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疫时期的宅生活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小区单元的大门。北京。2020年2月3日

一只走时精准的钟,忽然停摆了,整个世界从我眼前骤然消失了。这就是这个春节带给我的感受。

1月20日凌晨,北京首次确诊两例新冠肺炎病例,我隐隐有种SARS要回来了的感觉,立刻在京东下单买了一包医用口罩。天一亮,就把预订好的正月初五全家回青岛的高铁票和酒店都退了,打算老老实实呆在北京。我的动作如此之快,以至于都没有享受到火车票和酒店的免费退订的优惠。

我以为我只需要老老实实呆在北京,实际上是老老实实呆在家里,过了个前所未有的宅春节。

形势一天天变坏,我倒并没有特别紧张,毕竟17年前经历过SARS,当时的北京可是SARS疫区,我照常上班,照常吃饭,没紧张。虽然那次的不紧张多半是出于“无知”。

回到2003年的4月3日,这是首例SARS病例在广东发现之后三个半月,北京首例SARS病例发现后一个月,时任卫生部长张文康还在公开说,疫情已经得到有效控制,在中国、北京工作、旅游是安全的,甚至不戴口罩也没关系。所以那时候,飞到上海去参观上海车展,在我看来一点问题都没有。

这一次我还是很乐观,或者说很轻敌。我不太相信经历过SARS危机之后,中国还会再发生一次类似的危机。

各大电商网站年货节搞得热热闹闹,我毫无兴趣,也压根没有购买任何年货。实物电商和服务电商的发达,培养了一大批像我一样又宅又懒的顾客,人称“宅经济”,随用随买足够便利,还跟旧时代一样囤年货显得多土啊。

当然,我还是提前一个半月预订了羲和雅苑(颐堤港店)的年夜饭,我怕晚了就订不到位子了。盘算着吃完年夜饭还可以让儿子在颐堤港跑一跑,那里快成他的标配游乐场了,几乎每周都会去。凭借开阔的活动空间,以及由新风系统保障的清洁空气,颐堤港成为家长眼中的遛娃圣地。

到了除夕那天,平时熙熙攘攘的颐堤港,竟然冷落得像是蛮荒西部,小朋友随便跑也不用担心撞到人或被撞到。这天晚上,北京市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数达到36例,每个人都感受到形势正变得不容乐观。

这种不安的情绪逐渐强化,尤其是当你知道,其实卫健委的专家组早在去年底就已经到达武汉,之后却仍然有长达20天的时间,武汉几乎不设防,万家宴照办,30万张免费文旅惠民券照发,500万人畅通无阻地离开武汉。

2003年,我是到了上海,才突然发觉形势变得严峻了。4月20日,北京市的SARS病例一夜之间暴增近十倍。紧接着,卫生部长张文康、北京市市长孟学农被免职。原本计划办7天的上海车展,刚刚办了3天就草草收场,说明就在那几天政府对疫情的评估发生了重大变化。

在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附近的饭馆吃饭时,大家谈起SARS疫情,感到变化来得太突然,隐隐的有了些不安。作为北京来的,我不知道他们会不会觉得我身上有一股病毒的味道。

既然车展提前结束了,我也只好提前打道回府。有朋友关心我,建议我在上海多呆些日子,别主动往火坑里跳。我笑了笑,觉得他们有点小题大做。

回到北京便发现,平时水泄不通的街道,车竟然可以以最高限速随便开。公司楼下一向人满为患的麦当劳,没人了。不少公司改成了在家办公,写字楼的电梯一下子闲得有点寂寥。一切都跟现在的情形一模一样。

半个月后的5月10日,淘宝网上线。有人说淘宝并没有得益于SARS,说这话的人明显属于书呆子,从未在现实中生活过。2003年,大家都不敢往人堆里扎了,于是就有了更多原本并无网购意愿的人,甚至不上网的人,开始尝试电子商务。淘宝的今天当然是靠淘宝自己干出来的,但在它起步的时候,有了一批不用怎么教育就主动上钩的用户,无论如何都是个巨大的利好。

17年前,很多人被动地选择了电商,对电商的预期很低,对品质、时效也基本上没什么要求,全中国电商用户总共才几百万;17年后,人们对电商的要求不再是有没有,而是好不好,快不快,数亿人的生活已经离不开电商。

对一个没有置办任何年货,临时取消旅行,又因疫情不能出门的人来说,我几乎只能靠电商活着。感谢那些仍然在街上横冲直撞的外卖骑手和快递小哥,他们让我无风险地宅在家里,并且活得还不错。

春节期间,我用美团外卖和饿了么叫餐,用美团买菜、中粮我买网、京东到家、春播、多点等app购买肉蛋菜。美团所构建的最后一公里配送能力,这时候显现出巨大的威力。平时用得最多的盒马,永远都在提示我,外卖小哥已约满。

不过,小区进行封闭管理,禁止任何外人进入,所有的快递、外卖只能在小区门口交接。这降低了外卖的配送效率,我听到有个美团骑手抱怨说:送过来十几分钟,等客户下楼等了半小时,我还有个单要送啊。生活不易,春节加疫情,还在街上讨生活更加不易。希望平台对他们宽容一点,这城市需要他们。

我以为大家都宅在家,会让外卖骑手和快递小哥们的单量更多,其实可能只是我的一个错觉。看到一个报道说,外卖骑手的平均单量暴跌了八九成。疫病时期,大家关门闭户,连外卖都点得更少了。好吧,大家年货备得足。

餐馆卖菜

一些餐馆干脆卖起了菜。我在汤城小厨点外卖,顺便买了一堆菜。卖备料是餐馆的自救手段之一,起码减少一点损失。

春节至今,除了下楼取下快递、外卖,基本不出门,中间只带娃外出透了一次气。那是1月31日,在家闷了近一周,浑身不自在,恰好头一天有朋友告知,未来科学城滨水公园人特别少,他去的时候停车场只停了3辆车。

于是全家直奔未来科学城滨水公园,结果,竟然找不到停车位,挺大的一个停车场被车塞满了。原来像我一样快要憋出病来,一心想找个没人的地方透透风的大有人在。北京没封城,人民把自己给封了。

我知道,宅在家里的无聊的人民,会拯救康师傅,会让《王者荣耀》和抖音的各项业绩指标连创新高,也会让携程备受打击,让西贝、海底捞陷入生存危机,最终,会让我们自己承担所有的后果。宅得越久,后果越惨重。

这次疫情,无论是影响的广度,还是影响的强度,都远远超过17年前的SARS。而且,就像体质不同的人,受病毒影响的程度也不同。17年前,中国是一个正在加速的经济体,SARS只是给超常规增长的经济制造了一点小麻烦;现在,中国是一个正在减速的经济体,新冠肺炎对困难重重的经济更是雪上加霜。

闲着没事,认真地胡思乱想了几天,决定今年要节衣缩食,准备过苦日子了。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无论多少,心存感激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离SARS过去17年,这个世界有在变好吗?

作者丨万芳 监制丨阑夕 1 距离上一次同等规模的全民防抗疫情,已经过去了17年。 2003年,广东爆发SARS疫情,短短五个月内传播到了全球27个国家和地区,造成8000人感染,死亡病例接近800人。 如今疫情依然迅猛,没有任何准备。 …

人们为什么在流行病传播时戴口罩?

人们为什么在流行病传播时戴口罩? 作者:CHRISTOS LYNTERIS 2020年2月138日纽约时报 最近的新冠病毒疫情,让人们前所未有地竞相争抢口罩。“在个人防护用品市场,世界正面临严重混乱,”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

为什么新冠疫情始于中国?

为什么新冠疫情始于中国? 作者:练乙铮 2020年2月20日纽约时报 新冠肺炎有名称了:COVID-19。命名费了好一番功夫。新冠病毒出现以后,基因测序在两周内完成,但之后好几周的时间里,对于这种病毒和它引发的疾病,我们都不知该如何称呼。 …

经历了疫情之后,阿里的财报到底怎么样?

作者 | 苍之涛 数据支持 | 勾股大数据 北京时间7点30分,阿里巴巴(09988,BABA)发布了2020财年四季度财报(2020年自然年一季度)。 这个季度最大的看点无疑是疫情对这个中国最大的科技公司有多少影响。 上个季度阿里在电话会 …

在人间丨2020年一开年我就迎来了失业

凤凰新闻客户端 凤凰网在人间工作室出品 打开凤凰新闻客户端,搜索「在人间」并关注 2020年一开年,我就迎来了失业。 我是湖北人,来澳洲四年,做过秘书、文案,大部分时候是在咖啡店打工。 澳洲疫情开始时,我正在布里斯班市区的一家咖啡厅打工。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