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科生逆袭硕士后送外卖,称“没打算用学历换一份好工作”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  ****************2022年9月5日,成都,一名外卖小哥骑车经过空荡荡的街道。 (视觉中国 / 图)

全文共5914字,阅读大约需要15分钟

  • 早在2020年某外卖平台发布的骑手就业报告就显示,截至当年上半年,在总共近三百万骑手中,就包括6万名研究生以及17万名本科生。“在教培机构时,学生们会问我,为什么我不考编、考公务员。在他们的世界里,似乎硕士生不该留在这里。”

    “既然原生家庭的问题已经过去,我们也回不去了,为何不倾向于以主动者的姿态走出来,换一个环境呢?”

本文首发于南方周末 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

文|南方周末记者 苏有鹏

南方周末实习生 庄泽铃

责任编辑|吴筱羽

自述中,从中国社科院研究生毕业后,何成先后做过培训机构的老师和电子厂流水线上的工人。现在,这个从专科一路“逆袭”,考上本科,又上岸硕士的年轻人,正在重庆送外卖。

何成提供了学信网认证截图和众包软件后台订单截图,以说明自己现在的生活状态。

很多人对何成的经历表达惋惜,也有人表示怀疑。虽然职业没有贵贱之分,但在一些人看来,何成的选择是在浪费曾经努力取得的学历。在故乡河南信阳的培训机构任教时,有中学生当面质疑,说他不像一名硕士毕业生。在何成的记忆中,这群孩子用略带玩笑的口吻问自己:为什么不去考个事业单位?为什么不去考个公务员?

“只要靠劳动挣钱,就是对得起自己。”何成在个人社交平台这样表达对考公考编的看法,“一直不想考公,也不想当老师,就想自己做生意”。

何成现在的“生意”之一,是送外卖。据媒体报道,从2022年8月7日正式接单以来,何成第一天就送了二十多单,最多一天送了四十多单。在炎夏燥热的山城重庆,何成选择了一种近乎古老的送餐方式,步行。据他解释,这是因为“租车租电池又是一笔开销”。

何成现在时不时在社交媒体更新每天送外卖的动态。有意思的是,他曾表达对网红姜涛的赞许,“直播间超过一万人在线,他这十分钟净收(入)六千多,比很多人一个月收入还高”。2011年9月,姜涛在一档综艺节目中求职成功,成为网络综艺节目《屌丝资讯播报》的主播及幕后编辑,后来频频出现在各类综艺节目中。

关注量日益增多,何成现在每天会花一些时间去直播“回应网友的问题”。与此同时,质疑声也源源不断,一些人认为何成送外卖,只是为了博取关注,炒作自己。

事实上,硕博生送外卖并不稀奇。早在2020年某外卖平台发布的骑手就业报告就显示,截至当年上半年,在总共近三百万骑手中,有6万名研究生以及17万名本科生。但当数据被还原成个体,舆论场上,几乎每一个硕博生送外卖的故事被曝光,仍然会引发关注和讨论。

2022年9月20日,围绕几次职业选择以及相关质疑,何成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

何成在社交平台直播,不少网友留言质疑他炒作。 (资料图 / 图)

1

**南方周末:**你在专科院校读了三年英语教育专业,通过专升本考上本科,后来又考上了中国社科院的硕士,此前的人生经历看上去是很励志的。

**何成:**我是2011年参加的高考。那一年没过本科线,最差的是数学,只考了59分,只能读大专。有复读名额,我想让自己的数学成绩有所提升,但只读了10天,发现数学还是提不上来,关于几何的问题我学不懂,于是放弃复读,去读专科了。

高中三年,我只有英语一门比较擅长,人一般都喜欢选择自己擅长的,所以我填报了英语教育专业,在北京科技大学延庆分校学了三年。有专升本的机会,我考上了北京联合大学,又继续学了两年英语。2015年,临近本科毕业,我开始反思,学了这么多年英语,是不是应该关注一下中国传统文化、精神层面的事物。读了本科,有机会考研了,既然有机会,为什么不去试试?所以我报考了社科院的民间文学硕士。选择这个专业,也是因为成功率更大。

**南方周末:**硕士毕业后,你到教育机构待过,那个工作适合你吗?

**何成:**我去过两个机构。2019年研究生毕业后,我回家躺了一段时间。过年前,担心被家人和亲戚过问,硬着头皮在老家河南信阳找了一份教培机构英语老师的工作。2020年,又到了另一家机构。

学生很调皮,他们好多都是没办法及格的。有的学生会像小老鼠一样,打量着你,上课时也不安分,一会儿说,“老师,你看外面有直升机”,有时又钻到桌子底下,甚至还来摸你的头。但机构只能哄着,我的同事们也在通过不同方式树立权威,比如买零食,或者在幻灯片里放流行的表情包,让学生觉得这个老师有一定“段位”。

我在一节课上介绍自己是社科院毕业的硕士,学生听到后说风凉话,“你是硕士,你(还)来教育机构?”

**南方周末:**从机构辞职后,你先去了工厂,现在又在送外卖。这些选择是为什么?

**何成:**2021年8月,从第二家机构辞职时,我的父亲被疑似传销组织洗脑,我多次劝阻,他还是花了差不多四千块钱买了产品。前后沟通了半个月,我第一次感受到精神崩溃。有一天,我又吃了隔夜泡湿的米饭,导致自己食物中毒,上吐下泻。精神和肉体的双重刺激让我觉得,自己一刻也无法忍受在家继续待下去,必须赶紧找个地方上班,当作压力的出口。

此前我关注的自媒体号介绍过,去工厂上班,入职是最快的,于是我辗转找到了长沙一份工厂车间的工作,负责给手机做外屏玻璃。在那个地方,同事多是初中甚至小学学历,学历没有任何意义,大家都只需要负责管好手头的机器。车间的工作很消耗体力,常常需要在十台机器间左右来回走。每天工作12个小时,除去一个半小时吃饭时间,剩下都是在不停歇地干活。

2022年4月1日,我辞去工厂的工作。回家后,家里人有了一些议论。我不想在家里久留,就赶紧动身到重庆。去重庆是因为之前去过,对那里感觉不错,另外,外卖行业比较自由,收入也比较可观,加上重庆山路多,所以我决定步行送外卖。

2

**南方周末:**在社科院读书时,周围同学知道你是从专科“逆袭”上来的吗?

**何成:**很多同学可能都不会很看重你,多少会觉得你水平不太行。记得新生报到那天我迟到了,自我介绍的时候,我分享了自己从专科升到本科的经历,还说自己很喜欢唱歌,为大家唱两句,于是唱了韩磊的《等待》。在一些习惯了学院做派的学生看来,或许多多少少有些唐突。

**南方周末:**当年同一个师门的同学们,现在都在做什么?

**何成:**硕士毕业后,我们班大概有三分之一的同学确定了继续读博,剩下的同学去了省会的重点中学、大专任教,还有的当了公务员。我没想走这条路,一是报考的人很多,我不喜欢扎堆,另外我也不擅长往上爬。

导师很关心我的就业情况,有一个节日,我给导师发了条祝福短信。导师回祝后,问我工作落实了没有。可是当时我待在家里,连简历都没投,也不知道回什么,就一直没有回复。

到了2022年,前不久中秋节教师双节那天,我才给导师发了祝福的信息。实际上,三年来导师对我的情况毫不知情,不过最近发酵后,我的同学校友、导师的同事,包括导师可能都多少知道了。

**南方周末:**在教培机构和工厂,社科院硕士这个身份,会给你带来什么加成效果吗?

**何成:**在教培机构时,学生们会问我,为什么我不考编、考公务员。在他们的世界里,似乎硕士生不该留在这里。一些孩子对教师、硕士的形象也已经固定化了,他们甚至认为我看起来不像是硕士。我想,是不是硕士,能看出来吗?但我也不愿意去过多争辩。

在工厂,我也没觉得我的学历比人家怎么样,他管他的机器,我管我的机器。后来大概是管理者在拿材料时,看到了我的学历信息,这件事情就在一部分同事中间传开了。他们会说,何成没有利用好自己的学历文凭为自己创造更多资源,对得起父母和那么多学费吗?但我也不想解释更多,只能跟他们说,自己没有找到合适的事情,来工厂历练一下。

3

**南方周末:**在你看来,送外卖是你人生比较重要的转折吗?

**何成:**最重要的转折发生在小学六年级,我从农村搬到县城上学,是一个童年被切割的过程。五年级之前,我每天爬树、爬电线杆、掏鸟窝、下池塘游泳、捉鱼捉泥鳅,还偷过别人家的桃子、板栗、红薯,被人追着打。后来我形成了随性洒脱的性格,也与童年经历有关系。

六年级开学的第一天,我一早起床,父亲突然告诉我,不用去上学了。随后,我们一起在街上剪了头发、买了新鞋,坐车大概四十公里,到了县城的爷爷家。爷爷是乡镇财政所的会计,退休后在县城买了房子。那时我已经12岁左右了,但此前见过爷爷的次数没有超过5次,相当于陌生人。

在没有任何征兆和沟通的情况下,我和弟弟就这样被送到了县城上学,和父母分开。妈妈去外地上班,爸爸则回农村务农。当时一下子感觉童年消失了。一直到现在,我都特别反对,那些忙到半年只和孩子见一次,甚至一年都见不了一次,只让爷爷奶奶带孩子的家长。

**南方周末:**很多从农村走出来的人,可能都有到县城、市区上学的经历。这段经历对你的影响有什么更特别的吗?

**何成:**小学的时候,我数学很好,老师说某道数学题超纲,我就会主动尝试解开那道难题,甚至连续三天早起。第一天没研究明白,第二天、第三天继续。但换到县城的环境后,我不太适应新数学老师的讲课思路。成绩有所波动后,老师也叫过一两次家长。爷爷退休很久了,班主任可能看是一位长者,没有多沟通。所以后来班主任也没有再叫过我的家长。爷爷还调侃过,看来班主任放弃了我。

**南方周末:**父亲又是什么角色?

**何成:**父亲酗酒。这么多年来,我习惯了自己作决定。在父母的认知里,他们早就习惯了“你是小孩,什么都不懂”。我弟弟在贵州一家图书批发公司上班,他受原生家庭伤害也很大,他曾经对我父亲说,“作为父亲,你却从没教过我们如何待人接物,没教过我们遇到问题如何处理。”

**南方周末:**就你的教育轨迹而言,基本是往上走的,真正的变化可能出现在从教培机构辞职之后,也就是你认为父亲被传销组织洗脑那段时间。某种程度上说,不论是去工厂,还是送外卖,其实是逃离家庭。

**何成:**多少会有。我父亲常常对我们说,他们上一代没能力了,就看我们这一代了。这可能是他对下一辈的关怀,但在我看来,这不是一种鼓励。很多人也讨论原生家庭问题,但既然原生家庭的问题已经过去,我们也回不去了,为何不倾向于以主动者的姿态走出来,换一个环境呢?

4

**南方周末:**你的经历被报道后,再去送外卖,有没有人认出你?

**何成:**被报道的第一天,去取餐的时候,有一个外卖员就认出我来了。

**南方周末:**你怎么判断别人认出了你?

**何成:**有一些人明明看到你了,眼神会刻意回避。可能是觉得我火起来了,和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吧。

**南方周末:**最近直播情况怎么样?

**何成:**目前基本上是白天送外卖,下午做直播,回应大家关心的问题。其实一两年前也做过直播,但那时关注的人一般不到十个人,现在人数可以稳定在1000人左右,多的时候达到两三千。

**南方周末:**你在社交平台上经常提到一个名叫姜涛的网红,你是想模仿他走红吗?

**何成:**没有想模仿,因为我清楚知道模仿不了。另外现在网红翻车的很多,但我感觉我肯定不会翻车,我(送外卖)这个事情容易被证明。

另外,倒也没有往网红的方向(发展),如果能在短视频平台赚到钱,我肯定愿意在那里赚钱,毕竟可以面对更多人。说得更简单一些,面对更多人就有赚到更多钱的机会。

**南方周末:**你的求学经历似乎是一个努力推着自己往前的过程,但毕业之后,在别人看来,你好像是在走回头路,做的是逆向选择,教育似乎没有让你的选择变多。

**何成:**我能理解,但我并没有把教育当成一种投资,我也反对要(通过教育)改变命运、追求成功的观点。我在想的是,为什么我们做什么事情,都一定要求得到回报呢?读了这么多年书,我从没打算用学历为自己找到一份多好的工作。教育带给我的,更多是思维和见识的成长,是我了解这个世界、与世界沟通的桥梁。

**南方周末:**能不能举个例子,说明教育经历确实带来了思维和认识的提升,或者让你看得更透彻了?

**何成:**就拿情绪问题来说,我有时候会情绪化,脾气也很暴躁。在工厂吼过同事,在小区顶撞过保安,送外卖也和人吵过架,但我从没和人打过架,控制得很好。另外,有时候,我觉得发脾气是一件好事,它是人本身喜怒哀乐的表现,是人自然而为的行为,但发完脾气之后,我也会回过头向别人道歉。

其他人都在看: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找到那个「偷外卖」的女孩

收录于合集 #何香奕 26个 文****丨何香奕 编辑****丨陶若谷 9月9日,还在封控期间的英郡小区3期发生了一件小事,两户业主丢了外卖。小区业委会主任杨清禄刚忙完全员核酸,相继接到了5栋、6栋的业主投诉,“外卖不见了,4瓶水、两个盒 …

听障者冲刺在路上

收录于合集 #魏晓涵 28个 **文 ****|**魏晓涵 **编辑 **| 周航 无奈的选择 每一个生活在安静世界里的听障人士,随随便便就能列举出一长串受挫的职场经历。哪怕是保洁、库房搬运工、饭店厨师这些不太需要交流的工作,有的公司甚至 …

如何看待 985 博士被国家电网南京市公司拒之门外?

知乎用户 匿名用户 发表 公司是在拯救你啊。。。 你到了国网,发现跟硕士生、本科生干一样的活,甚至发现你的本科同学早已成为你的上司,你的心该多受伤啊 作为一个电气博士,除了系统不知道去哪儿?你导师该是多么心酸啊 知乎用户 呼吸氢气的工程狗 …

专家称预制菜如同猪狗食引发网友热议,工作室回应属于心直口快的个人发言,不针对行业或个体,如何看待此事?

知乎用户 每日经济新闻​ 发表 好嘛,一个热搜同时侮辱了专家、预制菜、吃预制菜的人,好一个一箭三雕! 我早就说过,现在网上所谓的 “专家说”,绝大多数都是媒体搞出来骗流量的,有时候即便说的人根本不是专家,也给他安一个「专家说」更容易上热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