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失去后才懂得「非必要」的可贵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5 月 30 日,第一篇「保卫非必要」发出后,我们收到了来自全国各地的许多文化机构、公益组织的求助。我们已经观察到的书店行业的困境、演出市场的停摆、出版举步维艰、商业赞助紧缩、民间公益组织难上加难,原来仅仅是一个微小的侧面。

书店失去顾客

在我们尚未关注的东北,有书店闭店了几十天,即使已经恢复营业,主要的顾客群体学生却仍然不能离校,书店仍然没有顾客;在邯郸,经历了闭店的人间食粮书店发现,在实体空间顾客锐减之后,顾客线上消费的欲望也消失了;在北京,我们身边的书店因为不能开门,带着流动小车到户外去读书和介绍书。

出版失去市场

在上海,出版机构明室不得不拜托外地的编辑朋友帮忙去印厂看打样,**印好的新书因为物流原因无法入库,无法上架,**新书就这么变成了旧书;刚刚独立的出版品牌惊奇,还未正式出版一部作品,就已经遭遇了深深的精神打击,自嘲“选择了最差的时机独立”;去年单读与铸刻文化一起做了《稍息:1981—1984 年的中国》,这本书时至今日,仍然没有机会做一场线下活动,作者老安还是没能跟读者面对面交流。

公益失去资助

因为疫情,我们身边的民间公益组织鸿雁社工服务中心,因为基础项目资源中断,失去资助,带来了人员行政费用的缺口、场地租用的巨大压力;绿色蔷薇社会工作服务中心开始做女工社企企业的探索,希望有女工再就业的机会和盈余来支持机构,但过程仍然漫长;参与过第一次「保卫非必要」的北京木兰花开社工服务中心,收获了不少新的月捐人,但还是**有大量的物资缺口,其中甚至包括基础的防疫用品;**同时,皮村文学小组因为疫情封村,再度陷入停滞。

如可为皮村文学小组提供房租、米面支持,请联系王德志:13691011372

而这些,正是我们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非必要」——阅读之“非必要”,艺术之“非必要”,底层互助之“非必要”。

伍德吃托克在给我们的回复里写道: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独立和另类的文化体验都更需要触达更多的用户。这不是说经济下行谈转化率不重要,而是文化的、生活方式的用户培养本就是一个缓慢累积的过程。如果同领域或者跨领域的伙伴,我们一起头脑风暴,多做一些不同的内容,至少能在那些负面和低落的信息铺天盖地之时,还能让美感和风格来抵消不确定性带来的市场低迷。

而当恶劣的暴力事件不断揭露出社会之不平等时,民间组织的重要性更加不言而喻,我们迫切地需要关注那些被长久忽视的群体,切实地支持它们。

所以今天,我们继续“保卫非必要”。

🤝

以下文化机构或项目需要你们的帮助,请直接联系他们:

@北京鸿雁社工服务中心

由于疫情,鸿雁基础项目资源中断,带来了人员行政费用的缺口。鸿雁为了解决资金问题,发起了月捐计划,寻找月捐支持者。鸿雁希望您能参与我们的月捐计划,以及还在筹备的“百手撑家”艺术节,关注家****政女工的生活。

鸿雁社群服务也需要一个稳定的场地,如果有低价格或者联合使用的方式(朝阳望京附近),请联系我们(公众号:北京鸿雁社工服务中心/微信号ID:hongyankf)。

@绿色蔷薇社会工作服务中心

我们期待,让每个城中村里的异乡的个体女工,通过公共空间作为枢纽共同温暖鼓励彼此,可以好好照顾自己,有能力为自己发声,让社区成为一个温暖友善互助的共同体。

因为 2020 年的筹钱获的一些关注,我们又在城中村租了一个更大的空间,给流动儿童和女工做更多的活动,但目前我们依然欠缺资金的支持,希望更多的人加入我们的月捐计划。我们也在去年开始做女工社企企业的探索,希望有女工再就业的机会和盈余来支持机构,但过程也很漫长。

点击图片,加入绿色蔷薇月捐计划

@北京木兰花开社工服务中心

当下最大的困难是资金困难。由于疫情及社会大环境的影响,木兰花开目前面临很大的生存危机,筹资需求最为迫切。需要有一定社会影响力的公共平台合作宣传“木兰月捐计划——我要大声歌唱”。

计划摘要:我们希望您能成为木兰花开的“月捐伙伴”,与我们一起为基层打工女性赋能发声,帮助她们自主发展。我们想介绍您认识我们的打工姐妹,她们像“木兰花”一样美丽坚韧,却面临经济、家庭、社交、文化生活等方面的多重困境。十二年来,木兰花开步履艰难,但始终扎根打工者聚集的社区,为打工女性提供团结互助支持,与打工姐妹们共同发出社群的声音。感谢您对木兰花开的信任,您的捐赠将用于支持机构运营与整体发展。每一次对打工女性心声的倾听,每一位支持木兰姐妹的同路人,都是我们坚定走下去的动力。

在物质需求方面,我们还需要文艺活动相关的乐器:鼓、尤克里里、其他小型乐器等(七八成新,不需修理,可直接使用),每样 10 个为上限;儿童类活动用品:适合小学及学龄前儿童阅读的优质绘本、图书(500~1000本)(小学生类图书,教材类不需要)、益智玩具(乐高)等;活动奖品:笔、本、书(和基层女性相关的写作书籍或文学作品)或其他服饰、发饰、护肤品等(全新,有保质期的产品,保质期 3 个月之内);防疫物资:口罩、消毒液、洗手液各 2 箱。

不在上述列举之列,不能确定数量或是否可以有实际用途,可提前具体沟通。

如有合适的项目合作机会,也可以电话沟通或面谈。

联系人:齐丽霞

办公电话:010-80780473

移动电话:15311534874(微信同号:木兰),申请请加备注说明。

物质邮寄地址:北京昌平区北七家镇东沙各村庄

_收件人:赵倩 13621270481  _

木兰公众号:北京木兰花开社工服务中心

邮箱:mulanhuakai2010@126.com

@北同文化

北同文化成立于 2008 年,是一家在北京地区开展心理咨询、社区服务,并在全国范围内开展同志去病理化倡导、跨性别反歧视倡导和多元性别教育的公益机构。

因为疫情,现阶段机构线下的工作基本无法开展,使我们在服务社群与维护社群方面存在极大的挑战,进而影响到了我们的月捐项目和心理咨询项目。由于疫情管控政策,我们的办公室无法使用,无法在空间内举办活动。我们的合作商家也大多闭店,无法举办筹款活动,使得机构月捐人出现了几个月来脱落比较多的现象。心理咨询因为无法开展线下咨询,来访者有所减少,咨询订单数量下降比较严重。

我们希望能够得到项目推广的支持、线下免费或者低价使用空间的机会以及人才推荐的支持。我们正在招募心理项目的营销总监、设计实习生,以及机构的筹款负责人,月捐项目“现在,成为青年赋能合伙人!”以及心理项目“小悟生心理”也正在推广中,期待更多的朋友加入我们

@HOPE 学堂

HOPE 学堂是支持职校师生的公益团队,目前面临着进入学校开展活动的困难,带学生去企业参访学习的困难,学生出校的困难。**我们一方面是希望能与有更多职业学校合作,另一方面希望有更多的资金支持。**我们用团体活动和个案陪伴等方式,帮助职校学生形成支持性的社会网络,为有需要的学生提供情感支持、自我认知与职业发展等方面的陪伴与锻炼机会。希望大家可以通过月捐的方式支持我们,让我们能够持续开展更多活动。

HOPE 也在用戏剧创作及公众演出的方式让职校生自我表达,梳理和思考自己的生命经历,让公众看到丰富多样的职校生形象,了解和倾听 Ta 们的心声。今年夏天,我们会在广州举办戏剧演出,但资金紧张,希望大家可以多多支持。联系方式:微信号 hopecaomei 。

@微澜图书馆

做城市边缘孩子身边“活”的图书馆,微澜图书馆通过招募志愿者馆员进行线下服务,让微澜各分馆能够通过日常开放,支持孩子培养阅读习惯和发展自主阅读能力。

2020 年 6 月,微澜推出了分馆馆东计划,为每个具体的分馆上线月捐,通过持续月捐伙伴和持续服务的馆员组成分馆团队,通过分馆自治,培育一个一个“活”的自主的图书馆,为小读者提供借阅服务以及一个随时可去的公共空间。

**疫情带来开馆的不确定性,让一切随时停滞,总馆各种线上线下传播活动无法进行,月捐馆东的招募也举步维艰。**但微澜图书馆需要时刻做好准备,应对随时可能的开馆。

我们希望有更多伙伴成为微澜分馆月捐馆东,与我们一起守护图书馆,支持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让他们有机会和爸爸妈妈一起生活并获得公平教育。

您可以优先支持那些月捐额少于 800 元,资源匮乏的分馆;如果您在北京、广州、上海、深圳、苏州、昆明、郑州等城市,也可以报名成为值班馆员,和众多微澜伙伴一起,在开馆期间通过线下服务,来支持和陪伴孩子们。

沈阳·@万花筒书店 KaleidoscopeBooks

我们在沈阳经营着一家实体空间,万花筒致力于艺术创作这方面的内容,所以我们的客群相对会更加年轻化且受众小。但因为前段时间居家封闭管理,闭店了一个月的时间,这对我们的冲击很大。虽然门店目前已经恢复营业一段时间了,但是学生不能离校等诸因素导致店里的人很少。

**希望有更多优质的艺术类型平台可以让我们参与吧!**我们想要为更多的读者去推荐国内优秀艺术家的作品和创作理念。也当然希望得到更多可以做快闪书店或展览合作的机会。

大理·@海豚阿德书店

现在我们书店在蓄势做产品和内容等待环境变好起来。如果有机构和艺术家的产品合作会非常欢迎。希望有独立艺术家和独立出版物的作品合作以及联合展览。

****武汉·@武汉境自在书店

现阶段需要的协助一方面是希望能有更多的人知道我们,能来书店,增加书店人流量和营业额。另一方面,也希望有更好的进书渠道,比如对进货数量没有太多限制,有更好的进货折扣等。如果有可能,希望能有机会多参与一些(线上)作家签售分享之类的活动。

苏州·@慢书房

实体店来人少,线下沙龙停止了,营业额锐减。现阶段主要需要增加书店曝光,让更多人知道书店开了,线上活动也很多,欢迎大家参加。最希望的还是,希望慢书房的线上沙龙和公众号,被更多人知道。

上海·@梯书店

如果说需要大家帮忙的话,就是帮我们宣传宣传,让更多的人知道“梯书店”和我们出的书,感谢大家。现阶段我觉得主要还是我们自己需要提升抗风险能力,备荒备战,开源节流。

具体的项目的话,可能就是希望大家关注我们的公众号吧。今年接下来会有几本书推出,届时会通过公众号介绍给大家。

邯郸·@人间食粮书店

经历过一次封城后实体店顾客锐减,线上的顾客消费的意愿也大减。希望更多朋友光顾书店,也参与我们的不盲盒计划。

唐山·@清凉艺文咖啡书店

现阶段我们主要的精力还是放在线上,通过线上的各个领域的合作推广进行,希望能够与单读以及更多的文化机构合作起来,推广图书、展开各种与文化相关的活动。视频、图片、文字的形式都可以。

希望今年能参加各种书展,去介绍我们的书店、我们的选书,我们有很多绝版书、二手书、艺术书、小众书,去年在北京参加市集,也介绍给很多朋友认识,希望今年还能参加与艺术机构比如美术馆之类的合作。我们书店的空间也可以做一些小展,无论是线上还是线下的读书会、读诗会,都希望承办起来。也欢迎出版社和作家艺术家来我们的书店做文化沙龙活动。

成都·@成都一苇书坊

希望大家多来线下消费酒饮,多来参加活动,卖书的收益对书店而言无关紧要。希望出版社能给到小书店一些签名书、毛边书和限定版的,多开发一些相关文创产品供书体书店来售卖。

**北京·@**postpostspace

最近我们的大部分时间用来做非盈利性的翻译工作,这些文章希望能被更多人看到。(其中之一是关于柏林近一百年间音乐场景的变化,我们翻译的这部分主要讨论柏林墙倒塌以后 techno 舞曲的发展和变迁,属于文化研究范畴;另一部分是单篇的图像研究/图像学类的文章,来自世界各地的学者/作者,包括 Hito Steyerl、Seth Price 等)

我们的盈利和非营利项目是在同一个空间同时运营的。书店/独立出版/展览/翻译部分是非盈利的,希望能获得更多关注;咖啡/商品是盈利的,希望可以商业合作让更多人知晓、购买。

北京·@北京码字人书店

码字人一直可以正常开门,天选打工人是也,希望可以让更多人知道,如果你累了,依然可以来这个地方歇一会儿。也希望有更多人参与码字人“读戏现场”系列活动,与其躺平摆烂,不如戏游人生。

北京·@刺鱼书店

疫情防控期间营业状态不稳定导致客流和销售都严重下滑。**五月暂停营业后,我们开启了刺鱼云游项目,带着流动小车到户外去读书和介绍书。**目前已经去过通惠河、亮马河以及百子湾艺术影院门外,未来还会与合作伙伴一起做有意思的夏夜读诗活动,感兴趣的朋友们可以关注刺鱼公号了解我们的动向,也欢迎各种跨界合作,一起在户外玩起来。

广州·@我们剧团

我们是一个独立的戏剧团队,成员辞去自己的本职工作,全职投入做戏剧。自 2017 年到现在,我们持续探索与实践民众剧场第五年。我们相信 theatre of the people;theatre by the people;theatre for the peolple,与民众站在一起。

因为疫情,我们剧团经历了很大的冲击,线下剧场没有办法开办,这也是很多剧场人的噩梦。但也因为疫情,我们相信大家更需要与人交流,与人互动的空间与机会,所以我们现在开展不同类型的线上活动,让大家有机会可以在不同的空间也能“相见”。

事实证明,大家真的需要。我们开展了线上的一人一故事剧场让大家可以去互相分享自己的故事,我们开展了网络论坛剧场,让大家可以通过剧场去探讨不同的公共议题。

我们需要更多的伙伴去了解并参与进来,一起用剧场创造更多的可能性。

上海·@IS A GALLERY 一弄画廊

尽管线下空间没有开放,但是我们的出版物计划、短期展览仍在有序推进。封控过后,不仅生活需要时间恢复,工作效率和工作状态也需要时间恢复。

新展的开展时间目前规划是 6 月内,希望开展的时候大家可以过来喝酒聊天

@明室

疫情期间带来的最大困难主要是物流不通,我们的工作流程受到了极大影响,我们的印厂在唐山,但无法从上海快递付型样,纸样之类,只有拜托在外地的编辑朋友帮忙看样与寄送。

另外,印好的新书无法入库,无法上架,新书直接变成了旧书。比如《有花生的寻常一天》《蓝》这两本是疫情前就下厂,准备三月四月初就上架的书,结果到五月才上架。

还有在新书的宣传期,样书无法寄送,极大影响了新书的宣传覆盖面,像《我成长的音乐时代》《应得的权利》《在绝望之巅》这几本都是很多朋友期待已久的书,都等待了很长时间才看到书。有不少比较着急的媒体朋友我们先发了电子版过去解决这个问题。

另外实体书店无法营业,也直接影响了销售。除了上海之外,多地物流不通,可能只有一半的地址能下单,也造成网站销售的断崖式下跌,销售数据可能大概只有平时的一半。

出版界集体经历了史上最惨淡的一次 423。

编辑虽然是相对而言可以在线办公的工作,但缺乏直接沟通与交流的环境影响了大家工作进度,再加上漫长的封控造成大家的精神状态情绪不佳,即便少了一些琐碎杂事,依然很难像以前那样沉浸在工作状态中。

希望政府能加大疫情期间小微企业、特困企业房租、社保等的补贴力度和申请流程的简化;媒体、读者能多多关注小型文化企业,看到喜欢的书、产品多多推荐,大家一起共度难关。受到疫情影响的小型出版品牌大家能否一起做一个联合荐书?或者请出版方大家做一个圆桌会议如何客服疫情期间的困难,哪些受到影响的书籍,我们该如何做好推广工作等。

@惊奇WonderBooks

现阶段主要还是要靠我们自己,要尽快出书。最想合作的是我们最开始要出的几本书:艺术家向京的访谈集。这本书的雏形是五年前我帮向京老师编辑她的全集时,用蒙太奇的方法把她的几篇访谈剪接成的一篇长谈,后来也是某种程度上受到单读提出的“重建对话的精神”的鼓励,我想把它增补、扩充,做成我们的第一本书。跟一般访谈集不一样的是,我们试图通过打乱时空的剪辑让它具有略萨式的文学性,做没做到我不太确定,但应该是一次很特别的尝试。然后就是丝绒陨的诗集,他这段疫情期间都在上海帮我们把诗集删减到合适的篇幅。另外还有一本再版书,《最后的耍猴人》,作者从非典时期开始记录耍猴人的生活,又在新冠时代增补了他们的近况,生活不易,有些人的生活可能更不易,刚成立新品牌就可以做这样的书是我们很大的荣幸,非常希望可以让更多人读到它

@铸刻文化

我们去年出版的一本重点书,意大利摄影师老安( Andrea Cavazzuti )的摄影画册《稍息:1981—1984年的中国》,自出版以来一直没有机会在主场北京办一场线下的新书分享会。到现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办起来。而这样的线下分享、面对面的交流其实也是一种行业刚需

@伍德吃托克WOODSTOCK OF EATING

希望能够有落地的项目、更多跨领域的联合。**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独立和另类的文化体验都更需要触达更多的用户。**这不是说经济下行谈转化率不重要,而是文化的、生活方式的用户培养本就是一个缓慢累积的过程。如果同领域或者跨领域的伙伴,我们想一起头脑风暴,多做一些不同的内容,至少让那些负面和低落的信息铺天盖地之时,还是让美感和风格来抵消不确定性带来的市场低迷。

先说一下本年度正在筹划的项目吧。一年一度的独立品牌开箱日市集从最初的 3 月几度延期,目前准备在 6 下旬开市了。今年主题把治愈和自我愈疗的审美和风格作为主推的独立品牌的选品方向;去年大受欢迎的“一万种咖啡市集”,同样也受影响延期了。把咖啡作为美学载体,进行同文化、生活方式,包括各类媒介的联合,COFFEE AND MORE 的理念,很快也要重启了;9 月中我们会和 ART BEIJING 艺术北京在艺术博览会的现场做一个“展中场”,WOE ART CON FAIR,这里面对于独立艺术,手工艺和有潜力的青年艺术家提供了很好的平台;最后,很希望恢复一个传统,回道美食社交的出发点,专题化的美食活动,汉堡、野餐、酒饮的主题。

✍️

如果你所在或喜欢的文化机构

也面临类似的困难

也可以告诉我们

我们将持续发布求助信息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现在最必要的,是「保卫非必要」

2020 年初,疫情肆虐,书店行业遭受冲击。单向空间发起的“走出孤岛、保卫书店”计划,得到了很多朋友的支持,我们也因此获得了巨大的能量,在自救之余,陆续发起支持独立书店的行动,更努力地参与公共讨论,维护行业尊严。 今天,我们面对的是一种相似 …

中国“哭墙”:李文亮微博下的90万条留言

【编者按】:端传媒整理、分析了李文亮最后一条微博下方从2月1日到4月17日的732370条一级留言,报导中引用的部分留言经过编辑。 “我做了一个梦。2019年12月5日你在广州塔,我梦到我回到那一天,在你拍照的位置等你,想告诉你保护好自己, …

疫情没完没了,真的累了

‍ ‍ 给岁月以文明,而不是给文明以岁月。  ——刘慈欣《三体·黑暗森林》 今天的文章没有任何营养,纯属呓语。 作为一名无神论者,我对自己许愿: 希望准备了很久寄予厚望的工作计划受到疫情管控政策影响的时候,我能够不生气。 希望期待了很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