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被饭圈害死的顶级流量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这几个月网上每天都乱哄哄的,除了万众一心对抗疫情,也有许多乱七八糟的热点。

其实无非也就是大家各自抱团,隔空互喷。你有你的喜好,我有我的立场。只不过有些仅仅是打打嘴仗,微博上、朋友圈里骂来骂去,手机一锁电脑一扣也就忘了;而另一些则是实实在在影响到了他人、甚至整个公众的生活。比如有些小圈子觉得自己人多势众,不满足于圈地自萌,偏要去碾压别的相关圈子。打来打去,终于踩过红线,引起公愤,变成了人人喊打的公敌。

然而太阳底下并无新事,今日令大家毛骨悚然的种种狂热行为,在每一个时代、每一个圈子、每一种社群里,都时有发生。而且有许多群体事件,是被完整记录下来的,亦被不少社会学家、心理学家研究过写过著作的,如果你对当下发生的许多狂热行为感到大型迷惑,或者害怕自己某天突然噶嘣一下也成为其中一员,那么,读一读历史,看一看过去,至少可以以正衣冠。

强烈推荐六集纪录片《异狂国度》——这是一个比任何电视剧都精彩的真实故事,也是一个看完以后从此对一切狂热洗脑都能免疫的开智故事,同时,这也是一个从圈地自萌到人人喊打的饭圈故事。

1981年,美国俄勒冈州安特洛普,一个只有40人的小镇,所有人认识所有人。这一年的某天,镇上来了一群穿红衣服的人,据说他们买下了附近一个荒凉的牧场,要建农业公社。小镇居民都觉得这是来了一群傻子,买这种没人要的地方,茶余饭后议论几天也就淡忘了。

谁也不会想到,一场洗脑和反洗脑的生死之战已经悄然拉开了序幕。 

很快,小镇居民就发现,隔壁牧场的扩张速度远远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来的并不是一群傻子,相反,他们算得上社会精英,包括技艺娴熟的建筑师,规划师,还有科学家。

这些人在荒原中白手起家建造了一座城市。这里有住宅,商场,餐饮,银行,冥修堂,甚至还有机场和大坝。这里还有最先进的环保农业,食物也可以自给自足。总之,效率之高、设施之齐让人觉得简直像是在施展魔法。这个建设过程在纪录片中被展现得非常激动人心,那种热火朝天的气氛,团结一致的劲头,任谁看了都会心向往之。 

随着城市逐渐建设完成,来到小镇的红衣人也越来越多,开始影响到小镇的宁静日常。直到有一天,一辆劳斯莱斯载来了一个白胡子印度老头。看到所有红衣人对着老头顶礼膜拜,小镇居民的心里终于泛起了嘀咕:这该不会是个邪教吧?

他们猜对了,这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奥修神教。那个白胡子印度老头,就是教主薄伽凡。

为什么说是邪教?这个可能见仁见智。但至少看完六集纪录片,作为一个毫无慧根的凡人,我是肯定不会去信这个教的,片中有许多展现这个教日常修行的画面,居然是在打太极、跆拳道、练瑜伽、蹦迪……这更像一个度假村吧?

而独独属于奥修教的修炼方式,确实有点离经叛道,令大众接受无能——说起来还是教徒自己给了全世界的人递了实锤:他们拍摄了教派的内部仪式,并制作成纪录片在影院公开播放。影片中,男男女女赤身裸体,先是悲鸣哀号歇斯底里,跟疯了似的大哭大笑大吵大闹宣泄情绪,然后突然就开始集体啪啪啪,你啪我、我啪你、人人首尾相接,那场面叫一个壮观!!!!!

云销雨霁过后,所有人手拉着手唱起歌,放着时代金曲裸体蹦迪,个个一副狂喜之态。说实话,单单是纪录片中截取的一点小片段,就已经足够让人产生不适。大农村里保守的小镇居民哪儿受得了这个?三观粉碎之余终于准备要认真抵制了。 

只可惜,小镇吃亏就吃亏在人太少。奥修教派展现出人数众多与资金雄厚的优势——他们用令人难以拒绝的价格买下小镇的绝大部分地产,把自己变成了小镇居民,成为了小镇上的多数派。然后利用民主投票的方式把小镇名字也改了,整个镇政府也被教徒们占领了,就这样,按照原来居民的说法,安特洛普沦陷了。 

事情如果就此止步,奥修教派似乎还没有太多可指责的。毕竟美国并没有聚众淫乱罪,只能算是一种literally圈地自萌、圈地自high的行为。而买下小镇地产,成为小镇多数派,修改小镇名字这一系列操作,看起来也只是拿起法律武器保护自己。

他们可能并没有意识到,当他们肆无忌惮任性妄为,并切切实实影响到别人生活的时候,教派的命运就已经注定了。**在支撑这种肆无忌惮的,完全是抱团产生的力量幻觉。 **

从这里开始,在之后的一系列对抗中,奥修教徒终于踩过红线,越走越远,直至末路。这其中最关键的人物是一个叫做席拉的女人,她也是整个故事的女主角。 

那么,这个席拉到底是什么人呢? 

与薄伽凡一样,她也是印度人。16岁时初遇薄伽凡便一见倾心,自觉人生圆满,从此成了他忠实的追随者。她在教中一步步往上爬,做到了薄伽凡的私人秘书——相当于成为了饭圈的粉头。当他们来到美国时,薄伽凡已经进入缄默,不再与公众对话,所有指令都通过席拉传达(怎么听着像东方不败跟杨莲亭?)。此时的席拉成为社区的真正建设者,教派的实际领导人。如果说薄伽凡是帝王,那席拉就是宰相。 

席拉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女强人。之前建设城市,经营社区,占领小镇,都是她一手领导。不但如此,她还热衷于上电视,特别会炒作,她会刻意在现场表现出极其强硬的态度,甚至会在电视辩论时直接飙脏话辱骂对手,完全不怕招黑,因为那时她就意识到:黑红也是红,越黑就越红。

这种强硬态度的好处很快显现:席拉引起的争议越多,奥修教派的名气就越大,前来投奔的人也就越多。这些人带来了更多的钱和资源,又让这个教派的势力进一步扩大,并开始全球大发展,追随者的人数一度高达五十万。(信这个教是要把自己的全部身家都捐给教会哦~)

然而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正是席拉这种为达目的不顾一切的劲头,最终把教派拖进深渊。为了对抗来自各方的攻击,席拉开始昏招迭出。她从全国各地拉来流浪汉,企图扩充选票直接把整个地级市的市政府都吃下来,把一个市、乃至一个省都改造成自己的领地。失败之后她又给这些流浪汉下药进行控制最后干脆把他们开车拉到各种荒郊野地里扔了。为了减少正常人的选票,在选举前几天她在正常居民社区里大规模投毒,派遣杀手企图暗杀检察官(未遂),去政府机构纵火,给政府官员下毒……每一条都骇人听闻,并严重触犯法律,从此再无回头路。 

其实走到这一步,席拉自身的性格当然是重要因素。但追根溯源,这一切都来自薄伽凡的教诲。 

薄伽凡告诉教徒:我不是耶稣,也不是甘地。耶稣会跟你说:别人打你的左脸,你把右脸也伸过去让他打——而我要求你把这个贱人的两边脸都给我打烂!

听着特痛快吧?而且是不是还有点熟悉的感觉,跟致贱人隐隐约约有点相通之处。所以,当席拉感受到任何威胁时,她都会选择抵死反抗。 

包括来自教内的威胁。 

与外部对抗最激烈的时期,教派里来了一批好莱坞教徒。他们有人脉有资源,出手大方,献给薄伽凡的一块镶钻手表就价值百万美元,薄伽凡喜欢劳斯莱斯,他们就给他买了几十辆随便他开着玩,推崇物质的薄伽凡显然很吃这一套,权力的天平开始向好莱坞势力倾斜。

不是,等等,看到这里我不知道你想的是不是和我一样???如果我追随的人,要我努力奉献自己,只为了给他买车买表,那我为什么不好好上班呢?毕竟老板也是通过压榨我给他自己买车买表啊?!但老板好歹是给我发工资,而不是让我卖命之余白干还捐身家啊!

如果一定要信一个这么物欲的教,那我宁愿信佛——连卡佛!

总之呢,教主大人每天各种高级珠宝戴着、劳斯莱斯开着,甚至和他的好莱坞粉丝们关起别墅大门开嗑药趴(Again,我为什么要信这种教?),粉头席拉在教内的地位岌岌可危,但她是绝对不会坐以待毙的。她开始到处安装窃听器,甚至派女杀手去暗杀薄伽凡的身边红人。 

但暗杀败露,席拉明白自己在教内再无立足之地,带着最亲近的几个手下逃往德国。 

大错铸成,内忧外患之际,是时候与惹祸精进行割席了。之前一直保持神秘的薄伽凡终于决定亲自出马清理门户。不愧是教主,一出手就惊天动地,令所有人瞠目结舌。 

薄伽凡先是在教内大会上公开指责粉丝行为不能上升为偶像行为。接着他可能觉得还不够解气,直接跑到电视上直播大骂席拉是婊子。说席拉其实一直想和他做爱,但是他有原则,不跟秘书乱搞,席拉出于嫉妒背叛了他,然后还诅咒席拉会烂死在监狱里。主持人和观众大概谁也没料到这个剧情走向,先是愣住,然后哄堂大笑。这哪是一个宗教大师该说的话???最油腻的男人在村口辱骂前妻也就不过如此了吧。 

席拉也不是省油的灯。远程回怼薄伽凡是骗子,利用人们的弱点和情感,对他人进行残酷剥削。自己之所以离开,是不想再用人们的血汗钱给他买劳斯莱斯。 

薄伽凡大概终于被气疯了。除了骂街之外,他开始指控席拉投毒,窃听,暗杀,纵火,搞恐怖活动。这下可好,FBI正愁没有理由搜查教区,真是瞌睡来了递枕头。藏着无数秘密的邪教哪里经得起FBI调查呢?接下来的发展可以用一溃千里来形容。一桩桩罪恶被公之于众。这笔账可不会只算在席拉头上。最终薄伽凡认罪,被驱逐出境。社区解散,人们渐次离开。牧场再度荒凉。 

看完这个故事,我心中产生了巨大的疑问。为什么薄伽凡这样一个在我看来油腻贪财装神弄鬼的人,竟然能吸引那么多精英人士?在纪录片中,教徒都用最美好的词汇来形容他,很多人自称对他是一见倾心。甚至直到他被驱逐出境,仍然有无数人相信他是被冤枉的,他依然是那个最美好的神仙。 

想来想去,也许每个人心中都有破碎的空洞。一旦出现形状合适的东西,就会本能地想用它来填塞。

老年席拉口吐真言

仔细梳理不难发现,片中的教徒们都有这样一颗破碎的心,而薄伽凡就是那个形状合适的填塞物。席拉的女杀手是典型的中产阶级怨妇,薄伽凡的私人律师为繁重工作感到窒息,就连席拉本人,真正的转折点也是因为深爱的丈夫患病去世觉得生无可恋。而更多的人,大概就像小镇正常居民总结的那样:一些空虚无聊的年轻人,一场愿打愿挨的骗局。 

如果说这个故事给我什么启示,大概是以下几点吧—— 

不要迷信权威。不要因为一个人看起来像圣人,说话像圣人,就把他的一切奉为圭臬。同样,不要因为一些成功人士去做了某件事,就认为这件事一定是正确的。

我经常见到有些在某个领域特别厉害的专业人士在一些常识问题上爆发出令人震惊的愚蠢。这甚至可以回答你们的一个世纪疑问:老板那么傻逼为什么还可以当老板。 

**永远保留自尊。**与其说奥修教派是一次社会实验,不如说这是一次大型PUA。而成功PUA首当其冲的,就是去挑选那些容易放下自尊的人。身边狗血例子无数次证明:**所有的PUA到最后,都是渣男领进门,沦陷靠个人。不管在爱情、亲情还是职场关系中,自尊永远是对抗控制的最佳解药。 **

再次,利己未必是坏事,但如果把利己主义发挥到极致,必定适得其反。

能说出“把贱人两边脸都给我打烂”的奥修教派并不是传统的教人向善的宗教,他们推崇物质,推崇极致的利己主义。因此会理直气壮去占领小镇,毫不在意原来居民的反对,终于一步步激起公愤。也因此一旦大祸临头,所有人都会互相背叛,最终共同毁灭。利己主义的尽头,是把自己变成全民公敌。 

**最后,多看书。**很多人去信仰奇奇怪怪的东西,只是觉得自己一直以来的疑惑突然得到了解答。但是相信我,只要去看几本科普级的哲学史和宗教史,比如从最入门的《哲学家们都干了些什么?》、《哲学的故事》到《大问题——简明哲学导论》,你就会发现,你能想到的所有疑惑,几乎都已经被古往今来的大师们掰开揉碎正着讲反着讲转着圈地讲透了。

想得太多书又看得太少,这叫思而不学则殆。 

**后续 **

小镇改回了安特诺普这个普通的名字,重新回归了地广人稀的宁静。 

薄伽凡回到印度,更名为奥修,身边依然有大批信众。但他本人很快离世,据说死于吸毒,他至死都没有摘下那块百万钻表。 

席拉被引渡到美国服刑。出狱后生活在瑞士,在一个福利机构工作。她一直健在,是这个纪录片最重要的亲历者和讲述者。 

奥修教派继续发扬光大。世界各地都有他们的教众,国内也出版过不少奥修的书。在国内很多文艺青年聚集地,你甚至可以找到中国信徒的身影。 

异狂火种永存,等待燎原时机。信教也好、追星也好,你永远能从一些人眼里看到那种不死的、骇人的狂热。

只愿你能在异狂的世界清醒地活。

不要信邪啊,亲~

点个在看

分享这部纪录片

⬇️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环保风暴来袭,山东河北多地景区别墅被拆

拆除前的云蒙小镇别墅 记者:杨冰柯 “ 涉及开发商绿城、山东国企莱钢金鼎、山东高速等。 ” 经过对秦岭违建别墅的多年整治后,秦岭的自然生态正在得到修复。 在山东省内,近期也有多处景区内的别墅项目遭到拆除。 4月19日下午,山东蒙阴县桃墟镇云 …

豆瓣9.4分归来,我们人类啊,永远是“胃肠的奴隶”

看过了“舌尖上的中国”,看穿了“风味人间”,对于美食纪录片,我们还能抱有什么期待呢? 《风味人间》第二季的归来,还答案以惊喜。 不同于近几年擅长以情感或场景作为主题的美食纪录片,《风味人间》的第二季,食物终于再次成为了主角。 食物始终是平等 …

靠导演传播盗版冲上豆瓣第一,没有比这更惨的禁片了

今日BGM,《心雨》,杨钰莹&毛宁。 “我拍了十年的纪录片,加起来的曝光率都没有这一部高。” 纪录片导演蒋能杰没想到自己会以这样一种方式走红。 然而这个“走红”的过程却略带戏剧性。 事情要从豆瓣说起。 年前,蒋能杰的纪录片新作**《 …

周浩纪录片《书记》郭永昌的出狱生活

原文首发本人公众号:老庄酒馆(laozhuang98) 前不久看到一则新闻:信阳市委常委、统战部部长方波被查,看到新闻中那张脸,我突然发现很熟悉,看下面的介绍,他还曾任固始县长、县委书记。我不由得在内心“哦”了一声,没错就是这个人。 左侧为 …

你所未见的《舌尖上的中国》

来源:特稿痴迷者 (微信帐号:tegaocmz) 记者 谢梦遥 罗飞 2014年4月29日 上午 11:59 这篇报道关于《舌尖上的中国》。它获得了编辑们不错的评价,也得以变成铅字出版,但尚未大量印刷,已经印出的一部分杂志即被主管出版社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