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问诸位如何看《新加坡有48000名志愿者在公共交通上观察可疑行为并举报 》?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品葱用户 极权之下无产权 提问于 11/19/2020

1. 照片都是在地铁站里拍的。
2. 图文中是说目的是为了发现可疑行为和做出可疑行为的人,并加以举报。
3. 虽然说目的是正当的,但这种派遣一大堆志愿者的方式,总感觉乖乖的。有种老大哥时不时在盯着你的感觉。况且,今天是观察是否有性骚扰偷东西等行为,明天就可能是政府不喜欢的行为。这种做法和专制政府是很像的。当然了,新加坡确实是半专制
4. 这种做法,在欧美可能发生嘛? 从法理的角度和道德的角度?

https://images.weserv.nl/?url=https://i.imgur.com/sHoJ6Zw.jpghttps://images.weserv.nl/?url=https://i.imgur.com/7UndIEQ.jpghttps://images.weserv.nl/?url=https://i.imgur.com/F6Nb0MP.jpg

品葱用户 百里域 评论于

還要大模斯樣地宣告 We are watching,臉皮有夠厚。

品葱用户 红色鳖匪 评论于

华人国家还是改不了吃屎的毛病

品葱用户 dogg0五入拖拉曼 评论于

都不敢挖鼻了

品葱用户 李瑞环 评论于

欧洲不知道,美国直接BLM antifa了

品葱用户 StevenMurphy 评论于

为反而反? 下面那么大个ROW Volunteers看不见? 就是志愿者和义工抓交通色狼的,我寻思李家坡政府真要搞监控计划,何必拿出来说?还搞得人心惶惶影响新加坡的自由港定位

品葱用户 极权之下无产权 评论于

@StevenMurphy: 确实是志愿者和义工,但也是政府发起的。关键是,有那么多人“志愿”去做这件事,这很可怕

品葱用户 fx500 评论于

很像大型社會實驗 ,挺好的,挺有趣的,而且,直接告訴人民政府發起,倒是可以讓新加坡人民反思

品葱用户 guibuhai 评论于 2020-11-20

李家坡的存在充分说明支人只要有饭吃,有房子住,啥民煮啊柿油那都是可有可无的。

你国之所以还有这么多的反贼,主要是因为你国目前只解决了吃饭问题(可以管饱,但不管战斧牛排),而对于住房问题却无能为力。

如果有朝一日包青天效仿李家坡搞组屋制度,实现居者有其屋,往死里抽开放商和房东,窝老保证那时候一大帮民煮自由挂嘴边的自由派们会瞬间秒变包卫兵/党卫军,谁反共他跟谁急,就像当年在微博上转发公知段子的低端美分们,后来一大半都变成了自甘五和小粉红。

然而,幸运的是,桂枝的基本国情决定了桂枝不可能像新加坡那样普及组屋制度,就像桂枝人的生活质量平均意义上永远不可能达到美国人那样的标准,要不然那将是地球的灾难。正因为这些问题无法解决,才使得桂枝的反贼队伍(左反贼+右反贼)永远不会缺新鲜血液。否则的话,自由主义者或者左派在桂枝,那就真的成为形单影只的异类孤魂野鬼了。

米国的尼哥们,温饱问题是解决了的,靠食品券都能吃龙虾吃的一个个五大三粗。当年次贷泛滥,使的大量本来不具备按揭资质的低端人口们都能按揭一套自己的房子,这样住房问题也算解决。什么,你问后来次贷危机房子被银行收回去怎么办?没问题,后来左逼崛起了,某些州的法律就是租客们的护身符,尼哥们可以租进去以后各种拖延租金或者干脆把锁换掉,你房东还无法踢他走。

然而,就是有免费饭吃,有免费房住,尼哥大爷们还是不满意,还是要动不动BLM,对自己的权利被侵犯,那是相当的敏感。

如果换成华人,你让他免费吃饭免费住房,别说当奴才了,他连人都不想做了,直接当舔狗,更不要说维护作为一个人的基本权利了。有人站出来维护自己的权利,还会被骂成”不知足”“不努力”“只会抱怨”,破坏我们来之不易的安定幸福的大好生活。

窝老一直认为,如果当年被种族隔离制度针对的是华人而不是黑人,大概率种族隔离制度可以一直续到现在。本位面小黄人地位的改善,也是搭黑人主导的民权运动的便车。

品葱用户 摇摇晃晃悠悠 评论于 2020-11-20

很少发言但是经常会关注品葱,然后我发现品葱对新加坡的评论以负面为主,只要提到新加坡,必称李家坡,必会提及独裁专制,就是个富裕的朝鲜等,哈哈哈哈,过于妖魔化了,品葱不应该是小粉红的水准啊。

新加坡确实在民主的问题上确实一直被诟病,李光耀也曾经说过,不认同西方的完全民主方式,他认为西方的民主管理制度不适合新加坡,这个观点对不对我不评论,但是如果因为这些就说新加坡是独裁国家就太过于绝对了。新加坡是文明现代开放的国家,虽然一直是一党执政,但是不代表没有反对党。反对党在今年的大选中表现不错,执政党丢掉一个集选区,虽然人民行动党依旧赢得大选,但是支持率是下降的。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支持反对党,但是事实上,从我这个新移民的角度来看,人民行动党做的挺好啊,不是一党独大,而是它确实表现良好,我没有去反对它的理由,而且我不确定反对党上台后就一定会做的比行动党更好,新加坡太小,不敢冒险,我不觉得为了体现民主,就一定要把一个做的蛮好的执政党换下台是正确的做法。

我是新移民,我对于新加坡是慢慢的从普通到接受到喜欢的,新加坡现在有很多来自中国的新移民,有不少是高素质高智商的国人,我之所以会知道品葱,也是这里的朋友介绍的。人们确实很喜欢相信自己想相信的东西,所以不替新加坡做辩解,只是想让品葱的网友知道,你们嘴里的新加坡被妖魔化了,新加坡不完美,有很多可以改进的地方,但是请问这个世界上哪个国家是完美的?新加坡并没有独裁,人民言论自由,可以在政府官员的FB,IG等媒体上正常自由的提出批评而不会被删帖,坡的原则是,可以批评政府或者官员,但是不可以用侮辱性词汇进行谩骂,比如NMSL这种绝对不行,不可以挑起种族矛盾(坡有三大种族,你们好像都忘了新加坡不是只有华人),其他正常批评都被允许。而且政府的信息非常透明,不会刻意隐瞒不好的信息,至少我看到的是这样的。

回到这个问题,题主过于敏感了,这种宣传只是提醒色狼们注意点,你的行为会被发现,以我这些年来的生活经验,坡人没有你们那么心思细腻,他们做这个的目的就是为了震慑色狼,基本不会想到以此来监控人民,我只能说,国人的被害意识是真的强啊,想的真多啊。坡只有500万人口,政府要监控你的话非常容易,不需要特意做出海报来广而告之“你被监控了”吧,因为他们做这个的时候内心没有那么阴暗,不过我同意一位网友的话,坡的做法有些粗糙了,确实,坡岛从政府到人民都相对比较简单,坡的人民自己都承认跟香港台湾比起来,坡人更笨一些,所以他们做一些事情就会表现的很直白。

我就曾经在公交车上遇到过色狼,当时年轻面皮薄,不好意思大喊,是一位本地的阿姨路见不平一声吼,大声斥责那个色狼,很直接的保护了我,那位阿姨是不是也可以算志愿者了。所以我对于地铁色狼纠察员非常欢迎,我也可以告诉博主,你想太多了,政府并不打算借这个理由来监控人民,这做法太弱智了。新加坡人民几乎是这个世界上最喜欢投诉的群体,如果他们认为政府侵害到了他的自由,放心,他们早就开始投诉,政府也会出来解释了。不需要一个来自中国的中国人发现问题,哈哈哈哈!

写了很多,其实还有很多想替新加坡辩解的话,但是想想算了,人们的想法是固定的基本不会改变,但是只要记住一点,新加坡好坏与否要由这里的人民来评判,新加坡的网络不是局域网,不像中国人,信息被屏蔽接收不到其他国家的信息,他们什么都可以看到,所以新加坡不是你们口中的独裁国家,作为一个被穆斯林国家包围的小国家,一个建国才几十年的国家,一个人口只有400万(新加坡公民只有不到400万,其他是外国人)的国家,它要生存要发展,要保证它的人民生活富裕并不容易。

不过新加坡作为一个低调的小小的国家时不时会被大家提起也蛮有趣的,更有趣的是粉红骂它亲美,反贼骂它独裁,用我本地朋友的话来说,无所谓了,反正新加坡一直被骂的嘛,我们还不是生活的好好的!也把此文献给各位所谓的反贼,做人要客观哦!

品葱用户 华国锋 评论于 2020-11-20

我在纽约地铁里也看到过对抗性骚扰的广告。电车之狼是全世界的问题,对色狼和恶意陷害者来说,都是风险低收益高。

色狼摸了就摸了,人多的地方人挤人,摸屁股不要太轻松,根本抓不到证据。摸个爽之后回家一撸能省叫鸡钱。

要陷害中年大叔,只要安排学生妹去大叔旁边站着,然后突然大叫有色狼抓住大叔的手,百口莫辩。职场失利甚至妻离子散都有可能。

所以新加坡这种做法,根本就是正说反说都有理,好处不是没有,也可能被滥用。我很讨厌一见到这种事就满口支性民主的家伙。社会中有很难解的问题,混品葱就把一切都跟反共民主联系在一起,实在太幼稚了。

品葱用户 江苏理科第一名 评论于 2020-11-19

新加坡不过就是一个没被制裁的富裕版朝鲜
不要把它当民主国家

品葱用户 蹦恰恰嘩啦啦 评论于 2020-11-19

請各位看一下新加坡在Democracy Index上的排名,然後再看你國的排名。雖然新加坡真的好不到哪裏去,但離你國(還有各大老牌專制國家)差得遠。

其實看起來相對專制的做法,在新加坡一點也不少。比如90年代的報紙都公開批判反對黨。今天雖然好些,但還是比不上各種最民主的國家。

品葱用户 李瑞环 评论于 2020-11-20

我在新加坡工作过几年。新加坡的路子是法治,充分说明了现代文明,特别高的民主程度不是生活幸福的必要条件。我现在在美国,但我认为,组屋制度的优越性是超过自由市场经济的。我在香港曼哈顿北京上海都呆过,新加坡房价没有成为民生问题,这一点以新加坡的人口密度足以称为奇迹。东京台北我只住过旅馆,就不太清楚了。

除此之外,新加坡作为小国,有自己的军队,而且税率超低。这足以说明政府的高效。封网也有,但是是通过法律,明确规定黑名单,透明度很高。中国没有可比性。

品葱用户 博多堺 评论于 2020-11-20

新加坡几十万欧美白皮高管可没几个说新加坡是朝鲜的,楼上几个耗子为之 没去过别瞎逼逼
这玩意儿日本也有 jr东的车站里都写着呢 便衣随时会看你有没有偷拍性侵 难道日本也是专制国家?
还有什么新加坡是华人国家的 这只能证明你们思维定势中的支性 好好看看坡岛历史就不会说出这种充满支那思维的话

品葱用户 Hailfreedom 评论于 2020-11-19

这玩意只能让我想起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或者朝阳群众或者stasi,明显专制国家特产。

品葱用户 Braunschweig 评论于 2020-11-20

中共:你很弱诶,拜托新加坡你很弱诶!
俺们中共统治区早就用上人工智能大数据人脸识别一鍵云监控,街道上的摄像头比路上的行人还多,你安插特务混进群众不怕发现以后被打爆么,弱爆了
俺们大数据最神奇的就是能从人群当中揪出婴儿时代就违法犯罪的坏分子,新加坡还是往后稍稍吧!

品葱用户 無紋水仙盆 评论于 2020-11-20

我還以為是什麼東西,結果只是標題又在混淆視聽啊
這很正常,台灣也有啊,像反家暴廣告就鼓勵大家多管閒事

品葱用户 NZRdlClr5 评论于 2020-11-20

越看越覺得怪怪的
為什麼要安志願者在公交上監視路人並舉報?
抓痴漢?
那我不是該組織的志願者,難道我看到痴漢就不能舉報了嗎?
要是舉報程序很方便很公正,每個路人看到痴漢都會舉報,那還有必要安志願者嗎?那這些志願者是不是其實在看『別的東西』?

這種做法在歐美不太可能吧
雖然要看,但歐美對監控的敏感度是比較高的
個人之前也只有覺得英國火車站的廣播『see it, say it, sort it』大有老大哥潛力而已,尤其那個有點想要表現出正面卻很無機質的語調讓人毛骨悚然。如果需要舉報的事件定義變了(比方說反政府也要被舉報了)那1984化分分鐘的事
但就算3s,至少還沒直截了當到watching you的程度。這個還要讓人心寒,太可怕了

品葱用户 is6tank 评论于 2020-11-21

美国也有各种各样的Neighborhood watch项目,就是邻居帮看盗贼的。
911以后美国各地开展 see something, say something运动。
组织人民对抗恐怖活动,对抗民间刑事犯罪活动,并不可怕。
可怕的是利用国家力量监控人民,比如说墙国的天眼,无处不在的摄像头等等。

品葱用户 欽點軍隊經商 评论于 2020-11-22

當然不好,那你要看當地治安水平如何,如果當地治安沒什麼大問題,也沒恐怖襲擊的可能,沒有迫切的誘因,那整座城市每個角落都要搞攝像頭,不是維護獨裁專制還會是什麼了?
當年朴槿惠還想搞手機實名制,中國共匪還跟著起哄說民主國家也一樣搞維穩,但一轉頭,朴槿惠下台,實名制以破壞人權的名義馬上廢除,大家就把這段歷史忘光了?爭取過來的自由民主的不能因為毫無理由就亂退讓一步,否則民主國家就不會存在。

品葱用户 MHCV01 评论于 2020-11-20

坡县地铁公交保安指挥处的“通勤者守望计划”(不是李家坡轨道交通群众反扒反色狼志愿者联队——“坡县群众”吗?怎么不叫这个)

品葱用户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评论于 2020-11-19

歐美當然不可能,封城都要諮詢[url=https://www.google.com/search?client=firefox-b-e&sxsrf=ALeKk03xcWnesn6O8eC4QI5yws0-swjxBw:1605819734322&q=諮詢&spell=1&sa=X&ved=2ahUKEwiVndnWwI_tAhUnGKYKHfKEBQsQkeECKAB6BAgZEDY][/url]半年,還怕侵犯人權,違憲之類

品葱用户 sousou 评论于 2020-11-21

就说性骚扰这种事儿,我觉得就该这样,公共场所谈什么隐私,要隐私去家里摸去

品葱用户 扛麦无男儿 评论于 2020-11-20

本人看来新加坡已经做的不错了,假如中共国将来能达到这种自由水平那就烧高香了。

品葱用户 陈美丽 评论于 2020-11-29

转述刘仲敬先生的观点,不妨一看。

刘仲敬: 大英帝國的和平所及之處,都會出現海峽殖民地華人(新加坡人)這樣的團體。他們缺乏政治德性,尤其缺乏武德。他們如果得不到善意的保護人,就會慘遭屠殺或自相殘殺。後一種情況經常要糟得多。英國人和荷蘭人征服南洋以前,散布在這裡的華人小共同體就遵循了一種酷似日後三合會的行為模式。他們殖民的地區猶如警察罷工時期的芝加哥黑幫控制區,不僅陷於永恆的戰爭狀態,而且戰爭習慣法往往比芝加哥黑幫壞得多。勝利者經常屠殺男丁,強暴婦女。在日後產生海峽殖民地的馬來半島,華人小共同體的械鬥同樣殘酷,而且更不光榮,因為他們爭取的目標不是本團體的勝利,而是當地蘇丹的功臣資格。英國人結束了這種討厭的遊戲,使所有各方都有如釋重負的感覺。這些驕傲的殖民者看到華人的習俗,感覺不比看到印度的謀殺教團舒服多少,覺得這些人就是一群隨時會作偽證的黑幫分子。不過,改良社會不是英國人喜歡的任務。他們的風格是厭而遠之,希望不同習俗的族群各自因俗而治,誰也別來惡心誰,只要大家給皇家海軍一點面子,不要公開大開殺戒就好。

海峽殖民地就生活在這種高度割裂的自治狀態下。或者更準確地說:海峽殖民地的憲制更接近神聖羅馬帝國或英印帝國,與其說是一個邦國,不如說是眾多政治實體的組合,其中大多數政治實體還沒有資格稱為邦國,更不用說民族國家了。英國人對海峽殖民地和馬來聯合邦採取不同的政策,自有其道理。馬來各蘇丹國依靠輸入伊斯蘭教的組織模型,已經具備了前近代邦國的形式。英國人的保護發揮了兩方面的作用,既阻止了暹羅王國(泰國)兼並各土邦的近憂,又遏制了蘇丹濫施東方專制主義的隱患,為立憲君主制和聯邦制打下了基礎。海峽殖民地連君主制和土邦的規模都沒有,英國人無法在華人幫會和土著部落的基礎上建立像樣的政治組織。如果日本人面對同樣的局面,恐怕就會不惜血本地推動近代化的社會改造工程,但這不是英國人的作風。除非臣民自己願意改變自己,他們不願意強迫任何人進步。華人社團(或者不如說各種華人社團)生活在這樣的統治下,幾乎感覺不到統治者的存在。除了喪失械鬥的自由以外,他們的習俗跟留在閩、粵的鄉親沒有多大差異。國界線幾乎不存在,護照簽證純屬庸人自擾。這種近乎世界大同的局面在歐洲結束於第一次世界大戰,在南洋結束於冷戰和反殖民主義。時間差源於一項非常簡單,卻經常被人忽略的事實。歐洲是歷史的中心區,遠東是歷史的邊緣區。英國統治的舊世界在歐洲稱為自由主義,在遠東稱為殖民主義。舊世界的光芒首先在歐洲熄滅,黑暗需要越過廣闊的空間才能波及遠東。

如果這種體制沒有其他方面的好處,至少統治費用可以降低到人類社會能夠允許的最低限度,從而產生了有利於原始型資本主義的某些條件。海峽華人社會卸下了統治的負擔,體驗了搭便車的幸福。他們天生喜歡托克維爾最討厭的那種原子化個人主義,希望煩人的公共事務都由別人去管,自己可以專心發財致富。華人社會引以為榮的經濟成就,主要源於這種政治德性。他們不大願意承認:這種商鞅式的個人主義對共同體的組織能力多麼有害。歐洲人的所謂資本主義如果跟他們一模一樣,根本沒有什麼征服世界的可能。土著之所以不願意像他們那樣發展,部分原因在於共同體的組織資源比財富更重要。在人類歷史的大多數時間,搭便車的團體得不到體面的統治。英國殖民地享受了英國政治資源的輸出,這種局面注定是短命的。李光耀所在的社會沒有能力想象這一點。他們的奮鬥理想就是文員的理想。他們希望在辦事人員的層次內盡可能地高昇,卻並不希望上升到管理層面,也想象不出管理層的工作性質。他們不是華人社會的全部,只是華人當中自願和主動模仿殖民者的一小撮。日本人若不教會所有大連兒童說日語,就會覺得神經不舒服。英國人其實很高興看到凱爾特人和泰米爾人各說各的語言,潮汕人和客家人各說各的語言。如果有人非要覺得國王陛下的語言特別有面子,那是他們自己的事情。

点击品葱原文参与讨论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伪日记』2021全面建成自动取脏社会体系及保尖行动

范松忠 (本文为伪日记,但因前半段具有警世意义,因此放在观点假设) 我,模糊的意识逐渐清醒过来,我看到的是一个实验室,但奇怪的是,我看不到我自己的身体,我只看到清晰的影像,且不是椭圆形的比例,是16:9的影像,我也能听到,我听到有人说英语, …

美国的五大自由和中国的 “七大自由”

不久以前,美国最高法院著名的自由派大法官金斯堡去世,川普总统提名极端保守的法官巴雷特补缺,由参议院对她进行听证,然后投票、表决。 参议院现在是共和党占多数,而且美国的共和党实际上已经变成了 “川普党”,只要是川普提名的大法官,肯定会通过。这 …

川普预算——一个让他小学数学老师内牛满面的国际玩笑

今天川普政府正式公布了较为详细的预算数字。 读者或许还记得,几个月前川普公布的“预算蓝图”对联邦政府各机构经费削减达到足以使政府瘫痪的程度。尤其是对政府科研与文化基金毫无意义的削减几乎只能解释为川普集团对人类文明本身的仇恨。 而今天详细预算 …

从阿富汗的教训看扶贫和社会建设问题

关于最近大家正讨论的扶贫问题,我的基本观点是:这类问题是结构性的,靠爱心和基于爱心的ngo组织解决结构性问题是不可能的。比如说留守儿童的贫困问题,流动人口的贫困问题,首先应该问的是为何这些人会“留守”和“流动”而没有团聚和安定下来。然后这就 …

新马华文媒体的政治立场怎么样?

品葱用户 毛氏腊肉蛋炒饭 提问于 10/31/2020 像马来西亚的中国报,东方日报,星洲,还有新加坡的联合早报这些,我觉得除了星洲和联合早报墙内版是亲中以外,其他都还行 品葱用户 MyWolf 评论于 2020-10-30 我一般已经不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