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义者是否可以使用暴力?

by Hkfool, at 22 August 2020, tags : 罪与罚 起义 点击纠错 点击删除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品葱用户 hkfool 提问于 8/22/2020

请先让我把问题挖深一些。

以种族歧视来说,
中国人不应该被歧视,
但是中共人不是人类。

按照中国传统有诛连九族的杀人方法,
但是现代社会一般没有父罪子偿的法律,
所以中共的罪孽不应该祸及它们的子女。

民脂民膏如果被其子女享用当然是盗用社会财富的罪行, 就事论事就可以。

法律只能审理社会中的罪行,
生前与死后的罪只有上帝可以裁决,
这不是盖棺定论的意思,
历史将被未来的学者无穷的证伪,
没有谁能给自己盖棺定论。

人类的法庭只应该审判人类社会的罪,
灵魂的审判只能够交给可以抓住灵魂的法庭。

推翻暴政的时候是不是可以使用暴力?

因为全世界已经判定中共政权为暴政,
它们已经被定罪,
起义者就是执行者,
他们可以使用暴力。

哪么误伤他人的起义者是不是可以被赦免?

那应该是未来的社会来审判,
如果起义者如同中共一样在起义成功后剥夺新世界公民的言论自由,
那么他们变成中共一样的东西,
所谓被他们解放的人们就几乎没有可能审判他们的罪行。

这时候它们变成新的中共,
同样的非人类。

在人类的情理和法律之中尚有大量的悖论,
就是说无法证明也无法证伪。
但是证明与证伪的能力一旦被剥夺,
人类社会就将失去理智。

而禁掉言论自由就是这样的捷径。

因为中国社会十四亿人口,
她无法被有效的简化,
事情复杂到量子电脑也无法计算,
因此: 人生来平等是一种信念,
不管这一信念有多么难于实现。

个人的三要素已经极难平衡:生命、自由、财富,
更何况一个人与千万人的社会之间要做多对多的三要素平衡。

就算有机会达成完全平衡,
请问你可以让平衡态的社会公民同时保留:
证明和证伪的自由吗?

这是一个新的平衡,
中文和英文是一个意思:
Yes for Yes, No for No.
是是,非非。

在起义之后的社会里,
能不能给人们:是是,非非的权力?

中国人的社会和历史证明了中国人从来难以得到上述权力。

简单的说,问题就是起义者能不能建设言论自由的社会?

如果可以,谁有权力赦免起义者在起义时使用暴力犯下的罪?

这样问是因为:
如果起义者自己占有赦免自己的权力,
他们将变得和中共无异。

品葱用户 whatsoever 评论于

黄左去问问老祖师 法左

品葱用户 天下无贼 评论于

不用暴力叫什么“起义”?那叫“抗议”

品葱用户 hkfool 评论于

@天下无贼: 抗议,然后被消声和消失。

品葱用户 Genzo 评论于 2020-08-22

可以參考德國憲法:

Article 20 [Constitutional principles – Right of resistance] 
(1) The Federal Republic of Germany is a democratic and social federal state. 
(2) All state authority is derived from the people. It shall be exercised by the people through elections and other votes and through specific legislative, executive and judicial bodies. 
(3) The legislature shall be bound by the constitutional order, the executive and the judiciary by law and justice. 
(4) All Germans shall have the right to resist any person seeking to abolish this constitutional order if no other remedy is available.

人家憲法的意思, 就是當沒有其他補救方法之下而作出抵抗, 是合德國憲法的
那個理念就是: 政府不民主, 在沒有其他方法下, 用任何方式去推翻政府, 都是合法的. 人家憲法這樣寫, 就是怕有第二個希特勒出來.

那樓主的題目, 德國憲法給出的答案, 很明顯了吧?

品葱用户 和科盛商会 评论于 2020-08-21

问题不用挖那么深。

当然,想要从哲学人类学社会学等等角度探讨你当然可以说很深入,各种德语词法语词都没关系。

但是,民主,毕竟是要走向每一个普通民众的,毕竟是要让更多的人都能够接受的,所以一定可以用简单的话语说明白:

对于可以讲道理的对象,就讲道理,或者进行非暴力的游行示威等。

对于不讲道理的对象,尤其是那些在找它们要说法的人多了之后,喜欢舞刀弄枪的对象,就只能用拳头把它们打倒,再来讲道理。

所以,起义者当然可以使用暴力,因为中共掌握了极大的暴力,它也没有表现出和平放权的可能性。

但是,暴力也不能无限制的扩大,不能超出推翻独裁统治的范畴,不能成为新政权打击异己的武器,这需要起义者有足够的手段和良心。

品葱用户 popodie2020 评论于 2020-08-21

縱觀中國歷史,張獻忠的數量絕對不在少數。

你用什麼偶像劇或者英美那一套搞所謂的愛與和平,那你的結局就是張獻忠嘴裡的一塊肉,最後成了他一坨屎。

品葱用户 so47009 评论于 2020-08-22

首先人民有沒客觀手段可以和平直接推翻暴政?(被強姦者封口時有沒和平說不要的權利?)沒有。
那麼暴政是什麼?(那麼強姦者是什麼?)就是一些奪去一些重要權利自由的人。
人民應否在自身一些重要權利和自由受到迫害時,對之進行反抗?(被強姦時應否以暴力反抗?)。應該。
以暴力反抗暴政應否受罰?(在被強姦時用武力反抗應否受罰?)。不應該

品葱用户 李瑞环 评论于 2020-08-21

当然可以啊,不过诛别人九族,自己也要有被诛九族的觉悟。

品葱用户 hkfool 评论于 2020-08-22

一个类似的问题:
镇压者常常有更强财力和武力,
起义者从理论上说是弱势,
当起义者战斗的时候就各种「开庭审判、道德审判」的人,
这些人就是左胶, 或者大爱、圣母, 常常极度可恶,
当然还有亿数的小粉红会跳出来说:你就是有罪!
这些人有没有罪? 他们的罪谁来惩罚?

@popodie2020 @hkfool:
共匪扼殺一切和平演變的道路,連和平示威也不可能的情況下,遍地張獻忠是必然的結果。
-- 所以我的问题其实是:除了张献忠自己, 何人,何时有权力赦免张献忠的罪?

品葱用户 Callinus 评论于 2020-08-22

问:除了张献忠自己, 何人,何时有权力赦免张献忠的罪?
答:何时,何人都没有权力去赦免张献忠们的罪;既然我们谈的是张献忠,那肯定要把正当防卫的情况剔除掉。
去掉了正当防卫的情况之后,不论在道德上,还是在法理上,一个人都不应该享有以任何形式伤害他人的自由
赦免张献忠,无异于承认在某种情况下,一个人可以享有伤害他人的自由,这是不能允许的

品葱用户 gratesque 评论于 2020-08-21

理客中:所谓「义」,不就是使用暴力所必须配备的裆中央的布?

所以必然只有霍布斯的体系能帮理客中解决这一问题。

点击品葱原文参与讨论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诸位施主夜哭到明,明哭到夜,能把习近平哭死否?

习近平之于当代中国,已经如董卓之于东汉末年,倘若杀董卓,世道未必能变好,不杀董卓,世道必然会越来越坏。当然,总加速师在各位加速主义者心目中地位非凡,毕竟当政以来内忧外患,实在是不世出的大昏君。但是习近平一日不死,与各位加速主义者的期待相反, …

人类文明中有哪些无比悲壮的场面?

知乎用户 柳五 发表于 4/18/2020 公元2015年8月12日,81岁的考古学泰斗哈立德·艾斯阿德 (Khaled al-As’ad) 被“伊斯兰国”斩首,尸体被绑街上的一个红绿灯上示众,头被放在尸体的脚下。随后,又被转移 …

摧毁支那还是要根据底层人的诉求来

云建国这种在我眼里就是搞笑来的。 我认为一种可行的方法是根据支那一些人人不满的政策来煽动民间对政府的仇恨。 这样可以达到翘杠杆的效果,用最小的力量,获得最大的支持。 比如一直很火的14岁以下杀人不犯法的事情,最近又有一个4个14岁以下男生 …

驳“中国人费拉不堪所以中国应该被放弃”论

近期品葱上多了很多“中国人费拉不堪,所以中国人活该被丢在中共等死,被当韭菜,活该,大家移民就行了”之类的论调。 老衲且不说就从我佛角度,岂能留同胞于无间地狱而不试图超度?其非人乎? 就从几个问题分析: 1. 中国人真的民族性低劣吗?我认为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