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明 | 被高估的棉花糖实验:幼儿时期的自控力真的重要吗?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在科研领域,提到自控力便不得不提到心理学的经典案例“棉花糖实验” (Marshmallow Experiment)。该实验是由斯坦福教授Walter Mischel在60年代末至70年代初展开的一系列关于“延迟满足”的研究。“延迟满足”是一种等待实现目标的能力,即潜在的自我控制力。最初棉花糖实验是为了探讨认知与注意力对 “延迟满足”的作用,但这项研究成果并没有让“棉花糖实验”得到广泛的关注。

真正使其名声鹤起的是Mischel在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的惊人发现,他发现幼儿时期“延迟满足”的能力与学业、认知、及社会竞争力具有显著的相关性。这种相关性在过去的二十多年间广为流传,在各类畅销书、演讲、课程当中频繁出现。但幼儿时期的自控力真的有传说中的那么重要吗?

“棉花糖实验”初期

“棉花糖实验”发生在斯坦福大学的一所幼儿园,以四岁至六岁的儿童为研究对象。实验开始时,研究人员把孩子们分别带到单独的房间并在每个孩子的面前摆上一块棉花糖。这时研究人员告知孩子他将离开这个房间并且与之达成协议:如果孩子在他离开的过程中不吃棉花糖,那么作为奖励,将会得到第二个棉花糖,但如果孩子在研究人员回来之前便把棉花糖吃掉,那么就不会得到第二个。所以简单地讲,孩子在实验中所面临的任务是,现在一个棉花糖,或者一会儿两个棉花糖。

在等待期间,Mischel观察到,有些孩子不假思索地立即吃掉第一块棉花糖;有些则试图用各种方法约束自己,比如捂住眼睛、转过身去、摇摆身体、拉扯头发、或者像抚摸小动物一样去抚摸棉花糖。

在参加实验的600多名儿童中,少数立即吃掉了棉花糖;那些试图想办法延迟吃掉棉花糖的孩子,他们中的三分之一坚持了足够长的时间得到了第二块。Mischel发现,能成功完成棉花糖延迟任务的孩子通常会使用创造性的策略来避免诱惑,比如想象一些有趣的事情或者做一些分散注意力的动作。

“棉花糖实验”后续调查

14年后,当年参加实验的儿童都已成年,Mischel对他们进行了后续的调查。他发现那些延迟吃棉花糖越久的孩子拥有越高的美国高考(SAT)成绩。不仅如此,他们的优势还体现在:更好的耐心、更好的自制力(如较低的毒品滥用率和肥胖率)、更好的抗压力,和更好的社交能力等。

另外,在研究对象40岁左右的时候,Mischel发现那些等待第二个棉花糖的孩子,他们事业有成,家庭幸福,个人目标完成度也达到了很高的水平。这一系列实验由此证明,孩子的“延迟满足”能力越强,今后取得成就的希望就越大。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延迟满足”的能力是一项重要的生活技能,但Mischel并没有提及培养这种能力一定会带来发展优势,亦或者,选择立即吃掉棉花糖的孩子就注定失败。

批评与质疑

Mischel在其发表的研究中承认,由于有限的样本数量,“延迟满足”的重要性可能被放大。他还指出,家庭环境的稳定性对于结果的影响可能远比研究所显示的重要。

然而,学术界对“棉花糖实验”的批评不仅如此,比如,很多学者认为那些能够“延迟满足”的孩子可能只是对棉花糖不感兴趣。在众多批评声中最重要的一个便是实验对象的不具代表性。因为当年的招募均来自斯坦福校园的一所幼儿园,所以他们当中有很多是斯坦福学生或教授的孩子。这就意味着“延迟满足”可能主要是中产阶级和上层阶级的文化。对于在贫困家庭中长大、习惯了生活不稳定的孩子,推迟自己的满足感并没有意义。另外一个主要的批评是,“延迟满足”的能力是儿童成长过程中很多因素导致的,控制那些对“延迟满足”有贡献的因素很可能会降低“延迟满足”本身的重要性。

有学者还指出“棉花糖实验”并不是对“延迟满足”或自我控制的研究。对于“延迟满足”的测试,其实仅存在于孩子是否决定立即吃掉棉花糖的那一刻,所以等待两分钟,七分钟,或者更长时间没有任何额外的意义。并且这种耐心的等待需要孩子进行某种复杂的认知技巧,而这种复杂的认知技巧则反映了更加深刻和持久的潜力(想象力、分散注意力的能力等)而非“延迟满足”。

新研究发现

最近,纽约大学心理学教授Tyler Watts使用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在90年代的一项研究来复制早期的“棉花糖实验”。该项研究对近1000名4岁儿童做了测试,并且收集了他们青少年时期有关行为和智力的数据。虽然这项研究不是对“棉花糖实验”的完全复制,但它测试了相同的基本概念,即“延迟满足”的能力对儿童发展的影响。而两个研究的主要区别在于,新研究针对那些母亲没有上过大学的孩子而不是斯坦福学生或教授的孩子。

Watts发现,虽然4岁时的棉花糖测试结果成功地预测了15岁时的成就,但其相关性的大小仅为Mischel所发现的一半。并且,当Watts控制了家庭背景和智力等因素时,这种相关性几乎消失了。这就意味着,如果两个孩子有相同的社会背景,相同的养育方式,相同的种族、性别,以及相似的家庭环境,那么他们便会具有相似的早期认知能力;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其中一个孩子能够“推迟满足”而另一个不能,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延迟满足”并不是一种可以改变命运的能力,这种能力只是生长环境的副产品。换句话说,培养孩子的“延迟满足”可能会带来竞争优势,但孩子的社会及成长背景早在培养“延迟满足”之前便发挥了决定性的作用。

近期发表在《心理科学》杂志(_Psychological Science_)上的一项新研究也挑战了“棉花糖实验”。根据1998和1999年对美国各地900多名不同种族和经济背景的四岁儿童所进行的食物测试(M&M、棉花糖、或动物饼干),研究人员发现,一般来说,拥有更强自控力的孩子,他们在15岁之前的数学和阅读成绩会稍微更好,但是这并不能预测青少年时期的整体行为。

于是研究人员再次对数据进行分析,这次他们只比较那些具有相似认知力和家庭环境的孩子。在考虑了社会经济因素(如,孩子的母亲是否从大学毕业)以及个人条件因素(如,孩子两岁时的记忆力、解决问题能力、和沟通能力)后,即当所有这些特征都相同时,“推迟满足”的能力几乎不会影响孩子未来在学校和社会中的发展。

罗彻斯特大学的一项2012年研究发现,孩子的自控力会随着与周围成年人关系的变化而改变。如果孩子与大人建立了信任关系,他们愿意多等4倍的时间再吃棉花糖。所以,棉花糖任务可能与孩子已知的其他信息有关,比如是否拥有让人感到稳定的环境。如果孩子在潜意识中知道大人会习惯性把食物拿走,那么不做等待其实是合理的选择。

相似地,“延迟满足”也与社会文化紧密相关。2017年,德国研究人员对德国儿童和喀麦隆巴门达高原儿童的棉花糖测试结果进行了比较。他们发现,喀麦隆儿童比德国儿童更善于克制,这是因为巴门达高原具有严格的自上而下的社会等级,使得他们的孩子更早地拥有“延迟满足”的能力。相反地,德国则鼓励孩子尽早发展自身的兴趣和爱好。

另一方面,一些新的数据表明,在涉及学校成绩时,好奇心和自我控制一样重要。研究人员发现,无论孩子的家庭背景和课堂表现如何,具有好奇心的孩子在数学和阅读测试上都取得了更高的分数。

结语

以上所有发现为新的观点提供了证据,孩子的培养不能归结为一个简单的公式。一个孩子的成功更不能仅仅通过他们对甜食的抵制程度来判断。虽然新的研究发现没有完全推翻“棉花糖实验”结果,但他们挑战了“延迟满足”对于成功的重要性,并且证明了家庭环境,包括经济条件、养育方式、和文化背景,对儿童日后发展的作用。

所以,幼儿时期的自控力真的有我们想象的那么重要吗?答案恐怕是否定的。家长在关注孩子能力的培养外,也应该或者更应该关注如何给孩子提供一个稳定的成长环境。从宏观的角度看,只有缩小贫困差距,才能保障更多的孩子拥有稳定的童年生活,进而促进他们的发展。换言之,一味地强调自控力或者其他能力的重要性,只会让我们忽视那些真正影响个人成就的不平等。

参考链接:

http://www.businessinsider.com/marshmallow-test-of-self-control-may-not-be-correct-2018-5 https://jamesclear.com/delayed-gratification

https://www.vox.com/science-and-health/2018/6/6/17413000/marshmallow-test-replication-mischel-psychology

赵明

启社研究员、香港科技大学社会科学部在读博士生

研究方向:社会分层、家庭社会学、青少年研究

- 往期文章 -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孩子好奇自己是从哪儿来的?这个问题交给人体实验盒子解决吧

在很多人的成长过程中,几乎很少有父母认真跟我们讲过身体的知识。 我们是从哪里来的?人为什么会有指纹?手指甲为什么一直长个不停?到了某个年龄,孩子会对身体特别感兴趣,追着你问个不停,入迷的看各种人体科普节目。 所以,今天大象优选推荐一个让孩子 …

一个前进的时代,容不下落后的教育

我经常在想:这一代的孩子,和我们当年读书的时候,到底有什么不同。 首先是更富裕了一些。确实,如今还有不少贫困留守儿童,疫情期间连在家上课都没有条件(河南一位女初中生甚至因为买不起手机上网课而服毒),底层的残酷仍然在那里,但大多数的孩子相对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