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黄明志新歌《墙外》看到的回复

by 大葱蘸酱, at 15 November 2021, tags : 黄明志 点击纠错 点击删除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lathēbiōsas
1天前(修改过)
反复看了很多遍,哭了很多遍。我们作为并不支持中共政权却身在墙内的人,常常是隐形的,很少能被“看见”。在墙内隐形是因为公权力的压制,是因为任何一句话都可能让自己被消失。清醒的人之间并无联结,每个人都像孤岛;在墙外隐形是因为我们从未被归属于任何一个群体,我们不是疯狂小粉红,不是独立自由的台湾人,也不是勇敢抗争的香港人。不是黄丝蓝丝,不是泛蓝泛绿。我们这个群体甚至连一个正式的名称都未有。你看,连我自己想要描述“我们”的时候,都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汇和称呼。 
过去在和港台网友交流时,我总极力去表达自己对他们的支持,我想是不是再努力一点,就能够让多一个人知道“在中国的不是只有小粉红,还有这群清醒的人存在”,“你们不孤独,我们身在墙内可我们永远和你们站在一起”。我不知道这样的声音你们收到了多少,但其实在此之外我也好想告诉你们一些关于我们的事情。关于新疆的事情,关于许多人的朋友和家人消失的事情,关于武汉的,疫情的,暴雨的,关于少数民族的,关于女性的,或者关于那些我们常会悄悄在家放一整个晚上的glory to hk然后和朋友抱着一起哭的事情。我们渴望的只不过是被看见而已,因为我们被看不见太久了。
可是当我听完这首歌,认真翻完评论之后,却突然感到其实,我们是能被看见的,我们已经被看见了,我们也正被看着呢。墙它真的真的真的阻隔不了所有目光和爱,我们也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被遗忘。
谢谢远方的你们,愿所有墙的结局无一例外都是被推翻。大家保重。

11-15更新:
一条一条认真翻完了你们的回复,真诚地谢谢所有台湾和香港的朋友,你们无法想象这样的支持和共情对于我(和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当身边一个又一个的朋友因为言论被警察约谈,当我非常要好的维族朋友被关进集中营而至今生死不明,当我在原回复里打下“中共政权”这几个字却面临了巨大恐惧时,我常常都觉得自己不再能坚持下去了。唯有偶尔翻看台湾的新闻,或者一遍遍在耳边循环《愿荣光归香港》的时候我才能感受到一些希望。而你们今天的回复把这些缥缈的希望具像化了,足以让我和我们撑过未来一些艰难时刻。
另外,中国的朋友,我希望我写的这些也能给你们一些力量。虽然我们之间无法联络,但我们永远站在一起。 “她有死的勇气,也敢于杀人。”别害怕,即使只是在内心不屈服,那也是一种反抗。

地址: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CLlFA9SiDI

品葱用户 一起下沉嗎 评论于 2021-11-15

是我寫的⋯ 就是因為回覆我的很多人都在提品蔥我才知道這裡的⋯ 沒想到一來就看到自己的評論

品葱用户 **paperbate

                                一起下沉嗎** 评论于 2021-11-15

[>>]( “/article/item_id-712200#“) 是我寫的⋯ 就是因為回覆我的很多人都在提品蔥我才知道這裡的⋯ 沒想到一來就看到自己的評論

在品蔥發言請注意隱私。

品葱用户 **一起下沉嗎

                                paperbate** 评论于 2021-11-15

[>>]( “/article/item_id-712202#“) 在品蔥發言請注意隱私。

我意識到這個問題了,謝謝提醒。請問品蔥是沒辦法刪除自己的評論的是嗎

品葱用户 a45298 评论于 2021-11-15

留言下方按編輯進去,而後選擇按,刪除就可以。

品葱用户 糖醋和里脊 评论于 2021-11-15

第一条回复真的写的很棒

“ 清醒的人之间并无联结,每个人都像孤岛

我们这个群体甚至连一个正式的名称都未有。你看,连我自己想要描述“我们”的时候,都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汇和称呼。 ”

中国人甚至不如朝鲜人  至少人家脑子洗得是真干净
这个世界上永远是清醒的人最痛苦

品葱用户 丁丁在美洲 评论于 2021-11-15

在品葱上个个都是五十万,我们就自称五十万好了。
我们是反贼逆子,与他们不共戴天。
劝墙内的人,千万不要以为局势已经糟糕透了,恰恰相反,如今才是一个开始,要尽一切办法尽快离开,出境之门已经关到只剩门缝,迟一天可能就是困难加倍,多少人都是遇上了犹豫不定舍不得瓶瓶罐罐心存幻想到头来悔之莫及。

品葱用户 **一盏灯

                                丁丁在美洲** 评论于 2021-11-16

[>>]( “/article/item_id-712239#“) 在品葱上个个都是五十万,我们就自称五十万好了。我们是反贼逆子,与他们不共戴天。劝墙内的人,千万…

五十万是什么梗?

品葱用户 **星屑

                                一盏灯** 评论于 2021-11-16

中共獎勵舉報「危害國家安全」者,獎金最高五十萬。

品葱用户 threefinger1 评论于 2021-11-16

他们给我们这个群体取了一个名字叫“小花”,虽然我这个大叔觉得怪怪的。但是只要是善意的都是挺好的都能接受,希望小花开遍中华大地。

品葱用户 **threefinger1

                                星屑** 评论于 2021-11-16

[>>]( “/article/item_id-712280#“) 中共獎勵舉報「危害國家安全」者,獎金最高五十萬。

多好,我们群体在中共眼里都单价50万了,问题是蛆在中共眼里能值多少钱呢?

品葱用户 **souma

                                threefinger1** 评论于 2021-11-16

[>>]( “/article/item_id-712296#“) 多好,我们群体在中共眼里都单价50万了,问题是蛆在中共眼里能值多少钱呢?

蛆真的很奇怪…难道他们甚至都没有体制内的亲戚 朋友 甚至认识的人骂,他们不知道体制内多歧视体制外的人嘛

品葱用户 **一盏灯

                                souma** 评论于 2021-11-16

[>>]( “/article/item_id-712298#“) 蛆真的很奇怪…难道他们甚至都没有体制内的亲戚 朋友 甚至认识的人骂,他们不知道体制内多歧视…

蛆只会因为自己有体制内的亲戚朋友而自豪。仿佛自己也成了割韭菜的镰刀。

品葱用户 USFUXXALL_II 评论于 2021-11-16

一个新疆的维族人还能翻墙? 就这点都有点让我难以置信了,他们的路由器什么都是特制的,不应该能翻出来才对啊

品葱用户 **ismynewmail

                                USFUXXALL_II** 评论于 2021-11-16

[>>]( “/article/item_id-712335#“) 一个新疆的维族人还能翻墙? 就这点都有点让我难以置信了,他们的路由器什么都是特制的,不应该能翻…

新疆那邊分地區, 偏遠的黑幕重重, 霍爾果斯等陸地口岸城市搞個安全手機還是可能的
共黨極權外强中乾的很只是心思歹毒, 論手段完全達不到北朝金大將軍的水準

朝鮮之前也可靠蹭大使館的 wifi 看外面世界, 大陸也被很多北朝民衆和官員鄙視
有認爲中共垃圾的, 也有認爲大陸人天生暴虐的, 不一而足

品葱用户 來閒逛的台灣人 评论于 2021-11-16

[>>]( “/article/item_id-712200#“) 是我寫的⋯ 就是因為回覆我的很多人都在提品蔥我才知道這裡的⋯ 沒想到一來就看到自己的評論

\[b\]清醒的人之间并无联结,每个人都像孤岛\[/b\]  
  

我能理解的,三十多四十年前的台灣也是這樣
我永遠都記得兒時把一本”禁書”帶去學校看
回家後平時自信而意氣風發的父親,
帶著一種我從沒見過的表情毒打了我一頓

年歲較長後我才明白,
那表情是害怕被死全家的驚恐
所以我能理解那種孤島感,我的想法不能說出來
我閱讀的書籍不能分享出來

希望中國有朝一日也能自由民主
免於恐懼

不過更觸動我的是這一段

一条一条认真翻完了你们的回复,真诚地谢谢所有台湾和香港的朋友,你们无法想象这样的支持和共情对于我(和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当身边一个又一个的朋友因为言论被警察约谈,当我非常要好的维族朋友被关进集中营而至今生死不明,当我在原回复里打下“中共政权”这几个字却面临了巨大恐惧时,我常常都觉得自己不再能坚持下去了。唯有偶尔翻看台湾的新闻,或者一遍遍在耳边循环《愿荣光归香港》的时候我才能感受到一些希望。而你们今天的回复把这些缥缈的希望具像化了,足以让我和我们撑过未来一些艰难时刻。

我介紹一下國際特赦組織,我長年是這組織的捐款支持會員

https://www.amnesty.tw/take-action/writeforrights/2021

一位勇者對素昧平生的陌生人仗義相助,點燃了國際特赦組織全球運動的星星之火。1961年,葡萄牙兩名學生因「為自由舉杯」而被逮捕並判刑七年。英國律師Peter Benenson在「觀察者」報中刊登了一篇「被遺忘的囚犯」,大聲疾呼世人關注人權議題並應挺身而出,以行動改變現狀。Peter Benenson隨即展開「1961請求特赦」運動,蒐集世界各地良心犯的資訊並且廣為宣傳。自此開啟了國際特赦組織五十年來全球運動的序章。  
  
自此之後,國際特赦組織迅速茁壯,1963年已有350個小組成立開始運作,也愈來愈多分會誕生於不同的國家。國際秘書處(International Secretariat)    也於同年設立於倫敦,現今國際秘書處的職掌包括研究調查各國的人權狀況,以及協調跨國間分會的合作等各項工作。  
  
成立至今五十餘年來,國際特赦組織已有一千萬名會員、支持者及行動者分布於一百五十多個國家,分會也遍及全球七十餘國。  
  

多年來,國際特赦組織呼籲營救政治犯
1960年代起即參與許多呼籲營救台灣政治犯的作為
包含1979美麗島事件時派員旁聽審判

但其實他們最主要做的事情是寫信
幾乎每一年都會展開寫信馬拉松的活動
寫信讓被迫害的人們知道有人關心他們,有人在意他們,他們並不孤單

而當台灣逐漸民主化的時候,
台灣也開始成立國際特赦組織的分會
著名白色恐怖冤獄作家(郭衣洞)柏楊為首任理事長,
現任立法委員林昶佐也曾為理事長

我主要要說的是
國際特赦組織台灣分會其中一個工作小組,
由陳文成博士紀念基金會志工們成立的第32小組,
名為
**
“台灣不會忘記” 
**
希望有朝一日,
你們中國也能成立”中國不會忘記“小組 :)

品葱用户 **德先生的学生

                                threefinger1** 评论于 2021-11-16

[>>]( “/article/item_id-712294#“) 他们给我们这个群体取了一个名字叫“小花”,虽然我这个大叔觉得怪怪的。但是只要是善意的都是挺好的…

“葱花”怎么样?
小葱花 Vs 小粉红,哈哈哈

品葱用户 **zhangzetian

                                來閒逛的台灣人** 评论于 2021-11-16

[>>]( “/article/item_id-712349#“) 我能理解的,三十多四十年前的台灣也是這樣我永遠都記得兒時把一本”禁書”帶去學校看回家後平時自信…

蒋介石那时代也和现在中国一个德行是吧,台湾要是侵犯人权那时候可以去美国争取关注吗?

品葱用户 來閒逛的台灣人 评论于 2021-11-16

[>>]( “/article/item_id-712367#“) 蒋介石那时代也和现在中国一个德行是吧,台湾要是侵犯人权那时候可以去美国争取关注吗?

蔣介石時期美國不管的….

大部分都是教會系統的牧師協助台灣反賊躲藏或流亡

如美國衛理公會唐培禮(Rev. Milo Thornberry)牧師夫妻1970年協助彭明敏教授逃亡海外
然後唐培禮牧師就被蔣介石政府於1971年驅逐出境,並通報美國說是恐怖分子
唐牧師之後就被美國禁止出國傳教數十年

一直到蔣經國時代

台灣名為職業學生的間諜們在美國引起關注
美麗島事件大張旗鼓地以電視直播軍事審判平民
並先後發生在美國執教的陳文成博士回台慘死
及入籍美國的美國公民劉宜良被暗殺

美國政府才真正關注台灣人權問題

早年外國人協助台灣黨外反賊多半是幾種狀況

1.來台傳教的牧師,見到台灣迫害人權的環境,因其宗教信仰協助被迫害的人群
  如前述衛理公會[唐培禮]( “http://www.pct.org.tw/article_peop.aspx?strBlockID=B00007&strContentID=C2012011700016&strDesc=&strSiteID=&strCTID=CT0005&strASP=article_peop")牧師,
  英國長老教會[彌迪理]( “http://www.pct.org.tw/article_peop.aspx?strBlockID=B00007&strContentID=C2013070800010&strDesc=Y")(Dan Beeby)牧師,
  至今仍活躍於台美外交的[彭光理]( “https://www.tahistory.org/%e5%bd%ad%e5%85%89%e7%90%86%e8%88%87%e5%8f%b0%e7%81%a3%e7%9a%84%e5%8d%8a%e7%94%9f%e7%b7%a3-%e2%94%80-michael-fonte-%e7%9a%84%e6%95%85%e4%ba%8b-%e2%97%8e-%e6%a5%8a%e9%81%a0%e8%96%b0-04-30-3016/")牧師等,此部分最多

2.與台灣人結婚的外國人,知曉台灣人權狀況後投入台灣人權運動
  如海外與二二八受難者遺孤結婚
  撰寫台灣公報(Taiwan Communique)數十年,
   以英文向全世界求救的荷蘭人[韋傑理]( “https://www.tahistory.org/%E5%8F%B0%E7%81%A3%E5%AD%90%E5%A9%BF%E9%80%80%E8%80%8C%E4%B8%8D%E4%BC%91-gerrit-van-der-wees-%E5%8F%B0%E7%81%A3%E5%85%AC%E5%A0%B1%E5%89%B5%E8%BE%A6%E4%BA%BA%E9%9F%8B%E5%82%91%E7%90%86-%E2%97%8E/")(Gerrit van der Wees)   

  如在台灣與台灣人結婚的[三宅清子]( “https://women.nmth.gov.tw/?p=20074"),
  在發現常與丈夫爬山的友人謝聰敏等人突然不再出現後
  開始了她救援政治犯的生涯

3. 來台讀書或研究的外國人
    如癌症死前仍回台灣道別的澳洲學者[家博]( “https://www.rti.org.tw/news/view/id/2002115")(Prof. Bruce Jacobs)
    如來台進行人類學研究的[艾琳達]( “https://women.nmth.gov.tw/?p=19994")(Linda Gail Arrigo)
    如來台念中文的[梅心怡]( “https://www.nsysu.edu.tw/p/404-1000-119306.php")(Lynn Alan Miles)
    https://www.storm.mg/article/52319

    這些人多半來台後面對印象中”自由中國”與親眼目睹”白恐台灣”的落差
    之後借助台灣政府難以對其動手的外國人身分
    成為台灣黨外反賊圈的聯絡人物
    並以出入境傳遞政治犯名單等台灣迫害異議人士證據到美日
    嘗試引起美國國會議員為主的注意
    並在被驅逐出境後於本國發聲

由這些不求回報的外國友人協助努力
並在蔣經國陳文成與江南兩案的刺激下

最後終在1986年由
美國參議員甘迺迪(Edward Moore “Ted” Kennedy),美國總統約翰甘迺迪之弟
與裴爾(Claiborne Pell)、
眾議員索拉茲(Stephen Solarz)、
李奇(Jim Leach)
與托里西尼(Robert Torricelli)
成立台灣民主委員會
(Committee for Democracy on Taiwan)

一直到這個時候才算引起美國府會一致的關注

所以以台灣的例子,
民主化過程中確實是得到過許多外國友人(境外勢力?哈)不計得失的幫助

不太清楚現在中國的外國人士是否也有這樣的義士

品葱用户 **flycat006

                                丁丁在美洲** 评论于 2021-11-16

[>>]( “/article/item_id-712239#“) 在品葱上个个都是五十万,我们就自称五十万好了。我们是反贼逆子,与他们不共戴天。劝墙内的人,千万…

仿佛每年都是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

品葱用户 **threefinger1

                                德先生的学生** 评论于 2021-11-16

[>>]( “/article/item_id-712362#“) “葱花”怎么样?小葱花 Vs 小粉红,哈哈哈

不好,,大叔讨厌被绿啊。。哈哈

点击品葱原文参与讨论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如何评价马来西亚歌手黄明志?

知乎用户 匿名用户 发表 表明身份我马来西亚人,非常反感黄明志。在我们这里提他印象大多都是政治政治政治然后和政治政治,一个靠政治博年轻人关注,品行极其低俗肤浅的网红,真的无法认同他是歌手。排开那些粗俗的歌,其他正常的歌是有多好听?可能中国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