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椎为冠:如此浪费公共资源,是不是犯罪?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Photo by Skyler Sion from Pexels

文/呦呦鹿鸣

在极端情况下,一场被寄予厚望的、严肃的新闻发布会可以无聊到什么程度?

这则视频提供了一个备选答案:

我核查了这则在朋友圈广泛流传的视频。据陕西省政府新闻办公室提供的直播视频,它来自于1月11日下午5时的“西安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第53场)”。

发布会总时长是34分32秒,这个提问开始于22:03,回答结束于34:08。也就是说,这个发布会将超过12分钟、整个发布会1/3的时间投入到这么一个问题——“居家期间看电视刷手机造成颈肩疼痛怎么办”。

西安,一千多万人口的“国家中心城市”之一,目前正因为新冠疫情而处于封城状态。就在这一千多万人最关心、最主要、最权威的疫情信息渠道上,有人放了这么一个不痛不痒、长篇大论的问题。 

向下滑动查看实录

发布会实录:

西安广播电视台记者:居家期间,有的市民朋友长时间看电视、刷手机,造成颈肩疼痛,有这样症状的朋友应该注意哪些问题? 

郝定均:颈肩痛,俗称“脖子痛”、“肩膀痛”。为了便于大家理解,我将从以下三个方面讲。

一、疼痛表现

(一)疼痛特点:患者自觉颈项肩酸、困、疼痛。

(二)疼痛部位:一侧或两侧的项部或牵扯到枕中或肩胛上区;也可以表现为点状,颈枕部、项部、肩胛上某一点,或顺着骶棘肌或斜方肌条状疼痛;大多数情况下疼痛的部位是确定的,有时也表现为一大片;多数以颈部为主或肩部为主,有时也在颈项与肩连接区域。

(三)疼痛时间:多为断续疼痛,亦可持续疼痛;多数为白天,亦可晚上某一时间,甚至因疼痛而醒。

(四)疼痛体位:诱发疼痛的体位有屈位,亦或过伸位;有些病人可坐位,有些在卧位或侧卧位时疼痛;可动静上下,亦可某种体位。

(五)疼痛程度:大多数只表现轻微疼痛,对疼痛敏感或者耐受性差者不可忍受,甚至需服止痛药。

二、疼痛原因

在疫情居家期间,绝大多数为功能性(占95%);极少数人可能为病理性(<5%)。居家是诱发因素,容易恢复。居家期间最多见的是长时间看电视、看电脑,如果超过40分钟,项部肌肉就产生疲劳,而出现颈部酸痛。不正确的姿势是最常见的原因,如长期低头看电脑、手机或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因为肌肉疲劳或小关节紊乱而导致相应肌群的酸性代谢产物蓄积性疼痛。

三、需要注意哪些问题

如果出现颈肩疼痛,大家不要紧张,按照以下方式可得到缓解。

(一)正确姿势:正确的姿势的看电视、电脑对防治颈肩疼痛很重要,建议把电视放高一点,最好平视观看,保持颈椎为功能位,避免躺在沙发或床上看电视或看手机。

(二)限制时间:避免长时间一个姿势看电脑、电视产生肌肉劳损,建议每30—40分钟休息一下,就像学生每节课间需要休息一下一样道理。

(三)第三方面,出现颈肩部疼痛时,可以通过一些简单方法缓解症状,譬如通过按摩颈项部常见穴位,包括“风池”、“太阳”、“百会”、“亚门”等,可以产生立竿见影的效果。如果不知道穴位,可以按摩最疼痛部位,又叫“阿是”穴;还可以通过简单按摩痉挛肌肉,使其放松而缓解症状,也可以通过热毛巾敷在疼痛部位来缓解症状。如果有条件,也可以用拔火罐或红外灯理疗的方式,都可以使绝大多数人的疼痛症状得以缓解或痊愈。

总之,居家期间,大家不要紧张,应多注意预防颈肩痛,避免上述致病因素,如果出现症状,去除原因,并注意上述三方面问题。如果经1—2周调理疼痛还不恢复,应及时上医院就医。

有朋友痛心:“提问的和回答的人都很聪明、认真,只有观众是傻子。”有朋友哭笑不得:“如果刷手机脖子痛可以是问题了,那么刷手机憋尿了是不是也是问题?”如此种种。

慢慢地,最多的舆论火力被集中到两个人身上。“一个敢问,一个敢答。”人们质疑提问的记者缺少质疑精神,质疑答问的院长荒谬透顶。

这就有些过了。如果细看整个发布会全程,会感觉到这个发布会有“预先安排”痕迹。即便不看直播细节,仅从常识出发,我们也能理解:一个记者,一个医院院长,都是一个大城市里的精英人士,他们再怎么麻木迟钝,也会知道在疫情期间最符合自己职业精神的提问和回答应该是什么。而他们之所以最终如此表现,是因为在这个特殊场合接受了某种人为或非人为的“设定”,不得不将正常模式抛之脑后。

这更像是一场表演。此时,一个“合格的”演员,首要任务就是用尽量不敏感、不刺激地将本来就尽可能短的发布会时长(半小时)耗完。

因此,才会有这番“指椎为冠”。

虽然不喜欢,但我对记者和院长是同情的。

因为症结并不在他们身上

真正的问题是:我们本应对重要公共资源的浪费触目惊心,如今却因为司空见惯、视觉疲劳而失去感知。比如,这个发布会是1月11日举行的,当时还有中央级媒体煞有介事地发布上千字的新闻《西安举行第53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 专家提醒居家小心颈肩痛》,但是,直到1月16日,它才在朋友圈引起一些注意。

真正需要我们特别注意的是这三点:

1. 疫情期间的政府新闻发布会是核心的、最主要的公共信息传播渠道,是绝对重要的公共资源,一千多万人的集体行动效率仰赖于此,将这个资源耗费在无聊问题上是巨大的浪费。

2. 组织发布会需要耗费市政府组织行政成本,还包括发布机构、媒体、医院负责人的额外成本消耗,这些人都是要领工资的,而且,工资仅仅是行政成本的一项。这些成本都需要公共财政埋单。最终出钱的,是大家的钱袋子。

3. 一千多万市民关注的发布会,一个人12分钟,累加起来是巨大数字,这些时间耗费在无聊问题上,是巨大的隐性浪费。整个社会为此付出巨大的机会成本。

基于这三点,此刻,我特别想提一个问题:如此浪费公共资源,是不是一种犯罪?

2007年3月12日,政协委员冯培恩先生在全国政协十届五次会议第四次全体会议时,在公开发言《加大节约型政府的建设力度刻不容缓》中提供了一组数字:“政府行政管理费用的快速增长令人担忧。从1986年到2005年我国人均负担的年度行政管理费用由20.5元到498元,增长23倍,而同期人均GDP增长14.6倍,人均财政收入和支出分别增长12.3和12.7倍。”

就此,冯培恩先生当时提出四点建议,其中包括“健全行政绩效考核制度,明确政府浪费的责任主体”,并建议“制定《反浪费法》及实施条例,使全体公民树立‘公共资源浪费有罪’的概念,使惩治公共资源浪费有法可依,使公共资源浪费没有立足之地。”

我注意到,国家立法机关在2021年4月29日通过了《反食品浪费法》,诸如“餐饮服务经营者诱导、误导消费者超量点餐”这些食物浪费行为,被列入法律禁止范畴。但我还没有注意到“公共资源浪费有罪”获得冯培恩先生所期待的重视。

但愿是我知道得太少了。我只是确信:一些更大的浪费一直在发生,就像一股又一股的水从大坝坝身的各个裂口涌出。

而我们之所以视若无睹、感知迟钝,一方面是因为我们习惯于此,甚至也隐隐期待自己能分一杯羹;另一方面是因为我们并未就此形成过共识,更不用说将共识上升为常识。

多少关系民生的公共资源被无端浪费?

多少社会创新创造的机会被吞噬?

多少原本可以美好的期冀成了黄粱一梦?

有些是社会进程中的必然,而有些,本可避免。如果,我是说如果,把这些本可避免的避免了,该会多好?

“指椎为冠”背后是什么?有哪些可叹哪些可惜?一个像我这样并不在西安的人,很难切身体会西安人的感受,仅仅是试探去了解,心中已是像被一颗颗石头挂了上来。

愿家国平安、幸福。

20220116呦呦鹿鸣

呦呦鹿鸣的鹿鸣君

日拱一卒,只为苍生说人话

微信扫一扫赞赏作者 赞赏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日拱一卒,只为苍生说人话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预览时标签不可点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终于看到西安疫情最魔幻的一幕

这两天,西安的新闻有点多。但是,由正规媒体在当地调查采访,拿得出手的优质报道,并不多,这一直让我感到很遗憾。但昨天晚上,偶然看到开屏新闻对西安疫情的一则报道,令我眼前为之一亮。 这篇报道讲得是西安男子孙辉(化名)的神奇经历。孙辉在西安市雁塔 …

接龙、蹭饭、防控区、每日一捅 | 西安来信

西安本土疫情首例确诊于2021年12月9日,感染者为境外人员隔离酒店工作人员。12月18日到20日,西安的新增本土确诊每日翻倍:10例、21例、42例。随后,21日52例,22日127例,西安正式封城。 管控政策不断在变化。起初是“每户家庭 …

在人间 | 封城下的西安考生:开考前48小时,我放弃了考研

撰文|刘雀 谭自茹 刘婉晴 编辑 | 马可 出品|凤凰网在人间工作室 那天晚上,李雪不再刷任何考研消息,依然失眠到了23日凌晨4点。她没有看到,就在凌晨3点,陕西省教育考试院发布了新政策:因疫情防控无法赴西安考点的省内西安市外考生可申请借 …

疫情下的西安外来务工者

****** 刘明和他的二十多位工友都是打短工的,平日里都在宿舍附近的餐馆吃饭,没人买过厨具,也没有囤粮的习惯。他们应对“居家”的唯一储备,只有从小区超市匆匆采购的5箱方便面。**** ▼*******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