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卢克文的道歉,我感到更加害怕了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文丨熊猫的熊

大V卢克文,在昨天道歉了。

事情的来龙去脉倒也不复杂。

8月21日,借着塔利班重掌阿富汗的热点,擅长国(di)际(tan)分(wen)析(xue)的卢克文,发布了一篇万字长文《塔利班传》。

可能是写(yan)的太投入,卢克文一下没忍住,和本拉登共情起来了:

本拉登虽然是恐怖分子,但他对自己民族文化的深爱之情,渴望救国的民族情绪,是令人震撼的。本拉登虽然极端,虽然恐怖主义,但他对阿拉伯民族和文化的热爱是真实的,他做这些,不也是为了求阿拉伯人的复兴之路吗?

作为基地组织的首领,臭名昭著的本拉登,是世界文明公敌,不仅中东地区和欧美国家深受其害,新疆地区同胞同样被其罪行严重伤害过。

但这一次,卢克文没有选择和新疆同胞站在一起,而是饱含深情地望向了本拉登。

卢克文说,本拉登“对阿拉伯民族和文化的热爱是真实的”。

当他敲下“真实”二字时,似乎能够感受到,他在写作时的那种沉浸式的状态,里面有意无意地夹杂着对本拉登的信仰折服。

将煽动情绪的写法,移植到塔利班问题上,翻车是必然的结果。

罄竹难书的极端恐怖主义,被包装成了对民族的热爱,是非善恶的尺度彻底消失,暴恐恶行似乎成了文明冲突的某种意外。

这是一种可怕的情绪代入,一种价值观上的严重滑坡。

所以在这段文字发布后,大V卢克文成为众矢之的,一些新疆同胞纷纷要求他道歉。

犯错就要认,挨打要立正。

卢克文倒也识大体,在很快进行了回应。但所谓回应,其实是一份“薛定谔的道歉”,你以为他认错了,其实他没有。

比如回应文章的标题叫——《关于恨国党对本人污蔑抹黑的声明》。

这份1600字左右的声明,大概分为七部分。道歉的内容,在第五部分和第七部分。我给大家摘出来了:

5.我发出的那段微博,当中也确实有含义不清、给人造成误解的地方,所以我向大众道歉,作为公众人物,发内容前确实需要先自我排查、自我审查,以免对大众产生误导,以后每次发东西前我都会仔细检查,这次事件起因还是自己不严谨造成的。

再次向大家道歉。

7.关于上篇发出的内容有写错的地方,有表达错误的地方,我再次向大家认错,做错就要认,本人绝不是恐怖主义的支持者,本人极力反对恐怖主义。

算上标点符号,不到200字。

至于剩下的八分之七的内容,在做两件事:澄清自己;攻击恨国党。

在卢克文看来,自己有“表达错误的地方”,“文字确实有模糊地带”。但那些那些恨国党借此机会,抓把柄、带节奏,曲解、抹黑,才是真正的居心叵测。

擅长自媒体写作的卢克文,连道歉文章都写得如此具有攻击欲。与其说是道歉,倒不如说是另一篇战斗檄文。

以退为进的卢克文,拿起爱国的帽子,扣上去就是一顿毒打。批评他也变成了不爱国。

这招祸水东引的策略,效果可以说立竿见影。

至少,在卢克文声明文章下面,那些将卢克文称作“卢彦祖”的脑残粉们,已经开始大肆批判恨国党了。

把爱国当成庇护所,动辄祭出大棒攻击不同声音,其实这才是我感到害怕的地方。

卢克文写过《文在寅的复仇》《香港问题与世界真相》等一些爆款文章,不管是输出一些地摊文学式的国际分析,还是煽动情绪式的写作,说白了都是一种文字生意。

把文字当生意,难免会出现三观跟着屁股走的“弹性”写作——在需要的时候,对价值观和立场适当调适,以获取更大的流量。

你要说卢克文真的认同本拉登,认同恐怖主义?那当然不至于。

卢克文在经营文字生意时,当然知道那条细细的红线。因此,他才会在声明中极力撇清自己和恐怖主义的界限。

所以,我其实并不害怕卢克文之流和恐怖主义共情。文明社会的主流大众,对恐怖主义的反对态度,其实是很难动摇的。

在这个层面,卢克文更多是吃相难看,投机式无脑写作,把价值观当做流量生意的陪衬。

但在祸水东引,攻击恨国党问题上,反而展现出了他无比精明之处,精明得让人害怕。

卢克文清楚地知道,解决问题的方式,是制造新的问题,用爱国的政治正确,去攻击质疑和批评者的动机。

因此,他回避了同胞的指控,轻描淡写地澄清自己的错误,同时用拙劣的辩证法,将批评的声音归结为各路恨国人士带节奏。

恨国人士借机煽动挑事,打压攻击爱(tou)国(ji)大V卢克文,新的话题和矛盾于是被制造出来了。他自己则成功地躲进了安全区。

要不是情况不允许,卢克文估计已经在写“恨国党,请你们立即道歉”的檄文了。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作为生意人,卢克文是精明的,作为大V,他又是无比危险的。

你们说他只有中专文凭,但其实他太懂这个世界了。我们可以设想下,换成流量明星,这次可能平稳着陆吗?

-–  E N D —

往期回顾:

互联网需要重读马克思

张文宏回应一切

女投资精英倒在课堂

转载、商务、勾搭

加微信:A-baijiang

熊猫的熊呐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预览时标签不可点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重置塔利班形象 | 舆论手札

和十年前相比,塔利班在中国舆论场上的公开形象正在变化,在作为国际恐怖组织的叙事之外,踉踉跄跄,多了一个作为国家建构者的胜利者形象。有迹象表明,自媒体正在做更大胆的舆论试探,用一种中国化的宣传语言,重新书写塔利班的故事,试图抵消其血腥历史。 …

阿富汗留学生因发表反对塔利班言论遭网暴

编者按:该文原文已不可见,以下是其他公众号进行的内容备份。 作者:张楠茜 阿富汗喀布尔的7岁女孩Mohboba患有利什曼病,导致她的脸部皮肤上布满有如弹孔的斑纹。在阿富汗,许多贫困地区儿童都因细菌感染而患上这种皮肤病 最近几天,阿富汗青年、 …

阿富汗国家失败的经济逻辑:虚假繁荣的城市,停滞不前的农村

有竞争的思想,有底蕴的政治 2021年8月19日,阿富汗喀布尔,阿富汗塔利班进入喀布尔后,民众在市场购物。 文|刘羽丰 【作者按】:本文在整理了若干篇阿富汗经济或经济史的论文之基础上,希望简要介绍阿富汗如今局势背后的经济逻辑。以下三点将不 …

杨丹旭:阿富汗变天后的中国舆论狂欢

“1975年西贡vs2021喀布尔”的合成图片过去几天在中国社交媒体上被广泛转发。(人民日报微博) 作者:杨丹旭 两张美军直升机的照片,过去几天在中国社交媒体上被广泛转发。 一张是摄于1975年4月29日的老照片,画面定格在越战结束之际,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