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量外来人口涌入,对流入地的劳动力市场有怎样的影响?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知乎用户 chenqin​ 发表

在难民潮涌向欧洲之际,外来人口的流入(包括难民)会如何影响本国经济这个话题再次摆上台面。移民的影响是一个常做常新的话题,由于他与本国居民福利息息相关,又往往会在左翼和右翼党派上得到完全相反的态度,经济学家们对这个问题也花了大力气进行研究,得到了一系列极(xiang)有(hu)价(mao)值(dun)的结论。

下面要说的两位,就是在研究移民的影响中被引用最多,在两派研究中最有代表性,最相爱相杀哦不针锋相对的经济学家——David Card 和 George J. Borjas。他们分别在美国的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与哈佛大学工作。就像两校的政治立场一样,两位教授的研究之间也撞出了不少火花。

Card 抛出的观点——移民不会恶化本地劳动力市场

他俩的争论从 1990 年就开始,但研究的契机却要回溯到 1980 年的马列尔难民(Mariel Boatlif)事件。

1980 年 4 月 20 日,菲德尔∙卡斯特罗宣布,希望移民到美国古巴公民可以自由地从玛利尔港离开。截至同年 9 月,约 125000 名古巴人选择踏上这一旅程,他们大都是低技能劳动者。他们的到来使得迈阿密的劳动力数量直接上升了 7%。

对一个劳动力市场来说,这一类移民的突然涌入属于一种外生冲击,在经济学研究中非常宝贵。Card 在 1990 年的文章(http://davidcard.berkeley.edu/papers/mariel-impact.pdf)便使用马列尔偷渡事件,研究移民涌入对迈阿密劳动力市场的影响。研究的一个难点在于,如何知道在没有移民涌入时迈阿密劳动力市场的变化情况?换句话说,迈阿密的对照组在哪里?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文章找到了亚特兰大、洛杉矶、休斯顿和坦帕这四个城市作为对照组。由于这些城市和迈阿密一样,同样有大量黑人和拉美人,且同样在 70 年代经历了高速经济发展,他们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模拟一个「没有移民的迈阿密」可能会发生的变化。

结果显示,从 1979 年到 1985 年,迈阿密的白人、黑人和拉美人在经历了移民涌入后,其工资相对「没有移民的迈阿密」分别上升了 - 2%、10% 和 9%,而失业率则相对下降了 0.7%、3.5% 和 5.8%——迈阿密的劳动力市场不仅没有恶化,反而还出现了工资上升和失业率下降的现象。

考虑到难民的涌入可能会对低端劳动力市场的影响更大,Card 进一步将研究范围缩小到低教育程度的黑人中,也得到了类似的结果。总体来说,迈阿密对古巴移民的吸收没有抢走其他族裔的工作或影响其他族裔的收入,就是在古巴裔内部,移民也没能产生显著影响。

Borjas 接招——Card 你错了

Card 的研究使得倾向于同情移民的人士找到了武器,但他们的对手也没闲着。在 1994 年和 1997 年,Borjas 分别发表了两篇研究(http://www.hks.harvard.edu/fs/gborjas/publications/journal/JEL1994.pdfhttp://www.hks.harvard.edu/fs/gborjas/publications/journal/Brookings1997.pdf),指出了 Card 的某些不足。

他在文中提出了一个非常锐利且吸引眼球的观点——溜冰场(skating rink)理论。意思是,本地劳动力市场就像一个挤满了人的冰场,这时候的移民涌入,将会等量地将本地人口挤出冰面。被挤出的本地人口,自然需要在别的地方找工作。

Borjas 提出的一项关键证据是,虽然大量移民涌入迈阿密,但迈阿密的人口增长率却与而那四个模拟「没有移民的迈阿密」的对照组城市一样。也就是说,看似移民全部涌入了迈阿密,但实际上被挤出的本地劳动力又到了别的地方,将移民对一个城市劳动力市场的影响进一步扩散到其他城市。在这种假设下,我们实际上无法找到迈阿密的对照组,因为所有城市都会受到影响,迈阿密的劳动力市场相对其他劳动力市场没有恶化,也就不足为奇了。

Card 的回击——Borjas 你才错了

Card 的反击出现在 1997 年(http://davidcard.berkeley.edu/papers/do-immig.pdf)的美国经济评论短文上,反击迅速,标题也十分直接——Do Immigrant Inflows Lead to Native Outflows?(移民涌入会导致本地人口外迁吗?)。根据 Borjas 的诘问,Card 给出了两点回应。首先,虽然迈阿密的总人口增长与四个对照组城市类似,但是迈阿密的低技能劳动力增长却显著地超出了那四个对照组城市。这说明对于低技能劳动力来说,那四个城市仍然可以作为迈阿密的对照组,且一般来说,受移民影响最大的应当是那些低技能劳动力,而迈阿密的研究恰好发现低技能劳动力的工资和就业率也没有受到移民的影响,

Card 进一步使用 Borjas 的框架,假如同质劳动力之间的相互替代性假设,进行了一个简单的检验,即找到下列方程的系数

上式中,

表示本地人口而

表示外来人口,总人口

等于

加上

,下标

表示城市,而

表示不同的劳动力技能。上式含义为,在

城市中,当技能为

的移民的相对比例变动上升 1% 时,技能为

的本地人口的相对比例变动就会上升

%。

如果 Borjas 的溜冰场理论是对的,

就应当等于 - 1,即每流入一个外来人口就得有一个本地人口流出。而使用 1970、1980 到 1990 三年的人口普查数据,Card 发现这个

不仅不等于 - 1,还是正的,等于 0.12,在使用工具变量后,

进一步上升至 0.64,显著为正。这说明移民不仅没有挤出本地劳动力,反而使得本地的劳动力需求也增加了。

Card 再补一刀——在某些情况下,劳动力供给上升并不会导致工资下降

上文中,Card 发现了一个显著为正的

,这个

可以看作是本地劳动力和移民的一个替代弹性,而正的

则代表了一个反常的现象——劳动力供给增加了,却导致劳动力需求增加得更多,需求更加大于供给,工资甚至有可能上升!

这是为什么呢?Card 在 2001 年的文章(http://davidcard.berkeley.edu/papers/men-return-college.pdf)使用了美国人口普查数据,研究一个同样令人困惑的问题:30 年来,美国本科毕业生相对于高中生来说越来越多,可本科生的工资相对于高中生却也越来越高,而这与经典的劳动力供需理论恰好是相反的。Card 的结果从另一个角度阐释了 Skill-biased technical change(技能偏向的技术进步),即随着高技能劳动力供给上升,开发那些供高技能劳动力所使用的技术就更加有利可图,适合他们的岗位也相应增多,这导致高技能劳动力反而更容易找到工作了。

如果将这个理论应用到移民问题上,上文发现的正的

就很好解释了——随着移民涌入,本地的产业开始偏向移民的技能结构改变,例如政府发现本地的低技能劳动力很多,便积极洽谈,招商引资,企业也觉得有利可图,一个劳动力需求十万劳动力的富士康工厂便落户本地。于是,不仅移民被全数吸纳,原来的本地劳动力也没有受到影响,甚至工资更高了。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看到的劳动力需求曲线甚至变成了向上倾斜的——劳动力供给增多,工资有可能提高而不是降低。

Borjas 的回旋踢——移民是不会提高工资的

就像 Card 在 1997 年时取了一个针锋相对的题目一样,Borjas 在 2004 年的回击同样显得火药味十足(http://www.hks.harvard.edu/fs/gborjas/publications/journal/QJE2003.pdf),文章大标题是:THE LABOR DEMAND CURVE IS DOWNWARD SLOPING(劳动力需求曲线_是_向下倾斜的!)斜体的 IS 仿佛让人听见了 Borjas 心中的咆哮。Borjas 在 2004 年的文章和 Card 在 2001 年时使用的模型几乎一样,唯一的区别是,劳动力的技能区间被划分得更密集了。

一般来说,劳动经济学家在区分劳动力技能时,只有研究生、大学、高中和辍学四种,且假设同等技能的劳动力会相互替代,即大学生多了,大学生就会被挤出;高中生多了,则高中生被挤出。而在 Borjas 那里,经验这个维度也被考虑进去,在不同劳动力技能组之间,不再有完全替代的情况出现。Borjas 的理由也非常好理解,一个刚毕业的高中生也许可以完美替代另一个刚毕业的高中生来运行一个小作坊,但却永远不可能完美替代一个有着几十年经验的快要退休的高中学历劳动者。

将技能组别区分得更细之后,Borjas 重新发现了负的

,约为 - 0.3 到 - 0.4 之间,意思是,如果一个地区某一特定技能组别的移民增加 10%,那么与他们直接产生竞争的劳动力(教育和经验都类似)工资将会下降 3% 到 4%。

原来,移民还是会影响本地人口的工资的嘛!

争论的逐渐细化到平息

Card 在 2005 年的研究(http://davidcard.berkeley.edu/papers/new-immig.pdf)主动停止了关于移民对本地劳动力市场影响的争论。事实上,也确实没有什么可争论的了——劳动力供给确实会影响工资,这事实上原本就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但 - 0.3 到 - 0.4 的弹性,比起 Borjas 高达 1:1 替代的溜冰场理论还是要低得多了。更重要的是,争论的双方始终承认,影响本地居民工资的最重要因素仍然是劳动力需求——本地的产业到底发展如何——而非移民的竞争。在这个前提下,我们始终都应该更加注意劳动力的需求端,而在劳动力供给端进行调整可能会事倍功半。

不过,Card 在那篇文章中也提出了一项新的观点:虽然移民第一代很难赶上本地居民,但是他们的子女比起本地居民,却有着更高的教育程度和工资,这对于美国整体的经济更有好处。Borjas 对这项观点并没有激烈的回应,他在成功证明了低技能移民会对本地居民工资有负面影响之后,转而开始研究高技能移民的影响。他在 2005 年的两篇文章(http://www.hks.harvard.edu/fs/gborjas/publications/journal/AER2005.pdfhttp://www.hks.harvard.edu/fs/gborjas/publications/journal/NBERw10349.pdf)分别研究了外来研究生对于本国研究生的影响,并发现国外研究生申请挤出了本国的研究生申请,尤其是在那些精英学院;且外来研究生毕业数量每增加 10%,本国研究生的工资会下降 3%。

从 Card 以马列尔偷渡事件出发进行的那项漂亮又让人印象深刻的研究,到 Borjas 那精细却略微显得琐碎的劳动力技能细分,可以看到整个话题已经被分割得更加细化,也在逐渐接近真相。

移民对本地劳动力市场的研究仍然方兴未艾

美国这边的争论看似平息,欧洲的研究却刚刚兴起,如 Peri 等人使用类似的方法,对欧洲移民对本国居民的影响发表了一系列研究(http://conference.nber.org/confer/2014/SI2014/LS/Foged_Peri.pdf),他们发现移民对丹麦等国家劳动力市场并没有产生负面影响。中国的研究(http://ceqc.ccer.edu.cn/publish_contributions/download?file=%2Fpublic%2Fsystem%2Fpublish%2F180%2F080215.pdf%3F1317050003)也正在进行中。在中国,我们暂时还没有发现移民对本地劳动力市场有什么特别显著的影响,包括工资与就业等。不过,囿于数据可得性,现有的研究仍然有着各种各样的问题。随着中国移民数量的快速上升和数据可得性增加,相信未来中国也会产生一批优秀的研究,也许,针对移民到底对本地居民会产生何种影响,同样会产生 Card 和 Borjas 那样的争论。

从美国,欧洲到中国,我们可以看到不同类型的移民涌入模式。当农民工迁往城市,人口由小城镇迁往大城市,由西部往西部流动,移民对经济的影响会更严重,还是更轻微呢?到底是中国的 Card 会赢得争论,还是中国的 Borjas 会笑到最后?虽然这样争论往往以屁股坐在哪里开始,但只要使用科学的数据和正确的方法,我们最终仍然会得到一个客观的结果,从而达成共识,而不是在无依据的争论中撕裂社会。

知乎用户 扣小米​ 发表

@Zampeli Diana

邀。

题中的几个问题都有可能会出现。本国人排斥外来人口,原因无外乎就是外来人口的到来会增加本国劳动市场上的劳动力供给,结果就是要不然本国人在市场上面临更大的竞争,要不就是工资水平下降。这是很多人的第一想法,但这个思路过于简单,外来人口对流入国的影响相当复杂,需要考虑多方面的因素,比如流入难民的人口结构、教育水平和职业技能水平,流入国国内的劳动市场结构、人口结构,还有该国对待外来人口的态度,即开放程度。

昨天刚好看到 “政见 CNPolitics” 推送的一篇文章,涉及到这个问题:
离理性太远,离偏见太近:我们为什么排斥移民? - 政见 CNPolitics | 靠谱、专业、理性 - 知乎专栏

我引用其中的几段话:
“在 2001 年发表的一篇经济学论文…… 指出,新移民会在劳动力市场上跟本国居民展开竞争,从而拉低平均工资,损害本国居民的福利。…… 然而,如果我们把一国经济视为由高技术部门和低技术部门组成,那么大量低技能移民(相对于本国居民而言)的涌入,反而会提升高技术部门中本国居民的收入。因此,只有在低技术部门中工作的本国居民才会在移民潮中遭受不利的冲击。”
——涉及移民的自身素质以及流入国的产业结构

“(另外一篇文章发现,)无论受访者的教育程度和技术水平如何,他们(流入国居民)都更加偏好高技能移民,反感低技能移民——并非如经济学理论所预期的那样,高技能公民更愿意欢迎低技能移民的到来。”
——涉及移民的技术能力

“在瑞士,……,大部分自治市都会通过全民公投的方式决定是否批准某个外国公民的归化申请。那么,是什么特质决定了一名申请者能否获得瑞士公民身份呢?(一篇论文)发现,尽管历史清白、技能超群、受教育程度较高的申请者的确会在公投中受到青睐,但最为关键的因素还是该申请者出身的国家。如果你来自土耳其或者前南斯拉夫,那在公投中得到反对票的概率就会上升 40%。出众的个人能力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抵消出身的影响,但无法完全消除。”
——涉及移民的背景文化

不过以上说的是移民问题,每一个国家都有具体的移民政策和门槛,通常能够获得移民资格的人要不有一定的资产、要不有一定的技能、要不有一定的关系,总之都是经过精挑细选的(感谢 沈墨 在下面回复中的提示。为什么我 at 不到他? )。而难民在初期是无法挑选,流入国要被动接受的,难民在能力和背景上更为复杂,所以对待难民问题要根据实际情况分析。接下来具体说一下当前难民的涌入对德国劳动市场的影响。

第一,难民的构成。很多难民当然是饱受战火摧残、自身比较贫穷、没有受过太好的教育、缺乏职业技能,他们到了欧洲只能从事低端工作,或参加职业技能培训。还有一部分难民在国内已经接受了高等教育,只是因为战争让他们无家可归。还有一部分纯粹就是为了追求所谓 “德国式的生活” 而跟着其他难民一起跑到了欧洲。所以难民的构成十分复杂,高中低技能的都有。假设难民能能够顺利进入劳动市场,那劳动力供给肯定会增加。当然,进入劳动市场对于难民来说并不容易。

第二,难民如何进入本国劳动市场。这批难民几乎都是非法偷渡过来的,也就是没有合法身份。德国规定,难民可以在到达德国三个月开始工作。但这只是规定,真正实施起来难度很大,可能的原因:
1)外国人在德国找工作本来就不容易。工作岗位会优先提供给本国人或欧盟居民。当前的规定是,通常情况下,难民如果想获得一个工作岗位,前提是这个岗位没有德国人或欧盟居民申请(http://www.spiegel.de/politik/deutschland/andrea-nahles-will-arbeitsmarkt-fuer-westbalkanbuerger-oeffnen-a-1051428.html)。
2)德语能力和专业技能参差不齐,工作前的培训(德语:Ausbildung)是必不可少的。根据德国工商业协会(DIHK)的估计,三分之二的难民职业技能不足(https://www.tagesschau.de/inland/fluechtlinge-arbeitsmarkt-101.html)。
3)即使是有技术能力,对这种工作技能的认可、以及能否与本国的产业对接都是未知数。没人知道难民的学历和职业技能到底几分真几分假。
http://www.spiegel.de/wirtschaft/soziales/arbeitsmarkt-bundesagentur-daempft-hoffnung-fuer-fluechtlinge-a-1050705.html
http://www.n-tv.de/politik/Wirtschaft-fordert-bessere-Foerderung-article15877581.html

第三,本国的劳动市场现状。关于德国劳动市场需要说的几点:
1)人口增长乏力,老龄化严重,急需青壮劳动力,特别是高技术人才(当然高技术人才哪国都缺)。难民、特别是年轻的外来人口当然对国家是有好处的。
2)最低工资。从今年开始德国实施了最低工资标准,雇员每小时最低收入 8.5 欧元。在许多经济学家看来,引入最低工资完全是一个错误的决定,这必然会引起劳动力需求减少,就业岗位减少。但政客们可不管这些。不过已经有迹象表明,工作岗位的确是在减少,对低端和低收入的工作岗位的冲击尤其的大。这对难民可不是好消息。

所以我估计,短期内,难民对流入国的劳动力市场不会产生太大的影响,因为难民的身份识别、融入问题、语言和职业培训就要耗费很长时间。长期来看,需要关注流入国的政策变化,是否会推行促进难民融入的措施(比如是否给予难民在劳动市场上与欧盟居民平等竞争的地位)。如果难民融入顺利,那么低端劳动市场可能会涌入一些新的劳动力,但对中高端的工作岗位的影响有限。

知乎用户 Helvetet 发表

naive !

担心的根本不是他们抢工作, 而是完全不工作。 整天吃福利, 狂生娃拿补贴, 最后还要求修清真寺, 上街游行,强奸轮奸。

答主自己说说亲身经历吧, 生活在欧洲某个小的不能再小的小镇, 人口低于 4 万人那么小。 以前平静如水,半夜随便出门 party 无压力。 难民潮以来, 晚上 7 点以后就见一帮难民聚集在广场, 眼神犀利,令人胆寒 。已经听说不少人走夜路(也就是 9 点过)被难民骚扰的了。 谁知道下一步还有什么恶性犯罪, 反正大家都开始担心了。大城市只会更糟糕 。

瑞典首都已荣膺 “欧洲强奸之都” 称号;
英国穆斯林移民上街游行要求烧死非穆;
法国女生穿比基尼被几个包头巾女围殴;
德国 7 岁女孩被难民强奸,等等等等, 罄竹难书。

鉴于有人对某些新闻真实性存疑, 特此上一些绝对真实的新闻, 大家可以大致看看

Vårdcentraler i minst tre olika invandrartäta områden i Sverige erbjuder så kallade “oskuldskontroller” av minderåriga flickor: 在瑞典几个移民区的医疗中心陆续开始提供‘’处女检查‘’,并在移民的要求下打印‘’处女证明‘’。瑞典方面解释到,因为对于穆斯林移民来说, 处女是十分重要的。 下一步是不是就要求医院提供清真血液, 非处女护士不得上岗?

_
1. 瑞典女孩 Elin, 被难民强奸杀害, 抛尸树林。 讽刺的是,此女生前是难民政策的坚决拥护者。Elin Krantz, 27, hittades mördad och våldtagen i en skogsdunge i slutet av september._

2. 瑞典 Väsrerås 宜家杀人案: 一对无辜瑞典母子被难民持刀杀害, 据现场目击者称, 母亲的头被割下。 行凶者因为自己的签证申请被移民局拒绝而心存报复。Kort därefter hugger han ihjäl en slumpvis utvald 55-årig kvinna och hennes 27-årige son.
3. 英国学校停止供应猪肉,以免冒犯穆斯林学生。 Schools stop serving pork for religious reasons

4. 德国巴伐利亚州一所高中校长要求女生不许穿‘’暴露的衣服’‘, 以免诱惑难民。 Refugee host school bans revealing clothes

5. 穆斯林难民强奸 14 岁小女孩, 仍然可以取得瑞典签证, 因为’‘他从伊斯兰教改信基督教’‘ Mohamed fann Jesus efter våldtäkten – får stanna trots att han dömts till utvisning

以上都是拜某些移民 / 难民所赐。( 以及号称难民的人)

人家忙着呢, 哪有空跟你抢工作?

知乎用户 Stark Einstein 发表

我不担心他们抢我工作,怕治安会变差

知乎用户 小车不倒继续推 发表

看流入国的就业情况了,当然这跟流入国的产业结构也有关,说的太细成千上万字,大概说说。

首先,难民的受教育水平往往低于流入国,比如东欧低于西欧,过去都是东欧往西欧跑。这次是叙利亚,阿富汗,伊拉克等国难民大量涌入欧洲,当然欧洲一直是第三世界国家人民眼中的天堂,每年无数人从全世界各地,通过各种途径去心目中的欧美天堂,然后妄图留在那里幸福的生活。

也就是说 “难民是从不发达地区去往发达地区,从战乱地区去往和平发达的地区(穷的地区不能去,一样没饭吃)”!

既然讨论对就业的影响,那么就有一个前提,难民能最终留下来,并融入当地社会当地政府允许其就业,而不是在难民营混吃等遣返!

这样呢,再分析难民流入国,如果是西班牙,希腊,葡萄牙,意大利等国家,本国失业率高,产业不完整,产品国际竞争力偏低,依靠第三产业安排大量就业人口的国家,难民如果进入就业市场,那么,后果不言而喻,他们能够迅速抢先低端就业岗位,体力工作者,服务员,洗衣工,佣人,等等岗位,因为流入国是失业率高的国家,岗位不够,所以必然会引起排外,老百姓一听政府要接纳难民,一开始不会太激烈,都虚伪,这不是 “人道主义” 吗!但是,一旦因为难民涌入,支出增加,导致社会福利水平下降,出现难民引起的犯罪,包括低端岗位的竞争,那么,抢饭碗的时候,那就说不得了,必须上街抗议,必须族群对立,必须极右翼势力兴起! 比如法国,具体情况可以百度,法国的穆斯林化趋势让法国基督教人群恐惧,这些年法国越来越右倾了,反移民,反穆斯林骚乱时有发生!

对于产业相对比较完善,就业率处于正常水平的国家,只要难民人数对就业岗位不构成大的冲击,政府还是可以通过创造就业岗位来安置新增就业人口的,其实各国政府都有这个本事,只看做不做,怎么做了,最差的手段是政府出钱雇佣失业人员搞基础设施建设,美国二三十年代就这么干的,而且可以安置难民从事高危工作,体力劳动,生产线工人,服务员等等这些本国人宁可失业不爱干的工作,对本国人就业影响不大! 但是,如果接受了良好教育的难民二代,三代进入社会中高端就业市场,那么本国人就该上街了,这是后话!

还有一欧洲国家,德国,完全就业或者充分就业,制造业,工业体系完整,劳动人口高中低端都有,因为人口出生率低,劳动人口减少,必须从国外引进劳动力,这些劳动力从事低端工作,比如港口码头体力劳动,佣人,服务员,生产线工人等等,因为本来也是移民和外来劳务工做这些工作,比如北欧和西欧的富裕国家,还有新加坡也是这样,本地人不做那些 “脏活累活” 的,给外来劳务和难民做最好!将来他们的子女接受本国教育,成为本国的人力资源,创造财富供养这些老去的本国人,何乐而不为呢!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各国的决策都是基于本国的国家利益做出的,人道主义也不能威胁国家利益,大部分难民最终会被欧洲国家遣返的,因为政府没有义务为外国人花本国纳税人的钱,而且本国纳税人是投票人口,你让老百姓不满意,反对党攻击你,那离下台就不远了,所以不管从哪一点实际情况出发,哪一个国家都不会无限制的接纳外来难民,更别提把他们变成本国国民了!

知乎用户 敏讷 发表

以下是一个工科生的一点随想,非经济专业出身,如果有不对的地方,欢迎一切大神指正。

单独就竞争力来讲,我不觉得难民的大量流入会有多大的影响。虽然难民中也有高级知识分子或者是熟练的高级蓝领,且不说比例较少,即便拥有相应的技能,可是无法用德语沟通,试问他们可以找到什么样的工作?显而易见,除了个别的特殊工作岗位,比如和难民来源国有贸易往来的公司。大部分难民只能从事不太需要语言沟通的体力劳动,这还是在他们获得合法工作许可的前提下。比如现在坐在我对面的资深工程师,本国人想取代他都不容易,外来的难民自然对他不构成任何威胁。即便看似简单的清洁工作,都暗藏玄机,我到现在也没搞懂保洁大爷那七八条不同的抹布和各式各样的清洁剂分别是清洁哪些地方用的。

自动化程度而言,德国很少再能找到大规模的劳动密集型企业,几乎所有的工业领域都已经实现了高度自动化,哦包括农业,即便是流水线的操作工人,也都是经过多年培训通过各种考核才可以上岗,每个企业都有和当地的 IHK 合作的培训,其培训证书全德国有效,正常情况一个标准蓝领工人的培训期为_三年_。并非像国内小型加工企业培训一个月就可以上生产线。

那么难民的大规模涌入对劳动市场完全没有影响吗?当然不是,虽然目前来看难民没有合法工作的身份,无法涌入劳动市场,不会对本国的求职者构成威胁。但是要知道难民的所吃所用,以及相关工作人员的报酬,都来源于税收,而税收正是来源于广大的劳动者,如果长期大量的难民不断涌入,医保教育和其他社会福利的负担必然会加重,只是什么时候会加重到让德国无法承受不得而知。

刚看了一点数据补充一下,以柏林为例,政府每月给每位难民的开销是_782欧元,每年9384 欧,约占柏林 GDP 的 0,1%,巴符州每位难民的每年支出为 11000 欧元左右,为了计算方便,就假设平均每人每年**一万欧**,以上数据未包括诸如运输难民的交通成本,兴建新难民营的人力成本以及物料开支。如果按照之前宣布的每年接受 **50 万**难民计算,每年的相应支出大约 **50 亿欧元。2014 财年德国 GDP 为 3,8 万亿美元(3,,37 万亿**欧元),当年政府预算结余为119 亿欧元。为安定难民的支出已经占了政府结余的四成_,不是很了解这样的比例属于什么概念,但是既然政府敢这么说,应该就不会对本国的经济或是就业市场完成太大的波动。

一点随想,欢迎大神指正。

数据来源

http://fluechtlingshilfe.berlin/informationen-zu-fluechtlingen-in-berlin/

http://data.worldbank.org/indicator/NY.GDP.MKTP.CD

知乎用户 王宝来 发表

不会对劳动力市场造成影响,因为他们大部分是文盲,即没有能力劳动也不想劳动

知乎用户 匿名用户 发表

前提是这些人是劳动力而不是寄生虫。

知乎用户 某某某 发表

至少按欧洲现在的情况看的话 警察的需求会不降反升

知乎用户 刘忠元 发表

难民潮带来的最大问题不是就业问题,而是治安问题。不是他们担心他们抢自己工作,而是担心他们会给自己带来的伤害。

知乎用户 Nicai 发表

难民们还会造成欧洲人口和血统变化,最后可能引发内战

知乎用户 冉闵 发表

如果难民是普通中国人,那必然会影响当地人的就业,中国人的玩命,大家都知道。
如果换成某些人呢,既然题主不明说,我也就不说了,用温和的说法是,能让警察的需求大增,这也是变相促进就业了吧。

知乎用户 domo KUN 发表

我觉得 外来人口流入 国家接受或拒绝 存在的首先是社会不稳定因素问题 其次才是就业问题

社会不稳定包括 一个人生存的必要条件 医疗 治安等

知乎用户 匿名用户 发表

题主要分清主要矛盾,劳动市场问题是次要的,治安问题才是主要的 ···

秒拍视频
看看这个视频吧,西方主流媒体会给你看这些吗?

你问本地人,我们勤劳的华人去了顶多抢他工作,起码还为社会创造价值,人家穆斯林去了不工作吃低保敞开了生,时不时上街亮刀子要钱,谁受得了?

知乎用户 我是大帅 B 发表

我只知道,在广州的几十万三非黑人,没有一个是当廉价劳动力的 ,除了少部分做贸易以外,大部分是走私贩卖毒品抢劫偷盗,骗当地女人跟她们谈恋爱,结婚,骗钱财。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如何判断人口红利是不是已经消失?

知乎用户 原非伊 发表 小区旧改收尾,挖掘机在楼下作业,大概过了半晌,有人来给挖掘机加油,听语声大概是挖掘机车主兼包工头,于是工程负责人,包工头和挖掘机司机三人碰头。 包工车主对司机说:听话,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利索点,知道么,? 司机满口 …

劳动力成本急速上升,中国新的竞争力在哪里?

知乎用户 江东 发表 我所在的外企公司,有一次从另一家外企定了一台非标设备,一台集装箱大小,就是些压力壳和控制泵的组合,成本最多一百万,结果对方公司要了好几百万,花了 4 个月才供货,我们都以为对方公司这次估计是狠狠赚了一笔,谁知跟对方的工 …

未來有沒有可能發生東南亞華僑往中國的移民潮?

品葱用户 大修 提问于 8/4/2020 假設  於中國方面為了吸引資金,人才與緩解人口老化問題,政策支持,簡化手續,讓這些"海外華人回到祖國共圓中國夢".  東南亞很多華僑,對大中華文化認同度很高,而且就我接觸到的新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