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应该有丢掉“华人”之名的自由,这无关对错。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在中文讨论区里,经常会出现“中华“、“华人”之类的字眼。我们知道,字词的使用一定是有意义的。这两个词作为集体的名称,起到了将所描述之事物与同类区格开的作用。也就是说,“华人”之名称一但使用,就将同样种族的一群人与他人区分开来。而任何区分的意义在且只在于区别对待。
我们又知道,任何基于种族的区别对待都是不应当的,是不正义的,是严重侵犯人权的。假如有一个孩子,双亲都是所谓的“华人“。但他不喜欢“中华文化”,他努力改变自己的惯性思维,努力学习,努力移民,但他无论如何都会被称为“华裔”、“华人”。他因为这个名字被区别对待,是可以想象的。哪怕很多时候这种区别对待很多时候,对很多人,包括“华人“来说都是“无害的”,甚至他们认为是”应该的”,但对这孩子却不是这样。他讨厌被大众认可的,“华人”的共性(如果没有这一共性,这个名称就没有意义),他更不喜欢基于这东西的某种区别对待,但他根本无力改变。由于这无力感,哪怕他讨厌的事情没有发生,他也会感到压力,进而就有恐惧。四大自由里有“免于恐惧的自由”,而“不自由毋宁死”是这里很多人的格言。
我思来想去,这种称呼唯一的好处就是可以简单的创造共同体。那么这种基于血统的共同体,比基于价值观的,基于能力的共同体来的好吗?我想各位心里都有答案。更别说这种共同体,是建立在牺牲人权之上的。
为此,我倡议各位:不再使用任何特定的种族/民族名称。有分别才有歧视,这也是我对“黑人”种族歧视问题的一点认识。就让我们一同,为更好的社会出些力吧。

品葱用户 ZetaFC 评论于 2020-06-04

我也有把自己当作华人的权利。正确的态度应该是各种diversity和平共处,而不是一刀切式的都会化为一个你认为公平正义的群体。

品葱用户 BEAUTYBEE 评论于 2020-06-04

你有权利摒弃任何你不认同的族群标签 甚至你self identify为一条咸鱼都可以 问题是这能改变其他人对你的看法吗 如果你本就不在乎别人怎么给你贴标签 那又何必纠结自己是什么人

品葱用户 j754a 评论于 2020-06-04

感觉你找错倾诉对象了。“华人”是别人[其他种族的人]对你的称呼。想要改变这个,
比如说,你希望你所在国的社会,称呼你为“蒙古人种”[举个例子],那么需要你积极参与
你的新祖国的社会政治活动,才有机会说服其他种族的人们改变对你的称呼。

另一个办法是,你可以一开始就绝不对任何人说你从前,或你父母来自哪个国家。
再留个大胡子,这样,别人甚至就连你的种族特征,也很难辨别出来了.

还有就是改名,改姓。像川普刚开始任命的那个联合国大使,Nikki Harley,
她在美国政界能有一点成功,一个原因恐怕是,大部分美国百姓都不知道,
她的原名,其实叫 Nimrata Randhawa。

品葱用户 NZRdlClr5 评论于 2020-06-05

還是這句話,華人是血統,如果你是以這種血統為主的人你就不能否認你是華人的事實。這不是自由的一部分,正如你不能否認你的染色體至少有一個X
但是就算你是華人了,在絕大多數情況下這不意味著任何除了你的血統以外的問題。只有極少數的情況比如說運動或醫學的專業研究的時候這個血統才起作用,因為有的人種真的基因裡就對某個疾病特別有免疫力或者特別不容易消化某些營養
比方說華人血統相對而言對乳糖的耐受力比較差,華人都是刻苦死讀書的說法是刻板印象沒錯,但如果你華人血統比較純種你就真的有比較大的機率會難消化乳糖。要是你為了否定自己是華人而毫不介意的灌牛奶,輕則可能浪費,因為你喝了也沒消化,重則可能因為乳糖不耐而身體不適

品葱用户 **德先生

半月谈** 评论于 2020-06-05

[

Min beyv Ikannam ovurku. 没把我自个儿当华人。

]( “/article/item_id-403414#“)
是啊,但你难以改变别人的看法。

品葱用户 gerryzeng 评论于 2020-06-05

我贊成!!!!我是海南人,不是中國人,也不是華人!華人對我而言只是像是日耳曼這一個詞的存在
現在的英格蘭人、德國人、北歐人都不會自稱自己是日耳曼人

品葱用户 艾琳林霖0 评论于 2020-06-05

我是馬來西亞人,在馬來西亞我們是馬來西亞‘華人’,沒別的,因爲這代表著是三大族的其中一族
但是我們不是馬來西亞‘華裔’,也不是馬來人 (#゚д゚メ)

品葱用户 范松忠 评论于 2020-06-04

双亲都是所谓的“华人“。但他不喜欢“中华文化”

哈哈,我也是,我只把“华人”看作是我DNA的特质,至于行为方式、文化,甚至语言我都不屑。

我现在在这里使用中文,仅仅是来和我的难友们交流,我根本不认可它作为我的母语,它是中共强迫我学的语言,虽然中文本身无罪,但就不能被我认可为“我的语言”。

所以,“华人”就是我的DNA成分,除此之外别无其他任何意义。

品葱用户 后入习明泽 评论于 2020-06-04

我是支那人,是一个出生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奴隶,仅此而已

品葱用户 **德先生

ZetaFC** 评论于 2020-06-04

[

我也有把自己当作华人的权利。正确的态度应该是各种diversity和平共处,而不是一刀切式的都会化为…

]( “/article/item_id-403456#“)
你当然有,这也是你的自由。我是在说我不想承担这与生俱来的名字时有丢掉它的权力,现实就是我没有。

品葱用户 ManchurianLynx 评论于 2020-06-04

所有自认为华人的人,都会缓慢而不可避免的被东亚大陆大一统费拉帝国吞噬,成为滋养其的血肉薪柴。就如同大漩涡中的垃圾不可避免地被吸入深渊中一样。

品葱用户 miule236236 评论于 2020-06-05

基於血統是曾被宋帝國、明帝國統治,被大蒙古國、大清定義為漢人者的後代,
把被征服者定義成漢人,漢人與基於它的華人就已經不是以血統為根基的民族了。

基於認同是同意中國大一統,視中國為祖國的人。

我是台灣人,我認為只有認同台灣的人才是台灣人,而且認同是有排他性的。
我不同意用血統有沾上漢人的邊就把我說成華人,我也不認同中國大一統。
我不是華人,認同台灣的台灣人也不是華人。

品葱用户 vc2048 评论于 2020-06-05

我赞成,我加入。

品葱用户 pppcong 评论于 2020-06-05

有亚裔,东亚人。这样可能好点。

品葱用户 **范松忠

gerryzeng** 评论于 2020-06-04

[

我贊成!!!!我是海南人,不是中國人,也不是華人!華人對我而言只是像是日耳曼這一個詞的存在現在的英格…

]( “/article/item_id-403353#“)
我是地球人,“我是华人”=“我身高1米65”,只是一个外貌表述,除此之外没有任何意义。

品葱用户 假行僧 评论于 2020-06-04

如果你决定“不再使用任何特定的种族/民族名称”,那似乎也不应该用“黑人”了
我觉得就是一个对血统的描述而已,并不自带文化或思维属性,就像上面说的,“华人”是别人[其他种族的人]对你的称呼
不用这个词,还是会有别的词来描述这个群体的

品葱用户 半月谈 评论于 2020-06-04

Min beyv Ikannam ovurku. 没把我自个儿当华人。

品葱用户 adblocker 评论于 2020-06-05

当然不是 我们 只是滑人(河南人)的降虏后代

品葱用户 **半月谈

德先生** 评论于 2020-06-04

[

是啊,但你难以改变别人的看法。

]( “/article/item_id-403576#“)
“All Asians look alike.”

品葱用户 **德先生

假行僧** 评论于 2020-06-05

[

如果你决定“不再使用任何特定的种族/民族名称”,那似乎也不应该用“黑人”了我觉得就是一个对血统的描述…

]( “/article/item_id-403382#“)
黑人种族歧视是一个现存的问题,并不在于我愿意如何称呼他们,不过我加引号了。这种按血缘区格人的方式就是我所反对的,并不在于特定的词。

品葱用户 **德先生

j754a** 评论于 2020-06-05

[

感觉你找错倾诉对象了。“华人”是别人[其他种族的人]对你的称呼。想要改变这个,比如说,你希望你所在国…

]( “/article/item_id-403373#“)
我反对的是强行以血缘区格人,并不在于特定的族群。你之后的描述就是在说“如果“‘黑人‘不想被种族歧视,就把自己涂成白色吧。”我想这不是尊重人权的社会应有的样子。

品葱用户 **德先生

范松忠** 评论于 2020-06-05

[

我是地球人,“我是华人”=“我身高1米65”,只是一个外貌表述,除此之外没有任何意义。

]( “/article/item_id-403367#“)
抱歉,这不一样。身高具有真实意义,可以运用在很多实际方面。而你自己也说“华人”没有实际意义,如果说是对外貌的描述(现实并不是这样运用的),韩国人,日本人都有一样的外貌特征,你的说法站不住脚。没有意义的区格只能带来歧视和侵犯人权,如果不是“华人”将大共同体当精神鸦片,要它又有什么用呢。

品葱用户 **德先生

范松忠** 评论于 2020-06-04

[

双亲都是所谓的“华人“。但他不喜欢“中华文化”哈哈,我也是,我只把“华人”看作是我DNA的特质,至于…

]( “/article/item_id-403323#“)
事实上,所谓中华民族本就是拼凑出来的,没有什么“华人基因”。你能想象自己和高鼻梁白皮肤的“华人”有一样的特殊基因吗

品葱用户 **德先生

pppcong** 评论于 2020-06-05

[

有亚裔,东亚人。这样可能好点。

]( “/article/item_id-403305#“)
感谢建设性发言,这样是好一点,不过根本问题没有得到解决。

品葱用户 **德先生

vc2048** 评论于 2020-06-04

[

我赞成,我加入。

]( “/article/item_id-403297#“)
共勉

品葱用户 Donald川普 评论于 2020-06-04

随便啊,反正是自我认知,不干别人的事。

别人认可与否是另外一回事。

品葱用户 **德先生

gerryzeng** 评论于 2020-06-05

[

我贊成!!!!我是海南人,不是中國人,也不是華人!華人對我而言只是像是日耳曼這一個詞的存在現在的英格…

]( “/article/item_id-403353#“)
共勉。范松忠给你的回复我也做了反驳,供你参考。
另外,请尽量不要暴露个人信息,时不时漏一点网警很快就找到你了。

品葱用户 **假行僧

德先生** 评论于 2020-06-04

[

黑人种族歧视是一个现存的问题,并不在于我愿意如何称呼他们,不过我加引号了。这种按血缘区格人的方式就是…

]( “/article/item_id-403583#“)
既然人种的血缘及其导致的生物学差别是客观存在的,那么就总会有需要区分及指代这些群体的时候,例如医学研究,运动学研究,甚至公共议题的讨论,好比阁下要提及黑人种族歧视问题,就无论如何也绕不开“黑人”/“非裔”等指代这个群体的名词,同样地,如果所有人都不使用“华人”或具有相同/相近意涵的名词来指代这个群体,那么关于这个群体的很多公共议题也就无从讨论了
语义上的区分并不必然导致歧视,否则岂不是“男人”“女人”也要避用了吗?

品葱用户 **德先生

BEAUTYBEE** 评论于 2020-06-05

[

你有权利摒弃任何你不认同的族群标签 甚至你self identify为一条咸鱼都可以 问题是这能改变…

]( “/article/item_id-403589#“)
如果这只是我自己的想法,我没有必要面相他人发出倡议。我或许可以免疫精神上的压力,但只靠想象永远也无法改变他人对我物质上的影响。所以我这就在尝试,尝试着改变这种强行的归类。自由民主不是从天上掉下来了,这也一样。

品葱用户 **德先生

Donald川普** 评论于 2020-06-05

[

随便啊,反正是自我认知,不干别人的事。别人认可与否是另外一回事。

]( “/article/item_id-403609#“)
如果这只是我自己的想法,我没有必要面相他人发出倡议。我或许可以免疫精神上的压力,但只靠想象永远也无法改变他人对我物质上的影响。所以我这就在尝试,尝试着改变这种强行的归类。自由民主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这也一样。

品葱用户 **范松忠

德先生** 评论于 2020-06-05

[

抱歉,这不一样。身高具有真实意义,可以运用在很多实际方面。而你自己也说“华人”没有实际意义,如果说是…

]( “/article/item_id-403596#“)
我想是我没说清楚,我的意思只是,我自己不认可我必须要作为华人有什么必要性,只是外貌描述而已。不愿做中华之奴。

品葱用户 **Donald川普

德先生** 评论于 2020-06-04

[

如果这只是我自己的想法,我没有必要面相他人发出倡议。我或许可以免疫精神上的压力,但只靠想象永远也无法…

]( “/article/item_id-403623#“)

加油!

品葱用户 **范松忠

德先生** 评论于 2020-06-04

[

事实上,所谓中华民族本就是拼凑出来的,没有什么“华人基因”。你能想象自己和高鼻梁白皮肤的“华人”有一…

]( “/article/item_id-403602#“)
那就是汉族及周边民族的风俗。举例来说就是比如佛教,相信财神,过农历,清明节、冬至……讲究头七什么的,筷子不能插饭里……大人说话孩子不能顶嘴……

综合以上这些陋习、恶习,就是“中国人”(不是国籍,而是文化、行为)

所以,坚决不承认这些陋习、恶习,没农历,没清明节、端午节,我都不活了么?呸!

品葱用户 老张频道 评论于 2020-06-05

先认同自己是哪个地方的人,然后才是华人

品葱用户 foolright 评论于 2020-06-05

先說結論,華人血緣彼此疏遠,價值觀也不共同。

**
 
如果是邦國制度,那麼「公民」「國人」的身分(參政權)比較重要,這種國家類型在乎的是高度一致共同價值觀。跟貴族與王官等職證系統沒掛鉤,基本上也是次等人。

如果是聯邦制度,那麼就是同中求異,異中求同,基於大致相同的共同價值觀而構成,而非血緣或地域的紐帶綑綁。平時可能是偶有爭執的鄰居,而一有外敵入侵「全民的家園」,那就瞬間一致對外。

如果是民族國家,把一群血緣關係可能差不多的民眾連結起來,一起對抗某個不討喜的近鄰。
只有碰上外國人,才會特別強調自己是從哪來的;碰上本國人,照舊,一樣是問是不是老鄉(同一居住地)。好一點會講一衣帶水的香火情,差一點就是地域歧視,準備翻陳年舊帳。

如果是王中之王制度,那麼行政區居民更在乎的是該地對整體國家的影響力,能產兵的行政區,顯然比只能當生產人員的地區重要,平平「同屬一個大王」的民眾,顯然分個三六九等。

如果是吏治帝國,那麼就是採強幹弱枝政策,政治首都經濟首都的居民才是高級人,渾身蔘氣;出了首都圈,哪怕是其他二線城市的居民,基本上也是韭菜命,只是長得比窮山惡水的刁民精緻一點。
這種氛圍下,大家拼命往首都擠,再不濟也得往鄰近衛星區域擠一擠。成功前,重視的是原鄉情節,大玩宗黨、鄉人;成功後,憑空一套完整的世家譜牒應運而生,就世族聯宗的老把戲。啥大家都是「同屬一個X國」、「X國人不打X國人」、「都是XX兒女、手足」根本就是空話。

新中國繼承「中華民國(族)」的概念,號稱集眾家之長,現實上是所有短處都完美發揮

**

華人當初設計的概念太大了,貪多嚼不爛。
它不是一個可續造的「概括條款」概念,而更近乎一個模糊的設想
近年來又直接與「新中國」化為同一,儼然漠視先前存在的社群,弄出爺爺認孫子為祖宗的荒誕戲碼。

血緣大家是天南地北,有蒙古(大漠)、回疆(吐火羅)、苗疆、青藏、滿洲、滇黔、西南夷、外越等一堆擺明就是異族血胤。更別說到WW2才意外滯留大陸地區的高山族,這一開始就沒在華人的設計考量中,完全是新中國在這幾十年間「被加入」的。

禮樂(文化優勢),滿清入關後,現在華人主體的漢人文化也被降格,現在基本上沒有文化輸出力,鄰近的現代國家更認同「小中華」,而非華人鼓吹的「大中華」。
所謂的「天子」、「四夷」現代國際體系根本不能重現,日本的脫亞入歐/是主流,只是只能作、不能說,以免傷害X國人民的感情。
更悲情的莫過於連日本、南韓在文化上都曾經、或現在進行式地宰執亞洲文化。(現代印度那半個歐洲人就甭說了,而其古代更是輝煌。)

華僑,老唐人街社區基本上就都閩、粵兩府的居民構成,與大國、強國、祖國無甚關聯,全屬兩地居民跑船的結果,遠在民國、新中國誕生前就存在的事實狀態;而紅二代的聚落基本上更與此無關,是營造的國中國,而非落地生根的社群。
很難要求華僑背棄第二故鄉去傾力支持一個只存在於理論上的共同體,支援老鄉還比較合乎道理。

法統,新中國自承完全繼承大清、民國遺產,卻無視大清在現代中國的遺產只有關內十八省,台澎與港澳尚在美、英、葡、日的條約運作下苟活,即便是完美狀況下的中華民國,都沒能獨自擁有過秋海棠、九段線、租界、割讓外國的殖民地。
民國因為過於貪婪,自絕於國際體系外,而新中國顯然也不願意承擔國際體系中應擔負的責任,而僅片面享受對應的權力。
簡言之,中華民族/華人自始就與共同價值觀無關,只是因為政治上的短視與貪婪,想把漢地以外的非分之福(列強緩衝區)吃下,根本沒有穩固的憑據,所以日俄英才能弄出滿、蒙、回、藏來連番惡搞。

**

除非把異質地區丟棄,拿去作列強緩衝區,不然新中國最好是轉型成帝國型國家,然後等待歷史週期痛快崩解。華人這種概念如今已然變成新中國的同義詞,對海外是沒有吸引力,毫無前途。

**

点击品葱原文参与讨论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我应该有丢掉“华人”之名的自由,这无关对错。

在中文讨论区里,经常会出现“中华“、“华人”之类的字眼。我们知道,字词的使用一定是有意义的。这两个词作为集体的名称,起到了将所描述之事物与同类区格开的作用。也就是说,“华人”之名称一但使用,就将同样种族的一群人与他人区分开来。而任何区分的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