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的荒唐:喜欢听歌遭枪毙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来源网络

刑车一辆接着一辆在体育场缓缓地绕场而行,所谓刑车就是解放牌卡车,一辆车上押着一个挂大牌子的死刑犯,名字上打着血红的× 。这些赴死的人每个人的嘴上都勒着一道黑布,怕他们呼喊反动口号。体育场上革命口号惊天动地。”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坚决镇压反革命!”“敌人不老实就让他灭亡!”“无产阶级专政万岁!”

(图片与文章无关)

这是1970年初冬的一个阴暗寒冷的日子,这是一场公判大会的场景,那时我是十几岁的中学生,在看台上接受阶级斗争的教育,跟着高喊革命口号。

那天处决的犯人中有一个姓马的工人,他是当时阶级斗争典型大案马家大院的主犯,马家大院距离我家不远,所以我特别留意他,他挺胸扬脖,怒目瞪天。那样子我一辈子也忘不了。

马师傅被判处死刑的罪名是”腐蚀拉拢教唆青少年。”他究竟怎样”腐蚀拉拢教唆青少年”,公判大会上没有细说,几个月后我下乡插队时,恰好青年点有个同学就是被马家大院”腐蚀拉拢教唆”的青少年之一,他向我讲了马家大院的”罪行”究竟是怎么回事。

马师傅是一个倒班工人,他喜欢听歌,家里有个留声机,有些老唱片,还有几本歌本,如《外国民歌二百首》等。在文革中,除了《东方红》、《大海航行靠舵手》等歌颂红太阳的歌曲和语录歌外,其他歌都是不准唱的,都是封资修的东西,连《洪湖水浪打浪》和《红岩颂》这样的革命歌曲都不准唱。

马师傅太喜欢听歌了,他倒夜班白天在家休息,有时候睡觉起来了就偷偷放留声机听听老歌和外国民歌,马师傅的儿女都是中学生,下午放学后同学或者邻居家的孩子来玩,马师傅大大咧咧地听歌也不避讳,年轻人整天听腻了革命歌曲,一听到好听的外国民歌,就忍不住学上几句。

后来,有个在马师傅家听过歌的中学生在学校小声哼唱外国民歌,被革命觉悟高的同学告发了,引起了军宣队工宣队的高度重视,他们给这个学生办了阶级斗争学习班,深挖阶级敌人,究竟是谁教唱的”黄色”歌曲,这样就把马师傅给挖出来了。马师傅先是被办了学习班,继而被捕,以后又升级为阶级斗争的重大案件,是阶级敌人腐蚀拉拢教唆青少年的犯罪的典型。马师傅居住的大杂院被叫做了马家大院,马家大院成了轰动一时的阶级斗争的典型大案。

马师傅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就是一个工人,居然成了工人阶级的阶级敌人。自己就是无产阶级,居然成了无产阶级专政的对象。自己没有做任何反对政府的事情,仅仅因为喜欢听歌,仅仅因为听了歌,就成了犯人,成了死刑犯。而这些歌,如外国民歌二百首,都是49年后公开出版的歌本和唱片,哪里有一首是黄色歌曲呀,哪里有一句歌词反党反社会主义呀。

但是那个时代哪有理可讲,革命委员会几个头头开个会就能决定一个人的生死,那时候也没有公检法,更没有律师辩护,头头会上定了,一条生命就结束了,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因为喜欢听歌而被处死,真是太血腥太残暴了。

我知道了马师傅为什么怒目瞪天。因为听歌掉脑袋,太难以置信了,但这就是那个疯狂邪恶的时代的真实。

做号不易,打赏随意

抱团取暖,共度时艰

顺手放入朋友圈,没准您的朋友就需要!

合作请加微信号:n190102

预览时标签不可点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被批无底线收割流量后,“今夜九零后”团队再度复活

【文/观察者网 童黎】“1122万同胞受灾,媒体为何集体失声?”从昨天(1日)起,这篇从标题上一棒子打死所有媒体的公众号文章,逐渐有刷屏朋友圈的趋势。 而观察者网查询后发现,发布这篇文章的团队炮制过《没有澳洲这场大火,我都不知道中国33年前 …

养蜂人在春天离去

养蜂人刘德成用一根麻绳结束了自己年仅 45 岁的生命。自新冠疫情暴发,交通中断,大量蜂农无法转场追花逐蜜,损失惨重 二三月的成都平原,油菜花流着金黄色的蜜;4 月陇上天水,洋槐芬芳氤氲;5 月到白银,塬上川里满山遍野苹果花、苜蓿;六七月,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