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 Linux 内核贡献者被质疑刷 KPI,真实情况是怎样的?有哪些信息值得关注?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知乎用户 醉卧沙场​​ 发表

(嫌字多的直接跳到总结部分就好)

我简单浏览了一下这个开发者的 patch 提交记录,大概在 2017 年以及以前,这个人的 patch 虽然不多,但大部分还是有意义的 patch 的,2018 年好像是在围绕一个功能前前后后做了一些功能添加和修复的工作。2018 年底到 2020 年下半年几乎销声匿迹快两年,然后一年前突然又出现,出现后画风慢慢的就不太对了,像是找到了什么 “法门”,patch 数量渐渐多了起来,但是“风格” 逐渐向 “看着改了很多,但是大部分又没大用” 的方向发展下去了,和之前的 patch 平均质量比可以说是下降了几个台阶。当然他发这些 patch 也不能说不行,甚至可以说偶尔发发没什么问题。估计他可能是发的略微有点密(也没到轰炸的地步啦),也可能是因为公司制定了过于苛刻的 “目标” 导致他不得不出此下策,总之可以看出其 patch 平均质量的下滑,但没有到算是做了错事的地步。

再说一下那封警告邮件。其作者 Qu Wenruo 也是国人,我查了一下并没有在 Linux 内核的 maintainer 列表里找到他的名字,但是通过提交记录可以看出他是一个在 btrfs 方面比较活跃的贡献者和代码审核者,但是没有到 btrfs maintainer 的地步,更没有到更高层 maintainer 的地步。这封信也没有任何 maintainer 的回复表示完全支持他,说句不太好听的,其实论不到他代表 Linux 社区来做这个警告。这和当时明尼苏达事件不一样,那个事件确实是 Linux 社区的高层维护者警告并采取的行动,而这个事件根本没有那么大的影响,说实话多少让人怀疑有些 “内卷”。我不知道他是否得到 maintainer 的授意来发这样的邮件,如果是这样,这么长时间过去了,btrfs 的 maintainer Chris 也根本没有表态。所以这个事件里这个 Qu 到底扮演一个什么角色,其实也并不是高高在上的。有人说他虽然不是 maintainer 但是是 reviewer,是审核人。听着很高级,但很遗憾,他也不是官方定义的审核人 Reviewer,在列表里并不能找到他的名字。基本上一些较常贡献的开发者都可以给一个 patch 加上 “reviewed-by: xxxx”,但是这不代表加这个的人就是官方意义的 Reviewer。这一行你也可以加,但是 maintainer 看到你的名字会考虑你 review 的权重,太低的可以忽略。Qu 目前没有明确被记录为哪个子系统的正式 Reviewer,所以他和其他较常贡献的开发者一样,属于普通开发者,没有官方定义的管理职责。当然常贡献的话可以得到 maintainer 的 “眼熟信任”,在这一点上 Qu 比 Zhen 做到的多一些。所以二人的关系差不多好比十年老司机和五年老司机,所以一个经验值高些的司机平时教育一下经验值低些的司机可以理解,但是公开在司机专业社区(假如有)发文怒批你挂挡生涩有时还不如新手,弄的满世界的同行和外行都谈论你,这行为就有点争议了。一般一个 patch,maintainer 决定收不收,能让 maintainer 收那就没必要说人家故意填乱,不收大不了就不收,也没什么,假如 maintainer 说 “你以后把 patch 合并一下,要不我不收”,或者说 “以后类似这样的 patch 不是我们工作的重点,你即使发了我可能也会大部分直接忽略了”,这也没什么。但是以一个普通开发者的身份公开严厉的警告另一个普通开发者的没什么大问题的行为,多少让人看了有点不明所以。

从这封邮件的角度说,邮件本身并没有引起规模性的口诛笔伐和议论,只是发件人的一种带有抱怨性的个人警告而以。原因他也在邮件里写了,因为他和他声称的一些同行最近都遇到了同样性质的大量 “无用无害” 的 patch,而且这种邮件不是发一两次,而是总发,而且邮件来源的后缀都一样。所以他们开始觉得这些人是不是凑在一块互相传授了什么增加绩效的“经验”,并付诸行动。加上刚刚发生的明尼苏达大学插入性实验漏洞事件,内核维护者们最近对那些看似无用无害的 patch 可能有些警觉。在下面的回答里我已经介绍过了:

[如何看待明尼苏达大学因插入实验性漏洞,被禁止贡献 Linux 内核代码?​www.zhihu.com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55891395/answer/1849353758)

而且我也说过上游 Linux 的维护者(相比于邮件的数量来说)其实很少,精力极其有限,光我认识的维护者几乎无不抱怨自己快被每天大量的邮件逼疯了,都希望其它的开发者能帮忙 review patch,也希望自己能玩消失。所以当他们快被每天数不清的 patch 压死的时候,抱怨两句是正常的 “生理” 反映。这也就是 Linus 本人大部分时间都面向各个 maintainer 了,要是他亲自面向这些最琐碎的邮件,以他的性格发这封 “警告” 的话,里要是不带几个类似 F 开头的单词都不算完(当然我说了,这件事并没有得到 Linux 社区高层的关注)。当然大部分开发者对初学者还是很友好的,如果他能感受到你是一个初学者,而且感受到你正在尽极大的努力想成为一名正式的开发者,那你问一些问题,发一些 “生涩” 的 patch 也是可以的。但是如果他们发现你很长时间以来总是干这种事,那可能就要怀疑你的目的性了。

所以这件事要我说就是没有必要放到这个圈子以外去扩大讨论范围,在圈内都没有人公开讨论,而且甚至看了觉得像程序员公开 “撕 B” 同行一样好笑。那封邮件 “目前” 还都没有人接话(解释的、讨论的、声讨的、抱怨的等等目前都还没有,出于 No followups 的状态):

但是却被先传到圈外引来比圈内还多的讨论。太小题大作了,这往大了也只是个单纯的个人为了绩效而使的一些小聪明而以(注意是往大了说),轮不到上升到口诛笔伐的地步。当然你也可以猜测是公司或者大部门的目标设定为力争追求极大 patch 贡献量,这种目标是好的,但是落实到基层的员工后可能有些实在没有办法,只能使出 “洪荒之力”,甭管黑 patch 白 patch,能 merge 的就是好 patch(某种意义上这么说也没有什么大问题)。总之这种现象属于非常常见的现象,这是很多公司很多团体里都或多或少存在的现象。这种行为本质上和是不是华为的员工没有什么关系,所以看到是华为就要博一把眼球实属没必要,阴谋论到 Linux 社区企图灭亡华为的就更是闲的。这就好像一个行人低头看手机过马路,被交警拦住了,然后赶上交警大队最近严抓行人交通规范,所以调取了录像和记录发现这个行人以前也总低头看手机过马路。于是对他进行了一定程度的警告和教育。你说这种事算什么大事吗?不算,还不如说这个人挺倒霉的被抓了典型(当然我们也不提倡看手机过马路!)。但是如果有人告诉你是国人在国外不违反当地法律却被当地警察警告了,你怎么想?这就叫敌人故意找茬,企图打击我方国际声誉。然后马上就划分阵营,什么敌对派、投降派和良知派就出来了……

虽然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但也没有到草木皆兵的地步,天天不是想斗争这个就是想斗争那个,天天给人家划定这个是阶级敌人、那个是敌国叛徒。1968 年袁隆平院士当年的试验田是被敌人破坏的吗?是被叛徒砸烂的吗?不,都不是,是被无知又不自知的人破坏的。所以奉劝这些人,有那激情不如把自己管好养活好,把老婆孩子照顾好,把爸妈照顾好,别啃老,让国家少为你操点心,有心贡献的你就多干多挣多给国家交点税,算你支持经济建设了,少给国家和家庭添负担。


补充:

我看到很多人在各个平台传播这个事情,引来大量口水战,我觉得有点过了。我还是希望大家能以平常心看待这个事情,截至目前 3 天过去了,“事发地”(Linux 邮件列表)里都没有什么人争论这个事,就当事人回复了一下那个 “警告” 而已:

Hello, Qu:
My contributions to the kernel in the past have mainly been on optimizing the performance of the ARM64 SMMU driver,
including the iova optimization, strict mode optimization, and the lazy mode optimization. Also working on the
development of some ARM SoC drivers.
When time and effort is allowed, I also contribute to other modules of Linux kernel, trying to find something can be
improved, and some cleanup work is being done.
In the future, I will continue to make more and more important contributions to the Linux community.

链接如下:

Re: Please don’t waste maintainers’ time on your KPI grabbing patches (AKA, don’t be a KPI jerk)​lore.kernel.org

所以我不明白为什么外面的吃瓜群众怎么比 “事发地” 的人们还兴奋?可能有人觉得当事人的回复特别官方口吻,但我觉得不管他有没有请人帮忙写回复,这个回复就算可以了,可以说不卑不亢,既没有和邮件发出者就一些争议性的地方争吵起来,也没有抱怨什么,也没有把自己摆到过于卑微的位置。就是先例数了一下自己以前为 Linux 社区做过的一些贡献,也就是我上面说的 2018 年以及以前的那些贡献,然后后面表示自己以后如果有机会还希望可以为 Linux 做更多有意义的贡献。对一个普通的开发者来说,这样就可以了,否则你还要他怎么做?如果那个邮件发出者没有不依不饶,这件事就可以画句号了。我个人觉得:

  • 从邮件发出者的角度来说,就算你有资格警告另一个开发者,对方如果态度诚恳,就没必要不依不饶,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恨,这件事也没有到要上升一个层面的地步。如果带动的社区想要揪着不放,那就有针对某公司的嫌疑了。
  • 从开发者的角度来说,接受别人指出的问题,表示出诚恳的态度就可以了。这事也没有多么严重,目前为止就是个态度问题。表个态并稍微收敛就好了。说实话,只要不吵起来,我觉得就算挺给那封邮件面子了。
  • 从旁观者的角度来说,瓜大家也吃的差不多了,就不要再继续扩散传播了。用舆论毁掉一个普通的开发者一个普通的员工对大家有什么好处么?得饶人处且饶人,扩散事件本身就会给这个当事人带来更多舆论压力,以及可能的更严重的后果。这件事并没有多么十恶不赦,甚至都算不上恶,甚至你都可以怀疑 Linux 开发者是不是有出现 “内卷” 的趋势了。所以得饶人处且饶人吧,事情根本不是大家想的那样。

最后,那封警告信的作者 Qu 也会回复了 Zhen 的回复,如下:

Re: Please don’t waste maintainers’ time on your KPI grabbing patches (AKA, don’t be a KPI jerk)​lore.kernel.org

说实话回复的和我预计的差不多,他也没有对这点事不依不饶,也没有把这件事扩大层面,尽量维持在了技术层面的论述。指出如果真有大量这种 patch 可以怎么处理,然后也肯定了华为为 Linux 社区作出的贡献,最后也愿意接受当事人表示 “还希望可以为 Linux 做贡献” 的态度,并还为当事人提出了一些可供着手开始的方向性建议。算是互相给台阶下了。

所以这件事到这里,在 “事发地” 都快平淡的过去了,且不论双方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至少后面回复的都比较理性。可以说这件事如果下面吃瓜群众和媒体平台们不再继续传播的话,当事人们都快通过简单的 3 封邮件和解了。所以这里我再次呼吁,让这件事回归它本来的地方,没必要成为一个出圈话题引来舆论的发酵。

总结:

我上面说了这么多,可能因为是多次分批次编辑的原因,有点乱。从评论来看大家可能有的误解了我的核心意思,所以我总结一下,我主要希望大家理解以下几点:

  1. Zhen 的行为并没有多么不堪,虽然其行为不能归为 “善举”,但是也轮不到归为 “恶行”,只是有些取巧而已。所以根本没有必要这么批判他。人家又不是恶意刷 kpi,也没有邮件轰炸,人家这也算是被 maintainer 收了的 patch,虽然效力不大,但也是有效的。目前没有规定说开发者不可以发过于简单的 patch,虽然发太多了是不好看,被圈内的调侃一下也就算了,没到被这么多人以道德的名义批评至此的地步。
  2. Qu 虽然发了警告邮件,但是他本身也不是高高在上的,而且也不能代表 Linux 社区,甚至代表 Btrfs 子部分都不够。除非有更多的更高级的维护者出面明确表示支持他,否则他只能代表他个人(一个开发者)在严厉警告另一个开发者,这种行为多少让人有点不明所以。虽然他确实说明了一些问题,但是那些问题到底算不算问题,还是存在争议的。当然如果 Qu 没发这个警告,Zhen 持续这样做下去会不会得到更高层的警告,这个不好说。
  3. 这件事在圈内根本没有那么多争论,你可能觉得这个邮件在热榜,但是其实并没有什么人参与其中,大家更多的是当作一件趣事看看就得了,偶尔拿来调侃一下 Linux 开发者的内卷时代是不是要来了。但是在圈外却被传播的过于严重,甚至引来了很多人的口诛笔伐。这完全是没有必要的,所以请停止这种无效的舆论发酵吧。除了给当事人带来过多的困扰以外,什么也带不来。



知乎用户 kknd 发表

进 git 看了一下,笑死了。这位华为大佬曾经在一天里对同一个文件提交了 6 个 fix,每一个 fix 修改注释里面的一个拼写错误,还有一个是调整 include 顺序。被 reject 了以后还发邮件去 defend。

打个比方就是你假装帮导师做数据,一个数据没做但是一天发给他 6 个版本,每个版本改论文里的一个错别字,同时要求导师把你名字加到作者里。导师说求你别给我发了,然后你跑去办公室和他争论这个错字很重要,换了谁都要发飙啊。

问题是这位老哥并不是不懂规矩的新手,他前几年还在正常提交代码,去年开始画风突变,KPI 没跑了。

知乎用户 天欲 发表

同样作为一个华为 er,我深深的理解和同情这位华为员工,他这样做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刷 KPI,而是单纯的……. 被逼疯了

简单介绍一下华为内部目前执行的非常狠的几项工作:安全稽核, 流水线准入, 代码可信

1、安全稽核

安全送检,一年两次。安全扫描出来几千几万个安全问题,绝大部分都是 testcase, 部署脚本, 第三方依赖库,第三方软件,docker 容器, 操作系统基础镜像等里有明文的账号密码, 有可能过期的安全协议, 不再推荐使用的加解密策略, 依赖链上过期的某个第三方库版本等等。然而这些东西明明半年前刚整改完

解决的方法也简单,按照当先公司给的列表改,改完之后发现代码编译不过,敏感信息无法加解密,操作系统莫名其妙崩溃,容器镜像无法运行等等问题,然后要解决依赖冲突,更换依赖链,给容器和镜像打补丁等等,然后引发出另外一堆问题,再继续改。大家灰头土脸,信仰崩塌,心如死灰的折腾半年,好家伙,下一轮又要开始了,安全稽核的优先级和权限还非常大,动不动就让你产品下线,日落。

2、流水线准入

敏捷开发的流水线,为了保证快速交付,一般只挂了打包,部署,测试,发布和部署生产几个环节,保证紧急需求半小时能想先,非紧急需求 1 小时能上线。

现在的流水线被无限的加上了各种准入条件, 比如说代码扫描 (十多种扫描方案),各种检查 (数千个检查项),各种依赖分析, 各种权限检查,各种拦截,各种测试。

往往发现启动之后,跑了一个多小时,挂了,检查日志发现,某个 java 类写了行注释,某个地方多打了行日志,某个 pom 里的依赖包版本忽然过期了,某个 import 顺序不对,某个配置文件多了个 read 权限,代码仓里多个二进制的 rpm 包等等等等,完全没有意义可言,但又不得不改

有些更新周期比较长的子项目,为么更新某一个需求或者 bug,流水线跑了一周还没跑通,代码,配置脚本改了上百次 (毫无建设性也毫无意义的改进),简直绝望,至于产品交付,谁在乎?没人在乎,根本没人在乎,有人在乎么,服务用户?不存在的

3、代码可信

把你几年前十几年前的代码翻出来,检查工具扫一遍,拉一堆专家评审检视一遍,对代码算法,逻辑,实现方案,性能,完全不关心,专门找你哪里多了注释,哪里日志打印不合法,哪里不是驼峰原则,哪里方法行数多了等等苍蝇问题,美其名曰可信,其实就是折磨。曾经半夜被拉到一个会议里,给我看我代码里的几十个问题,然后我就开骂了,没看到那是伪代码么!!!

信仰变了,以前很骄傲的和同事们分享自己的代码,讲解那些精妙的算法实现,和同事们一起检视代码,去分析那些内存分配,缓存加速,集群调度算法里面的深层次问题。现在呢,逐渐把以前写的非项目相关的代码都从公司的代码仓里删除掉了,只在本地留存一份,没那么多精力来耗了

综上,我觉得那个华为员工还是很尽责了,可能内部代码整改后,为了保持内外代码一致,也同步修改了 linux 自己维护的开源代码,至于代码的质量,估计也是焦头烂额的,没来的及考虑

知乎用户 XZiar​ 发表

没向 linux 贡献过代码,但瞟了几眼。

的确每个 commit 修改的代码都不太多,但看 commit message 那些 fix 还是有些道理的,虽然大都是同一类 corner case,但总比改改语法错字要好。

同类问题的 commit 攒一起一次性提交会更好吧,甚至同类型修改可以考虑直接放同一个 commit 吧……review 的时候能批量处理,也省得来回切换对思维造成的开销……

不过,他提交的一个常见 fix 是:变量在循环外初始化,循环内重复赋值,使得赋值前出错时变量值未定义。

对付这种问题,难道不是该去考虑加 lint rule 吗?人工一个个纠错,费时费力治标不治本吧……

(ps:用 c++ 和 exception 就不用担心这个了,变量直接往循环里放呗。c 和 goto 也算是导致这个问题的原因)

知乎用户 洛冰河 发表

在网络媒体中看到关于技术社区的讨论并不是一件好事。

这件事中 linux 社区和华为是双输的局面,只有 it 之家成为了获利者。

不会因为你把这件事破圈就能吸引更多的人来对 linux 内核进行维护。

后续营销号如果再加点春秋笔法,如《linux 社区拒绝中国维护者的提交》,《华为为 linux 贡献的内容居然是这样》,只会造成更恶劣的影响。

你赚到了流量,但 __ __ __ __ ,这值得么?

也希望更多的普通用户不要关注这类问题,不要将 linux 社区变成下一个娱乐圈。

知乎用户 穆天子 发表

作为日常工作也是贡献开源代码的人,我来谈一下自己的看法。

首先没必要对当事人口诛笔伐,他的 commit 并没有恶意内容,没有把相同类型的改动放到同一个 commit 提交只能说是个不良习惯。即使有利用流程漏洞的嫌疑也是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就好了,问题下面阴阳怪气的回答有点过分了。

我其实觉得这件事反映了 Linux 社区的工作流程和 maintainer 的态度的一些问题。

向 Linux 社区贡献代码的方式是向一个 mailing list 发 patch Email,在这之前没有在任何流水线上的动态和静态检查,事实上他们是完全有足够的资源建起这样一个流水线的。拼写错误,include 顺序和多余空行都是可以通过代码 formatter 自动检测出来,变量未赋值这种 bug 也能通过 lint 工具检查出来,代码库里有不少这种错误,别人提很多小的 commit 来修,这是系统有漏洞,不仅仅是代码贡献者的错吧?

还有 maintainer 的态度问题,Linux 的 maintainer 可能是世界上脾气最不好的开源社区 maintainer 了。比如这个 pull request,因为别人说了一个冷笑话,底下好几个 maintainer 板起脸训人,没必要吧?我知道 review 开源代码是一个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大多数情况下主要靠情怀,但是对于主动来作贡献的人,保持友善的态度是基本的礼貌。“already broken reputation” 这种话其实很刻薄了,而且作为程序员,专注代码,对事不对人不是基本的素养吗?我不觉得 Linux maintainer 就有资格在没有提醒别人的情况下直接这样负面评价别人,很恶意很不礼貌。

当然某个回答说这些 fix 是脚本自动产生的,所以华为牛逼、程序员要被 AI 干掉了也挺扯淡的。CI/CD 上跑这些 lint 和 formatter 的本质是为了提高代码质量,大厂成熟产品的开发流程都有这个环节,本质上是为了提高程序员效率。如果华为内部真的在抓这个事情,good for them, 因为我之前见过华为宣传稿吹自己代码行数多的,宣传代码质量总是比宣传代码行数好的,后者是对程序员的侮辱。

知乎用户 阿白 发表

看高赞红帽大佬的回答就行了

[醉卧沙场:华为 Linux 内核贡献者被质疑刷 KPI,真实情况是怎样的?有哪些信息值得关注?​www.zhihu.com

](https://www.zhihu.com/answer/1951896502)

营销号,比如

[@左华栋]()

之流就别看了,狗屁技术不懂就跑出来指点江山,不够丢人的

知乎用户 SnowyLake​ 发表

没有参与过内核开发工作,不对此事件发表看法。

但把这种应当在专业社区的讨论放到公共网络社区这种鱼龙混杂的环境下,只会增加大量无意义的争吵与阴阳怪气,我可以放心的判断关于该话题的讨论中专业开发者的含量甚至未必能达到 10%,而所谓的支持与不支持更是屁股决定脑袋的无脑站队而不是结合实际得出的确切结论。

事实上在这种环境下渲染 “Linux 社区” 与“华为”的 “争端”,只会给不明真相而又道听途说的外行们增添更多的无意义的“焦虑”,其类似于“AOSP 将来会不能用” 这一类的谎言,大肆传播必将百利而无一害。

知乎用户 匿名用户 发表

反 hw 麻烦也请专业点。我一个 hw 黑也看不下去。太不专业了!

同时请警惕登子打牌。狗头

知乎用户 梁永祥​ 发表

看完整个问题都没有人说推特的,那我就补充点链接吧:

https://webcache.googleusercontent.com/search?q=cache:https://twitter.com/mawei_spoiler/status/1405776581776207881

其实还有两条相关的没有 cache 到:

https://twitter.com/mawei_spoiler/status/1405779860526538753

https://twitter.com/mawei_spoiler/status/1405806862155489280

知乎用户 大蓝先生​ 发表

那个 Qu Wenruo 只是个普通开发者,不是内核维护者。linux 开源社区对于内核维护者有个专门的名称:Maintainer。Maintainer 一般是受到普遍认可的厉害人物。他们的名单在网上查得到:

Linux 内核维护者名单​elixir.bootlin.com

像那个宣称把 Android 开除出 Linux 开源社区的 Greg Kroah-Hartman,就在这份名单中负责 Linux 内核的许多模块的维护,确实可以说是劳苦功高(从他的邮件地址来看,他应该是 linux 基金会的,根正苗红哦)。而这个问题中提及的所谓 Qu Wenruo,并、不、在、名、单、中!也就是说,这个 Qu Wenruo 只是个普通开发者,普通开发,普通…… 所以,Qu Wenruo 真的没资格代表 Maintainers 去向另一个开发者发难好吗。至于 Qu Wenruo 邮件中提到的另一个名字 Leizhen,也不在 Maintainer 名单中,估计也是一个普通开发者,所以,这事儿应该就是一个菜鸡互啄的不起眼小事。遗憾的是,有人因为看到了 “huawei.com”,就拿着显微镜在那里挑毛病。

顺便说一下,那个来自华为的 Leizhen,回复 Qu Wenruo 的邮件中,明确说了自己对 linux 的贡献主要是在 ARM64 SMMU driver、ARM SoC drivers,其他的就是力所能及的帮帮忙,比如对 btrf 相关模块提交的 fixs(也就是 Qu Wenruo 所抱怨的那些 fixs)。个人看法,对于这种不是自己擅长的模块,别人一则没能力深入地帮你做 “高质量的开发”,二则人家好心地帮你点出你代码中的低级错误已经属实算是活雷锋了。如果 Qu Wenruo 还在那里不依不饶的话,人家拍拍屁股不理你就是了。那些低级错误就留给 Qu Wenruo 他们去慢慢改吧。

Re: Please don’t waste maintainers’ time on your KPI grabbing patches (AKA, don’t be a KPI jerk)​lore.kernel.org

-——————————-

来都来了,那就在 Linux 内核维护者名单中搜索一下 “Huawei” 吧,你会发现 25 项由华为员工担任 Maintainer 的模块。

搜索一下 “Hisilicon”(也就是海思),你会发现有 72 项。

搜索一下 “Google”,你会发现有 62 项。

emmm…… 情况就是这样的。

我都怀疑这个问题的提问者是不是故意钓鱼,等那些冷嘲热讽的人上钩之后,再撒出这个 Maintainer 名单,把上钩的鱼儿吊在半空中……

如果不是故意钓鱼,那就是黑华为黑出魔怔了。

知乎用户 任晶磊​​ 发表

去年开源峰会上 Linus Torvalds 与 Dirk Hohndel 的对话,表达了对 Linux 维护者逐渐老去、新生代贡献者或日益匮乏的担忧。虽然这次 KPI patch 事件由争论乃至批评而起,但让更多开发者关注到为 Linux 项目贡献代码的话题,也并非坏事。或许会有开发者学着从简单 patch 做起,或许资深开发者会更注意提升贡献的质量和价值。明星们为电影推广还要参加综艺活动呢,Linux 这件 “艺术品” 和开发者大众的”话题”并没必要对立起来。当然,大家会希望讨论回归事实和理性,所以下面的回答都是基于数据分析。

这件事情可以拆分出两个焦点:一是这类 patch 提交的行为本身;二是华为对 Linux kernel 的贡献如何。我们不妨看下代码库数据分析的结果,比较客观。

在列结果之前,我们当然要说下代码库分析的算法。既然提交次数和代码行数都容易受到个体行为的影响,我们做了两点更深入的分析,一是把源代码编译成了抽象语法树(AST)然后统计 AST 的复杂度,从而避免受提交次数、代码换行等影响,这个指标称为 ELOC(equivelant lines of code),命名上与传统 SLOC(source lines of code)相对;二是解析出代码间的依赖关系(如函数调用),跑了一个类似 PageRank 的算法,用于估计代码的 “核心” 程度——越被广泛依赖,“核心”程度趋向于越高。两者综合为“影响力”(Impact)的评分。如果想了解更多技术细节,可参阅我们在软件工程顶会 FSE 上发表的论文(https://per.pub/A1Pd7xaM.pdf)。

贡献者提交 patch 情况

Linux 主干上过去三个月的提交共涉及 1941 位作者。其中事件双方的贡献情况如下:

开发者提交次数代码修改ELOC(排名)综合影响力(排名)提交影响因子(排名)
Patch 方32+79/-8877 (726)7.4E-5 (746)2.4 (1476)
批评方20+746/-981611 (99)0.2% (91)105.8 (229)

我们可以看到,批评方不论 ELOC 还是综合影响力都位列前 5%,能称得上 Linux 的核心开发者了——当然,我们不想论 “身份” 或“资格”,只是为其他该角度的评论呈现出一点实事。这里定义的提交 “影响因子” 是用综合影响力除以提交次数占提交总数的百分比,大概反映单个提交平均的 “含金量”。如果把批评方作为核心开发者的一个样本,他每提交的“含金量” 是 patch 方的 44 倍!根据 patch 方自述,他也是多年资深的 Linux 开发者,最近的提交行为似乎有失水准了。批评的声音在积极意义上能够提醒开发者,尽量自觉地把多个小修改归类归并提交,以节省 maintainer 的宝贵时间,毕竟大家都很忙。如果是一些评论所说的脚本或 bot 所为,那不妨改进下程序逻辑,或者开源出来请大家一起帮着优化。

另外,我们注意到,虽然 patch 方的提交 “含金量” 排在尾部,但后面 “含金量” 更小的贡献者还有不少,他们又是什么情况呢?其中一些是 maintainer,直接代码贡献很少,而大量 merge commits 的贡献在我们算法中暂未计入;另一些只做过零星几次提交,可能就是批评方所说的新手,社区通常会理解和欢迎;但也有一些和此次 patch 方行为类似。所以我们统计出了比 patch 方的提交影响因子还低并且提交数在同一个数量级(10 + 次)的开发者(排除了修改文档和其他格式暂未支持的文件的开发者),一共有 23 位,他们按邮箱域名归并如下:

邮箱域名人数平均提交次数平均提交影响因子
个人邮箱8351.2
http://huawei.com8171.6
http://alibaba.com2601.1
http://vivo.com2400.9
http://linux.org1692.2
http://zte.com.cn1141.3
http://fau.de1102.1

一方面,来自华为的人数确实比较多;另一方面,从提交的平均次数和影响因子看,华为似乎又比其他几家略显 “克制”。

华为对 Linux kernel 的贡献情况

传统上,按提交数统计贡献的做法居多。按这个指标计算,华为的贡献仅次于个体开发者(http://gmail.comhttp://kernel.org 邮箱后缀,可能存在一定误差),位列全球科技公司之首。

而如果我们按开发当量 ELOC 计算,通过程序分析屏蔽掉提交次数和源代码层面的各类噪音,那么华为的排名会掉到十名左右,如下表所示。排在前三名的科技公司是英特尔、AMD 和 NVIDIA。

进而,如果我们把代码间的依赖关系也算进来,综合影响力排序如下:

华为依然在十名左右,与 Google、微软等公司相近。

查看完整榜单可访问 https://ranking.merico.build/oss-orgs/ ,背后的数据和分析工具来自这个项目 https://github.com/merico-dev/build,欢迎关注!

从提交数这种浅层指标,到 ELOC 或 Impact 这类深度指标,很遗憾华为的排名确实下降了。但华为的贡献仍然排在全球科技公司的前十,是国内公司做出贡献最多的,同样值得大家点赞!反过来说,我们也不能被提交数最高所误导,有不切实际的心态,或忽略更深层次的问题。期待华为和其他中国科技公司为 Linux 等开源项目做出更多核心贡献!

榜单比较容易引起争议,最后想特别说明的是,一定不存在绝对意义上的排名,我们的分析数据只是为大家提供了更多的视角;目的也不是评价特定公司,而是让各家的贡献都能够被看到。如果可以带来一点 “打怪升级” 的游戏化意味,或许能更好地鼓励各个公司以及开发者参与开源项目,做出更多贡献,促进开源生态的繁荣。

当然,如果公司只宣传以提交次数计算的贡献,难免导致此次事件暴露的一些负面影响。而作为技术人,我们希望的就是通过开发技术、打磨细微之处,让事情变得更加合理一点。

知乎用户 月出于东山之上 发表

6 月了,准备开始年中述职了。

我以为只有我们这样的小卒,每天要被压着提 issue,提代码,改以前的 cleancode,然后用各种各样的方式尽量量化美化自己的输出,才能在领导眼中显得不是那么没事干。

现在看起来好像大佬也得这么干呀。

天天搁这各种各样的赛马真的能提高华为公司的效率吗?

知乎用户 左华栋​​ 发表

倾向于: 华为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执行出现问题。

开源项目怎么会有 KPI ?

这个不是说开源项目有 KPI ,而是很多公司会把给开源项目提交 Commmit 的数量作为 KPI 考核依据。

初衷是好的,一是可以促进员工给开源项目贡献,推进项目发展。二是可以以此作为企业对外的实力的宣传点。

比如曾有《华为向 Linux Kernel 5.10 提交的补丁数量排名第一》[[1]]()

而且华为还是 Linux 的白金会员,有贡献的义务。

大量提交是否有错?

以下为邮件译文:

Hi,Leizhen,以及邮件列表中的其他人:
最近我发现一个补丁从 btrfs selftest 中删除了一个调试 OOM 的错误信息。
这没有什么特别的,像是内核新手做的细小清理工作。
但提交补丁的邮件地址引起了我的注意:“@huawei.com”。
最近我们从同一家公司收到了一些类似的补丁,他们在做一些无害的 “清理” 工作,但这些行为没什么价值。
这让我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经过搜索,我看到了更多的 OOM 错误信息 “清理” 补丁,甚至还有一些修复拼写错误的补丁。
对于新手或者学生开发者来说,提交这样的补丁是可以的,而且我也希望这种补丁能让他们成为一个长期的贡献者。
事实上,我也正是通过做这样的 “清理” 工作开始我的内核贡献。
但你们这种做法是在刷 KPI,因为我已经看到好几个内核维护者就这样的 “清理” 工作与你们争论,而你们总是在为自己辩护,试图让这些补丁被合并。
你提交的补丁代表了你的公司,所以你这样做其实只是在破坏已经受损的声誉。
请停止这种刷 KPI 的行为,并做出真正的贡献以修复受损的声誉。
谢谢。
Qu

这个问题比较主观,比如一个小的功能,一般作一次提交,但是该开发者有意拆分,多次提交,并且提交的内容并非功能,Qu 指责后者所提交的补丁只是清理一些错误信息,或者修复拼写错误,所以有刷 公司内部 KPI 的嫌疑。

但是这样的行为是在给维护者增加不必要的负担。

从 Qu 的邮件来看,这种行为并非个人,而是大量使用 Huawei 邮箱的开发者。

从持续时间和数量来看,并不排除主管知情的可能性。


我是

[@左华栋]()

,一个喜欢研究的互联网人

参考

  1. 0 华为向 Linux Kernel 5.10 提交的补丁数量排名第一 https://www.oschina.net/news/125251/huawei-contributes-to-kernel-5-10



知乎用户 新智元​ 发表

【新智元导读】近日,Linux 内核维护者 Qu Wenruo 在一封邮件中指出华为的开发者 Leizhen 等人提交了大量补丁,有刷 KPI 嫌疑。这些提交的补丁主要用于「清理错误信息」和「修复拼写错误」。

为了 KPI,华为员工也是拼了。

Linux 内核维护者的一封邮件爆出,华为开发者们提交大量补丁,是为了「刷 KPI」!

近日,Linux 内核邮件列表出现了一封特殊的邮件,名为 _Please don’t waste maintainers’ time on your KPI grabbing patches_,目前已登顶 LKML 热榜第一!

成功挤下了 Linux 祖师爷 Linus Torvalds 教训滥用 LKML 的消息。

https://lore.kernel.org/lkml/e78add0a-8211-86c3-7032-6d851c30f614@suse.com/

邮件中,Linux 内核维护者 Qu Wenruo 指出来自华为的开发者 Leizhen 等人所提交的补丁只是清理一些错误信息,或者修复拼写错误,「有刷 KPI 的嫌疑」。

Qu 表示,如果这些补丁只是内核新手或者学生提交的,他不会说什么。但这些提交来自 @http://huawei.com,而且不止一次。

他指责这些提交者刷 KPI,还大言不惭地狡辩,想要合并这些补丁,这实实在在地损害了公司声誉。

Qu 希望这些人能够停止刷 KPI,为 Linux 内核的修复做一些真正有价值的贡献。

Linux Kernel 5.10 贡献,华为居首!

6 月 2 日,鸿蒙 OS 2.0 版本正式发布。

要知道,鸿蒙系统是基于 Linux 应用程序接口实现内核与硬件交互。

而在 Linux 内核 5.10 版本中,华为内核代码贡献排名第一!

其中,华为共提交的补丁数量为 1434 个,占比 8.9%。

代码修改 41049 行,占比 5.3%,代码修改行排名第 2。

自动内核缺陷发现机器人 HULK Robot 在内核 Bug 发现榜单上排名第 2,发现了 15% 的内核 Bug。

这些贡献具体在 ARM64 架构、ACPI 子系统、文件系统、海思芯片支持和代码重构方面都有体现,作为 Linux 的开发者和使用者,华为使用代码的同时也在丰富并修改之前错误代码内容。

华为自 2012 年以来向 Linux 内核社区贡献第一个补丁以来,8 年来不断增加对 Linux 社区的投入,从 1 个补丁 1 个开发者参与到 1434 个补丁 95 个开发者参与,从 0 个 Maintainer 到 26 个 Maintainer。

除了代码日常维护,Bug 修复外,华为在代码贡献上未来将在 Linux 服务器操作系统领域中发现的新特性贡献给 Linux 内核社区。

网友:码农的「洁癖」

对于「刷 KPI」这件事,贡献者本人也对此作出了回应:

我过去对内核的贡献主要是对 ARM 64 SMMU 驱动程序的性能进行优化,包括 iova 优化、严格模式优化和懒人模式优化。同时也在致力于开发部分 ARM SoC 驱动程序。

https://lore.kernel.org/lkml/47c66bc9-3fb9-5b02-0a89-4a51ce8f9943@suse.com/

知乎一位工程师的高赞回答中,大概在 2017 年及以前,这个人的 patch 虽然不多,但大部分还是有意义的 patch。

2018 年底到 2020 年下半年几乎销声匿迹快两年,然后一年前突然又出现,出现后画风慢慢的就不太对了,像是找到了什么「法门」,patch 数量渐渐多了起来。

但是「风格」逐渐向「看着改了很多,但是大部分又没大用」的方向发展下去了,和之前的 patch 平均质量比可以说是下降了几个台阶。

这位工程师后续补充道:

我还是希望大家能以平常心看待这个事情,截至目前 3 天过去了,「事发地」(Linux 邮件列表)里都没有什么人争论这个事,就当事人回复了一下那个「警告」而已。

有网友表示,其实很多程序员也有「洁癖」,看到格式不舒服的代码都想去调整一下。

从 Linux 内核维护者 Qu 的角度来说,把拼写错误等简单问题当做新手村留给新人,有经验的开发者致力于解决更深一层问题。这种出发点是没错的。

但是站在开发者的角度也没错。

提交 bug 本来就是开发者应该做的,无论 bug 大小,如果新手一天不清理拼写错误,难道就把拼写错误放在那里?

从这个角度来说,内核维护者是不是应该反思,为什么小 bug 一直没清理,反而等到华为开发者清理了,却被认为是抢贡献度。

邮件全文

嗨,Leizhen,还有邮件列表里的人。

最近我发现一个补丁从 btrfs selftest 中删除了一个调试 OOM 的错误信息。

这不是什么特别的东西,是一些内核新手的小清理工作。

但是补丁提交人的邮件地址让我很谨慎,「@http://huawei.com」。

上一次,我们从同一家公司得到了一些类似的补丁,他们在做一些无害的 「清理」工作,「清理」行为是无害的,但这些「修复」也是无用的。

这让我怀疑,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经过一些搜索,越来越多的 OOM 错误信息 「清理」补丁出现了。甚至还有一些修复拼写错误的补丁。

新手 / 学生开发者提交这样的补丁是可以的,而且希望这样的补丁能让他们成为一个长期的贡献者。

事实上,我也正是通过做这样的 「清理」开始我的内核贡献的。

但你们的做法实在是在刷 KPI,我已经看到了。

并且我留意到好几个维护者在和你争论这种 「清理」,而你却在为自己辩护,试图让这些补丁被合并。

你发送的补丁代表了你的公司,这样做其实只是破坏了已经破碎的声誉。

请停止这种抢夺 KPI 的行为,并修复受损的声誉。

谢谢。

Qu

https://lore.kernel.org/lkml/e78add0a-8211-86c3-7032-6d851c30f614@suse.com/

对此,你怎么看?

参考资料:

http://www.zhihu.com/question/466111598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66111598/answer/1951896502

https://blog.csdn.net/21cnbao/article/details/112598212

https://www.cnbeta.com/articles/tech/1143079.htm

知乎用户 Jerry 发表

每次华为有什么新闻,没看到多少所谓营销号在吹,反而是高赞回答一堆意淫 “赢”,“海军”,“爱国营销”。上大学开始用 b 乎这几年,爱国营销就看到了几篇,”不买不是中国人” 更是一次都没有看到, 不知道你们究竟是哪里来的素材。黑华为的文章反而成百上千。

知乎用户 无理数 发表

声明:我是盲人,支持华为!中华有为!

原邮件里说了 “damaging the already broken reputation” 。一派胡言。

这就是帝国主义对我们的骚扰和打击。全体人民绝对不能同意!

知乎用户 养猫的哈士奇​ 发表

更新,破案了,不是刷 KPI,这个不算 KPI,是华为员工跑自动内核构陷发现机器人跑出来的,AI 真要终结码农了吗?这是在绿帽论坛看到的消息,这位大兄弟你不怕被菊厂的处罚吗?

为什么提报这些华为员工的说法与我之前提到的可信改进是一致的。根据华为员工的说法是华为被外部审核代码(比如美丽国,大阴帝国)的时候因为这些而降分,不得已搞这些,事实上也没有几个企业有华为这样的待遇,在国外销售还要被审核源代码的,否则就说你有后门。其实提交的这些问题都是存在的,你不能说单词拼写错误不是问题,但是当地专家就认为这些开源的代码华为用了华为就要负责,这就是华为的问题。所以华为后来都会一直提交这些,准不准 merge 进主线不重要,重要的是社区给了结论,下次对方再说这些的时候就有了证据证明这不是华为代码的问题。为什么是 2019 年呢?其实很多媒体报道过,大阴帝国审核华为的源代码,没找到后门就说有 bug,哪个软件没 BUG 你告诉我?windows 有 bug 吗?大英帝国敢这么说吗?其实摆明了就是刁难你。

根据之前的报道华为在社区有差不多 15 的贡献是这个机器人的。

华为当事员工也做出了回应,双方已经和解。

整个事件的过程已经有人总结了

某不知名网友怒斥华为,究竟发生了什么 - Karuboniru’s Blog​yanqiyu.info

一般来说 gayhub 上比较受关注的是 star 和 follow,这俩指标也有人刷,这个人提交的一些代码我看来了一下一般来说 gayhub 上比较受关注的是 star 和 follow,这俩指标也有人刷,这个人提交的一些代码我看来了一下

2014 年他开始在 gayhub 上 commit kernel 代码,15、16、17、18 年提交的都不少,质量看不出来(因为没深入研究过 kernel)但是明显不是凑数的,19 年提交的很少。

2020 年下半年画风突变,开始大量的提交代码,很多跟海思有关,但是改的很多不是功能性的,确实有不少拼写错误,这更像公司的 code review 工作。

他从 14 年就开始 commit,只看资历应该也不像是需要靠这个刷 KPI 的,19 年 5 月华为被首轮制裁,他搞不好被抽调去搞 HMS 的松山湖会战了,19 年 commit 少可以理解。但是 2020 年下半年突然开始画风突变应该是有原因的,我搜了下发现 19 年初任正非发了个《全面提升软件工程能力与实践,打造可信的高质量产品》的邮件。为什么会有这个邮件,华为为什么要这么搞,据说是大阴帝国审查的时候提了一堆这样的问题。

里面有这么一段:

我们将通过变革形成一套适应上述变化的流程、组织与考核机制。我们要完善并增强透明、可回溯和可审计的全流程管理机制,以可信的视角,从初始设计、完整构建到产品生命周期管理,全面提升软件工程能力和实践。我们将全面强化以 Committer 角色为核心的代码审核和提交机制,代码经过更加严格和系统的审核才能合入版本。为此我们将建立一支更高水平的 Committer 角色群体,负责软件架构的看护、代码的审核和提交,整体保障合入代码的高质量。我们要变革考核机制,要让架构设计好、代码写得好的人脱颖而出,对编程能力不满足要求的人给予帮助和培训。但任何人如果编写的代码长时间不能合入版本,将会被团队抛弃。

简单说就是 19 年开始华为开始关注代码质量,code review 肯定是少不了的,这样的话不只是他,应该很多人都会提交一些这样的代码修改。

如果是刷 KPI 那就纯粹个人行为,可能公司的 KPI 制定也不值得思考,如果是 code review 也无可厚非,但是这确实会给 Maintainer 带来非常多的工作量,生气发邮件很正常。可能很多人没写过软件并不了解,我也没写过什么大软件,参与的项目软件还是有几十万行的,不管 SVN 还是 gayhub,要 merge 到主线或者正式生效都要审核的,如果每次都是这些小问题会很烦,一次性提交就没啥问题,发火是正常的。但是那个邮件也是有争议,主要是邮件的最后两句话,什么是(华为)已经受损的声誉?

You’re sending the patch representing your company, by doing this you’re really just damaging the already broken reputation.
Please stop this KPI grabbing behavior, and do real contribution to fix the damaged reputation.

这句话确实是有针对性的,有人扒出来是 Fujitsu 的一位 “高华”,我不确定,是不是不重要,这只是个插曲。

知乎用户 托卡马克 发表

华为普通员工,缺人的时候,全员推荐人员都可以有指标。

人家是员工,不是 HR。

知乎用户 长颈鹿鹿鹿​ 发表

按照我的理解,一般拿这种成绩都是要跳槽,在刷简历成绩 “为 linux 社区提交 patch xx 个,接受 xx 个。”


以上为抖机灵,我觉得

[@养猫的哈士奇]()

的回答是看起来比较成立的。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66111598/answer/1952156542

但依旧不排除这个哥们要跳槽的可能。14 年到现在,也七年之痒了不是(手动狗头)

知乎用户 匿名怪 发表

就事论事没问题,指责别人发 KPI 提交也没问题

问题是,这个叫 Qu 的有什么资格下结论 “already broken reputation”,“fix
the damaged reputation”,华为纵然有一些负面消息,但华为在我国技术领域做出的贡献,是有目共睹的,你一个外国人 (Qu) 有什么资格在这儿瞎 G9-1 judge 华为,还 “broken reputation”

知乎用户 傅立叶 发表

洗地说是个人行为的是典型的好事归公司,坏事归员工。

洗地说华为静态检测要求严的,注释拼写错误不涉及静态检测吧,连续好几次修改拼写错误说不过去吧,不能过了静态检测再一次性合并到上游?

提交多有利于 kpi,有利于营销罢了。

没揭发的时候就吹华为 linux 提交贡献大,被揭发了又是个人行为了。哈哈

图,贡献大:

图,个人行为:

知乎用户 哈哈 发表

责任全在美方

中国人不吃这一套

没有人可以居高临下跟中国讲话

知乎用户 Rean​ 发表

感慨一下,真是树大招风。

其实只要把开源 commit、提交专利等等高权重挂钩职级晋升,底下的人啥招数都能给你想出来。

本来这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也不止华为一家这样干。每年 ovm 也提交一大堆 commit,也申请一堆专利,真的不含有 KPI 指标吗?

感谢华为,让 Linux、开源、commit 这些正常情况普通人根本接触不到的东西出圈了。

知乎用户 中指佳佳 发表

清理一些错误信息,或者修复拼写错误。

错误信息不是错误?还是拼写错误不是错误?别人找这样的问题不嫌麻烦,你们改这样的问题竟然嫌麻烦,难道改这种错误比找这种错误还花费时间?

即便错误信息不会影响代码,拼写错误也不会,但是长期以往代码的可读性会是什么样,屎山代码的问题之二不就是错误信息和拼写错误?

Linux 内核维护者也得想想怎么优化这种问题提交渠道了。从技术上来说,我站在华为这边。

知乎用户 SakuraNeko​​ 发表

2020.6.23

评论区有知友指出是数个华为员工进行了多次提交,根据后续邮件,两边已经和解。

华为在日后进行同类型提交时会合并提交内容来减小对内核开发者的打扰。

另外据称华为的行为可能和某些国家的产品代码质量评审活动有关,其背后可能涉及到一些政治因素。

华为需要通过这种方式证明使用的开源代码中不符合规范的原因是开源社区未接受 PR(或者社区接受了 PR,华为直接从上游拉取合并到产品)。


原答案

看了一下,只是一个华为员工做了大量的微小贡献,而不是一群华为员工做了一堆微小的贡献。另外这位写邮件的人的英文名风格有点汉语拼音的味道。

那我的观点是,一个只是在 Linux 社区小范围讨论的邮件,没必要大规模扩散。

但,究竟是谁将这消息转出来的到处群发。

我知道有些媒体的目的是想让人得出 “华为的 Linux 贡献就是在刷 KPI 的无意义行为” 的结论。[[1]]()

这种风气并不是一件好事。


好家伙,IT 之家还来知乎自问自答了,煽动对立搞事情,要不要这么丢人。

参考

  1. 0 华为 Linux 内核贡献者被质疑刷 KPI,邮件已排到热榜第一 https://www.ithome.com/0/558/456.htm



知乎用户 逗泥丸的平方 发表

我们质疑这个质疑那个,却没想到,背后的原因令人暖心。

知乎用户 立党​ 发表

这个抹黑造谣华为的 Qu Wenruo 的高华,是在 OpenSUSE 基金会工作的,不仅是境外 NGO 的员工,更是微内核形式化验证且兼容安卓的分布式云 AI 操作系统鸿蒙 OS 的直接竞争对手,所以抹黑华为没有什么新鲜的,纯粹的境外势力对华为泼脏水的手段而已。

很多人不知道 OpenSUSE 基金会是什么背景,至少在美国的人都知道,美国军方、国防部、大量隐私安全组织、美国棱镜计划都和 OpenSUSE 基金会和他的兄弟集团——Linux 基金会有着密切的联系,甚至可以说是间接受到拜登和特朗普的直接控制的,这一点调查一下社区成员和捐赠人信息就知道了。

总而言之,这种泼脏水的技术问题非常恶劣,一看就是具有政治目的性的颜色革命前奏,而且这件事的影响力可能比回形针、蒋方舟、詹青云这几件事加起来还大。

另一方面来看,这件事也深刻地反映了全世界首个自主研发的微内核形式化验证且兼容安卓的分布式云 AI 操作系统鸿蒙 OS 给整个美国科技界、政界、军方和整个西方世界带来了巨大的震撼和影响力,才让他们不择手段地花钱雇佣美国顶级高华工程师来带头抹黑泼脏水,这种事情不可不防。

知乎用户 Yeon 发表

领导说了华为对 Linux 内核贡献第一,那下面总是要做点事的

知乎用户 星尘 发表

Linus,危

知乎用户 舟小鱼 发表

如高赞回答所说,Linux 维护者相对于邮件数量来说很少,他们日常工作量巨大,精力有限。

而 Linux 社区对此的反映也属于正常范围内(略微感情偏激),并没有引起规模性的口诛笔伐和议论,只是管理员的一种带有抱怨性的个人警告而以。原因他也在邮件里写明了,因为不只他一人,很多他的同行最近都遇到了同样性质的大量 “无用无害” 的 patch,而且这种邮件不是发一两次,而是总发,而且邮件来源的后缀都一样。所以他们开始觉得这些人是不是凑在一块互相传授了什么增加绩效的“经验”,并付诸行动。
作者:醉卧沙场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66111598/answer/1951896502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很明显这个行为已经给他们造成了大量不必要的工作量,这已经严重影响到了社区运行,算是恶意的了,如果形成一股风气,其他人也这样干,那社区可能就无法正常运行了,希望能干点人事!

至于 H 公司到底为 Linux 贡献了多少,用 GitStats 统计一下不就一目了然了?如果你是程序员,不应该连这点没有动手能力都没有。(“我是嗨军,我没有专业背景、没撸过代码、看不懂代码、也不会统计分析代码,但我就相信华为对 Linux 贡献第一”,那你赢!)

PS:这个行为和学术圈刷论文一样,投机取巧已经是特色。

[为什么感觉中国大部分科研工作者都比较水,但是中国科技进步迅速而且强大?​www.zhihu.com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24675316/answer/778889646)

知乎用户 默然 发表

下次把脚本写聪明点儿。

知乎用户 蜡鸡小新 发表

境外势力 Linux 社区亡我哇喂之心路人皆知

知乎用户 啦啦啦啦离离牧 发表

我自然是不懂这些技术的,但是看着那些 “妙趣横生” 的观点,我还是看得很有意思,还会特意点进他们的主页看看他们平时的动态,我虽然不会心理侧写,但我的确想从中获得一些想象空间,推测一下他们在现实生活中该是怎样的人,这对我而言尤其有趣。

无论是黑或者粉,都是如此。

知乎用户 阿西吧 发表

在大是大非面前,讨论科学依据,一看这位开发者就没有政治素质。

知乎用户 接待大使程处默 发表

论坛集火一台华为的机器人也是难得一见的奇事。

知乎用户 猫头鹰 发表

卧龙凤雏竟然同时出现!!!

知乎用户 雩火​ 发表

去年年底开始华为越来越多的部门和外包在做代码质量改进,除去大的问题,以前不怎么在乎的一堆小问题现在都在改动,估计是有些涉及内核的组实在是找不到新问题,开始摸鱼,顺便反馈到了社区去了……

某智慧屏员工那段时间疯狂吐槽上司的要求做不到 2333 写不出来了改不动了

拼写错误这种小的不能再小的问题确实没有必要去提,尤其是很局部的一些变量,改不改无所谓,即使对于阅读也几乎没影响,太浪费维护人员时间了……

所以他们是不是搞了个自动查找拼写错误自动提交机器人(((

知乎用户 wangjiejie 发表

可以爱国可以沸腾的事情,就别质疑了,敢质疑就 251 你

知乎用户 Wchchc 发表

最近国际形势不用我多说了吧?众所周知,不要在大是大非面前谈代码!

知乎用户 温酒 发表

连 github 都可以 farming……

知乎用户 Allen Leung 发表

首先说一点,这位 Qu wenruo 是 BtrFS 的主要开发者之一,所以资格上就不要质疑了…………

知乎用户 道爷 发表

就国内这 b 环境,真有那个厂搞出好东西来了才是奇葩,现在的奇葩都是正常操作。

知乎用户 IT 之家​ 发表

近日,Linux 内核邮件列表出现了一封特殊的邮件,该邮件名为《Please don’t waste maintainers’ time on your KPI grabbing patches (AKA, don’t be a KPI jerk)》,目前已经排在了热门第一位。

在邮件中,Linux 内核维护者 Qu Wenruo 提到了一个 @http://huawei.com 后缀的账号,Qu 指责后者所提交的补丁只是清理一些错误信息,或者修复拼写错误,有刷 KPI 的嫌疑。

Qu 表示,如果这些补丁只是内核新手或者学生提交的,他不会说什么。但这些提交来自 @http://huawei.com,而且不止一次。他指责这些提交者刷 KPI,还大言不惭地狡辩,想要合并这些补丁,这实实在在地损害了公司声誉。
IT 之家了解到,Qu 希望这些人能够停止刷 KPI,为 Linux 内核的修复做一些真正有价值的贡献。

以下为邮件原文:

Hi,Leizhen,以及邮件列表中的其他人:
最近我发现一个补丁从 btrfs selftest 中删除了一个调试 OOM 的错误信息。
这没有什么特别的,像是内核新手做的细小清理工作。
但提交补丁的邮件地址引起了我的注意:“@huawei.com”。
最近我们从同一家公司收到了一些类似的补丁,他们在做一些无害的 “清理” 工作,但这些行为没什么价值。
这让我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经过搜索,我看到了更多的 OOM 错误信息 “清理” 补丁,甚至还有一些修复拼写错误的补丁。
对于新手或者学生开发者来说,提交这样的补丁是可以的,而且我也希望这种补丁能让他们成为一个长期的贡献者。
事实上,我也正是通过做这样的 “清理” 工作开始我的内核贡献。
但你们这种做法是在刷 KPI,因为我已经看到好几个内核维护者就这样的 “清理” 工作与你们争论,而你们总是在为自己辩护,试图让这些补丁被合并。
你提交的补丁代表了你的公司,所以你这样做其实只是在破坏已经受损的声誉。
请停止这种刷 KPI 的行为,并做出真正的贡献以修复受损的声誉。
谢谢。
Qu

IT 之家也注意到,华为和英特尔一直领跑 Linux 内核代码贡献榜。

2020 年 12 月 13 日, Linux 内核更新至 5.10 版本。从官方的代码贡献排名榜单来看,华为和英特尔依然是贡献率第一第二的两家伟大企业。

单纯从补丁数量来看,华为提交的补丁(变更集,changeset)数量为 1434 个,占比 8.9%;紧随其后的英特尔提交了 1297 个补丁,占比 8%。

而从修改代码行数方面来看,英特尔在该版本在提交了了 96976 行代码,占比 12.6%;之后是华为,共提交了 41049 行代码,占比 5.3%。

当然,并不是说其他厂商贡献不大,无论是 AMD、IBM、三星、恩智浦、英伟达亦或者 Arm 都曾为该版本的诞生做出伟大贡献,甚至还有一些未公布身份的厂商也为此付出了大量努力。

下图是各厂商对每个 Linux Kernel 版本的代码贡献情况,可以看到华为自内核 5.8 版本开始就一直跟英特尔保持着贡献率最高的两家厂商身份。

IT 之家了解到,华为的贡献大约主要集中在 ARM64 架构、ACPI、内存管理、文件系统、Media、内核文档以及海思芯片支持等方面。此外,华为还针对整个内核贡献了大量质量加固的 bugfix 及代码重构的内容。

知乎用户 张骁 发表

错误信息和拼写错误到底需不需要修改?如果不需要,你作为 maintainer 完全可以直接拒绝接收啊;反过来,如果需要,那就是合理的 patch,合理的 commit,你有什么资格对人家的目的说三道四?所有的社区,所有的社区 maintainer,有几个是自费业余做贡献的?还不是各大企业赞助撑着的?你社区没有 KPI?你 maintainer 就没有 PKI 吗?是,你可以说,没有明确的,白纸黑字的 KPI,可是你自己的职责你不清楚吗?这封邮件本身就是垃圾,被 kernel maintainer 群体带坏了垃圾。

你可以抱怨 patch 质量不高,comment 词不达意,代码的整理应该集中而非分散,这种问题,你怎么抱怨都不嫌多。结果,你一个 maintainer,抱怨 huawei 后缀,质疑贡献者的目的?!谁给你的脸这么做,谁给你的自信公开搞这种下作的事。

都知道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开源社区也一样,几大公司或者团体明里暗里打压新人或者其他公司,相信大家也有过类似的经历。但是,通常这种下作的破事都是在台面下玩的,这个 maintainer 把它搞到桌面之上了,仅此而已。

知乎用户 我不到啊​ 发表

linux 社区的那些人员真的是又死板、又有成见、又爱装逼,这个社区应该被淘汰了。

华为不需要 linux 社区,华为要做中国人自己的 huanux 社区,支持华为不给 linux 社区贡献任何代码,让它衰退。

嘲笑华为的都是底层码农。

知乎用户 战斗力旺盛的勃爵​ 发表

明显是在贡献者所在公司在整改代码质量

顺手把这些整改反馈到上游而已

你说不改行不行,倒也不是不能用

Linux Maintainer 都很忙,遇到这种提交有怨气当然也是正常的

知乎用户 不死火鸟 发表

现在是什么时候?

是华为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关键节点,是米中此消彼长的重要关头

政治面前,我们更应该坚持大是大非,而不是被美国人牵着鼻子走;更应该坚定立场,而不是乱讲技术现实。

华为工程师给 linux 添砖加瓦,修墙补漏,也是希望使用 linux 内核的 AOSP 能够更快更滑更润,进一步优化鸿蒙 OS 的使用体验

鸿蒙是我们中国自己的系统,作为中国人,我们只需要支持

如果每个有爱国之心的人,能够积极推广使用鸿蒙系统,让爱国和科学统一起来,众志成城,帮华为公司顶住漂亮国的制裁,成为华为身前最牢固的城墙、身后最稳定的后盾,何愁华为不 Great Again?

更何况,用多个提交请求,淹没美帝程序员的邮箱,让他们自顾不暇,这是我们对美帝的报复,让我们多赢一次,有什么好指责的?

知乎用户 猪皮 发表

从我们的角度确实也就纯为了提升代码质量,我不明白这种问题里装爱国人士反串黑华为有啥意思,毕竟 4g 到 5g 的一些代码质量提升真的挺大的。虽然还是菜

知乎用户 Sinaean Dean 发表

估计是这位同学在根据公司的要求做可信代码的整改。

失误之处在于,他要是把所有 spelling 问题攒一下,一起提交也许好些。

看其他的人有些阴阳怪气的回答真是让人生气,华为把你家孩子抱井里去了咋滴?补充下。

我是前华为员工,虽然离职也是因为在华为干的各种不开心,但这事还是得说句公道话。

故事是这样的:

美国刚开始搞华为的时候,英国率先出马,当时华为觉得自己的确理亏,软件工程能力不好,构建系统混乱,代码质量差,于是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可信运动,直到现在还在做。这包括可信考试,也包括可信编码。

公司发布了各种语言的编程规范,并开发了规范符合程度的检查工具,叫做 code style check,这个工具是云化的,公司大部分代码仓都会被扫描,并且报告不合规范的地方。

我当时所在的团队的代码没有产品化,但也被扫描了,第一次扫描就报了几千个问题,改完了发现还有几千个新的问题,依次往复。一个工具报的问题我们九个人改了好几个月,因为很多时候还涉及代码逻辑调整,而且我们写代码时这个编程规范尚未发布,所以不合规的地方很多。真的是投入很大。

除了这个工具,还有一些商业软件,code mars,pclint 等,我们的代码每次上库都要被六七个工具扫描。无关痛痒的问题可以改也可以不改,不改要去技术委员会评审,还不如改了省心,所以我们当时好多 commit 修改拼写问题也是常有的事。

当时我们隔壁组就是做内核驱动的,我还跟他们交叉检视过代码,没听说他们有 kpi 要求。

所从这件事上我基本确定这事就是静态检查工具搞的鬼。你不改,工具就报错,部门就晾晒,只能改喽。华为员工忍得了,开源社区 committer 忍不得。事儿就是这么个事儿。

从这件事儿可以看出,员工本身是无辜的,可以说是静态检查工具的受害者。静态检查工具也没有错,他是为了更好的代码质量。commiter 烦了也有道理,因为的确意义不大。至于 kpi grabbing 的事情应该是没有的,至少没有说要搞定多少条 commit 这种 kpi。

不过消除静态检查告警的确也算是种 kpi 吧,但我理解这种 kpi 本意是提高代码质量,不应该被抨击,沟通一下注意个度也就算了。

其实这个静态检查工具我还是感觉挺自豪的,作为一个有理想的程序员,我不希望自己的代码有瑕疵。有人说程序员不在乎 warning,至少我可以自豪的说我团队的代码是没有 warning 的,包括编译器 warning 和静态检查 warning。

知乎用户 jetwaves 发表

这是个装大尾巴狼的行为

patch 有用就合,没用就拒,嫌蚊子肉小,主观臆测别人挣 KPI,还给别人打个名声坏了的标签。

Qu Wenruo 的邮箱后缀是 http://suse.com, suse 是商业公司,拿钱做事,又不是上次被合漏洞的 linux kernal 那帮纯粹的社区贡献管理员。

何况这次的 patch 改动虽然小,但这种肉眼可见的你们自己也没改啊。

妥妥的一幅高华上岸以后拿土华当踮脚石的嘴脸。

当了高华,还 judge 别人的动机,怪不得【没法混入西方主流社会】 【此处有 doge】

知乎用户 冷沫天使 blue 发表

为了防止被海军冲啊 我先说几句好话,怎么说 做开源总没错 无论是否只是修改变量拼写错误

先概括下细节 是 suse 公司的 Qu Wenruo 指出 thunder.leizhen@huawei.com 这个华为邮箱结尾的内核贡献者 大量的 commit 内容是修改拼写错误 花括号 删除 OOM message 什么的问题

的确可以精简内核,并且使新内核开发者不因为拼写小错误而误解意思

上图是 6、17 号提交的补丁 有将近 10 条都是删除 oom 消息

上图是 6、8 号删除 tab 和 spaces

这些 30 几个(我就翻了第一页)就大概一堆内容相似甚至完全相同的修改

为什么不合并成一个 commit 提交?

根据如图 我们可以看出 华为的 commit 最多其次是 intel 但代码行数却比不过 intel 让人真的不禁怀疑是不是提交完全就是在刷 kpi

开源是一种很存粹的事情 纯粹到如果你不是为 linuxfoundation 工作 那你最出于自己爱好自己能力自己擅长去做。

前段时间沸沸扬扬的开源使一些连程序都不知道是什么的人了解了开源 他们只知道比较开源贡献量,也催生了国内厂家对开源社区的贡献的增加,但现在看来,如果是这种 commit 使华为对 linux 贡献的增加的,那我想还是不需要了。

就像是最近 linux.dev 为 kernel 开发者提供邮箱所说 This is NOT a vanity email address service

同样为开源软件做贡献同样也不是为了 vanity

鸿蒙系统的按揭开源到华为员工水 kpi 似的提交 commit,到底是为了 community 还是为了 vanity 呢?

知乎用户 Rookie 发表

某为确实在利用 Linux 内核贡献排名进行营销。

而且营销时用的榜单,左右数据对比会给人感觉有些奇怪。

再加上质疑者观察到的微妙行为,被质疑刷 KPI 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不过比起恬不知耻地宣传 “AOSP 主要贡献者 (0.04%)“,这种刷 KPI 的行为已经好多了。

一句 “勿以善小而不为” 应该就足以应对吧。

知乎用户 匿名用户 发表

笑了,看到了吧,这就是关键技术被国外垄断的后果,连你们口中所说的开放自由的开源社区,都可以用所谓刷 KPI 的理由来阻止华为公司参与,提交代码是程序员的天职,刷 KPI???拜托?有没有搞错??连开源项目都可以不让中国企业参与,还有什么是他们不能封锁的?某些人现在还整天黑鸿蒙,不遗余力地抹黑鸿蒙,说它是安卓套壳,真是端起碗吃饭,放下碗骂娘!

知乎用户 UFO 发表

无聊的把 Zhen Lei 的 patch 翻了一下,收获如下:

1.patch 水平的确不高,但多数还是有正面收益的,善小而不为,可能也不合适。

2. 虽然 patch 水平是初学者的水平,但是初学者找不了这么多 bug,高手应该也没这么无聊的找,lint 之类的工具的可能性非常大。

3. 直接引发矛盾的 commit,我站 maintainer,删除错误信息来省字节,这个理由很烂啊。。。

知乎用户 神说要有光 发表

我想起了一个笑话,如何考核 it 部门的 kpi

知乎用户 匿名用户 发表

近几个月来自 [thunder.leizhen@huawei.com]() 的提交实在太像是刷 KPI 了。cgit 上的搜索结果:

[Linux kernel source tree​kernel.source.codeaurora.cn

](https://link.zhihu.com/?target=https%3A//kernel.source.codeaurora.cn/pub/scm/linux/kernel/git/torvalds/linux.git/log/%3Fqt%3Dgrep%26q%3Dthunder.leizhen%2540huawei.com)

至于如何看待…… 维护着内核包(公司内部用的),及时跟进上游更新已经很费时费力了,不想看待这些破事。

知乎用户 jymao 发表

我记得以前有人喷华为的代码烂, 不规范.

现在朝规范化努力了, 又喷 patch 无意义…

好难.

我记得还有人喷华为对 aosp 的 commit 少, 我当时写回答说, commit 数量不能代表贡献量, 因为很多 commit 意义不大, 有些甚至只是合并相关开源项目的更新, 改了个版本号.

这次华为侧面证明了 commit 数量水分很大, 不知道那些用 commit 数量来衡量贡献的人作何感想.

知乎用户 骨灰级 发表

为了 KPI,华为员工也是拼了

知乎用户 世界树的影子 发表

1,再怎么微小的修改,只要有哪怕再微小的价值,那也是贡献;

2,这种贡献的提交方式,确实增加了其他人的工作量,需要反思和改进,本人对此也持批评态度。

3,华为在鸿蒙问题上犯了错,不能一棍子抹杀华为所做的一切,就像不能因为华为技术领先华为抗美就放纵华为的所有错误一样。具体问题要具体分析。

小错不是错?小 bug 不是 bug?!

清错误还能被指责刷 kpi?

是不是要 bug 大到到波音的自动驾驶优先,才叫 bug?

说好的黄油纸呢?说好的下水道工程师呢?

知乎用户 KingCho​ 发表

佛了,发布鸿蒙当天上不了热搜,就这点事能上热搜。

知乎用户 忆中雪 发表

我就纳闷了贡献度比的是 commit 的数目么。

知乎用户 成府路小王子 发表

这事儿真是够无聊的,要是没有华为两个字会有这么多人关注这么多人高潮吗?

1,Qu 作为内核的 maintainer,吃的就是这碗饭。他要是嫌活儿多不想 review,大可以辞职不干,有的是人干;

2,Qu 要真看不惯这种行为,正确的做法是去社区推动制定新的规范,以后让所有同类型的代码都合并提交。而不是发邮件喷,还居心叵测的揣测别人在刷 kpi。而且既然社区目前没有这种规定,就表示华为的行为没问题;

3,什么叫 already damaged reputation,我没觉得华为在 Linux 内核的 reputation 被 damage 了。那 Qu 指的是什么呢?

知乎用户 陈斌 发表

不奇怪.

知乎用户 赛勃朋克 2077 发表

咱们国产的操作系统,咱们国家的企业的员工,咱们信息化信息技术崛起的脊梁

为什么要去为具有外资背景,被美国资本和政府操纵的 linux 写代码?

这些境外____真的是太邪恶了!

知乎用户 黑芒 发表

当事人回答放在最前面

[偶尔闪烁:华为 Linux 内核贡献者被质疑刷 KPI,真实情况是怎样的?有哪些信息值得关注?​www.zhihu.com

](https://www.zhihu.com/answer/1953259897)

当事人修改了回答。之前有一段写了他们部门的开源社区提交者觉得提交这些修改丢人,不愿意,他自己反正不混开源社区的,所以他提交了。

我觉得这事情就是个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开源社区维护者确实就是做这个的,但是不代表你可以肆无忌惮的这么做。自己都知道这么做不大好,但是因为自己不混开源社区,还是这么做了,还有人洗,我是没想到的。环卫工就是保持城市环境,清扫城市卫生的,所以你就能随意丢垃圾?我个人感觉更合适的作法应该是 fork 一份之后,自己修改一下就可以了。说白了,开源社区的维护者,没有义务为了你一家公司的合规要求,去增加大量工作量。

附带,你要说现在华为被欧美穿小鞋,华为员工这些修改,有利于以后其他企业被穿小鞋的时候用。emmmm,这个我就不知道咋说了。总归觉得这么个事情丢过去让开源社区的维护者增加工作量不大好。

最好的解决办法,或者说最起码,不应该像这次这样,提交多个 commit?自己先合并一下可能更好点。

第一,这问题怎么上热榜的,你要说黑华为上热榜吧,梦弘浏览器几个明显热度更高,你要说不是黑吧,这话题本身倾向性挺明显的。

第二,看到这问题我自己是突然一下子想到了之前有人争论华为对 Linux 内核贡献大。通过 commit 数和更改行数的。

知乎用户 种花家的小兔兔 发表

华为有着鸿蒙 os 这样比 linux 好得多的 os,华为员工秉持着人道主义救援的心态去斧正 linux 的问题,却遭到 linux 工作人员的敌视。

华为员工这样的行为其实透露出一种科技自信 – 就算我给你 Linux 挑出几个毛病,让你们提升性能,linux 还是对鸿蒙不能造成本质的威胁,这就是种花家人的自信!!可是这些美国人就像清朝一样,活在天朝上国的美梦中,还没有意识到我们种花家的 os 科技早已经压过他们了。

有些人还不相信美国人在打压华为,这下明白了吧。帝国主义忘我之心不死

所以说在大是大非面前,请不要和我讲什么技术和科学

知乎用户 LOPJL 发表

狼性么,能理解。

希望我们公司的员工也能学习这种精神,经常检查自己代码中的拼写错误并及时提交。当他的组长看到满屏 commit 后一定很欣慰。

知乎用户 匿名用户 发表

也不知道把 硬件驱动 和 买的诸如 Mauro 大佬挂 title 之类的贡献去掉 还剩多少东西能反映 hw 本身的实力。

也许文件系统算一个。

知乎用户 鼠儿俏 发表

烂泥扶不上墙

知乎用户 w2014​ 发表

这件事中,我个人认为最好玩(某种意义上也最破防)的是这句

Christoph Hellweg: WTF is KPI

知乎用户 zxx 发表

怎么看,一个高华的一封投诉信,让国内的一些不懂什么技术也不明白什么状况的底层码农高潮了

知乎用户 聆落 发表

如果是大量无关痛痒的问题,应该攒起来一起发吧。

发现一个就发一个邮件 谁受的了啊。

知乎用户 刘雨林 发表

这个用户的无效提交应该是 kpi 个人行为吧

不过华为自己经常宣传内核源码全球贡献第一的说法。只要是搞 arm soc 芯片都知道,宏内核包括驱动。所以华为的提交次数,你懂的。

知乎用户 美颜盛世半夜敲窗 发表

KPI 这东西吧,虽然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帮助一个企业提高效率,也是一个压榨劳动力资源的有效手段,但凡事都要有个限度,对一个企业来说,不能在每个部门都追求 KPI 的考核。

而对 KPI 的考核也要有个限度,人力资源是有极限的,但是面对 KPI 的压榨,总会突破人的极限,所以下面的人就只能动歪脑筋。

这个事件就是典型的,过分的去追求 KPI 所造成的,你上面玩命的压迫,下面就有可能动歪脑筋来糊弄。

像前些年,华为的疏油层,包括周冬雨屏,其实本质上都是华为的研发部门或者是生产部门为了追求 KPI,要降低成本,结果造成这样的后果。

包括华为的手机和平板电脑,对于那些老旧机型系统的更新和维护非常不积极,也是这个原因,因为那么做带不来 KPI

不光是华为,阿里收购了那么多互联网企业结果一个个半死不活,还倒闭了不少,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对于 KPI 几乎病态的追求

知乎用户 自由技艺​​ 发表

Linux 内核维护者、发行版 SuSE 的开发者 Qu Wenruo 在邮件列表指出来自华为的开发者 Leizhen 等人提交的补丁有刷 KPI 嫌疑。在经过内核团队审阅后发现,这些提交的补丁主要用于 “清理错误信息”“修复拼写错误”,且数量还不在少数,这一类补丁提交通常是来自于一些新手开发者,而反复提交无用补丁的行为被内核团队判定为在公司“刷 KPI” 的行为,邮件全文翻译如下:

嗨,Leizhen,还有邮件列表里的人。
最近我发现一个补丁从 btrfs selftest 中删除了一个调试 OOM 的错误信息。
这不是什么特别的东西,是一些内核新手的小清理工作。
但是补丁提交人的邮件地址让我很谨慎,”@http://huawei.com“。
上一次,我们从同一家公司得到了一些类似的补丁,他们在做一些无害的 “清理” 工作,”清理” 行为是无害的,但这些 “修复” 也是无用的。
这让我怀疑,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经过一些搜索,越来越多的 OOM 错误信息 “清理” 补丁出现了。甚至还有一些修复拼写错误的补丁。
新手 / 学生开发者提交这样的补丁是可以的,而且希望这样的补丁能让他们成为一个长期的贡献者。
事实上,我也正是通过做这样的 “清理” 开始我的内核贡献的。
但你们的做法实在是在刷 KPI,我已经看到了。
并且我留意到好几个维护者在和你争论这种 “清理”,而你却在为自己辩护,试图让这些补丁被合并。
你发送的补丁代表了你的公司,这样做其实只是破坏了已经破碎的声誉。
请停止这种抢夺 KPI 的行为,并修复受损的声誉。
谢谢。
Qu

知乎用户 Mr. 吴家韦 发表

警惕境外势力打 “代码” 牌

知乎用户 团结新村 28 号 发表

我在这个回答里说到就算打脸依然不影响你们狂欢

这个问题下就是证明嘛

目前看,可能的原因有二

一是华为搞代码规范,波及到 LINUX

另一个是华为机器人干的如链接

[寻找为 Linux 内核贡献数千补丁的 “超能力者”!​linux.cn

](https://link.zhihu.com/?target=https%3A//linux.cn/article-13468-1.html)

但是不影响这么多华为 STPD 患者的狂欢

知乎用户 匿名用户 发表

这涉嫌辱华为了,要不要抵制 Linux?

知乎用户 老三 发表

记得华为是不是有一个内核问题查找机器人,总感觉这种事儿不像人干出来的。

知乎用户 jingwei 发表

在大是大非年前谈科学?

赢麻了!

警惕打牌!

你受了谁的指使?

……

看到这几句,你不要以为我是五毛!

其实我是一个光荣的精神美国人。

我这么做,一方面是因为我又不敢上街,憋得慌。

所以一走有这样的新闻,我和我的同袍们就立即点进来,啸聚群欢。

这样很能让我们颅内高潮。

另外一个方面,时间长了,就能污名化境外势力这些名词,好混水摸鱼。

狼来了,多搞几次,就没人相信了。

以后,真有人被查到收了境外美金,也好搞舆论了。

还有,像回形针雇员竟然有美军现役,背后金主事是反中势力,等这些不好洗的新闻。虽然热点很高,但是通常我们都不点进去。不给他增加一丁点热度。

最后,额卖瑞肯万岁。

再一次伟大。

远在邪恶的东方某大国的我,流下了想念祖国的泪水。

知乎用户 1412 号滴水兽​ 发表

但你们这种做法是在刷 KPI,因为我已经看到好几个内核维护者就这样的 “清理” 工作与你们争论,而你们总是在为自己辩护,试图让这些补丁被合并。

这不是个例,人家火大的是这个

补充下:我看明白了,某公司自己搞了套代码扫描让这帮人改某些东西,某些人改了呢就同步到上游,问题是上游认为这帮人在水,这帮人不依不饶的要合并,原因很简单,要么是水 kpi,要么怕麻烦

知乎用户 zhj 发表

这个跟专利有点类似,老是申请一些根本没人会用的专利

知乎用户 乌拉尔银狼 发表

天天有热门第一从没见上过知乎热搜,还是要感谢华为,华为自带流量,吸引了这里几十个 “程序员”。

知乎用户 num10 发表

少有人关注的技术问题都有这么多人关注,看来魔怔人是挺多的

知乎用户 匿名用户 发表

希望有人能给 linux 每次大版本做一个修改去鸡毛蒜皮和去驱动程序的实际 contribution 的指标

华为天天在国内营销 linux 贡献第一,凑 kpi 只是营销驱动的又一个例子罢了。

知乎用户 码农小胖哥 发表

首先能不能讨论华为的声誉问题?如果不能,那就不需要回答了;如果能,那也不需要回答了。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如何看待华为工程师 22 月无休后猝死的传闻,事件真相如何?

知乎用户 先知跳跃 发表 这充分说明啥 “加班不要紧,钱到位了就行” 其实就是骗人的。 我以前在想法里说过,该流的血一点都不会少流的,区别只是主动被动而已。 如果觉得抗争 996 弄不好会失业,到时候房贷怎么办,家人怎么办。 那么想想如果不 …

小米是怎么走到如今这种就怼华为的地步的?

品葱用户 [已注销] 提问于 6/12/2021 完全是一副“我就怼,我就怼,就怼这个”(吴京脸)的样子 vivo和oppo销量也比小米高,但小米究竟被华为触动什么利益,从“不服就干”到猪肉论,“有本事你拿现货来卖啊”,公开在发布会上说华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