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特朗普背书的科巨头,如何利用中产阶级的退休账户给自己的50亿资产免税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最近很多读者反映收不到加美财经的推送,或者要刷很久才能刷到。优质内容来之不易,还请大家看完文章随手【点赞、在看、转发、星标】。

ProPublica新闻网发表文章,详细报道了PayPal的创始人彼得·蒂尔,如果通过一个特殊的免税退休账户积累了惊人的财富。外界不只是对蒂尔的巨额退休账户一无所知,甚至财务专家计算出来的蒂尔财富总额还不及他退休账户中的财富的一半,并且只要蒂尔到59岁半以后再从这个退休账户中取钱,就可以完全免税,本文揭示了以蒂尔为代表的超级富豪们,是如何利用免税退休账户敛财的。(文章作者:Justin Elliott,Patricia Callahan 和 James Bandler)

亿万富翁彼得·蒂尔是PayPal公司的创始人,他曾公开谴责“没收税”(注:没收税是指强制将私人财产无偿转让给公共所有),他是美国著名反税政治行动委员会的主要资助者。他还资助了一个提倡建立不征收强制性所得税的浮动国家的组织(注,浮动国家是指海上漂浮社区,人造岛屿)。

但蒂尔不需要一个人造岛屿就能避免纳税,他有一个同样有效的东西:罗斯个人退休账户。

美国国内税务局的机密数据显示,在过去的20年里,蒂尔已经悄悄地把他的罗斯个人退休账户,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免税储蓄罐。

罗斯个人退休账户是一种普通的退休工具,目的是鼓励美国人在他们的老年生活存钱,利用大多数人无法获得的股票交易,蒂尔将1999年价值不到2000美元的退休账户变成了50亿美元的意外之财。

为了更好地理解这一问题,我们先来看看2018年罗斯个人账户中美国人的平均存款:39108美元。

50亿美元是个什么概念呢?

如果德克萨斯州休斯顿的230万人中,每一个人都向银行存入2000美元,那么这个账户里的钱,还是没有蒂尔在他的罗斯账户中的钱多。

更重要的是,只要蒂尔等到2027年4月,也就是他离60岁生日还有6个月的时候才提取他的钱,他就永远不用为这几十亿美元支付一分钱的税。

ProPublica获得了美国国税局数千名最富有的人的退税数据,覆盖时间超过15年。这些数据首次提供了美国超级富豪们的财务生活的内部观察,这些人的巨额财富足以使他们跻身历史上最富有的人之列。

这些秘密信息揭示的是,当大多数美国人尽职尽责地为军事、高速公路和安全网项目纳税时,美国最富有的公民正在寻找方法来规避税收系统。

这些技术中最令人惊讶的是罗斯个人退休帐户,该帐户限制大多数人理论上每年只能缴纳6000美元。

为了改善中产退休生活的退休金账户,却成了富豪们的避税天堂

已故特拉华州共和党人小威廉·罗斯参议员,在1997年推动通过了一项建立罗斯个人退休账户的法律,允许“辛勤工作的中产阶级美国人”储存免税资金以供退休之用。克林顿政府不想给富人提供巨大的税收减免,因为他们无论如何都能存钱,所以阻止了年收入超过11万美元的美国人使用这个账户,而且当时的年缴款额上限为2000美元。

然而,从一开始,像蒂尔这样的少数企业家就绕过了这些规则:用2000美元或更少的钱开一个罗斯账户,以优惠的条件购买一家初创企业的股份,而这家企业很有可能在某一天爆发出巨大的价值。每股的价值不到一分钱,这么低的价格,即使2000美元也足以购买大量的股票。按美国政府的规定,只要个人退休帐户在59岁半之前保持不变,就可以坐拥该股票的所有收益,只要账户开设超过五年,在59岁半之后再取款,无论收益多么巨大,都可以永远免税。

然后,用仍在罗斯内的收益进行其他投资。

在罗斯计划创立约十年后,国会使得这个账户变成巨大的避税场所,它允许每个人,包括最富有的美国人,把他们存放在不太有利的传统退休账户中的钱,在支付一次性税款后,转移到罗斯账户,在那里他们的钱可以不受山姆大叔的检查肆意增值,简直就是美国的避税天堂。

为了确定那些在退休账户中积累了财富的人,ProPublica搜索了超富人群(超过2000美元)的退税数据和个人退休账户。记者还研究了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文件、法庭文件和其他记录,包括2005年蒂尔申请新西兰居移民时的一份详细说明其财富的文件。

ProPublica发现,在这个稀有群体中,“个人退休账户”一词已经成为一个错误的名称。与其说这些账户是为老年生活建立的一个蓄水池,不如说它们已经演变成了由美国纳税人补贴的强力投资工具。

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沃伦·巴菲特的副手泰德·韦斯勒,在2018年底,他的罗斯账户中有2.644亿美元。对冲基金经理兰德尔·史密斯,他的阿尔登全球资本投资了全美国各地的报纸(到2020年中期,阿尔登持有大约200家美国报纸的股份),他的账户有2.526亿美元。

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之一、大力支持富人增税的巴菲特也在利用罗斯退休基金。截至2018年底,巴菲特在其中有2020万美元。记录显示,前文艺复兴技术公司的对冲基金经理罗伯特·默瑟,在他的罗斯账户里有3150万美元。

巴菲特没有对通过电子邮件发送的问题作出回应,无法联系到默瑟发表评论,他的会计师和律师也没有回应代表他接受问题的请求。我们也无法联系到阿尔登全球资本的史密斯发表评论,当ProPublica记者表明身份时,他的对冲基金的一名员工一再挂断电话。史密斯和他的对冲基金的其他代表也没有回应。

巴菲特的副手韦斯勒在一份书面声明中说,他的退休账户依靠的是所有纳税人都可以获得的公开交易的投资和策略。尽管如此,他说他支持改革该系统。

他写道:“虽然我是个人退休账户机制的巨大受益者,但我个人并不觉得我的个人退休账户为我提供的税收保护一定是好的税收政策,为此,我公开支持修改退休账户超过一定门槛后所获得的利益。”

蒂尔的发言人代表蒂尔接受了详细的问题,然后从未回应过电话或电子邮件,给蒂尔的风险投资基金留下的信息也没有得到回复。

虽然这类账户的范围和规模从未被公开记录,但国会早已意识到它们的存在,以及它们为超级富豪获得的不断膨胀的税收优惠。政府问责局是国会的调查部门,多年来一直警告说,最富有的美国人,正在以联邦议员从未想过的方式在退休账户中积累大量财富。

与此同时,国会严重削减了国税局的预算,以至于机构的调查能力受到阻碍。资金如此紧张,以至于该机构在2015年一度无法将纸质报税表中有关个人退休账户的关键数据,输入其计算机系统。

多年来,一些政客曾试图打击超富阶层从巨大的个人退休账户中获得的税收优惠,但没有成功。

2016年,俄勒冈州民主党参议员罗恩·怀登提出了一个详细的改革计划,并说:“现在是时候面对这样一个事实:当涉及到退休储蓄时,我们的税法需要强化公平原则,而这要从打击建立在内部交易资产上的大量罗斯退休帐户开始。”

他当时补充说:“退休储蓄的税收优惠,旨在帮助人们建立一个保障,而不是一个金蛋。”

但怀登很快就放弃了他的提议;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没能通过它。

与此同时,蒂尔的罗斯账户内的资金也在增长。

而且越来越多。

在2019年年底,它突破了50亿美元的大关,在短短三年的时间里跃升了30多亿美元,所有这些都是免税的。

蒂尔是J.R.R.托尔金(注:英国作家、诗人、语言学家及大学教授,以创作经典古典奇幻作品《霍比特人》、《魔戒》与《精灵宝钻》而闻名于世。)的粉丝,那时他已将他的罗斯公司置于一家名为Rivendell Trust的家族信托公司下。

在《指环王》中,瑞文戴尔(Rivendel)是一个精灵居住的秘密山谷,一个雾气环绕、对抗黑暗势力的避难所。

蒂尔的俗世版本是拉斯维加斯郊区的一处办公大楼,对面是一家芝士蛋糕工厂,工作人员都是一小群公司律师。

多亏了罗斯,蒂尔的财富甚至比统计富人财富的专家认为的还要大得多。2019年,福布斯认为蒂尔的总净资产只有23亿美元。这还不到他的罗斯个人资产的一半。

平平无奇的退休账户如何成为富人的避税天堂

对大多数人来说,对罗斯个人退休账户的缴款上限为每年6000美元。但是,一些最富有的美国人找到了办法,使他们的罗斯个人退休账户增长到数百万、甚至数十亿美元,而且是免税的。

办法就在这里。

你向罗斯个人退休账户缴纳1000美元。

然后,在只有少数人能够接触到的机会中,你用这笔钱在一家新成立的公司购买了100万股股票,每股价格不到一分钱。

几年后,该公司上市,每股的价值上升到50美元。

现在你的罗斯个人退休账户价值5000万美元。

通常情况下,当你出售这些股票时,你会欠国税局20%的收益。但是,由于这一切都发生在罗斯个人退休账户内部,你不需要支付任何税款。

接下来,你用这5000万美元投资于更多的公司。

当这些公司上市或他们的股票升值时,你的罗斯个人退休帐户就会不断增长。

只要你等到59岁半才套现,这些钱就不会被征税。

当你看到其他美国人退休时的光景时,超级富豪利用这个为中产阶级准备的工具,而使自己变得富有的行为就格外刺眼。

普通人甚至一分钱都没有。

2020年美联储的一项研究发现,四分之一的工作年龄的美国人没有任何退休储蓄。

罗斯账户的妙用何在?

个人退休账户是从企业养老金的废墟中出现的。传统的个人退休账户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就存在,服务于那些没有养老金的工人,但随着企业将退休储蓄的负担转移到工人身上,很少有美国人设立这些账户,这就注定了许多人在年老时只能靠社会保险勉强度日。到20世纪90年代,美国两党的政治家都在为美国储蓄率的下降而烦恼。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罗斯参议员多年来一直推动的一个想法终于找到了时机。

作为里根经济学的创始人之一,罗斯决心削减联邦预算、减税并控制国税局。从1997年开始,作为参议院财政委员会主席,罗斯举行了一系列听证会,将国税局人员描绘成来势汹汹的暴徒。罗斯引发了立法调查,使国税局的征税权力在后来的十多年里都被削减了。

但是,正是他对罗斯个人退休账户的倡导为这位参议员赢得了身后的名声,并在《美国传统词典》中被提及。罗斯痴迷于一种新的个人退休账户,他说这将是“给无数为未来做准备的美国人的一种祝福”。

它还为整个所得税系统创造了一个逃跑通道。

普通的退休计划,例如传统的个人退休账户或401(K),只是将税收推迟到以后。人们投入账户的钱会从他们的收入中扣除,所以他们不会被提前征税,之后产生的股息、利息或投资收益也不会被征税。但当退休人员提取资金时,他们必须支付所得税。

相比之下,罗斯计划消除了纳税义务,而不是推迟纳税。开设罗斯储蓄所的人不会因为他们最初投入的资金而获得减税。但是,一旦他们存入这笔钱,他们的投资就会永远免税增长,而且退休人员在提款时不需要支付一分钱的税款。更妙的是,与传统的个人退休账户不同,罗斯不要求退休者随着年龄增长而掏空账户。

罗斯参议员承诺,他的新个人退休账户,将“为辛勤工作的美国中产阶级提供救济”。

1997年,在压倒性的两党支持下,创建罗斯账户的法律获得通过。一些税务专家预测,那些最有可能在年老时在经济上挣扎的工人不会开设账户,因为他们没有储蓄能力。

他们警告说,罗斯将成为对大多数富裕的纳税人的一种馈赠,而这些人无论如何都会存钱。投资罗斯就像在低利率时锁定抵押贷款利率一样,对担心国会在未来几年提高税率的美国富人来说,罗斯很有吸引力。

这就是为什么克林顿政府坚持禁止赚得太多的人把钱藏在罗斯里。当然,这将防止超级富豪们利用罗斯账户作为避税工具。

1999年初的一天,蒂尔在后来成为PayPal的公司的一名副手,走进了Pensco养老金服务公司的旧金山办公室。这本来是一个平淡无奇的约会,意外的是,它改变了蒂尔的生活。

蒂尔是斯坦福大学法律系的毕业生,经营着一家小型对冲基金,当时还没有跻身超富阶层的行列,但他对自己成立几个月的科技企业有着远大的抱负,他在那里既担任董事长,又担任首席执行官。他设想他的公司创造“一种新的世界货币,不受任何政府控制”。

受自由意志主义者安·兰德和托尔金的幻想三部曲的影响,当时30岁出头的蒂尔就像一个反传统的哲学。几年前,他与人合写了一篇反对多元文化主义的檄文,指责当时的克林顿总统的政府发动阶级斗争。他和他的合著者写道:“向富人征税本身似乎已经成为一种目的。”

Pensco是一家小公司,允许客户将几乎任何他们想要的投资放入税收优惠的退休账户。蒂尔即将成为Pensco的大客户。

在接受ProPublica采访时,Pensco创始人汤姆·安德森回忆说,蒂尔和其他PayPal高管曾想把公司的初创股份放入传统个人退休账户。

安德森抛出了更诱人的东西。

现在已经退休的安德森回忆说:“我当时告诉他:‘如果你真的认为这将会是一个大项目,那你应该考虑一下罗斯计划。如果投资膨胀,当你把它取出来时,你不用交税,这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数学是令人信服的。蒂尔不会在前期得到减税,但如果投资价值激增,他将避免巨大的税单。

安德森说:“他们立即抓住了重点,他们就这样做了。”

用每股0.001美元的价格买入了自己创立的PayPal的股票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使美国政府失去了数不清的税收收入,也许是几十亿。蒂尔用他的新罗斯账户购买了他的创业公司的股票。

1999年,单一纳税人只有在收入低于11万美元的情况下,才可以向罗斯账户存钱。像许多初创公司一样,PayPal为其高层管理人员提供了较低的初始工资和大量的股票授予。国税局的记录显示,蒂尔当年的收入为73263美元。

与大多数拥有个人退休账户的美国人相比,蒂尔还有一个优势,他们通常用退休账户来购买公开交易的股票、债券、共同基金和存款证明。由于蒂尔用他的罗斯账户购买了一家私人公司的股票,其价值并没有在公开的股票交易所确定。

虽然这种购买的细节通常不公开,但蒂尔的财务助理后来在这位企业家申请新西兰居留权的信中,披露了这些细节:“蒂尔在PayPal成立期间通过他的罗斯账户,购买了他在PayPal的创始人的股份。”

虽然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描述那段时间的文件没有提到蒂尔的罗斯账户,但文件显示,他在1999年1月买下了他在该公司的第一批股份。蒂尔为170万股股份支付了每股0.001美元,是的,1厘。按照这个价格,他只花了1700美元就买下了大量股份。

在1999年,2000美元是你一年中可以投入罗斯账户金额的上限。

蒂尔不寻常的股票购买卖,可能触犯旨在防止个人退休账户成为非法避税工具的规则。投资者不允许通过退休账户以低于真实价值的价格购买资产。这种做法有时被称为“塞钱”,因为它规避了国会对可以在罗斯帐户中投入多少资金的严格限制。

PayPal公司后来在首次公开募股前,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的文件中披露了有关该公司早期历史的细节,该文件显示,蒂尔的创始人股份是该公司以“低于公平价值”出售给员工的股份之一。

加州大学欧文分校的税法教授维克多·弗莱塞,曾写过关于创始人股份估值的文章,他应ProPublica的要求阅读了PayPal的文件。他断言,用罗斯公司以0.001美元的折扣价购买创业公司的股票,是站不住脚的。

弗莱塞说:“这是一个巨大的丑闻,你是有多贪婪?”

西雅图专门研究个人退休账户的税务律师沃伦·贝克说,他建议在创业公司工作的高管客户不要用罗斯证券购买创始人的股票,以免被国税局指责他们进行了低估股票价值的特殊交易。贝克说的是一般情况,并不是针对蒂尔。

他说:“我担心的是,你无法证明估值数字的合理性。”

加州和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记录显示,在蒂尔购买其创始人的股份时,他自己的对冲基金已经向这家新创业公司贷款了10万美元。

证券文件显示,在该公司将股份卖给他后不久,投资者就涌入了数百万美元。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里,该公司以50万美元的价格将自己的一部分股份卖给了投资者。这些记录显示,在6月和8月,电信巨头诺基亚的风险基金部门和其他投资者又投进了450万美元。

当时的网络热潮如火如荼。蒂尔在1999年底对员工说:“我们肯定会有大的发展。”

他预言PayPal将成为“支付领域的微软”,根据《PayPal之战》一书,一位前雇员讲述了那些令人振奋的早期岁月。

但是,当蒂尔的罗斯账户的托管人Pensco公司,在1999年年底向美国国税局报告账户价值时,投资者的热情并不明显。税务记录显示,Pensco公司告诉国税局,1999年底蒂尔的罗斯账户只值1664美元。

安德森在接受采访时说,Pensco依靠那些股票在罗斯账户中的公司来说明它们的价值。他不知道PayPal是如何得出其市场价值的,但他说蒂尔购买这些股票是“完全合法的”。

罗斯账户成了蒂尔的私人免税投资银行

从那以后,没有什么能阻止蒂尔的罗斯公司。在托尔金表述的炼金术一般的硅谷中,他的罗斯公司将把这些PayPal的股票变成一笔免税的财富,这将比龙斯矛戈山中的所有宝石、黄金和白银更安全(托尔金书中的矮人藏宝地)。

税收记录显示,1999年之后,蒂尔再也没有向他的罗斯账户存过钱。

他不需要这样做。在短短一年的时间里,他的罗斯账户价值从1664美元跃升到380万美元,翻了两千多倍。

然后在2002年,eBay收购了PayPal。同年,蒂尔卖掉了这些股票,他的财务助理后来告诉新西兰移民官,这些股票仍然在他的罗斯账户里。免税的收益涌入他的账户,税务记录显示,到2002年底,蒂尔的罗斯账户价值2850万美元。

如果他在罗斯之外的普通投资账户中持有他的股票,蒂尔将欠美国国税局20%的收益,并欠加州税务部门另外9%的收益。由于这些股票在罗斯账户中,他在出售这些股票时没有税单,这能够为他节省数百万美元。

突然间,蒂尔有了一个很少投资者能够拥有的优势:他自己的个人投资银行,不需要纳税。

他现在可以用罗斯账户的现金购买和出售几乎任何他想要的投资。根据他的财务助理的备忘录,蒂尔用从他的PayPal公司获得的数百万收益,投资于其他硅谷的创业公司以及他自己的对冲基金。蒂尔的罗斯账户再一次以低廉的价格收购了创业公司的股份。

例如,蒂尔和他的同事在2003年成立了数据分析公司Palantir,该公司得到了中情局支持的风险基金的早期投资。该公司以《指环王》三部曲中精灵制作的“看见石头”(seeing stones)命名,这种石头用于探测远近的危险。

根据ProPublica对税务记录、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文件和民事诉讼中的股东记录的分析,当Palantir还是一家私营公司时,蒂尔就用他的罗斯账户购买了该公司的股票,这比它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的时间还要早。

多年来,Palantir公司赢得了军方的联邦合同,用于追捕恐怖分子,以及美国移民和海关执法局的合同,用于寻找无证移民。甚至美国国税局也与Palantir公司签订了一份价值9900万美元的合同,以梳理数据,识别偷税漏税者。

然后,在2004年,蒂尔遇到了马克·扎克伯格,这位哈佛大学的本科生来硅谷过暑假,为发展后来成为Facebook的公司发展做准备。蒂尔投资了50万美元,这是Facebook的第一笔大型外部现金注入。

这些Facebook的股票最后还能落入哪里?蒂尔的罗斯账户里。

Facebook的律师后来在提交给联邦法院的一封信中披露,在罗斯账户里的股票确保了蒂尔不会因为他在该公司的早期投资而欠税。

随着蒂尔的罗斯账户的膨胀,他斥责美国人的财务不谨慎。在2006年的福布斯专栏中,标题为 “警告:存钱、存钱、存钱”。蒂尔对美国家庭的低储蓄率表示哀叹,并呼吁大多数美国人量入为出。

他写道:“放弃新的厨房和日光浴,争取把工资的15%存起来。”

他在文章的最后建议道:“适度的生活和良好的储蓄胜过一贫如洗的死亡。”

在接受Big Think网站的采访中,蒂尔说,美国的税收制度有“公平问题”,“你让超级富豪支付的税率低于中产阶级或中产阶级偏上的人。”

他说,解决的办法不是向富人征收更多的税,而是“向中产阶级和中上层阶级征收更少的税”,并减少他们对昂贵项目的依赖,如医疗保险和社会安全。

那时,蒂尔已经购买了一辆法拉利,并在旧金山四季酒店交易了一套顶层公寓。2005年,他向新西兰申请移民,新西兰已经成为一些极端富有的人的目的地,他们将其视为文明崩溃时的安全港。

蒂尔在给该国政府的一封信中写道:“我长期以来一直钦佩新西兰的人民、文化、商业环境和政府,以及新西兰对投资、商业和贸易的鼓励。”

蒂尔以投资者的身份提出申请。他的申请是由他当时的财务助理杰森·波特诺伊准备的,在申请中,蒂尔吹嘘他的罗斯规模。蒂尔将749967美元转到了新西兰的一家银行,将其置于罗斯账户的保护伞之下。

新西兰是《指环王》电影的拍摄地,批准了蒂尔的申请。《新西兰先驱报》后来披露,新西兰已秘密授予蒂尔正式公民身份。该报通过公共记录请求获得了蒂尔的申请,这些文件包括波特诺伊的信。

在接下来的两年里,蒂尔的罗斯账户达到了新的高度,这反映出了Facebook的飞速发展。在他关于创业公司的畅销书《从零到一》中,蒂尔写道:“有钱就能赚钱。” 

到2008年底,罗斯账户价值8.7亿美元。

罗斯账户的门槛进一步降低,富人们疯狂利用罗斯账户避税

到此为止,蒂尔是少数几个成功积累了庞大的罗斯账户的美国人之一。根据税收记录和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文件,其他至少有三位Paypal公司的员工最终建立了罗斯账户,每人价值超过8000万美元。

即便如此,收入限制还是设法将大多数超级富豪拒之门外。

然后,在小布什政府的后几年,国会破坏了这些防御措施,于是富人们冲了进来。

这一变化的核心是一种听起来不怎么时髦的手法,即罗斯转换。它是这样运作的,如果你在传统退休账户里有钱,你可以把它转到罗斯账户,只要你为这笔钱支付一笔一次性所得税。通过将账户转换为罗斯型,就不会再有额外的所得税。

自从罗斯账户的概念诞生以来,转换就一直存在,但它们只限于年收入低于10万美元的美国人。

2006年,小布什和共和党控制的国会正在寻求削减资本利得税,即出售股票或其他资产时可能产生的收入类型。但他们面临一个问题,预算规则要求他们找到一种方法来弥补损失的收入。

他们的解决方案被普遍认为是个噱头:用一项减税来支付另一项减税。

布什法案中包含了一项条款,取消了对富人进行罗斯转换的禁令。由于这种做法需要预先支付税款,因此在短期的国会预算模型中,它被视为实际增加了收入。税收减免直到后来才出现。预算专家莱恩·伯曼在专业出版物《税务笔记》中写道:“这将对未来几十年的联邦预算产生巨大的破坏性影响。”

ProPublica审查的税务记录显示,罗斯的新后门在2010年打开,并在对冲基金经理、实业家和继承人中掀起了一股转换的狂潮。

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高管韦斯勒,在担任私募股权合伙人和对冲基金经理期间积累了大量的传统退休基金。他转换了高达1.3亿美元的资金。他的老板巴菲特转换了1160万美元。在支付一次性税款后,两人的罗斯账户都飙升了。

韦斯勒在他的声明中说,他在1983年作为一个22岁的初级金融分析师开设了一个退休账户,并开始按允许的最高金额缴款,同时他的雇主还提供了慷慨的匹配。韦斯勒说,他的罗斯账户如此庞大,是因为他谨慎的选择、非凡的运气、以及近40年的持有时间。

韦斯勒说,他设想已故的罗斯参议员,会将他的经历作为“延迟消费的一个鼓舞人心的例子,希望能帮助激励几代未来的储蓄者。”

他补充说,为了将他的账户转换为罗斯账户,他支付了超过2800万美元的联邦税。

一些富人甚至设法避免了这部分一次性税款。

艾伯希米家族的三名成员在2010年和2011年将6500万美元转为罗斯储蓄,他们的族长在软件公司Quark发了财。财富继承人之一法哈德·艾伯希米一直支持左翼事业,并因在2011年“占领波士顿”抗议活动中身穿一件手写T恤衫而闻名,该T恤衫宣称他是1%的成员,并说:“对我征税,我很乐意。”

可能吧。

他将1940万美元转换为罗斯账户,这将引发680万美元的所得税,但由于其他投资产生的损失,他抹去了转换时的税单,埃布拉希米拒绝发表评论。

2009年,蒂尔的秘密武器首次被泄露。

在一篇标题为“给我自由或给我纳税人的钱”的报道中,Gawker媒体援引匿名消息来源,透露蒂尔将他的Facebook投资放在免税的罗斯账户中。

然而,经济大衰退使蒂尔陷入困境。他的对冲基金出现了巨大的损失。

然后,蒂尔做了一件不寻常的事。ProPublica获得的美国国税局报税数据显示,从2010年开始的五年里,他从自己的罗斯账户中至少提取了2.54亿美元的资金。税务顾问说,这在富人中几乎闻所未闻,因为它缩小了可以免税投资的资金池。因为蒂尔当时才40多岁,太年轻了,不能从罗斯银行提取资金而不支付所得税和10%的罚款。

除了罗斯以外,蒂尔也其他地方也赚了钱。税收记录显示,从1999年到2018年,他又获得了6.87亿美元的收入,主要来自投资收益。总的来说,在此期间,他支付了2.06亿美元的联邦税,包括提前提取罗斯的税款。

然而,在其中的四年里,蒂尔设法将他的联邦所得税账单减少到零。

2011年,蒂尔引起了国税局的注意。税务记录显示,该机构启动了一项审计。这些记录没有说明国税局在看什么,也没有说明是否涉及蒂尔的罗斯账户。税务记录显示,无论如何,审计在几年后结束,蒂尔没有再欠任何税。

到了2012年,大额个人退休账户开始受到审查,并在总统政治的焦点。

那年1月,《华尔街日报》报道说,竞选美国共和党提名的前私募股权高管米特·罗姆尼在一份财务披露表上写道,他积累了一个价值2000万至1.02亿美元的个人退休账户。这篇报道刊登在头版,并在其他出版物上引发了一波又一波的报道。

罗姆尼持有的是一个传统的个人退休账户,还不是一个罗斯。但是,人们不禁要问,鉴于政府对可存入递延税款账户的资金数量有严格限制,该账户怎么可能增长得如此之大?

《华尔街日报》援引前公司内部人士和文件报道,在罗姆尼担任投资巨头贝恩资本首席执行官期间,那里的高管通过将私募股权交易中价值极低的股票放入个人退休账户,然后看着它们膨胀,有效地绕过了缴费限制。

ProPublica对税务记录的分析显示,到2018年底,至少还有7名贝恩的现任或前任高管积累了至少价值2500万美元的个人退休账户,其中3人超过9000万美元。

其他金融家也找到了扩大退休账户的方法。例如,迈克尔·米尔肯是20世纪80年代的垃圾债券大王,曾因欺诈而入狱,后来被特朗普赦免,他的传统个人退休账户价值5.09亿美元。

米尔肯的一位高级顾问拒绝回答问题:“因为公布或讨论迈克·米尔肯的私人财务信息不是我们的惯例,所以我在这个问题上无法帮助你。”

罗姆尼在2012年的大选中败北,但个人退休账户的披露引发的反感持久不退。怀登要求国会的调查部门调查此事。在2014年发布的一份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报告中,政府问责办公室敲响了警钟,发现巨型个人退休账户“与国会成立它的初衷背道而驰”。

国税局官员告诉调查人员,联邦政府正因“退休账户滥用”而损失越来越多的钱。美国政府问责局的调查人员指出了私募股权“激进”的估值策略。虽然报告没有提到蒂尔或他的PayPal联合创始人,但报告阐述了创业公司创始人的股份如何被用来规避个人退休账户的缴款限额。国会调查员写道:“个人可以通过在退休账户购买严重被低估价值的股票,来操纵缴费限额。”

该报告估计,截至2011年,大约有300名纳税人的退休账户价值超过2500万美元。这一细节在媒体和国会山庄引起了反响。很少有人知道,这些账户中的大多数与蒂尔的账户相比是微不足道的,蒂尔当年的账户价值近16亿美元。

一系列的改革建议随之而来。现在参议院财政委员会主席的怀登,已经成为反对他所谓的“特权阶层利用巨型罗斯个人退休账户,来获取补贴和逃避税款的不公平策略”的主要支持者。2016年,他发布了一项计划,要求价值超过500万美元的罗斯账户所有者从账户中取出资金。在退休行业和由共和党人控制的参众两院的抗议声中,怀登的提案无疾而终。

与此同时,美国国税局在管理退休账户的努力中也陷入困境。该机构曾一度建议国会禁止退休账户购买不在公开市场上交易的投资,如创始人股票。这也没有什么下文。相反,国会开始削减国税局的预算,使该机构十多年来一直处于瘫痪状态。

2009年,一个内部团队建议税务局,至少应该收集退休账户中持有的非正统资产的数据。但是,该机构花了五年多的时间才授权披露这些投资。即使如此,税务局也只是要求税单上写明退休账户是否持有一家私营公司的股票,而不需要披露公司名称或每股价格。

到2015年,税务局正在努力处理由管理退休账户的公司送来的纸质表格。该机构没有能力将它们数字化。又过了两年,国税局才开始以电子方式转录这些表格。

经过多年的努力,税务局表示,它终于在2019年准备好了,可以使用这些数据来审计潜在的滥用者。但是真正的战斗还没有打响,就产生了很多争议,比如,如何评估一个没有公开交易的初创公司的股份,国税局官员向国会调查员抱怨说,挑战这种估值昂贵且耗时,它需要一小批专家来对抗财力雄厚的纳税人。

国税局没有对详细的问题作出回应。但正如ProPublica所报道的,在与超级富豪的税务纠纷中,国税局完全不占优势。

2016年,蒂尔成为罕见的为特朗普背书的硅谷巨头

在蒂尔《从零到一》一书中,他认为,财富的建立不是靠运气或不公平的优势,而是靠有眼光的投资者和创始人,他们比同龄人更有勇气,在众人都不看好的情况下,他们是领导者。

蒂尔用一整章的篇幅论述了保守秘密的重要性,他写道:“每一个伟大的企业都是围绕着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而建立的。”

蒂尔的一个秘密是,他的财富不仅是靠头脑建立起来的,也是靠大量的税收减免。到2019年,蒂尔的持股已经变得如此庞大和多样化,以至于他的50亿美元被分散在他的罗斯内部的96个子账户中。

随着财富的增长,蒂尔向共和党政客和具有反税议程的团体投入了数百万美元。2016年,他成为罕见的为特朗普背书的硅谷巨头。

特朗普时代推动了市场的繁荣,对蒂尔和他的罗斯账户来说是好事。2018年,他将他的罗斯管理公司从Pensco转移到Rivendell,这是一家以托尔金的精灵圣地命名的家族信托公司。

在托尔金的幻想世界中,精灵可以在战斗中被杀死或屈服,但他们不会因年老或疾病而死亡。蒂尔曾告诉人们,他希望能活到120岁。这可能有点乐观,但他没有气馁,正在积极投资于抗衰老技术公司。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和税务记录显示,他甚至把其中一些股票塞进了他的罗斯账户。

假设每年有6%的适度回报,并且没有提款,他的免税金蛋在2087年可能价值约2630亿美元,届时蒂尔计划庆祝他的120岁生日,这比他新祖国新西兰目前的国内生产总值还要大。

当被问及活一个多世纪的问题时,蒂尔告诉《华盛顿邮报》:“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坏消息是,如果你不相信好消息,你就没有为退休储蓄足够的资金,很可能在贫困中度过你的大部分晚年。”

蒂尔说:“财务规划,具有非常不同的特点。”

**加美财经加拿大招聘
**

加美财经是为全球华人提供财经与商业新闻的新媒体,我们相信华人理应获得高质量的新闻资讯和分析,我们相信华人创业者和企业家的故事值得认真报道。

以下全职均按规定提供各种保险与福利,表现优秀者,公司会提供额外的商业保险。

国际新闻编辑(加拿大,优先大多地区,兼职要求每天至少四小时工作时间,能够按时上线进入工作状态,并按要求完成工作任务)

工作能力:

有较好的英文基础和中文写作能力,能阅读和翻译各种外媒新闻稿,且译完后的稿件符合中文表达方式和华人阅读习惯。

有较强的国际新闻敏感性,能判断新闻价值,对关键事件、关键人物和关键领域有基本认知。

有基本的新闻写作常识,熟悉新闻稿的写作要求和风格。

有责任心,严谨、认真、细致,能规避译稿中的常见错误。

有一定的沟通能力,能与写手和同事们高效沟通。

能适应快速、紧凑的工作节奏(加东时间,早11点到晚7点)。

教育和经验:

新闻学、传播学、财经等相关教育背景,大学本科及以上学历。

2年以上编辑、记者及媒体相关工作经验,条件优异者可放宽。对国际时政、经济、金融、商业等领域长期关注者尤佳,经常关注阅读外媒(英文)新闻者尤佳。

熟悉电脑及互联网操作,善用搜索引擎。

财经、生活记者(多伦多,全职)

岗位职责:

努力拓展业界采访资源。

收集所负责领域的选题。

报道所负责领域的新闻信息,挖掘新闻故事。

撰写快讯、消息、综述、分析以及深度报道。

任职要求

中英文书面和口头表达能力俱佳。

学习研究能力强,愿意积极接触并拓展业界资源,乐于采访和提问。

具有一定的政治、金融市场及商业知识。

责任心强,具有团队精神和合作意识。

抗压性好,能够适应紧张的工作环境和弹性工作时间。

教育和经验

新闻学、传播学、财经等相关教育背景,大学本科及以上学历。

2年以上媒体相关工作经验,条件优异者可放宽。对国际时政、经济、金融、商业等领域长期关注者尤佳,经常关注阅读外媒(英文)新闻者尤佳。

熟悉电脑及互联网操作,善用搜索引擎。

我们提供有竞争力并基于绩效的薪酬。请将简历和作品样稿发送至:job@caus.com,并在标题注明你感兴趣的职位和所在城市。

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或者加小编微信causeditor,入内容分享群,看更多平时看不到的内容。

关注后,在公众号对话框发“媒体看中国”,外媒动态一目了然。

北美创业者希望报道,请联系newsroom@caus.com。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河北大学拟高薪聘请北京某退休人员困惑着河大人

河北大学拟高薪聘请北京某退休人员困惑着河大人 作者:某职工 近期在河大校园时常传播着消息。河北大学拟以年薪约百万聘请北京某研究所退休的Han研究员。Han研究员是什么类型人才?河北大学人很困惑。如果河北大学能高薪聘请Han研究员,也应该能高 …

亚裔美国人,一个美丽但充满缺陷的虚构故事

亚裔美国人,一个美丽但充满缺陷的虚构故事 作者:VIET THANH NGUYEN 2021年5月31日纽约时报 一个人并非生来就是亚裔美国人。这个身份认同在根本上是政治性的,必须由人来选择。上大学前,我甚至从未听说过这个词,但我清晰地记得 …

如何评价 5 月 5 日美国大使馆签证处把赴美留学生比喻成狗?

知乎用户 马达熊 发表 1,中美语境对 “狗” 的理解和观感是不同的。美国人说“狗”,一般情况下没有恶意。狗在他们那边是中性词,他们骂人有 bitch,他们夸人也用“lucky dog”。 同语境,中文大概相当于 “鸟”。“快乐的小鸟” 是 …

印度不是地狱,不必过度渲染疫情

今天在公交车上,看到两个三十多岁的男子在幸灾乐祸地谈论印度疫情,一口一个“阿三”,一口一个“地狱”,间或笑得跟刚刚启动的柴油发电机一样,咯咯咯地颤抖个不停。听得我灵魂不禁打了几个寒颤。 人性究竟在哪里?到底是什么导致这两个人完全没有人类命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