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宋江直接空降到了一个没有晁盖的梁山泊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读懂《水浒传》的都知道:
宋江,是个从不讲原则、极度双标的虚伪小人——
该讲规则、但事实对它有利时,它强调事实;该讲事实、但规则对它有利时,它强调规则;当两者都对它不利时,它会把水搅浑。
它在小县城里,尽管只是个毫无前途的小科长,但那毕竟也是公务员。加上其卑劣的人品,自己从不守规则、而很擅长大义凛然地用 “规则” 的名义去压别人,因此黑白两道通吃,灰色收入大大的有——否则怎么出得起这么高的价格,包养阎婆惜当小情人?
显然,这样的一个人,并不存在主动上梁山的动机,它在郓城县混得很滋润。它能上梁山,纯粹只是在自己耍小聪明,坑了、并得罪了晁盖,而遭到晁盖报复,被这个已经被自己坑上梁山的家伙反坑、断了公务员的前程,而不得不上梁山。
然而,如果以这样的一个落魄的前公务员身份上梁山,这就成了 “投奔” 梁山,往后的日子,处处都得看晁盖哥哥的脸色。所以,宋江就需要毁了好兄弟花荣的人生前程、坑得无辜的秦明家破人亡、教唆李逵这种脑残的青少年入黑社会、伙同王英一伙毫无人性的山贼,等等等等,再带着这个雄厚的团队到梁山 “入股”,以抗衡晁盖。

那么,假如宋江这样的人没被晁盖坑,而是直接空降到了一个没有晁盖的梁山呢?
那就没花荣、秦明、李逵等人什么事了。

但是,以宋江这种小女人般的、天生缺乏 “安全感” 的性格,它会安安稳稳在梁山寄人篱下、而不去组建自己的 “势力”?

朝廷要跟全民玩 “语实俱禁”、“习禁评”,所有人在这种环境下根本没法正常说话、只能当韭菜。而柴进柴大官人,很愿意出资给大家提供这样的一个自由平台。不管是看不惯朝廷的、跟朝廷起过冲突的、惹上过事的、人生失意的,柴大官人都愿意收留,还好吃好喝地养着。实在没法收留的,则会把人安置到梁山——
梁山,讲究的是基于朝廷的 “语实俱禁”、而与之极端对立的 “言论自由”。在这里,你可以随意批评朝廷,而不必担心随时可能被朝廷里的人请去喝茶。梁山的政治立场,从来不是 “反朝廷”,只不过它所收留的主要都是与朝廷有过直接恩怨、或至少在理念上与朝廷有分歧的所谓 “反贼”,因而看上去像个贼窝、“墙外社区”。

梁山,允许跪舔朝廷、甚至跪舔赵佶蔡京高俅等等个人的人存在。只要这种粉赵粉得走火入魔的人,竟然愿意犯贱,主动跑到梁山这种 “反贼” 扎堆的环境,给自己找罪受,梁山都愿意给它们以宽容。
但梁山绝不允许带着任务过来搞渗透、搞破坏的人存在,抓到就是斩首。

原则倒是定得很好看,清晰地区分开了贱人和特务。
问题是特务脸上又没写字,你如何识别?
更何况,宋江这样的人,破坏力不见得会比特务更小。尤其是这种人爬到了梁山的管理层、能够对梁山其它兄弟甚至头领行使 “权力”。

人生,是一个修行过程,由低到高会经历猪(或唐僧)、马、沙僧、猴子四重境界。
对应损人利己、舍己为人、独善其身、兼善天下(合作共赢)。
显然,损人利己与舍己为人,毫无前途可言,因为它们都是零和博弈;独善其身,只是不掺和是非,既不会有增值也不会有贬值;只有合作共赢,是真正在尝试把整体蛋糕做大、搞帕累托改进的正和博弈。
境界最低的猪和唐僧,就是同一种事物的两个面——左冷禅与岳不群,即真小人与伪君子。
猪(左冷禅,真小人)是处处 “争强”,唐秃子(岳不群,伪君子)则是处处 “装弱”。
而真小人与伪君子,本就是一体的——左冷禅就是得势后的岳不群,岳不群就是得势前的左冷禅。真小人都是从伪君子装过来的,伪君子装到头也一定会暴露出真小人的尾巴。左冷禅不是不想当岳不群,它是不再有岳不群的隐忍;岳不群不是不想当左冷禅,它是还没有当左冷禅的资本。简言之,真小人与伪君子,不取决于品质,而取决于客观条件。它们是同一种人的 “波粒二象性”、是 “薛定谔的猫”。

看穿一个人是否有 “正义感”,不是看其在遭遇强权欺负时,是否敢于发声抱怨、或武力反抗,因为这最多只能证明此人脾气暴、不好惹;
也不是看其在目睹别人被强权欺负时,是否敢于站出来仗义执言,因为这也存在故意煽风点火、激化矛盾的可能;
而是看其在掌握了对既与自己无冤无仇、又没有作奸犯科之行为的目标行使 “权力” 的条件时,是否能做到不滥用这种 “权力”。

哥们说得好:“行善” 可以是恶人作秀,“不作恶” 才真的可能是圣人。

显然,伪君子、唐僧、岳不群做不到。
因为掌握 “权力”,意味着已经得到了 “势”、意味着已经 “装” 到头了,可以直接暴露出真小人、猪、左冷禅的一面——
唐僧真的不坏么?它不作恶,不是它本性善良,而是它当前还不具备做大恶的能力,所以它才只能整天觍着脸把 “善” 字挂在嘴上念。它当前只有 “紧箍咒” 一招、且只能对一个目标管用,它就要无节操地在这个目标身上反反复复滥用 “权力”,而丝毫不管这个目标明明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这样一个人,连在这么点 “权力” 面前都没有半点自控能力,它若是具备了做大恶的能力还得了么?

虚伪的黑宋江,不就是这种人么?
它自己从来不守规则,但总喜欢觍着脸在别人面前大唱 “规则” 的高调子,以此向别人行使 “权力”。既要当那个啥,还要立那个啥。

所以我一直说:《水浒传》是盖浇饭,啥都在面上;《三国演义》是包子、饺子,你得咬开才知道里面包的是啥;《金瓶梅》是汉堡包、披萨,虽然也能直接看到馅,但它远比包子饺子更贵;只有《西游记》才是珍馐,你能从这里面找到其它三位的所有大大小小的框架、以及更高层次的东西。

在《水浒传》原著的故事线,宋江是为了抗衡晁盖,才拖无辜者下水,以壮大自己的 “势力”。
可如果这样的人直接空降到了一个没有晁盖的梁山,它也照样会拉帮结派、分化大局、制造阵营对立,以壮大自己的 “势力”。
即便在原著故事线里,晁盖势力已经倒台、连吴用都投了自己,宋江也依然不会有 “安全感”,因为此时的格局变成了梁山与朝廷的矛盾。于是,宋江就要不断地害卢俊义、害关胜、害呼延灼,等等等等。

在梁山,宋江哥哥对不起你,它永远不会对你有任何交代。哪怕是 “哥哥” 被人当枪,它也要反过来把一切描绘成仿佛是自己利用了别人似的。因为 “哥哥” 害怕自己一低头,皇冠会掉下来。甚至你若敢像武松一样抱怨、含沙射影地嘲讽它,那就等于是公然在向 “哥哥” 宣战。它势必会在你后续的一切行为上,没完没了给你穿小鞋,在你明明没有任何违规行为的前提下无缘无故扣你 “恐怖分子”、甚至 “特务” 的帽子。甚至它还有脸一边唱着 “公平”、“规则”、“一视同仁” 等等高调子,一边煽动山寨里的其它头领打压、排挤、孤立你。你武松还能留在天罡,你就谢天谢地去吧。

虽然央视版《西游记》是一群文盲拍的,完全误读了 “沙僧” 这个道家与伪道家的混合体,以至于沙僧这种人明明不可能满嘴都是 “师父说得对”、“大师兄说得对”,还偏要给沙僧加戏。
而在梁山上,当生理年龄近四十岁、但净干一些四岁小孩才干的事的宋江哥哥,想要搞你时,真会有一堆人站出来 “宋江哥哥说得对”。这种人跟宋江是一路人,只不过厚黑功力还没能达到宋江的境界而已。它们挺宋江,不是真的出于什么是非判断,而是趁机依附强权、站队表态、拉帮结派。它们自己平常碌碌无为,该逮特务时它们识别不出来,该替别人主持公道时各种和稀泥,该避嫌时却公权私用对人各种讲 “狠”,一旦听到宋江哥哥想要整人,它们会跪得比谁都快。即便宋江哥哥想不出合理的整人理由,它们也会帮忙创造理由。
正如在墙里边,“粉赵”、甚至 “舔赵” 的,往往并非出自真心,而同样也是想要依附强权、趁机以 “政治正确” 的名义仗势欺人而已,靠踩别人、来间接衬托自己更 “爱赵”——它们,是一路人。
越是无能的人,才越喜欢在 “态度”、“立场” 上找补,以向身边人证明自己对群体 “有用”。

“犯我强汉,虽远必诛” 的满族人吴京,区区战螂而已;宋江哥哥嫡系,那才真的是一群飞起来咬人的 “战狼”。

虽然梁山是因为看不惯赵家王朝 “语实俱禁” 才存在的,但是你若是跟宋江哥哥结怨,它整起你来会比赵家王朝还要效率。
不信走着瞧:发时事转讨论,发水区先转站务再转对线,而这篇明明具备发深度区条件、只是发在文娱区的,不知道又会被转到什么地方去——你可以看看究竟是谁老喜欢这么干,一边大谈 “言论自由” 的政治正确、一边却无法容忍半点嘲讽、偏偏还很痴迷顶着这种嘲讽自我打脸。

毕竟,众头领只许自己骂朝廷,但自己掌握权力后却敢比朝廷做得还狠。连这么一丁点鸡毛权力,它们也敢拿着当令箭用。真若 “杀到东京,夺了鸟位”,恐怕桀纣也得甘拜下风,赵佶在这种人面前简直就是仁君。

我个人更喜欢金圣叹腰斩后的《水浒传》版本。
只不过,这样的一本书,肯定不应该还叫《水浒传》,而应该改名叫《~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及时雨是怎样降临的》。

敢问宋江哥哥,当你踩死了晁盖旧系、梁山元老系,踩死了最反 “招安” 的二龙山系、少华山系,等等等等,让你的宋江嫡系从此可以在梁山上横着走之后,啥时候给梁山立一张 “替天行道” 的大旗,强迫所有人去替朝廷卖命呢?

品葱用户 仲长若谷 评论于 2020-06-06

二十岁以前看水浒 满篇都是四个字 替天行道
二十岁之后看水浒 满篇都是四个字 赚他上山

品葱用户 阿斯妙特灵 评论于 2020-06-07

入得聚义厅,但见尸横遍野,残阳夕照

品葱用户 圣锹游侠 评论于 2020-06-07

请教谁是宋江,谁是武松,谁是李逵呢?
我真不懂。

品葱用户 Donald川普 评论于 2020-06-07

为嘛要黑唐僧呢,原著里是个无害的窝囊废而已,还特别听人劝

品葱用户 **带钢丝的韭菜

阿斯妙特灵** 评论于 2020-06-07

[

入得聚义厅,但见尸横遍野,残阳夕照

]( “/article/item_id-405438#")

登得忠义堂,忽闻奸佞满座,诡计丛生

品葱用户 马拉糕 评论于 2020-06-07

Siapa makan cili, dia rasa pedas.

品葱用户 大清辣子鸡 评论于 2020-06-06

实际上没晁盖的信宋江都不会直接上山,在县衙当差黑白通吃再好不过,他自己也清楚当山大王的后果是什么。嘴上敢说“敢笑黄巢不丈夫”的大有人在,但在生活安稳的情况下去落草的就不多了。宋江的人脉和名声本身也不是晁盖能比的,并不是为了制衡晁盖“特意”壮大自己。这一点是古典小说主角的一大特点,宋江、刘备、秦琼无不是走到哪里都左右逢源。把一个人脉广的人拉过来还想压着人一头本来就行不通,反倒是王伦看得更清楚,比自己强的干脆直接拒绝,即使如此还是因为收了林冲留下了祸患。
金圣叹版的水浒传和施耐庵版是两个平行世界,金版更受现代人喜欢是因为现代人的把“上应天星”当做封建迷信,而阴谋论(或者说厚黑学)越来越有市场了。如果有人把《圣斗士星矢》、《七龙珠》用阴谋论来解释也会有人觉得比原作者设定的世界观更合理,当然在原作者在世的时候这么搞会涉及版权问题。我个人更倾向施耐庵版,金版更像百家讲坛的xxx品水浒。

品葱用户 hkfool 评论于 2020-06-07

我全部删除我自己,哈哈。

品葱用户 Mrshithole 评论于 2020-06-06

為什麼要被轉對線,此樓得罪誰了?給個具體理由?

品葱用户 一只鹿兒 评论于 2020-06-07

請給出「品蔥即將要被朝廷招安」、一只鹿兒/懦夫斯基/U_511改與懲處您的管理(韭菜地里一根葱、仲长若谷)「拉幫結派」、「韭菜地里一根葱使用小號進行碰瓷」的具體證據。

若在無實際證據的情況下,仍然持續碰瓷,將考慮維持永久性觀察狀態,或者進一步黑單。

其餘進行干涉的管理員,在無給出同樣證據前,請斟酌考慮您的選擇。

品葱用户 **Mrshithole

hkfool** 评论于 2020-06-06

[

歪楼开始,“语实俱禁”、“习禁评” , 金圣叹如果没有被砍了头也就是个文艺青年, 哈哈。继续歪楼,《…

]( “/article/item_id-405248#")
阿共怕低端五毛被帶到思想動搖,所以每次只能派出幾個網評員搞戰狼出征,品蔥的反洞思想太多了。

品葱用户 **带钢丝的韭菜

Mrshithole** 评论于 2020-06-06

[

為什麼要被轉對線,此樓得罪誰了?給個具體理由?

]( “/article/item_id-405261#")

得罪了你楼下那位。

品葱用户 **带钢丝的韭菜

一只鹿兒** 评论于 2020-06-07

[

請給出「品蔥即將要被朝廷招安」、一只鹿兒/懦夫斯基/U_511改與懲處您的管理(韭菜地里一根葱、仲长…

]( “/article/item_id-405262#")

投诉区已经回复过你了。
我没有义务给证据。
因为我没有说过具体是哪几位在拉帮结派,更没有说过是你提供的名单列表。

你私刑对待我,给出的所谓 “证据”,清一色来自 “对线区”,甚至有帖子就是你自己亲手转的。

你自己跑我帖子下一大堆丢人现眼的既当又立,把一条自己已经发出来的帖子,在看到别人的回复后又给改了十几次,你以为你擦了痕迹、程序员就查不出来了?
我投诉你小心眼、拿着鸡毛当令箭、屁大点权力也要滥用来整人,你公然违背 “避嫌令”、在投诉没被受理的前提下直接折叠,然后又给放出来,你以为这操作痕迹你就毁得掉了?

中共不许别人批评,好歹若水平高,还往往能躲过审查,我就经常在知乎冲塔。
到了你这里,无论我讲啥,你总能做贼心虚地闻出别人一定是在骂你,然后不经协商、不经讨论,直接以手上仅有的一点权力,用私刑重罚对方。

你几岁吖?
那些像中共体制内官员捧习胖子 “有才华”,而对你这样的人一口一个 “姐” 的,怎么喊出口的吖……

这帖子又不知被谁给扔对线区了,现在我言论稍微放肆点,你不会又趁机炸毛,以这种帖子下的言论为你整人的理由吧?

品葱用户 一只鹿兒 评论于 2020-06-07

您說得有一點我同意,那即是爭議對線區確實允許少量辱罵與碰瓷。

既然與您相關的帖子都躺在這兒了,那麼觀察也沒有那麼有必要性。

當然,本人將繼續追蹤您的發文與發言狀況。

品葱用户 阿斯妙特灵 评论于 2020-06-07

~已删除~

品葱用户 **带钢丝的韭菜

一只鹿兒** 评论于 2020-06-07

[

您說得有一點我同意,那即是爭議對線區確實允許少量辱罵與碰瓷。既然與您相關的帖子都躺在這兒了,那麼觀察…

]( “/article/item_id-405329#")

屡次被我翻出规则原文打脸,你就转变态度、然后给我玩这种系铃人亲手解铃。

但既然你承认了自己的操作不符合规则,那么你的这次的违规操作谁来罚你呢?

我不知道这与官二代乱砍了人、又扔下巨款当医药费,有什么区别。

你为什么老幻觉自己亲手干过的事,痕迹能够被你擦得一干二净?
朱棣也做不到。

梁山又不是哪一个人的,不能由着某些拿着鸡毛当令箭的人想怎样就怎样。
就算品葱真是 “一个人” 的,这个人也应该是柴大官人,而不是王伦,更不是晁盖、宋江。但我猜柴大官人作为一个见过大场面的人,本意是想模仿 “君主立宪”、很懂得 “授权者不行政” 的道理,以至于才尽量不直接插手站务。

可如果老是放任那种在权力面前没有自控能力的人胡来,这不是毛遮洞躲在江青背后、慈禧躲在光绪背后的垂帘听政,而真的就是东方不败在纵容杨莲亭胡来。

所有人都知道赵家朝廷就是外行在统治内行、最上面那个跟傻子似的,谁都知道这种情况无法持久。
我想梁山不应该也出现那种,让个在权力面前完全没有自控能力的小学生来坐第一把交椅的情况,否则梁山还有什么资格嘲笑赵宋王朝呢?
你说是吧?

品葱用户 **带钢丝的韭菜

hkfool** 评论于 2020-06-06

[

歪楼开始,“语实俱禁”、“习禁评” , 金圣叹如果没有被砍了头也就是个文艺青年, 哈哈。继续歪楼,《…

]( “/article/item_id-405248#")

兄弟,你怎么也上当了。
我通篇原文没有任何一个字提过 “品葱”,你不能也被带到这个坑里吖。

中共再坏,肚量多少还是有那么点,至少如果你水平够高,它们往往看不出你在说啥、也就疑罪从无了。就像洪秀全居然能同意手下搞 “资本主义”,显然是根本就没看懂自己兄弟到底写的啥,而只是觉得自己兄弟不会害自己,就通过了。比如我常在支乎实名冲塔。
但是在梁山,偏偏你无论讲了啥,宋江哥哥都能做贼心虚地闻出你是在骂它,然后以私刑的方式对你上最重的惩罚。

不知道梁山众兄弟生活在这样的环境、捧了个这样的 “哥哥”,还有什么脸面去嘲笑赵宋王朝 “语实俱禁” 呢?

就像现在这暴恐,明显是有人不希望瘟疫尽快散去,而存心在全世界制造混乱。
你不能也被它们带节奏,认为这真的是 “种族矛盾” 吖。

我谈的是《水浒传》情景假设。
我谈的是《水浒传》情景假设。
我谈的是《水浒传》情景假设。

你别间接帮着坏人找到整我的理由。

-。-|||

品葱用户 一只鹿兒 评论于 2020-06-07

倒也不是我認為自己不符規則,而是荊棘之心幫你求情。否則我覺得您多次認為自己是被小號作弄,遲遲提不出證據。同時指摘多位用戶,甚至涉及退蔥人士,已經多次構成碰瓷。

您可以繼續這類創作,品蔥與我都將樂見其成。

品葱用户 **hkfool

带钢丝的韭菜** 评论于 2020-06-06

[

兄弟,你怎么也上当了。我通篇原文没有任何一个字提过 “品葱”,你不能也被带到这个坑里吖。中共再坏,肚…

]( “/article/item_id-405372#")
我错了!!!

品葱用户 **hkfool

hkfool** 评论于 2020-06-07

天啊, 我错了!

品葱用户 **带钢丝的韭菜

一只鹿兒** 评论于 2020-06-07

[

倒也不是我認為自己不符規則,而是荊棘之心幫你求情。否則我覺得您多次認為,遲遲提不出證據。同時,甚至涉…

]( “/article/item_id-405374#")

我知道你嘴上一定会坚持自己没违规,我很理解,而且我很有分寸,你看我次次都是点到即止。

麻烦别把荆棘扯进来,他是个好人。
这事跟他没半点关系,我和他不是朋友,你别连坐到他。

我第一次就已经给出了我所看到的证据了,而且刚才在投诉区也复述了。只是有人视而不见。
我压根没对这事有任何计较,仅仅只是拿这事当引子、谈别的事。是你自己偏要神经敏感,而且人家本家都没急,偏偏你比本家更心虚。

退葱人士是不会出现在品葱的。在品葱有正常权限的用户都不叫 “退”。
而且我只是和人说话,并没结成什么同盟,你不需要非得来瓦解一个并不存在的同盟,禁止用户与用户说话。

奉劝你一句心理学家的话——
幸福的家庭都有一个共同特征:家里没有控制欲极强的人。

品葱用户 **阿斯妙特灵

带钢丝的韭菜** 评论于 2020-06-06

~已删除~

品葱用户 **带钢丝的韭菜

hkfool** 评论于 2020-06-06

[

我错了!!!

]( “/article/item_id-405378#")

别这样兄弟。没这么严重,我开玩笑而已……

品葱用户 **hkfool

带钢丝的韭菜** 评论于 2020-06-07

[

别这样兄弟。没这么严重,我开玩笑而已……

]( “/article/item_id-405398#")
哈哈, 既然是在争议区, 大家就开玩笑。
其实文章写得很好,真不应该丢到争议区。

品葱用户 **一只鹿兒

hkfool** 评论于 2020-06-07

[

哈哈, 既然是在争议区, 大家就开玩笑。 其实文章写得很好,真不应该丢到争议区。

]( “/article/item_id-405401#")

摺一摺也就放回主區吧。

同樣來自荊棘的建議

品葱用户 带钢丝的韭菜 评论于 2020-06-06

这是什么情况,帖子长腿了,无理由从文娱区跑到对线区,又无理由从对线区跑回文娱区。
果然:不仅是找准了合作之道,关键是找准了合作之道。

这是特意串门过去洗个澡、洗完了又回家么?
身上的东西几乎全被洗没了。

品葱用户 北美carl 评论于 2020-06-06

这个折叠吓到我了

品葱用户 护要罩子 评论于 2020-06-06

怎么那么多评论被折叠呀😂

品葱用户 **圣锹游侠

阿斯妙特灵** 评论于 2020-06-07

[

入得聚义厅,但见尸横遍野,残阳夕照

]( “/article/item_id-405438#")
入得评论区,又见层层折叠,不知所云

品葱用户 **带钢丝的韭菜

hkfool** 评论于 2020-06-07

[

歪楼开始,“语实俱禁”、“习禁评” , 金圣叹如果没有被砍了头也就是个文艺青年, 哈哈。继续歪楼,《…

]( “/article/item_id-405248#")

哥们,有人把你评论取消折叠了。需要你回来修改一下原文,把后半截删除掉。
否则,这楼可能会歪、又可能会被当成转区的理由。

品葱用户 **admin

仲长若谷** 评论于 2020-06-07

[

二十岁以前看水浒 满篇都是四个字 替天行道二十岁之后看水浒 满篇都是四个字 赚他上山

]( “/article/item_id-405220#")
请不要随意取消折叠无关内容,警告一次

品葱用户 **带钢丝的韭菜

admin** 评论于 2020-06-07

[

请不要随意取消折叠无关内容,警告一次

]( “/article/item_id-405486#")

我不确定现在是谁在用这个账号,但看看这说话的口气嘛……

恕我冒昧:如果秉持 “一视同仁”,为什么楼上现在还可以保留着一堆质疑此贴为何一大堆折叠;而偏偏我调侃帖子长腿、串门洗澡,就留不住呢?

如果是以时间为标准、折叠帖子存在于对线区时的一切言论,为什么只能又一条能留下来;
如果是以性质为标准、折叠帖子之内一切与主题无关的言论,为什么新发问的就不被折叠。

烦请告知我等标准到底是什么,或者说到底是该以规矩为标准、还是该以心情为标准。

点击品葱原文参与讨论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