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密克戎不是流感,中国现在无法“躺平”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奥密克戎不是流感,中国现在无法“躺平”

·方舟子·

上海有一个叫汪诘的人自称是职业科普人,却一直在散布一些伪科普信息。他是学金融出身的,不知道为什么改行去做他不可能搞懂的科普。汪诘最近采访了上海疾控中心的朱医生。朱医生说,上海虽然新冠疫情很严重,但几乎所有被感染的人都是无症状的,只有极少数是重症,没有危重症,也没有人死亡,大家不要恐慌,要平常心对待,把新冠当成感冒;如果被感染了,最好不要去隔离,在家里面待着就好了。这个通话录音在网上传得很广,很多人说上海的朱医生是良心医生。上海时不时地会冒出“良心医生”,因为人们在疫情期间总是希望出现一个类似于救世主的医生来带领大家走出困境。

告诉大家不要对新冠恐慌,这是对的,但是她依据的两条理由是不成立的,是在帮助官方宣传假数据。官方一直宣称上海感染的人几乎全都是无症状,上海这波疫情持续这么长时间到现在也没有一个死亡。这是官方的口径。但这两条都是假的,是在编造假数据。上海卫健委主任邬惊雷说上海的数据跟其他国家和中国其他地方的数据是一致的,奥密克戎二代百分之八、九十都是无症状。这完全是胡说。姑且不跟其他国家比,就跟中国的其他地方比,比如跟疫情和上海一样严重的吉林市比,也不是像上海这样几乎所有人都是无症状,而是有症状和无症状的比例差不多。其实,疾控中心的朱医生也解释了,上海有这么多无症状感染者是因为上海用了自己的诊断标准,如果没有肺部影像诊断,就都归为无症状。她还狡辩说,因为中国的新冠诊治指南没有列什么叫无症状,所以上海就自己搞了无症状的标准。但是,诊治指南列了轻症、重症的标准,不能因为没有提到无症状,就把轻症和没有肺炎的重症都归为无症状,因为所谓无症状就是没有任何症状。

上海至今没有人病死,也同样假得离谱。不要说跟其他的国家比了,跟香港比就知道了。香港同样传的是奥密克戎二代,但是香港在最高峰的时候一天死两百多人,难道香港人跟上海人是属于不同的人种?只要一想就知道,中国新冠几乎没有人死是怎么回事。吉林市报告两个病死后遭到了国家卫健委的驳斥,撤掉了两名区长以后,吉林也没有死人了,新冠病毒学乖了。比吉林稍后发生疫情的长春更是4万多个病例一个没死。朱医生也说了,健康人是不会因新冠死的,但是基础病人会因为并发症死。这透露出了把有基础病的人感染后因并发症死亡的都不算是新冠死亡。但是,新冠死亡的几乎全都是由于并发症,都不算成新冠死亡,新冠在中国就变成了一个不会死人的传染病。其实中国官方很清楚这些数据是假的,如果是真的,如果上海几乎所有人被感染后都没有症状而且不会死人,那就完全没有必要严防死守。采取严防死守的措施,说明官方很清楚数据是骗人的。

中国支持严防死守的人以前很多,现在严防死守越来越严厉,挨到铁拳的人越来越多,有的人就开始改变立场了。一些中国专家,还有很多网民都改口说不要再严防死守了,因为现在传的是奥密克戎二代,已经发生变异,病毒的毒性减弱了,病死率已经非常低,跟流感是一样的,要当普通流感甚至普通感冒来对待。还说这是国外研究的结果。

国外的确有这样的研究,英国现在的新冠病死率已经低于流感了。但是,不能拿国外的数据用于中国。发达国家之所以新冠病死率跟流感差不多,甚至还要低,是因为他们已经普遍接种了信使RNA疫苗,没有接种的也基本上都被新冠感染过了。总之,他们几乎所有人体内都已经有了对新冠的免疫力,所以病死率才会那么低,但不能因此就说奥密克戎对没有免疫力的人病死率本来就这么低。

国外也有没有接种疫苗的人被新冠感染以后的病死率数据,这更能反映奥密克戎的致病性高低。加州圣地亚哥在奥密克戎疫情最严重的时候有过统计,没有接种疫苗的人被奥密克戎感染以后的病死率大约是0.55%。这个数据和其他地方的数据接近。这是病例死亡率,是指确诊的人的病死率,不包括漏检的。根据凯撒医疗系统的数据,在奥密克戎疫情期间南加州实际感染人数是确诊病例的2.5倍。因此包括所有感染者的感染死亡率大约是0.22%。而且,由于奥密克戎的超强免疫逃逸能力,未接种疫苗的感染者相当一部分以前已被新冠感染过,这些人对奥密克戎有一定的免疫力,拉低了死亡率,也就是说,既没接种疫苗以前又没感染过新冠的奥密克戎感染死亡率应高于0.22%。

流感的感染死亡率在不同的年份有高有低,低的有0.05%,高的有0.1%。奥密克戎感染死亡率大约是流感感染死亡率的2~4倍。所以,认为奥密克戎的致命性已和流感一样,是错误的。而且,除了病死率还要考虑到传染性。流感的基础传染数很低,大约1.3,奥密克戎二代基础传染数非常高,超过10,差不多是流感的10倍。一旦传染开去,被感染的人数要比流感多很多,病死率又比流感高很多,病死人数就会比流感多得多。所以,我们既不要对奥密克戎恐慌,也不要把它轻描淡写地说成像流感一样。

发达国家现在能够“躺平”,是因为已经普遍接种了信使RNA疫苗,没有接种的也大都被传染过了。而中国这两个条件都不具备,是不能“躺平”的。我一直反对中国搞严防死守,而中国现在没有完全放开的条件,那么应该怎么办?应该找一个平衡点。要放弃清零政策,但也不能完全放任自流,而应该采取适当的管控措施。这就是国外在大规模接种疫苗之前采取的做法,采取适当的管控措施,比如避免人群的聚集,让病毒慢慢传去,压平曲线,不要让医疗系统崩溃。不要再搞全民核酸检测,人挤人地扎堆儿,是在加速病毒的传播。如果被感染了无症状或是轻症,完全可以让这些人在家里自我隔离,没必要拉到集中营。实际上就是要抄国外前段时间的作业。

其次,赶快进口信使RNA疫苗推广接种。以前已经接种过两针灭活疫苗的,再补种一针信使RNA疫苗,这样达到的效果,根据国外的研究,大致相当于两针信使RNA疫苗。虽然两针信使RNA疫苗效果不如三针信使RNA疫苗,但还是有一定效果的,至少比三针灭活疫苗要好。

但是,中国要实现这两点,目前看来没什么可能。一方面还在继续严防死守、坚持清零不动摇,而不是想要压平曲线;另一方面还在继续抹黑信使RNA疫苗,根本就没有考虑引进信使RNA疫苗。饶毅最近写了一篇文章,也在抹黑信使RNA疫苗。他说信使RNA疫苗接种了以后会让人发烧,不好,所以要普及中国的灭活疫苗,灭活疫苗比信使RNA疫苗好。饶毅本科还是江西医学院出身的,却没有一点医学常识。发烧是接种所有的疫苗,包括灭活疫苗都可能出现的不良反应。那只是轻微的不良反应,不能把它说得极其恐怖,变成了信使RNA疫苗的劣势。所以,像饶毅这种“专家”(首都医科大学校长在人们的心目中就是专家)也在抹黑信使RNA疫苗,也在鼓吹接种不会有什么效果的灭活疫苗,更不要说官员,他们肯定很信这种“专家”的。而且,为了国产疫苗的利益,为了反美舆论的需要,中国目前是不太可能引进美国疫苗的。

我提出的这两点如果在可预见的未来做不到,中国的疫情在可预见的未来就不可能结束。所以说,中国疫情是没有尽头的寒冬。

2022.4.5.录制  2022.6.24.整理

(XYS20220627)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关于新冠病毒疫苗,饶毅差矣

关于新冠病毒疫苗,饶毅差矣 作者:金拓 就新冠病毒疫情管控,饶毅最近贴了一篇转发颇广的网文;文章以香港大学一个团队贴出的一篇未经同行评议的研究论文的结论为依据,提出了中国应对疫情的几个选择,包括进口和推广mRNA疫苗实现群体免疫后开放和普及 …

中国灭活疫苗对预防奥密克戎有害无益

中国灭活疫苗对预防奥密克戎有害无益 .方舟子. 智利公布的新冠死亡率数据,显示出中国灭活疫苗不仅不能降低,反而增加了奥密克戎感染的死亡率。 我们先看一下美国新冠死亡率的变化作为对比。这里说的新冠死亡率指的是每周每10万人中因新冠死亡的人数, …

俄罗斯和中国都暴露了威权政权的弱点

俄罗斯和中国都暴露了威权政权的弱点 作者:托马斯·弗里德曼 2022年4月18日纽约时报 过去的十年对于威权政权来说似乎是美好的十年,对于民主政权来说却是充满挑战的十年。网络工具、无人机、面部识别技术和社交网络似乎让有效率的威权主义者更有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