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讲不下去了” 软银滑铁卢孙正义将如何破局?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文 |** 记者 胡越 钱童**

科技业投资大神级人物孙正义,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困境。

孙正义作为软银集团创始人和总裁,参与发起并管理的愿景基金规模近千亿美元,素来以对科技公司的巨额押注著称,但自2019年下半年以来持续遭受打击。在2019年11月软银集团第三财季发布会上,孙正义曾用“一塌糊涂”“特大赤字”“像台风过境一样”“创业以来从没有过的亏损”等字眼来形容业绩,更像描述全球经济的下坡路。

自那以后情况继续恶化,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让软银及其投资项目雪上加霜。

3月17日,在软银宣布了约47亿美元的股票回购计划后,标普仍将软银集团的评级展望由“稳定”调整为“负面”,当天软银股票盘中跌12%,创下2012年以来的最大盘中跌幅;3月23日,软银宣布,在未来一年内出售至多约410亿美元的资产,用于授权回购约180亿美元的普通股,其余约230亿美元资金将用于债务赎回、债券回购和增加现金储备,待售资产包里还包括该公司最富价值的资产:中国电商巨头阿里巴巴的股份。3月25日,穆迪将软银债券的评级从Ba1下调至Ba3,即投机级Ba级的最低一级。而软银对此的应对,是干脆宣布弃用穆迪的投资者服务。

4月13日,软银集团发布业绩快报,在截至3月31日的2020财年,预计亏损1.35万亿日元(约合125亿美元),为15年来首次年度亏损,也是该公司成立以来最严重的亏损。其中,愿景基金的投资预计缩水1.8万亿日元(约合167亿美元),在愿景基金之外的投资中预计亏损8000亿日元(约合75亿美元)。

给软银带来最大损失的两家被投公司,分别为“共享办公”公司WeWork和卫星运营商OneWeb。

WeWork曾于2019年8月宣布IPO,但9月即叫停。短短两个月,估值从470亿美元一路暴跌到70亿至80亿美元。而愿景基金前后投入106亿美元,目前亏损近百亿美元。2020年3月27日,“最烧钱”的近轨卫星服务商OneWeb申请破产保护,该公司自2016年以来获软银投资14.08亿美元。近日在接受《福布斯》专访时,孙正义坦承,愿景基金投资的88家企业中有约15家会破产。

投资滑铁卢是软银累积问题的一次大爆发,而愿景基金二期融资不利更使得高杠杆模式的软银举步维艰。

外界恐易忽视的还有一点,软银自身作为一家电信公司,其未来主营业务布局正面临着融资不利的刚性约束:软银原本计划在2025年3月财年结束前,在日本各地部署1.121万个基站,覆盖日本60%以上的地区,之后又宣布将计划提前两年,但软银目前还处于4G的时代,没有进行5G的建设,在竞争上没有优势,且技术较为落后,要实现这一目标,需要100亿至200亿美元的投资及建设。考虑到软银目前的财务状况,投资和融资失利影响的可能不仅是它的投资业绩,更有它在未来产业竞争中的战略地位。

孙正义这次将如何破局?

“故事讲不下去了”

连续大手笔投资表现不佳,令华尔街重新审视孙正义。

孙正义重仓押注的共享经济,商业逻辑被现实暴击,加上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本来就缺乏清晰盈利路径的共享经济企业境况更加惨不忍睹。如孙正义2018年初76.7亿美元投资Uber16.3%的股份,后又追加12.5亿美元投资,Uber在上市时还喊出了1200亿美元的天价,但Uber2019年5月上市后一路狂跌,股价腰斩,软银的投资也浮亏近亿美元。

再如滴滴出行,在疫情席卷的2020年一季度,流量同比下降了50%。从2015年到2018年,软银在滴滴投资约108亿美元,滴滴的估值从高峰时的 560 亿美元也大幅缩水。而软银投资超过15亿美元的印度“共享酒店”品牌OYO,在2019年报亏3.5亿美元;在中国激进扩张后,从2019年12月底开始大面积裁员,因线下客流断绝,2020年3月初裁员人数以千计。

“共享办公”品牌WeWork,更让美国资本市场如梦初醒。美国泛大西洋资本集团CEO William Ford用“雷曼时刻”(指2008年雷曼兄弟宣布破产,触发全球性金融危机)来形容WeWork取消IPO带来的冲击。他告诉财新记者,这让投资者突然意识到已如临深渊。

一级市场通胀的潮水开始退去,过去十几年来以孙正义为首的资本对创新公司商业模式、估值模式、退出机制的一系列判断,正在被颠覆。

Ford认为,一二级市场的错位已经开始调整,投资者开始花费更长的时间做尽职调查、重视公司治理。他也指出,调整这种错位需要一些时间,至少需要两到三年,才能建立新的估值体系。

多位私募市场人士将孙正义的投资方法论,总结为PE(私募股权投资)的资金体量,VC(风险投资)的投资方式,以及排他式用巨资打压业内竞争对手夺取市场份额。孙正义赌赛道、算账粗、自信满满。他最成功的项目莫过于1999年投资阿里巴巴,在决定2000万美元占阿里巴巴30%股份之前,几乎没有做任何尽职调查,而这一单的成功如此巨大,在20年后的市值达到1400亿美元。这显然鼓励了孙正义粗暴的投资风格和对风险的忽视。而软银对于被投公司控制权诉求高,为了逼退竞争者,往往提前透支初创公司下一轮甚至二级市场的价格。此外,孙正义还喜欢通过撮合赛道中同类项企业合并,以期望实现企业的高增长。

“钱太多了,会有问题。”位于硅谷的创投基金Fusion Fund创始合伙人张璐对财新记者分析。从投资机构一端来看,愿景基金作为一个千亿美元的基金,每个项目至少要投5亿到10亿美元,否则投资项目数量太多,管理难度大,但市面上能够接受10亿美元投资的项目非常有限,投出去的项目,未必符合技术布局。

“比如WeWork、Uber等项目,属于2008年以后基于互联网这一基础技术兴起的商业模式创新,等到软银入场时,这一创新模式已经走到瓶颈,大量资本进入一个即将向下走的趋势当中,那就很难逆转。相比之下,他们投的ARM是人工智能芯片技术,进入时正逢这一轮的技术创新,就投得不错。”张璐表示。

从项目端来说,她认为,过多的资金容易导致创始人的“上帝思维”。而被投公司如果拿到的钱过多,为了不稀释股份,就要想出各种办法来论证自身的估值合理,盲目追求高估值故事、在上市前过分扩张人员,这些都犯下商家大忌。

一位投资人告诉财新记者,在同一个项目上,软银一般会在他们判断的基础上将估值再提升50%到100%。“孙正义给市场造成的最大恶果是,他投的我们就不敢投了。企业一旦拿到了这么高的估值,就会变成有价无市。”

一名软银的投资顾问对财新记者表示,“孙正义的这轮投资高估了人工智能,以为会像移动互联网那样爆发式增长,但事实上并没有那么快。”他表示,“2018年、2019年是美国VC融资和退出金额的历史最高点。现在市场处于周期变化当中,软银的故事不太能讲下去了。”

“投资人已经对这种‘高增长、高成本、盈利难’的模式充满了不安,加上经济衰退的预期,二级市场拒绝埋单。”一家硅谷私募人士告诉财新记者,科技公司一二级市场估值的严重倒挂,终于到了清算时刻。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新冠赢家亚马逊:季赚40亿美元,竟能花到亏损

解释最新科技进展,报道硅谷大事小情 点击上方“硅星人”关注我们~ 如果你是亚马逊的股东,听这个消息前,最好先坐下来 —— 文|CJ 编辑|Vicky Xiao 很难有企业能比亚马逊从新冠疫情中赚得更多。 在美国大部分商业损失惨重的一个多月之 …

靠土地和企业短期保就业——基于用电量对城乡就业的估算

(转载请注明出处:微信公众号 lixunlei0722) 【主要观点】 4月17日,中央政治局会议首提“六保”,其中“保居民就业”位于“六保”之首,表达了对就业问题极为关注。根据估算,现阶段失业现象并不严重,土地和企业短期保住了就业。但乡村 …

财富继续归边

本文讲述的是我国的财富进一步向少数人手中集中的趋势。各位,你们必须建立一个最基本的社会学常识:由政府主导的投资,无论是基建投资还是产业投资,必然会导致项目资金归集到少部分地方性富豪手中。2008年的4万亿投资开启了我大中国财富归边的序曲,此 …

【广东顶住】京沪粤一季度经济表现

【说明:本来想再加上浙江和江苏的内容,不过内容过于庞杂,加进来之后脉络不清,所以江浙就放在下一篇了】 先讲投资,毕竟投资是中国所有城市拉动经济的最关键因素,没有之一。不过投资数据现在除了国家统计局之外,地方上已经统统不发布原始数据了,只发布 …

百度没有Plan B

一个产品停更便能引发投资者的集体诉讼,显示出百度在营收结构上过于依赖单一业务和单一产品。在颇为无奈的局面下,百度权力顶层让身边信赖的人顶替重要岗位,是另一个逻辑下的合理选择。2017年12月回归的百度七剑客之一崔珊珊是权力暗流中的代表人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