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文昭的“腐敗民主對上清廉專制”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在开始之前我先说两个观点:
1.如果一个国家不能允许所有人(缺乏民事行为能力者和罪犯除外)参与政治的话,那么这个国家是不民主的。
2.民主制的最大价值在于它确保了国家内部每一个成员的公民身份,而公民本应是一个国家的主人。有鉴于我们大多数人都没有什么高贵血统的现实,我们应当支持民主。
我相信大家都会支持观点1,但不一定支持观点2,没关系,这个我们后面说。

现在我们来考虑一个问题:假如这片土地上真的建立了民主制度,是否要允许小粉红拥有公民权?
(估计有人会说“你和共产党有什么区别”这种屁话,这种无视具体细节强行归类的行为属于诡辩,不予考虑)
我想当然是不应该有的,不然共产党就复辟了。而且小粉红一定会推动对外战争,这个时候要是被核平那可太冤了。
但是如果你也赞同我的看法,那么请回顾观点1:

如果一个国家不能允许所有人(缺乏民事行为能力者和罪犯除外)参与政治的话,那么这个国家是不民主的。

由此可知:如果我们剥夺了小粉红的公民权,那么这个国家是不民主的。
再进一步,如果小粉红的数量特别庞大,非小粉红的人群只占一小部分,那么这个国家怎么看都是专制的。
请问这个矛盾你怎么解释。

我们再来考虑下一个问题:民主国家靠什么保障清廉?
你当然会说:把权力关进笼子。
那么把权力关进笼子的办法只有民主吗?要知道,欧洲中世纪的封建制也能做到这一点啊。
如果你觉得我是在反民主,请回顾观点2:

民主制的最大价值在于它确保了国家内部每一个成员的公民身份,而公民本应是一个国家的主人。有鉴于我们大多数人都没有什么高贵血统的现实,我们应当支持民主。

封建制下的农民不是公民,所以我们不想接受。
但是,不要把封建制一棍子打死。最简单的一个问题:在当时的技术水平下,如果搞民主,偷选票简直太容易了。
结论:在民主的背后,似乎确实有什么更加本质的东西比民主更值得追求。

当然,文昭把这个东西称之为善政,这绝对是有问题的。用视频评论区里一句话来讲:

你今天为了“善政廉政”破坏民主原则,明天就可以为了“善政廉政”破坏自由,然后你做什么都可以是为了”善政廉政”了,因为没有人可以质疑你了

善政这个东西太虚了,任何独裁者都可以把自己的意愿包装成善政,所以这样不行。
但是自由和私有产权就实在的多了。
事实情况就是:任何运转良好的民主国家,都是不允许民主践踏自由和私有产权的。而践踏了自由和私有产权的民主国家也确实存在,称它们为腐败民主,我想没什么问题。
而另一些国家,可能条件所限无法民主(比如上文提到的中世纪封建国家),但是却依靠其他因素确保了自由和私有产权,它当然比腐败民主国家更好,这也没什么问题。
而上文那种“不允许小粉红拥有公民权”的专制实际上也符合自由的原则——你有反对民主的自由,只不过你要言必行行必果,反对民主就不能拥有民主制下的公民权。
至于说这是不是民主?爱是不是。

总而言之,民主是实现自由的手段,为了自由而追求民主没什么问题,但不要干买椟还珠的傻事。

品葱用户 天大地大维尼最大 评论于 2020-12-13

中美假如合并成为一个国家,最后选举出来的会是共产党的总统还是什么其他党的总统呢?

品葱用户 **范松忠

                                天大地大维尼最大** 评论于 2020-12-13

[>>]( “/article/item_id-563095#“) 中美假如合并成为一个国家,最后选举出来的会是共产党的总统还是什么其他党的总统呢?

美中假如合并成为一个国家,我开心了,因为被说英文的共产党统治,我也开心,我就是这么贱。哈哈。

品葱用户 killreddragon 评论于 2020-12-13

整个西方文明的发展过程,就是一个公民权不断下放的过程。
然而你支的中央集权大一统延续数千年至今,政治文明落后西方何止几百年??
那么我们又何须一开始就以西方文明的当前形态来要求支那这个文明窪地??支那配吗?支那人配吗?美国国父说美国的法律是给有道德的人准备的,你支的道德如今是个什么逼样呢?一些国家照搬美国民主制度失败不正是因为普遍民情极端缺乏道德也不尊重契约么。对于支那而言,搞大众民主很可能还没进入良性循环就进入了恶性循环变成多数人暴政了。
关键在于,保障私有产权,保障法律界定边界内的自由,分权,尊重契约和法律,宪政。
在此前提下,可以严格界定公民权的获取资格,或者进行差额选举权重分配,然后再逐步下放公民权。

当然,这只是一种理想路径,在现实中,可能未必有实现这种理想路径的现实力量,最好的方式,其实就是交给美国来殖民,实际上英国对香港的殖民就是成功的实现了无民主而有自由,并且培养出了具有民主意识和素质的人来。次之就是分裂,小共同体的话所需的力量较小,一篮子臭鸡蛋里可能能够蹦出几个好的,能有几个有新加坡水平的城邦国家就已经是上帝眷顾支那了,反正李光耀当年打击共产党的手段也不怎么民主嘛。

品葱用户 中共青瓜供应商 评论于 2020-12-13

全民公投是指所有这个国家的公民都有投票权,而不论这个人是不是罪犯,是不是“粉红”,民主国家没有剥夺政治权利这一说。
因为他是小粉红,所以没有投票权或者被选举权,这是不正确的。因为没有人有资格判断这个人是不是粉红(或者说粉红这种政治观点正确与否,但必须保障他的公民权利)。言论自由正是民主国家的特点,换句话说,粉红也是受保护的。请正确理解“我可以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会保护你发言的权利”。民主国家对待不同的观点有很高的自信,因为这种政治制度相信,一个国家一定会存在很多种不同思想的人和不同流派的人,没有谁是绝对正确的,也并不害怕有一些人喜欢专制喜欢共产主义,因为民主国家相信一定会有更多的人喜欢民主不会让搞专制的人得逞。在这种公平的环境之下,邪教专制的人不会有前途。
民主是没有区别对待的,所有合法公民都有同样的权利。任何人不能因为别人的价值观不同就剥夺别人的发言权和其他政治权利。但一定要有自信,因为民主国家相信坚持正义的人会是大多数,邪教歪道最终都会失败。任何一种理由剥夺公民权利都是专制的手段。举个例子:希特勒制造了著名的国会纵火案,事后以这个为借口认为必须对“纵火”的人采取专制的手段,这种特殊时期人民应该容忍他采取专制手段以消灭“人民的敌人”,不幸缺乏民主经验的德国人民相信了他的鬼话,于是希特勒在人民的授权之下限制了反对党的人身自由,控制了言论媒体,并且派警察以保护德国为名消灭了不赞同纳粹的各类人。这个案例表明了任何借口都不可以剥夺“犯错误的人”的公民权利。更不能草率判断某一类人为“国家的敌人”,不可以以此为借口破坏民主原则而“暂时”授权某党有专制的权力。暂时意味着永远,人性必然会促使暂时获得特权的党利用暂时的权力将这个权力固定下来而永远占有。
专制是每个政治家都渴望拥有的权力。不仅是人性喜欢控制别人还是人性喜欢更多的腐败权力上,都是符合这一点的。这跟道德无关,不存在哪一个道德完美的人是例外的。得到了专制权力的人,一定会倾向于永远保护这种专制,并且扩大专制。

品葱用户 ZetaFC 评论于 2020-12-12

是,不能把“民主”当成建国的第一原则。第一原则应该永远是自由,在不侵犯他人的前提下不被他人侵犯的自由,所谓的[互不侵犯原则](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4%BA%92%E4%B8%8D%E4%BE%B5%E7%8A%AF%E5%8E%9F%E5%89%87")。这个应该成为社会建构的第一原则,其他所有的组织都应该围绕着一条建立。

品葱用户 NN0105 评论于 2020-12-13

禁止反對民主的人行使民權,正好和國父的「革命民權」同一個道理,都是反對破壞民國的人。

品葱用户 影正 评论于 2020-12-13

民主的最大的价值不是确定人民是国家的主人,人民是国家的主人固然重要,但民主的意义在于他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能将权力平稳且合理移交的政治制度,另外我觉得你把善政廉政理解成一顶帽子,是不公平,中共很喜欢模糊形容词本身的定义和用法,善政廉政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难以判断,你甚至可以给他立某个标准。
然后用小粉红来佐证共产党会复辟恰恰是中共的洗脑,你也相信中共说的90%的中国人民都是支持中共的?首先,民主和自由是密不可分的,民主的前提是人民都是可以自由获得资讯的,有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但是假如有这些自由,中共的哪些谎言是不可被戳破的?当小粉红知道真相,那他们还是小粉红吗?即使现在支持中共的人民占大多数,但那是建立在谎言之上的民意,而谎言是可以被戳破的,所以你在资讯自由的前提下,你若不信任人民,那你就没有追求民主的前提了,所以全民平等的政治权利是合理且必要的。

点击品葱原文参与讨论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可以当个酷失败者么?

本来人家赢的正正当当,光明磊落的,川普非要泼污水,搞阴谋论,把水搅浑,他要给民众造成一种他下台也不是因为他真的输了的印象,那没办法,就是活该被谩骂、活该被嘲笑。 要是他体面接受失败也就算了,他继续回他的庄园打高尔夫,大不了四年后再战呗,但他 …

如何评价古希腊的“政体循环论”?

品葱用户 萨格尔王吃冰棒 提问于 11/5/2020 古希腊的波利比阿认为人类的政体主要可分成君主制、贵族制、民主制三种,每一种政体都有其寿命,寿命到了就会衰败并引发社会变革过渡到下一个政体,如此循环往复。 君主制(衰败后为专制)——贵族 …

民主制度是否已经不再适应当今的科技社会?

品葱用户 萨格尔王吃冰棒 提问于 11/4/2020 川普的经济增长,拜登的家族腐败,在本次大选面前似乎都变得毫无意义。 本以为信息科技可以带来更透明的社会,而事实却让谎言深入人心。不仅是美国是非不分的选民,中国的小粉红也是信息时代诞生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