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荣枝的两面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收录于话题 #社会观察 46个

劳荣枝

9月9日,被坊间称为“魔女”的劳荣枝被判处死刑,罪名是故意杀人罪、抢劫罪、绑架罪,特别是她在1996-99年间参与实施的4起杀人案。在第一次庭审中,她当庭承认抢劫罪、绑架罪,但否认自己故意杀人;这次宣判后,她泣不成声地说:“我不服,我相信法律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显然,她在内心自认为是一个“好人”,但问题是,公众普遍认定她其实是个“坏人”,并且是一个狡猾的坏人。

在这些案件中,案情、作案手法乃至动机都并不复杂,无非是“谋财害命”,主犯之一法子英也早就伏法,劳荣枝虽然逃亡20年,但落网后的供述也都对得上。真正棘手的地方,是她在每起案件中究竟扮演什么角色,如何确定她应承担的责任。

第一次庭审中,劳荣枝就当庭承认绑架罪、抢劫罪,但否认了对自己故意杀人罪的指控。从这一点也能看出她智商不低:可想而知,在这20年里,她必定无数次想过自己万一被捕的可能,也清楚地知道,想洗脱所有罪名是不可能的,唯一还有可能为自己争取的机会,就是承认部分轻罪,但拒绝重罪,这样即便仍然难免牢狱之灾,总能免于一死。

这样的自我辩护策略要成立,有一个基本前提:在人与人之间缺乏明确的权责边界,以至于难以明确个体究竟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而这正是中国社会中普遍存在的现象。

1999年7月23日法子英被捕,12月28日被枪决

曾为主犯法子英担任辩护律师的俞晞回忆,法子英在落网后,竭力避免提到劳荣枝,的确每次都是大包大揽,把罪行揽在自己身上,袒护她的倾向极为明显。反过来,劳荣枝在受审时也再三表示,自己当年是年轻无知,其实“跟着他,我身体上、精神上饱受折磨”,只是因为法子英的种种胁迫,所以才不敢报警、逃脱。

这番说辞并不能取信于人,因为她真要报警,有的是机会。然而,这确实是中国社会最常用的辩护策略之一——试想想,就在两代人之前的可怕年代里,多少人也就一句“我也是受害者”就轻轻揭过去了?

此前,我就在《无责任之恶》一文中分析了劳荣枝的人格,认为她很可能是一个缺乏自我的人,从小不习惯自主决定,因而明明是自己行为引发的后果,也拒绝承担责任,因为她可以说那不是自愿的,而是被迫的。

根据她的说法,她和法子英在一起没多久,就频繁遭到暴打、精神控制,24小时被监视,每天赚的钱也如数上交,甚至曾为他堕胎四次,头骨都被打到凹陷——这些说法,如今基本死无对证,但有一点是明确无疑的,她想以此证明,自己所犯下的罪行都不是自主自愿的,也就不能承担主体责任。很有可能,她内心也是这样区隔,才能那么多年睡得安稳的:“犯罪的那个不是真正的‘我’。”

在厦门酒吧里出现在圣诞招贴上化名“雪莉”的劳荣枝

她在庭审中一再强调:

“逃离法子英后,我20年零犯罪。”

“抢劫、杀人、绑架,我真的骨子里不屑于做这些,我瞧不起那些通过不正常的方式赚钱的群体。”

“这二十年,我循规蹈矩,除了炒股没有一件事是错的。我不是这样残忍的人。”

“我一直心怀感恩之心,连一只鸡,一只鸭都没杀过,人要心怀感恩之心。”

甚至还说过这样的金句:“你们可以说我不优秀,但不能说我不善良。”

这些常被看作是令人震惊的厚颜无耻和虚伪,连详细分析她人生的一篇《劳荣枝的选择》,末了似乎也对此不无困惑地说:“或许,包括她本人,都无从知晓,温柔娴静的小学老师、草菅人命的杀人犯和软语温言的雪莉,到底哪个才是真实的劳荣枝。”

不管怎样,有一点确实可以证实:她离家前和逃亡时认识她的人,都一致认定她漂亮、温柔、娴静。劳荣枝在庭上也说过:“别人不可能看出我是坐台女,我走到哪里别人都说我是知性美。”或许也正因此,她在厦门结识的现任男友罗先生曾发誓要倾家荡产为她做无罪辩护。

劳荣枝的微信头像

这里的关键在于:公众大多认定,真正的劳荣枝是个恶人,展现出来的“知性美”只是面具;但在她的自我认知里,虽然展现出来的礼貌同样是面具,但却相信自己的内在是一个柔弱、善良的小女孩。她的微信头像就是拿着微小面具、背后含泪的初音未来。至于那个作恶的自己,她根本拒绝认为那是真实自我的一部分。

这可能吗?可能的。

《纳粹医生》一书中解析了这样一个现象:许多在奥斯维辛集中营犯下可怕罪行的纳粹医生,在生活中都是彬彬有礼的好父亲,他们为何能这样?理解这一问题的关键是“双重自我的角色转换”:自我可以分为两个运行的整体,每一部分的行为都可被当作整体自我在行事。这样,一个奥斯维辛医生不仅可以屠杀和协助屠杀,还为此构筑了一个整体的自我结构,他在其中不需要负任何责任,因为他只是在遵循元首的意志:

总之,角色转换是一种心理手段,一个人藉此来唤醒自我的邪恶潜能。这种邪恶既非自我所固有,但也并非与自我无关。过角色转换的生活,召唤出罪恶,这是一种个人要为之负责的道德选择,无论当事人对此在多大程度上意识到了。通过角色转换,纳粹医生做了一个走向邪恶的浮士德式选择;实际上,这样一个角色转换的过程,就有着理解人类邪恶的一把总钥匙。

就像当年一个生活中“彬彬有礼的好父亲”犯下那样的罪恶令世人震惊一样,劳荣枝的许多同学也至今对她为何做下那些事感到非常意外,因为印象中的她“说话轻声细语,性格也不强势,从来不与人冲突”。这样的话本身表明,劳荣枝的内在人格是鲜为人知的——甚至可能连她本人都并不清楚。

年轻时的劳荣枝

这就涉及到本案最大的谜团:这个曾经品学兼优的美女,当初为什么竟然会追随一个大自己十岁、其貌不扬、又已有妻女的亡命之徒?劳荣枝自己都说过:“他什么都没有给过我,为什么要跟他在一起?”

是啊,法子英能给她什么?答案或许是:不一样的活法

与其说是她被法子英吸引,不如说是她早已厌弃了自己原有的生活。在她温和礼貌的面具之下,有一颗不安分的心灵,她不甘心就这样过一辈子。在这一点上,她和吴谢宇有着相似的心态:虽然在别人眼里都是光鲜、礼貌、优秀,但在他们自己内心深处,却觉得依照别人的期望去生活是极其压抑的。在一个家教严格的家庭中,尤其容易出这样叛逆的心灵。

这样的冲动,以前或许还压得住,但在青春期却蕴藏着爆炸性的能量。21岁这年,她遇到法子英,这个无法无天的“法老七”代表着她现有一切的反面,正可以让她借力打破原有的生活结构,几乎就像是一个不受压抑的暴力“本我”的化身。在港片《天若有情》里,富家女吴倩莲被小混混刘德华所吸引,原因也在这里:他身上那种冒险、动荡的生活,对一个循规蹈矩、受困于压抑生活的女孩子来说,意味着一种闭眼纵身一跃的蹦极式快感。

那是1995年,一个现在很多人已遗忘的风起云涌的年代,无数人从僵硬的组织结构中游离出来,为了挣钱而欲火中烧。法子英在被捕后也说过,他的目的是挣钱,不是杀人,只不过为了搞到钱而不择手段了。

这很可能是真心话。就像《女魔头》里那个可悲的主角,她空有梦想,却不知如何去实现它;女友性格中依赖性甚强,但对主角这样支配欲强烈的人来说,能吸引的恰是这一型——那个女友原生家庭中父母控制欲强,以致女儿既逆反又依赖、既天真又自私,这很像是劳荣枝的人格特质。

打碎原先那种令人窒息的生活结构,那种无法无天确实会带来一种平日无法想象的快感——实际上,我们每个人都有这样的冲动,这就是为什么现代人都寻求“刺激”,以“冒险”为主题的游乐园也总是很受欢迎。

然而,那毕竟仍是系紧安全带的,没有一定的规则和保障,生活很快就会陷入不可持续的困境。劳荣枝人生的悲剧,在这一意义上可以说是许多人的写照:他们以为那通向自我解放,其实却通向自我毁灭。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思考问题的乐趣,是不可替代的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弦子诉朱军性骚扰案第二次开庭在即 公开声援遭遇审查

弦子诉朱军性骚扰损害责任纠纷一案于2021年9月14日下午2点在海淀法院第二次开庭。此案于2020年12月2日第一次开庭,开庭首日,大约100多名支持者在北京海淀区人民法院外对弦子表达支持;在微信上,弦子的支持者建立了至少五个群进行“现场直 …

访民深夜求助书记,书记回复一个字:滚!

河北平山县政法委书记尹惠强火了! 原因是一个叫关翠敏的访民深夜给尹书记发短信反映其老公戴志同的刑事案件问题。关翠敏认为其老公系含冤入狱,有多名公职人员涉嫌滥用职权、打击报复。案件是非曲直暂且不论,尹书记对待访民的态度却一枝独秀,亮瞎众人眼。 …

如何缓解看到国内某些新闻和社会怪象时的愤怒?

品葱用户 Duc 提问于 9/12/2021 原题目: 背景:普通人一个面对各种捂嘴捂眼。心里一股火,很生气。(例如:昨天还能搜到的方然,今天就搜不到了,好气) 看到书上说对愤怒要使用成熟的防御机制:1.升华(寻取帮助,或找寻根源,从 …

劳荣枝家人致法援律师的一封信

点击蓝字 ╳ 关注飞猪 “2021年9月9日上午9时,江西南昌中院依法对劳荣枝涉嫌故意杀人、抢劫、绑架罪案进行一审公开宣判。 南昌中院经审理认定,被告人劳荣枝犯故意杀人罪、抢劫罪、绑架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劳荣枝不服判决,当庭提出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