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运动,最后的结果只会是一场闹剧。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首先声明,我并非反对一切民主运动,也尊重港人抗争的精神,但我还是想说,民主运动这个事,在中国根本行不通。

当然这里指的是和平,合法的街头抗争,但是在独裁政府眼里,根本就不存在“合法”的游行,民主运动只是玩笑话。

在中共高度集权的统治下,并不存在“合法”抗争,只有实质性的“起义”。没有商量的余地,如果真的有,那么改革开放个几年,之后又开倒车,你说这个和平的运动有什么意义?

中国人是实用主义,其实很多人,看的不是精神,而是最后的结果,对于这种追求,是毫无逻辑的。
比如说“香港自由,但是落后,而共产党带领中国人民走向了富强之路”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这么糊涂,但在长期洗脑的环境中清醒过来的人毕竟是少数。

中共倒台,非内部瓦解不可。
一个政权,有核,有钱,有权,拥有国家的一切资源,你说你怎么跟他斗,你有什么?你跟他谈判的资本是什么? 

人都是自私的,为什么只有学生愿意抗争?因为学生什么都没有,只有一腔热血。
如果你是有家的人,那么可能首先想到的是拿钱移民,而不是丢下老婆孩子在监狱呆上一辈子。

我很尊敬并佩服那些为民主献身的无私精神,但又很讨厌那些酸别人不站出来,而自己又躲在后面的人。我相信品葱的网友并非懦弱的人,但这事真的没什么操作性。

这里还想讲清楚一个很多人搞错的误区,就是香港的自由不是港人争取的,是英国给予的,而且还不是完善的民主制度。97之后的香港,已经注定了结局,被渗透,被吞噬,不会有人想不到,但没有人能做什么。

长者的一句“闷声发大财”真的太“智慧”了,深深的刻在了几亿人的脊椎上。
在中国,能反美,谁还反共?你说呢?

品葱用户 管仲 评论于 2020-07-03

行了,不要再宣传失败主义了。真正的男人从不会因为难做而不去做,只会看这件事应不应该做。

品葱用户 瘟疫法师习近平 评论于 2020-07-03

基本同意,和中国人是没办法讲道理的,就算你自己是个很有原则、很讲道理的人,你面对的是一个根本不开化的种族,真的比对牛弹琴还要无奈。

中国人,你只有把它们治的服服帖帖,他们才会听你的话,所以共产党比民运人士更懂中国人的本质,中国人活该被共产党统治

品葱用户 knifee 评论于 2020-07-02

無外乎有人會踩你,你的說法和牆內話術是一樣的,說白了,老百姓怕槍唄。

這個無可厚非的,正常情況下,不怕暴力機構的不是瘋子就是傻子,但是怕並不代表開啟民智的所謂民主運動不重要。相反,它是能夠在非常時期積聚力量的有效手段。

做地下黨並不可恥,在背地裏說話值得肯定。當一個無良政權開動一切暴力機構撲滅所有反對它的公民的時候,那麽公民通過民主運動傳播真相開啟民智,通過地下的,較為遮掩的形式開展,是必須的,因為還沒有到時機。

那麽什麼是時機?就是證明這個政權的槍桿子不好使的時候就是時機。

支那這片土地上,凡是信奉槍桿子的政權,必定會倒在槍桿子失靈上。明清兩朝的滅亡和有威脅的起義,都是發生在當局輸掉了重要的對外戰爭的時間節點上,所謂五四運動,也是因為當局在外交上的重大失利造成的。包括抗日戰爭,國軍雖然很英勇,但是打不過就是打不過,大半國土淪陷是鐵一般的事實。

所以,正確的做法,就是維持地下黨的力量,比如品蔥這種的,然後坐等這個腐朽的巨人在外戰中失利,那個時候,才是改朝換代的時候。

至於改朝換代後的政權會不會更好?我現在只能說,到時候,請諸君努力!

品葱用户 **沉默的火安静地烧

瘟疫法师习近平** 评论于 2020-07-02

[

基本同意,和中国人是没办法讲道理的,就算你自己是个很有原则、很讲道理的人,你面对的是一个根本不开化的…

]( “/article/item_id-428703#")
迫真种族主义者。不开化也是阿共役民技术高,跟种族有个屁关系。
对自由的向往是写在全人类基因里的,这一点已经得到了无数先贤的确认。支黑找了无数可笑的证据,却永远无法证明特定的种族有什么奴性——因为他们试图证明的奴性,事实上存在于每一个人类的身体里。人生而热爱自由,却完全可以被教化成奴隶和奴隶主,仅此而已。

话说回来,题主也应该明白,反送中运动也是个改良运动。五大诉求都是维持原本政治制度的诉求,香港独立即使在后期也没有成为主流(虽然声量一直在变大)。如果运动真失败了,跟六四差不多,再一次验证了从外部推动中国共产党改良是行不通的而已。
不过也没啥好绝望的,首先独裁极权是必然垮台的。很久以前整个地球到处都是独裁国家,有几个犹在的?每次改良运动都是阿共体面下台的一个机会,或许还能既留下命也留下钱。错过了机会,最终只能既留不下命也留不下钱地下台了。

品葱用户 stevenyu 评论于 2020-07-02

切莫忘記革命先烈,他們的犧牲,應該被我們記憶。謹以【林覺民與妻訣別書】為例,讓我們回顧前人的情操。

以下文章轉載自網路


【林覺民與妻訣別書】原文及白話文

作者:
林覺民(1887年~1911年),福建省福州市人,字意洞,號抖飛,又號天外生。

生平:
林覺民於1902年考入福州全閩大學堂文科,畢業後,考入日本慶應義塾大學文科攻讀哲學,後參加同盟會,1911年,參加同盟會廣州起義,受傷被捕,從容就義。遺體後被安葬在廣州黃花崗,為黃花崗七十二烈士之一。

本文為林覺民在廣州之役(黃花崗之役)的前三天,寫給妻子的訣別信。

*廣州之役(1911年3月29日),又稱黃花崗之役,由黃興領導革命志士一百七十餘人進攻兩廣總督府。

《林覺民與妻訣別書》

原文

意映卿卿如晤:

吾今以此書與汝永別矣!吾作此書,淚珠和筆墨齊下,不能竟書而欲擱筆!又恐
汝不察吾衷,謂吾忍舍汝而死,謂吾不知汝之不欲吾死也,故遂忍悲為汝言之。

吾至愛汝,即此愛汝一念,使吾勇於就死也。吾自遇汝以來,常願天下有情人都
成眷屬;然遍地腥羶,滿街狼犬,稱心快意,幾家能夠?語云:「仁者老吾老以及人
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吾充吾愛汝之心,助天下人愛其所愛,所以敢先汝而死
,不顧汝也。汝體吾此心,於啼泣之餘,亦以天下人為念,當亦樂犧牲吾身與汝身之
福利,為天下人謀永福也。汝其勿悲!

汝憶否?四、五年前某夕,吾嘗語曰:「與其使我先死也,無寧汝先吾而死。」
汝初聞言而怒;後經吾婉解,雖不謂吾言為是,而亦無辭相答。吾之意,蓋謂以汝之
弱,必不能禁失吾之悲。吾先死,留苦與汝,吾心不忍,故寧請汝先死,吾擔悲也。
嗟夫!誰知吾卒先汝而死乎!

吾真真不能忘汝也。回憶後街之屋,入門穿廊,過前後廳,又三、四折,有小廳
,廳旁一室,為吾與汝雙棲之所。初婚三、四個月,適冬之望日前後,窗外疏梅篩月
影,依稀掩映。吾與汝並肩攜手,低低切切,何事不語?何情不訴?及今思之,空餘
淚痕。又回憶六、七年前,吾之逃家復歸也,汝泣告我:「望今後有遠行,必以見告
,我願隨君行。」吾亦既許汝矣。前十餘日回家,即欲乘便以此行之事語汝;及與汝
對,又不能啟口。且以汝之有身也,更恐不勝悲,故惟日日呼酒買醉。嗟夫!當時余
心之悲,蓋不能以寸管形容之。

吾誠願與汝相守以死。第以今日時勢觀之,天災可以死,盜賊可以死,瓜分之日
可以死,奸官汙吏虐民可以死,吾輩處今日之中國,無時無地不可以死,到那時使吾
眼睜睜看汝死,或使汝眼睜睜看我死,吾能之乎?抑汝能之乎?即可不死,而離散不
相見,徒使兩地眼成穿而骨化石;試問古來幾曾見破鏡重圓?則較死為尤苦也。將奈
之何!今日吾與汝幸雙健,天下之人,不當死而死,與不願離而離者,不可數計;鍾
情如我輩者,能忍之乎?此吾所以敢率性就死,不顧汝也。

吾今死無餘憾,國事成不成,自有同志者在。依新已五歲,轉眼成人,汝其善撫
之,使之肖我。汝腹中之物,吾疑其女也;女必像汝,吾心甚慰。或又是男,則亦教
其以父志為志,則我死後,尚有二意洞在也。甚幸!甚幸!

吾家日後當甚貧;貧無所苦,清靜過日而已。吾今與汝無言矣!吾居九泉之下,
遙聞汝哭聲,當哭相和也。吾平日不信有鬼,今則又望其真有;今人又言心電感應有
道,吾亦望其言是實。則吾之死,吾靈尚依依汝旁也,汝不必以無侶悲!

吾愛汝至。汝幸而偶我,又何不幸而生今日之中國!吾幸而得汝,又何不幸而生
今日之中國,卒不忍獨善其身!嗟夫!紙短情長,所未盡者尚有萬千,汝可以模擬得
之。吾今不能見汝矣!汝不能舍我,其時時於夢中得我乎!一慟!

辛亥三月二十六夜四鼓 意洞手書

白話文

親愛的意映:

我今天寫這封信是將要與妳永別了!我在寫這封信時,還是世中一人;妳在看這封信時,我已成陰間一鬼。我寫這封信,淚珠和筆墨一起落下,沒有辦法寫完而想要停筆,但又怕妳不明白我的苦衷,說我忍得捨棄妳而死,說我不知道妳不想要我死,所以忍住悲痛為妳寫信。

我好愛妳,就這愛妳的一念,讓我勇於赴死。我自從遇見妳以來,就常常祝願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屬。然如今到處都可聞到血腥臭惡的氣味,滿街都可見到像凶犬惡狼般的壞人;想要滿足快樂地過活,又有幾個家庭能做得到?而為官者無動於衷繼續過其富裕的生活,我卻無法學到聖人不為情所動的境界。俗語說:有仁愛之心的人,能夠「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我將我愛妳的心,幫助天下人愛他們的所愛,所以我敢先妳而死,不眷顧妳。請妳體諒我這份心意,在哀號哭泣之餘,也想想這世上的人們,應該也能歡喜地犧牲妳我自身的福利,為天下的人群謀取永恆的福樂。妳可別難過啊!

還記得嗎?四、五年前的某個夜晚,我曾告訴妳:「與其讓我先死,我寧願妳先我而死。」妳才聽到我說的話,就好生氣;後來經我委婉解釋,雖然妳不認為我說的沒錯,卻也無話可說。我的意思是,以妳的柔弱,必然不能受得了失去我的悲痛;我先死,留著給妳痛苦,我於心不忍,所以寧可請妳先死,讓我來擔負悲痛。唉!誰知道我卻要比妳先死了!

我真的真的不會忘記妳。回憶後街的屋子,進入門內,穿過廊道,經過前後廳堂,又再三、四個轉彎,有一個小廳,廳旁的一間小房是我和妳兩人住的地方。記得才結婚三、四個月,那時是冬天陰曆十五前後,窗外稀疏的梅樹透著月光,忽隱忽現地照映著。我和妳並著肩、挽著手,低著頭說悄悄話,什麼事情不能相語?什麼情話不能傾訴?到今天想起來,只是徒留淚痕罷。又回憶六、七年前,我逃離家又再回來,妳哭著告訴我:「希望你今後若要到遠處去,一定要當面告訴我,我願意隨你而去。」我也與妳承諾了。十幾天前回到家,就想趁機會告訴妳這次要出去的事情;但才看到妳,又開不了口;再說妳又懷有身孕,更怕妳受不了難過,所以只有天天叫酒買醉。唉!當時我內心的悲傷,實在無法用這短短的筆來形容啊!

我真誠地希望和妳相守而死,但以今天的時勢來看,天災降臨可能致死,盜賊逼迫可能致死,分開的日子可能死,奸官汙吏虐待人民也可能死,而我們所處今日的中國,沒有一個時候、沒有一個地方可以避免死亡啊!到那時候讓我眼睜睜地看著妳死,或者讓妳眼睜睜地看著我死,我豈有辦法改變?妳又怎麼有辦法呢?就算可以不死,但兩個人離散無法相見,就是讓兩人兩地望眼成穿、骨化成石,試著問問古往今來有幾對愛人可曾破鏡重圓而再度相守?那比死還要苦吧。

實在是無奈啊!今天我和妳有幸能夠彼此都健全,但看人間,有些人不該死卻死了,不願分離卻分離了,這些人不計其數;像我們這樣鍾情於彼此的,怎麼忍受得了死傷分離的苦楚呢?所以我敢這麼乾脆地赴死,而不眷顧妳。

我今天死無餘憾,因國事成不成,自然有懷著相同抱負的人會去努力;依新現在已經五歲了,轉眼就是大人了,妳要好好地撫養他,讓他像我這樣。妳肚子裡的孩子,我猜想是個女的;女的一定會像妳,我內心真感到安慰。或者又是個男孩,則請妳教導他以父親的志向為志向,那我死了以後,還有兩個意洞在妳身旁,怎不令人高興呢!

我們家以後會很窮,不過貧窮沒有什麼好苦的,只是清貧閒靜地度日罷了。我想對妳說的話已然說盡……我在九泉之下,遠遠地聽到妳在哭的聲音,我也會一起哭的。我平時不相信有鬼,但現在又希望真的有這麼一回事。現代人不是說心電感應嗎?我也希望這種說法是真的;這樣我死了以後,我的靈魂還能夠常常陪伴著妳,妳也不必因為沒有伴侶而悲傷啊!

(我平生從來沒有把自己的志願告訴妳,是我的不對;但告訴妳又怕妳天天為我擔憂。我犧牲生命,百死不辭,而讓妳擔憂,實在不是我所想要的啊。)

我好愛妳,所以怕為妳做得不夠;妳有緣嫁給我,卻又不幸地生值於今天的中國;我有幸娶得妳,又怎麼不幸地生在今天的中國?終究又不能只顧著自己好!

唉!紙短情長,還沒有說完的話語有萬萬千千,妳應該可以推想得知。我現在不能去看妳,我知道妳會捨不得我,到時候又會在夢中常常看到我!哀痛!

一九一一年三月二十六夜•四鼓意洞•親筆

品葱用户 Ziggy 评论于 2020-07-03

撸主只说对了一点,即中共独裁政府的眼中不存在任何合法的游行。香港民主运动以学生人群为主体没错,但也覆盖了社会各阶层,各个年龄段,各个职业的港民,还有背后提供支援的无数个家庭。香港的民主环境从来不是给予的,而是自己争取的,港英时代就发生过多起抗议活动,涉及到贪腐滥权和各种不平等现象,长期以来的法治,新闻自由环境保障了香港良好的民主环境,一直延续至回归前。香港民主运动并非如撸主形容的那般无用,正如那位被枪击中的手足所说,相信那一刻,力量已经传递到了每个人的心中,这就是深入人心的力量,独裁政府即使拥有一切资源,也永远难以匹敌的力量。国安法后,手足们仍冒着生命危险上街游行,为的是什么?为了挨枪子,不对,被抓,不对,是为了国际社会继续关注香港的局势,让更多的人,更多的国家站出来,一起对抗中共,民主运动绝不是一部分人或一个国家的事情,而是全世界全人类的共同事业,当中共站在国际社会的对立面,它离灭亡也不远了。

品葱用户 **中华合众国

Ziggy** 评论于 2020-07-03

[

撸主只说对了一点,即中共独裁政府的眼中不存在任何合法的游行。香港民主运动以学生人群为主体没错,但也覆…

]( “/article/item_id-428737#")
其实你把国际社会想的太善良了,真想制裁用等到今天?你觉得美国人傻还是全世界人傻?中共迫害人权的事多了,还需要香港这事来证明中共是什么样吗?除非中共切断所有国家的利益,不然谁也不想搞个鱼死网破。

品葱用户 Iloveccp555 评论于 2020-07-03

民运这帮孙子从来都没人做过实际的事,无非是骗骗美国的经费在海外住别墅,享受中产生活,他们连香港人上街游行的勇气都没有,实属国人败类

品葱用户 反共左派 评论于 2020-07-03

我認為共匪確實很難推翻,而且自由世界的成員國家的執政黨都是以本國的利益為主,可是不反共就永遠沒有希望,東亞大陸人不可能大量離開東亞大陸,拆除防火墻有利於反共事業,趨利避害的自由世界與共匪的衝突無法避免。

品葱用户 **Ziggy

中华合众国** 评论于 2020-07-03

[

其实你把国际社会想的太善良了,真想制裁用等到今天?你觉得美国人傻还是全世界人傻?中共迫害人权的事多了…

]( “/article/item_id-428743#")
香港的未来离不开手足们的奋斗,但也要考虑到历史进程,美国,英国,欧盟,日本清一色的右翼政府执政,比较看重实际利益,所以在香港问题上尽量避免刺激中共,但多多少少也会付诸行动,如美国国会连续铁拳制裁,民主国家出台的避难援助专项方案,后续不排除进一步制裁打压中共,如今,西方国家与中共意识形态上的冲突正日趋严重,价值观是无法用经济利益来衡量的。

品葱用户 kar98 评论于 2020-07-02

窝佬觉得游行有用本来就是因为政府怕游行变成街垒大战而先妥协。

品葱用户 kanmailan 评论于 2020-07-03

六四不但没有促进中国民主转型,还让中央的改革派全部下台。
香港运动不但没有追求到民主,反而让香港本有的自由更加收紧。

中国人的奴性根深蒂固,吃草能够活一年,何况现在还吃得饱。
别指望外国的一点制裁动摇的了CCP。
按照王朝周期律,CCP还能执政两百年。

丢掉幻想,早日移民。

品葱用户 镇国太子 评论于 2020-07-03

一句话反驳这货就够了:你怎么解释台湾的民主、法治与自由呢?荷兰人给的还是拜日本人所赐?

品葱用户 维尼宽衣 评论于 2020-07-03

先马克。明天再来长篇大论,太晚了睡了。
先表明立场,我站楼主。

品葱用户 printf 评论于 2020-07-02

维尼根本不怕冷战,给它一次热战它就挂了

品葱用户 daryl000 评论于 2020-07-02

先说我的观点,中国确实难以通过民众的力量走向民主(不要喷我,咱们就事论事)。在这一层面里我认同题主的观点,永远无法使用任何西方文明世界的合理的方式来和平的表达诉求。而且除非中共从内部崩塌,否则即使政权更迭,A下B上,B下C再上,我相信也不会有什么质的变化。

在品葱里,很多时候,一提到中华民族的种种不行,很容易就会招来一片骂声。但是很多时候,实事却又是确实如此,究其原因,我个人认为是中国(从古代开始),千百年来的封建统治,已经把这个民族改变为了一个标准的“顺民”群族。经过了长期的高压政治,中国人的人格普遍已经变成了顺从与权贵阶级,统治阶级,而人民群众之间相互内斗。封建的统治早已在中国人的血液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无论承认与否。

我同意中国人民智未开的观点,但是造成民智未开的根源,也已经远远不止于CCP,自古至今,历史发展的自然结果。我不知道这算不算从封建时期就已经开始的内卷化过程(这个词儿是新学的,请给我一个露怯的机会),而且各朝各代,在统治阶级里,也跟现今的情况非常相似,大方向始终是个逆向淘汰过程。

不管我们说古代的中国人多么的优秀,有多少名垂千古的作品流传,随着历史的前进,逆向化的不断发展,我们就成为了当今的中国人。缺乏有质量的斗争,这也归功于建国后对毛的极端个人崇拜,他的一些还不如小学水平的言论和非常奇葩的逻辑更加的加深了对中国人的影响,在精神,思维逻辑方面几乎造成了不可逆的损伤。但可悲的是,我们的父母一辈,还有现在还未觉醒,可能永远也不会觉醒的年轻一代人,还会把这些XX思想和XX理论继续的发扬下去。倘若问我对将来中国的看法或假象,我其实没有任何想法,因为从历史到近代到建国,层层叠加的问题已经远远超过我的思考能力了。我希望有朝一日的中国,会成为真正的世界强国,有着文明世界的一切一切,但又觉得这简直是痴人说梦。

如今的香港一定会在短时间内大陆化,有能力有条件的HKer会慢慢离开。HK人民跟极端的斗争,战线可能会拉的很长,长到像如今的法轮功一样。始终会有一股力量支撑着他们,但是也很有可能如同现在的法轮功一样,无论你如何努力,也无法激起一点水花。

本人实在才疏学浅,说话乱七八糟的,希望不要喷我(此前被葱友喷过,害怕了。。。)但我还是认为,中国人(大陆人)是有劣根性的,然而劣根不是因为民族不行,而是因为长期的历史环境所导致。没人能真正的做到千百年的出淤泥而不染。所以我对中国的民主,不单是不抱希望,而是绝望的态度。香港为自由抗争的力量,最终大概率会是长期的,小范围的势力。说句玩笑话,没准会跟大纪元,法轮功势力做个整合~

顺便提一下郭文贵,我始终认为,他现在的各种折腾,就是为了钱,仅此而已,等他把盘古收回来,他也就没那个精力再陪你们玩儿了。他的作秀总让人觉得有种用力过度的感觉~ 普通人看个热闹就好,他宣布新中联邦成立的那天,差点儿没给我笑死~~~

点击品葱原文参与讨论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中国民主运动,最后的结果只会是一场闹剧。

首先声明,我并非反对一切民主运动,也尊重港人抗争的精神,但我还是想说,民主运动这个事,在中国根本行不通。 当然这里指的是和平,合法的街头抗争,但是在独裁政府眼里,根本就不存在“合法”的游行,民主运动只是玩笑话。 在中共高度集权的统治下,并不 …

如何反驳胡锡进洗地香港国安法38条?

品葱用户 咸鱼之体 提问于 7/3/2020 胡锡进拿美国的国安法洗地国安法38条,大家说该如何反驳? https://mobile.twitter.com/HuXijin_GT/status/1278649519807184897 品葱用 …

香港的黑警们真的毫不珍视家乡的自由吗?

品葱用户 新自由主义战士 提问于 7/2/2020 大陆的丘八和条子生活在几十年如一日的洗脑环境下,做出什么事情都不奇怪,可是现在的香港警察多数都享受过一个自由的童年时代甚至青年时代吧,对这种来之不易的自由真的可以弃之如鄙履,铁了心的做共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