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国内的底层人民为什么这么苦?有什么方式能够拯救大家?是执行西方民主吗?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品葱用户 猫润灵芝 提问于 1/23/2021

今天看到b站去世的那位up主,我其实非常难受。

也许是因为其资深b站属性,文字之中充满了当代年轻人的味道,再加上他身世凄惨,吃草莓都是一种奢望,他的去世刺痛了很多年轻人的心。

转过头来一想,貌似最近也真是奇怪。

短短一个月,你们算算有多少这种小人物卑微离去,整个互联网悼念不已的现象。

我其实也算半个互联网观察者了,貌似往年没有这般密集。

我很好奇。

到底咋了?

是因为疫情的缘故,所以整个社会的压力都变大了吗?

正因为社会压力越来越大,所以人与人之间越来越敏感了吗?

互联网舆论某种程度上是整个社会的晴雨表,短时间内这么密集的底层事迹引爆,是因为整个社会的忍耐已经到了一个临界值吗?

我不得不思考一个问题。

底层这么苦,到底怎样才能改变?

按照本论坛一惯的风向,貌似只有对执政机构开刀才能缓解。

所以,假如说,我们现在把一切脚步都停下,然后开始执行西方民主,那样,人民便可以重新拥有幸福吗?

或者,诸位大佬有没有牛人,现在就给你个机会,让你上书,你的文字能呈到中央,放到明年两会代表的桌子上。

你有什么好主意?

品葱用户 tk999 评论于

沒有,這個制度(大正三角),就是犧牲下層成就上層…………所以這種案例本身就是必然之存在,因為下層都在犧牲,一層疊一層,抓最後一個看誰運氣時機最差;體制不變,那就”加強洗腦”,使其認為自己的犧牲有助國家的發展進步(貴州那個)…..這樣變動最少!

品葱用户 tk999 评论于

訂正一下….民主的確是正解,但就像火車轉向還是需要一段不少的時間…..

品葱用户 killccp 评论于

像袁腾飞说的,先想办法政改成精英民主?一下子转变不成一人一票的形式的

品葱用户 可爱猴猴 评论于

機械飛昇就行了,從根本上消滅人體的不安定性(不是

品葱用户 yyd7801570 评论于

~已删除~

品葱用户 应许之地 评论于

还是得发展生产力,建立有利于生产力发展的制度。

品葱用户 yyd7801570 评论于

說那麽多其實廢話也多,說難也難說簡單也簡單,前提是支國這個獨裁政府能真正意義上實現民主改革嗎,真實的答案是不可能更本不可能,為什麼呢?因為從中共誕生哪天就不具有民主基因,這個既有中國某些傳統文化對中國人性的影響,也有作為人性優劣方面的道德之分,其次中共對於中國人的奴化教育也是中國人越來越畜化的原因之一,一個獨裁的政府必然導致非常嚴重的腐敗,而一個高度腐敗的政府必然作用於大量的底層中國人民,指望一個高度腐敗的獨裁政府實行真正意義上自上而下的徹底民主改革這是不現實的,無異於痴人說夢,民主平等自由人權不是天生就有的,在西方很多發達國家也是靠很多工業革命早期的也包括兩次工業革命的有良心,具有人類閃光點的很多政治家,無產階級,以及一部分資產家外加很多思想理論的指導,才有今天西式的民主和人權平等自由,當然西式民主也不是盡善盡美也存在很多問題,但是和中共這個以外來思想進行指導不遺餘力從各個方面進行深層次的自我殖民的國家相比已經算好太多了,並且中共這個作為資深,老牌的獨裁共產國家,自我號稱科學社會主義指導特色社會主義為基調具有封建自我殖民色彩的偽共產帝國,正在像一個毒瘤一樣對著人類最後的民主世界進行行之有效的侵蝕和同化,所以說了那麽多,最後總結一下,中國底層人民想要獲得拯救首先要自我拯救,思想上要覺醒,要有非暴力不合作的基本精神,其次世界民主自由的國際力量應該給予支持和鼓勵以及提供力所能及的真實幫助,最後也是最重要的就是中共必須同法西斯一樣永遠徹徹底底從世界消失,如果以上都行不通,中國底層人民想要獲得拯救就只有一個方法那就是暴力革命,這也是最行之有效的方法,沒有巴士底獄的攻佔就不會誕生法國大革命的曙光,自由民主人權就永遠將會被獨裁腐敗剝削踩在腳下,底層人民就永遠獲得不了解放和自由以及最基本人類的權利。

品葱用户 yyd7801570 评论于

其次補充一點真正痛恨腐敗獨裁專制認為自己是一個自由享有人權的當代自然人(公民),是不會被一些自干五,粉紅五毛黨的低級洗腦言論所左右思想的,這些低級共畜,慣用的技倆就是會用一些什麼張獻忠之流,屠龍勇士變成惡龍等等一些過去曾經發生過的反面列子來混淆視聽,同時還會借用一些伊戰方面不好的例子無限擴大添盐加醋自我歪曲繼續實行低級的網絡洗腦。最後對於中共這樣一個獨裁腐敗流氓的法西斯垃圾殖民政府我認為暴力革命才是中國人民真正的解決出路。

品葱用户 Jojomug 评论于

不能。中国的自然条件在现有的技术水平下只够5亿人过人的生活,剩下那十亿,要么死要么当奴工供养上层。再什么好制度也不能凭空创造物质财富只能更合理地分配已有的财富。

品葱用户 于万物之中 评论于 2021-01-22

我这人比较悲观,我认为基本无解。因为这不是一个单一原因的问题。
墨茶的悲剧细分起来可以有非常多的环节,其中的每一个环节都需要无数的补丁才能将他的生活轨迹修正至正常的状态
我们从b站上Vup社团对墨茶的生平描述来整理一下:

黑茶他家住大凉山,原来家庭也算可以,不是很富裕也不是很贫困,高中尚有不错的成绩,直到他奶奶生病。为了治病,原本普通的家庭债台高筑,最后医治未果,黑茶的奶奶不幸离世,父母也无力偿还欠债。

可以看出,这是一个典型的因病致贫家庭的故事,涉及到老生常谈的医保问题,这个主线贯穿了祖孙两代人。我有一瞬间甚至恍惚觉得这是个写的很好的故事,两个角色的命运达成了隐性的首尾呼应。但正如王小波所说,在中国,不是写故事的地方,而是故事发生的地方。

就这样,黑茶的父母选择了跑路躲债,只留下黑茶一人面对生活。

遗弃不具备独立生活能力的子女(从墨茶打工的遭遇可以看出),即使按照中国法律来讲也是犯罪行为。按照正常程序应该是由公诉机关提起公诉。然而你什么时候见过公诉机关真的干涉过涉及到家庭成员内部的犯罪行为?家务事,家务事,清官难断家务事。然而此时已经不是大清,宗族完全解体,孤立的家庭既没有儒家的家规监督,也没有现代国家机器的约束,陷入了最为散沙化的情况。
如果这件事情发生在大清,子女必然会有宗族抚养,上祠堂私塾,或者去种祖田,不至于当流民;如果发生在现代国家,那么显然这个责任就要由国家承担,因为公民和国家之间有基于社会契约的权力和义务,既然一个公民已经将自己的自然权利献给国家,国家也理应保护他免于陷入自然状态。如果放任这个行为发生,那么显然是国家的失能。这个国家空有共同体的名号,却没有共同体的实质,因此它是一个虚假的国家。

为了生存,他来到成都打工。但彼时尚未成年又无社会经验的他,是那些黑心老板们最喜欢的人选。老板见他是男的,便让他卖力气,去做装卸工,一个月给他八百,是当年成都最低工资的二分之一。扣掉五百的房租,余下三百元拿来吃喝。三百元,在成都又能吃什么呢,吃了上顿没有下顿是再常见不过的事。可那段时间,黑茶还偶尔能吃到猪肉,挂面里还有几分油星在长期的饥饿与劳作的摧残下,他得了胃部疾病,胃痛到彻夜难眠。 
2018年四五月份,因雇主欠薪不发,他前去讨薪,但是却被老板踩断了身份证,赶了出去。失去生活来源的他,又遭遇诈骗,在路边被陌生人用花呗五百元额度换了两百元现金,而他从未听说过花呗到底是什么。他不懂用未来的钱养活现在的他,因为他没有消费未来的资格。房租眼看就要到期,身体又不能支撑体力劳作,他决定回家。

劳动法.txt。这个已经被诟病过很多次了,企业违法成本极低,因而导致劳动者权益保护基本不存在。而企业违法成本低又跟GDP第一的指标式发展方式有关,又可以联系到中国是如何依靠列宁党体制转型成为世界工厂,以及改革开放的本质就是奴隶贸易。展开来说可以说一天,简单来讲就是低人权模式导致了在基层的强盗男爵式的黑社会企业,在中高层导致了以列宁党为核心的党国机器。无产阶级在这个体系中是单纯的牲口,平时在黑社会企业当人肉电池,一旦造反就会用党国机器镇压你,两者相辅相成,塑造了改革开放的官商勾结和经济神话。(顺带一提,现在的996也是这个模式)
所以他最后变成毛粉是非常正常的,他肯定已经感觉到了不公平,善良的内心在呼唤着答案。但你能在墙内指望什么回答呢?只能是“资本家太坏了”这样的笼统解释。但如果你指望他们去斗资批修,开玩笑,条子又不是吃干饭的。

这大概是我们第一次援助他,他没有路费,无奈之下向我们求助,这才凑足了路费,最后得以回家。 从这时开始,群友们陆陆续续开始了对于黑茶的支援。但即便到了这个时候,他还是想保留他自己的尊严。我们的每一笔钱,都是以借款的名义,发给了黑茶。黑茶收到钱会对我们说很多次的谢谢,谢谢,会说等赚到钱了一定会还。
这笔钱一直没还,他最后还是食言了。不过很多人清楚,还钱的希望渺茫,权当对黑茶的帮助。但有的人也觉得因此被骗,而与黑茶断交。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他想去医院看病,群里也有学医的人建议他去看病,但是等到了医院才发现他没有医保,具体的原因已经记不清了,好像是欠缴费用,导致不能享受。最后无奈在当地医院用他仅剩的一点存款加上一些援助,在当地医院治病。诊断的结果为胃溃疡和胃炎,但由于不能承受长期住院治疗的费用,输了几天液之后又匆匆回家。好在村里人善良,他回家之后并没有被要求承担家中的债务。否则他可能连片刻安稳都不可得了。
我们也劝他去问问低保,尽量让自己从国家的政策中受益。黑茶回应是,本身他属于有收入的人群,且年轻没有残疾,仅因生病而造成的贫困不受理。更何况还需要去户口所在地的村委和派出所开证明,也需要身份证。而他的身份证,被黑心老板一脚两断了。

这里出现了目前被诟病最多的医保低保制度。i由于编户齐民的政治需求,中国的低保制度与户口挂钩,ii由于前述国家的失能,造成墨茶其实无法获取户口本。在i和ii原因的影响下,即使墨茶真的符合低保标准,实际上也是无法领取补助金的。

后来他又有了希望,据说他家房子要拆迁了,能拿三十多万,只要能熬到房子拆迁,人生就算破局。于是虽然被胃病折磨的难以正常生活,他还是决定做些事,赚些钱。这时候我们也零零碎碎资助了一些钱,但是因为群友多是些学生,援助只能让黑茶勉强度日。
然后有人提议,让他做vup吧,多少能赚些钱。接着群友有的把一些退下来的电脑零件给他寄过去,有的给他画了一张皮,有的给他做了模型。 就这样,墨茶出道了。虽然人气低迷,直播只有群友和一两个老观众看,但他还是坚持着这份事业。 

这段可以解释“为什么要做vup”,因为墨茶其实真正的打算就是熬时间,一边赚点零花钱,熬到领拆迁款就是他平凡的希望。

再后来,他的家属回家了。他本以为苦日子就要到头了,可现实又给了他当头一棒:他的家属只是来抢走他仅有的遮风挡雨的屋子的。他的家属当天就找人殴打他,把他扫地出门。在这种情况下,他只能去县城租一间小房,边打工边直播,以此度日。 

这就是散沙化家庭的互为仇雠本质,在墨茶之前不知道有多少,他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受害者。为什么他的家属可以肆无忌惮的欺凌墨茶,那又回到我们之前的结论了,因为中国是一个虚假的国家,它在需要你的时候会掠夺你,但是在你需要的时候它却不会保护你。国家背弃了它对于公民的义务,因此社会契约荡然无存,对于一个只行使掠夺的权利,而不尽保护之义务的团体,我们一般称之为强盗。

即使是如此荒诞的人生都没能击垮他的心灵。20年,他人生中最后的冬天格外寒冷。缺衣少食,疾病缠身的他看到了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小猫。尽管他自己买几粒1.8元的药片都心疼不已,他仍然为小猫买了舒化奶,拿着破箱子和破衣服为小猫御寒取暖。最后,与他相熟的小卖部老板抚养了这只小猫。
但是谁来关爱他呢?贫病交加,饥寒交迫的他最后还是死在了2021年1月4日或这之后的某个冬日。

……


如果你要问原因,那么原因非常多。散沙化家庭,虚假的国家,编户齐民,低人权模式,在正常的社会中每一条都会被视为不可接受的,然而在中国确是十多亿人默认的现实。这个根本不是什么“西方民主”的问题,你应该问中国应该怎样成为一个正常的国家。

品葱用户 格雷厄姆 评论于 2021-01-22

中国目前的路其实只有一条,那就是民主改革和社会开放。

要是比惨,NBA球星吉米巴特勒,没出生爹就跑了,14岁被亲妈赶出家门流浪街头,但是居然能够上完高中,进入大学还能进入NBA。前半生巴特勒比中国绝大多数最惨的人还惨。

中国由于一党专制,为了政权的安全,中国是禁止民间成规模团体的,什么活都要政府去干。

但是实际上效率最高的社会救助和福利团体都是私营的,那种非营利性的社会慈善团体才是帮助穷苦人最有效的。

但是政府不允许他们存在,要改变就只能拿政府开刀了……要么自己改革要么被改革。

再比如美国政府会给穷人直接发放各种吃喝等福利,中国政府则是开一个救助站,让老百姓自己找上门,甚至很多时候不提都不知道有这么个机构……

如果政府稳定的在某些地点给穷人发食物,那么这个up主的悲剧就不会上演,甚至很多人的悲剧都不会上演。

但是中国政府为啥不这么做呢? 因为供养体制内庞大的人群已经榨干了财富,剥削体制外都来不及哪还有余力帮助体制外……

综合来说就是,政府本身低效,同时不允许高效的私人团体活动,也不发放有效的福利,要留下资产去供养体制本身。 那么答案其实只有一个了……

品葱用户 muhammad 评论于 2021-01-23

上一代人的懦弱,造成這一代人的苦難。這一代人的懦弱,造成下一代的苦難。懦弱慫包本性才是根本,中國這麽大,沒一個進京刺殺王爺的,海外子女這麽多,沒一個刺殺或者黑市下單的。清帝怎麽退的位?王爺大臣們的家人被革命黨殺的不要不要的。

The tree of liberty must be refreshed from time to time with the blood of patriots and tyrants. by Thomas Jefferson
自由之樹必須以愛國者和暴君的血灌溉開花。湯瑪士.傑佛遜

When dictatorship is a fact, revolution is a duty. by Victor-Marie Hugo
當獨裁成為事實,革命就是義務。維克多.雨果

He who receives an idea from me receives instruction himself without lessening mine; as he who lights his taper at mine receives light without darkening me. by Thomas Jefferson.
我將思想傳授他人,他人之所得,亦無損於我之所有;猶如一人以我的燭火點燭,光亮與他同在,我卻不因此身處黑暗。湯瑪斯‧傑佛遜

Our lives begin to end the day we become silent about things that matter. by Martin Luther King.
當我們對重要的事變得沉默,我們人生便開始失去價值。馬丁‧路德

To dare is to lose one’s footing momentarily. Not to dare is to lose oneself.
果敢行動是片刻的失足,不敢行動則是失去自我。索倫·齊克果

品葱用户 Wallflower 评论于 2021-01-23

《枪炮、病菌与钢铁》里有这样的一个故事:

一个美国的人类学家跑到南太平洋上的一个小岛做研究,小岛的土著部落们看到这个美国人,十分费解,说:

“我们原始部落,靠着狩猎采集生活,必须要锻炼得很机敏、很矫健,这样才能捕到猎物,并且不被野兽袭击。在部落,哪怕是稍微笨一点的,都没办法生存。

你们美国人别说稍微笨一点了,就算是智力缺陷的残疾人,也可以靠吃政府、社会机构的救济活下来,我们部落民比你们美国人聪明多了,怎么过得远远不如你们?”

美国人和部落民的差异,就是历史积累的原因,说白了就是祖辈的抉择。

同样是东亚儒家文化圈,相比较于日本、韩国、台湾,中国人和朝鲜人过得就是这么苦,这源于我们祖辈在历史关键节点的抉择。

品葱用户 氢氧化钠 评论于 2021-01-23

1、民主就是民主,没有什么“西方民主”“东方民主”,给这样一种普世价值扣上东西方的帽子本质上就是反民主。就像医学就是医学,最多是传统医学与现代医学的区别,划分出“中医”“西医”无非就是为了抵制医学的现代化进程。同理,创造“西方民主”这个词本身就是为了抵抗民主。
2、民主不是灵丹妙药,不能包治百病,即使是最民主的国家也无法阻止一切人间悲剧的发生,指望一劳永逸不如去信宗教,起码耶稣基督能根治所有不幸。
3、但民主一定比专制强,起码对目前的中国来说是如此。事实上民主和国家的经济发展程度是挂钩的,现代世界没听说过搞专制而能长久发展的,法西斯的下场殷鉴不远,墙内相对宽松的江胡时期也是经济的快速上升期。
4、但民主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也不是靠“大救星”“先锋队”赐予的,民主是必须有下而上自发觉醒的:贵站用户就算当上了最高领导,难道一句话“我要搞民主”,赛里斯就民主了吗?这是不可能的。回顾历史,必是先有启蒙,再有革命,最后才有民主,墙国还处在启蒙阶段,不可能一步登天。
5、民主影响经济,经济也反过来影响民主。专制国家不可能保持稳定发展,经济条件的好转则会带来民主思想的传播,即马主义所谓的“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如果墙国经济如同朝鲜,连饭都吃不饱,还会有几个人关心自己活的有没有尊严?连智能手机和私人电脑都是稀缺品,还会有多少人在网上指点江山?所以墙国长期以来既想保持经济发展又要维持专制制度,这本身是南辕北辙自相矛盾。
所以从两个角度来看:越是发展经济,专制就越是在自掘坟墓;同时越是专制独裁,经济的发展越发撕裂社会并带来灾难—–贫富分化、男女对立、底层互害,毒奶粉、黑警察、血汗工厂,凡此种种不一而足。“饿死”的小伙子也是如此——扶贫带来更多贫困,努力造成更大的苦难,贫病交加死在了全面脱贫第一年。

品葱用户 theX 评论于 2021-01-23

建议不要做这种白日梦。

你想把大便做成可口的饭菜是不可能的,你至多把他说成巧克力,然后把别人的鼻子捂上,就已经很人道了。

支国人做刘阿姨口中的【编户顺民】已经有年月了,你不可能仅凭改变政治制度来改变他们,更别说在两会做提案了。

你如果希望救他们,那我给你支一招:你不是编剧吗,你就学于正,使劲写垃圾本,但是支人爱看,你就赚钱了。你顺便再在圈内拉拉皮条,把钱攒满,然后移民。或者你装模做样写点【反资本家但不反共】的这种电视剧,粉蛆最喜欢看了。当然他们的智商客观上会被你的剧本降低,但这是他们自找的。

你一移民,墙国人口基数就-1,客观上就有一个人得救了,救一个也是救,你不要以为度人才是度,度己也是度。

注意到贴主是之前讨论妓女的贴主,同作为90后,依然奉劝一句:千万别做梦,花再大的力气,醒来只会精疲力竭,一无所获。

面对一堆屎,要把它冲走,千万不要可怜它,否则久了会生蛆,只会更加恶心。

愿死者离开痛苦。

品葱用户 theflash 评论于 2021-01-22

贫困的根源问题是自我选择问题

从祖父辈开始相信中国共产党,相信政府,相信国家,以至于死到临头还在思考,为啥死的是我呢?

因为选择,选择了共产党,选择了愚昧,选择贫穷,选择了专制,选择了邪恶

归根结底,当支那人明白什么是反思,什么是忏悔,他就能明白不能再次走上和祖父辈一样的道路,一样的人生。而支那人怎么会明白这一切呢?100年的大清,100年后的今天,再回过头看看你身边父辈的样子吧,那就是更多支那人未来的模样,所以你觉得这个国家还有啥希望呢?

品葱用户 jiuqiupeng 评论于 2021-01-24

西方民主。。。。话说除了五毛培训材料之外真的有人会用这个词么

品葱用户 fb_china_today 评论于 2021-01-23

改变始于抗争, 上访下跪于事无补。

美国人民的自由是用萨拉托加大捷换来的, 中国人自己要寻找自己的方式去抗争。

品葱用户 可爱猴猴 评论于 2021-01-22

我不在乎也不知道。

坦白的說,既然我們選擇接受了一個不平等的世界,那自然也得為這一切的不運付出代價——

這位年輕人是這樣,那位老年人是這樣,

我們樂於狂熱的追逐優越與劣勢,樂於陶醉在人與人之間的差異中並以此為道德、為理所當然,為所謂的正義,同時認為一切追逐平等的行為皆為異端,

那自然就會接受有人得死,有人會比我們爽,而且死的人隨時可能是我們或我們喜歡的人這件事。

我們一向覺得結果平等就是狗屎,那可好,結果是什麼?有人窮,有人死,這可真是天大的好消息,人民群眾因自己的選擇與價值觀迎來了光榮的勝利。

當然,哪怕真有絕對的醫療平等,人類的身體也會時不時來點突變什麼的整出癌症或其他病況來自殺,恐怕我們唯獨選擇步入賽博朋克式的不做人才能逃離這不安定而狂妄的肉體,得到真正的歲月靜好。

就是真能不當人也得要錢,而這就仍然不是不平等社會下人們能整的了,開心就行。

品葱用户 fakeuse1989 评论于 2021-01-23

都是政策的锅啊,
不仅地方发展不平衡,还有户籍限制,搞得有些情况下人口在自己国家内流动迁徙的难度恨不得能赶上移民他国
由于政策限制多,官员还特喜欢不该管的瞎管该管的不管,经济发展机会受限,农民自己养个猪都能躺着中枪,最终变成我们现在老在那说的内卷,
社会保障网严重不足,比如医疗保障,基础教育保障,等等,而且这些保障经常还严重和地方挂钩,导致不仅穷,还没变好的希望,俗称阶级固化
至于民主是不是治病的药,我这么看,民主不一定能治这个社会的病,但专制一定治不了这个病

品葱用户 手握重兵 评论于 2021-01-22

我其实也算半个互联网观察者了,貌似往年没有这般密集。

一是很多村通网以来,贫困地区青少年因为物质造成的自卑,趋向于做看客而不发言;随着互联网文化的深入,他们开始发言了
二是武肺疫情以来,很多像删帖控评这种劳动密集型低门槛年轻人工作岗位遭到冲击,年轻人失业率高,而前期有贷款消费、高消费(买iPhone毫无疑问属于高消费)等习惯,导致陷入经济危机

正因为社会压力越来越大,所以人与人之间越来越敏感了吗?

也因为你自己的压力越来越大,所以对这种事情越来越敏感了。我听说很多人还在讨论肖战让郑爽代孕之类的吃瓜乐此不疲,没有你说得那么敏感。

底层这么苦,到底怎样才能改变?

底层的苦有两种,一种是绝对的苦,就是贫穷疾病战乱暴政,一种是相对的苦,人家过好日子没轮到自己。

第一种苦唯有推翻暴政建立自由资本主义(不是当代西方资本主义,是维多利亚时代的资本主义)自由市场,让人们自由创造和自由交换劳动成果,自由组成共同体共担防卫,等待时间开花结果(美国当代先进的医疗体系依赖保险业和医药业的长期发展)。

第二种苦无解。所有对平等的追求都是阻碍我们进步的陷阱。与其眼红别人有我没有,不如创造我有别人没有。

按照本论坛一惯的风向,貌似只有对执政机构开刀才能缓解。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和背景,你看到的并不是论坛的全部,更多是揭示你内心的想法而已。

所以,假如说,我们现在把一切脚步都停下,然后开始执行西方民主,那样,人民便可以重新拥有幸福吗?

西方自由一脉相承,千百年来不断发展。西方民主则是一个模糊的概念,古希腊民主和当代大众民主是完全不相干的东西,你说的西方民主是指什么东西?

让你上书,你的文字能呈到中央,放到明年两会代表的桌子上。

我对美国联邦政府唯一的建议,就是解散联邦政府,组建各种各样的竞争性的跨州协调组织。
我对China人的唯一建议,就是在两会前长跪不起。人只有做自己喜欢并擅长的事情,才能心安理得。

品葱用户 萬王之王 评论于 2021-01-22

建立小共同體,從各方面效法西方,往秦制-專制的反方向走,方可以救中國.
只不過可悲的是,劉仲敬有一個概念叫路徑依賴.很可能幾千年以前的中國歷史的選擇就注定了今天的下場.歷史上消亡的民族與文明很多.天若有情天亦老.

品葱用户 NZRdlClr5 评论于 2021-01-22

民主不是萬靈丹,只不過是抗生素,但哪怕只有一小塊萬金油都比缺醫少藥好
沒有「便」「就」這麽簡單,民主環境下也有大量人不幸福。要實現所有人都幸福的完美世界,就只能在所有人腦内都植入電極,隨時刺激它們讓他們感到快感,那根本是個反烏托邦

品葱用户 Irene 评论于 2021-01-23

执行民主有多大效果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推翻共产党是必须做的

品葱用户 反組引力球 评论于 2021-01-23

现在的你支是名副其实的极权社会,韭菜能好过那才有鬼了,当务之急是推翻土共,完成一次洗牌重置,自然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问题,而我们应该做的则是届时尽全力促成彻底分裂的局面,至于为什么那是另谈的事,泛分裂派基本都明白,但相信我,这是开启治根可能的唯一途径,大一统帝国跟民主社会是不能兼容的

品葱用户 lota790509 评论于 2021-01-23

是的,“学医救不了中国人”,从文就是改变他们的思想,教他们站起来做人。西式民主可能有点扯远了,但通往它的确实是一条站起来的路。
墙国这种日结打工小年轻太多了,来品葱的人都知道原因在哪,但是他们到死都不知道。

品葱用户 天下无贼 评论于 2021-01-24

能让底层民众获益,只有两个办法:经济发展和分配公平。

所以这就回到老问题了:民主体制能促进经济发展和分配公平吗?

这个问题是常吵常新的,根本没有标准答案,毕竟大量的民主国家经济落后,大量的发达民主国家分配不公。

品葱用户 zzzzz11111 评论于 2021-01-22

中国社会历史上的规律就是权贵阶层掌握大部分资源社会日益内卷-权贵阶层日益庞大并且之间的竞争开始,导致权贵阶层为了在竞争中压倒对立派系从而导致资源汲取更加剧烈社导致会内卷加剧-底层彻底崩溃社会溃烂底层互害加剧,综上所述你首先要做的就是尽可能传播真相,让人不受国内大众媒体的洗脑(国内任何大众媒体的操作都是权贵集团整体或者部分利益集团想要引导你的行为释放出来的),利益集团之间打架站队时也要占相对较弱的一边,第二尽量组织和你自身利益一致的底层

品葱用户 Hailfreedom 评论于 2021-01-23

中国在民主之前需要的是成为一个正常国家,一个正常的社会,未成年子女不抚养,如果有法治,会被法院强制执行剥夺抚养权,可以送到孤儿院或找人收养,要是医保完善,他也不会因病致贫。要是劳动法完善,有工会,他也不会被老板剥削。要是社会没有被原子化,民间有自组织能力,他也能被社区救助。要是中共没有打压宗教,也有教会救助。这里面每一条中共绝对不会去做或允许,整个社会从上到下都烂透了,改良难度极高,时间极长。不管你想做什么改良,第一方法只有彻底推翻这个体制,体制已经彻底僵化没有任何改良能力了。然后你们再来什么联邦或者诸夏才有机会能搞,但也不见的就能成功

品葱用户 董堂主 评论于 2021-01-22

有时候觉得国内的人确实苦命,非但苦命,还可悲。被蒙鼓里,还帮中共这恶魔说话。
唯一道路,走民主共和之路。立即,马上,现在。

品葱用户 水饺睡觉 评论于 2021-01-23

看了各位的回答,恕我直言,我虽然希望中国能早日成为民主政体,但我认为中国如果搞民主休克疗法,必然不会带来稳定繁荣局面。为什么?因为现在中国意识形态与民主两极对立。人们都被社会主义洗脑,难免产生诸多共产主义信徒,虽然其经济基础严重脱离这一理想,但这一思想也会对民主政治生态造成破坏,因为民主政治需要普遍的共识,亦即需要民主思想的广泛传播。

我倾向于随着经济发展的不可持续,政治上出现弱主,中国政治逐渐走向开明化,像大明王朝那样。中共自知无法实现共产主义这一目标,而放弃原教旨,改走孙中山“军政—训政—宪政”这一条路,来保持政权。

品葱用户 sora2021 评论于 2021-01-23

民主国家,无论富裕还是贫困,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次饥荒,因为政府和官员会面对巨大的社会压力,必须想方设法解决,并且避免饿死人的成本其实很低。而专制国家不会,他们只会封锁消息,封闭道路,镇压反抗。因此直至今天,专制国家中饥荒依然时有发生。
如果真的实行民主,可以改善,因为民主最基本的要求就是保护社会中最弱者的基本权利,生命权,财产权,健康权等等。
不过只要中共还存在,就放弃幻想,准备战斗吧。

品葱用户 李思葱 评论于 2021-01-23

只能过的更苦些,有几亿人像墨茶那样吃不起饭,才能去暴动

这是最惨痛的路,但也是最有可能实现的

品葱用户 十字军征支大佐 评论于 2021-01-22

或者,诸位大佬有没有牛人,现在就给你个机会,让你上书,你的文字能呈到中央,放到明年两会代表的桌子上。

小兄弟,你图样图森破啊!知道任志强么?何况,你以为中央就没人看品葱吗?

品葱用户 美食家老八 评论于 2021-01-22

社会主义就是国家资本主义  利用权力 国家机器压榨底层  比资本主义效率高多了   再一个国内现在就是内殖民  对内殖民  大城市向小地方吸血 小地方的人供养大城市有房的那群人

品葱用户 卡卡里 评论于 2021-01-23

首先第一步是降低五險一金的稅率吧,稅率降低反饋到人民的所得也會提高。
第二步就是封城可以但物流不能斷。比如說在兩市的交界處設置一個物流轉運站,兩市的物流都在那裏交接貨物並收發。

接著,也好像沒什麼好接著了,因為這頂多治標,不治本。
真要改變的話,就必須破除土地公有制跟戶籍制度。但我覺得這應該非常困難。
再來就是改動中國的維穩系統,至少要讓人與人之間願意交心。但我覺得這應該接近於不可能。
然後就是調整城管、公安、軍警體系吧。但我覺得這絕無可能。

放權很難。價值觀的改變也很難。
至少,三代以內絕無可能改變。

品葱用户 hkgusa 评论于 2021-01-23

人口太多沒的搞
什麼內卷大一統發生的原因都是基於人口太多的問題上

品葱用户 peacefulwaters 评论于 2021-01-23

“目前国内的底层人民为什么这么苦?有什么方式能够拯救大家?是执行西方民主吗?”

第一个问题:党国的剥削和专制,使得一部分下层人直接受害(被党的污染和恶政所伤害),另外一部分间接受害(积极加害:铁拳打击雇主等使他们失业,消极加害:对维权律师和NGO铁拳导致其他有困难的群众得不到法律援助)

第二个问题:没有。底层人民不那么苦的社会是发达国家,而中国通向发达国家,目前所见,没有路。

第三个问题:西方民主固然好,但是能实现西方的民主制度就已经是发达国家了,问题回到第二个问题上。如果仅仅是民主,那有可能改善一些,但是苦的根本原因还是经济落后,这个很难治。

品葱用户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评论于 2021-01-22

年齡大了,類似事件看多了,就會一點感覺都沒有

品蔥大部份人都是社會底層男,這種情況確實也離自己不遠,也沒啥好說了

\===更新===
這次糟了,和後浪一樣,支國互聯網翻起巨浪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40488455/answer/1690633161
主播墨茶 Official 因病去世,他生前的生活境遇如何?如果及时治疗能否得到救治? - 知乎

品葱用户 膜蛤第一名 评论于 2021-01-22

经过墨茶这一波事情之后我甚至不认为西化能救滞纳国
直接沉到地狱里算求

品葱用户 儒家的信徒 评论于 2021-01-24

我是觉得问题就是出在中国的上层精英,看看吧!从古至今除了齐国和明朝那几个君王能做到西方统治者那种地步,其余的都是什么鬼吃人不吐骨,中国的精英教育教育出来的只是群有文化的野蛮人他们脑子里没有什么现代文明的东西全是些秦制残留。

品葱用户 通衣宽商 评论于 2021-01-24

我比较悲观,假如在一个成熟的民主发达国家,他这种情况结局肯定要好的多,有ngo和有政府的完善的福利救助政策一定比现在更好。
在支那的现状,低保因为户口原因他不符合标准,贫困户因为他四肢健全有手有脚,智商正常也不符合标准,他这个病也不符合标准,还有也是户口原因。
只能愿他下辈子投个好胎吧(没有嘲弄的意思)。

品葱用户 哥特兰羊 评论于 2021-01-23

哥特兰羊觉得那些肚子都填不上还满嘴马列毛的支猪很有趣。我衷心祝愿他们能在炼狱与马克思毛泽东会面。
我不知道,上主会不会像拯救我和我的兔兔酱一样拯救他,可我知道李德胜只会吃人肉,那么他被李德胜的徒子徒孙吃干抹净自然是必然的

品葱用户 范松忠 评论于 2021-01-24

确实很难受,我一直以为我内心中如此痛恨中国,如果中国出事了,只要没死我家人,我应该窃喜才对,这个墨茶的事情,却让我惊讶地发现,我是如此的为他心痛,根本就不认识,也不需要关心的人,但确实太可怜了。

好吧,就算是我自吹一下我居然还那么有人性……

言归正传,是的,太苦了,我……虽然没哭,但确实看到这个新闻眼眶湿了。

品葱用户 Jewel 评论于 2021-01-24

民主這個方向來解決這個問題 對也不對

至少在美國 糖尿病的藥也不便宜的

你可以說他窮 如果是美國的窮人 申請低保 他都不在大陸的眾籌網站去找人捐錢 你認為他會在這裡申請低保?

点击品葱原文参与讨论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中共志愿军陆军到底战斗力多高?和同期苏军比呢?

品葱用户 巴比伦花园 提问于 12/18/2020 按墙内的普遍论调,中共志愿军就是人类轻步兵的巅峰,武德充沛,战斗力杠杠的,在国内暴击国军,在国外打平17国联合国军,把麦克阿瑟打到撤职,吹的神乎其神的。 中共志愿军有那么强吗?和同期苏共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