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将收入伊雁声中短篇科学童话新著《动物快跑》系列第一部)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本文将收入伊雁声中短篇科学童话新著《动物快跑》系列第一部)

蜜糖和男孩

作者:伊雁声

1 有只狗狗名叫小蜜糖

蜜糖刚刚半岁的时候被前主人阿英一家收养。那时阿英刚大学毕业,迷茫于未来的人生,独自一人去星宿大沼泽地旅游,路过松鼠林的一个小村庄时,遇见了蜜糖。

那天村子里刚好有集,附近的山民肩挑背扛、牛拉驴驮,带着各种各样的山货来赶集。尘土飞扬的土路两边挤满了小摊位,卖啥的都有,热闹极了。阿英觉得很有趣,就一家一家挨着逛,并不打算买任何东西。憨墩墩的蜜糖被关在一个大铁笼子里,和一大堆猫啊狗啊八哥啊摆在一起出售。蜜糖可怜巴巴地望着阿英,阿英的步子就再也挪不开了。

货主介绍说,这是当地的一种纯种巨型犬。“有点像藏獒吧!”货主说,这种狗很忠诚,很聪明,就是食量太大,要是这次卖不掉,回去就要杀了炖肉。阿英立即掏钱买下了蜜糖。

阿英把蜜糖带回老家火狐狸村,全家人都第一眼就喜欢上了蜜糖,因为蜜糖实在是太漂亮太可爱了。阿英刚上初中的弟弟阿海自觉自愿承担起照顾蜜糖的主要责任,每天给她喂食、洗澡,陪她锻炼、玩耍。阿海与蜜糖形影不离,彼此成为世界上最好的朋友。

作为一只家庭宠物,蜜糖的饭量确实很大,而且特别嘴馋,简直什么都吃。有一次她不声不响一口气吃光了一锅面条,那可是全家人的晚饭啊!

然而和别的狗狗不太一样,蜜糖好像天生有些素食主义。她虽然也不反对吃肉,但始终不太热衷于肉食,对于能把别的狗狗哄骗得不停摇尾乞怜的肉骨头,她也从来都不屑一顾。相比之下,她更喜欢吃水果,什么蓝莓,草莓,苹果,橘子,葡萄,红枣……一顿吃一小筐不在话下——幸好阿英的父母承包了一个小果园,足够她解馋的。去果园的树下捡果子吃,永远是蜜糖最喜欢的游戏。而且蜜糖的嘴巴好巧,轻轻一撮,就把小小的莓子、枣子吃进嘴里去了。

而蜜糖最最喜欢吃的是蜂蜜。这有点奇怪不是吗?一只巨型犬竟然喜欢吃蜂蜜!

蜜糖第一次偷吃蜂蜜的时候,阿英一家都被吓坏了,担心她会死掉。想想看,那可是一大罐刚采集回来的新鲜枣花蜂蜜啊!被年仅半岁的蜜糖掀开盖子吃了个精光!阿海强忍着眼泪说,他刚看过一本书,里面提到有一条外国宠物狗因为吃了巧克力而心跳过快、发烧、腹泻、呕吐,最后悲惨地死去了。

阿海茶饭不思,密切观察蜜糖的状态,每半小时给蜜糖量一次体温和心跳。然而蜜糖啥事都没有,因为吃了蜂蜜,兴高采烈了一整天。从那以后,家里的蜂蜜必须得藏起来。但是,不论把蜂蜜藏在哪里,藏多高,迟早都能被蜜糖找出来吃光光,有时候一家人真想不通她是怎么办到的,只能说她太聪明了。她因此被家里人唤作小蜜糖。

阿英继续思考人生,一有时间就跟着蜜糖在果园里溜达,与其说她在遛狗,不如说蜜糖在遛她。终于有一天,看着蜜糖锲而不舍追逐一只翻飞的蝴蝶时,阿英开悟了,终于想明白自己到底想要什么样的生活。

后来阿英总开玩笑说蜜糖是她的精神导师。

2 蜜糖出现了奇怪的变化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蜜糖一岁半了。

也许是她太嘴馋了,吃得太多,她现在长得又高又壮,体重惊人地达到了110公斤。

不过,她看家护院的本领绝对出色。蜜糖天生有一种威严的气场。因为蜜糖的存在,不管是贪心的人类还是贪吃的动物,都不敢靠近阿英家的果园半步。

最先观察到蜜糖奇怪变化的,是阿海。

“蜜糖从来都不汪汪叫,只会咕咕哝哝。”有一天吃晚饭的时候,阿海忽然冒出来一句。

爸爸想了想:“是啊!你们发现了没有,蜜糖太喜欢吃坚果了。那棵第一次结果的橡子树下不是落了一堆橡果吗?你们猜怎么着?全被她吃掉了!太神奇了。我从来没见过能吃坚果的狗。”

妈妈从放在碗边的书里抬起头来:“那有什么稀奇的,她还爱啃玉米棒呢!我真没见过啃玉米棒的狗呢。”

过了一天,妈妈在晚饭时惊讶地宣布:“今天蜜糖长新本事了,我看见她像人一样站起来,起码有一米高,伸长脖子往远处张望。太聪明了吧!”

阿海锁着眉头,表情严肃,这副模样表明他在认真思考:“书上说,人类是跖行类动物……”

“直行?据我所知,人类走路的时候也会拐弯儿的呀!”妈妈胡开玩笑乱打岔。

阿海:“不是直着行走,是跖行……”

妈妈:“执行?人类是会执行任务的动物?嗯,有些道理啊。”

阿海:“哎呀,也不是执行任务,是跖骨的跖,足字旁加一个动物‘它’,就是脚掌的意思。”

妈妈:“明白了!阿海真是妈妈的小老师呢,妈妈今天又涨学问了,谢谢你!你接着说,跖行类的动物怎么了?”

阿海被妈妈表扬了,很高兴,他喜欢当妈妈的小老师:“跖行类的动物行走时全脚掌着地,还可以抬起两条前肢,用后肢直立,这样虽然跑得没有猫呀狗呀狐狸呀快,但是视野好,可以更方便地发现食物和危险。这是人类进化为自然界食物链顶端的关键。”

爸爸停下筷子:“有意思。那猫呀狗呀的为什么不能像人一样直立呢?”

看来爸爸也喜欢做阿海的学生。面对两个学生,阿海更有耐心了:“猫和狗是趾行类动物,脚趾的趾,它们整个脚趾着地走路,所以虽然不能直立,却能跑得飞快。”

妈妈:“咦,用脚趾走路的不是牛和马吗?还有猪!你看它们,走起路来哒哒哒的。”

阿海:“牛、马和猪是蹄行类动物,它们用脚趾头走路。有人觉得他们的膝盖是朝后长的,其实那是他们的脚后跟,他们真正的膝盖仍然是冲前的。因为他们只用脚趾头着地,行动灵活,所以他们跑起来像飞起来了一样。嘻嘻,好玩吧?”

妈妈也笑了:“还真是!要不然我怎么把咱家的小花猪叫小飞猪呢!小飞猪跑起来就飘飘扬扬的呢!”

爸爸沉思着说:“这么说来,咱们的蜜糖狗狗应该是趾行类动物,用整个脚趾着地喽!唔——”

“对呀!”阿海说着,也停下筷子,直起身子,皱眉沉思起来。

过了一会儿,阿海说:“我怎么觉得蜜糖走起路来,一直是用整个脚掌着地的呢?奇怪。”

爸爸:“是啊,这不是很奇怪吗?”

妈妈:“咱家蜜糖从来都不是一条普通的狗狗!”

阿海:“蜜糖到底是什么品种的狗呢?我得好好再查一查。”

没过两天,更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在一个可爱的黄昏,蜜糖爬到一棵核桃树上去了!为了掏上面的一个蜜蜂窝!

面对蜜蜂的疯狂袭击,蜜糖满不在乎地低吼着,嘟哝着。

红霞满天,身段灵活的蜜糖在树上的剪影形成一幅奇特的画面。“蜜糖真的是一条狗吗?”爸爸大叫。

“好像不是!”妈妈也大叫。

“我早就怀疑了!”阿海也大叫,“蜜糖真的是一只大黑熊!”

3 蜜糖露出真面目

大黑熊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不管阿海有多舍不得,正为赴美留学忙得不可开交的阿英立即给绿野市动物园打了个电话。

动物园非常重视此事,立即派来大黑熊专家实地调查。专家几乎立即确定了蜜糖的身份。是啊,看看她的牙齿和嘴巴,看看她弯曲的长爪子,看看她胸口那新月形的白斑,这不是一目了然的事嘛!专家当场狠狠批评了阿海一家。但专家也同时遗憾地表示,因为蜜糖没有出生证明,是一个“野家伙”,所以动物园也没法收留她。

“呀!连动物都得有户口本才能入园啊!”妈妈又开起了玩笑。“那可不!”专家认真地说。

在专家的建议下,阿英又给绿野市森林公安局打了个电话。森林公安局也很快派过来三名穿着深绿色制服的年轻警察。

尽管明知道蜜糖是被这一家当宠物养的,蜜糖一直和一家人一个屋子进食、睡觉、玩耍,三名警察还是不敢太靠近蜜糖。蜜糖倒是一点都不认生,高高兴兴地往三个陌生人身上扑,把三个年轻人吓得魂飞魄散,尖声大叫。阿海赶紧上前去,把蜜糖紧紧搂住,劝她别那么人来疯。

年轻警察们给领导打了半天电话,也没法给蜜糖安排一个安全、合适的落脚点。这可怎么办?真愁死人了。

大人们急得抓耳挠腮,连妈妈都顾不上开玩笑了。一直在一旁默默安抚蜜糖的阿海在肚子里嘀咕了良久,才轻轻说出了自己的解决方案:“把蜜糖放归大自然吧。”

阿英立即说:“好主意。蜜糖的老家在松鼠林一带。”

蜜糖好像感觉到了阿海平静语气下剧烈起伏的情绪,她亲密地搂着阿海,呲牙低声咕哝,好像在安慰阿海。这野兽的咕咕哝哝声,又把那几个年轻警察吓得够呛。他们紧张地盯着野性十足的蜜糖,害怕她一激动,把阿海的脑袋啃下来,太危险了!

领导很快批准了阿海和阿英的建议。毕竟,松鼠林一带的大黑熊已经快被人类杀灭绝了,把蜜糖这样身体健康、精力旺盛的黑熊放回森林,实在是一件两全其美的好事。

但怎么把蜜糖运走呢?蜜糖毕竟是一头野兽啊,听说大黑熊还吃人呢!最后,蜜糖不得不挨了整整三针麻醉药,才迷迷糊糊地昏睡过去,被五花大绑地运走了。

阿海既舍不得蜜糖离开,又心疼人畜无害的蜜糖挨针受苦,跑到自己的房间,哭得死去活来,完全没有了小老师的风范。

4 蜜糖回到松鼠林

蜜糖在松鼠林的一个大树洞里定居下来,这里可以说是松鼠林里树木最繁茂的一片区域。只有深深地藏身在这里,失去亲人保护的蜜糖才能获得足够的安全感。

起初,蜜糖当然很不适应没有阿海一家朝夕相处的生活,伤心了好多天。她悄悄忍住悲泣,也不敢轻易走出树洞。清甜的空气中飘散着各种奇特的味道,令她忍不住尽量张开鼻孔,贪婪地嗅个不停。无数种陌生的声音日夜不息,此起彼伏,清清楚楚地传入她的耳朵,她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的耳朵竟然这么灵敏,能分辨这么多细微的声响。这些复杂的气味和声音虽然让她害怕,但也让她万分着迷,使她跃跃欲试,想去一探究竟。

她试探着在树洞附近慢慢溜达,充满警惕。她的活动范围一天天扩大,一个崭新的奇异世界向她敞开了大门。天哪,有无数的宝藏等待她去发掘啊!每一天她都有新发现、新惊喜、新收获,美味的食物是如此丰富,奇妙的大地是如此变化多端。相比之下,阿海家的果园简直就是一个小婴儿的玩具屋。

蜜糖全心全意地投入新生活,热烈拥抱失散近两年的自然母亲。在其他动物的眼里,蜜糖也许有些性格孤僻,喜欢独来独往。但天性恬淡的蜜糖自己知道,她是有多么享受这种不受打扰的隐居生活。她不用费劲去让任何动物了解自己,她才没有那份耐心呢。她就是她,一只爱吃蜂蜜的年轻、健美、自在的母熊。她的脚步所及的地方,就是人间的天堂,景色优美,天高地阔,遍地都是吃也吃不完、尝也尝不尽的美味。

是的,蜜糖享受森林里每一天的阳光。她无忧无虑地在小溪里打滚,在大树上打盹,在草地上撒欢儿。她渐渐忘记了被人类收养的童年,俨然是绿野森林享尽荣华富贵的生灵女王。

第二年夏天,一只英俊的公熊来到蜜糖的领地,用最温柔的语气向她求爱,蜜糖欣然接受了他的爱意。公熊走后的三个月里,蜜糖不停嘴地进食,体重每天都增加至少三斤,她这是在为自己和宝宝过冬做准备呢。

秋风开始变得寒冷的那一天,蜜糖封住洞口,进入冬眠期。

这一年的冬天,蜜糖在树洞里产下一雌一雄两只可爱的熊宝宝。蜜糖满心喜悦地看着这两个柔弱的小东西,那黑油油的小绒毛下面露出粉嫩的皮肤,小小的眼睛和耳朵紧紧地闭合着。蜜糖轻轻地在宝宝们身上舔来舔去,深厚的母爱在全身澎湃。

因为已经提前储备好足够的能量,在草木凋敝的寒冬腊月,膘肥体壮的蜜糖乳汁充盈。蜜糖的乳汁营养丰富,脂肪和蛋白质的含量都特别高,宝宝们每天都吃得心满意足,一天变一个模样,迅速发育。

出生六周后,熊宝宝睁开了眼睛。又过了两周,他们开始试着走路。三个月大的时候,蜜糖领着宝宝们出洞了。大地一片欣欣向荣,春花烂漫,蜜蜂飞舞,百鸟鸣啭,小熊宝宝们兴奋地在草地上嬉戏、打斗,精力充沛,活力十足。

到了夏天,蜜糖不客气地拒绝了好几只公熊的求爱,凶狠地把他们赶出自己的领地。她一心一意地照顾熊宝宝,满心满眼里只有她的宝宝们。世界上没有比他们更活泼、可爱、漂亮的小宝宝啦。

他们一家三口又一起度过了一个漫长的冬天。当春风再一次吹拂大地的时候,宝宝们爬出树洞,离开蜜糖,开始独立生活。小公熊跑得远远的,去密林里开拓自己专属的新领地。小母熊舍不得离妈妈太远,就在蜜糖领地不远处的一个山洞里安了家。蜜糖的内心充满骄傲,她做好了生第二窝小宝宝的准备。

就这样,小蜜糖成为尽职尽责的蜜糖夫人。

5 蜜糖21岁了

蜜糖21岁这年,生下了此生第九窝熊宝宝,一雄两雌。她的母爱和三岁第一次做母亲时一样浓烈。

蜜糖已经是一只老熊了,经验丰富,见多识广,处变不惊。她依旧肌肉发达,精力充沛,身段灵活,反应灵敏。从来没有什么致命的大病纠缠过她,唯一让她烦恼的是牙痛。蜜糖太喜欢吃容易消化又营养丰富的水果和坚果了,吃起蜂蜜来简直停不下来。饮食含糖量太高,而她又没有刷牙的习惯,以至于满嘴都是被细菌蛀空的龋齿。

松鼠林天堂般的日子里当然也有悲伤。她刚出窝的宝宝曾经被狂野的公熊捕食,她刚离家试图寻找栖息地的宝宝也曾因误闯其他黑熊的领地而被毫不留情地咬死。年景不好的时候,大森林里食物锐减,她的宝宝也会被活活饿死。疾病有时候会好几个月在整个熊族间盘桓不去,有一年她因此失去了一整窝5只熊宝宝,痛苦得简直无法自拔。

最大的威胁永远来自最大的天敌——可怕的人类。她的很多后代被偷猎人射杀、诱捕,还有很多后代因为跑得太远,在环山公路上被人类疾驰的汽车撞死撞伤,也有不少后代因为侵扰了村民而被人类有计划地围捕、猎杀或毒杀。

……但所有这些她都熬过来了。总体而言,蜜糖是一个乐观主义者,不纠结于过去,永远面向未来,探索世界的好奇心和激情丝毫不减当年。蜜糖的内心深处仍然住着一只顽皮的小熊宝宝。

偶尔,她会想起童年的那些温暖怀抱,那些百分之百毫无保留的饱满的爱意,那份全心全意陪伴的满足和安心。记忆如此久远,太不真实,就像一场美梦。现在,蜜糖已经无法把那些记忆和人类联系起来。在人类的眼里,黑熊是一种邪恶、残忍的生物,同样,人类对21岁的蜜糖意味着枪声、陷阱和死亡,一丝一毫人类的痕迹和气味都足以令蜜糖没命地躲避、逃跑。

于是,阿英、阿海一家在蜜糖的记忆中都变成了整天直立行走的熊妈妈。在她小的时候,有一群熊妈妈爱她,一个小个子的男孩妈妈尤其爱她,这份遥远而安宁的情感总是让蜜糖一想起来就感到极度的幸福。

6 三只小熊宝宝被活取胆汁

其实事情发生的好几天前,蜜糖已经觉得有些不对劲了。空气中飘散着不祥的味道,飞禽走兽惊慌失措,纷纷躲了起来,屏息敛声,密林里显得静悄悄的。

时不时地从远处传来各种野生动物绝望的尖叫。蜜糖知道,人类又来这一带狩猎了。她带着三只小熊宝宝深居简出,希望能躲过一劫。

这天,整个白天,她和宝宝们在隐秘的洞府里呼呼大睡。夜里,宝宝们饿醒了,吃了一会奶,他们又兴奋了好一会儿,一个劲闹着要出去玩。直到蜜糖答应天快亮时一定带他们出去玩一会儿,小家伙们才满足地再次入睡。蜜糖也有些饿了,这几天她太谨慎了,几乎没有捕到什么猎物。想要用乳汁喂饱三个孩子,光吃莓子还不够,她需要补充蛋白质。蜜糖悄悄起身出去打猎。

人类的气味遍布她的领地,令她本能地想躲回洞府。但是不行啊,她必须补充营养。她小心翼翼地利用林中的暗影,悄然前行。她闻到了大耳兔的味道,高兴地追踪而去,决心速战速决,尽早回家。

正当蜜糖全神贯注捕猎时,她听到三只小熊宝宝的哀叫。“妈妈呀,救命呀!”

她立即转身,不顾一切地向喊声传来的方向跑去。一定是三只小熊醒来,见妈妈不在家,就出来找妈妈了。蜜糖疯狂地低声自语:“傻孩子啊,你们没有闻到人类的气味吗?妈妈教过你们多少次了!”

来不及了。她眼睁睁看见三只小熊被人类施了魔法,软塌塌地昏睡过去,被人类装进塑料袋。她也曾被施过这种魔法,无助地丧失了一切意识和能力。这魔法在她心灵深处留下一个永远都勘探不透的黑洞,那是她不愿意回忆的恐怖经历。

蜜糖失去理智,嘶吼着扑向人类,几个人类端起枪。枪响之后,蜜糖凭空消失了。人类仔细搜索,却连蜜糖的影子都没找到,只好有些悻悻地撤离了。蜜糖趴在大树顶上,从树叶的缝隙里看到,人类很快又大笑起来,庆贺今晚的收获。

蜜糖舍不得孩子们。她明知风险巨大,却仍然身不由己地尾随这些人类,来到一个地狱般的地方。十几只大黑熊被关在铁笼子里,转身的余地都没有。他们的肚子被活活切开,一根导管插进胆囊里去。日日夜夜,他们动也不能动。日日夜夜,他们的胆汁从导管里不停地流出来。日日夜夜,他们肚子上的伤口永不愈合。他们活着,却比死还难受。他们是不被当生灵看待的生灵,他们是一台台活生生的胆汁生产机器。

蜜糖听说,人类之所以活取黑熊的胆汁,是因为他们相信吃了活熊胆汁,可以清肝明目,治疗咽喉肿痛。

蜜糖害怕得浑身颤抖。她看到自己的三只熊宝宝也被关进小铁笼子里,被活活地割腹挖胆,她清清楚楚地听到小熊宝宝们每一声撕心裂肺的哀嚎。蜜糖心如刀割。

蜜糖在熊场外徘徊了一天一夜。如果人类同意,蜜糖愿意用自己替换三只小熊。但蜜糖知道,这些人类恶魔啊,他们只会把她也关进笼子,活活剖开她的肚子,让她和她的孩子们一起哀嚎。黑熊们的哀嚎,不会激起这些恶魔一丝一毫的怜悯之情,只会让他们愉快地联想到花花绿绿的钞票。

第三天,蜜糖亲眼看见,一只年轻的黑熊因为伤口感染死掉了。人类连黑熊的死尸都不放过,就在院子里的太阳底下,血淋淋地剥了小黑熊的皮,割了他的熊掌,挖走了他的胆囊。小黑熊的尸体面目全非,人类浑身都被黑熊的鲜血染红了,他们哈哈大笑着,黑熊的鲜血在他们狰狞的笑脸上凝固。蜜糖被彻底吓破胆子,转身逃走了。

7 一个人类轻声呼唤,蜜糖,蜜糖,是你吗?

蜜糖又一次痛苦得无法自拔。她宁愿宝宝们都被疾病干净利索地夺走生命,也不要这样生不如死地苟活着。

半个月之后,躲在树洞中悲泣的蜜糖觉得自己似乎听到了三只小熊的呻吟声。她认为自己一定是悲伤过度,出现了幻觉。可是过了一小会儿,她又听见了宝宝们的叫声。于是她抬起头,侧耳倾听。宝宝们的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一声声,一遍遍,“妈妈!”“妈妈!”这到底是现实还是梦境?

蜜糖爬出树洞,直立起来,凝神捕捉空气中的一切响动。听到了,是真的!她又一次失去理智,本能地撒腿狂奔。

她闻到人类的气味,听到好几个人类的声音,不由警觉地停下脚步。但是奇怪的是,其中的一个声音竟然给了她一种隐秘的亲近感和安全感。

“队长,这样管用吗?能找到熊妈妈吗?把小熊扔在这儿得了。”一个声音说。

“偷猎人交代,这三只小熊就是在这一带被抓走的。咱们再试试看。”那个亲切、柔和的声音再次越过重重密林和层层茅草传入蜜糖的耳朵。

蜜糖在原地静静地愣了一会儿,慢慢地钻出人类不敢穿越的荆棘丛,古老的树枝在蜜糖的身下咔嚓作响。蜜糖出现在三只小熊宝宝的面前,小熊宝宝们立即大声哭喊起来。蜜糖对他们轻声咕哝着,接着急促地微微磕了几下牙齿,一半是安慰,一半是警告,“注意!有危险!”

随着蜜糖的出现,好几个全副武装的人类同时举起枪。这一次,蜜糖却只是盯着自己的宝宝们,丝毫没有躲避射击的意思。她不想再躲避人类的子弹了,她受够了。开枪吧!如果你们想这么干。如果这个世界全部都是属于你们人类的,那就把我们赶尽杀绝吧!让我们死个痛快吧,没什么大不了的。

“蜜糖,蜜糖,是你吗?”一个人类轻声呼唤着,同时伸出双臂。

是那个好听的人类的声音。蜜糖把视线转移到这个人类的身上。比起听力和嗅觉,蜜糖的视力不算太好。但和人类相比,她的视力也不算太差。所以她和阿海一样,清清楚楚地认出了对方。她的男孩熊妈妈。

咕哝,咕哝,蜜糖低声回应。

“真的是你!亲爱的蜜糖!”这个人类的声音激动地颤抖着。他的眼泪一行行地顺着脸庞流了下来。他把那些举起的枪口一一按下去,然后轻轻走上前,又一次伸出双臂。

蜜糖迟疑了一下,慢慢挪过去,把脸贴在阿海的手上。阿海轻轻抚摸蜜糖的脸庞、脖子和脑袋。阿海张开温暖的怀抱,等蜜糖反应过来,她已经和阿海紧紧拥抱在一起了。她惬意地转动脑袋,在阿海身上蹭来蹭去。咕哝,咕哝,她撒娇地叫唤着。

“太好了!见到你太高兴了!太高兴了!”阿海搂着蜜糖,哭得话都说不清楚了,令其他的护林队员们都不好意思看下去了。

8 蜜糖在梦里听到一个小男孩的哭声

就这样,三只小熊失而复得。阿海虽然舍不得离开蜜糖,但并没有打扰他们母子太久,和其他人类一起静静撤离了。

三只小熊肚子上的伤口虽然已经结疤,但身体虚弱,瘦得皮包骨头。他们在妈妈腿边钻过来蹭过去,总也亲不够。蜜糖也一样,舔舔这个,抱抱那个,总也爱不够。

蜜糖从熊场逃回来的第二天,心有余悸。她当时以为孩子们再也不可能活着回来了,就答应一只雄熊的求爱,抓住今年的最后一次交配机会,预备冬天再生一窝。但这些天来,蜜糖并没有急着让受精卵着床,她还不确定自己有没有足够的心力和体力这么快就再生养一窝小宝宝。现在,既然三只受苦受难的小熊宝宝们都活着回来了,而他们无论如何也离不开妈妈的照顾,蜜糖很干脆地决定:这个冬天就不怀孕了。那些没有着床的受精卵将被她的身体重新吸收,成为她的冬季营养。

母子四个趁着大好的丰收时光,美美地吃了三个月。小熊宝宝们很快恢复健康,一个个又长得肉墩墩的,简直称得上膀阔腰圆了。今年冬天,第一场雪落得很早。下雪之前,蜜糖一家就在树洞里安顿好了。他们不吃不喝,不撒不拉,暖暖和和地挤在一起冬眠。在漫长的冬季里,他们偶尔会半梦半醒,彼此咕哝几声,打声招呼,很快便又沉入幸福的梦乡。

一天夜里,蜜糖在沉沉的睡梦里听到一个小男孩嘤嘤的哭声。这声音让她想起了阿海温暖的怀抱,于是她猛地被惊醒了。带着浓睡后模模糊糊的意识,她竖起耳朵,尽力捕捉那个小小的声音。没错,那是一个男孩熊妈妈的声音。蜜糖一下子完全从冬眠中清醒过来。

哭声似乎离得很远。哭得好伤心。哭声越来越微弱,好像没有力气了。快哭不动了。几不可闻的抽泣,长时间的死一样的寂静。蜜糖待不住了。

蜜糖慢慢钻出洞口。月光下,整个大森林银装素裹,大地一片白茫茫。她慢慢地在雪地上印下一个个脚印,向着那无助而若有似无的抽泣声靠近。她走了很久,心里不是没有一点疑虑。那个方向有一个人类的居住区,蜜糖从来没想过要去靠近。但她好像看到阿海在哭泣,在寻求她的帮助,于是她继续向前,向前。走了好久,雪地上的两串熊脚印长得望不到头。

一个人类的小男孩,那么小,形单影只的,躺在雪地上无声地抽泣。他睡着了,意识逐渐消散,彻骨的寒冷已经侵入他的身体内部。他快要被完全冻僵了,马上就要永久地沉睡过去了。

蜜糖走过去,把男孩抱在怀里,男孩冻得像根冰棍。但蜜糖能够感受到那颗小心脏在微弱地跳动。蜜糖那胖嘟嘟、软绵绵、毛茸茸的怀抱真暖和啊,那颗小心脏跳动得越来越有力。冰棍渐渐融化了,小小的身体热乎起来。

男孩苏醒了,紧紧偎依在蜜糖温暖、舒适的怀里,喃喃地说:“我迷路了,熊熊好朋友。我爱你。谢谢你。”

蜜糖抱着男孩,继续向人类居住区前进。她听见远远地传来人类嘈杂的喊叫声,还有四处乱晃的灯光。她很害怕,想转身逃走,逃回自己暖和、安全的树洞里去。可是,没有她的怀抱,这个男孩肯定会被冻死的。于是蜜糖继续前进,前所未有地靠近人类的居住区。

“大黑熊!大黑熊抓走了我的宝宝!”蜜糖听到一个尖利的声音。一大片人类的脚步声向她涌来。她惊慌失措地把男孩放在一丛挂满白雪的荆棘中间,这是她本能的母性反应,她不能随随便便地把男孩扔到雪地上,她要尽力给这个男孩最好的保护。

安顿好男孩,蜜糖转身向林子里逃去。月光如水,林木稀疏,她笨拙的巨大身体太显眼了。以前阿海不是说过吗?蜜糖是跖行类动物,她可以站得很高,但是跑不快。剧烈的奔跑会使她庞大的身体迅速产生过多的热量,让她吃不消,所以大黑熊从来不做长距离的剧烈奔跑。

蜜糖听到男孩忽然放声啼哭,这表明他很安全,没有生命危险。太好了,蜜糖稍感宽慰。混乱中,她再次听到那个尖利的声音:“啊!我的宝宝还活着!活着!我找到他了!”

下一秒钟,蜜糖听到四面八方传来枪声,震耳欲聋。全身好多地方同时感到剧痛,痛得她都分不清到底是哪里中弹了,她只觉得自己的脑袋被撕裂了。她狂嚎一声,庞大的身体慢慢倒地。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蜜糖觉得很遗憾,不能再保护熊宝宝们了。“三只小熊啊,祝你们好运,妈妈爱你们。”

9 蜜糖引发了一场小小的争论

由本地村民和当地警察组成的联合搜救队聚拢过来,围着蜜糖的尸体,兴奋地指指点点。

“稀罕!我第一次见到野生大黑熊!浑身上下干干净净,我还以为黑熊都是脏鬼呢!”一个从镇上抽调来的警察激动地说。

“这黑熊个头不小,竟然是个母的!多大了?让老林给瞧瞧!”一个年轻村民说。

老林曾经是这一带最有经验最成功的猎户。当然了,现在老林已经没有用武之地了,法律禁止猎杀黑熊——除非是为了自卫,比如今天这种情况。

“好,我来瞧瞧!”老林挤上前来,蹲下身,熟练地拉开蜜糖的嘴巴。

“嗨哟,又是一嘴虫牙!”说着,老林一使劲,敏捷地拔下一颗磨牙。他从腰上解下一个特制的刀具,轻轻一划,磨牙被水平地划成上下两半。老林把刀挂回去,又解下一个简易显微镜。

“嗬,你的家伙什还挺齐全的嘛!”年轻村民崇敬地说。

“我从小就喜欢鼓捣这些东西!”老林有些得意地说,“要不是小时候没条件,只能学打猎,我这辈子准是一个科学家!”

接着,老林喝一声:“手电!”几束手电筒光立刻齐刷刷地照过来。

“嗯,让我来数数这大母熊的‘牙轮’。”老林慢条斯理地嘟囔着,用显微镜仔细观察磨牙横断面上的年轮。是的,黑熊的牙齿上也有一圈圈的年轮,就和一棵树一样。

“21岁!乖乖!不得了!我第一次见到这么老的黑熊!看起来真不像!这体格,这身段,简直和壮年的公熊没两样!”老林赞叹不已。

“这么棒一头母黑熊,可惜了。”一个大妈叹口气。

“是啊,要是能自生自灭,再活十年没问题。”老林说。

大妈听了又叹口气:“可惜,可惜,阿弥陀佛。”

“胡子,你老婆的菩萨心肠又发作啦!”另一个年长的村民开玩笑。

“有什么好可惜的!害人的黑熊必须杀死!头发长,见识短!”胡子喊道。

“确实,害人精必须格杀勿论。不过呢,这头黑熊以前倒是没做过什么害人的坏事。”年轻村民说。

“有第一次就肯定有第二次,胆敢偷小孩,真是长了熊心豹子胆!”胡子说。

爱开玩笑的年长村民说:“嘿嘿,‘熊心豹子胆’这句俗话有问题!熊心其实最胆小了。他们见了我就跑,我还不是扛枪的老林呢,就是一个抗锄头的农民。”

一个学生模样的护林警察点头同意:“就是!人们总觉得大黑熊邪恶、残忍,其实那是一种误解。上回有个专家来给我们讲课,说黑熊其实并没有太强的攻击性,只要人类别招惹它们,它们对人类其实没有太大威胁。”

老林也点头同意:“人类不是黑熊的猎物。相反,黑熊是人类的猎物!”

“不是吧!”年长村民表示怀疑,“我听说,猴村有个村民,上山挖松露,被黑熊咬掉了半张脸!真事!我媳妇的二姑父的舅妈家的表哥说的!”

“嗯!我也听说,有个背包客落崖失踪,等人们找到他,哎呀,太悲惨,尸体都被大黑熊啃掉了一大半!”胡子说。

学生警察轻轻说:“它们只是在做一头熊会做的事。”

老林:“嗯嗯,我觉得黑熊太可怜了。咱们毁掉的林子越来越多,黑熊的栖息地越来越少,数量也越来越少,都快灭绝了。说实话,后来我打猎都觉得没以前好玩了,都不忍心下手了。唉,想当年,就算法律没禁止,我也打算金盆洗手了。今天我可没开枪啊!大黑熊,你在天有灵,别怪我啊。”说完,老林冲着蜜糖作了个揖。

好几个村民学着老林,也默默地作了个揖,有几个还鞠了一躬。没有人嘲笑他们迷信,蜜糖庞大地躺在那里,发散出一种威严而虽死犹生的强大气场。胡子的老婆又念了几句佛。

学生警察打破沉默:“专家还说,黑熊被视为野生动物栖息地健康与否的标志物种,适宜的黑熊栖息地能够给黑熊提供充足的食物、水源、隐蔽所和活动空间。所以,黑熊种群的存在意味着此地自然环境健康,适于其他物种生存,物种多样性和基因多样性良好。”

胡子忍不住打了个呵欠,“我不懂什么物种什么基因,我只知道我害怕大黑熊,看见大黑熊就浑身发抖,心惊胆战。这只大黑熊被干掉了,孩子得救了,我很高兴。”

“问题是,这只黑熊真的有恶意吗?它真的是要吃我们的孩子吗?我们真有必要杀死它吗?”年轻村民惋惜不已。

大家又沉默了。“我觉得吧,我们要学会与没有恶意的黑熊共存共处,尊重它们的生存权啊。”老林说。

“问题是,我们怎么知道一只黑熊有没有恶意呢?要是它不尊重我们的生存权,把我们先干掉了呢?人命和熊命,哪个重要?”胡子厌倦地说完,转身走了。

“都重要,都重要。”老林喃喃道。

蜜糖又一次坐上了汽车。不过这次,她死气沉沉的,不用再被五花大绑了。

刚被救回来的那个五岁男孩哭得很伤心。“你们杀死了我的熊熊好朋友!熊熊好朋友救了我!我再也不能和熊熊好朋友玩啦!哇哇哇——!”家里人觉得他可能是被冻糊涂了,有点神志不清。他需要美美吃一顿,再好好睡一觉。(文/伊雁声)

(XYS20190904)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38岁未婚的小姨,说她要嫁给爱情

“ 她对妈妈和舅舅说:“爱情来了,你阻挡得住吗?亏你们俩还是年轻人,思想老化,这辈子我非小曾不嫁。” — 这是全民故事计划的第484个故事 — 一 小姨今年38岁,未婚,和一个叫金龙的内蒙籍男子同居。 用姥姥的话说金龙,房无一间,地无一垄, …

隔离下的职场妈妈们都还好么?反正我不太好。

作者 | 卡卡妈在硅谷 文 1923字阅读时间 3分钟 导语 本文是一位职场妈妈对自己疫情下带娃心路的自述。希望身边的人能对妈妈们多一份理解多一份分担,请温柔的对待她们。也希望妈妈们能对自己好一点,每天抽出一点点时间留给自己。 5月是美国 …

一个男人带着几十万去跳海

这是半佛仙人的第275篇原创 1 从功利的角度来说,做学术是非常没有性价比的一件事情。 同样的天赋、付出、时间和运气,能够在学术上做出成绩的人,大概率也能在其他领域获得成功。 而对于这些人来说,其他领域,都能为个人赚到更多在世俗意义上的物质 …

殷智贤丨2020年,直面变化,弃旧迎新

1839年是己亥年。为了抑制英国向中国倾销鸦片,清政府派林则徐实施禁烟,于是有了虎门硝烟。那时的大清帝国没有意识到大洋彼岸的工业文明将给这个世界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所以也没想到它的对手会在1840年、也就是庚子年发动鸦片战争。当时富甲全球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