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上海,新增死亡+1》的后记及被删除的说明

by , at 17 April 2022, tags : 朋友 外婆 电话 留言 文章 点击纠错 点击删除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文章总汇:上海疫情

CDT编者按:公众号“此間纪”(cijianliving)4月15日发表文章《上海,新增死亡+1》,记录了一位90多岁的老人在封城期间未能得到妥善照顾而丧生的故事,文章受到关注后被作者删除。作者在本文中解释称,删文是因为采访对象受到压力。而目前本文已被404,原因是“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

作者:此間纪(Weixin ID:cijianliving)

首先我要对仍在积极帮助转发这篇文章的朋友要说一声:对不起。

稿件删除本就在我的意料之中,它不被删除才会出乎我的意料。

image

4月14日,我在接到朋友的电话时,就筹备将这个故事写出来。

她同意了。

说实话,这很残忍。

对于一个刚刚丧失亲人的人来说,她仍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中。但我需要去追问她很多细节,让这个故事更还原它本来的样子,这无异于再揭起她的伤疤。

包括27号当晚,外婆的状态,家人的反应、居委会的回复、那个打不通的电话。

14日时,老人究竟是什么情况,她最后一句话说了什么?朋友在做什么?120多久以后到的?

老人为她做过旗袍、ipad里全部都是孩子们的照片、老人的身体逐渐冰冷、房间的灯彻夜亮着……这些细节我都不敢写。

有太多的细节需要回忆,但是因为太过残忍,我又不敢把它体现在文章中。对老人的亲人很残忍,对读者也是。

14日晚上,我们通电话时,她一直在哭,将事件的进展通知我。我在完成稿件的时候,一度痛哭流涕。

我与朋友认识四年,仅见过一面。上次在帮助她和她外婆找药的时候,我一直劝她,会没事的。但是不曾想,老人竟会在一周以后就撒手人寰。

我不曾想过,我利用这个账号和这篇文章去赚取些什么,我有一份相对可以糊口的工作,有着自己的人生。

我只是想让这位老人被看见,想让现在的上海被看见。

难道上海除了新冠病人,别人都不允许生病了吗?

15日文章发出以后,我第一次将这个公号分享给身边的各位朋友,恳请之前我曾略尽绵薄之力帮助过的上海母婴群体们帮助转发。

19时的时候,曾经一同帮助朋友和她外婆找药的朋友给我打来电话,他说外婆的离世对他触动太大了。

随后他克制不住开始放声大哭。他仍在上海一线做志愿者,成立志愿者平台,收集求助并尽自己所能的帮助别人。

15日晚至16日凌晨,我将读者们的评论一一放出,对于有疑问的也尽力回答。

大家的情绪需要宣泄,需要被听到。

我见到了很多与朋友有近乎同样遭遇的评论。情难自已。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16日早,这篇文章开始被大幅度传播。

阅读量到七万的时候,朋友接到了电话,有人不想看到这篇文章,他们亦想知道我是谁。

我有些惊讶,因为我的公众号的粉丝才几十个,我不曾认真经营过它,能被察觉到并且直接找到朋友,上海目前的力量究竟用在了什么方向?

朋友开始崩溃大哭,告诉我她去考虑一下要不要删除。

我不知道,她在挂断电话以后,有多沮丧。

我不怕自己被找到,我曾是一名记者,见惯了这种事情,但是我却十分害怕,给她带来麻烦。

我的朋友告诉我,在隔离和处理外婆的后事上,基层的同志们做了很多努力和尝试,该做的不该做的,这些真正处于一线的工作者已经尽力了。

“外婆已经走了,就别再为活着的人添麻烦了,”她告诉我。

我决定删除的时候,尽力想把大家的留言都放出来,但是因为传播速度越来越快,每次刷新都有很多留言,这也超出了微信可开放的留言数量。

我看到了很多人说:那些决定删它的人,执行删它的人,举报删它的人都不得好死。

image

对不起,我辜负你们了,真的对不起。

这篇文章下午一点被被删除时,阅读量110836,在看数693、评论数250、点赞数749。

image

感谢每一次阅读、转发、评论、在看和点赞。

那些禁绝我们发声的人,请你们记着在1946年7月15日,闻一多先生曾讲过的那句话:

image

《上海,新增死亡+1》这篇文章,我觉得写得很好,下次我还敢写。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一个叫五四的青年

​ 两个小时足以开好头。时钟指向6 点,王永智拿出手机,比关节疼痛还要准 时地进入到了写作模式。前一天,朋友微 信他,“贾敬龙杀村长案,你要不要写一 写?”他回复:“要写”。就在这个早上,他 写好了800字的开场白。说是写作,倒不如 说是敲 …

成都宠物情绪稳定

经过多方沟通协商,我把昨天“三只猫”的文章删除了。 我不是那种为了捍卫自己文章而不惜代价的人。按照我的性格,这篇文章昨天就应该删除。但是,我还是多少坚持了一下。 一个原因是看到不少朋友都在为自己的宠物而努力。一位在上海的老哥们儿,把我的文章 …

她的评论区,是今年互联网上最好哭一幕

如果不是那则“沿途送女性千朵玫瑰花”的新闻,互联网几乎已经快把苏阿姨忘记了。 去年12月,这个56岁的中年女人“逃离压抑的家庭”去自驾游,一度成为了勇敢女性的代表形象。 后来有谣言说她回去照顾生病的丈夫,苏阿姨出来澄清自己仍在路上。 这是大 …

回来了,既美且好,感谢朋友们

作者:呦呦鹿鸣 Photo by Felix Mittermeier from Pexels 毋庸置疑,看到这篇推送是一个小概率事件。 如果您看到了,便说明我们之间有一缕特别关联。这是一种隐而不显的关联,既美且好。 好像有很多话要说,但又不 …

大象公会的文章算不算硬知识?

知乎用户 匿名用户 发表 公会表明这是有组织的输出意识形态,而非知识 知乎用户 杨旭 发表 文章私货极其多,角度奇怪偏颇,,故作清高的酸腐气质很重。看多了可能会引起生理不适感,不过可以学习到怎么利用庞杂的知识量来截取合适的言论,从而达到自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