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网易云音乐9级用户的自我检讨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2013年9月30日,我下载了网易云音乐,并注册使用至今。

当时网易云音乐仅仅正式上线了五个月,我成为了它区区七位数的用户之一。

而2019年的数据显示,网易云音乐用户量已经突破了 8 亿。在这七年里,我曾经觉得网易云音乐像个“乌托邦”,但如今,我看到各路平台上的“网抑云”段子也会情不自禁被逗笑。

我亲眼见证了网易云曾引以为傲的用户体验和社区氛围一步步崩坏的过程。必须要检讨的是,作为9级用户的我,也可以说是社区氛围崩坏的“始作俑者”之一。

说说当年吧。刚开始的时候总是最美好的。

那会儿音乐软件还是腾讯音乐和酷狗音乐的天下,在早期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甚至没法用微信直接分享网易云音乐的歌曲链接。

但这依然抵挡不住我对网易云的偏爱,初期的网易云音乐和他们最大的不同就是,不只是一味地输出,它更注重于用户的体验与“输入”。无论是在国内音乐软件上首次大力鼓励普通用户制作歌单,还是后来让它正式火出圈的歌曲评论。在那里,每个用户不只是被当作收听者在对待,而是一个个的乐评人和制作人,或者说得更主观一点:是一个人,而不是一根韭菜。

当时还流传着一个小道消息,在开发网易云音乐的时候,光是播放界面的碟片光泽,丁磊(网易创始人兼CEO)就足足让设计师改了20多稿,更是亲自让人搬了一台唱机播放了好几个小时,才调整出现在的转速版本。而在一票音乐软件上,网易云音乐也是第一个能在软件里找到公司CEO的认证账号和私人歌单的。

2015年,网易云音乐荣获了百度中国好应用“年度优秀视觉设计奖”,那是6亿人群投票的结果。当年网易云音乐的UI团队,为了让每一种机型、每一种系统的用户都有绝佳体验,连1%的WP用户都想到了。放眼那时候的同类产品,它能得这个奖最大的原因在于这份用心。

甚至曾经专门为一个用户做了一个客户端。

(截图来自知乎用户@酸爽的 2014年发布的内容。)

在网易云音乐上线后的好几年里,我和广大乐迷们一致认为:网易云音乐=业界良心。

原因很简单,因为网易云音乐开发的初衷,就是源自于丁磊自己对音乐的情怀——作为一个每天都要听好几个小时音乐的资深乐迷&一个互联网公司的老总,丁磊每天要使用几个小时的对家公司软件来做听歌这么私密又享受的事情,心里难免会觉得膈应。

而且网易云音乐最开始对标的是对待音乐同样良心的豆瓣FM(暴露年龄了)。要知道豆瓣用户忠诚度极高,你一个做邮箱起家的公司做的音乐播放器,凭啥把人挖过来?网易云做了一个功能:一键下载你在豆瓣FM上的红心曲目。在那个Wi-Fi还没有普及到奶茶店的年代,这显然是一记通过更优质的用户体验来抢夺用户的温柔拳法。

搞定豆瓣FM之后,还有一个劲敌是QQ音乐,当时的业界唯一大佬。网易云插针直入,主打视觉效果和简单直接的使用体验,不声不响直接割走一部分用户。

对比看2013年网易云音乐和QQ音乐2013年度的“热门歌手”名单,也不难看出这一次“分流”。毕竟当时不愁用户量的QQ音乐从来没想过,用自己满屏的网络歌曲去喂养一群听着周林王陶长大的90后有什么问题。当网易云音乐诞生后,90后用户才意识到,原来听歌还可以这么清爽。这种迁徙就像在越来越多人使用微信之后,00后们却选择了驻守QQ一样叛逆。

(网易云音乐 2013年的热门歌手截图)

(QQ音乐 2013年的热门歌手截图)

而另一个用户大来源是因为日推,曾有一项惊人的调研结果显示:全世界每年的音乐产量中,中国人大部分每年只听到其中的千万分之一。

网易云音乐也曾对全网用户(不限软件)做过调研,结果是:世界上所有的歌曲共有3500万,仅中文歌曲就有40万首。而大多数人一生听过的歌曲只有1000首左右,普通人一生听过的歌仅能占到网易云音乐500万曲库的万分之几。

但对网易云音乐的用户来说,情况大不一样。网易云音乐五百万曲库里获得播放的曲目约有300多万首,占62%,与行业其它音乐软件90%歌曲未获得播放相比,居业内前列。也就是说,网易云音乐的用户听冷门歌曲远比其他软件用户要多。而这一切主要得益于日推歌单。

(截图来自2014年的《网易云音乐发布用户行为报告》)

有段时间,上网易云音乐“检阅”一遍日推歌单成为了我每天必做的事,从最开始的10首到后来的20首,经常能从里面找到一首连谷歌百度上都搜不到歌手简介的红心歌曲,不得不说,这很容易会让人有种被照顾到了的温暖。

但可能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评论区从“日推到这首歌的人都很酷”渐渐沦陷为了听啥都很酷吧。

我曾经好几次跟朋友分享歌曲时,在对话框里打完了字又删掉,最后还是把想说的话留在评论里,跟所有真正听了这首歌的人分享。因为即便分享出去了,朋友也不一定喜欢。这与点赞数或者热评与否的虚荣心无关,我只是想在一个安全舒适的环境里,跟更有可能花时间倾听的人去共鸣。

那会儿每红心了一首新歌,我都会点进去看看评论,当时还没有那么多复制粘贴,也没有类似于“听这首歌的男孩/女孩一定很酷”的流水线评论,有很多都是简单朴素的赞美或者含蓄地分享着自己与那首歌的故事。

虽然比较慢热,但在使用了一段时间后,我也会偶尔认真地去码上一段文字,但都是与歌曲相关的内容,不然说白了,在一个音乐软件上,在一首歌下面,不说歌的事,还不如去发微博写段子。

至少,当时网易云音乐上的其他用户,也大多是这么想和做的。

作为一个从小学就开始认真粉周杰伦(认真到,当时的我会在两包辣条与周杰伦海报之间,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的老乐迷。

在我长大的那个小镇上,当时却根本买不到什么音乐杂志也没有什么可以真正实施的追星行为,直到后来学业加重到一点点淡去,身边都一直没有人可以交流那份热爱,不只是对周杰伦的热爱,还有那份因为周杰伦而衍生出的对音乐的热爱。

直到我开始用网易云,我几乎在周杰伦的每一首歌下都留下了评论,在一定程度上,它让我觉得找到了一个靠码字维生的人对这份热爱的释放点。

互联网时代到来的时候,周杰伦已经进军影视业了,当时大家都在用的QQ音乐这块大蛋糕正在被三巨头“许嵩徐良汪苏泷”分割,支离破碎之后,再剩下一些主流歌手的份额。可以说,绝大多数的听众都在自己的音乐舒适圈里葛优躺着。

而网易云音乐的到来,帮助了很多人打开音乐视野,虽然即便在2020年的今天,它对于音乐曲风分类的专业性依然不及早就不在竞品榜单上的虾米,但它的主动传递和接纳用户输入的特性,曾经是那么地迷人。

渐渐地,在网易云音乐上,一首歌的评论数已成为一个中外小众音乐人是否成功出圈的数据证明之一。

我曾经在网易云上关注了一个叫Isaac Gracie的英国民谣摇滚歌手,那时维基百科上只草草写了他在英国获得的最好成绩——在当地的一个榜单上拿到了第36位。而且时到今日,他的百度百科上也只有简简单单的一句话。

但就这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音乐人,在网易云音乐上却有接连好几首原创歌曲的评论破了999+,随手被搬运的一个视频都能获得近乎破千的点赞数。

于是不到一年时间,Isaac就从咱们国内的演出公司收到了来中国巡演的邀约,虽说网易云音乐的评论数不会是唯一的原因,但却是业界拿来作为市场参考的数据之一。

要知道连续三年在欧美音乐榜单上封冠,去年还拿下了全英奖两项大奖的摇滚乐队The 1975到现在都还没来过内地演出。而The 1975目前在网易云音乐上评论数最高的一首歌,比起Isaac的来说,足足差了一位数。

正如开头所说,必须要检讨的是,作为9级用户的我,也可以说是社区崩坏的“始作俑者”之一。

“老网抑云”这条“罪状”,也是我摆脱不了的“罪名”。

我相信每个人翻阅自己几年前的网易云评论,都会有一种有种如翻阅古早QQ空间般的尴尬。但早期网易云音乐的评论区,其实是提供了一种交心挚友的语境。

就好比在平日里,没有多少人能对自己的父母、至亲说上一句“我爱你”,但在某一种渲染到位的语境里,何止是“我爱你”,就算是七尺男儿也会放下内敛和害羞而对父母下跪磕头言谢。

这种语境来源于网易云音乐的小众出身,以及它所推荐的小众音乐。很多小众乐迷都有着可以轻易共鸣的“人群中的孤独感”,当在庞大的曲库里,找到一首恰到好处地表达出了这份感受的歌曲,写出来的东西就难免“矫情”,但在那种语境里,写的人和看的人都不会觉得矫情。

而且即使有“矫情”的嫌疑,好歹那会儿大多数的乐评,不是为了几个赞而强凹的造型,也很少有从隔壁歌曲或者网上空运来的段子,也没有多少那种在这首歌曲里热恋,又在下一首歌曲里失恋的时间管理大佬。那会儿听歌留言,还是一件会需要走心的网络冲浪活动。

我自己也曾经很认真地回复过评论区里那些说着他们自己过往的留言,甚至在那些有着轻生念头的评论下,还会忍不住留一两句鼓励的话,硬是产生了一种情感博主的责任感(当年我这个迷之断句手法也是一言难尽)。

直到三番五次地在别的歌曲评论区里看到了别的用户一字不差地复制的“同款痛苦”后,现在我已经连消息提示都懒得点开了。

不光是懒得点开消息提示,连日推和大多数歌曲的评论区,我都已经逐渐失去了兴趣,这种抵触心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从它的小秘书第一次给我发关于“网易云音乐社交调查研究表”的私信开始的?还是从它满屏的网红少男少女的直播推送开始的?或者是从它日渐水肿的界面里还总是夹带着一些硬推的私货歌曲开始的?还是从它越发有小红书既视感的云村开始的?

(截图来自网易云音乐“云村”界面)

说实话,我不记得了,但我记得第一次在网易云音乐上看到“附近的人”这四个字的迷惑,也记得在我听The White Stripes和David Bowie时给我推送隔壁老樊时的不解,甚至于在每一首稍微有点悲伤的歌曲下,都有一群为了获赞而强行抑郁了的“病友们“在狂欢时的反胃。

(这里还是忍不住插一句,抑郁症人群其实和LGBT人群一样,从早期的人人避讳再到现在勉强在国内赢得尊重和重视的情况下,真心希望别为几个赞就带着面具去给他们给路人留下恶名。)

在乐评人李嫑嫑的一篇《网易云音乐改版之困:为何云村网友对5.0改版非常抵触?》中有这么一段话:

“低素质用户越来越多,作为网易云音乐的专栏作者和音乐人,这一点我深有感触,这在早期是不可想象的,只听歌的用户可能感触不深,有几次我在网易云音乐遇到超多粉丝互骂的场景,最有意思的是时隔那么久,我那篇文章里的两方阵营仍在断断续续地对骂,我把他们评论删除吧,他们就反过来骂我,我不删吧,他们就继续污染我的评论区,你说这样的气氛,我写乐评图个啥?”

但评论区的沦陷和如今全网嘲的“网 抑 云 阴 乐”的锅,从一开始就不只是用户量的锅,而是它为了吸引新用户而做的那些妥协改变造成的。

这几年用户量激增的网易云音乐,就像是一个原本终日勤勤恳恳的劳动者,突然因为一条短视频爆火而成了网红。在利益面前它显得有点慌慌张张,什么都想要,直到逐渐遗忘了自己的初衷。

短视频火了搞短视频,直播火了搞直播,甚至还要带货,搞陌陌探探那一套,现在点开网易云音乐,我都直奔个人收藏,也有可能是因为它新增这些功能,我不仅一个都用不上,还连带让我有种眼花缭乱到不知所措的恐慌。

曾经在给朋友推荐网易云音乐的时候,还信誓旦旦说过,它不只是一个听歌工具的我,现在觉得脸上的巴掌印都快散不去了。而且我也不禁想问,用这些改变换来的“8亿用户”,看起来又有多少水分呢?毕竟中国的网民才9亿啊。

在2014年还因为音乐版权敢跟酷狗音乐直接刚的它,在四年后,就干出了临到解约前,以400块的售价来打包售卖周杰伦200首歌曲的事情,在契约精神上来了个大写的双标。

好比发表了一个黄段子的博主,怎么能好意思怪来围观的人不纯洁呢?从它这几年的种种行为中看得出,它在拥有庞大用户群体之后,早就不再满足于单纯地做一个音乐软件,从而走上了手把手将自己经营了数年的“语境”以及营造的舒适体验一点点打破的不归路,相对于之前保障现有用户的体验感,感觉它现在更在意的是如何在明年的年度报表上使用户量能再多翻几倍。

虽然一定程度上,可能是因为看到了腾讯音乐以K歌、直播完成四位一体成功上市之后感受到了对手的实力碾压,但别忘了,腾讯音乐能这么玩,是因为它本身吸引用户的点在于它其他的社交平台的优势以及其用户不可避免的多元化,还有人家强大的版权库作为硬性资本。

而作为口口声声喊着“音乐的力量”的网易云音乐这么做,说白了,像在滥用“力量”。

单说之前“交友”的这个功能。

首先是平台匹配的目的性太强,如果你是女用户,系统只会给你推荐男性歌友,难道就不能认识有共同音乐品味的同性吗?说好的交友,到底是交什么友?

其次就是收费模式,因为一天内,朋友推荐的次数是有限的,要想获得更多的推荐数,需要开通28元/月(首次开通优惠为12元)的VIP,而想要与“想认识你的人”进行聊天,还需要开通30元/月的特权,等于需要付42元(首次开通)才能和好友聊天。

要知道开通网易云音乐的黑胶会员,也才一个月18元。

我更怀念的是早期的网易云音乐“社交”,那时候“互相关注”取决于看ta制作和收藏的歌单,先把歌单听一遍正如现实社交中的交换名片,没有过多的花花绿绿,只谈一个人的音乐喜好,很纯粹,也很私人。

上个月,我的朋友的朋友收到了网易云音乐的面试通知,在要去面试的前一晚,他给我的好朋友打了个电话,想从专业音乐人的角度了解一下软件的亮点和用户体验,刚好我在一边,朋友便开着扩音,让我这个老网易云用户一起加入了对话。

在被问到软件亮点的时候,我居然脑子一片空白,因为曾经吸引我的那些亮点,现在要么都不复存在,要么都已经变味,最后只好说了句:可能是用的时间长了,有点舍不得吧。

像舍不得一个老友一样,即便它现在变得势利又浮夸,还只是把我当根韭菜。

这份舍不得就像我那卡在9级的账号一样,回不到过去,也打不开未来,在凭借“签到”来升级的情况下,点下去就可以升级,但和点下去就自动跳到广告界面的烦躁比起来,害,我还不如卡级呢。

Ref:
1、《网易云音乐发布用户行为报告》https://www.liqucn.com/article/434171.shtml
2、《网易云音乐获视觉大奖 惊人细致带来行业典范》http://ent.163.com/15/0119/13/AGB0DAVQ00031H0O.html
3、《网易云音乐改版之困:为何云村网友对5.0改版非常抵触?》https://baike.baidu.com/tashuo/browse/content?id=8a797c6e7cd9782ee0e2b45e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你怎么看待「网抑云」这个梗?

知乎用户 提剑书生 发表 1 “交作业。” 课代表站在我旁边。 闻言,我面颊抽搐,抱头而泣,在黑暗中硬生生挤出一个笑容: “你说,连作业都整不完的我,怎么给她整个世界。” 2 我被老师叫去办公室训了一节课,身心俱惫。 回来时同桌问我怎么样。 …

再过一个拥有周杰伦的暑假

这是半佛仙人的第305篇原创 1 谁能想到,周杰伦要开直播了。 周杰伦快手官方账号宣布,明天,也就是7月26日,他要在这里来场直播首秀。 评论区早已沦陷,堪称大型青春真香现场。 可我担心的只有三件事,快手的服务器扩容了么?扩容了么?扩容了 …

两位英国音乐人疾呼:变革即将到来 中国人快退党!

北京时间:2020-07-08 08:15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7月08日讯】英国音乐人Yulia和Patrick发表歌曲《即将到来的变革》,歌词指出中国共产党即将崩溃。“这一巨大的事件即将改变整个世界。每个中国人退出中共至关重 …

网易云的亲儿子,在非洲已经当了大爷

以下文章来源于青年横财发展会 ,作者汤十三 编辑:大海骡、MC阿骨打 3月的时候在网上冲浪,看到一条消息很有意思,一个叫boomplay的音乐App完成了2000万美元的A轮融资。 当我还在纳闷,国内音乐流媒体赛道都基本定型了,怎么还有人 …

【城市战争系列】“火拼程序狗”

这一篇讲述的是一个新兴的行业:软件及信息行业在全国的布局。对于广大的程序狗来说,阅读本文,有助于各位针对性的寻找心仪的工作机会。 话说软件信息产业乃是中国人均产值最高的产业之一,2018 年我国总共 640 万的软件信息行业从业人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