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发)马克思主义教授谈美国大选和中国前途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https://matters.news/@masses2020/民主-共和两党的你死我活还是世界资本主义变化的前奏-访问李民骐-bafyreiadbxyygznczeycbbm6nqfqrxlrkdrykfdsmevafipobaxfkgytpq

民主、共和两党的你死我活还是世界资本主义变化的前奏?访问李民骐
今天 3:22

分佈式入口

翻譯

地球人都关注美国大选,左翼可以提供怎样的批判视野?能否从更广阔的全球资本主义发展历史理解美国大选和中美贸易战?中国会受到什么影响?进步力量有没有可以工作的空间?我们在十月初访问了一直关注中国和世界资本主义发展的李民骐,他觉得这次美国大选,民主党、共和党都摆出你死我活的架势,背后反映更深层次的变化。

李民骐,马克思主义者,美国犹他大学经济系教授,着有《[中国和二十一世纪危机]( “http://jiliuwang.net/archives/47742")》、《中国崛起与资本主义世界经济的消亡》。

[https://assets.matters.news/embed/913d3a06-6f1a-4b48-bca0-4934ed524d16.jpeg](https://assets.matters.news/embed/913d3a06-6f1a-4b48-bca0-4934ed524d16.jpeg")图片来源:http://bilimveaydinlanma.org/prof-dr-minqi-li-basic-task-of-scientists-has-to-do-with-increasing-peoples-general-awareness-about-physical-and-social-laws-of-motion/

DSP:您是否能简单介绍美国当前的政治局势,哪些因素可能会影响美国大选,以及说我们应该关注哪一些事情?

LMQ:民主党和共和党——是两个传统的资产阶级政党 ,但是这两个传统的资产级政党近年来都有比较大的变化。从民主党来说,它现在实际上已经是美国资产阶级主要方面的代表。具体来说,掌握民主党的两个主要集团,一个是硅谷高科技资本家集团,一个是华尔街金融资本家集团,这是民主党的两个主要后台。但是从它的选民基础来说,又包括了一个美国的城市小资产阶级。这个小资产阶级是马克思主义的术语,如果用更为通俗的说法,是城市的专业技术人员,所谓城市中产。还有就是移民工人,还有底层的,主要是少数族裔的劳动者,所以形成这样一个非常复杂的政治联盟。

共和党传统上是军事工业综合体,传统制造业、传统农业资产阶级的代表。但是,经过特朗普为代表的右翼民粹主义影响后——右翼民粹主义和极右翼还是有一个区别,咱们待会再说——它现在当然还是一个资产阶级的政党,但我认为是美国资产阶级里的少数派代表。它的选民基础里面,现在包括了一大批主要是白人——不限于白人——但主要是白人的美国工人阶级的大多数,还有小业主,在这种情况下进入大选。

当然美国的资产阶级民主历史很长,有很多大选经验。但和以往的大选相比较,这一次大选的斗争特别激烈残酷,相当的白热化,双方都摆出你死我活的架势。从现在的大选形势来说——如果大选能够正常进行——如果看主流民调,拜登还是大幅度领先的,现在全国的民调大概领先6-7%。基本上所有的摇摆州,从主流民调的平均值来看,拜登都是处于领先地位,领先幅度还很大。但我们从2016年的经验来看,主流民调并不可靠。如果看2016年比较准的民调,现在选情远比主流民调所显示的接近。

[https://assets.matters.news/embed/ce01c852-d1f5-4d2e-82e6-aa86c69e027d.jpeg](https://assets.matters.news/embed/ce01c852-d1f5-4d2e-82e6-aa86c69e027d.jpeg")图片来源:https://libcom.org/blog/abstention-class-response-capitalist-elections-12092019

美国选举制度虽然是普通选民参加投票,但它并不是按照全国的选民票数多少来决定谁当选总统,而是通过选举人团制。因为有选举人团的制度,然后由于两党的选票分配不均衡,如果即使是特朗普民调落后3-4%,他还是有可能在选举人团里面获得多数。从这个现在的情况来看,大概有八个比较重要的摇摆州,其中明尼苏达州是属于2016年克林顿获胜的州,其他七个州都是原来特朗普在2016赢得的州。这七个州里面,目前东南部的三个州,就是北卡罗来纳、佐治亚、佛罗里达,有的是主流民调显示特朗普小幅度领先,有的是主流民调显示特朗普小幅落后。考虑到主流民调存在的偏差,特别是通常主流民调抽样里面,民主党选民的比例要大大高于大选的真实的民主党选民比例,这三个州大概特朗普还是能够获胜。

这样的话,真正的摇摆州大概是南方的亚利桑那,北方的所谓“铁锈带”传统工业区,明尼苏达、威斯康辛、密西根、还有宾夕法尼亚。按照现在的形势,前面说的七个州以外,如果特朗普再次赢下他2016年赢得的州和选区,然后再保住前面说的东南部三州(北卡罗来纳、佐治亚、佛罗里达),那么在选举人团里他们至少就会有249个选举人票。如果他有这249选举人票作基础,那么在刚才说的那五个真正的摇摆州(亚利桑那和“铁锈带”四州),特朗普如果赢得这五个州里任何两个州,或者赢得宾夕法尼亚一个州,他就可以达到或超过270票。所以我个人觉得——当然代表一定冒险性——我个人认为如果大选正常进行的话,特朗普大概有六成胜算。一个多月以后,咱们就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DSP:我们说到民主党,让我想到桑德斯代表的左翼势力的再次失败。美国左派如何看待拜登代表民主党竞选?不喜欢、不参与,还是投他?您是怎么看待这个争论,或者这对我们有什么教训?我们应该怎么去理解,在这种情况下的投票?因为很多人觉得特朗普实在是过于右翼,所以不应该喜欢他,但也有人觉得,即使这样我们还是不应该投票给民主党,你是怎么看?

LMQ:这个问题只能由美国左派朋友自己去考虑、去决断。但是你提到以桑德斯为代表的,通常说的美国的进步左派或进步派,处在一个很尴尬的位置。因为美国的左派,从它的阶级基础来讲,基本上没有工人阶级的基础,主要是小资产阶级的中下层,比如是教师、知识分子,还有比较普通的技术人员,所以它的阶级基础相对比较狭窄。

[https://assets.matters.news/embed/696eacab-f0d0-4fb4-bd18-186a73b0e622.jpeg](https://assets.matters.news/embed/696eacab-f0d0-4fb4-bd18-186a73b0e622.jpeg")图片来源:https://www.wsj.com/articles/im-running-to-save-capitalism-11557090143

在民主党初选里,桑德斯这一派即使把沃伦的加上,民主派初选里面的得票率从来也没有达到百分之五十,一般是限制在百分之四十左右。所以他们作为一种社会力量,只能选择——因为白人工人对他们不信任——然后只能选择与移民、少数族裔结盟,而且还不能完全的得到后者的信任。在选举政治里面,他们只能依附在民主党里面,虽然他们通常说自己要给民主党的建制派压力,促使他们左转,但是没有这个本钱迫使人左转。

从民主党本身来讲,我前面说民主党现在主要是高科技资产阶级和金融资产阶级的代表。这一次竞选过程中,就民主党大会之前,他们要搞一个政纲;传统上对于美国政党来说,政纲不是那么重要,这回反过来说要搞政纲。拜登和桑德斯进行了谈判,这个政纲里包含了一些比较进步的内容,比如改善给老年人提供的医疗保险,可以享受医疗保险的年龄从65岁降低到60岁,又承诺要免费给中低收入家庭的子女上公立大学,还有提高最低工资。但根据以往的经验,即使拜登当选,这些内容大概也不会真正落实,或者只会象征性地落实,但实际的内容很少。

所以美国的左派处在一个相当尴尬的位置。除非美国的政治形势发生重大的变化,没有什么好的解决辨法。从长远来讲,美国面对的问题就是各个劳动阶级的分裂:白人工人是一块,然后底层、移民、少数族裔、中下层小资,各个劳动群众分裂,而且这个状况短时间内大概不会改变。

DSP:还有一个关于美国内部的问题。你刚才提到右翼,然后您刚才也分开了右翼民粹主义和极右翼,您是怎么去更仔细地区分他们的?

LMQ:首先这个问题都是需要一段时间的观察,然后逐步认识。在美国的左派里面,包括我的一些中国朋友,往往都会强调,特朗普代表极右势力,这个极右势力有严重的法西斯主义威胁。我现在是不同意这种观点。法西斯主义和右翼民粹主义有联系,但不等于所有的右翼民粹主义运动都是法西斯主义。要构成法完整形态的法西斯主义,那一定要有资产级军事独裁,特朗普政权不具备这个条件。他虽然是美国总统,但如果我们有一点马克思主义常识就知道,你虽然有国家元首的位置,不代表你能够控制整个资产阶级国家机器。特朗普一上任就遭到所谓深层国家的反对,他控制不了联邦调查局、中央情报局、在他任期的前半段基本上控制不了司法部——包括他一度提出动用反判乱法来镇压骚乱(指的是BLM),然后遭到军方的公开反对——巴尔上任以后,特朗普勉强算是能够控制司法部、还有国务院院务;这是他那个联邦政府里面能够控制的有限的力量。而且美国是联邦体制,联邦政府是一块、然后还有州政府、地方政府,所以他根本不具备搞资产阶级军事独裁的条件。

[https://assets.matters.news/embed/3c6b9bd1-5887-4b2b-9319-5eb77d52b23a.jpeg](https://assets.matters.news/embed/3c6b9bd1-5887-4b2b-9319-5eb77d52b23a.jpeg")图片来源:https://theconversation.com/right-wing-extremism-the-new-wave-of-global-terrorism-147975

美国的右翼民粹主义,它在什么意义上是民粹呢,它确实是得到相当多的美国白人的普通群众的支持,如果我们看这个特朗普的集会,到处都是人山人海,而且能够感觉到参加集会的普通人对于特朗普的真心拥护,这和拜登冷冷清清的局面是一个鲜明对比。美国的右翼民粹主义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呢?这是一个一直演变的过程,但是大体上来说有几个特点,一个是他反映了在这个新自由主义全球化过程中,因为白人工人是这个新自由主义全球化的主要受害者,从他们的切身经验来讲,他们能够感受到他们的工资受到威胁,这一方面是因为工作搬到国外,另一方面是来自国外,特别是拉丁美洲移民的竞争。所以从他们角度来讲,要改变他们处境最直接的方法,一个是贸易保护主义,一个是限制移民,这是从这个经济政策上来说。另外,美国现在的右翼民粹主义,和美国历史上的孤立主义传统有联系,在国际上反对美国过度卷入国外的事务,但实际上也是一种对美国霸权衰落的承认,这个是和控制民主党的那一部分的资产阶级,想要继续通过对外侵略,来维持美国霸权有区别。

特朗普政权是属于受右翼民粹主义影响,但还不完全是一个右翼民粹主义政权,目前它还是属于一个资产阶级少数派的政权。这肯定跟你另外一个问题有关系,因为以他的政策来说,在他执政的前半期应当没有特别的脱离原来那个新自由主义框架,另外他为了维持执政,在执政前半期和金融资产阶级达成谅解,通过大幅度减税让华尔街高兴,以此来换取后者对他后来实行贸易保护主义的认可。

大概到他任期的第三年的时候,才开始和中国发生大规模的贸易冲突。但是在国际上特朗普有比较明显的战略收缩的特点,事实上和朝鲜达成谅解,承认了朝鲜国家的地位、从中东撤军、承认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势力范围,所有这些都是美国资产阶级的对外干涉派强烈不满。这是目前美国右翼民粹主义的一些影响。

[https://assets.matters.news/embed/5e1326d9-adc9-4e94-aab5-a1565e247a78.jpeg](https://assets.matters.news/embed/5e1326d9-adc9-4e94-aab5-a1565e247a78.jpeg")图片来源:https://www.globaltimes. cn/content/1186439.shtml

DSP:我们跳到说中美贸易战,我觉得有三方面吧,一个是说您是怎么从总体看中美贸易战的出现,在多大程度上这是一个全球资本主义发展必然的矛盾?然后您觉得有什么可以和解的方式,抑或这是不可和解的?以及您觉得这场贸易战之后会如何发展?

LMQ:你这几个问题都不好回答。这个新自由主义时代的全球经济,它所依托的基础是什么呢?从全球来讲,新自由主义是它对前一个时期,这个世界进步力量发展的反动,在这个过程中它需要新的廉价劳动力,这个主要是由中国提供。然后通过剥削中国的廉价劳动力,像美国、西欧、日本,可以获得超额的剩余价值,同时又将制造业外包来打击本国的工人阶级。通过这种方式来恢复和提高利润率。所以从新自由主义全球分工来讲,它依托的重要基础就是中国作为制造业的中心,剥削中国的廉价劳动力,从俄罗斯、拉美、非洲、中东进口能源和原材料,一方面从美国和欧洲进口技术,另一方面为美国提供廉价消费体,这是一整个新自由主义的全球秩序。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本来中国和美国的资产阶级的利益是根本一致,但是在这个过程中,这里每一部分的内部矛盾都在发展。中国本身那个内部矛盾在发展,美国的内部矛盾在发展,美国的内部矛盾因为在这个过程中出现了严重的贫富分化,白人工人阶级逐步丧失他们传统的工人贵族的地位,在这个情形下引起美国右翼民粹主义运动兴起,引起选举政治的变化。所以因为美国矛盾发展是在原来资产阶级计划之外,所以特朗普要搞贸易保护主义,是遭到美国大多数资产阶级反对。当然传统制造业、能源业对这个有一定程度支持,但这遭到了特别是像半导体业 、其他高科技强烈反对。

虽然特朗普搞的这个贸易冲突有很多宣传,咱们叫这个贸易战,应当说到目前为止始终是半信半疑,没有完全贯彻下去,包括对华为的制裁、现在悬而未决的对微信直接调控制裁,都没有彻底贯彻下去。但是它确实对中国造成相当的影响,给中国的上层造成相当的恐慌,所以对于尤其是在中国从事进步工作的人来讲的话,咱们的工作所依赖的主要的基础应当还是中国资本主义自身矛盾吧。如果因为中国和美国的贸易冲突加重了中国资产阶级困难,这是属于额外的有利的事情。这种额外的有利的事情,能不能够继续发展下去,目前还不是我们能够控制,也不是中国资产阶级能够控制,这要看美国内部矛盾的发展的结果,另外尤其看这个大选的结果。如果这个大选是特朗普获胜,那么可能会有利于进一步加重中美资本主义的矛盾,然后进一步破坏世界新自由主义的秩序;如果拜登获胜的话,可能这方面就缓和一些,但其他矛盾还会发展。

DSP:从您的角度来讲,您是怎么看待现在中国资本主义发展的局势呢?虽然疫情之后的发展说不准,但会不会中国的疫情控制比较好一点,以致经济恢复比较快,抑或中国的经济还和全球资本主义在同一个链条里面,可能会跟随着全球资本的衰退而衰退?在这种情况下,你觉得中国资本主义会不会有一个新的资本积累的模式,还是说它被限制在这个情况下,必须延续过去资本积累模式?

[https://assets.matters.news/embed/ca2c1702-9c22-4e8d-b3e8-2f04a8a5fecb.png](https://assets.matters.news/embed/ca2c1702-9c22-4e8d-b3e8-2f04a8a5fecb.png")图片来源:Brian Wang https://www.scmp.com/news/china/diplomacy/article/3107651/us-election-why-china-doesnt-mind-its-citizens-watching

LMQ:中国至少从短期来看现在经济恢复的还不错,未来一两年大概会处于一个比较正常的发展方向。但是中国资本主义的结构性问题呢?它原来是依靠让廉价劳工被剥削,从西方进口技术,然后对外出口,依靠这些作为资本积累的主要条件。这些条件现在都处于被破坏的状态。中国经济未来面临的问题,一个是现在劳动年龄人口的下降,实际就业人口也在开始下降。到2025、2030年以后,下降的速度会加快,这会减少中国剩余劳动力、对于它的廉价劳工模式是一个重大威胁。再有就是,随着中国整体技术水平开始接近世界技术的前沿,现在美国也开始限制对中国的技术转移,导致技术进步的速度在放慢。所以一方面进步的速度在放慢,另一方面廉价劳动力的剥削愈来愈难以维持,从中长期来说,不管是城市工人、农民工、或城市的小资,必然要求更多的经济和政治权利,这样就可以给中国的资本积累模式造成严重的难以预料的困难。

对中国的资产阶级而言,理想的结局当然是夺取世界技术的制高点,然后在这个尖端技术领域要和欧美对接甚至于超过,这就是他们的梦想情景。但实际上这个我认为做不到。一方面是因为从世界经济来讲,不可能允许中国一个巨大的国家拥有足够多的垄断利润,然后还能够使中国的大多数人口享有世界级工人贵族的水平,或具备这样的条件。从世界生态和环境的资源的限制来说,也不允许。然后咱们就一些具体的情况来讲,比如说中国国内的民族主义者,还有所谓工业党,寄希望于靠类似华为这样的公司 ,能够带领中国达到世界先进水平。但是我们知道即使是像华为这样所谓世界尖端技术的公司,从它内部来说,要靠“996”这种劳动模式,然后他们的技术并不像有些人吹嘘那么强大,比如说一些关键的芯片 ,要依靠美国或者和美国有关系的公司提供。中国虽然号称要大力发展芯片,但是绝大部分的公司像华为那样都是做芯片设计,并不做制造本身,中国芯片制造本身,技术水平应当还是和世界先进水平差那么一两代,而且不管是怎么样的芯片制造,都要依靠荷兰的光刻机。所以即使像华为这样残酷剥削自己员工的公司,在中国来讲可能还算是所谓讲良心,当然只是相对。毕竟有多少中国老板能像华为那样给很多人付出三十万年薪?即使是像华为这样凤毛麟角的,都是处于这么一个状况的话,就整个中国资本主义来讲,想要实现那种一方面占有高技术,然后内部又某种社会民主妥协的,应当是不可设想。

DSP:我们说到对中国的影响,那就是对中国工人阶级,比如说中国工人运动,这是两个不完全一样的问题,您怎么看待过去几年中美的紧张局势,譬如这种贸易纠纷,对中国工人、以及中国工人运动有什么影响?在您看来,在美国大选之后这种情况还会继续下去?

[https://assets.matters.news/embed/51412da5-4bae-4cbc-a0e8-a421330c1d4c.jpeg](https://assets.matters.news/embed/51412da5-4bae-4cbc-a0e8-a421330c1d4c.jpeg")图片来源:https://www.ft.com/content/d5e19006-aef9-11e9-b3e2-4fdf846f48f5

LMQ:中美的贸易冲突应当对中国的工人运动影响不大,从现有了解的情况来讲,对中国经济,包括整个的出口规模、量,实际的影响不大,但是对出口制造业的利润可能有很大的影响。这个贸易冲突长远的影响,可能主要是通过开始逐步的削弱全球资本主义的分工体系,也许经过一段时间,相当资本可能会从中国转移到其他地方,但需要一个过程。从现在来讲,还看不出这个贸易冲突对于现实的具体工人斗争有什么重大影响。但是当然对意识型态领域有影响,给左派在一定条件下,在中国现有的政治环境下,可以借用某种民族主义话语作一些工作,所以对意识型态工作有一定影响。

最影响中国工人运动的因素应当主要还是中国社会内部矛盾的发展。从这个工人运动的情况来讲,在2009年,当时主要是国企工人的反私有化的运动或是这个老工人的运动,这以后新工人运动是主角,特别是南方沿海制造业的工人斗争是主角,到后来和新一代青年左派有某种结合。大概在2015年以前,这种运动是处于上升的势头,之后资产阶级有很多重大的调整,政治上加强了这个镇压,又结合了一些新的人工智能技术。从经济上来说,实行什么混合所有制改革、供给则改革。这几方面的发展造成了目前比较公开的工人运动相对沉寂的状况。整体的劳资斗争形式,应该是处于一个僵持局面。再有一个变化是近些年来,制造业能够吸收的劳动力的人数在下降,这个和中美贸易冲突有一定关系,但我想不是一个主要因素。大量的新增的城市劳动者就转移到跟平台经济,从事大量的非正式的不稳定工作。在这种情况下,形成对工人运动不利的局面。这个我想需要一定的时间,需要中国的城市的劳动者在新的条件下,发现、寻找新的斗争方法。同时在大学里面,新的一代青年左派的成长也需要时间。但是随着,一个是中国资本主义经济矛盾加深,再一个是随着整个中国的剩余劳动力规模进一步减少,然后加上新一代的青年对政治和经济权利的要求的增长。我想这个在中国出现新的进步青年运动和新条件下的工人运动 ,应当是个时间的问题。

品葱用户 世界唾弃之都 评论于 2020-10-31

看完了,这个教授认识的比较到位,最后说的那句在中国资产阶级在政治上的镇压也可能算是说明中共已经彻底是个依附在社会上层精英的政治体了。
文化人骂人都不带脏字,这句话意思就是中共已经是权贵国资派和其边缘地带的民资政治代表,还好意思自称共产党。

品葱用户 中華聯邦共和國 评论于 2020-11-01

热切期待新的进步青年运动和新条件下的工人运动

点击品葱原文参与讨论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美国商务部:将允许美国公司与华为合作制定5G网络标准

美国政府周一证实,将会修改禁止美国企业与华为进行生意往来的禁令,允许其合作制定下一代5G网络标准。美国政府去年将华为列入美国商务部的所谓“实体名单”,以国家安全为由限制向该公司出售美国的商品和技术。 所以说是夏威夷会面谈妥了?加速不够狠啊。 …

性格内向的人适不适合移民国外??

品葱用户 巴比伦花园 提问于 11/1/2020 以前有个帖子是问抑郁症患者适不适合移民,我的情况比抑郁症好很多,但是性格上确实比较内向,生活中不愿主动与人交流,基本是被动交流,也没啥女人缘,就谈过一次恋爱, 假设移民到美国或加拿大,是否可 …

美国为什么会在1949年丢失了中国?

品葱用户 加利福尼亚总统 提问于 11/1/2020 从门户开放开始,美国在中国深耕了半个世纪,却1949年丢失了中国,这引起了美国国内很大的反思,其中有什么经验教训可以总结? 品葱用户 无敌大头鱼 评论于 2020-11-01 这个问题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