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互不联网大会在北京成立了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世界互不联网大会在北京成立了

·方舟子·

在北京成立了一个叫做“世界互联网大会”的“国际组织”,这个“国际组织”的宗旨是变革全球互联网治理体系,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中国国家主席给这个“国际组织”的成立大会发了一封贺信,由中宣部部长到会宣读。大会理事长庄荣文在讲话中说:习近平的贺信为世界互联网大会国际组织的建设发展指明了前进方向。不是号称“国际组织”吗,怎么还要由中国的国家主席来指明方向?这究竟是国际组织,还是国内组织?

据报道,在成立大会上还通过了《世界互联网大会章程》。我在网上没有搜到这份《章程》,在大会的官网上也没有搜到,不知道《章程》里有没有规定这个协会的宗旨是拥护中国共产党领导。我为什么有这个疑问呢?因为我想起了一件事。2000年11月,我去北京,刚好碰上中国要成立一个组织叫“中国反邪教协会”。发起人跟我说,我们是一个民间机构,希望你作为理事加入。我当时正在网上批法轮功,可以作为海外学者的代表。我说要先看一看《章程》。《章程》第二条写着要拥护中国共产党领导。我问,你们是一个民间组织,为什么要写拥护中国共产党领导,那不变成一个官方组织了?发起人说,我们协会要去民政部登记,不然就变成一个非法组织了,而到民政部登记都要求在《章程》里必须写明拥护中国共产党领导,因为中国所有的协会,不管是民间的还是官方的,都必须拥护中国共产党领导。我说,我就不能参加你们协会了,因为我不是党员,没有义务要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所以我就没有加入。不知道《世界互联网大会章程》里是不是也写了“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它应该会去民政部登记吧,不然就变成非法组织了。也许,因为是“国际组织”,所以就网开一面搞一下特殊,不在《章程》里面写明拥护党的领导。

但是不管怎么样,这个“国际组织”其实还是一个中国国内的组织。这个协会的理事长庄荣文是兼职,他的本职工作是中宣部副部长、国家网信办主任;大会秘书长叫任贤良,现在是全国人大社会建设委员会副主任,以前是国家网信办副主任。很明显,这个“国际组织”是由中国的高官领导的,基本上就是国家网信办下面的一个机构,只不过披上了“国际组织”的外衣。

报道说,加入世界互联网大会“国际组织”的包括互联网领域的领军企业、行业组织、权威机构、知名学者等等,但是搜不到它的成员名单,在它的官网上也找不到。倒是搜到一篇报道,提到有6家机构属于这个“国际组织”的创办机构,其中有5家是中国机构,包括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腾讯、阿里巴巴等;只有1家是国外的机构,叫做国际移动通信系统协会(简称GSMA)。

这个GSMA实际上是一个电信行会组织,跟互联网并没有什么直接关系,可能因为跟中国关系比较好,想在中国开拓市场,就把它拉进来了。GSMA的首席执行官还在成立大会上发言。首席执行官叫做洪耀庄,我刚看到这个名字还以为是个华人,后来去搜了一下发现不是,他是个美国人,英文名字叫John Hoffman。给自己起一个中文名字,说明这人其实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了,经常在中国活动。这种行业组织在国外太多了,根本没有人把它当回事,但是到中国就变成代表国际的贵宾了。所以洪耀庄在中国参加各种各样的活动,随便一搜多得很,现在也被拉到世界互联网大会“国际组织”去充门面了。除了这个人,还有一个“非洲互联网支付”,另外再也找不到别的国际友人或者其他国际企业机构加入这个组织,神秘得很,搜不到。

网上流传的一个名单说世界互联网大会参会国家有50多个,包括阿富汗、索马里、叙利亚,还有一些国家可能是大家没听说过的,很考大家的地理知识。但这个名单不是该“国际组织”的成员国,而是之前一个也叫“世界互联网大会”的与会国。那不是一个组织,而是一个真正的大会,是在乌镇开的。2014年开第一届大会,由当时的国家网信办主任鲁炜搞的。后来鲁炜被抓起来判刑了,但是后面依旧每年一届搞下去。第一届还比较热闹,也真的请了一些互联网业界比较著名的人参加,但是他们发现自己被当成宣传工具利用,后来就不来了。第二届为了表明参加的国家很多,专门弄了一个名单出来,就是刚才提到的、现在网上流传的与会国家。既然这些国家名称很考大家的地理知识,就变成一个笑话了。从那之后,就不好意思再具体列出究竟有哪些国家来参加世界互联网大会了,而只是笼统地说有70多、80多个国家参加。这次可能也吸取了教训,只是笼统地说有18个国家和地区的代表参加了成立大会,究竟具体是哪一些国家和地区就不说了。但是大家也可以推测这些国家、地区大概是什么样的。比如肯定会有叙利亚、古巴、俄国、委内瑞拉之类的,因为中国的铁哥们儿能够跟中国抱团搞什么“国际组织”的,算来算去也就这么几个。

世界互联网大会这个“国际组织”的前身就是在乌镇召开的一年一度的世界互联网大会,现在成立了“国际组织”,乌镇的会还是会一年一度地开,因为该“国际组织”的一项主要内容就是开乌镇峰会。选择在乌镇开世界互联网大会,把乌镇当成世界互联网的中心,其实是很讽刺的,它意味着中国的互联网的确非常黑,而且动不动就镇压。

这刚好跟互联网的性质是反过来的。互联网一个最重要的特征本来应该是自由——信息的自由、言论的自由,但是中国的互联网与此背道而驰。对外搞屏蔽,建了一个国家防火墙,把全世界最著名的、用的人最多的那些网站全部都屏蔽了,谷歌、推特、Youtube、脸书等等不翻墙用不了。而且,屏蔽的网站越来越多,墙也越来越高,就不存在信息自由了。对内搞监控,而且管得越来越严,动不动就封号、禁言、抓人,甚至判刑;敏感词越来越多,忌讳也越来越多。

中国可以说是世界上对互联网监控最严的国家,也许朝鲜除外,朝鲜可能根本就没有互联网,就不算它了。跟互联网的属性背道而驰,却又要以世界互联网的中心自居,未免太过自信。还要领导全球互联网治理体系进行变革,要怎么变?希望世界各国都向中国学习吗?都像中国那样建起国家防火墙,对外搞屏蔽,对内搞监控,让世界各国的互联网都各自为政,由互联网变成局域网?所以这个世界互联网大会应该改一个名称,叫做世界互不联网大会。

2022.7.13.录制  2023.8.28.整理

(XYS20230923)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喝茶”、封杀、流亡:他们在高压下讲述中国禁忌故事

“喝茶”、封杀、流亡:他们在高压下讲述中国禁忌故事 作者:HAN ZHANG 2021年8月的一晚,笔名为“慕容雪村”的中国畅销小说家郝群正在他的一居室公寓里踟蹰不定。他要在第二天早上6点左右抵达北京首都国际机场,搭乘飞往伦敦的航班,但在收 …

助力中国全球宣传运动的美国富豪

助力中国全球宣传运动的美国富豪 记者:马语琴, DAVID A. FAHRENTHOLD, LYNSEY CHUTEL, ISHAAN JHAVERI 2023年8月5日纽约时报 在伦敦熙熙攘攘的唐人街举行的这次抗议活动汇集了各路活动团体, …

泽连斯基广岛演讲

泽连斯基广岛演讲 非常感谢您的支持。我们真的很感激。非常感谢。尊敬的参与者!亲爱的日本人民!世界上每一个珍视和平的人! 我来自一个战争可能只会在历史的石头上留下阴影的国家。但是我们英勇的人民正在扭转历史,这样我们才能让战争本身变成这样的影 …

突然就怀念起21世纪的前十年

又是一年大风吹。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突然有点怀念起这个世纪的前一二十年。 那时春风吹起,世界和青春一样疯狂生长。那时人也年轻,人人都朝着新世纪新世界奔赴向前。 在那个十年,世界还很生动,缓缓向所有人打开。 1、 那时候,很自由。 那个 …

北京称奥密克戎首例或因国际邮件 专家指误导源头恐引起反效果

北京称奥密克戎首例或因国际邮件 专家指误导源头恐引起反效果 2022年1月19日美国之音 记者:林枫 华盛顿 — 中国卫生官员表示,北京市的第一例本土奥密克戎病例源头可能来自一份从加拿大寄出的国际快件。但对于新冠病毒通过邮件或其它物体表面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