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看了下連登,寫點雜談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首先說下:牆內人,不是大中華膠,對戀古大一統無感,對“中華民族”身份認同無感
(立場偏左,但反正不是巴丟草那種左膠)
不得不說我對香港瞭解程度不深。從反送中開始關注,也許兩地文化確實隔閡不淺。在這裏想雜談一點,沒怎麽寫過文,為貧乏的語言組織能力致歉。
理解港人出於安全考慮恐懼中國人,有些情緒也許無法體會,但我會儘量去理解。所以也理解對李文亮事件的反應。
想說的是:雖然是面對同樣敵人的不同戰線,還是希望能多一份理解。比如令我奇怪的是:“他們為什麼會簡單拿大中華膠標籤定義這裏,乃至來自中國的異議人士?”可能不信任是出於自我保護。但我得說單純的標籤定義不好用。比如本站,事實上是不同觀點,涵蓋政治光譜不同座標(不過沒有威權XD)的站點。反正我對大一統無感,要分裂要邦聯聯邦看情況,為什麼會冒犯香港的民族自決權?
“民主中國絕對會侵略香港/台灣”也是相當流行的觀點
我得說“民主了”還這麽支算個什麼民主啊,首先我個人覺得民主大一統概率低。但是民主真的不同於民粹,無論以何種路線轉型,我想沒人會瘋到拿洗腦入骨的人們毫不改造直接“民主”。
對大一統的恐懼也能理解,但民族自決權受國際法保護,否決這個的政權怎麼會“民主”。
我相信,一勞永逸的終結這個邪惡是我們的共同目標,絕不會允許它以任何形式復甦。
我也看到許多的“dehumanlize(非人化)”表達與“hatespeech(仇恨言論)”,連登的風氣我其實不太清楚,我也不想否決仇恨言論的自由。我好奇的是它的起因與心理。也許跟4chan一些仇恨言論的形成類似?
再談下身份標籤與“原罪”論。我不認同基於群體而非個人的攻擊,任何人首先是“他自己”再是他所屬的群體。
類似宗教概念的“原罪”是否存在?我想取決於個人不同的認知,沒必要道德綁架。至少從情緒方面——我認為自己是有的。而這正是我在這裏的原因。
也許沒有互相扶持的義務,但我相信可以漸漸的相互多一份理解。兄弟爬山,各自努力,共勉。

品葱用户 Tashkent 评论于 2020-02-14

想說的是:雖然是面對同樣敵人的不同戰線,還是希望能多一份理解。比如令我奇怪的是:“他們為什麼會簡單拿大中華膠標籤定義這裏,乃至來自中國的異議人士?”可能不信任是出於自我保護。但我得說單純的標籤定義不好用。比如本站,事實上是不同觀點,涵蓋政治光譜不同座標(不過沒有威權XD)的站點。反正我對大一統無感,要分裂要邦聯聯邦看情況,為什麼會冒犯香港的民族自決權?
“民主中國絕對會侵略香港/台灣”也是相當流行的觀點
我得說“民主了”還這麽支算個什麼民主啊,首先我個人覺得民主大一統概率低。但是民主真的不同於民粹,無論以何種路線轉型,我想沒人會瘋到拿洗腦入骨的人們毫不改造直接“民主”。
對大一統的恐懼也能理解,但民族自決權受國際法保護,否決這個的政權怎麼會“民主”。

鑒於貴國的天花板遠低於我國的地板,號稱民主的中國不會比號稱民主的俄羅斯民主到哪兒去的,該侵略的地區還是會繼續侵略,參考車臣、喬治亞、克里米亞… (๑◔‿◔๑)

品葱用户 同熱愛這片土地 评论于 2020-02-13

因為你是這麼想的
但中國沒素養的人卻很多
懷著大中華夢的人也很多
即使將來中國民主了
人民素質提升也是一個漫長的過程
而新領導人也極可能以境外已發展不錯的台灣來作目標

而且多年來中國人在台灣和香港人中累積了極壞的口碑
品蔥的各位還好
但其他中國人在香港人受難時是怎樣的?
恐怕一輩子都不會忘記中國的「大禮」

品葱用户 bumingbai 评论于 2020-02-13

当香港能够举起 “惠州人民代表要直选!“,“罗湖区区长要直选!”这样的牌子时候,在大陆人眼中的视觉冲击我认为是很强的。
-–(<原回复>)————-
香港最大的问题是,他们始终给人一种在维护体制内赋予的特权,而不是勇于抛弃体制,真正为民主自由而奋斗的感觉。
他们从来不为哪怕是毗邻的深圳争取一点点民主,只给人一种哪怕深圳的人都不陪享有他们的制度。
比如五大诉求中的双普选,如果他们能够提出不仅仅是香港需要双普选,深圳乃至广东都应该推行市级领导和人民代表的普选。我想,大陆的普通人不会对他们的争取冷淡视之。

如果要说,大陆人不为自己争取,却要别人为自己争取是可笑。那我只能说,同样一句话,在香港里说和在大陆说代价是不一样的,如果仅仅想着守住自己一亩三分地,那我想,总有一天会失去所有。
-—-</原回复>——-
如果说这么艰难的斗争,不点名拉上几个周围的城市一起(不建议直接拉上整个大陆),而一定要选择独自承担,那我认为这条路很难。从争取共情的角度上来讲,周围城市的人看到为自己呼吁普选的人,自己城市的名字出现在图像中,在忍受橡皮子弹和烟雾弹,感情上是不一样的。我觉得策略上也比仅仅呼吁双普选要来的好。
仅仅呼吁香港内部的双普选,是在呼吁一个畸形体制下承诺的特权的兑现。等同于乞求。仅仅呼吁香港内双普选无疑于从另外一个角度认同这个畸形体制。
而将双普选落实到香港周围的县市能够体现出,
1. 对现行体制的直接挑战,对所谓50年期限的直接否决。
2. 地理上相近的人形成共情。从而在宣传上予以反击。中共目前的宣传机器着力的点就是香港独立,而如果香港人能够表达出周围县市也要双普选无疑是对中共宣传机器的打脸。也是不割列的一种体现。

品葱用户 一般通过孟什维克 Tashkent 评论于 2020-02-14

鑒於貴國的天花板低於我國的地板,號稱的民主中國不會比號稱民主的俄羅斯民主到哪兒去,該侵略的地區還是會…

所以照舊應該推翻,但我更多認為大一統民主概率為0

品葱用户 qian 评论于 2020-02-14

民族自决权并非民主的专利,事实上共产主义者早年是鼓吹民族自决最下力气的团体之一。倒是民主体制在解决民族问题上未必能优越到哪里去,不成熟的民主体制如果再和民族问题纠结在一起,往往会成为死结

至于极端观点,有时候是现实中没什么办法解决问题导致的情绪宣泄。只要现实中没找到出路,这种情绪会一直存在,无解

品葱用户 Tashkent bumingbai 评论于 2020-02-13

香港最大的问题是,他们始终给人一种在维护体制内赋予的特权,而不是勇于抛弃体制,真正为民主自由而奋斗的感觉。
他们从来不为哪怕是毗邻的深圳争取一点点民主,只给人一种哪怕深圳的人都不陪享有他们的制度。
比如五大诉求中的双普选,如果他们能够提出不仅仅是香港需要双普选,深圳乃至广东都应该推行市级领导和人民代表的普选。我想,大陆的普通人不会对他们的争取冷淡视之。
如果要说,大陆人不为自己争取,却要别人为自己争取是可笑。那我只能说,同样一句话,在香港里说和在大陆说代价是不一样的,如果仅仅想着守住自己一亩三分地,那我想,总有一天会失去所有。

無產階級流氓要求住在隔壁的低收入戶鄰居無條件提供經濟協助,理由是我死了你們也不會好過 (๑◔‿◔๑)

品葱用户 占士邦 评论于 2020-02-14

先驱者梁天琦解答上述问题(开字幕)
[https://youtu.be/U7HW0DOyb3U](https://youtu.be/U7HW0DOyb3U")
[https://youtu.be/s-1RDpzdUPA](https://youtu.be/s-1RDpzdUPA")
[https://youtu.be/C0zvv5f8p2Q](https://youtu.be/C0zvv5f8p2Q")

品葱用户 hkgusa bumingbai 评论于 2020-02-14

香港最大的问题是,他们始终给人一种在维护体制内赋予的特权,而不是勇于抛弃体制,真正为民主自由而奋斗的…

因為香港的行動派大多已看清中國群眾的本質 香港過去幫了中國人多少次 結果換來什麼下場
現在的中國對很多香港人來說只是個極具威脅的殖民國而己

另外有很多人感覺上認為中國人現在難以綁架台灣人來一起搞民主中國(跑得夠遠)
現在來綁架香港人來搞民主中國 這種綁架行為跟共產黨基本上本質一樣 一體兩面而己
共產黨:香港人不幫我生金蛋就死路一條
中國人:香港人不幫我搞民主就死路一條

品葱用户 mayhumansfree bumingbai 评论于 2020-02-14

香港最大的问题是,他们始终给人一种在维护体制内赋予的特权,而不是勇于抛弃体制,真正为民主自由而奋斗的…

你搞笑的吧?香港坚持悼念64多少年了?结果呢???

曾经香港的人和西方人民的想法是差不多的,觉得改革开放,人民富起来后,会慢慢融入世界价值观,追求民主自由,体制改革。
所以当年在64的时候即使100万香港的人上街,他们要求的不是重新审视中英联合声明让香港人自决,而是支持中国开放民主化,认为民主会回归中国。因此当年他们为64的人筹款办的演唱会叫“民主歌声献中华”。
后来他们部分有渠道帮忙的人进行了“黄雀行动”,营救因64而被通缉逮捕的人。

不了解历史建议就不要张口就来,黄雀行动一类的历史江锋的视频也有讲过,还有大逃港什么的,自己去了解一下。

更不要提以前每次灾难捐的钱了。结果呢?

就因为你这样的人太多,自己不努力反而还怪香港的人不帮忙,不问自己的责任,把一切都当作理所当然。
说实在的我现在有点理解为何连登那边讨厌中国人了,别说外面的大部分中国人,连品葱都出现这么多“民主伸手党”。
就最近吧,不时就能看到个帖子“香港人能不能帮忙办悼念集会纪念李文亮?”,“黄之锋能不能捐部分口罩去国内造舆论?”,“香港人能不能帮国内翻墙?”,“港台能不能帮忙做文宣?”,“中共解体后,台湾能不能接管中国?”……数之不尽。

到底羞不羞?

反正我是无地自容了。

品葱用户 莫大 评论于 2020-02-14

大部份大陸人就這個德性,我看到顛倒是非邏輯,但看不到理解。如此說並不代表我認同非人化或仇恨言論,只是不在此論。
https://images.weserv.nl/?url=https://i.imgur.com/S6Gzo4O.png
(1) [https://www.tid.gov.hk/tc_chi/aboutus/publications/tradestat/exdes.html](https://www.tid.gov.hk/tc_chi/aboutus/publications/tradestat/exdes.html")
(2) [https://www.tid.gov.hk/tc_chi/aboutus/publications/tradestat/imsup.html](https://www.tid.gov.hk/tc_chi/aboutus/publications/tradestat/imsup.html")
(3) [https://www.wsd.gov.hk/tc/core-businesses/water-resources/dongjiang-water/index.html](https://www.wsd.gov.hk/tc/core-businesses/water-resources/dongjiang-water/index.html")
(4)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36020](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36020")
(5) [https://www.businessinsider.sg/malaysias-natural-resources-minister-says-singapore-is-buying-water-at-an-unreasonable-rate-that-is-too-cheap/](https://www.businessinsider.sg/malaysias-natural-resources-minister-says-singapore-is-buying-water-at-an-unreasonable-rate-that-is-too-cheap/")

品葱用户 aslohk bumingbai 评论于 2020-02-14

香港最大的问题是,他们始终给人一种在维护体制内赋予的特权,而不是勇于抛弃体制,真正为民主自由而奋斗的…

你見當年美利堅鄉民有爭取加拿大及印度獨立嗎?
香港目前無能力為東亞大陸的人付出更多。如果東亞大陸的人不為自己努力,外面就算只是聲援也沒法達到你們的耳邊吧。

品葱用户 愿雅威平安 bumingbai 评论于 2020-02-14

香港最大的问题是,他们始终给人一种在维护体制内赋予的特权,而不是勇于抛弃体制,真正为民主自由而奋斗的…

「如果他们能够提出不仅仅是香港需要双普选,深圳乃至广东都应该推行市级领导和人民代表的普选。我想,大陆的普通人不会对他们的争取冷淡视之。」

老兄,你太小看中國的文宣部的,他們白的會寫成黑的,黑的會寫成白的。然後是就算幫大陸開口說爭取民主又能怎樣,大陸的小粉紅可是連「中國還是不適合民主……」這種話說出來的。

老實說,那你期望香港應該怎對待大陸?

我覺得你的意思,就是香港人應該「順便」幫大陸人抗爭,因為大陸抗爭太難。

所以香港抗爭就不難嗎,被警察虐待,子彈爆眼,強姦,被殺……這些事情發生得太多太多了。請你發言之前,尊重一下香港人,很多香港人還是在留意品蔥的,你這樣的言語只會破壞香港和大陸人的關係,並讓某些盲目仇恨大陸人的港人,令他們更多挑釁性的話說(例如是支那人沒一人是無辜)。

PS:一個重覆了很多次的論點:連登不代表全香港人,很多人沒連登帳號,而且連登已被大量五毛滲透。

品葱用户 bumingbai aslohk 评论于 2020-02-14

你見當年美利堅鄉民有爭取加拿大及印度獨立嗎?香港目前無能力為東亞大陸的人付出更多。如果東亞大陸的人不…

我在美国生活7年了。美国历史也了解一点点。美国的独立成功和当时英法之争有关系。香港固然不可能为大陆争取太多。而我陈述的也是事实,不跳出特区框架,香港的民主难以长久。而不争取香港周围县市的支持,香港内部运动难以形成共情。

品葱用户 bumingbai 愿雅威平安 评论于 2020-02-13

「如果他们能够提出不仅仅是香港需要双普选,深圳乃至广东都应该推行市级领导和人民代表的普选。我想,大陆…

我不是一直生活在大陆的大陆人。我已经出国7年了。我也有慢慢的思想转变。大陆为民主呼吁的人之前所受的难也很多。我认为香港真的应该直接点名香港周围的县市。让香港周围的人直接感觉到这件事并没有置身之外。所以我觉得要推普选,就直接从香港周围所有县市一起推进普选。要让大陆人也感觉为自己呼吁的人,现在正遭难。情感上一定是不同的

品葱用户 aslohk bumingbai 评论于 2020-02-14

我在美国生活7年了。美国历史也了解一点点。美国的独立成功和当时英法之争有关系。香港固然不可能为大陆争…

事實上美國獨立後加拿大還成為至今唯一打到白宮的國家了。
也許很難理解,對香港有認同的人來說根本沒有特區框架,有的只是殖民制度的延續,而且是更惡劣更暴力的殖民。

品葱用户 愿雅威平安 bumingbai 评论于 2020-02-14

我不是一直生活在大陆的大陆人。我已经出国7年了。我也有慢慢的思想转变。大陆为民主呼吁的人之前所受的难…

我懂你的意思,就是幫其他城市號召民主,以爭取其他大陸城市的支持。

這操作對香港人來說很難呀,如果你說幫大陸爭取民主,那你應該不太懂香港的局勢。香港人對大陸人恨之入骨,香港人抱怨為什麼抗爭良久,大陸人並沒有挺身而出,反而大罵廢青的都是滿滿的人。加上大陸政府有派特工在香港殺人的嫌疑,又被港警多日來的迫害。

最後歸根究底,那些盲目仇恨大陸的香港人,還真不缺有力的論據,例如是肺炎本來就是大陸搞出來的,現在香港也受影響,以香港人的話就是「大陸送大禮」。

簡單來說,就是人家摑你幾十下耳光,然後你被要求跟對方交好,還大叫「中國民主萬歲」的意思。在香港的內部很難過關,出於仇恨,香港人不可能接受這種建議。

我不熟國情,但如果要作為抗爭的借口,借李文亮為招牌,提出要求更多言論自由,我覺得比甚麼聯合香港更會得到大陸人支持。

品葱用户 bumingbai 愿雅威平安 评论于 2020-02-14

我懂你的意思,就是幫其他城市號召民主,以爭取其他大陸城市的支持。這操作對香港人來說很難呀,如果你說幫…

那我觉得可能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大陆,尤其香港周围城市的人,自己到香港蒙面举自己城市的名字来争取了,比如”要求惠州人民代表直选”, “要求珠海人民代表直选”。李文亮这个事情,大陆的网监很好洗。这个着力点,以我个人对国情的了解,很难持久。李文亮本身也是体制内人(维护体制的话他自己也讲过),其妻子,老爸老妈岳父岳母很容易被中共控制而发声平息事件。舆论的推进压宝一个人,一家人是很危险,很容易遭受挫折的。我认为有可能持久推进的事情就是
1. 人民代表直选。
2. 市级官员直选。
不要压宝一个人,一件孤立事件。

品葱用户 d444c 评论于 2020-02-13

其實簡單粗暴點
我覺得別人分享一大篇文,那些直接大中華膠轟上來不好好討論的都是分化五毛
連登五毛數量多的像蟑螂,每天半夜幾乎都有風向文,無時無刻不想為港共黑警洗白
某方面而言連登完全是靠極右民族主義情緒才能維持真港人主導,不然會直接被控評
所以這就成了一個現象,本身論壇就是靠極右維持的,再加上五毛的兩地分化文,兩者結合起來就會變為全版面充斥著激進主義發言
港共中共對於港人陸人connect顯然是非常的恐懼,他們極為害怕思想的傳播,出盡任何方法令中港兩地人民無法合作

品葱用户 同熱愛這片土地 mayhumansfree 评论于 2020-02-15

你搞笑的吧?香港坚持悼念64多少年了?结果呢???曾经香港的人和西方人民的想法是差不多的,觉得改革开…

別為他人的問題給自己添壓力
像你這樣想的人我想台灣和香港人都不會討厭的…辛苦你了

品葱用户 worldelite 评论于 2020-02-14

东亚不是欧洲和美国。
你不能看到因为欧美现在可以淡化民族主义,由现代进入后现代,就觉得东亚的议题自然也应该跟随这些潮流。事实上东亚落后欧洲的是两千年的发展——而由于中国反而在错误的道路上走了两千年,所以这中间至少是四千年的差距。
因此香港台湾对待中国,所采取的策略应该是希腊城邦对付波斯一样——绝不向侵略者妥协,用鲜血去构建牢不可破的同盟。等到港台走过了欧洲的路、建立起近代民族国家的时候,才谈得上去「支援」中国、向大陆传播文明的事(当然中国人到时候还是会骂殖民主义的)。在那之前拿欧美标准去要求港台接收难民、输出「民主」之类的行为,和匪谍无异。

品葱用户 rockman bumingbai 评论于 2020-02-15

香港最大的问题是,他们始终给人一种在维护体制内赋予的特权,而不是勇于抛弃体制,真正为民主自由而奋斗的…

他们为什么要为深圳人争取民主?????

品葱用户 bumingbai rockman 评论于 2020-02-14

他们为什么要为深圳人争取民主?????

这样做可以
1. 为香港人自己的事业获得超越制度框架的正当性。
2. 击破中共宣传机构将一切香港的游行斥为独立的手法 (我对是否独立无所谓,但是宣传就是民心的争夺,如果你是中共宣传机构,你如何反驳?我自己想了想,不知道怎么反驳。)
3. 优先形成基于地理远近的共情,在小范围远比实现全中国民主化的目标更加有力。
4. 共情形成后,香港本身的争取可以获得超越香港范围之内的支持。

品葱用户 konami 评论于 2020-02-15

首先,你不要太在意別人的看法。
對如何達成一件事,不同人有不同意見,甚至互相批評反對,這就是民主社會的常態。
事實上,我們不可能預知未來,也沒辦法證明大中華一統跟裂解中國,何者才是正確的,
何妨抱著兄弟爬山,各自努力的心態,不分化,不割蓆。

身為台灣人,接收的訊息跟價值觀,大概跟香港人比較接近,
也有一票台灣年輕人,對中國沒有歸屬感甚至不抱好感。
所以很能明白香港人,尤其是年輕的香港人,為什麼對中國有那麼多的怨恨跟不諒解,
畢竟這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
但我不是他們,我畢竟不可能親身體會身邊有人失蹤、自殺跟被捕,或與父母決裂、失去原本生活的痛苦,
不可能完全理解他們所作所為背後的心路歷程。
所以唯一能做的,就是理解並包容他們,能力範圍內支持他們。
你不需要支持他們所做的每件事,正如你也沒有必要在意他們每個個體的每句話一樣。
各有各作,加油。

品葱用户 jsglsjh bumingbai 评论于 2020-02-14

这样做可以1. 为香港人自己的事业获得超越制度框架的正当性。2. 击破中共宣传机构将一切香港的游行斥…

1. 为香港人自己的事业获得超越制度框架的正当性。
- 不可能,那样做在国内会被视为挑动其它城市/地区独立,在中国语境里不可能是“正当”,直选就是独立。

2. 击破中共宣传机构将一切香港的游行斥为独立的手法 (我对是否独立无所谓,但是宣传就是民心的争夺,如果你是中共宣传机构,你如何反驳?我自己想了想,不知道怎么反驳。)
- 没有击破,反而扩大了成为香港非但要独立,还要撕毁整个中国,罪无可赦。

3. 优先形成基于地理远近的共情,在小范围远比实现全中国民主化的目标更加有力。
- 没有共情,中国人普遍根本不相信民主和自由,这两个是贬义词,香港人如果要给中国人普及民主和自由,中国人会认为这是要杀了他们。

4. 共情形成后,香港本身的争取可以获得超越香港范围之内的支持。
- 不成立,香港会在第一时间遭受最严重的打脸和抵制,自由和民主对中国人来说就等同于邪恶和砸他们饭碗,他们会拿实名制的菜刀去砍香港手足。

品葱用户 达拉鸡 评论于 2020-02-15

连登做的太过分了,至少品葱可一直都在帮助连登人宣传一直都在支持香港人游行,他们反过头来这样说你,什么意思?要是小粉红也就算了,连帮助他们的人也是要被敌视那咱们是不是在热脸贴冷屁股。

点击品葱原文参与讨论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台灣政府對情緒勒索以及移民監之必要性

最近中配事件鬧得沸沸揚揚,自從陳時中講出台灣人的心聲之後,中配開始使用哀兵政策,寫卡片的寫卡片,錄影上網哀嚎的哀嚎。 甚至還出現了什麼兩岸人民協會的人出來講話,字裡行間暗示著因為中配覺得申請台灣國籍時間太長,所以才不想申請。 請問你是想縮短 …

已經放棄跟身邊的大陸同學輸出革命了

品葱用户 林鄭趁地淋 提问于 9/6/2019 本人香港人,認識不少大陸留學生,但跟他們都不太熟,平時聊的基本上都是學業,不會說政治有關的議題。最近跟其中幾個聊起了香港的事,發現他們都不甚了解這次運動,平時獲取有關運動資訊的地方就是微博/微 …

方舱医院「住到不想走」?中国假患者被台网友抓包!

方舱医院“住到不想走”!陆患者感谢党:吃太好怕变胖 大陆中心/综合报导 武汉肺炎(COVID-19,2019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延烧,中国确诊病例超过4万人,医疗资源紧缺的情况下,中国仅有耗费8天时间,打造可容纳1000人的“火神山医院” 武 …

廣東社會簡介

(本文作者乃珠三角城市廣府土著。因此本人視角狹窄,與鄉鎮/農村/粵西出身的蔥油未必相似,與潮汕客家蔥油更可能迥異。請各位加以補充你們的視角。) 首先簡單分類廣東居民。 有三大土著(排名不分先後): 操粵語的廣府人,地盤是惠州府城以西,減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