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傲江湖》里最苦逼的一个坏人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文/秦山、六神磊磊

《笑傲江湖》里写了很多坏人,像岳不群、林平之、余沧海、左冷禅、费彬,都是坏人。但要说最苦逼的坏人,第一就要数奸细劳德诺。

此人是左冷禅派去华山派的卧底,结果毛都没卧出来,还盗了一本假的《辟邪剑谱》几乎把左冷禅坑死。当坏人当这个份上也算很失败了。不过要说他最大的特点,还不是失败,而是苦逼。

比如挨打,劳德诺是挨打最多的。一写华山弟子挨打,劳德诺不在场则已,一在场必定有他,并且经常给令狐冲背锅,挨了好多莫名其妙的毒打。

令狐冲救仪琳那次,定逸师太误以为令狐冲是掳走了仪琳,前去跟华山弟子索人,结果令狐冲没在。暴脾气的师太动起手来,有两个华山弟子当场被定逸打飞,一个是是梁发,另一个就是劳德诺。

然而梁发被卖混沌的何三七接住了,平稳着陆,劳德诺呢?撞上门板,咔嚓一声,门板断了……

这还没完,到了刘正风家里,仪琳口述令狐冲救她的过程,说到令狐冲为了让仪琳赶紧脱身,讲了一些什么“一遇尼姑,逢赌必输”之类的浑话,还连着把定逸师太骂了。

定逸明明知道这是激将法,可还是气不过,直接反手一掌,没错,清脆的耳光又打在劳德诺脸上了。

劳德诺都被打懵了,书上说“头脑一阵眩晕,险些摔倒”,这也太苦逼了吧,劳德诺招谁惹谁了?令狐冲捣的乱,凭什么打我?

写到最后,只要定逸师太脸色一不好看,劳德诺都条件反射似地后退一步,唯恐再被老尼姑没来由的揍一顿。

粗略统计了下,仅救仪琳这一场戏,劳德诺前后都被余沧海和定逸师太轮番毒打了三次。我要是劳德诺我心里也苦,当个卧底容易吗我,再说我明明没有拆穿啊,明明表面上还是好人啊,为什么不打旁人就专打我?

事实上,老当背锅侠挨打还不是劳德诺最苦逼的地方,他最苦逼的地方还在于他在华山的日子是真的苦。

大家发现没,华山派所有的苦活累活、跑腿流汗的事基本都是劳德诺在干。

举个例子,华山派要派弟子出差,安排的是谁?永远是劳德诺。他成了出差专业户。

像去福建蹲点,派劳德诺去;去青城派上门道歉,还是劳德诺去。

要说去青城派道歉这件事,其实也是给令狐冲背锅。令狐冲把青城派的人揍了,上门道歉的却是劳德诺。

大师兄专门惹祸,二师兄专门去擦屁股,你说这叫什么事?

对去青城道歉这事,劳德诺解释称因为自己年纪大,师父觉得他办事稳重老成,所以安排他去。

可其实仔细看书的话,你会发现,这完全是劳德诺在自我安慰,在找台阶下。因为在华山派,除了出差之外,别的苦活基本上也都是劳德诺在干,活脱脱像岳不群雇来的杂工。

我们一件一件来看。比如林平之拜入华山门下,拜师需要点香烛,这也就是拿几根香烛的事,谁去?劳德诺去:

岳夫人道:“德诺,你去安排香烛,让林师弟参拜本派列代祖师的灵位。”

劳德诺应道:“是!”

小师弟入门,凭什么二师兄给你拿香烛?

还比如,华山派集体出游去洛阳王家,路上岳不群要给老婆、女儿以及受伤的令狐冲雇马车,谁去?劳德诺去:

当下岳不群命劳德诺雇了两辆大车……

还有到后面,华山派要坐走水路去福建,需要雇船,谁去?还是劳德诺去:

当下劳德诺去另雇一船,将各物搬了上去……

看见没,不仅要雇,你还得搬东西,握草这就有点过分了对不?出差安排我,我认了,确实年纪大点,办事稳重,可雇车、搬砖这些事怎么又是我?不考虑下老头子的腰吗?

我劳德诺在华山派是什么身份?二师兄啊,相当于四把手,除了令狐冲,所有小弟见面都得喊声二哥的,并且明明他岁数最大,那么多小师弟不干活吗?你让二哥天天打杂合适吗?

一句话,出差是你,打杂是你,苦力还是你!总感觉劳德诺的任务不是卧底,而是做体验生活的。

可金庸说合适就合适,劳德诺你就在华山派好好干吧,他也真对得起这个姓,姓“劳”,姓得真是好,实在太爱劳动了,太苦逼了。

这就可以解释一件事了:为什么劳德诺在华山呆了那么多年,始终就没有被岳不群感化过?为什么仍然对左冷禅忠心耿耿?

同样是干坏事,帮谁干不是干?为什么非跟着左冷禅,甚至后来左冷禅都倒台了,劳德诺宁愿去投靠魔教都不愿给岳不群打工?

还不是因为跟着岳不群,太苦了!要啥啥没有,苦逼第一名,劳德诺又不是没脑子。不过,也许他真是没脑子,岳不群都故意整你整成这样了,你怎么还没看出来人家早发现你是坏人了?

最后还有个问题,金庸把劳德诺写得那么苦逼,干什么活都是他,为什么?

为了反衬他的奸诈,假装任劳任怨,给我们一个踏实的假印象?还是为了反映岳不群的心机,故意折腾劳德诺?都有可能。

但最大的一个可能是:金庸用顺手了!一写到干活的情节就想到劳德诺。

就好像一个部门、处室里,只要你一干活,领导用顺手了,就永远是你干活了。最苦的是,活儿干完了,跑到领导那汇报的还不是你。辛辛苦苦雇好了船,还在满脸欣慰地擦汗呢,结果小师弟平之屁颠屁颠跑到师父那里:

师父师父,船都弄好了,咱们可以走了!

师父师娘微微一笑:真好!平之真能干!

往期文章[](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4NDEzNTMyMA==&mid=2650317167&idx=1&sn=bf673aa2d1b044214727721bb4278511&chksm=87e7dd98b090548e76b31d1a866188fbc7d985b360e7da6ae78922e48dc15471f377924e2dd8&scene=21#wechat_redirect)

华山派的群弟子们

记得点“在看”

新的规则,及时看推文要给公号星标

别忘了星标一下,不然就错过了

帅呆的sixgod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预览时标签不可点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金庸说的:笑,是一种很危险的表情

文/六神磊磊、炎宸 一 我的主业是读金庸,在金庸的小说里,行走江湖必须特别注意表情的管理,尤其有一种表情很危险,那就是笑。 一般都以为,笑代表着安全、求生欲,代表不得罪人,所谓“举拳难打笑脸人”。其实这是很大的误解。在江湖上,笑是不能随便 …

​五岳亡于天门道长

**文/六神磊磊 ** 一 “天门道人站起身来,大踏步走到左首,更不向刘正风瞧上一眼。” 这是“金盆洗手”血案中的关键一幕。 金盆洗手会上,左冷禅的锄奸队突袭衡山,先取衡山高手刘正风。 屠刀之前,所有旁观者被要求站队。站到左首还是右首?是该 …

​五岳亡于天门道长

**文/六神磊磊 ** 一 “天门道人站起身来,大踏步走到左首,更不向刘正风瞧上一眼。” 这是“金盆洗手”血案中的关键一幕。 金盆洗手会上,左冷禅的锄奸队突袭衡山,先取衡山高手刘正风。 屠刀之前,所有旁观者被要求站队。站到左首还是右首?是该 …

嵇康之于司马昭,令狐冲之于任我行

嵇康,嵇叔夜,嵇中散。 魏晋风流的代表,很英俊,会养生,极为潇洒,还会打铁。临终一曲《广陵散》,天下皆知。 后来《射雕英雄传》里,黄药师学魏晋风度翻白眼,“非汤武,薄周孔”,就是指的嵇康。 话说,为啥他会死? 嵇康入狱,是因为牵涉到个曲里拐 …

​金庸说的:笑,是一种很危险的表情

文/六神磊磊、炎宸 一 我的主业是读金庸,在金庸的小说里,行走江湖必须特别注意表情的管理,尤其有一种表情很危险,那就是笑。 一般都以为,笑代表着安全、求生欲,代表不得罪人,所谓“举拳难打笑脸人”。其实这是很大的误解。在江湖上,笑是不能随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