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被尴尬暴击的时刻|故事FM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那些被尴尬暴击的时刻 来自大象公会 00:00 23:52

🎧 点击上方图片,跳转「故事FM」小程序,收听真人讲述。记得添加「我的小程序」,一键收听全部故事哟!

提示:本期节目虽不含关于性和暴力的描述,但因为非常尴尬,如果你的身边有人,建议你带上耳机或者换个时间再听

大家的尴尬时刻:

大心:闺蜜正要抓拍,突然一个大浪直接把我泳裤打掉了。

贝尼:我坐过的地方留下了一个湿漉漉的、又圆润、又丰满的屁股印。

Jue:正当小电影演到高潮时,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妈回来了,就站在我后边。

美年达:当时我整个人跪拜在公交车面前,双手双脚着地。这个车也停了下来。

点点点:一张图片陷在我俩中间,就是那张黄色漫画,而且是最兴奋,最快乐的那一瞬间。

小舟:我当时想都没想,打开客户办公室的门,当着各位同事的面,大声说,我们 X 总说不会少了你的好处…

莫烦:那天我身穿长裙,肩披长发,温柔可人,万万没想到我呛到了,从我嘴里喷薄出的汽水直逼那哥们面门,那时空气凝固了。

«上下滑动查看更多»

不知道这些片段是否让你感受到一种空气凝固的尴尬?

两周前,我们跟大家做了一个征集,征集你的尴尬经历。结果我们发现,不仅大家的尴尬时刻五花八门,尴尬程度也是一个赛过一个,甚至有位讲述者主动录了开头那段友情提示。

所以,在收听这期节目之前,要再提醒你一次,如果你是尴尬癌晚期患者,请做好脚趾抓穿地心的心理准备。

-1-

花木兰猛虎下山

 阿金,广州 

我是一个 gay,大学毕业之后我选择参军。朋友打趣说「部队男人那么多,你进去不是爽死了?!」其实我没想那么多,稀里糊涂就去了。

经过 3 个月的地狱新兵训练,我特别幸运地被分配到机关车队值班室。为什么说幸运呢,因为我能自由使用手机了!

但我的房间基本是公共的,所有人都能随便进出。常常有一堆人来看电视,等任务。

可是对于我们这种花木兰来说,真的特别需要隐私!

一堆男人在一起,就会聊到异性话题。任他们说得绘声绘色,我都义正言辞地摆高姿态,嘴上说着他们没追求,转过头就自己用手机搜起同志羞羞小电影来。

■图/来自网络

当时刚接触智能机,我觉得安卓系统跟电脑差不多,把后缀改掉,比如把「风流少妇.avi」的「.avi」删掉,电脑播放器就不会自动识别。

我在手机上也这么操作。反复检查过,确保万无一失后,我志得意满地保存了两三部小电影。

然后,悲剧就发生了。

那是个上午,值班室坐满了人。一个班长在玩我的手机,突然他像发现宝藏一样大喊「哇,这是什么!?两个男人在那里磨来磨去!」

他一喊,周围坐着的人全部涌上去了。

一瞬间,我全身发麻,耳朵里听到的哇哇声都变得模模糊糊。

我站了起来,猛虎下山般地把手机从人堆中抢走,三下五除二地把视频删了。

我对尴尬特敏感,平时别人说话中间空白了,我都忍不住帮他把空白填满。然而,现在我要如何面对眼前的空白?大家也一言不发,像在等我做些什么。

我做了一个超蠢的决定——在原地给朋友打电话。我表面特别镇定,但说得全是崩溃的话,为了不被人听懂,我还用的粤语,电话一接起来,我就说「我要回家,我现在立刻马上就要回家,我待不下去了!」

■图/来自网络

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后,我朋友反倒冷静,他一语惊醒梦中人「你那么紧张干嘛?此地无银三百两?你就说好奇想看看呗…」他越说,我越觉得自己好蠢,心想「我靠,冲动的惩罚!」

后来,因为我聊得太久了,他们也开始自己在那看电视。因为胡乱打了这个电话,把我必须面对的空白时刻暂时填满,我也冷静了一点。挂了电话后,他们就你一句我一句地调侃「你怎么删啦?让我看一下嘛」,「阿金,想不到 你口味那么重」……最后指导员说了一句「别吵了,看电视!」,这件事就过去了。

事情最终不了了之。起初,我觉得这是天塌了一样的大事,像花木兰在部队里被发现是女儿身,那她不是羊入虎口?但之后他们对我还像以前一样,没什么变化。

其实,以前被看出来是 gay 我总有种现原形的窘迫,想起当时的尴尬和狗急跳墙都觉得挺好笑。现在面对各种事情,我脸皮更厚了,活得也更自在,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你。大概就是这样。

-2-

卫生间的救赎

 牛多,35 岁,成都 

我人生中最尴尬的事发生在大二的夏天。

那时学校管得不严,基本每晚我们都翻墙出去吃宵夜。那晚也是一如既往。

出发前,我的肚子隐隐有些不适,但问题不大,我就跟哥们一起去了。没想到回来时,走到半路我的肚子就开始翻江倒海,完全受不了了。

同行的都是半大小子,没什么好的生活习惯,都没带纸巾。

这时,他们开始取笑我。但我已经完全没有心思反击了,我会把他们每一句玩笑话当真。

有个同学说「那儿不是有个垃圾桶?你去翻翻有没有纸,凑合凑合。」

我二话不说,冲上去就翻。他们都惊呆了,但凡有纸能凑合,我肯定就解决了。

走到学校围墙时,急不可耐的我想第一个翻,另一个同学马上说「等等,你先别翻,万一你要是漏点儿啥出来,多尴尬!你还是最后一个吧。」

■图/来自网络

当时,我知道他们在捉弄我,但我所有的力气都集中在括约肌一个点上,没空搭理他们。我但凡有一点松懈,可能脸就丢大了。

赶回寝室后,我的整个神经和括约肌都有一点放松了。当时,我穿了一条运动裤,裤腰带缠在一起。但急到那个程度,我已经没心情管这些了,而且我觉得只有扯破这条裤子,才配得上我当时的心情。

我就随便拉着两头用力一扯,谁知不但没扯断,反而把绳结拉得更死。越分不开,我越扯,越扯就越分不开。这种恶性循环之下,我基本绝望了。

我室友也陆续回来了,由于心情复杂,加上筋疲力尽,我就默默趴在地上,慢慢抬起头,颤颤巍巍地伸出手,用最后的力气跟他们说了一句「刀!刀!快给我刀!」

然而,平时常带一把多功能小刀的同学这周没带。我万念俱灰,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准备慢慢地松开括约肌,今天就这样吧,爱咋咋地,实在忍不了了。

就在这时,同学里有人灵机一动说「用打火机烧啊!」这句话燃起了我所有的希望,我从地上腾起来,拿过火机,一把扯着裤子,连裤子带绳一块烧了。那一刻,我和冲破下水管道逃离肖申克的安迪有同样的感受,很想大喊一声「Freedom」。

■电影《肖申克的救赎》海报

凌晨两三点,我终于冲进厕所,一边释放自己,一边声嘶力竭地嚎叫。嘶吼声惊醒了整整三栋寝室楼。

一周之内,我的故事传遍各大高校。连出国留学的朋友都来问候我。可真让人无语。但从此以后,无论我穿什么衣服,无论什么情况,我一定要带至少半包纸巾在身上,我太怕再发生这种事了。

-3-

鱼肠煎蛋

 小水和老马,广东 

我是小水,一名公司职员,永远 18 岁。

我叫老马,今年 37 岁。

这件事情发生在我们结婚第一年的岳母生日那天。

每到岳母生日,我老婆都会做一道鱼肠煎蛋为她庆祝,这是她们的传统。

■ 老马自己做的美食,正中间的就是鱼肠煎蛋

鱼肠其实就是鱼下水。一般卖鱼的都不要。以前穷,我们穷人就把它拿回来弄干净,煎着吃。因为鱼肠里面有很多油,煎起来很香。

那天,我老婆一如既往地拿了两幅鱼肠回来。鱼肠里面都是鱼大便,很脏,我作为新女婿,还是要表现一下的。于是我就担起了洗鱼肠的重任。我把鱼肠剪开,往里涂盐和生粉,这个时候我的老婆,小水她就跑过来问「你在干嘛?」

年纪轻轻的我根本不知道鱼肠要怎么做!以前,我就是买回来,洗一洗,直接加个蛋煎,吃起来感觉和外面的几乎一样啊?

看到他洗鱼肠时,我很好奇,这鱼肠需要洗吗?我问完,整个气氛就凝固了。

我反问她,不用洗吗?

为什么要洗?!啊啊啊,都吃了这么多年了,就这样吧…

当晚这餐饭是老马用干净鱼肠做的,我妈说很好吃,她还问「今天鱼肠怎么特别好吃呢?」

老马把实情告诉了我妈,她不出声了,场面又凝固一次…

至此之后,我再也不在外面点鱼肠了,因为我不想回忆起这个尴尬时刻,而且我也不太确定,会不会有人和我一样,觉得它是不用洗的。

-4-

Happy Ending

 小A,28 岁,外航空姐 

■ 小A 在机舱内拍下的窗外风景

那次机组在国内城市过夜,酒店附近就有一家按摩店,同事们都比较喜欢去。

这天,我逛完超市回来时碰到了两个正要出门做按摩的外国同事,但按摩店名片上只有中文,他们看不懂,就问我这上面写了些什么。

他们指的第一个是「精油开背」,还算简单。第二个是「指压」,我从来没做过按摩,更不知道什么是指压。我就想赶紧结束这段对话,但同时又觉得老祖宗千年传承下来的手艺肯定没问题,我就解释说这是按摩的一种,挺不错的。

一个同事又问「会有 happy ending 吗?」

我当时还挺纳闷,这是什么问题?按摩肯定舒服,我就回答说「肯定有,你一定会喜欢的,快去试试吧!」

当时我也没有放在心上。

过了很久之后,一次航班延误,大家一起聊天,我和同事聊起这件事。这个过程中,我目睹了同事的表情,从平静到震惊到最后狂笑不止。

接下来他就给我科普了这些词的意思,当时我就震惊了,再联想到当时同事脸上微妙的表情,天啊,简直尴尬到脚趾抓地,我还和人家说「你一定会喜欢的,快去试试吧」。

幸好,我们每一个航班都是和完全不同的人一起工作,过后也很难再相遇,我们就相忘于江湖了。

-5-

凌空劈叉

 董戈,青岛,摄影爱好者 

今天我要讲的尴尬一刻发生在 2015 年夏天,我和媳妇去苏州玩。

我们的第一站是狮子林,媳妇说帮我拍照留念。那时,我特别痴迷于凌空劈叉的姿势。现在一想,我在太多地方都留下了矫健的身姿。但这一次,绝对是最难忘的,没有之一。

当时,我凌空飞起,两腿一开,就听见「滋啦」一声,裤裆一凉,完了,裂了。我很凌乱地从空中飘落。前面裂到前开门拉链底下缝得最结实的地方。后面不是沿缝开的,面料直接都撕破了。

没有多的衣服能遮挡,我只能把背包使劲往下耷拉,挂在屁股上。

■ 当时在苏州拍下的照片,因硬盘损坏已经遗失。这是那条裤子撕破前,留下的最后一张照片

这事如果发生在你身上,你接下来会怎么办呢?这都玩砸了,还不赶紧回去?

但当时我们刚到苏州,没地方去,也没带多的衣服。这时如果去买新的,也得穿着开裆裤去,商场人又多,那岂不更尴尬?而且这一日游的团刚到第一站,不能白花钱啊!我还不如把后面玩完了,再去买。

所以后面的沧浪亭、拙政园等各种地方,我都是穿着开裆裤去的,一路清凉!

这件事之后,第一,我再出去玩,背包里绝对会多备一件衣服,以防万一。第二,我再也没做过腾空跃起的拍照姿势了,再也没有,那就是绝版。

——————

感谢今天故事里所有的讲述者,感谢你们能鼓起勇气,把自己人生中最糗的时刻分享出来。

听完了今天的节目,你有没有想起自己人生中的某个尴尬时刻?欢迎在评论区里也分享出来,让大家开心一下。

-封面图 电影《花木兰》

未注明来源图片由 讲述者 提供

 搜索往期故事 

大象公会推荐搜索

 Staff 

讲述者 | 阿金 牛多 小水和老马 小A 董戈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徐林枫 也卜

声音设计 | 孙泽雨

文字 | 徐林枫

运营 | 翌辰

 BGM List 

01.M80s(片头曲)

02.Story FM Main Theme (Beijing Subway) - 彭寒(解说)

03.Driftwood(声名远扬)

04.Lola(鱼肠煎蛋)

05.Circuit Boards(片尾曲)

 故事FM 

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苹果播客 | 网易云音乐 | 蜻蜓FM | 喜马拉雅

QQ音乐 | 荔枝FM | 懒人听书 | 酷狗音乐

均可收听

▼ 点击「阅读原文」,讲出你的故事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每天十分钟,颈肩背都舒坦

颈椎可能是全身被我们虐得最惨的器官了。工作时一动不动伸着脖子码字,好不容易休息了,又无缝对接低头玩手机。再一抬头,脖颈又酸又痛。 · 图片来源于网络 颈椎病是被世界卫生组织列为影响健康十大疾病之首的骨病。年轻时或许没什么概念,但颈椎疾病就像 …

「Guest Post」我在纽约访谈按摩女

~欢迎大家去matters.news,关注阿汤和阿圆的好友@JeanPapagei~ 黑夜从大地上升起 遮住了光明的天空 丰收后荒凉的大地 黑夜从你的内部升起 你从远方来 我到远方去 遥远的路程经过这里 天空一无所有 为何给我安慰 ——海 …

可用不可怕的止痛药

可用不可怕的止痛药 作者:李长青 来源:科学猫头鹰 阿司匹林、布洛芬、芬必得,这些耳熟能详的药有一个统一的名字,叫做非甾体类抗炎药。它们不仅能止疼,还有退烧的效果。能止疼,主要是因为它们可以抑制身体里的一种酶,这种酶负责催化细胞膜中的成分转 …

武汉封城日记|第十七天

看到有人私信我说煎蛋的站长(久居武汉)也疑似新冠肺炎正在求助,更新了一下时间线,发现似乎又排除可能了,只是因为其他病症身体不适。 我刚工作那会儿,煎蛋是我每天必刷的网站,直到Google Reader关闭的时候,煎蛋的Feed未读数通常也不 …

三刷《V字仇杀队》,发现隐藏关于“V”背后的2个秘密!

即使你没有看过《V字仇杀队》,看到下面这张图片也不会感觉到陌生,似乎每个人的朋友圈或者是社交网络都会遇见这样一个戴着面具的头像。 酷酷的,看起来又有一点可怕的味道,他是谁?为什么大家都在用这张图片作为头像? 他的名字叫做“V”,是电影《V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