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谢宇案庭审细节,自称按数学模型完成弑母计划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吴谢宇。

**摘要:**2020年12月24日上午9时,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二法庭公开开庭审理被告人吴谢宇故意杀人罪一案。莫念青是吴谢宇父亲的高中校友,见证了吴父恋爱、结婚生子,查出肝癌直至病逝。他也是“吴谢宇案”现场目击者和报案人之一。在吴谢宇逃亡“诈骗”的144万里,第一笔借到的钱就来自莫念青。作为受害者方,莫念青出席了庭审。

文丨王一然

编辑丨王珊

以下根据莫念青口述内容整理:

我们是早上八点半左右到,九点开始的。庭审很快,三个小时,主要围绕检方指控的故意杀人罪、诈骗罪、买卖身份证件罪,没涉及到逃亡的过多细节。

法援律师是个女律师,和吴谢宇见了20多次。庭审上,律师提到看了吴谢宇妈妈之前的日记和信,说感觉到他妈妈很累。律师在探视时也一直在开导吴谢宇。我之前听知情人说,吴谢宇在里面表现还挺好的,也会和狱警聊天,挺博学的,谈哲学这些,求生欲特别强,还说“当初遇到你们这些人开导我肯定不会这么做”。

这次吴谢宇又表达了这样的意思,他是在进去之后才从自己原来的世界醒过来的。

庭审上,他情绪很激动,一会儿崩溃大哭,一会儿是那种颤抖。他解释当初的意愿不是杀人,只是为了让他妈妈解脱,是爱他妈妈。这是他陈述的主要杀人动机。

吴谢宇看了很多哲学类的书和小说,也喜欢研究数学,庭审时候还说“爱一个人就要替她做一切”这类话,说不想妈妈再活得那么痛苦。我之前做笔录的时候得知,他研究过很多西方灵异方面的书籍和电影。我记得特别清楚,他小时候走到哪里都会拿一本书,三四年级左右,就在看欧洲哲学史这类的书,超出一般同龄的孩子,在他爸爸带他参加十几个人的饭局上,就提到“凯撒大帝”,一点也不怯场。

可能也是因为喜欢这些,他在庭审上说,一直不害怕死亡,曾经探索过从这个世界到他爸爸那个世界的方法,后来发现只有像他爸爸那样死了,是到那个世界的(唯一)途径。他说,就把死亡当成一个工具看。

今天庭审的时候得知,他2014年上大学的时候,时常感觉心脏不舒服,有窒息的感觉。他瞒着他妈妈去看病,医生诊断是心率不齐。当时他觉得可能会和他爸爸当初去世那样,快离开人世了,所以就开始酝酿这件事——庭审上他说曾经想过三种方案:第一种是他先死自杀,让他妈妈给他收尸;第二种是他妈妈先走,他再自杀。第三种他说的时候已经哭得听不完整了。

吴谢宇在北大歌咏比赛活动后的留影。图源:吴谢宇人人网主页。

庭审上吴谢宇说了很多次,“这是我自认为的哦”。

他之前一直不相信社会上的任何人,觉得自己能通过别人的脸色就看透人心,他也没有什么根据,完全就是凭意念一直活在自己虚拟的世界里,如果按照他世界里的那套想法,他绝对“伟大”——他后来选择了第二种方案,觉得如果自己先走,母亲会崩溃大哭很痛苦,像他爸爸去世时那样那么难受,他觉得不忍心。

他说我的数学模型是这样,按照数学思维模式的步骤,第一步先试探妈妈。之前做笔录时还听说,有次他回福建,和他妈妈提过一次,大概意思是想自杀。他妈妈回了一句:你想自杀?那我也活不了了,我也想死。如果你要自杀那不如我先死。

他妈妈本来那两年精神不太好,也不太爱吃东西。大概2015年过年的时候,吴谢宇说,他就想到书里的林黛玉最后也是不爱吃东西,然后郁郁而终。他当庭陈述的时候很多话都引经据典,还有古诗词,提到这里时他还引用了林黛玉的《葬花吟》,来表达他认为妈妈当时那个状态。

他妈妈是历史老师,他们俩都特别喜欢历史。他说,妈妈还非常喜欢张国荣和三毛,和他谈论过张国荣死亡的事。他也特别崇拜张国荣哥哥,张国荣就是跳楼自杀的,他说一直想自杀的方式也是跳楼,从高一时候就开始了。而且三毛和荷西的爱情故事更让他觉得,他妈妈也喜欢(三毛追随爱人荷西自杀)这种方式。

他觉得妈妈是个没主见的人,他是家里的男子汉。庭审时就一直说,他把自己当成“妈妈的妈妈”,带着她走去那个世界和爸爸团聚。

试探之后,第二步就是网上买东西(作案工具)。

他说,有一个案例对他影响很深:大概案情是一个小儿麻痹症患者的母亲,孩子也是没有父亲在身边,母亲一个人抚养孩子几十年,自己身体不行的时候,觉得不能把孩子一个人留在世界上,就把孩子杀掉了。吴谢宇看了这个之后受了很大刺激,他认为这种方式是对的,他不相信他不在这个世界上了还有谁会对他妈妈好,所以他对他妈妈就采取这种办法,不能把他妈妈一个人留在世上。

他还说爸爸不在就是没有家了。

他完美主义的性格可能多少跟他妈妈有点关,他妈妈也是一个挺完美主义的人,基本上除了他父亲去世的事之外,没暴露过任何脆弱,而且非常低调,考大学这么荣耀的事,家里也没办过酒,还是我张罗出来吃个饭。后来管我借钱时,我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当成是赞助。

但关于当时借亲戚和我们这些父母朋友钱的事,他在庭审上说,之前认为我们没能帮忙挽救父亲的性命,觉得爸爸非常无奈可怜地去世了,为这个事心里恨我们,所以后来才借钱报复。

吴谢宇与母亲谢天琴所住的教师住宅楼。图源:新京报。

我还记得当时吴谢宇父亲大概是半夜3点半走的,吴谢宇在外面上学,一大早请假从福州赶回去。我们单位的同事们加上同学,四五十人开车赶回去,吴谢宇和他母亲都没说话,一直掉眼泪。他们班里的同学和我们都没再上山,就站在路边商量,他们班同学决定成立一个基金会。因为他爸爸不在了,少了一个经济来源,同学们就商量每年过年都存点进去,算贴补一些,这个钱,谢老师(吴谢宇母亲)不肯过手,意思就是,这个钱留给吴谢宇的爷爷奶奶,直接给那边就好了,直到她出事之前,大概有五六万吧。

这些事我们当时没让孩子知道,怕影响他学习分心,而且公司也给了他们家抚恤金。直到庭审他说了(恨我们),我才知道原来他从来没和母亲沟通过这个事。庭上他说知道之后很后悔,愿意卖了家里的房子还债。

其实去年我们几个被借钱的当事人在一起吃饭,最后也和他家人明确表态了,说这个钱放弃追诉。我们之前就写过一个保证说明书,说60万我们不要了,卖了房子有钱先还给亲人,只要求说留出20%,给他爷爷奶奶,他奶奶今年4月份的时候才去世。

他没有在庭上直接说“我不想死”。被法官问询的时候,他提到希望自己被重判,但他说“我还有劳动力,还能干活”,然后说我把我的这些故事写下来,让亲戚朋友之前不知道的部分都能知道。他说,我还没写完。

庭审听下来,就觉得父亲去世对吴谢宇的打击特别大,一切都是从这个原因开始的。

他一共提到过两次想自杀。

一次是在天津他之前住过的汉庭酒店,因为顶楼窗户封死了没跳成;还有一次是在上海。他那时候交往了一个女朋友(据警方公开资料,吴谢宇拍摄了多部和女朋友的性爱视频,购买了很多假阳具)。我觉得他对性工作者没有任何排斥和看轻,交往期间还给了女朋友十几万彩礼,又给了她20万去香港旅游,甚至在恋爱后期还和对方交代了自己杀人的事。他说给女孩下了药,跟她解释我不是杀人,是想帮我妈解脱,给你下药是怕你看到我自杀之后死得很惨烈的样子。

当时我去做笔录的时候,就有知道信息的人和我讲,吴谢宇之前在北京的时候就想过自杀,在一个建筑的22楼徘徊过几次,情绪躁狂,也去看过病(备注:关于吴谢宇精神方面的司法鉴定,目前尚无公开信息)。杀母后,他当时也没有马上逃跑,白天去收尸整理尸体,晚上跑到附近的酒店,就想自杀。

他长期处于一个特别压抑的状态,思想已经形成了障碍,他也在庭上说自己是“特别擅长伪装的”,可能因此一直不被关注。我感觉现在独生子女这种家庭环境普遍,父母们上班忙,对孩子的教育各方面,尤其是心理上的一些东西没有及时疏导和沟通,造成了孩子人格上面的问题,这也是我希望大家关注这件事的原因。

备注:

据新华社报道,公诉机关指控,2015年上半年,被告人吴谢宇产生杀害母亲谢天琴的念头,在网购刀具等作案工具后,于7月10日在家中将谢天琴杀害。作案后,吴谢宇谎称谢天琴出国陪同其交流学习,骗取亲友钱款共计144万元,并予以挥霍。为逃避抓捕,吴谢宇先后向他人购买10余张身份证件。2019年4月,吴谢宇在重庆被抓获归案。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吴谢宇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骗取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为逃避法律追究,买卖身份证件,其行为分别构成故意杀人罪、诈骗罪、买卖身份证件罪,应依法予以并罚。

法庭上,公诉机关宣读起诉书并出示了相关证据,被告人及其辩护人进行了质证,控辩双方充分发表了意见,被告人进行了最后陈述。法庭宣布休庭,择期宣判。

(为保护个人隐私,莫念青为化名)

延伸阅读:

独家:现场有两具“尸体”,吴谢宇表现出求生欲 | 吴谢宇父母密友还原“弑母案”

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著作权归属于搜狐享有,未经搜狐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另有声明除外**。**

后台回复"读者群", 加入更多讨论

作者简介

王一然

独善其身,兼济天下。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如何看待小学生跳楼,留字条称「活得太累了」?

知乎用户 九持欢 发表 我最讨厌的一句话就是 等你长大了就会发现,这些事情根本没什么大不了。 我当然知道十岁的没写作业,被老师批评对于二十岁的我来说没什么大不了。 我当然知道二十岁的失恋挂科,对三十岁的我没什么大不了。 我当然知道三十岁的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