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没有英雄的年代里,我只想做一个人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有人说,李文亮不是吹哨人,张继先才是吹哨人。对此我并不赞同。

我先讲一个著名的哲学思想实验——“假如一棵树在森林里倒下而没有人在附近听见,它有没有发出声音?”,对此哲学家有着很多的争议,这个实验的核心之一在于“声音如果不被人们所听到,那还是否算声音“。

化用过来,如果哨声不被人们所听到,那是否还算是吹哨。

客观来说,张继先和李文亮先生都吹哨了,前者吹哨吹给了上面,后者吹哨吹给了家人和朋友,不同在于,张继先的哨声并没有引起什么反应,至少上面的反应没有如实及时的披露给公众。就像英国哲学家Roy Bhaskar的对思想实验的回答——真正没有被观察到的事件,是不会对任何东西带来任何影响(没有传递任何信息),没有被任何人在任何时候观察得到的事件等价于这件事情没有发生。

当然,张继先的确是吹哨人,但她也没想到这个哨声接收方是一个聋哑人。哨声对于聋哑人而言,只不过是一种空气的震荡。

李文亮医生与此不同,他的家人和朋友实实在在的做出了反应。甚至影响了更多的人,甚至包括我的大学期间偶然一起上过数学课的一个朋友:

我们可以站在马克思主义者最喜欢的本体论立场,认为吹哨人的定义取决于吹哨行为是否发生,而与哨声是否被人听到无关,那么张继先和李文亮都是吹哨人。

我们也可以站在George Berkeley的立场,认为“存在就是被察觉”,那么吹哨人定义就取决于哨声是否被人听到,那么李文亮显然更是吹哨人。

**还有人说,李文亮不是英雄,张继先才是英雄。**对此我表示赞同。

李文亮有着最普通最原始的情感——在看到SARS病毒高置信度的病例报告时,他在群里分享了这一信息,代表着他关心着家人和朋友;

李文亮有着自我保护的意识——他在分享这一信息的时候,仍然战战兢兢的嘱咐群里人不要外传,说明他知道这个可能会给他带来麻烦;

李文亮面对暴力机关有着懦弱——他在被警察训诫的时候,立马认怂,快速妥协,甚至在这个时候他还会对自己的专业知识产生怀疑,怀疑是否自己或者自己的同事真的出错了。

李文亮是个普通人,普通到我们尽可以在他身上找到自己的影子。他喜欢看庆余年和漫威电影,喜欢吃炸鸡和鸡蛋灌饼,也为怀孕的妻子抱怨爱乐维太贵,也曾感叹武汉秋天的清爽,他还劝自己要平常心多一些。

我们也关心着家人和朋友,哪怕你相信双黄连口服液真的可以治病,并转发给家人和朋友;我们也有着自保护的意识和面对公权力的唯唯诺诺,因为就在写上一篇文章的时候,我已经想好了在我自己被限制的时候该如何快速的写下“能”,“明白”,你看,我也没有你们想象的那般勇敢。

但正是这种普通,也带给沉默的大多数以恐惧。如果承认他是英雄,那么就代表着人人都可以成为英雄,但一个人人都可能成为英雄的社会,现在是不被允许的;如果不承认他是英雄,那么反而巧妙的将李文亮与自己分割,甚至将其污名化,让人们看到一个普通人如何沉入水底被某些人当作烂泥一般评论,借此获得宝贵的自我安慰——“李文亮是普通人,而李文亮不是英雄,所以我也不是英雄”,彻底在心底断绝成为英雄的可能。

上一篇文章有一种很典型的评论:

我可能就是你们口中的小粉红吧,我爱我的国家,奉劝你做好自己的事情,不要关心其他人怎么样,事情是做出来的不是说出来的,各行各业,各司其职才是正道。

如果这位读者还能看到的话,希望你自信一点,把“可能”两个字去掉。李文亮也是一位做着自己事情的普通人,还是别人眼中尽忠职守的好医生,可是他却因为说了真话而被训诫,最终死在了他原本就警惕的病毒上。

不知道这些人多久才能明白:你当然可以不去关心他们做的事情,可是他们做的事情会来“关心”你。做好自己的事情天经地义,但他们的事情会影响你,甚至决定你。

很多人大概到现在都不理解,我们为什么要缅怀他,因为把将要面临的危险告诉亲朋是一种人性,而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普通人出于人性的行为都被视为需要被训诫的对象,它在鼓励着一种预见了亲友的危险也要出于自保而不发一言的行为,这样每个人都将惊若寒蝉地背离自己最基本的人性。****

但我还是要赞同李文亮不是英雄的说法,因为李文亮也不想成为什么英雄,他只想做一个敬业的医生,一个负责的父亲,一个对炸鸡腿忠诚的吃货,作为一个偶然被时代照亮的小人物,他做到的只是诗人北岛在《宣告》里面的描述的那般:

我并不是英雄,在没有英雄的年代里,我只想做一个人

题图:李文亮最喜欢吃的炸鸡

昨日有老读者说拿出我2018年的文章《新年寄语》翻阅,觉得描述现在仍然恰如其分,在此也将此文推荐给大家,因为在没有英雄的年代里,我也只想做一个人。

假装思考


I’m trying to feed my soul with thought

gonna sleep off the rest of day

Sometimes no one wants what you have got

Sometimes you can’t give it away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请同样给艾芬医生一个“记大功奖励”

艾芬,这位有良知的医生,一下子成为全网关注的焦点人物。 不仅网民纷纷表达真挚爱戴,官媒同样不吝赞美。《湖北日报》等省内媒体,盛赞艾芬医生,称她是“40多天不下火线的‘巾帼英雄’”,披露她带领团队,不分昼夜在高强度下工作,拯救了无数生命。 《 …

疫情照亮了我们的眼睛,希望一切都是值得的

谈一些私人感想。 今晚听到一个消息,虽然早已屡见不鲜,仍有一些心理不适。 有一个医院,先不点名了,院长召开会议,点评李文亮医生。院长说,李文亮的死,是活该,因为他没有经过医院的允许,就自己对外部泄露信息。 我的不舒服,并不是在这么一个院长。 …

一个记者眼中的李文亮医生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热点 吹哨人 | 公民责任 作者:王磬 李文亮医生逝世后,网上出现了几种声音。主要分歧在于对他“吹哨人”角色的定位。 一种是,认为他是“英 …

终曲李文亮:我们的世界里有星星,它没有光明,但它有希望

今天,中央派出的“李文亮”调查组,发布了通报。举国瞩目的调查,有了结果。 后台很多呦呦鹿鸣的读者朋友问我:怎么看?昨天凌晨的这个时候,我写了一篇《为什么独独李文亮调查组迟迟没有结果:它站在一个关节点上》,文章希望大家“不要着急,拭目以待”。 …

一个记者眼中的李文亮医生

热点 吹哨人 | 公民责任 作者:王磬 李文亮医生逝世后,网上出现了几种声音。主要分歧在于对他“吹哨人”角色的定位。 一种是,认为他是“英雄”,为真相挺身而出,吹响了预警疫情的哨声。 另一种是,认为他就是个善良的“普通人”,所发之言仅是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