/20200411062754/https://www.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492517025382560
由于字数限制无法完全转载,如有需要请查看原文。

解构并还原李文亮

兔主席 20200411

目录

一、李文亮被海外反中势力利用,变成抹黑攻击中国的最重要素材

二、李文亮传播信息的背景经过及其与疾病防控主线之间的关系

三、李文亮不幸因COVID-19病故及汹涌舆情

四、吹哨概念的中国化与西方的误读

五、中国政府对李文亮的平反能否消解西方的中伤?

六、假如信息自由传播,李文亮能够改变疫情进程么?

七、狼来了问题——误报也是有代价的

八、一点总结及建议

为什么要重提李文亮事件?

新冠病毒(COVID-19)全球疫情爆发。清明节全国集体默哀。到今天这个时点,许多中国民众已经从1-2月份的负面情绪里走出来,可以更加客观地看待中国在抗疫上的努力。

在这个时点上,我们也可以再重新回顾一下李文亮医生事件。之所以要回顾,是因为李文亮医生已经成为海外中伤抹黑诋毁否定中国防疫抗疫事业的最主要的炮弹和素材,这一发展肯定超出中国民众和政府意料的。当时参与信息传播的除了李文亮之外还有其他医生和个人,但世界似乎只认得李文亮。其实原因很明显——李文亮是唯一感染COVID-19病故的,大概因为这样,他有了完全不同的地位。

今天让我们再重温一下李文亮。

一、李文亮被海外反中势力捧上圣坛,作为抹黑攻击中国的最重要素材

2020年2月上旬中国民众和中国政府意想不到的是,疫情发展到全球后,各种海外反中反华势力都把李文亮医生作为抹黑攻击中国抗疫行动的重要素材。

1.    香港反中势力

最早利用李文亮的是2月份上旬的香港。在香港,防疫和反中主题完全是整合在一起的,防的就是“Chinese virus”。反中/港独分子对李文亮大做文章,将其打造为对抗邪恶政权遭迫害的孤胆英雄。另外反中分子当时的宣传策略是将李文亮打造为言论自由代言人,希望藉此契机推动中国人民“觉醒”。以下是一些文宣素材:

国内的悼念活动,再加上香港反中势力的各种集会和文宣活动,将李文亮推到国际舞台。这是第一波。

2. 美国反华政客

2020年3月中下旬以来,疫情在包括美、英在内的各西方大国爆发,各国政府均应对不力,COVID-19变得一发不可收拾。美国两党政客开始将脏水泼到中国身上,竭尽全力抹黑中国。一方面,执政党攻击中国是为了掩盖自己公共卫生应对的无能,另一方面,批判中国也是左右两党共享的政治正确,只要骂中国都能捞取政治资本。主流媒体也相信反中叙事,积极给予配合,民众本身缺乏判断能力,对中国的成见也至深,自然纷纷响应。(笔者撰文《美国版的“中国防疫故事”及“三位一体”的中国威胁论》)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A3MDIzODIwMg==&mid=2458089577&idx=1&sn=1b96a18c0cb66aedd184956c651b26d4&chksm=884832fcbf3fbbea6d9c807b737a10d269c2463c62c721024a7bac53fb2d7720ce1d9e41e669&token=1742116825&lang=zh_CN#rd

其中,李文亮又被圈定了极重要的角色。西方本来对中国了解就很少,又充满成见。李文亮被中文世界定义为“吹哨人”,西方人当然拿来不谢,按西方对“吹哨”的概念理解李文亮,并瞬即将李文亮嵌入到他们理想中的“中国防疫故事”中去——“你们出动警察、禁言、迫害道出真相的吹哨医生,最终使疫情失控并传遍全世界”,李文亮成为一个殉道者和牺牲者,形象深入人心,并成为西方理解和定义“中国防疫故事”中最为关键、不可取代的一环。甚至说,如果没有李文亮,西方打造的中国防疫故事就是不完整的。

后文再回来探讨“吹哨”的定义。我们先看看美国政客的活动。

1)美国参议院纪念李文亮的《决议》

2020年,3月3日,美国参议院通过了纪念李文亮的决议。发起参议员为Tom Cotton(共和党-阿肯色)、Bob Menendez (民主党-新泽西州)、Ed Markey(民主党-马萨诸塞州)、Cory Gardner(共和党-科罗拉多州)、Elizabeth Warren(民主党-马萨诸塞州)、John Barasso(共和党-怀俄明州)。发起人介绍这项决议:

“参议院通过了一个纪念李文亮医生的决议。这位中国医生在去年末第一个发现了新冠病毒在中国爆发的严重性,他尝试警告政府这个疾病的潜在严重性。李医生在2020年2月7日死于冠状病毒。这一决议呼吁中国和中国共产党有更多的透明性和合作性。(Tom Cotton)

“李医生尝试向世界警告新冠病毒。但中国共产党拦在路中间。现在COVID-19夺去了李医生的生命,并且成为全球公共安全紧急事件。我们必须缺乏[S.Q.1] 这个可传染的致命病毒被控制住。这意味着我们不能再允许中国共产党向他的人民和全球掩盖这个病毒。(Cory Gardner)

“在美国防备COVID-19爆发的时候,我们需要停下来纪念追悼李文亮医生,他是第一位向中国和全球警示病毒严重性的医生。但他的智慧的声音很快被中国政府压制。今天,我们站在一起,纪念他宝贵勇气的遗产及他所信仰并为之付出生命的事业。”(Bob Menendez)

2)美国国会议员提出的《李文亮国际公共健康问责法》

2020年4月3日,一群美国国会议员——参议员Tom Cotton(共和党-阿肯色州)、参议员Josh Hawley (共和党-密苏里)、众议员John Curtis(共和党-犹他州)、众议员Mike Gallagher(共和党-威斯康辛州)、众议员Ted Yoho (共和党-佛罗里达)、众议员 Jim Banks(共和党-印第安纳州)和众议员Liz Cheney(共和党-怀俄明州)推出《Li Wenliang Global Public HealthAccountability Act of 2020》(2020年李文亮全球公共健康问责法)。

笔者翻译这些国会议员的声明供参考:

[https://www.cotton.senate.gov/?p=press_release&id=1348](https://www.cotton.senate.gov/?p=press_release&id=1348")

_……_这是一个授权总统制裁那些压制或歪曲关于国际公共健康危机(包括武汉冠状病毒)的立法。

李医生尝试去警告他的国家及全世界关于武汉冠状病毒的事情,但被中国共产党禁声。通过隐瞒关于病毒的事实,中国共产党把一个地方监控问题变成了一个全球灾难。为了纪念李医生,我们寻求惩罚那些对压制关于国际健康危机(包括武汉病毒)负有责任的外国官员。

_”_就冠状病毒的范围及危险性,中国共产党误导了全世界,并必须为此承担责任。李文亮医生勇敢地尝试向他的国家和全世界警示病毒传播的范围和严重性。我们希望纪念他的遗产,做出我们自己的一分贡献,让中国共产党为这次疫情负责。

_“正如李文亮医生说的,一个健康的社会不应该只有一种声音。通过压制关键的公共健康信息,中国、俄罗斯、伊朗、委内瑞拉的官员表明了他们只在乎维持自己的权力,而不在乎自己人民的健康与福祉。《李文亮全球公共健康问责法案》是以英雄的中国医生吹哨人命名的(namedafter the heroic Chinese doctor whistleblower——这将确保独裁者及他们的亲信在避免一个本地健康危机扩散、失控发展成为危害全球的大流行病之前要三思。”_

如果中国共产党听取,而非压制了李文亮医生对冠状病毒反复的警示的话,我们是可以阻止这次全球流行病,抱[J2] _住生命的。相反,中国官员有意识地对全球撒谎、误导,隐瞒了关于病毒的严重性,藉此保护他们漠视一切的政权。现在是时候了,我们必须让这些官僚机器为他们损害全球利益的行径付出代价。_

看完上面,中国民众应当知道李文亮在海外被扭曲的程度。李文亮不是在同学群里提醒自己的同学/朋友注意安全并特意嘱咐大家不要外传的一个普通人,而是一名“屡次对中国共产党、中国民众、全世界警示关于武汉病毒传播广度和严重性的医生吹哨人”。这是完全不符合实际的。如果李医生在天有灵,知道自己被用作海外反华力量抹黑攻击中国防疫努力最核心的一环,不知会作何想。

现在让我们后退一步,再追溯一下李文亮医生传播信息的背景经过。

二、李文亮传播信息的背景经过及其与疾病防控主线之间的关系

首先,回顾一下李医生在疫情期间的经历,并将其信息传播与疾病防控的主线联系在一起。以下内容参考国家监察委报告、主流媒体报道、百度/维基百科等公开信息。

1.    “传染病防控主线”与“李文亮传播消息支线”

以下将【传染病防控主线】与【李文亮传播消息支线】放到一个时间表里。

——【传染病防控主线】根据《柳叶刀》杂志后来研究披露,第一例新冠肺炎患者是2019年12月1日出现病症。12月中旬开始陆续有一些感染者在武汉求医。这些病患初期都按一般的呼吸道传染病治疗,无人知道他们是新冠病毒。

——【传染病防控主线】2019年12月24日,武汉中心医院呼吸科给一位初期患者(患者A)做了肺泡纤维支气管镜灌洗取样,并将样本送到一家第三方检测机构进行NGS检测。

——【传染病防控主线】2019年12月26日,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任张继先连续接诊数个症状相似的病人,且均排除了已知常见病原体感染,使张继先开始警觉。

——【传染病防控主线】2019年12月27日,张继先向医院报告了其接诊3例不明原因肺炎患者情况,医院将此情况正式上报武汉市江汉区疾控中心(张继先是第一个正式对疾控中心上报而非做口头非正式汇报的医生)。当天,武汉市疾控中心安排给此3例病人做了流行病学调查和检测。

——【传染病防控主线】2019年12月27日,第三方检测机构给武汉中心医院呼吸科患者A做的NGS检测。结果为“冠状病毒未分型”(当时口头通知为冠状病毒).[S.Q.3] 当日下午晚些时候,患者B转入武汉中心医院呼吸科,与患者A症状相似。这名患者也被安排做支气管镜灌洗NGS检测。

——【传染病防控主线】2019年12月29日,中西医结合医院又接诊了4例,并将前后共7个病例向湖北省卫健委疾控处,与武汉市卫健委疾控处报告。省、市卫健委疾控处接到报告后快速反应,指示武汉市疾控中心、金银潭医院和江汉区疾控中心组织专家团队到医院进行调查,并在当天晚上将相关病人转诊至武汉市金银潭医院。

——【传染病防控主线】2019年12月30日,武汉中心医院拿到患者B的第三方检测机构送检结果,化验单上写着“SARS冠状病毒”字样。该检测结果在第一时间被上报到该医院的公共卫生科和院感控部门。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医生将检测结果拍照,用红圈圈出,并连同一段11秒的CT视频用微信发给朋友。其他信息的源头都来自这里。

——【传染病防控主线】2019年12月30日,武汉市卫健委分别于15时10分、18时50分在系统内下发部门文件《关于报送不明原因肺炎救治情况的紧急通知》、《关于做好不明原因肺炎救治工作的紧急通知》,要求做好不明原因肺炎救治工作,全面开展华南海鲜市场相关肺炎病例搜索和回顾性调查。该两份通知分别于当天15时22分和19时许被人上传到互联网上。(按:第一份通知内容较少,上传时间早于李文亮微信截图;第二份通知则晚于李文亮微信截图)

武汉卫健委12月30日15:10通知(15:22分传至网上)

武汉卫健委12月30日18:50通知(19:00左右传至网上)

武汉卫健委12月30日18:50通知(19:00左右传至网上)

——【李文亮支线】2019年12月30日17时30分左右,李文亮医生收到同事发给他的信息,应当是“患者B”的检测报告。17时43分,李文亮医生以“李文亮武汉眼科”昵称在微信群“武汉大学临床04级”中转发、发布“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了7例SARS”“在我们医院后湖院区急诊科隔离”等文字信息和1张标有“SARS冠状病毒检出〈高置信度〉阳性指标”等字样的临床病原体筛查结果图片、1段时长11秒的肺部CT视频。18时42分,李文亮又在该群发布“最新消息是,冠状病毒感染确定了,正在进行病毒分型”“大家不要外传,让家人亲人注意防范。_(按:笔者分析,1)患者A和患者B都在武汉中心医院,都是未知传染病,病症相似,一份检测结果是“冠状病毒未分型”,另一份是SARS病毒〈高置信度〉阳性指标。肯定有一个不准确。这个全貌,呼吸科应该是掌握的;21229日,省、市卫健委疾控中心都已现场介入,掌握多家医院的情况,也是掌握全貌的。3)当时综合各方面信息,应该已基本排除SARS4)当天下午武汉卫健委发布的通知已明确说是“不明原因肺炎”,也说明排除了SARS5)李文亮转发的应该就是武汉中心医院医生及同行们当天下午四处转发的(有八个转发者)。人们可能还在交换、更新信息。李文亮在17:43发布信息后,可能又获得了其他同事朋友提供的一些补充信息,于是在18:42发布跟进信息,称是“冠状病毒感染确定,正在进行病毒分型”,相当于从SARS口径改口。)_

武汉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拍照并红圈圈出SARS部分的检测报告

——【李文亮支线】2019年12月31日凌晨1点半,李文亮被医院领导叫到武汉市卫健委询问情况,天亮上班后又被医院监察科约谈,此后,应要求写下了一份《不实消息外传的反思与自我批评》。据武汉市中心医院的一名医生透露,医院原计划开除李文亮。最终李文亮未受处理、处分或吊销医师职业资格;院眼科主任在李文亮被医院约谈后,还专门跟他说不要有思想包袱。(按:此时,不但地方,国家卫生执行部门都介入,新型传染病比较复杂,目前尚很难就病原做判定,主管机构肯定掌握更多信息。此时非常需要统一口径,不能随便对外传播不确切地[S.Q.4] _消息,特别是能够获得消息的医疗机构人员,医院领导及卫生体系约谈是请他注意遵守纪律,以官方口径为准,笔者认为这个谈话总体是正常的。至于是否界定为不实消息,以及开除是否过于严厉,可以再商榷。但这类机构肯定有严格的保密义务)。_

——【传染病防控主线】2019年12月31日上午,国家卫健委专家组抵达武汉,展开相关检测核实工作。(按:国家卫生官员已到现场。此时李文亮正在武汉中心医院监察科被谈话)

——【传染病防控主线】2019年12月31日,中国政府正式向世界卫生组织通报了湖北武汉不明原因肺炎病例的情况 _(按:国家卫生行政体系不但参与进来,而且已经正式向WHO通报。)_

——【传染病防控主线】2019年12月31日,武汉市卫健委第一次公开通报,[http://wjw.wuhan.gov/front/web/showDetail/2019123108989](http://wjw.wuhan.gov/front/web/showDetail/2019123108989")其中指出,武汉市组织同济医院、省疾控中心、中科院武汉病毒所、武汉市传染病医院及武汉市疾控中心等单位的专家进行会诊,专家从病情、治疗转归、流行病学调查、实验室初步检测等方面情况分析认为上述病例系病毒性肺炎。相关病毒分型检测、隔离治疗、终末消毒等工作在进行中。_(按:初步判断病原体是病毒,但所掌握的流行病学信息还很有限,需要进一步收集)_

——【传染病防控主线】2020年1月1日,对华南海鲜批发市场采取休市措施,并对武汉市公共场所,特别是农贸市场进一步加强防病指导和环境卫生管理。_(按:当时不知道华南市场是病毒起源地还是爆发点。但结合SARS经验,怀疑与野生动物有关,就赶紧采取措施)_

——【传染病防控主线】2020年元旦左右,国家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和美国疾控中心主任Robert Redfield通了电话。[https://www.seattletimes.com/nation-world/the-lost-month-how-a-failure-to-test-blinded-the-u-s-to-covid-19/?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https://www.seattletimes.com/nation-world/the-lost-month-how-a-failure-to-test-blinded-the-u-s-to-covid-19/?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_(按:国家疾控中心__/__国家卫生行政部门是掌握情况的,在按自己的节奏在推进)_

——【传染病防控主线】2020年1月1日:武汉公安公告:有八名网民在不经核实的情况下,在网络上发布、转发关于肺炎的不实信息,造成不良社会影响。(李文亮是在1月3日被训诫的,可能并不在8人之列)

——【传染病防控主线】2020年1月3日,武汉卫健委进一步公布了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病例及临床症状情况。[http://wjw.wuhan.gov/front/web/showDetail/2020010309017](http://wjw.wuhan.gov/front/web/showDetail/2020010309017")

——【李文亮支线】2020年1月3日,李文亮因“在互联网上发布不实言论”被武汉公安局武昌区分局中南路街派出所提出约谈、警示及训诫,其后被要求签署训诫书,警方对他提出严厉警告,训诫他如果不从,“继续从事违法活动,将会受到法律制裁”。之后,李继续在医院工作。_(按:这一步超出了医院及卫生体系,由派出所介入,因此是最有争议的。及至131日,李文亮方在微博介绍有关训诫书及被公安传唤的经过。至此,李文亮支线结束)_

——【传染病防控主线】2020年1月5日,世卫组织正式通报武汉疫情情况

——【传染病防控主线】2020年1月5日晚,武汉市卫健委通报 [http://wjw.wuhan.gov/front/web/showDetail/2020010509020](http://wjw.wuhan.gov/front/web/showDetail/2020010509020"),初步的流行病学调查显示,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已排除流感、禽流感、腺病毒、传染性非典型肺炎(SARS)和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等呼吸道病原。病原鉴定和病因溯源工作仍在进一步进行中_。(按:此时还在进一步确定流行病学信息,包括确定病原体。还不能说清楚到底是个什么病。)_

——【传染病防控主线】2020年1月7日,实验室检出一种新型冠状病毒,获得该病毒的全基因组序列,并从1例阳性病人样本中分离出该病毒,病原检测结果初步评估专家组认为,不明原因的病毒性病例的病原体初步判定为新型冠状病毒。(按,到这一天才把病原相对有把握的初步确定下来)

——【传染病防控主线】2002年1月9日,新华社采访了武汉不明原因肺炎病原检测结果初步评估专家组组长、中国工程院院士徐建国,徐提到本次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病例的病原体初步判定为新型冠状病毒。[http://med.china.com/content/pid/156013/tid/1026](http://med.china.com/content/pid/156013/tid/1026")

——【传染病防控主线】2020年1月11日,武汉卫健委通报,专业机构已完成病原核酸检测。该病毒基因组信息已共享到了virologic.org网站和GenBank(登录号为MN908947)上。从该日起,武汉卫健委开始每日通报信息。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接下来都是我们已经熟悉的历史了。后面几天,武汉卫健委没有及时披露人传人及医护感染情况(到1月20日晚钟南山财指出),包括李文亮本人在1月8日给一位无症状病人看病时被感染,当日出现咳嗽,1月12日住院。

1月18-20日,出现了武汉以外的一些异地传播病例,疫情引起全国普遍关注。1月20日傍晚,领导人发话对防疫工作指示、定调(当日,全湖北确诊270例)。1月22日晚宣布武汉封城(当日,全湖北确诊444例)。

笔者从以上可以得出几点结论:

1)【传染病防控主线】在正常地、按照自己的逻辑进行。启动这个流程最关键的环节是12月27日中西结合医院的张继先医生向地方疾控中心报告未知肺炎病例。这几天,也有其他医院非正式或正式报告过疫病情况。其后几天内,地方及国家卫生行政部门快速介入,部署工作,仅用了一周多时间就确定病原体为新型冠状病毒,不到两周就完成病原核酸检测及基因组信息上载共享。响应机制推动是很快的。张继先也不是“吹哨人”,作为资深的呼吸科大夫,她和其他专业医生一样,本人就是呼吸道传染病防控体系的组成部分。

2)12月中下旬这两周左右,不能说【传染病防控主线】的发展有什么问题。读者可以理解,呼吸道传染病患者到医院求治,一般开个药就回家了,不会做非常详细的病原体筛查。只有住院收治,病情加重,成了疑难杂症,才会做各种病原体筛查。如果已知检测试剂均不能确诊,还要送交第三方机构去做NGS检测,出结果还需要数天。冬季的呼吸道感染者病人很多,要从中发现新型病毒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像张继先这样有经验的医生在看到多宗相似病例后就直觉坑[J5] 未知病毒,果断上报疾控中心。总之,这个监控、发现、上报是有过程的。

3)李文亮传播消息只是主线之外的支线,是主线的衍生品,但不是主线的组成部分。李医生通过朋友关系/医生圈获得信息,属于主线中出现的“信息泄露”(leakage)行为。由于信息管理和保密工作永远不可能是完美的,所以有关部门可以合理预计这种泄露几乎100%出现——应对泄露它们本身就应该是公共卫生紧急事件应对的组成部分

4)李文亮医生只是传播者之一。还有许多其他“支线”。当时情况就是急诊科艾芬医生将检测报告和CT视频用微信传出,然后信息迅速在医生圈扩散。参与传播的除了李文亮之外至少有八人,他们都在元旦被派出所约谈。美国政客将李文亮医生描述为“向中国人民和全世界警示疫情的第一人”是完全不符合实际情况的。

5)李文亮对外传播消息并不代表主线本身存在问题(例如系统性的瞒报或不作为)。艾芬和李文亮等医生的消息传播是典型的“泄露”(leakage),或者“抢发”在。[J6] 重大公共卫生安全事件里几乎肯定100%会出现——由于信息非常敏感,涉关公共健康,政府对外公布要兼顾及时 [S.Q.7] 和 [S.Q.8] 准确(缺一不可),在收集全面信息,确定口径,正式对社会广泛通报肯定是要时间的,“及时”和“准确”相互又有矛盾,不可能完全兼顾,很有可能因为顾全准确性而牺牲及时性。在政府发布前,小道消息几乎肯定会流出。不流出就不正常了。小道消息流出本身,不代表主线存在问题。

6)李文亮传播消息本身不会对主线的推进有根本影响,其一是它不会加速主线——主线本来就在繁忙工作,对疫病进行流行病学甄别与确定,准备制定相应的防控措施,准备对外发布口径。这些是独立进行的,和李文亮的消息传播并没有关系。其二,它也不会提升主线执行的质量,例如这不会平白无故地增加我们对这个新型疫病的流行病学认知,也不会改进我们对现有病人的救治。其三,虽然我们说传染病信息发布有严格规程,但这种信息发布不一定会真的干扰主线,充其量就是引发一些社会舆情和不安,需要官方给正式说法,做疫情通报。但这些本来也在官方安排里。这一点笔者后面再讨论。

7) 李文亮传播消息有可能会帮助医护人员增加保护意识。李文亮转发信息的受众都是医生同行,他们收到信息后按理说应该会更加注意防护自己,从这个角度看,李文亮传播信息是有 帮助的,而防控本身也是主线的任务之一。但在未知传染病威胁下,医疗体系应该有一套正式程序去通报所有医护人员,并建议他们采取措施。目前看来,这套体系当时似乎不存在。李文亮本人1月8日看诊时也被院方要求不许佩戴口罩。这就增加了医护感染风险。这一点与李文亮事件的启示有关,后面再讨论。

在当前的国际反华舆论下,由于“李文亮支线”的出现,“吹哨人”标签的设置,使得西方世界把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了李文亮身上,把李文亮变成了主线,完全忽略、抹杀了真正主线及“正面战场”的工作,甚至不承认主线。仿佛中国传染病防控体系和行动根本就不存在。

在后面讨论“吹哨人”的定义,以及模拟如果对李文亮信息传播不做作为会有什么影响时,我们会再探讨这个问题。

三、李文亮不幸因COVID-19病故及汹涌舆情

1、李文亮感染COVID-19病故

2020年1月疫情发生后,武汉市中心医院只允许急诊科、呼吸科和ICU的医护佩戴N95口罩,其他科室(包括李文亮所在的眼科)则不被允许佩戴口罩。1月8日,李文亮接诊了一位82岁以急性闭角型青光眼就诊的女性患者,当时李文亮就高度怀疑患者感染了新型肺炎。1月10日,李文亮出现咳嗽发热等症状,病情很快加重。1月12日,李文亮开始在呼吸与重症医学科监护室接受隔离治疗。至1月30日通过核酸检测确诊感染COVID-19。

2020年1月31日,李文亮在微博上公布了公安训诫及感染COVID—19的经过。

李文亮在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接受治疗。他的病情在2月5日开始恶化,经反复治疗、专家会诊、反复抢救,最终不幸于2月7日0时至3时左右去世。

2、民众舆情在李医生去世后达到高峰

2月7日的中国见证了新的历史,全国人民为李医生举办了空前的互联网追悼大会。几乎所有人都在朋友圈、社交媒体、群组刷屏纪念李文亮,一些从来不发朋友圈的人此时也都加入进来。一时间,不哀悼李文亮甚至被认为取态和立场有问题。

如果说2019年10月1日是民众对政府支持的最高峰,举目正能量集聚,2020年2月7日那一天则可以说是跌倒了低谷,举目负能量集聚。

民众对李文亮的哀悼之情一直延续到今天。每天无数人在李文亮最后一条微博下留言,目前留言84万条。

民众之所以对李文亮同情追悼,有多方面的情绪,以下进一步拆解如下。

……

八、一点总结及建议

1.     即便当时让李文亮(们)自由传播信息,其实也不会改变历史,不会影响传染病防控主线及疫病爆发的趋势。主线是独立、按照自己逻辑进行的。中国这次做得很不错,但要在未来进一步提升防控水平,只能在主线上下文章

2.     “当初如果听了李文亮的话”这种判断都是很不专业的,随便说说可以,但不可能用来真正指导重大公共卫生紧急事件中的信息发布。信息发布必须遵循及时和准确的基本原则。传染病防控必须以科学为依据,必须有渐进的分级的响应机制,风险零容忍下的拍脑袋决策也是不负责任得[S.Q.19] ;滥用公共响应系统除了短期代价之外,还会有中长期代价。

3.     人们同情李文亮,因为他是个凡人。但笔者以为,人们不一定在说“李文亮虽然是个凡人,但‘小人物也可以拯救地球’,用勇气和担当做了一件本可以改变历史的英雄事迹”,而是说,当时李文亮做的其实就是非常普通和自然的事,是我们都会做的,没什么了不起的,但他却因此遭到不公正的待遇。他的无助才是人们的痛点。

4.     笔者认为对于重大公共卫生事件是需要对信息发布进行管理的。尤其是医护人员,他们身份特殊,被认为掌握医学权威,在对外传播信息时就要更加慎重,医院可以制定规章制度,限制医护人员随意对外发布信息。日前,英国NHS刚要求医护人员不得擅自对社会讨论COVID-19([https://www.theguardian.com/society/2020/apr/09/nhs-staff-forbidden-speaking-out-publicly-about-coronavirus](https://www.theguardian.com/society/2020/apr/09/nhs-staff-forbidden-speaking-out-publicly-about-coronavirus"))所以,笔者以为,李文亮传播信息后医院和卫生执行部门是可以找李文亮谈话的,可以要求他注意信息保密,听从权威部门统一对社会进行信息发布。如果李医生认为这种信息管制有严重问题,不符合公共利益,那他仍然可以坚持对外公布,这时他违反了规章制度,就成了狭义的“吹哨人”。

5.     李医生传播信息的初衷是为了保护同行。毕竟医生是最容易受到传染病波及的人群。所以,医院对医护人员的保护标准也应该更高,他们除了要求医护人员注意恪守对外信息发布原则外,还应该提出具体的保护措施。这次疫情初期,武汉卫健委开启行动调查不明肺炎,但武汉中心医院仍禁止许多科室医生佩戴口罩,使得李文亮等医生被感染,这是不能接受的。笔者比较乐观地相信,经历COVID-19一疫,医院的做法会改变,会更加积极地引导医护人员佩戴传染病防护用具。

6.     另外,对信息发布的规范应该从源头着手,管住源头。而源头往往就是医生(例如艾芬医生),针对医生,在医疗体系内做好引导工作即可。

7.     要绝对避免使用执法机构/警察去对消息传播者进行警示和训诫。在医疗体系内去规范医护人员的信息发布就可以了,不需要动用执法体系,给当事人及社会的观感和影响都非常不好。

8.     在发生重大公共卫生紧急事件时,100%会有各种信息泄露,就把这个当做必须应对的常态事件就可以。另外也不用将信息泄露视为不可控的洪水猛兽。在听到政府官方通报之前,绝大多数人口的行为并不会发生系统性改变。卫生部门要做的是及时进行统一的信息发布,对社会上的流言要做正面回应,向公众客观、全面的呈现各种知道与不知道的信息。一方面高调进行信息管制(例如派出所出面,训诫“造谣者”),同时卫生部门只能提供有限含糊的信息,给人的观感就很不好。

9.     李文亮不算西方语境下的“吹哨人”。“吹哨”概念被中国本土化了,赋予了更加宽泛的概念,甚至只要说出不同的声音都可以算做吹哨。

10.  但李文亮被标签为“吹哨人”后很容易被西方人误读,因为“吹哨”这个概念和反体制、对抗、抗命是挂钩的,能够完美的契合到西方版本的中国防疫故事里,成为反中素材。李文亮不再是在医生圈内进行小范围不对外的二手消息传播的人,而是“第一个发现了COVID-19疫病并屡次三番向国人与世界警示病毒存在并遭到打压迫害的医生”。这种转化是中国民众之前想象不到的。中国民众经历本次疫情应当更加看到中国面临国际环境的高度复杂性。

11.  李文亮医生去世两个多月了。今天的中国民众应当能够更加客观、理性地评估李医生去年12月30日的消息传播行为。今天我们说李医生不是“吹哨人”,或说李医生的消息传播并不能改变历史,不是要矮化李医生、不是不尊重李医生,而是实事求是,还原现实。把李医生捧得越高,西方对中国的误解越大,越不利于中国面临的国际环境;对李医生实事求是,才能有助于在国际上讲好中国防疫故事。

12.  李医生是一名共产党员。我相信,如果告诉他:你的行为会使你在身后变成反中素材,美国政客要用你的名字给制裁中国官员的《国际公共健康安全问责法》命名,你接受么?我相信李文亮是不会接受的。他肯定不希望看到自己的作用被曲解,不希望看到自己身后被利用,被迫扮演这样的历史角色。所以,实事求是,还原现实,也是尊重李文亮及其家人。

品葱用户 包庆丰博士 评论于 2020-04-12

对于这种洗地文章,我本人的建议就是召唤赵弹予以打击
https://images.weserv.nl/?url=https://i.imgur.com/6z8TFIW.jpg

品葱用户 赵紫阳 评论于 2020-04-12

以前蛤政府的时候,TG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虽然治不了病,但是能去症状,胡政府是头痛捂嘴,脚痛捂嘴,喊不出来就当没病。维尼政府是你说你头痛脚痛,他告诉你:说啥呢,你哪儿都不痛,赶紧对着大伙说大声点,你没病

品葱用户 Eumenes 评论于 2020-04-11

建议大家去用“侮辱烈士”把这篇文章给举报了,让粉红也尝尝赵弹

品葱用户 天安门肉饼派对 评论于 2020-04-12

反智主义盛行。国家利益变成道德底线和逻辑推理的前提。

品葱用户 sd0017 评论于 2020-04-11

呵呵,当李文亮因为散布谣言被训诫的时候,公安真的是因为这是谣言才训诫的么?当政府、专家辟谣说可防可控、没有明显人传人的时候,真的就是因为可防可控没有明显人传人,才会这么辟谣的么?为什么政府的各个机构要把说真话的人抓起来,千方百计的骗我们?因为你那可笑的”信息发布必须遵循及时和准确的基本原则”么?

品葱用户 神都不爱的男子 评论于 2020-04-12

就怕流氓有文化的典型。

明朝士大夫早就发现他们不太想活鸟,最喜欢就是把别人拉下水。

特别是经过毛泽东解放思想之后,这样的张献忠人口在中国是几亿几亿地出没了。

所以,中国的中产阶级对民主不感兴趣有这方面的现实原因,就是说,你不能把政治权力交给张献忠人口,如果有三亿张献忠人口参加投票的话,任何政治体制都要垮掉。

江泽民之所以頗得怀念,是因为他客观上用共产党留下来的专政机器镇压共产党得以发家的张献忠人口,对内对外装出一副自己是中国”苏哈托“的形象。

当然了,真正的问题是共产党并不能真的做苏哈托这种威权家长式的强人,这自然也是习近平大开倒车的原因所在。

品葱用户 斯瓦尔巴种子库 评论于 2020-04-11

我相信,如果告诉他:你的行为会使你在身后变成反中素材,美国政客要用你的名字给制裁中国官员的《国际公共健康安全问责法》命名,你接受么?我相信李文亮是不会接受的。

夭寿哦!洋洋洒洒几万言,最后的结论要靠观落阴。胡乱慷他人之慨也不怕晚上做噩梦。

品葱用户 JohnDoe 评论于 2020-04-11

就是拿他反中反共了又怎么样?中国中共本来就该反嘛。

品葱用户 sacrilegious 评论于 2020-04-11

蛆主席这一篇作文三分之一敌刊摘抄 三分之一流水账 三分之一代表赵家总结统治教训
前半部分是“捧上圣坛”“抹黑”“诋毁”“泼脏水”之类的中国外交部风格措辞且臭不可闻;论述前先树立对立意识,而后藉此批评所谓“政治正确”而罔顾事件本身的正确与公义性是此类文章的拿手好戏。
哈佛毕业的蛆主席毅然回国选择为倒车逆行鞍前马后,公然为集权政治站台,不知道在文革中经历被小将批倒批臭的“革命黑帮”任仲夷九泉之下会怎么想。

点击品葱原文参与讨论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如何平价共产党给李文亮烈士称号?

品葱用户 后入习明泽 提问于 4/2/2020 如题 品葱用户 pppcong 评论于 2020-04-02 如果李文亮是官方的烈士, 那么可防可控高福,人不传人王广发,禁戴口罩蔡莉,感恩书记王忠林这四个是不是谋害烈士罪大恶极? 顺便记得在 …

对不起,李文亮,我没能救了你!

今天是404哀悼日,也是你这个小市民受迫害的第XX天,我心生感慨,如果早一些让你明白真相,你是不是就不会沦落到今天的下场? 我与你素无交集,知道你也是因为这场轰动世界的疫情,武汉作为重灾区,你们医生首当其冲。在中国捧死人不捧活人的社会,你死 …

我對今天牆內的感想和塗鴉創作

我必須說我是真的被噁心到了。做作到如此程度也只有你匪;不是說不該悼念或者什麼他們該死,而是你他媽悼念倒是想想是誰害死了他們啊?疫情?不是,是他媽的官僚!官僚!一群韭菜就哭哭啼啼,不思進取地「哀悼」了一整天,不解決問題卻在問題前死命「哀 …

李文亮吃不起车厘子,蔡莉女儿却狂买爱马仕

原文来自墙内微信平台:https://mp.weixin.qq.com/s/6Rk0WpxL9u2w_Hb1-vLCkQ 环球日报的一篇被删报道,把武汉中心医院党委书记蔡莉,再次推上舆论的浪尖。 这篇报道揭开了许多不为人知的内幕: 原来,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