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弱者,我只敢站在远处同情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收录于合集 #人性拷问 26个

(关注小号,防止失联,大号如履薄冰)

前几天,看到南通一帮城管抢走八十岁老农的一车甘蔗,老人嚎啕大哭。我和大家一样,看了新闻之后,义愤填膺得吃不下饭。

然而,假如那一天,我正好走在南通的大街上,偶遇这一幕,正义爆棚如我也,究竟会怎么做呢?

我想,这是所有看了那则新闻之后,深感愤怒的读者们,都应该问一问自己的问题。

我可以肯定地说,我未必——也许说“多半”或“肯定”更贴切——有那个勇气,冲上去制止那帮城管。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每个盛夏时节,在小镇粮站工作的我,照例要下到各个村子去,收购农民的公粮。

每个村一般会派两名职工下去。一个“主攻手”,一个是“副攻手”。由于年轻,我一般只做副攻手。

有一天,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农一家子,顶着中午的烈日,推着一车稻谷,到村子里我们设的公粮收购点卖粮。

五十多岁的主攻手检查之后,认为,他的稻谷没有扇干净,很多空壳。让他把一袋一袋稻谷解开,扇干净了,再卖。

在那个稍微在烈日下站一站就要汗流浃背的时节,这真的是一项“浩大的工程”。

他苦苦哀求主攻手,主攻手毫不松口。他只要悻悻地把车子推到一边,花了一个多小时,把几百斤稻谷重新扇过。

我看不下去,一空闲下来,就过去给他搭一把手。自己也累得汗流浃背。

晚上,下班之后,到了吃饭时间,我发现主攻手不见了。我好生奇怪,不过一个小小的村子,他能去哪里呢?

我闷头在村委会食堂吃完晚饭后,独自去村子里溜达。总共就十几户人家,绕一圈一下就差不多走完了。

然后,当我走到下午卖粮那个老农的家门口时,我的心挨了重重的一锤:主攻手正坐在老农的饭桌上,享受着美酒和几道老农一家特地给他做的下酒菜。

原来,下午当我在给他打下手、扇稻谷的时候,他已经安排家里人,准备一些菜,晚上宴请主攻手,因为他家第二天还要卖一千多斤稻谷。

冷不丁看到我出现,他一家人非常尴尬,赶忙过来热清地拉我进去喝一点。

这种场合,我怎么可能进去呢?我摆摆手,摇摇头,拔脚离开,带走一肚子憋屈……

我可以说他滑头,他非常清楚如何通过靠近权力达到个人目的。

我可以说他吝啬,把我也叫去,不过多花十块钱而已。那时候,一瓶啤酒才一元钱左右。

我可以说他势利,主攻手和副攻手,就差一个字,在他们一家人的眼里,竟有云泥之别。

我可以说他绝情,下午我自己累个半死,主动帮他忙,他毫不领情。

当然,我必须承认,并非所有农村人都是这样。确实很多农民非常淳朴,但是,“农村人都很淳朴”这种表述,我坚决不同意,因为还有很多农民一点都不淳朴。

我有一个初中同学,也是来自深山农村穷人家庭。中学六年期间,他是全班公认的一个非常老实厚道的人。

高中毕业之后,他考上了警察高等专科学校。1994年毕业,当上了一名基层派出所警察。

和现在从严治警比起来,1990年代那几年,警察的工作作风可谓相当的粗暴恶劣。在小镇,不时能看到警察当街打人。

穿上警服之后,他一改中学时代淳朴厚道的模样,走在小镇的路上,经常是耀武扬威,趾高气昂。连他从大山深处的家里人,也跟着威风八面。他以前老实,只是因为卑微。

我想,任何一个在基层生活或工作过的中年读者,应该都能找到几个如此之类的鲜活例子。

说了这么多关于弱者的“坏话”,新的问题肯定正飞在朝我射击的路上:那么,到底该不该帮助、同情和声援弱者呢?

对于这个问题,我的态度非常坚决:我们一定要同情、声援弱者。理由非常简单:我们大多数人,都有可能在某个时候,成为某种意义上的弱者。

警察属于强力部门吧?警察的房子照样有可能被城管拆迁。

2010年12月24日,正在单位上班的昆明民警张金,忽然接到母亲从打来电话说,让他火速回家,家就要被拆了。他没有料到,一回家,就在家门口与前来拆迁的城管发生冲突,小腿在冲突中骨折。

医生绝对算的上是社会地位很高的精英阶层。碰到某某局副局长,照样有可能被当场殴打。

2020年1月10日下午,成都双流区法院执行局副局长在四川省人民医院殴打医生的新闻,大家还记得吗?

以上两条新闻说明,帮助和同情弱者,其实就是为了避免哪一天,当我们意外成为弱者的时候,突然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

然而,对于我而言,这些年的亲身经历和所见所闻,导致我出于自我保护,只敢站在远处同情和帮助弱者。

我毫不讳言地说,那一天,我如果在南通,我真的没有勇气冲上去保护那个老农和他的甘蔗。我至多悄悄报个警,或悄悄拍几段视频,日后作为呈堂证供。

但是,等媒体曝光、新闻出来之后,我一定会帮忙跟帖表个态;或在别人的义愤表态后面,点个赞;或转发新闻,壮大同情和声讨的声浪。

站在远处同情和帮助弱者,与其说是害怕施暴者的铁拳,不如说是更加害怕弱者的绝情。铁拳只能伤害我们的身体,而绝情却会伤害我们的心灵。心灵之痛,才是真的痛。

近三十年的所见所闻和亲身经历,教会了我一个残酷的事实:很多底层弱者,看去人畜无害老实。其实,那是因为他们没有作恶的能力和资本。

所有看了城管粗暴抢夺老农甘蔗的新闻之后,义愤填膺的读者们,都应该扪心自问一下,假如你正好在现场,你会怎么做?

我相信,绝大多数人都和我一样:只敢悄悄拍照或报警,然后,站在新闻背后表达愤怒。

当然,比起大多数人的冷漠自私,会为别人遭遇的不幸感到愤怒,并且愿意在网上理性地表达愤怒,已经算是非常有人性的表现了。

我承认,尽管我笔锋犀利,真的路见不平,我没有那么勇敢。同时,我坚信,围观也能改变社会。

老虱

在忧国忧民中,享受思维之乐

微信扫一扫赞赏作者 赞赏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在忧国忧民中,享受思维之乐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预览时标签不可点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如果你在唐山烧烤店里,你会如何做?

知乎用户 澄川幸鶴​ 发表 结账上车回家。路上打 110 说有五六个人打群架, 顺便打 120 说我路过烧烤店,门口有人打群架,有人伤的很严重。 然后祝姑娘好运。 如果是个喝醉酒的渣男在打老婆,见义勇为还可以管一管。 这好几个人,有实施犯罪 …

如何看待「山东招远麦当劳女子被殴致死」事件?

知乎用户 我桃桃渡河而来​ 发表 十六岁那年,高二,去外地的长途车上,我坐倒数第二排靠窗的座位。 车开的途中,上来五个男青年,二十多岁,全部在最后一排坐下,其中两个手里拎着很粗的钢管。他们上来过了没有多久,我发现腿边突然多了一只手臂,还在不 …

邵艺辉的广播

不恰当地说,女性有时是一种处境,就像你天生投胎在北京上海,相比山区的人的确获得了更多资源和空间并会持续挤压他们的空间,就像亚裔非裔面对白人精英群体觉得不公。就像我相比农村女性也拥有太多特权。 你没有任何错,可以不必承担太多,可以沉默。但至 …

如果你在唐山烧烤店,你能怎么做?

知乎用户 潢川​ 发表 为什么唐山烧烤店打人事件周围那么多人却没有一个人肯帮忙甚至是呵斥? 这是我刚才回答的是我本人亲身经历的事情。我认为我比 80% 的普通男人都能打。 说一下为什么现在这么多人那么冷漠吧?说一下我那件事情的处理结果吧。下 …

我们为什么要禁止刑讯逼供?

知乎用户 微笑丶 发表 别打了别打了,我都招 一战二战都是我发动的 希特勒是我教唆的 本拉登是我指使的 新冠病毒是我制造的 圆明园是我烧的 恐龙也是被我灭绝的 知乎用户 两袖清风阿诺德 发表 历史老师:问谁烧了圆明园?你儿子居然回答不知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