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子诉朱军性骚扰案败诉后公开发言:这三年真的是我的全部努力了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cdtimg

cdtimg

9月14日,弦子诉朱军性骚扰案损害责任纠纷一案在海淀法院第二次开庭,经过了近9个小时的庭审后,海淀法院宣判弦子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朱军对其进行性骚扰主张,故驳回了她的诉讼请求。

法院门外虽受到警察和便衣的严密控制,仍有不少支持者到达现场声援弦子。深夜时分,弦子走出法院后,向等候已久的支持者发表了一段讲话,指出庭审程序的不公。有志愿者整理出讲话的文字版发表在微博上,但不久便遭删除。以下为现场视频以及文字版备份。

@光烧鞋不砸店算什么爱国:

感谢灯塔水母君整理的弦子发言的文字版。

弦子:我们主张向法院调取我和朱军的合影,包括我原告,就是我的父母的笔录,法院认为这件事情与相关事实没有关联,不准许调取。我们申请了一位心理学的专家证人,是关于研究应激受创和信心一体的心理学的专家证人。法院认为这位专家证人和本案没有关系,没有准许。

我们要求法院和公安机关对于裙子进行重新鉴定,法院称海淀的鉴定机构没有容易出现了(不准确,听不清),公安机关说他们从未取过连衣裙。其实这是我案件的核心事实,但海淀法院不予调取。

整个调查环节到最后才宣读决定,对我们在庭前进行的所有的申请都给予了反驳,就连性骚扰损害责任纠纷这个案由的更改都没有通过。法院不允许我们再申请,对驳回有任何的反应,如果我们有任何流程上的抗议,张钢成法官说我们可以在上诉中提出,在整个法庭的庭审过程才进行到2/3的时候,无论我们提出什么样的抗议,海淀法院的张钢成院长都要求我们在上诉中提出,他说你们对法庭的流程有任何不满都可以在上诉中提出,我认为这是未审先判。

到法院的最后辩论环节,在第二轮审判当中,在我个人只进行了10分钟陈述的时候,张钢成法官让我终止陈述。在我们反复抗议之后,张钢成法官给了我和徐凯律师10分钟的法庭辩论时间,但是最终也没有让王飞律师进行任何的辩论。最后法院没有给我们任何陈述环节,没有给我们任何陈述机会,对这个事情进行总结性发言。

最后法院说他驳回我们的全部诉讼请求,也没有在当庭问我们是否有上述的建议。这个就是整个庭审的全部经过了。

今天我们的专家证人是专门从上海过来的,我们也在开庭之前提交了申请,但是法院法院没有准许通过。我觉得这个就是我能够做的全部的努力,我没有办法再做什么其他的努力了。

我在开庭之前一直在焦虑,每天都没有办法睡觉,因为我老是在焦虑我的答辩状写得不够好,我觉得我的答辩状的回忆写得不够好,写得很糟糕,我觉得我对开庭的准备没有说很充分,我永远觉得我的准备不够好,但是我没有想到的是,在法庭的陈述环节,其实我没有什么机会很充分地进行陈述,我的王飞律师也没有办法为我进行辩论,在第二轮辩论当中,也没有办法为我进行辩论。我们最终也没有陈述的机会,我们也没有办法告诉张钢成法官我们要上诉,因为他们没有问我要不要上诉,我还是会上诉的,但是我觉得我已经做了全部的努力了。不允许心理专家出庭,不允许在我做最后10分钟的陈述的时候,我觉得我们已经做了全部的努力去争取这些了。

我没有想到会当庭宣布结果,因为在民事诉讼当中也是非常少见的,非常少见的一件事情。我觉得我已经没有办法再做什么,而且我觉得之前的三年,从18年站出来到现在,那三年对我的生命来说是没有办法复制的,我没有办法再那样做三年了。

这个事情发生的时候是21岁,但是现在已经28岁了,所以我再跟他坚持三年的话,我就要32…35岁了。我觉得这个年纪不是很大,但是我真的觉得非常疲惫了,我觉得这三年跟大家有联系,就可以在微博上面跟大家说话,那三年真的是我的全部努力了。就是我整个身心就都投入在这件事情里面,投入在跟大家跟大家互相沟通,但是我没有办法再去进行……我觉得我的生命再也没有这三年了。这个就是我做的,这是全部努力了。在这个事情开庭之前,我非常清楚地知道这个一定是最后一次开庭,我也非常清楚地知道,可能这个是我们沟通的一个结束,可能之后要面对的就是,没有办法再和大家说什么,也没有办法再见到大家。

但是我本来以为,就是我知道这一次的一审是结束,但是我没有想到会是这个样子,我以为这个事情会更好,或者是起码我走出来的时候,我不用跟大家先告诉我败诉的这个结果,但是可能就是告别,就是这个事情的结果。而且我,你知道,我觉得之前的三年非常的珍贵,但是我没有办法保证我还可以再拿三年的时间,我觉得大家已经永远过去了。我不知道我还有没有办法再鼓起勇气继续坚持三年,所以我不知道这一次会不会是一个告别,但如果这一次它是一个告别的话,我觉得非常遗憾,要跟大家说败诉的一个结果。我本来以为我可以过几天再败诉,我本来以为不会这样的。

旁人:你很棒,辛苦了。谢谢弦子。

弦子:我觉得非常惭愧。不知道会不会有接下来三年了。

旁人:没有不要紧的,弦子,我们希望你未来能够开心,过自己的生活,你开心最重要。超级棒,谢谢你,你做得够多了。弦子,我们希望你未来能开心。好好生活。

弦子:我觉得非常的遗憾,没有给大家一个更好的结果。

旁人:这个结果不是你给我们的,这是历史。你已经做得很好了,我们应该谢谢你做了这样一次尝试。

这不仅仅是你的三年,也是我们的三年。我相信哪怕在场的有一些人,可能在未来的三年里面不会,可能很难去做公共发声,但是会有更多的人,有更多的三年。所有的人不会停下来,会接着往前走的,所以你如果有人很疲惫的话,他们可以停下来休息,但是我相信,不管是这个事情还是未来的其他事情,我们还是会再见的,所以我相信这也会是我们人生中很重要的一个印记。

弦子:我们肯定会提出上诉的,因为我还是觉得其实在这个案件当中,我们没有任何触碰到核心事实的地方,就是所有的三个法官在开庭的时候没有问我任何问题,没有问我任何,他们连你为什么不跑?你为什么留下来?为什么朱军的工作人员进来之后你不跑?他们连这样的问题都没有问。所以我并不认可一个,我觉得法院如果要拿出一个让人信服的结论,起码它在程序上面要对,至少至少。并不是说我不能接受败诉的结果,但是我只是希望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可以进行一个充分的讨论,但是在这次开庭里面我们没有进行任何的充分的讨论,法庭没有给我们没有给我们足够的辩护时间,也没有给我作为当事人和我的律师有一个最后的陈述的时间,然后就直接过20分钟就宣判了。

然后我想说的是,在14年我去报警之后,很多人都跟我说让我不要说出去,但是我没有任何有一天,任何有一秒觉得我不是一个性骚扰的受害者,我也没有任何有一秒觉得我做错了什么,从来没有发生,不管有谁跟我说,我应该把这个事情忍下来,我不应该去说这些事情。

后来无论是我看到公安机关的证据搜集,还是我去开庭,在开庭的期间遇到很多困难,但是我没有任何一秒钟觉得我不是一个性骚扰案件的受害者,我没有任何一秒钟觉得我自己在这个事情上面有任何的问题,所以我即使拿到这个判决,我也依然还是要说我就是一个性骚扰案件的受害者。所以所以我希望大家也不要被这个判决影响,不是说对我怎么看,而是无论谁告诉你你要怎么认定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但是不要被这个事情影响。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是不会给这个结果改变的。大家再见。

旁人:谢谢弦子,加油。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西桃共学社区|走了法律程序的当事人,等待她的是程序正义吗?

今日下午两点,弦子诉朱军性骚扰损害责任纠纷一案将在海淀法院第二次开庭,作为我国少有的进入司法程序的metoo案件,被指控者又是前央视春晚主持人朱军,所以此案一直被视为中国反性骚扰进程中的关键性诉讼,从而备受关注。 今天,我们借弦子案开庭想要 …

弦子诉朱军性骚扰案第二次开庭在即 公开声援遭遇审查

弦子诉朱军性骚扰损害责任纠纷一案于2021年9月14日下午2点在海淀法院第二次开庭。此案于2020年12月2日第一次开庭,开庭首日,大约100多名支持者在北京海淀区人民法院外对弦子表达支持;在微信上,弦子的支持者建立了至少五个群进行“现场直 …

邓飞诉邹思聪何谦案二审判决,我们的回应

邓飞诉邹思聪和何谦名誉权纠纷一案,于2021年8月27日二审宣判,经将近三年的审理,邹思聪和何谦被杭州两级法院认定构成侵权。我们尊重人民法院的生效裁判,但我们会依据法律的规定,向上级法院申请再审,寻求下一步的司法救济。 近日互联网上对本案相 …

弦子与她的朋友们 为什么和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知乎用户 匿名用户 发表 她的朋友?应该是民主党的朋友吧? 知乎用户 匿名用户 发表 没人记得天一案的时候,这人和她那几个朋友写半真半假小作文的事了吗? 被判十年有两年都能说是她的功劳,天一真爱粉事后还写小作文提出过质疑 弦子女士一开始塑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