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什么火灾?还是去淄博吃烧烤吧!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昨天,北京万里无云。偶尔打开短视频,都是去淄博吃烧烤,食客们狂欢的画面。网红们在画面里搔首弄姿,说淄博人太热情了。监管者在画面里信誓旦旦,说谁砸了淄博的招牌,就砸了他的招牌。媒体们说,淄博烧烤爆火背后有高人。‍‍‍‍‍‍‍‍‍‍‍‍‍‍‍

这种多方的良好互动,充满烟火气,还给人感觉生活幸福,岁月静好。但是那个医院的烟火,在发生八个小时之后,才被媒体披露。这次火灾里,21个人去世。新闻通报里,只有短短几百个字,但每一个字背后都惊心动魄。

哪个地方的烟火才是人间的真实?两个烟火的境遇,交相辉映,映衬出无限的光怪陆离。

从12点发生,到晚上8点,8个小时的时间,都是无声的空白。我们拥有发达的直播,短视频平台,社交媒体,但我们却如此闭塞,成了盲人和聋子。

新闻通报之后,短视频终于发出来了。看到了窗子里冒出的浓烟。看到有人抓着床单向下逃生,重重摔在障碍物上。有人坐在空调外机上,惊慌无助。镜头转向医院之外,几辆消防车停在门外的路边。

视频最后,无人机在空中说,请大家不要惊慌,等待救援。此时,浓烟已经消失,只能看到烟熏之后黢黑的窗户。

只能等待。等待救援,等待权威部门发布,等待公布事故原因……‍

但这些够吗?我想知道更多信息。医院消防,监管是否到位,火灾是如何发生蔓延的,应急处置是否及时得当,疏散是如何做的,消防是如何救援的,死者和伤者都是谁,火灾后续如何处理……想知道的有点多,这个要求有点过分。

毕竟,能从通报里得到一些消息,已经很不错了。

无良媒体和自媒体一报道,又要“吃人血馒头”了,“谣言”又要出现了,没准还会出什么乱子……不禁觉得,他们考虑的真周全。‍

突然想到几年前,北京三里屯着火。

当时我刚从媒体去互联网。那天,三里屯一家餐厅后厨冒烟。路人各种视角的随拍视频,不断发布在网络。媒体同行们精神亢奋,快速核实报道,诸多媒体跟进,火灾发生原因,人员伤员情况,疏散过程,物业回应……都不断在媒体中披露。至今还能在网上搜到“三里屯火灾”为标题的各路报道。

那是2016年5月12日,7年过去了。‍‍‍‍

就在1个多月前,2月27日,北京长峰医院官网,发布了文章《防风险、除隐患、保平安——北京长峰医院严格落实火灾防控措施》。

该院根据监管通知,“第一时间召开了火灾防控工作动员部署会,在分析研判当前消防安全形势的同时,就火灾防控工作进行了扎实安排部署”。‍‍‍‍‍‍‍‍

如果没有这次火灾,光看这个宣传,他们的消防工作是优秀的,防控工作是扎实的,措施是严格的,是让人充满信心,充满正能量的。

突然又想到了淄博烧烤,淄博烧烤给我们展示的,不就是这种监管严格,生活静好的正能量吗?‍‍

当然,我对淄博烧烤没任何意见。我很喜欢吃烧烤。我的意思是,还关注什么火灾呢,快去淄博吃烧烤,加入狂欢的人群吧!

防失联请加微信: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媒体、热搜,推迟了报道,却不能推迟火灾的发生!

昨天中午12点57分,北京一家民营医院住院部发生火灾。晚上8点49分,我们终于看到了北京头条的通报。但热搜上依旧一片寂静,连词条都是黑的。 这不是一场小火灾,住院部、半个多小时明火扑灭、近3个小时现场救援工作才结束、5个多小时后,已经有21 …

“淄博烧烤”成地方名片:多松绑、给自由,激发民间活力

▲ (IC photo / 图) 全文共1732字,阅读大约需要4分钟 新冠乙类乙管后,各地都推出了一系列措施鼓励“夜间经济”“地摊经济”,增加城市烟火气,让底层有谋生之道,也方便丰富市民生活。“烧烤经济”堪称“夜间经济”“地摊经济”名副 …

从方舱到舌尖:淄博烧烤作为一种隐喻

淄博烧烤的一个核心故事是这样的: 据说去年疫情时候,很多在济南的大学生,没有地方集中隔离,就拉到了淄博的方舱医院。 在那里,大学生过着幸福的隔离生活,食物就有烧烤(还有一种说法是,结束隔离的时候,政府请大学生们吃了一顿烧烤)。 于是,大学生 …

淄博烧烤走红是社会荒芜的表现 | 舆论手札

淄博烧烤一夜走红,正在大踏步铺陈一副荒诞景象:成群结队的外地人蜂拥前往,烧烤摊前排满长队,市政府正在从各个方面应急建设,以奠基淄博与年轻人的“双向奔赴”。这是发生在烧烤架边上的沉浸式场景,淄博东北化,而社会加速荒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