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潮汕做丁克,亲戚让我去看老中医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在多子多福的潮汕,

我选择不生不育

小学时,同班的女生根据阿花的生日算出,她是巨蟹座,猜测她以后会是个贤妻良母,她一口回绝。现在三十岁、在事业单位工作的她,结婚四年,不生小孩、不帮丈夫洗衬衫,过着没有“妈味”和“妻味”的日子 。

不生小孩的原因很多:不喜欢小孩、身体不好、穷……最重要的是自由。自由对她来说很重要,孩子会剥夺掉她享受生活的自由,而没有孩子的日子,很爽。

在生育文化浓厚的潮汕地区,选择丁克,似乎更需要勇气。当老一辈人在为孙子的出生,求神拜佛、煲中药时,年轻人已经悄悄决定丁克,甚至不婚不育。新旧观念的矛盾冲突,由此产生。为了免受舆论压力,阿花至今没有在家族里“生育出柜”,这是圈子里关于公开丁克身份的说法。

以下是阿花的自述。

真的不要孩子吗

我从小就知道,我好像不喜欢小孩,就像不喜欢吃蒜头、不喜欢吃苹果,是本能的反应。而且我身上彷佛有一种特质,如果我去抱小孩子或者靠近他们,他们就会哭,本来在别人手里抱得好好的,到我手上就会哭。

小学的时候,我可能就跟别的女生很不一样了。她们玩星座,让我把生日交出来,说我是巨蟹座,是贤妻良母。我很直接地回绝,“我应该不是”,觉得很搞笑,也不喜欢被限定标签。

当时只是一个模糊的念头,一直到我出来工作,我都没有很明确地说,我要当一个丁克。等到我跟伴侣在一起,开始去想未来的事情时,我才隐约地告诉他:生孩子很痛苦,我可能不生,但可以接受领养。他就说领养也可以,或者等我的观点转变,都行。我当时就觉得他的态度是接纳和尊重,这个人还是比较靠谱的。

结婚前,在筹备婚礼时,我再次跟他确认,”你真的可以接受不生或者领养吗?”他很诚实地告诉我,“我不能给你承诺,我也不确定”,我们就带着这个“不确定”走进了婚姻。外人这么一听可能觉得很不靠谱,怎么可以不确定,还这么直白地告诉我?但我后来觉得,这也是一种很坦诚的表现,好过网络上一些人嘴上说好,结婚之后又骗人家生小孩。

如果以后他想生,我也尊重他的意愿,只是可能没法去配合他,那就到时分开好了。但这不代表前面的这段关系就是不好的,相反,我觉得还是很美好的。“一生一世一双人”这种誓言的东西,听听就好了,不是说不想长久,但重点还是当下的相处。

结婚第一年,我看到身边的人生了小孩之后,状态发生了改变。我有不少朋友选择结婚生子,但从此我就失去了她们。我经常约不到他们出来,就算出来了,他们也会一直聊孩子的话题,有时我想尝试转移话题,但他们还是会成功拉回到孩子。有时我会发现也没什么别的话题好聊,因为他们已经很久没有看过电影了,朋友自己也感叹,产后生活闭塞。

我意识到即使领养,还是要去养这个孩子,但这个养的过程,好像我也不能接受。当时我就有了更加确定的表达,“我不生,也不养”。不过伴侣并没有给我明确的回复,给我的感觉是,他还在那个不确定的状态里面。

带小孩不是件容易的事,需要面面俱到 / 图虫

我伴侣喜欢小孩。他跟家族里的小孩接触很多,因为住得比较近,每周会去两三次,经常把孩子挂在嘴边,“小家伙会讲故事了”,“今天我们出去放风筝了,好开心"……

有些东西可能是他们的父母太忙,没时间做的,或者做得不够好的,他会下意识地去做补充。比如说那天在公园,小孩子看到别人家有风筝玩,很眼馋,但是小孩子自己的爸妈没意识到。我伴侣回来之后,马上去淘宝下单了一个风筝,跟小孩子说“过几天我带你出去玩风筝”,小孩子就很高兴。

我曾经以为,他是为了迁就我,才不要孩子,我对这种迁就很不安,因为它是可能会变的。但是后来我慢慢发现,其实是他发自内心的、坚定的不要。或许有一天我悔丁了,说不定他还是一个铁丁。

有次我看到别人中奖,问他“如果你中了500万,你会想要生小孩吗?”他说不想要。他对社会发展的态度比较悲观,认为历史的车轮在后退,个体的自由和表达会得到更大程度的限制,一些小众群体的话语权也被压制。自己都只能先这样过了,更不要说下一代。他就是因为太喜欢孩子了,才无法接受他们活在这样的世界上。

直到结婚第二年,有次他跟妈妈聊天,可能是忍受不了多番催促和追问,一时冲动就直接说出来了,在没有任何铺垫的情况下,很坚定地说“她不生,我们两个都不生”。一下子把窗户纸捅破,完全确定了丁克选择。

生育出柜

双方父母知道后,非常生气、非常难过、非常不可接受。他们会询问,是不是我们中的谁不能生,不敢说。他们就觉得一定是有一个外在条件让我们生不了,而不是我们不想生,还说现在医学很发达,可以治好的。我们只能重复强调,身体都很健康,只是主观上的不想要,差点把婚检报告怼到他们面前了。

伴侣的父母不会在明面上表现出不满,就把气藏在心里。那段时间,我没怎么过去那边,伴侣单独过去时,他们会拿他出气,没错说成小错、小错说成大错的那种。

我妈妈看到伴侣跟亲戚小孩玩耍的视频之后,更加没法理解,“你们两个真的是心里极度的扭曲、变态”,我就笑笑说“是,就是这么扭曲,就是这么变态”。

她又把语气软下来,“你不要老是想着现在带小孩多难,你看谁家的孩子还不是一眨眼就长大了,你现在辛苦几年,到时候小孩长大了,就有个依靠。”

但是,生了小孩也不一定老有所依,不啃老就很好了。只能我现在努力省钱、锻炼身体、不定期体检,如果觉得不舒服,马上去医院。我还关注了人体器官捐献机构,签这个有人收尸(笑)。

我妈妈后来还说,“要是你爸还在,知道你这个(丁克)想法,怕是要打断你的腿”,我说“反正他都不在了,那现在我的腿没断”。

父母都希望当孩子老了,能够有个依靠 / 图虫

我爸爸以前会跟我讲二十四孝,就是古代那些孝子贤孙的故事,说“你以后要这样对我”。我不知道他是开玩笑还是真的,但我觉得蛮不舒服的,很恐怖。

而且他还挺大男子主义的,有时爸妈吵架就是因为妈妈叫他拖地,他说“我一个大男人怎么能干这种小事”。即便有段时间,我妈妈出去上班,他也不做家务。

潮汕地区不是都叫女性去当贤妻良母吗?在我原来的家庭里,做家务的就是我妈我妈我妈,但我不想活成她那样,她也不想我走她的老路。她是家庭主妇,亲身体验过经济不独立的后果,钱不能够很自由地支配,还有一些话语权的剥夺,比如“你不挣钱,少说两句”,或者“你又不挣钱,不要乱买衣服”。

我是家族这一辈里是最小的,很多哥哥姐姐甚至没有结婚,不想结婚。他们觉得结婚带来的压力太大、太多了,只想比较逍遥地过日子,他们的父母也很失望、很生气。

我从来没有在家族里生育出柜。一般“出柜”的意思是,向公众坦白自己的性别认同或者性取向,而在我们圈子里,公开自己不生小孩的事情,也称为“生育出柜”。生育出柜和性取向出柜一样,有一句名言,“当你走出柜门的那一刻,你就把父母锁进了柜子里”。

当你公开生育出柜的那一刻,你可能会把父母锁进柜子里 /《喜宴》截图

现在亲戚朋友问我妈妈,“你女儿怎么还不生孩子?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我介绍一个老中医给你”,她还可以装傻充愣,“年轻人的事情我不知道,我们过好我们自己就好了”。有一个隔了好几层关系的哥哥,当时对外说要丁克,老人家就去劝他,劝着劝着,三年之后他就生了个小孩出来。

一旦我公开地去讲,他们说不定还有矛头指向我,甚至要特地叫我过去谈心或者怎么样。我不公开,不代表说我不坚定,只是想更照顾一下自己的感受。如果他们要猜想我生不出来,还是我心理变态,那也随便他们。

我妈妈朋友的一些做法,确实是让我觉得很愤怒的。她的儿媳妇嫁过来一年之后,没有生孩子,她直接去问老中医,把中药煎好了,端到儿媳妇面前,告诉她把这碗药喝了,喝了对生男孩有帮助。

我妈妈回来跟我讲这个事情,我说如果我是她儿媳,我会直接掀翻桌子,或者一碗药泼到她脸上,也不是不可能的。我觉得很愤怒,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她的儿媳妇还真的喝下去了。

今年春节就要到了,一坐下来,亲戚又要开始问,“你女儿怎么还不生孩子?” 我现在已经麻木了,我知道这个事情是一定会发生的。去年春节就有个心直口快的长辈,“我可就直接问了,你到底是不会生还是不想生?” 我就跟他打太极,“你可以问,我也可以不回答你,来来来,喝茶。”

重点还是个人的心智要坚定一些,做这个选择,就要去想后面可能发生什么,要顶得住。对我来说,生孩子比顶住这些压力更难,所以我选择顶住。

没有妈味和妻味

就是快乐的

我几乎没有听到身边哪一个女性跟我说,自从结婚生孩子后,我的生活变得更幸福、更自由了。她们只会去抱怨丈夫怎么样,公婆怎么样,孩子怎么样,沉浸在家里鸡毛蒜皮的琐事里。

自由对我来说很重要,有孩子会让我失去自由。哪怕身体好了,我也不会想要孩子;哪怕有钱了,我也不会想要孩子;哪怕有了孩子,会有自由,这是不可能的。

有了孩子,至少我不能在这里跟你聊两个小时的天。我得去陪她读绘本,我得检查他的作业,我得跟他一起聊聊天,我得去看着他不要用手机用电脑太久。如果孩子很小,我还要喂奶、洗澡、哄睡觉。也不是说完完全全没有自己的时间,但是那样的时间太碎片了,不足以构成一大块的,让我感到充分快乐的时间。

我想去享受我的生活,至少可以吃好一点的东西,更惬意地去追星、刷视频;或者看书、写写东西,陪伴亲人和朋友;或者只是宅在家里,什么都不做,那种虚度时光的感觉还是很不错的。

没小孩,挺爽的。我们不跟老人一起住,然后周末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各自干各自的事情。你很难想象要有小孩的话,一般那个小孩就是由女方抱回娘家,或者是男方好一点的,他抱回爷爷奶奶家,做什么事情都是很束手束脚的感觉。

目前我和老公过得很自在,算是同事眼中的神仙伴侣,结了婚还可以继续谈恋爱。我们会手牵手去广场、公园散步,会爬山、看电影,也会追剧、追综艺,坐在一起点评,有很多的思想交流。

我们出去玩的话,只能在妈屿岛、南澳这种很近的地方,因为在还房贷,很穷。事业单位基层,尤其潮汕地区又不是经济很发达的地方,待遇不是很好,所以工资其实是刚够生活的。我们买的是老城区的二手房,不能按揭的那种,只能跟私人贷款,一次性借个几十万来付房款,再一点点地还给人家。

潮汕老城区 / 图虫

养育孩子是一笔非常大的开支。我听同事在讨论,他们的小孩寒假报了三个辅导班,然后另一个人说“才三个,太少了,我们报了五个”。我心想三个已经很多了,你居然还嫌太少,在18线小城市现在也这么(内)卷!如果我有多余的钱养孩子,我为什么不好好地养养自己?给他报班的钱,我为什么不可以自己去学一门兴趣,比如说我也可以像他们一样去学钢琴、学轮滑。

没有妈味和妻味的女性,就是快乐的。我的同事跟我讲“你管管你老公,那个衬衫的领口都有点脏了,你怎么不去给他手洗?”,我反问“我老公没有手吗?他为什么自己不去洗?”,同事说“可是它看上去不太干净,你会很丢脸”,我回应“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他衣服穿得不干净,丢脸的,好像是他,不关我的事”。

家务活都是我俩一起承担。他不会做饭,但是非常爱干净,刮鱼鳞刮得很仔细,吃鱼时一片鱼鳞都吃不到,所以洗菜洗鱼这种事情就交给他,我掌勺。吃完饭之后,我收拾桌子和灶台,他负责洗碗。我觉得男生不但脸皮厚,手皮也厚,他们不戴手套洗碗,手也没怎么伤到,那这个光荣的任务就交给他好了。

我的大学老师曾经说过,“你看上去像是在北上广深长大的孩子,你的想法和这一方的水土是非常格格不入的”。

潮汕街头 / 图虫创意

我是在肇庆上的大学,那里有很多珠三角的同学,他们的思想和眼界,在当时的我看来,也非常超前。可能我们传统的爱情观是相互付出、相互迁就,但是她们会调教男朋友,把男朋友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你要用怎样怎样的语气跟我讲话”“你去帮我端一碗面,回来我就亲你一口”。当时我会觉得,哇,原来女孩子可以这样子。

很多年轻人出去见了眼界之后,再回来,就很难回到以前的那种生活了,再加上一些网络言论的影响“单身很自由”“不婚万岁”“不婚不育,芳龄永继”。但是同时,他们又活在本土的文化现实中,要面对传统的婚恋观和家庭观,就会产生矛盾冲突。

从七房两厅到单身公寓

一些丁克会跟父母搞对立,吐槽他们不理解自己,把他们的价值观强加在自己的身上。至少在广东丁克群,大家跟父母的关系好像都不是很好。我觉得这么对立的态度,又要求父母来体谅自己,几乎是不可能的。为什么不能先去谅解自己的父母?他们有这样的观点,跟他们的成长经历、所在地方的文化传统,乃至于社会支持系统,都是分不开的。

在他们那个年代,耕作田地、驱逐倭寇和应对村民间的械斗,都需要人力,只有生育孩子,才能够好好地活下去。虽然现在没有这些需求,但在那么长的时间里,生育已经变成了一个自然而然的选择。大家都结婚,大家都生孩子,就觉得应该要这样子,如果你不做就不正常。

我妈妈一开始也接受不了丁克,我就先利用一些新闻和影视剧,去洗她的脑。我说“你看现在养孩子多不容易,你看现在也有人结了婚不生孩子的……",循循善诱。首先让她看到这个世界有这种事情,她就不会觉得说,为什么只有你一个?

可能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身边其实很多朋友是不婚不育的,他们连婚都没结。我妈妈也认识他们,看到他们没有结婚,依然过得很好,但是谁结了婚,反而可能过得很不好。我觉得,这种现象对她的冲击还是蛮大的。

前阵子我经常出公差,有段时间,每周末都回去看我妈妈,她就尽量不出门,给我做一些菜,或者一起去外面吃东西、逛公园。但是她的朋友也是周末才有空,也会叫她出去喝茶、聚餐,她都回复人家“不要了,我女儿回来了,我要陪她”。

后来我跟她说,“其实我回来了,你也可以出去玩的,大家互相讲一下就好。如果你出去玩了,我也可以出去找朋友玩,不会因为要陪你,觉得不好意思出门;你也不用因为陪我,不能去参加聚餐,心里痒痒的,又觉得愧疚,就是我们大家都互相自由一点好不好?”

她觉得有道理,就跟我排行程,“我今天上午要去公园,晚上要去……如果你回来的话,中午这一顿可能要自己搞定”。那我会发现,这样的话,我俩中午都可以去找人聚餐了。

有时候想出去玩不仅要考虑自己的时间,也要考虑到家人的安排 / 图虫

而最近的一次出差,我隔了很长时间才回来,回来之后,她跟我讲,“你知不知道,你没回来的这几个星期,我想去公园就去公园,想去唱K就去唱K,想喝茶就喝茶;也不用掐着时间算,你什么时候回来,然后要去写清单,买什么东西,做什么菜。我突然觉得你不生小孩,我才有这样自由的生活,就连你每个周末回来,我都要这么辛苦。如果你生小孩,其实按照我这种自由散漫的生活风格,未必可以很大地帮到你,但你自己去带,又很辛苦。所以,好像现在这种状态也是比较不错的。”

她讲完这一大段话之后,我觉得我的灵魂得到了救赎,好像她放过了我,也放过了自己。

之前我老公被动出柜的时候,我很需要情感上的支持,但身边也没人处于一个已婚不育的状态。我就到处去找,一般来讲,这种比较小众的群体,可以在豆瓣或者知乎找到。我先顺藤摸瓜找到了一个总群,然后添加了群主的微信,让他拉我进广东群和已婚群。

豆瓣丁克小组部分截图

在丁克群里,我会发现不仅我有这种情况,大家都这样,有团体的支持,心里会稳定很多。已婚群里有个84年的天津群友,他结婚已经十几年了,也是身体不好,每个星期都可以看到他的朋友圈,他上医院,要么耳朵不好,眼睛不好,脚不好,但是他去吃东西、拼乐高、玩模型,也很开心。我看到他们的生活,就没有那么焦虑了。

他们听同事抱怨小孩怎么怎么样,就说“幸好没有小孩,那个补习班好贵,我现在拿着这笔钱,正在酒店的温泉里面泡着,太开心了”。

有时也会有人发一些情感咨询信息,“我跟我对象闹掰了”,“我对象随丁(随缘丁克),然后现在要小孩了怎么办?”,大家就帮忙出出主意。

丁克微信群里也有人悔丁之后退群,我每次看到就说,怎么今天又少了几个人。群成员数量基本每周都会掉两三个,但是也会进来新的群友。

这种(非主流的)东西一旦有人去做了,就会有另外一些人看在眼里。就像我不会去劝别人做丁克,但他们会看到有另一种可能性,原来潮汕人也可以不生孩子,就会出现所谓的“人传人”现象。

从潮汕的房地产市场,也可以看到这种观念的发展。以前房地产市场就是什么三房两厅、四房两厅,最夸张的是有七房两厅,它的宣传口号是四代同堂还是三代同堂,我觉得蛮可怕的。但是现在汕头中心城区,包括东海岸,汕头现在最繁华的新区,那里在卖什么?40平米、60平米甚至30平米的单身公寓。如果不是有那么多人不婚不育,房地产公司建这样的房子要卖给谁?

作者 卢龙恩 |  内容编辑 百忧解**  |  微信编辑 ** 冻杨梅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非婚生育案99%会败诉,但我还是选择站出来

收录于话题 #生育保险 22个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背景简介: 2021年4月,上海的李萌(化名)找到董晓莹律师,表示希望能够在推动单身妈妈申领生育保险的事情上贡献自己的一些力量。在经历了线上“随申办”申领被拒、投诉无效之后,决定起诉上海 …

2020 年新生人口会跌破 1000 万吗?

知乎用户 YTM​ 发表 就算今年不跌,几年内也会跌下来。 现在的年轻人,其实或多或少的都感受到了,这个社会财富分配体系的畸形。 表面上来看,一切都很商业、很合理。实际上,现在是一个资本竞相角逐垄断利益的年代。 还记得阅文么? 肆无忌惮的剥 …

如何看待小学生跳楼,留字条称「活得太累了」?

知乎用户 九持欢 发表 我最讨厌的一句话就是 等你长大了就会发现,这些事情根本没什么大不了。 我当然知道十岁的没写作业,被老师批评对于二十岁的我来说没什么大不了。 我当然知道二十岁的失恋挂科,对三十岁的我没什么大不了。 我当然知道三十岁的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