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很多人移民了,走向保守和极右?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品葱用户 江苏理科第一名 提问于 4/26/2021

各大华人社区都不乏支持本地保守右派乃至极右政党的声音

但是作为移民,尤其是在非移民国家如德国,支持如AfD的这种民粹极右党

他们是真的把自己当日耳曼人了吗

很难否认确实是有对肤色种族的歧视吧

品葱用户 天下无贼 评论于

没关系,第二代就是极左了。

品葱用户 范松忠 评论于

@天下无贼:哈哈,恶心的第一代!

品葱用户 可乐肥宅 评论于

过河拆桥,传统艺能

品葱用户 天下无贼 评论于

@范松忠: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其实有原因的。

品葱用户 范松忠 评论于

@天下无贼:第一代就是思想固定了,就像很难摆脱母语是一个道理。

品葱用户 Edwardwayne 评论于

已隐藏

品葱用户 Edwardwayne 评论于

已隐藏

品葱用户 AlanW 评论于

我支持川普彻底断绝中国人的移民之路,没有了退路之后,这些人才会被逼迫,然后改变。

品葱用户 weston 评论于

~已删除~

品葱用户 weston 评论于

~已删除~

品葱用户 weston 评论于

@Edwardwayne:这人当然神神叨叨了,人家跑美国去当非法移民。但人家自以为高你们保守派一头。

品葱用户 范松忠 评论于

@Edwardwayne:没关系,我自己啥水平只要英语系的人认可就行,不需要得到您的认可。

品葱用户 Edwardwayne 评论于

已隐藏

品葱用户 thibetanus 评论于 2021-04-26

d德国的情况不了解。谈一下美国的情况。
在美国的中国移民中的一个特征是:第一代移民的倒向极右的比例更高。而第二代移民中基本都是偏左的。从2020总统大选就可以看出来,川普的支持率在中国移民中比例并不高,好像只有20%左右,但是在第一代移民中川普的支持率明显更高,似乎要超过50%。(具体数字你们可以自己查一下)

我认为第一代移民中很多人倒向极右,因为他们的底层意识形态和美国的极右者非常接近。这里说底层意识形态,不是说生活在社会底层的那些人的意识形态,而是说这些第一代中国移民的思想理念中比较基本的看法。

支撑第一代移民的意识形态的三个支柱:社会达尔文主义,民族主义,消极自由。

社会达尔文主义,这个实际上是十九世纪末欧洲非常流行的意识形态,而且也是纳粹和马克思主义的思想基础。马克思主义和其他左翼的一个明显区别就是拥抱社会达尔文主义。达尔文主义最简单的总结就是弱肉强食。在一个丛林社会中,适应环境的群体才能胜出,不适应环境的群体必然消亡。在社会达尔文主义中,满足历史需求的群体可以繁荣昌盛,不满足历史需求的群体最终会被消灭。很多左派起源于对于贫民的悲惨遭遇的同情,但是马克思不是。马克思的理念是来源于对于工人阶级缔造“共产主义”的潜在能力的坚信。所以在马克思的理念中,并不是所有的穷人都会被同情,只有工人阶级代表了历史的前进方向。其他贫穷的群体,如农民、手工业学徒等等,都会和资产阶级一样在历史中消亡,因为他们不代表历史的前进方向。社会达尔文主义在十九世纪末传入中国,又经过毛时代的强化,给中国人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记。对于很多中国人而言,社会就是丛林,很多人和群体必然被淘汰。这也是为什么相当多的第一代中国移民表现的非常冷血,对于贫富差距处之泰然,对于教育界的平权运动深恶痛绝。因为他们认为那些进不了大学的人实际上是不适应社会的失败者。他们从来不考虑出生在一个贫困家庭的人即便是有很优秀的身体素质也进不了大学,他们也从来不考虑他们的子女在进入大学之前所获得的优异的教育条件实际上是社会分化的一种表现。 社会达尔文主义在美国有一个表兄,叫individualism,基本理念差不多,在十九世纪末之前的美国支持者甚重,但是从十九世纪末开始individualism逐渐退出美国政客和知识分子的头脑,今天individualism的支持者基本偏右。所以对于第一代中国中国移民而已,无视社会贫富差距,强调个人奋斗,把种种苦难和成功解释称个人努力的结果的右派对他们更有吸引力。一旦这种理念极端化,那会导致对于消除贫富差距的社会主义政策的病态厌恶,然后迅速导向极右。

民族主义,这个马克思主义里没有,但是在今天的中国人中非常流行。民族主义和马克思主义共同分享社会达尔文主义这一根支柱。二者都把世界想象成弱肉强食的社会,只不过对于马克思而言,斗争的基本单位是阶级,对于民族主义者而言,斗争的基本单位是民族。民族主义实际上是将一个国家想象成由一群分享共同文化和物理特征的人组成。这个同样也是欧洲十九世纪的东西,在十九世纪末被一些知识分子传入中国。在毛时代曾经的到压制,但是毛死后,中国人的马克思主义信仰崩溃之后,民族主义迅速成了中国人的世界观。在中国的中国人对于中国人的想象就是“黄色的脸黑色的眼”这种种族主义色彩极强的话语。这亦是为什么为什么中国迫害Uyghurs,因为Uyghurs破坏了中国人的民族主义幻想,Uyghurs和中国人既不分享同一套文化,也不用有同样的物理特征。放到美国,第一代中国移民对美国社会的一个很荒唐的想象是“由信奉基督教的白人”组成的国家,虽然这个想象和现实完全冲突。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华裔家长一定要将自己的孩子送进那些白人更多的学校,因为如果一个学校的亚裔太多了,会被认为“不够美国”。这也是为什么很多第一代中国移民拥抱主张反移民政策的极右翼政党。因为移民破坏了这些人对于民族的均一性的想象。在他们看来,均一性是一个民族力量的来源,一旦这种均一性被破化了,一个民族就会堕落。而移民,甚至任何有色人种都会破坏这些人对于美国的均一性的想象。不过和欧洲与亚洲不同,民族主义的想象在今天的美国已经是非常边缘化的理念,“将一个国家想象成由一群分享共同文化和物理特征的组成”这种观点只有极右翼的种族主义者才会支持,所以来自中国的第一代中国移民由很多人和主张种族主义的极右势力走得很近。

消极自由,对于消极自由的总结最好的是以赛亚·柏林的《两种自由》。所谓消极自由,简而言之,就是公民的任何行为不受来自政府的限制的自由。举个最具体的例子:奴隶主蓄奴不受法律惩罚的自由,林肯的废除奴隶制的努力实际上是对于奴隶主的财产权的侵犯。消极自由的理念是古典自由主义的核心之一,但是从十九世纪末老罗斯福总统时代就被美国的主流社会抛弃了。对于今天的美国社会而言,左翼要求政府积极的采取行动来限制强势群体对于弱势群体的侵害。如今的美国,仍然拥抱消极自由的群体往往都偏右。但是在中国,消极自由非常受知识分子群体的欢迎。很多中国的知识分子对于美国政府帮助弱势群体的努力感到非常恐惧。从中国来美国的第一代中国移民身上同样可以看到这种恐惧的影子。我到现在也没想明白消极自由这种观念是怎么进入中国的普罗大众的脑子里面的。

社会达尔文主义,民族主义,消极自由,这三种理念的持有者在美国的政治光谱上都是偏右的,而同时持有这三种理念的人基本上都是极右翼,最典型的就是川普。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华人的二代移民中川普的支持者比例非常低,因为二代移民基本都是在美国本土接受的教育,和他们的父母的教育和社会经历完全不同。这三种理念没法在二代移民中扎根,所以二代移民中倒向极右的比例非常低。

品葱用户 HatredKiller 评论于 2021-04-27

支持左还是右对大多数人来说是个很现实的问题 取决于哪个对个人有利

左派一直在为无产阶级/少数群体这样的社会底层代言 其实就是无产阶级通过政治运动向资产阶级寻求利益再分配 在经济上主张从中高阶级往低阶级输血 所以一般的处在正常社会生活中的资产阶级 在自然状态下倾向于右是正常的 
但是 大家都知道政治正确这套东西 所以很多人一方面确实物质生活好了开始有圣母心了 另一方面确实一定程度被舆论环境绑架 所以选择会背离自然状态而支持左派 
华人的话嘛 好日子过的不够多 所以比较务实 没那么多圣母心 另一方面华人在西方抱团大家都知道 其实一直不能很好的融入当地社会人文环境 自然也不太容易被环境绑架 所以资产阶级华人偏右实在太正常了 
当然这里说的都是资产阶级 无产阶级肯定是偏左的 

再就是无产阶级里可能也有些精神资产阶级 资产阶级里也有些精神无产阶级 两类人群都以学生为主

品葱用户 十字军征支大佐 评论于 2021-04-26

本大佐就是题主眼中移民后走向保守和极右的,先对号入座了。

回答这个问题前,先把左右的定义再反复重复一次:左的核心诉求是社会公平,右的核心诉求是个体自由。

早年的共产党追求的是共产主义,是一个以极左自居的政党。因此早年追求自由的知识分子都被打成"右派"。 毛畜挂后,邓笑贫在政治上坚持专制,经济上全面右转,造成财富分配极大不公,所以目前的支国其实是一个政纲上极左,经济上极右,即既没有公平,也没有自由的极权专制性国家。

以本大佐观察,本站的葱友还是以追求自由的右派居多,追求公平的左派居少。

移民海外的国人,大多都是去投奔自由的。以领福利吃救济为目的移民的毕竟是少数。

崇尚自由,崇尚自我奋斗实现美国梦的,是美国传统的价值观,是标准的白右价值观。

尤其是本大佐这类到了美帝,皈依了基督,思想上成为极右就再正常不过了。因为基督教坚持的价值观在现代社会本来就是保守的。

至于 @范松忠 葱友对我们这类右派的指责是绝对错误的。我们右派不反对来美国勤劳工作,建设美国的移民,只反对不去上班,生一堆孩子领救济的移民。

当然白人中有个别纯右的,只因为肤色、语言等原因反对移民。本大佐只是极右,不是纯右。

品葱用户 shenzaius 评论于 2021-04-27

我是第一代移民,一个保守主义者。看来我符合楼主所说的这一类人。但我的亲身经历告诉我,所谓大部分第一代移民会转向极右是不存在的。我所认识的大多数华人第一代有两个特点,第一,根本不关心所在国本地的政治;第二,心系祖国。他们对中国抗疫成就充满向往,对所在国自由化非常痛恨。大部分第一代华人移民对入籍所在国并不积极。很多人是夫妻二人一个入籍,一个保留中国国籍。

第一代华人移民中,只有那些因为不喜欢中国政治而移民的人才会转向保守主义。如果只是想给孩子换个学习环境,或者不喜欢大城市雾霾,但对中国日益专制的政治现状无感的人,是不会转向保守主义的。

我认识的所有本地华人朋友,目前,没有一个人跟我有类似的政治倾向,非常忌讳谈论中国政治,也不想谈论美国政治,更不关心所在国政治。

楼主对保守主义有很多误解。保守主义不是民族主义,绝不种族歧视。因为同种族内部的个体差异比跨种族个体差异更大。给一个种族扣帽子,贴标签是简单的,但不符合事实。

品葱用户 weston 评论于 2021-04-27

前面很多人提到了华人第一代偏右,第二代偏左的问题。

这个问题我觉得还是比较容易理解的,因为欧美教育扭曲严重。

以华人为例,华人在国内接触的是爱党洗脑教育,所以很多华人就表现出到了自由世界依然为共产党抬轿,心系祖国。

但是,华人的常识判断是正常的,这点没有受到太多愚民教育的影响。例如,华人知道什么是危险,什么是安全。边界不设防是危险的,控制边界是安全的。华人知道白左过分强调黑人的地位,贬低其他种族的地位,是种族歧视。华人也知道,黑命贵是破坏社会秩序的行为,打砸抢已经超出了能够容忍的范畴。这些都是最基本的常识,只不过是白左脑子错乱而已。再加上,华人社会东亚社会文化本身就偏向传统,所以偏右是正常现象。

至于第二代偏左,完全就是美国教育堕落的体现。二代移民接受同样的社会教育,在这一点上已经跟本土美国人没有区别。美国的年轻人普遍是白左,不仅仅是华人群体。总而言之,还是欠中共收拾。

品葱用户 LaraCroft 评论于 2021-04-26

我自己就是保守派的移民,据我观察,保守派的年龄大一些,progressive的年轻人多一些,所以我的猜想是政治倾向和人生阶段有更大的关系。

年轻人一般18-35岁这个阶段,很多人还在探索与社会共存的阶段,加上荷尔蒙多,身体好,对友情,爱情,和谐社会有更多美好的幻想。所以大部分人更加注重如何作为社会人在世界和谐地共存。

如果年纪稍微大一些,发现自己年轻时候给资本家卖命并没有换来想象中的回报,而是被一脚踢出门,一般会经过一段时间的自我怀疑,因为荷尔蒙减少,身体不再那么强壮,从而知道作为普通人自我的资源稀缺性,比如说一个身体,坏了就没了,苦的是自己,不是老板,甚至也不是配偶和家人。重新学习的弱势心态让我们审视自己与社会的关系的时候,则更加希望社会,政府,舆论能够少BB,自己self-serving,和身边小社区更加和谐的共处就够了,并不需要世界大河蟹。

毕竟,华尔街精英讨论的renewable energy理论上是美好的,但是我一个蒙大拿小工厂,买不起厉害国风扇,就指望便宜油价降低,年底结余多两毛钱,给媳妇儿子买点圣诞礼物而已。

要说我对白人至上怎么看,看到身边什么也不做的白男升职飞快,我心里也很不是滋味的。但是他们的歧视对我的人身伤害有限,只要我厚脸皮关起(俺豪宅)门来过日子。左翼社会的各种意识形态化做的铁拳,不论是打着什么棋子(女权也好,工人阶级的政权也好),都是实实在在的打得我找不到牙的。两者谁更狠,我当然也不傻到分不出来。

品葱用户 李瑞环 评论于 2021-04-26

政治光谱早就集体左移了,现在所谓极右根本就没有你所谓的对有色种族的歧视。

真实生活中,反倒是左派各种歧视,甚至觉得黑人不配搞明白二加二等于四。

品葱用户 決不再做奴隸 评论于 2021-04-28

社會主義社會的流沙化比較嚴重,人出來以後需要加入組織度高的小共同體,才能在新國家紮根並且獲得一定的社會地位。

在自由世界,中間派的溫和意識形態都是解構共同體的。選擇這樣的意識形態,祗會使自己陷入孤立無援的境地。那種在鐵幕外長大,從祖輩父輩繼承了百萬美元財產、和龐大的宗族關係網的幸運兒,不願守清規戒律,游離在小共同體以外,倒是還可以生活。然而,在鐵幕內長大的人,幾乎沒人有這樣好的祖父學條件。如果也不重視道德,不重視組織,不重視拉幫結派,那麼不被其他同屬這個生態位、激烈爭奪資源的拉美移民、印巴移民、土耳其移民等活活整死才怪。

歷史上,西羅馬帝國崩潰以後,成千上萬流沙化的羅馬拉丁文人流入了兵荒馬亂的蠻族世界。那些堅持帝國時代狗屁不通「和理非」價值觀的流沙拉丁文人,唉……,他們的下場有點兒童不宜,我就不細講了,總之就是沒能存活下來。而在蠻族世界成活的流沙拉丁文人,不是加入了尼卡起義那種列寧黨式的軍事兄弟會,就是加入了蠻族軍閥的武裝,並與這些武德充沛的日耳曼基督徒稱兄道弟,南征北戰。

有人會問,「他們是真的把自己當日耳曼人了嗎?」當然不是。這些流沙拉丁文人祗是需要一個文化身份。「異教徒羅馬人」這個文化身份意味著被緩慢地羞辱和折磨至死。然而,「矮子丕平剛剛發明不久的加洛林基督徒」就是一個過硬的文化身份。在軍閥割據的蠻族世界,丕平家族是一個勢力漸漸上升、想成為諸侯,但是尚被其他諸侯排斥的勢力。丕平家族名義上是日耳曼人,實際上祗有主體成員是純種日耳曼人,剩下的成員魚龍混雜,包括了各路江湖好漢、愛爾蘭流氓、非洲部落武士、研究盔甲軍械城堡的拉丁文人等等。

已經根深蒂固的蠻族諸侯,像倫巴底王國那樣的勢力,你一個流沙拉丁文人,想成為他們共同體的一部分是特別困難的。為這種諸侯效力二十年,耗盡青春,根深蒂固的倫巴底日耳曼人也把你當作外圍小混子。

然而,侍奉丕平家族二十年,情況就不一樣了。這種新興勢力和潛在諸侯,他可不管你的日耳曼血統是否純正這種極其無聊的事情。日耳曼話你會講、能聽懂就行了,關鍵是需要你的知識和技能。有知識和技能,為矮子丕平設計盔甲軍械城堡,你就能得到豐厚的金錢回報。如果在這以上,還有武德和虔誠的基督教信仰,那麼沒問題,我們加洛林基督徒是教廷的傭兵,出兵抗擊倫巴底人,你有了戰功,就可以由西歐逼格最高的教皇親自授予你騎士爵位,親自冊封你是傑出的加洛林基督徒。這樣,你就是真正的「加洛林基督徒」了,雖然仍然長着羅馬臉,看起來一點也不日耳曼,但是加洛林的弟兄們都會把你當自己人對待。同時,通過在共同體內聯姻,你的下一代你想要他們多麼日耳曼,就可以多麼日耳曼,永遠不再受到墮落放縱的西羅馬費拉文化蠱惑。

這不就通過選擇新的文化身份,在原本自己不適應的環境重獲新生了嗎?

#出埃及學 (๑◔‿◔๑)

品葱用户 rdhygj 评论于 2021-04-27

给华人右派扣“反移民”“精神白人”的帽子,这算是左派的基本起手式了吧?

同理,是不是也可以给左派们扣“反法律”“精神黑人”的帽子?

偷渡打黑工的龙虾党和合法移民的中产,本身经济政治诉求就是不同,各支持各的政治党派,但是总有一派要站在道德制高点来给人扣帽子。文革精神薪火相传啊。

如果你问本右愿不愿意多交税养非法移民,或者让出工作机会来照顾多样性,显然是不愿意的。虽不敢说诚实劳动所得值得骄傲,但是我也不愿意被那些慷他人之慨的左派伸手拿钱

品葱用户 NZRdlClr5 评论于 2021-04-26

衆所周知中國特色政治光譜是扭曲的,左未必左,右也未必右。中國左放在世界上是既左又右的,中國右同理。就連中國中,也是既左又右的
比方説中國强調唯物主義、人定勝天,這些觀念會導致人比起環保左更傾向於開發右,比起宗教右更傾向於無神左。左并且右
愛國小粉紅通常在種族問題上是世界光譜的極右
放到世界光譜上,很可能某方面就爆出來了
中國因爲本土種族單一(至少相對歐美單一)加上漢族獨大,本來對種族包容方面就比較無感,加上集體主義傳統,這樣的通常天然會偏世界右
加上一點民族主義宣傳,可能更右
樓主觀測到的可能是這個
另外,所謂的重視中國傳統文化,其實也是偏右。這種人一樣會移民,甚至會對中國現況不滿,但完全可能是個文化保守派,這方面可能是個極右
要孩子在外國狂卷好出人頭地、LGBT不能傳宗接代所以是至尊不孝……這樣的。細分的話可能有被中國教育和法規影響的觀念或者單純純傳統之類的不同派系,但這種右也完全有

品葱用户 兔兔兔 评论于 2021-04-26

我媳妇是法国人,中左社会党成员,我老丈人老勒庞时代就是极右国民联盟骨干,而我一直站中右的共和党。至于我国籍所在的德国,我是中右的自民党党员。华人华裔站队主要看本身位置,站左派的一般是底层打工或者吃福利的,左派给他们福利好,而且会给黑户大赦或者优待。小商小贩尤其开餐馆的这些富一些的都喜欢站右派,不为别的,右派支持经济税率低,清除黑户减少不当竞争。移民很少关心那些大的问题,例如政治环保,他们只关心眼前利益

底层的华人视野就是这么短,中高层就是联络法国右翼和中共的桥梁。像法国第一个华人议员陈文雄,难民身份到的法国,现在各种亲中行为已经是国内宣传的典范了

品葱用户 Joshua 评论于 2021-04-26

因为左派政党的政策往往是劫富济贫,从合法公民身上抽税养活本地的懒汉和没有身份的外来户,如果一个华人刚来X国还没获得身份那TA在自身利益驱使下显然会支持左派的政策。

一旦TA通过自身的努力在X国扎根下来,融入了X国的大家庭,左派当政的政府又会把镰刀挥向TA,你说TA会如何自处?当然是不爽啦,于是自然而然地就与右派政党走得越来越近,因为右派政党更关心的是X国及X国人优先。

这相当于我真有一头牛的华人移民版吧。

品葱用户 范松忠 评论于 2021-04-27

是,我真的很反感这些极右,要是美加极右,还能让你华裔移民的了吗?自己移民了,就支持墙总统建墙,不许别人“非法进来”,自己去的时候,哦,有民主党白左的关怀,这就不说了。川普在任时,你说你恨中共,爱美国,请问,你的川大总统,能让你移民吗?能让你来吗?你说,啊,我不是9000万党员,但川普欢迎墨西哥人吗?

这些人就是这么恶心,别搭理!陈破空虽然也投川普,他好一点,他是为了灭中共。还有公子沈,也比较理性,那些极右,别鸟他们。美加要是如你们一样极右,你们应该滚出去,美加是美洲人的。

公子沈有一个很棒的评论,他说,加拿大左派应该期盼美国右一点,这样加拿大反而能省下养军的钱,大搞福利,左。这才是理性思维。

这么说合适吧?是事实。

品葱用户 Edwardwayne 评论于 2021-04-26

已隐藏

品葱用户 九投习 评论于 2021-04-26

极左伪善者只会败给共匪,就像张伯伦每次都出卖盟友带来所谓的和平:「在屈辱和战争之间,你选择了屈辱,那么你在屈辱以后,还要面对战争。」所以即使知极右派也不是好东西也会支持,相对可以制衡共匪多一点!
你看那些左派大国能对共匪做什么?打打咀炮,人家共匪才不理会你国际什么南海仲裁,一句南海自古以来是我的!

品葱用户 kasbullana 评论于 2021-04-26

谁能打击支国共匪我就支持谁,只要能把支匪往死里干,就算误伤我我也不在乎

品葱用户 gratesque 评论于 2021-04-27

楼主应该是无法理解这句话,不过我觉得有说一次的必要:

「现在的左等于死。喜欢死的一定喜欢左,喜欢左的一定喜欢死。不想死的,哪怕嘴上支持左,也会无意识地做出反左之事。」

在生与死面前,别的没有意义。只有喜欢死的,会找各种借口,比如肤色、语言、进步、爱好、同情、解放、社会正义、性别平等、伊斯兰、平权、气候、化石燃料、破旧迎新……等等等等,其实任何东西都可以是借口。

凡稍微有点阅历的,比如海洛因上瘾者看得多了,就会明白那是种什么观感。

品葱用户 哥特兰羊 评论于 2021-04-26

我从阿尔巴尼亚逃到莱茵兰安哈尔特不是为了继续做一个阿尔巴尼亚人,虽然我最终还是会成为一个阿尔巴尼亚人

品葱用户 mlsayu_rkesee 评论于 2021-04-27

事实上,就族群而言,来自中国/朝鲜/古巴的移民倾向于右派;来自伊斯兰国家的移民倾向于左派。(例如,在英国,98%的阿拉伯人是工党的支持者,而投票支持保守党的中国人的比例高于平均水平,也是BAME中投票给保守党的比例最高的)为什么?因为前者经常被原籍国的左派虐得够呛,这辈子都不会相信左派的一点东西,而后者则经常被原籍国的右派虐得够呛。这与精神上的白人之类的没有关系。这主要取决于这些移民所拒绝的思想。当你不想听左派关于积极自由/结果平等/压迫/剥削/微观侵略/父权制/白人特权的胡说时(实际上,左派根本不在乎这些事情,他们只想着如何奴役大众),就可以容忍右派的宗教言论–当然,在美国以外更好的地方,右派政党不受宗教制约。

品葱用户 Memetovich 评论于 2021-04-27

早说过,恁汁大部分战狼粉红,放在欧美妥妥的新纳粹,瓦房店的昭和日本不极右难道还真马列?恁匪对真原教旨马列才是严防死守,可惜恁国马列也是口嗨费拉,武德不如恁日赤军百分之一

品葱用户 eleven_day 评论于 2021-04-26

现在来看大部分应该是中共的第三条战线,不过势力还是比不过传统白区党/第二条战线(华社左派团结亚非拉第三世界反帝爱国)。当然,他们(华社左右派)最终要么被帝国主义麦卡锡,要么被习近平领导的红区党批斗流放夹边沟。

品葱用户 超級五毛 评论于 2021-04-28

不好意思中文不是我的母語。

我覺得左右派政治是過時詞。
右翼和左翼的都有些重叠,所以左派不是真的右派的相反。
比如,極右派跟極左派都導致獨裁者、專制政權。
現在,特別在美國,極左右派有種族主義者。在歐洲有些左派者恨猶太人,白左仇恨白人。顯然種族主義不只是右派的問題。

因爲很多因素,許多一,二代移民反對不受控制的移民政策,可是我覺得他們并不算是極右派者。
想保護自己國家文化和風俗的人不是極右派者。

左右派政治是很被簡化的詞,不能解釋我們現在的政治情況和觀點。

品葱用户 xiaoyu203 评论于 2021-04-28

五毛們還是滾回老毛的勞動農場吧 保證你看不到極右

品葱用户 习近平002 评论于 2021-04-26

如果你来这里询问,得到的答复一定是“因为左派亲共”。

品葱用户 李谷七 评论于 2021-04-27

出国了不右一把难道回天安门广场上右吗?

字数字数字数字数

品葱用户 大勇猴 评论于 2021-04-26

我甚至都不懂討論這東西的意義何在,他們本來就有自己的選擇,求仁得仁。

品葱用户 ClubMate 评论于 2021-04-26

因为我真有一头牛

20202020202
=========================================

品葱用户 Unkalamo 评论于 2021-04-26

其實討論左中右意義不大,這些是會隨時間改變的。本人身邊所有朋友,同事及認識的人,不論黑白黃,基本不會聊政治。

各人心中自有一把尺,該投誰投誰,投出來不滿,再把它投下去就罷了。

民主政治沒有那麽複雜,非要拼個你死我活。

品葱用户 Wallflower 评论于 2021-04-27

这是一个普遍现象

来自社会主义国家的移民,往往支持保守派

越南裔移民,委内瑞拉移民就是这样

品葱用户 xdking 评论于 2021-04-28

就是那邊有利選那個
不用想得太複雜
二二二二

品葱用户 jkjkjkjkjk 评论于 2021-04-28

有什么办法呢,可能学生更可能被这种事情影响?

品葱用户 习大大的八个情人 评论于 2021-04-29

抱歉,我有文化有技能有财富,通过官方公布的合法途径走出去,我为什么要跟某些26个字母都认不全,只会龟缩在唐人街幻想着天上掉绿卡的非法支人站在一起去替他们着想?

品葱用户 豬仔 评论于 2021-04-27

看了上面很多的评论,很多反贼真是被共产党给洗脑的民族主义和种族主义都分不清了。

中国的“大一统民族主义”是极左啊,极左啊,极左啊,维吾尔族人、香港人、内蒙古人真的是“中华民族”吗???

种族主义才是极右啊,盎格鲁撒克逊白种人至上才是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英国、新西兰这些国家里的极右,如果是极左就把俄罗斯斯拉夫白种人也包括进去了好吗?

港独是右,台独是右,整天喊着统一台湾香港的“民族主义者”你们确定也是右???

品葱用户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评论于 2021-04-26

我是neo-nazi

https://www.minds.com/fs/v1/thumbnail/1224627151335243776/xlarge/

https://www.minds.com/newsfeed/1224627207867682816

https://images.weserv.nl/?url=https://i.redd.it/s8d0sswca9o61.jpg

https://pics.me.me/based-on-this-what-are-your-roots-egyptian-roman-greek-3122196.png

点击品葱原文参与讨论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2020美国大选川普会连任吗?

知乎用户 王益 发表于 6/8/2020 很不幸的,他很有可能会连任。 大家喜闻乐见川普是个傻x。但是很不幸的,他不但不是傻x,而且计算规划能力很强。 有人觉得目前的种族冲突会影响川普连任,尤其是他最近提出要军队镇暴导致了民意下降。不知大家 …

咨询脱支入美的葱油,请先学好英语再谈移民

与品葱上移民咨询的热度相比,葱油的英语水平真的不敢恭维。 新开的那个“见光死”的专栏_外语专区(English)_几乎无人问津也就算了,仅有的内容也快沦为低级、常见语法错误大赏。 总之,像极了爱情。 更新:貌似自己伤害了一些China …

韩国国民宣誓过程资料全文

韩宣网1月23日电(记者闵礼智 姜嘉熙)“过去是带着不同的目的和背景生活,但是从今天开始成为大韩民国的国民,以后想带着与大韩民国国民相同的目的,为全球化时代更好的大韩民国而不懈努力。”  由中国入籍的金成辉(音,23岁)21日在首尔龙山区国 …

加拿大又白送PR了,仅限加拿大境内留学毕业生和必要工人

今天(4月14日),加拿大移民部长Marco Mendicino,宣布了这项新计划,为9万名新移民,通过三大途径,铺平获得永久居民身份的道路。更夸张的是,对于法语移民申请者,没有设置任何名额限制。 从5月6日起,加拿大移民局,开始接受以下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