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突然发现一件事:身边最亲密的两位反贼竟是女朋友和我妈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两位竟然都是女性,而且还是跟我关系最近的两位女性。
先说我妈:70年的,地方国企上班,在变成反贼之前就热衷社会公益事业,曾经参加过民间的环保组织。同时她也很爱学习,乐于接受新事物。我自己是上大学之后开始反共的,后来我妈在我的介绍下开始翻墙,几乎跟我同步踏上了反共之路。我们现在经常讨论共党何时倒台之类的问题,还互相推荐自己喜欢的反共自媒体(她最喜欢江峰)。这次疫情开始后,她还学方方开始写疫情日记。附一篇她写的疫情日记:

2020年3月17日星期二晴
先嘲笑一下自己,上上周在高位买了黄金,被深深套住了,已经损失上万元了。真应了那句话,这个时候你还想发财,一定死得很惨!
看到很多回国逃避疫情的小粉红们,回国被隔离后,抱怨隔离条件差,向警察叔叔讨人权,真替他们可怜,在国外应该有渠道了解真实信息的呀,为什么生活在自由国度,却仍愿意继续接受国内的洗脑呢。他们不知道,第二次疫情的爆发正缺个背锅的呢,你们都从国外回来,这个锅你们不背谁背呢。和伟光正的复工决定没有半毛钱关系。那些奋斗半辈子把希望都寄托在孩子身上的既得利益者们,在这种情势之下还傻到要让孩子们回来躲避疫情,完全忘了中国是疫源地的事实,相信中共宣传的疫情得到控制的谎言。不知什么样的教训才会让他们真正觉醒。
武汉肺炎在全球肆虐,中国人没有向全球道歉,反而以一种胜利者的姿态对别国指手划脚,意大利不行了,英国要全民感染了,美国没有检测试剂了,却不知道意大利人在封城封国之后,他们都在阳台上拉手风琴,摇手铃,画画,没有特警手持盾牌在大街上吓人,没有红袖箍借机仗势歁人。意大利死的人都可以在报纸登的讣告上找到人名,可是武汉到底死多少人,至今仍是个谜。现在说感染人数归零了,还真有人信。
公民记者方斌到医院里拍到抬出多具尸体的视频后,被失踪至今没有消息,还有李华泽,陈秋实,他们到底怎么样了,中国人不去关心那些为他们揭露真相的人,而是跟着党媒一起集体自我麻醉,自我满足,隔岸观火。太可悲了!
股市继续狂跌,川普带领团队开发布会,呼吁民众严肃对待这个病毒,不要参加10人以上的活动。要求民众要严肃对待这个话题。严肃对待的意思是要重视,不能把它当成个一般流感来看,这不是一般病毒,历史一定会告诉我们这个病毒的真正来源。
中共甩锅的后果估计很快就会看出来,等美国疫情稍微稳定一点,欧洲一定会和美国联合采取措施。有个朋友曾向我暗示说“南京可能再次成为首都”,我觉得一定会,而且那对中国人来讲,将是成本最小的一次重生。
人类历史就是这样波折前行,有人预测可能会发生第三次世界大战,按照目前的发展情势还真有可能。战争太过残酷,但人类却非要用这种方式换取一定时期的和平发展。
华尔街莫非是嗅到的战争的气息?
【完】

再来说说我女朋友:她一开始没有很强的反共意识,但是也很关心女权以及性少数群体的相关话题,最关键的是她爱思考问题,逻辑也很缜密,窃以为这种品质在当代中国人身上是非常难得的,当然这也是我和她在一起的重要原因。后来她在我的引导下认识到了共党的本质,认识到争取诸如女权的各种权利时共党的倒台是必由之路,也开始跟我一起反共。如今我们在一起五年,聊天的话题差不多有一半都跟反共有关。而且她在品葱也有号(笑

联想到有许多葱油抱怨过自己家人的观念冥顽不化,难于沟通,我实在觉得自己很幸运。面对今天中国这样的糟糕现实,能有两位最亲密的人来倾诉和交流,我实在应该心怀感激。

品葱用户 炎黄子葱 评论于 2020-04-03

可以换吗?
BTW,珍惜你的女友。好羡慕你找到反贼女友。

品葱用户 Deatholder 评论于 2020-04-03

那就劝劝她们好好准备迎来洪水吧,我感觉今年失业的人将刷新想象

品葱用户 人性的曙光 评论于 2020-04-02

为什么我和你完全相反

品葱用户 难民甲 评论于 2020-04-03

那你真够幸运的

品葱用户 **疯狂习近平

炎黄子葱** 评论于 2020-04-03

[

可以换吗?BTW,珍惜你的女友。好羡慕你找到反贼女友。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item_id-328195#answer_list_328195https://pincong.rocks/article/item_id-328195#answer_list_328195")
为啥是换女友,不是换妈?

品葱用户 **longstring

炎黄子葱** 评论于 2020-04-03

[

可以换吗?BTW,珍惜你的女友。好羡慕你找到反贼女友。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item_id-328195#answer_list_328195https://pincong.rocks/article/item_id-328195#answer_list_328195")

這戲碼聽得小生臉紅

品葱用户 田伯光 评论于 2020-04-02

真好 現在的情況就是無論多麼親近的家人朋友同學 只要是舔共的小粉紅中華膠戰狼 我一律絕交 結果發現越來越少朋友😂

品葱用户 明泽女帝千古 评论于 2020-04-02

哈哈,祝未来婆媳关系和谐。

品葱用户 包庆丰博士 评论于 2020-04-03

楼主挺幸运的,珍惜身边的一切吧

品葱用户 **pedestrian

明泽女帝千古** 评论于 2020-04-02

[

哈哈,祝未来婆媳关系和谐。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item_id-328472#answer_list_328472https://pincong.rocks/article/item_id-328472#answer_list_328472")哈哈这个回复我喜欢

品葱用户 **炎黄子葱

疯狂习近平** 评论于 2020-04-02

[

为啥是换女友,不是换妈?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item_id-328467#answer_list_328467https://pincong.rocks/article/item_id-328467#answer_list_328467")两个都一起换,再问楼主,老爸也反贼吗?

亲戚也可以。

品葱用户 **疯狂习近平

炎黄子葱** 评论于 2020-04-03

[

两个都一起换,再问楼主,老爸也反贼吗?亲戚也可以。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item_id-328491#answer_list_328491https://pincong.rocks/article/item_id-328491#answer_list_328491")
哈哈哈,开玩笑,葱哥毋怪

品葱用户 哈佛校花习明泽 评论于 2020-04-03

那你不是很幸福/性福吗?

品葱用户 **teddycmh

炎黄子葱** 评论于 2020-04-03

[

可以换吗?BTW,珍惜你的女友。好羡慕你找到反贼女友。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item_id-328195#answer_list_328195https://pincong.rocks/article/item_id-328195#answer_list_328195")
你也太自私了,樓主不好意思,能共享嗎?

品葱用户 蒹葭苍苍 评论于 2020-04-03

祝福!999999999

品葱用户 balibali 评论于 2020-04-02

真羨慕,真幸福,羨慕ing

品葱用户 雪之下舞音 评论于 2020-04-02

现实生活中能有交流这类话题的对象,还是这么亲密的人。
真的羡慕了,珍惜吧。

品葱用户 没有没有没有 评论于 2020-04-02

中共的一大罪孽就是通过各种政治和经济上的运动、企图磨灭家庭中的人性。中共最怕除它之外的组织,但是家庭、以及过去的家族,就是天生的组织。中共通过洗脑教育和鼓励举报、企图从子女往父母辈分攻破家庭的堡垒,通过高房价和关于家庭关系的立法,企图撕裂同辈人间的关系,通过计划生育以及养老难,企图让代际的传承断绝。

通过中共建政以来的各种群体事件,我们可以看到,很多真正豁出命去做的事,通常与家人收到的不公有关。这就是家庭中人性的本色体现。

题外话,我记得我第一次到北京,那是5岁半,当时到了天安门广场后,我父亲就跟我小声说这是沾着64同龄人的血的广场。当时他就住在北大的宿舍里,那段回忆我听了好多次。我相信类似的家庭可能是少数,但是基数仍然是很大的。追求光明的先行者虽然倒下了,但他们留下的火种定会生生不息,在墙内的黑暗中默默传递着。

㊗️楼主999999999

品葱用户 北美carl 评论于 2020-04-02

什么神仙家庭 我哭了

品葱用户 小粉红姐姐 评论于 2020-04-02

我妈和我也是啊 ,母女都反贼 哈哈哈

品葱用户 fakejoke 评论于 2020-04-02

我家全女班都反賊呢
恭喜樓主,祝長長久久!

品葱用户 暴动喵 评论于 2020-04-03

有这样的家庭和女朋友是你的福气,好好珍惜吧

品葱用户 wolaile123 评论于 2020-04-03

我就不一样的,最亲密的粉红是我爸,粉到他放视频我就要听音乐,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反美媒体编的谎言

品葱用户 escape2019 评论于 2020-04-03

身边的亲人、恋人能与自己三观一致。真是一件幸运的事情。我也尝试着跟家人交流过这些问题,奈何还是敌不过他们每天在电视、微信中看到的洗脑内容,也感叹共产党的封锁消息、宣传、洗脑手段真是越来越无孔不入了。

品葱用户 天降饭桶王柳羿 评论于 2020-04-02

老哥,好好孝順阿姨,珍惜嫂子,這樣的人不多見。

品葱用户 请你善良2020 评论于 2020-04-03

我看你就是来秀有女朋友的。

品葱用户 免於恐懼的自由 评论于 2020-04-03

大陸女反贼很少嗎?為什麼香港女反贼這麼多,感覺比男反贼還多,而且更反。例如非黃店不去的決心大很多。

品葱用户 fyyyfyyywt 评论于 2020-04-02

我把男朋友变成反贼了

品葱用户 **RaneShey

免於恐懼的自由** 评论于 2020-04-02

[

大陸女反贼很少嗎?為什麼香港女反贼這麼多,感覺比男反贼還多,而且更反。例如非黃店不去的決心大很多。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item_id-328982#answer_list_328982https://pincong.rocks/article/item_id-328982#answer_list_328982")
大陸女反賊,一萬個人里有一個都不得了了,大部分屬於一口一個共產黨最棒,祖國真強大,無腦粉紅型,我看到國很多大陸女網友,自己的ID叫愛國的小兔兔,由此可見一斑

品葱用户 千黛汐 评论于 2020-04-03

⚠️提醒不要把这篇日记在墙内以任何形式传播,有泄漏隐私风险!

⚠️建议以后尽量不要在品葱暴露身边人的信息,可以以第三人角度编写。

品葱用户 apocalypse 评论于 2020-04-02

说实话,还算有点人性的人都不会认同并鼓励中共这几年的所作所为。刁狗修宪,打贸易战,打压香港民主法治,虐待新疆少民,包括在武肺中各种草菅人命的表现,反人类到了极点。中国人没资格嘲笑金三胖,至少金三胖还是正儿八经的留学生。ccp无非是现在还是执政党,有军权,又没有反对党,能在大陆内苟延残喘几天罢了。武肺一结束,就是其他国家集体索要战争赔款的时候。

品葱用户 NZRdlClr5 评论于 2020-04-02

我父母也比較反,但就算反了,有時候還是會被匪忽悠進去
所以提醒樓主,就算知道身邊有反賊,也不要輕易以爲她們和你一樣清醒
可能你還是比她們要清醒,也可能她們比你還清醒

品葱用户 **信春哥得永生

炎黄子葱** 评论于 2020-04-03

[

可以换吗?BTW,珍惜你的女友。好羡慕你找到反贼女友。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item_id-328195#answer_list_328195https://pincong.rocks/article/item_id-328195#answer_list_328195")

哈哈,怎么换呀,是互相换妈妈么

品葱用户 维常之华 评论于 2020-04-04

好羡慕+1

品葱用户 维尼不需要自由 评论于 2020-04-03

你很幸运!这个女朋友一定要套牢了!在国内找到三观一致的配偶简直就是可遇不可求。

点击品葱原文参与讨论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昨天早上在公园遛狗时,看到两位老人在谈论政治就加入进去。

两位老头都是60多了,一个是政协退休老人,一个是机关干部退休老人。 政老由于在微信聊天,平常也喜欢学习,知道了台湾很多选举的事情,非常赞赏台湾民主,认为权利应该监督。机老,不机关老是一个左派,非常激情,但也理性温和,别人没说完几乎从不打断。 …

如何躲避新闻联播,能请各位葱友赐教吗?

品葱用户 熊熊 提问于 3/15/2020 众所周知,《新闻联播》是中国收视率最高、影响力最大的电视新闻栏目,内容涵盖政治、经济、科技、社会、军事、外交、文化、体育……无所不包,它以绝对主管、生动、丰富的~视听觉强奸~手段记录了中华大地每一 …

青春装订成册

会为一部播放多年的动画或者剧的完结而郁郁寡欢,就好像自己人生的某一阶段被粘着完结掉,装订成册,刻录成碟,说你的这五年,这十年,就这么画上句号了,可以装进柜子里了,以后只能查阅与怀念了。我不喜欢这种感觉,我不要划分阶段,不要划分season …

中共的洗脑是否越靠南边越弱?

品葱用户 浮生若梦true_dream 提问于 2/11/2020  我是广东汕头人,可能是因为文化排外的原因,包括学校家长都很少给孩子灌输tg的那套说法,我身边的朋友也以反贼居多,初中的时候历史老师甚至讲过64,但是我在其他比较靠北的地方 …

前积极入党的中共党员,来理一理自己的心路历程

一、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 先讲讲问题的大前提和结局。当年,我是在一个大教室里,和其他大学生一起,“志愿”的,机械着念着入党宣言的。 我入党,并不是因为我信仰马克思思想,相信什么狗屁共产主义终将实现,也不是因为社会主义优越性。 而是因为,我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