氢氟酸的危害到底有多大?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知乎用户 项校长​ 发表

鉴于很多类似同学询问我在哪个医院,我就把医院写出来,方便有困难的同学就医。

我是在中南大学湘雅附三医院,烧伤科,罗成群教授

如果是其它城市的,最好去专业的化工烧伤医院,或者三甲医院,或者多多咨询……

++++++++++++++++++++++++++++++++++++++++++++++++++++++++++++++++

擦,怒答!看着楼上的都是在说理论,这都没用!【多图,爪机党慎入】
本人作为被氢氟酸、高氯酸、盐酸、硝酸腐蚀过的来说一下亲身体验!

2011 年春天,做实验。我们这个实验比较特殊,要用氢氟酸、高氯酸、盐酸、硝酸四种酸在 250 度高温溶解石头!!!是的,你没看错,是把石头化成水!
而且这个要求不能提前把这四种酸混合好,必须是一滴一滴的加,如下图,即为当时处理的石头,已经磨成粉了。

相信各位已经看到了,上面的罐子排的太密了!!!
因为是 250 的高温,所以这些罐子的上方都是上述四种酸的蒸汽,腐蚀性相当大!
所以,滴酸的时候,都是把要滴的罐子先拿下来,滴了酸,再放进去。

因为罐子排的太密,带了手套操作不方便,所以,我当时做了最错误的决定:不带手套操作!!!为什么有这种决定呢?
因为我之前被硝酸、盐酸腐蚀过,盐酸基本不会有啥事(5% 的)、硝酸(30 左右 %)腐蚀了皮肤会变黑,且感觉不到疼痛。
因此,就决定不带手套了。

那天大概从上午十点开始操作,到中午的时候,感觉手阵阵发痛、变红。当时以为是烫的(250 度高温嘛),也没在意。下午,一瓶氢氟酸用完了,开另一瓶的时候,带了手套去开的,没想到那瓶盖塞的真紧!!!带着手套怎么扣都扣不下来!!!一下子我这脾气就上来了,摘了手套就去扣,结果,氢氟酸沾了一滴到我的手上,赶紧洗!!!大量清水冲洗!!!

觉得洗的差不多了,就不洗了。没想到,沾了氢氟酸的地方越来越痛,后来一看,已经变白了。

当时还没在意。

到了晚上,觉得双手痛的不行,一看,双手全是红的,沾了氢氟酸的地方变成了黑色的!!!

赶紧去医院,挂了烧伤科的专家!!!此专家是湖南省烧伤科学会主席(注意:在医院里,化学腐蚀在烧伤科里!!!),讲了情况之后,该专家倒是很淡定,说,氢氟酸腐蚀基本没特效药,看个人情况。我说:网上不是说打葡萄糖酸钙么!他说:那都是瞎说,当你的手已经变红,说明氢氟酸已经腐蚀了,这个时候再打就晚了!然后,这个专家只开了一个药:湿润烧伤膏!!!然后叫护士把已经变黑的地方用剪刀挖去(这挖的时候真是刻骨铭心的疼啊,没打麻药!!!)直到挖的露出新鲜肉!!!然后交代,不要吃消炎药!!!把双手都涂了厚厚一的一层烧伤膏(一管药涂一次),包扎!!!

如上图,包完了这个样。因为右手要吃饭之类的,所以包出了五个指头(O(∩_∩)O 哈哈~)
然后就是每天去一次医院,给那个专家医生看看进展,要都是自己换的,因为在医院换药太贵了。

以后发展的过程是这样的:
双手的皮肤由红变黑、指甲里面开始变黑、————皮肤变硬————被切掉的地方又变黑了——皮肤开始脱落,长出新的皮肤——指甲脱落,长出新的指甲————被切掉的地方长出新的肉!!

指甲开始变黑

皮肤变黑发硬

部分黑硬的皮肤开始脱落,长出新皮肤

脱落

黑硬的皮肤基本脱落完毕,但指甲还没变化

食指上被包裹的就是挖掉肉的地方!!!十指连心呀

开始长出新的指甲!!!

被挖掉的地方

痊愈之后!!!

从开始烧伤,到痊愈,前前后后大概 100 天!!!并不是楼上所说的过几天就好了!!
插个曲,当时,那个医生曾说要把指甲拔掉!!!我没拔!!!(因为没钱。。。)

最后,附上一张在医院拍的烧伤如何处置,不要涂酒精、醋、酱油、普通消炎药物

知乎用户 Hydro Ding​ 发表

我曾经在硅基微电子实验室工作过一段时间,经常用氢氟酸:氢氟酸非常的危险,实验室教育我们说要养成标记溶液的习惯,暴露于没有标记的溶液就要用最高等级的防护处理,通常指的就是氢氟酸。暴露之后,请先用大量水冲洗,除去衣物,涂这种葡萄糖酸钙软膏。

%%%%%%%%%%%%%%% 以下部分症状图可能导致不适 %%%%%%%%%%%%%%%

氢氟酸的危害简而言之是 “侵筋蚀骨”,“侵筋” 指氟离子与钙离子结合后影响神经功能,“蚀骨”指氟离子严重降低骨密度,引起骨并发症。对于类似剂量的暴露,氢氟酸远比浓硫酸危险,原因有三:

第一是非常隐蔽。浓硫酸在暴露后不久便会有强烈的灼痛感,伤处通常先发白如水泡,后碳化。但是明显的刺激能使人及时处理,暴露于少量浓硫酸之后出去衣物,用水大量冲洗通常非常有效。而氢氟酸只有在 30% 浓度以上在接触时才会有明显的痛感,低浓度(低至 2%)下没有刺激,外观也很难与水分辨(浓硫酸会更粘稠,折射率稍高,而氢氟酸没有明显的特征)。即使在低浓度下,氢氟酸也会以极快的速度向组织内渗透(远快于其他矿物质酸),所以一旦暴露就必定会侵入组织,必须到医院进行处理(相比之下浓硫酸用水冲完了发现没起泡,就可以放心了)。

第二是作用范围大。氢氟酸进入人体之后,会进入血液循环,影响全身的组织,尤其是骨骼。氢氟酸的毒理主要是攻击钙离子,形成不溶性的氟化钙:急性反应包括迅速降低血钙,引起心律不齐甚至心脏骤停。但这样其实引起的痛苦是最少的,如果是一天之后发现手变成这个样子:

来源:Hydrofluoric acid
这种情况请尽快截肢:首先有大量氟离子存在于组织之中(并未完全与钙等金属离子结合),细胞死亡后会进一步释放氟离子毒杀其他组织。如果剂量再低一些,可能连水泡都没有,但是在几天之后会感到手骨头痒,进而转变为剧痛:都听说过 “牙痛不是病,疼起来要命” 这句话吗?想象一下全身牙痛是什么滋味(此时骨神经正在缓慢坏死)。浓硫酸对身体的影响还是很局部的。

第三是治疗手段少以及诸多后遗症。如果不截肢,氢氟酸暴露通常只能用葡萄糖酸钙治疗:外用软膏擦暴露处,有时甚至是全身用药。也能内服以结合氟离子。但是这种治疗方式会产生大量氟化钙不溶物:剂量小时可以通过肾代谢(也带来肾毒性),剂量大的时候会诱发全身各处结石,不可能以手术取出。很多 “治愈者” 面临的不仅是截肢带来的心理创伤,还有非常真切的肉体上的痛楚。在这方面浓硫酸还得甘拜下风。

如果真的不慎暴露于氢氟酸,请迅速跑到实验室的安全冲淋区,同时取下所有衣物,紧急冲淋通常不能太长时间,在实验室被水淹没之前换龙头,继续冲淋暴露处 20 分钟以上。然后拿葡萄糖酸钙软膏在暴露处不停地揉。尽快联系医院就诊,带上氢氟酸的 MSDS,以说明这不是一般的化学品烧伤。

我在实验室见过同事在移动一个违规烧杯的时候发生的意外:首先是之前一个实验者违规用玻璃器皿进行氢氟酸实验,然后上面盖了一块玻璃板减少挥发;一夜之后玻璃板粘到了烧杯上,下一个人准备移开烧杯的时候整个器皿由于机械强度不够就炸开了。那个人穿着超净服弄得一身都是,最后用紧急冲淋几乎把实验室淹了,大家一起帮着涂葡萄糖酸钙软膏,才捡回一条命来。所有参与急救的人也给自己涂了软膏,以防万一。

还有另外一种对付氟化物的特效洗剂,叫做六氟灵。目前价格较贵,据说效果比葡萄糖酸钙好,我们实验室暂时还没配备。

%%%%%%%%%%%%%%%%%% 近况更新 %%%%%%%%%%%%%%%%%%%%%%%%%
有消息称该事件部分患者平安,还准备参加期末考试。说好的报平安。无论最终结果如何,希望今后会用到 HF 的人都不要心存侥幸。当然真心希望孩子们没事儿,然后每个人都能用上合手的防护手套,学会保护自己。

知乎用户 yjjart​ 发表

鉴于问题已经修改,原回答与现在问题不太相符。在这里写一个前些日子听说的案例作为补充。

澳大利亚的一位技术员在用 70% HF 处理样品时,将少量(100-230 mL)HF 溶液打翻在了自己的大腿上。当时他没有穿着实验服,HF 造成了体表 9% 的烧伤。他使用 6 升每分钟的流水冲洗大腿后,将自己浸泡于游泳池中 35-40 分钟直至救护车抵达。入院后,受害者出现了低体温症和低血钙症并很快失去意识。

尽管持续接受葡萄糖酸钙皮下注射和钙镁输液,他的状况持续恶化。7 天后他接受了右腿截肢,但 15 天后还是因为多器官衰竭不治身亡。

参见:SHORT COMMUNICATION: FATALITY DUE TO ACUTE FLUORIDE POISONING FOLLOWING DERMAL CONTACT WITH HYDROFLUORIC ACID IN A PALYNOLOGY LABORATORY

********** 原回答 **********

HF 用户表示这东西非常危险,20% 的浓度已经不低了。我们学校所有使用 HF 的实验室必须常备在保质期内的急救药膏 Calgonate Calgonate,否则需要上交全部 HF。所有人要用 HF 前还需要签署 PHS(particularly hazardous substance)表格。

MSDS MSDS - 339261

急救措施 4 Ways to Treat a Hydrofluoric Acid Burn

如果沾到的话我还是建议在必要的急救措施(喷淋、中和)后赶紧去医院(根据我以往了解的情况,普通的三甲医院一般都不会收治化学品烧伤的病人,建议直接去专业的医院。比如:上海市化工职业病防治院),过几天就好这种话是瞎说的。

知乎用户 鲁超​ 发表

哈,这问题我的书里提到过,这里节选一点:

氢氟酸是极度危险的。氟离子进入血液或组织可与其钙镁离子结合,使其成为不溶或微溶的氟化钙和氟化镁,量大的话直接堵塞血管;氢氟酸的渗透性特别强,接触皮肤后它会迅速穿透角质层,渗入深部组织,溶解细胞膜,引起组织液化;重者可深达骨膜和骨质,使骨骼成为氟化钙,形成愈合缓慢的溃疡。

2013 年 12 月 27 日,安徽省郎溪县某中学的学生在教师带领下做萃取实验和雕花玻璃腐蚀实验,实验过程中多名学生手指沾染了氢氟酸,事后感觉不适,其中 7 名学生被送到南京市军区总院救治。

这里我们只能感叹我们的教育工作者对于安全的无视了,要知道,在要接触氢氟酸的工厂里、实验室里,工人们、实验员们必须要全副武装带好面罩、手套、实验服,车间或者实验室里都有喷淋装置。虽然,我在文章中一直向大家介绍化学家们面对课题时的无畏,但到了现在,前辈们已经用血泪、甚至生命让我们了解了哪些是安全的,哪些是有风险的,我们还对这其中的风险过于无视,那就是无知者无畏了。

【被氢氟酸灼伤的手,伤害会深入骨头!】

原文在此:

[鲁超:【元素家族——连载 65】氟化工(一)氟的无机化合物和氢氟酸​zhuanlan.zhihu.com

](https://zhuanlan.zhihu.com/p/32170914)

欢迎大家关注我的专栏:

[元素家族——从化学元素看人类文明​zhuanlan.zhihu.com

](https://zhuanlan.zhihu.com/chemicalelement)

知乎用户 Leon 不是杀手 发表

本人之前在化验室做过氢氟酸分析的,氢氟酸储罐我也去检过,这东西可不是一般的厉害。楼上的那些说没有危害的孩子,受苦的时候就知道了。氢氟酸分析或者使用的时候,防化服是必须的,全面式防毒面具,橡胶手套要两层。
还是举个栗子吧。之前我们化验室氢氟酸岗位的几个师傅,每天全套装备,做完活儿都洗澡,每年体检的时候白细胞还是会低,而且会有骨质疏松。氢氟酸对皮肤的损害上面有图片我就不说了,装置里有把这东西溅到皮肤上没及时清洗的会腐蚀到骨头的。
遗憾的是我在其他学校和企业看到的情况是,大家对这东西普遍没有危险意识,这东西在化学合成里还挺常用的,学化学的人要是没出过一两个小事故也不正常,但是这东西是出不得事故的东西。怎么小心都不为过。
虽然不像某些回复中动辄截肢之类,这东西沾上了肯定不会好受了。

知乎用户 Albert Zhang 发表

几年前很多建筑外墙的清洁剂都含氢氟酸,而且浓度不低,不知道现在有没有改善。建议各位见到建筑外墙清洁作业时,尽量远离现场。否则。。。


2002 年 1 月 28 日,已是农历腊月十六了,这天上午 8 时许,丑小鸭清洁有限公司小蒋带着 5 男 2 女共 7 名清洁工来到堂西村沈家。小蒋安排两名男清洁工清洗东面外墙,三名男清洁工清洗室内墙壁,两名女工整理清洁厨房。临近中午时,东面外墙清洗完毕,看上去挺干净的,大家都很高兴,在一起吃了中饭。
午饭后,清洗外墙的两名清洁工转到沈家的北面,每人负责一间房屋的外墙和窗玻璃清洁工作。12 时许,负责西面第一间外墙的清洁工从楼顶上放下保险绳后,准备从五楼窗口爬出墙外。他手里提着一桶装有 10 来斤清洗液的塑料桶,递出窗外,左手握着塑料桶提把,右手准备在提把上系绳子。这时,塑料桶提把突然与塑料桶脱离。“哗!” 失去提把的塑料桶带着一桶满满的清洗液从空中向下泼洒去。

  这天中午,蔡晓虎回家吃过午饭后,又来到他拉车的厂家。12 时左右,他和另外两名板车师傅一人拉着一车皮革边料,从村西往东走,蔡晓虎走在中间。
  板车经过老沈家门口,两辆运输车正好停在路中间装货,加之临近春节,路上人来车往,蔡晓虎他们只好尽量靠路边行走。前面的板车师傅过去了,后面的也即将过来,正当蔡晓虎拉着那车并不是很重的皮革边料经过老沈家门前时,“哗” 一声,一桶水从天向他泼来。顿时,他成了一个 “落汤鸡”。
  蔡晓虎迅速放下板车,伸手用力把头上的水往后甩去,同时想抬头看看到底是从哪里掉下什么东西。
  但他抬头往上看时,感到眼睛有一股刺辣辣的疼痛,睁不开。他大声叫嚷起来:“什么东西掉下来呀?刺得我眼睛好痛哪!”
  这时,正在沈家一楼的小蒋听说整桶清洗液掉到地上去了,慌忙往屋外跑。一到门口,他看到一个小老头正双手捂住眼睛嘶声叫喊眼睛痛,就急忙跑回沈家,打来一盆自来水,往那小老头脸上泼洗。听到叫喊声,正在后园厂房打扫卫生的沈家大小也赶紧跑出来,老沈一边拿来毛巾给蔡晓虎擦洗眼睛,一边询问小蒋:“老板!你们清洗用的是啥药物呢?有没有毒的?蔡晓虎的眼睛为何被清洗液淋湿后会刺痛呀?”
  “没有毒的。不过皮肤沾上清洗液后都会有一点点疼痛,我们的小工也是这样的,但过一会儿就会好。没关系的。”
  连着换了几脸盆清水,晓虎洗后还是一个劲地叫眼睛疼痛,人不舒服。

  回到堂西洗了澡换了内衣后不一会儿,5 时许,蔡晓虎又说身体不舒服,双脚剧烈疼痛。在老蔡的陪同下,蔡晓虎来到老沈家,询问老沈清洗液中是否含有毒性物质。这时老沈和老蔡发现晓虎两小腿特别是双脚红肿,皮肤起泡。他们急忙致电丑小鸭清洁有限公司老板,叫他过来处理。
  傍晚 6 时许,丑小鸭清洁限公司老板蒋某驾车来到堂西村找到沈家,看了看晓虎的双脚后,蒋某说:“就是皮肤一点红,没关系的,我们自己的小工也经常会发生这种情况,挂一二瓶盐水就会好,放心好了。” 说着,蒋某从衣兜里拿出 300 元现金交到蔡晓虎手中,说:“这钱你先拿着,明天再去弄几瓶盐水挂挂,钱不够的话改日我再给你,如果你因此需要休息几天的话,小工工资我来付。” 看众人没有反对意见,蒋某驾车返回温岭市区。
  蒋某走后不到 3 个小时,也就是 1 月 28 日当天晚上 9 时许,蔡晓虎躺在床上大声叫喊 “来人救命啊!我要死了!” 听到呼救声,蔡晓虎的邻居连忙起床找到老蔡家,告诉老蔡,蔡晓虎在大声喊救命。
  老蔡赶到蔡晓虎床前,看到晓虎疼痛难熬,整个人蜷曲在床上抽搐,一下子声嘶力竭地高喊 “痛死我了,痛死我了!” 一下子又有气无力地低哀:“我不行了,救救我吧!”痛苦之状无法形容(事后记者在采访时,温岭市公安局的法医告诉记者,氢氟酸进入人体后,氟离子与人体组织中的钙和镁离子结合形成难溶性盐,钙离子的减少使细胞膜对钾离子的通透性增加,钾离子从细胞内渗透到细胞外,导致神经细胞的去极化而引起剧痛。这种剧痛是常人无法想象的)。

  晚上 10 时 10 分许,蔡晓虎突然出现双上肢抽搐,呼吸浅快,心跳缓弱。医护人员立即进行心肺脑复苏治疗,并行心脏胸外按压,辅助呼吸等抢救措施。35 分钟后,蔡晓虎双瞳孔散大,心电图呈直线,抢救无效死亡。医院对其死亡诊断为酸烧伤,呼吸心跳骤停。、

在司法和政府部门出面后,丑小鸭清洁有限公司老板终于承认清洁剂是剧毒化学品氢氟酸,清洗配制比例为 20%。氢氟酸是从路桥进的货。

被泼到不但可能没命,而且死亡过程极其痛苦。

完整报道见:

http://news.sohu.com/52/80/news200748052.shtml​news.sohu.com

下面是来自清洁工人的曝光,可见使用氢氟酸洗墙是普遍现象:

日前南昌市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 “蜘蛛人” 向记者反映,他近年来在多家清洗公司打过工,使用的多是清洗公司事先准备好、没有标签的清洗剂。由于没有特别的保护措施,他们在工作时皮肤常会沾到这样的清洗剂。接触到清洗剂的地方会疼上一个多星期,后来在医院就诊时才知道这是一种名叫 “氢氟酸” 的溶液所腐蚀的。原来清洗公司为了不让员工和客户知道他们在使用有毒药品作业,事先将氢氟酸的标签撕去。这位 “蜘蛛人” 还随身带来一瓶氢氟酸。当他打开瓶子时,一股刺鼻的硫酸气味散发出来,倒一点在水里,顿时有一股白烟冒起。
无独有偶。日前,在长沙市从事高楼清洗工作的 “蜘蛛人” 也向社会抖出了这个行业内幕。在长沙、株洲等地,一些单位职工还发现,清洗过的楼体墙面竟然尽褪原色,锈迹斑斑,事后才知道这也是使用高腐蚀性有毒的氢氟酸清洗墙面的结果。http://www.cctv.com/news/society/20020510/155.html​www.cctv.com

某市政工程大量使用氢氟酸清洁剂的报道:

中山四路的 “穿衣戴帽” 工程已经进行了快两个月,对沿街商铺造成了不小影响。林先生 (化名) 经营着其中一家商铺,迫切期望这项市政工程完工。但就在 8 月 29 日,林先生发现麻烦又来了。施工方开始清洗外墙,清洗剂发出严重的刺鼻味。工人将清洗剂稀释后,用刷子刷上墙,然后用水管冲水。“他们也没做防护措施,外面简直像下雨一样,都没办法出门。”林先生说,从下午一点开始,工人开始清洗,一直持续到下午六点多。
真正让林先生惊讶的是,滴下来的水竟然有腐蚀性,水泥地面和摩托车都有被腐蚀的痕迹。林先生特意观察了下装清洗剂的桶,桶上标注有 “氢氟酸” 字样。“我赶紧上网查了下,网上说它有剧毒,市政工程怎么能用这种东西呢?这 “穿衣戴帽” 工程,不管是之前搭脚手架,还是现在清洗外墙,都没有一点告示!”林先生表示强烈不满。

经过提示,记者在商铺前的水泥地上看见了多处白色痕迹,记者尝试用水冲洗,也没冲洗掉,林先生称这是被腐蚀的结果。林先生商铺一名女员工的女装摩托车也有白色条痕,“我用洗洁精洗了两遍,还是这样。” 女员工无奈说。
片刻后,一名自称姓邱的男子联系南都记者,他介绍说,这两栋楼的外墙清洗工作是由他们中山市福临门服务清洁有限公司承担,广西三建将这部分工程外包了他们。除了这两栋楼外,福临门公司还承担了起湾道、孙文东路、中山四路多处 “穿衣戴帽” 工地的外墙清洗任务。
**“用的就是氢氟酸,如果不是氢氟酸,外墙那些污垢根本洗不掉。” 邱先生直言不讳,称使用氢氟酸是清洁行业的普遍现象,白色外墙都是这样洗的,**中山 “穿衣戴帽” 其他工地也将如此操作。邱先生说,工人在使用氢氟酸时,一般按照 1:20-1:30 的比例来掺水稀释,如果墙面不是太脏,稀释比例可能达到 1:40-1:60。
记者询问氢氟酸是否有毒,邱先生说:“有没有毒,看你怎么去理解了。作为清洁剂,它是没毒的;作为食品,肯定有毒的。” 他还表示,氢氟酸挥发性强,很快就发生反应,持续的时间不长。“那些水泥地面过几天就没事了。” 邱先生承诺。广东部分穿衣戴帽工程被指用有毒溶剂洗外墙_国内_各地动态_食品科技网​www.tech-food.com

此外,生活中也不要随便使用来源不明的清洁剂:

粗心阿姨买工业清洁剂洗衣 双手被灼伤 - 城市频道 - 浙江在线​cs.zjol.com.cn

尽量选用标明成分的清洁剂。不过鉴于目前多数厂商都以商业机密为由不注明清洁剂成分,还是尽量选用大品牌的清洁剂为好(拼夕夕上不明来路的冒牌清洁剂少买)。

知乎用户 贺仙 发表

看到一个武大学长的杯具,估计这位老兄不是做无机这块的。
09 化学江苏省一路过,知乎上卧虎藏龙,化学大神应该一抓一把,咱这亮奖项也没啥大的意义
直接上资料说话了,百度百科上的说法个人一向持保留意见,换更权威的。
格林伍德《元素化学》

注意,对于任何能水解形成 HF 的物质都要认真对待,不仅是 HF 本身,NaF 对人体伤害也是很大的。
看到 “外科切除” 没?

大学普通化学,傅鹰

拜托持无害说的各位别害人,另外请上课的时候认真一点

知乎用户 i0nium 发表

参考资料(引用来源):(毒)(科普)(重发) 氢氟酸――中二自重
40% 以上浓度的氢氟酸是会发烟的,无论什么浓度的氢氟酸是会挥发的,氢氟酸的腐蚀性如此之强,烟雾毒性不言而喻,大家看到那些有关工人操作氢氟酸的图片也有可能会发现,他们都带着防毒面具,如果你要做有关氢氟酸的实验,防毒面具必备,买不起?那你就别做了。

氟化氢对衣物,皮肤,眼睛,呼吸道,消化道粘膜均有刺激,腐蚀作用,氟离子进入血液或组织可与其钙镁离子结合,使其成为不溶或微溶的氟化钙和氟化镁,量大的话直接堵塞血管,直接或间接影响中暑神经系统和心血管系统的功能,导致低血钙,低血镁综合症,氟离子还可以和血红蛋白结合形成氟血红素,抑制琥珀酸脱氢酶,至氧合作用下降,影响细胞呼吸功能。此外,氢氟酸可致接触部位明显灼伤,使组织蛋白脱水和溶解,可迅速穿透角质层,渗入深部组织,溶解细胞膜,引起组织液化,重者可深达骨膜和骨质,使骨骼成为氟化钙,形成愈合缓慢的溃疡。吸入高浓度蒸汽或者经皮吸收可引起化性肺炎肺水肿。

以上两段很清晰地表明了:
1、
学校很不负责任,没有配齐防护用具(不要歪了)
更糟糕的是没有及时送入化工防护院,普通的医院(哪怕再好)对于大多数化学化工实验生产造成的伤害也是束手无策。

2、
网上的很多讹传很无脑,不论是支持危害大还是危害小。
尤其是某位表示氢氟酸可以自然好的,还说难挥发的 “化学高材生”。
更可笑的是,某些辟谣者甚至自己也在造谣。

3、
氟化氢非常危险,浓硫酸甚至不是和它一个量级的。
中二别玩氟化氢,玩别的还能送个网址中国器官捐献网

知乎用户 林灿斌​ 发表

有人就这件事 At 了一个京都大学的化学硕士,我在微博上看到京都大学的化学硕士(http://weibo.com/hiraharanaoki)是这样说的:

化学品毒性分五级,这玩意的毒性已经是最高级别的” 剧毒 “级别了,而且是 A **级剧毒物品,**非常少的量(20mg/kg)即可致死,这算没什么毒性吗?这个和砒霜毒性比也没差多少了,难道要氰化钾才算有毒性吗?
附:公安部发布的《剧毒物品品名表》(GA58-93)
http://aj.xiangtan.gov.cn/html/ajj/ml/wxhxp/2012/10/26/218598.html

京都大学的化学硕士认为 20% 的 HF 算是稀的,没有毒性可谈。
他还发了篇长文科普,我读书少不知道对不对,麻烦大家帮忙看一看

这篇文章错误比较多:
**1、氢氟酸挥发性不强吗?
**好像和我以前学的不太一样,浓度再低的氢氟酸都要求在通风橱里操作就是这个原因。

2、指甲缝痛不是因为氢氟酸会电离出氢离子呈酸性” 刺激 “皮肤引起的,而是氟与钙镁离子结合直接导致的神经细胞的去极化,直接作用于神经细胞,那种痛是多么痛的领悟。

3、只要接触皮肤了,就非常危险了,无论浓度高低,如果拍片指头上有点了,那没准就得截肢了。而不是这位硕士说的皮肤接触不会有事,另外 20% 的浓度也绝非这位硕士这样说的” 没有毒性可谈 “,下面的链接 6 就是 20% 的氢氟酸致人死亡病例事实上,绝大多数的氢氟酸中毒死亡都是由皮肤接触氢氟酸引起的,反而是呼吸道吸入和直接饮用(这个没见过相关病例)基本不可见。另外这玩意也容易挥发,所以建议在通风橱里操作,真跟他一样无视实验规范,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京都大学的化学硕士认为氢氟酸只有吸入呼吸道与粘膜接触和直接饮用两种摄入方式,前者量太低,后者没人这么蠢,因此是非常安全的。手指上的黑斑并不是氢氟酸的毒性造成的,而是弱酸性造成的,过几天就会好,这件事是有人在煽动造谣……
———————————FBI Warning:下面图片可能引起不适———————————
首先说下氢氟酸的致死原理:氢氟酸致死原理在于氟离子能结合人体中的钙形成氟化钙,当结合完了,那你就死了,这个量不需要太多,一般认为只要 1.5g 的 HF 就足以致死。

截肢的原理是当氟离子的量足够多的时候为了避免氟离子扩散(现在好像还没有有效药物能第一时间阻止氟离子扩散),就像切掉癌组织为了避免癌细胞扩散一样,把受污染的部分肢体切除。反正到了需要截肢的时候,那部分肢体应该也被氟离子侵蚀得不能用了。

好了,下面的心理承受能力低的就别看了,到此为止。

最后说个例子(上面和下面这些英文图片都出自橡树岭国家实验室的氢氟酸安全手册)
美国能源部橡树岭国家实验室的相关专题:http://web.ornl.gov/sci/physical_sciences_directorate/mst/RSG/pdf/HF_Safety_1.pdf
1994 年,澳洲一个倒霉哥们儿把 100 毫升 70% 氢氟酸洒在了右腿裤子上。他立刻拉出消防水龙狂冲沾染部位,还跳进了游泳池。遗憾的是,为了保命,最后他的右腿截肢了。
两星期后,他还是死了。

就算浓度低于 20%,如果处理不及时也能造成严重后果
浓度低于 20%,看文档有 24 小时” 潜伏期 “(先这么叫着好了),潜伏期过了才会出现红斑和疼痛,因为有潜伏期所以容易延误治疗,等痛了,没准就得剁手了。
这次的中学生们似乎用的就是这个浓度的氢氟酸,那么 27 号玩氢氟酸,28 号晚上才出现的红斑和疼痛,今天(29 号)早晨治疗考虑到沾染量不多而且之后有马上冲水了应该还算及时。其实沾染后最好马上用六氟灵(这玩意挺贵,不过比手便宜,有些实验室贪便宜就没配,按照” 毒蛇出没之处, 七步之内必有解药。“的原则,应该配一份并按照保质期定时更换的)清洗,再没有也得用氯化钙。然后到医院,一般医院可能没救治过这种病人,如果有专门的医院就往专门的送吧,之后就打点滴补钙、吃钙片、看钙片慢慢养了。
然后不同浓度,潜伏期不同,高于 50% 马上见效。这个死不死人主要看摄入量,20mg/kg 就达到了致死量,按个人体重不同,一般认为摄入 1.5g 足以致死。

另外因为这玩意儿渗透力强,渗进去后肯定不能再跑回来,所以也有个说法是:
1% 的人体皮肤被 100% 氢氟酸喷溅
2% 的人体皮肤被 70% 的氢氟酸喷溅
两种情况没有立刻处理(六氟灵清洗之类的)都会造成死亡(当然,立刻处理了也不一定就肯定能活,上面那个倒霉蛋的临时处理也算及时了,还是死了)最后给点资料让大家参考:
加州理工关于 HF 的 MSDS sheet:http://kni.caltech.edu/facilities/msds/HF.pdf 这里认为气态 HF 5ppm 以上的浓度就足以造成灼伤(眼球、皮肤、呼吸道)
SECTION 3 – Hazards Identification
EMERGENCY OVERVIEW
Colourless liquid with a pungent, irritating, penetrating odour. Concentrations above 40% fume in air. Will not burn. Cylinders or tanks may rupture and explode if heated. Highly reactive. Contact with metals, such as iron or steel, slowly releases flammable and potentially explosive hydrogen gas. VERY TOXIC. May be fatal if inhaled, absorbed through the skin or swallowed. CORROSIVE to the nose, throat and respiratory tract. Causes lung injury-effects may be delayed. CORROSIVE to the eyes and skin. Causes severe burns. May cause blindness and permanent scarring. Absorbed fluoride can cause metabolic imbalances with irregular heartbeat, nausea, dizziness, vomiting and seizures. Long-term exposure may cause skeletal fluorosis (weakened bone structure). Target Organs: Lungs, teeth, eyes, skin, bone, mucous membranes. Potential Health Effects Primary Route(s) of Entry: Inhalation and ingestion. Skin contact. Eye contact. Skin absorption. Effects of Acute Exposure: May be fatal by ingestion, inhalation or skin absorption. Corrosive. Acute effects may be delayed. LD50/LC50: CAS# 7732-18-3: Oral, rat: LD50 = >90 mL/kg. CAS# 7664-39-3: Inhalation, mouse: LC50 = 342 ppm/1H. Inhalation, rate: LC50 = 1276 ppm/1H. Eyes: Contact with liquid or vapor can cause irritation or severe burns or conjunctivitis, and possible irreversible eye damage. Solutions as dilute as 2% or lower may cause burns. Skin: Both liquid and vapour can cause severe burns, which may not be immediately painful or visible. May be fatal if absorbed through the skin. Causes severe burns with delayed tissue destruction. Substance is rapidly absorbed through the skin. Penetration may continue for several days. Causes severe tissue necrosis and bone destruction. May cause hypocalcemia and death. Solutions as dilute as 2% or lower may cause burns. LD50: skin-mouse 500 mg/kg. Ingestion: Causes severe digestive tract burns with abdominal pain, vomiting, and possible death. May cause systemic toxic effects on the heart, liver, and kidneys. Depletes calcium levels in the body which, if left untreated, can lead to hypocalcemia and death. Inhalation: May cause severe irritation of the upper respiratory tract with pain, burns, and inflammation. May cause pulmonary edema and severe respiratory disturbances. Depletes calcium levels in the body which can led to hypocalcemia and death. Effects of Chronic Exposure: Acute exposure above 5 ppm may irritate eyes and respiratory tract. Also causes severe eye and skin burns. Repeated inhalation may cause osteofluorosis and permanent respiratory damage. Prolonged or repeated exposure may cause permanent bone structure abnormalities. To the best of our knowledge, the chronic toxicity of this substance has not been fully investigated.
SECTION 4 – First Aid Measure
Eyes: Immediately flush eyes with large amounts of water for at least 15 minutes, holding the lids apart to ensure flushing of the entire surface. Get competent medical aid immediately. If a physician is not immediately available, apply one or two drops of 0.5 tetracine hydrochloride solution followed by a second irrigation for at least 15 minutes or until a physician is available.
Skin: Get medical aid immediately. Rinse area with copious quantities of water for at least 15 minutes. Remove contaminated clothing and shoes.
FIRST AID: (SKIN ONLY) IF AVAILABLE, AFTER THOROUGH WASHING (PREFERRED METHOD), A 2.5% CALCIUM GLUCONATE GEL SHOULD BE APPLIED TO THE BURNED AREA, [OR] THE BURNED AREA SHOULD BE IMMERSED IN A SOLUTION OF 0.2% ICED AQUEOUS BENZETHONIUM CHLORIDE, OR 0.13% ICED AQUEOUS BENZALKONIUM CHLORIDE. IF IMMERSION IS NOT PRACTICAL, TOWELS SHOULD BE SOAKED WITH ONE OF THE ABOVE SOLUTIONS AND USED AS COMPRESSES FOR THE BURNED AREA. IDEALLY, COMPRESSES SHOULD BE CHANGED EVERY TWO MINUTES. IT IS SUGGESTED THAT A CERTAIN QUANTITY OF EITHER PREPARED SOLUTION OR THE CALCIUM GLUCONATE GEL BE KEPT ON HAND AT ALL TIMES. SOLUTIONS SHOULD BE REPLACED ANNUALLY IF NOT PREVIOUSLY USED.
Ingestion: Do NOT induce vomiting. If victim is conscious and alert, give 2-4 cupfuls of milk or water. Get medical aid immediately. Never give anything by mouth to an unconscious person.
Inhalation: Remove patient from exposure to fresh air immediately. Administer approved oxygen supply if breathing is difficult. Administer artificial respiration or CPR if breathing has ceased. Call a physician. Keep patient lying down, quiet and warm.
Notes to Physician: Due to delayed and persistent symptoms, observe patient closely for 48 hours. Prompt action is essential in all cases of contact.
Antidote: Always have calcium gluconate gel on hand. The use of infilitration therapy and intraarterial therapy for hydrofluoric acid burns resulting from concentrations greater than 20% should be made by qualified medical personnel. Calcium gluconate may be administered intravenously slowly to bind to the fluoride ion. This administration needs to be monitored under the supervision of a physician.

  1. 韩国三星一工厂发生氢氟酸泄露事故 致 1 人死亡 (高清组图) (3 小时后感觉不适,1 死 4 伤)

  2. 浙江氢氟酸外溢致 1 人死亡 附近居民受影响 (接触后马上出现灼伤症状,死亡)(另外这同一地方 2011 年又发生了一起氢氟酸泄露,所幸没人死亡)

  3. 氢氟酸泄漏地区 为 “特别灾区”(5 死 18 伤、2000 余人感不适)

  4. 女子用强酸泼男童致死亡 庭审时称孩子是殉葬品 (硫酸氢氟酸混合物泼洒,死亡)

  5. 谈恋爱谎报年龄 分手后痛下杀手 (泼了半瓢浓度不明的氢氟酸,法医鉴定因氢氟酸中毒性休克死亡)

  6. 巨毒清洗液从天而降淋死路人 揭开清洁业惊人黑幕 (20% 浓度,接触皮肤后迅速冲洗,10 小时死亡)

  7. 至于没死人的只是截肢什么的就太多了这里就不罗列了

延伸阅读:my SF life 1210_MBSFS 字幕组

不过这玩意虽然是致命的,但不是一沾就死(虽然致死剂量很少),而是 “could be deadly”,可能会死,量少点就截肢,再少点可能就氟骨、如果非常非常少而且立刻处理,也是有可能痊愈的。

大家可以看看这老头玩氢氟酸时使用的设备,当然这是浓度比较高的氢氟酸,但就算是 20%(也不低了)的氢氟酸,也不建议无防护不使用通风橱直接在室内操作。
—————————校方公示结果—————————

居然不戴手套,而且沾到了直接用水冲下就行?要用多少水洗?我觉得得用洗地那么多的水来洗吧。
这公文看起来就像把责任推给了学生(是你们自己怕冷没洗干净不能怪我),在 12 月的安徽用冷水把手冲上半个小时我想没多少人能做到。
就算没戴手套沾到了,没有六氟灵最起码也拿氯化钙溶液冲洗吧。

最后我还是觉得很奇怪,都做了那些治疗和检查项目,怎么当天就出院了?除氟了吗?拍了片吗?查血了吗?
———————————2013 年 12 月 30 日按———————————

郎溪中学高一被化学药品灼伤手指 7 名学生已离院返校
牙膏和肥皂缓解神经细胞的去极化引起的疼痛是什么原理?还是牙膏肥皂能脱氟?

知乎用户 Yanice Lin 发表

去锈水!!!!淘宝店随便就能买到,里面就含氢氟酸!为什么不贴危险标记,为什么这么轻易买到,5 岁孩子,十几毫升,或者更少,2 小时左右,来院就已经双侧瞳孔不等大,根本一点机会都没有~

知乎用户 匿名用户 发表

一个老师讲过的事故,实验室一个男生戴一次性手套用氢氟酸,用完后把手套摘下来扔在实验台上了,那种一次性手套摘下来很容易就里外翻过来了大家都知道。然后下一个做实验的女生并不知道这个手套里面沾了氢氟酸,接着戴它做实验,氢氟酸腐蚀皮肤是没有感觉的啊,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很严重了,赶紧送校医院处理,校医院说治不了送北医三院吧,送到北医三院,三院也治不了赶紧送积水潭,然后截肢了。

用完手套,尤其是碰过有毒,腐蚀性物质一定要及时销毁。
不要用别人用过的手套

知乎用户 匿名用户 发表

知道有人说过一句 “每个人都该学点编程”,现在我想 “每个人都该懂点化学”。
朋友圈空间一些 “食物搭配禁忌” 等等乱七八糟的泛滥,大家也不是没见过。似乎有种感觉:化学真是不招人待见。看到这种话题新闻时常爆出来什么感觉?好像大家围绕 “1+1=3” 这个事件和后续爆料展开社会、法律、道德的大讨论,然后似乎有哪里不对…

HF 似乎弱酸就好弱的观点简直无情,毒性跟酸性的对应因果关系是哪个不负责任的说的?
毒性是化学物质对人体伤害能力的统称,作用机理是多种多样的。这东西的致毒根源在于其化学性质极其活泼,由此在体内产生一系列异常的化学反应和连锁后果。
致死剂量么,小的一逼,基本能进体内就得紧急送医(具体数据上面有引用百度的了)。
最麻烦的是:即便一般人不喝它就饺子,不小心碰上也得翻。一切源于它本身具有很强的渗透性,很容易透过皮肤渗透到体内。就是说:你把口鼻腔呼吸道都闭上,外加眼睛和肛门,只要有裸露皮肤在含有 HF 的气体环境下,依然会中毒。对对对,像有名的沙林毒气这类神经性毒气也都附带糜烂和渗透效果。
实际操作中,除了戴手套外,还要配以高过滤性的口罩。
不知道这个实验实际中用的浓度有多低,剂量有多小,但觉得这孩子定然是出事后马上发的帖子,真是时间长了恐怕就见不着了,不知道具体浓度和实际渗透速率和体内作用时间,奉劝火速就医。

知乎用户 华仔 发表

以前本人身强体壮,爱好运动,打篮球半场一下午不嫌累~~~~~
后来实验用到三氟化硼乙醚络合物,该物质只要打开就会水解产生氟化氢白色烟雾,本人在穿好实验服、带好手套、戴好防毒面具、通风橱操作的情况下,连续用了该催化剂三个月,现在两膝盖无时无刻不疼,蹲着起身的时候膝盖会响、像生锈了一样,已放弃篮球。。。
现在担心的是会不会一直这样疼痛下去。。。

知乎用户 斯宾诺皮 发表

已经有这么多回答,作为能接触到这个试剂的学生从侧面讲讲。
1、第一个是某在新加坡读书的同学。他们那里一旦要用的氢氟酸都需要全身穿着防护服。
2、前段时间有个在国外做博后的师兄回实验室,他们那里要用到氢氟酸的时候必须向系主任级别的申请,详细说明为什么要用才可以。
3、我们实验室偶尔也有人要用到,但是他们最多戴口罩手套完事儿。在国外做博后的师兄表示非常不能理解。

知乎用户 江湖 发表

妈个鸡,这么危险的东西居然还是被低估了。看来安全意识真是太差。我现在所在的厂区中就有要用氢氟酸的清洗机,要死不死的我还是管这个的,这玩意儿是弱酸,只会滲入皮肤和骨头反应、俗名化骨水。
每次我们弄这个机器时候,都要先用水冲洗半个小时以上、大约浓度在百分之一以下才敢人操作。并且最少要 C 级防护衣、防防酸碱手套、和防溅射面具。基本上是无任何死角才能由专业人员来弄。
旁边要有六氟灵药液和敌氟灵软膏、生碰到一星半点的。这玩意儿的破坏力只能被高估、不能被低估。

知乎用户 科研狗 发表

做为一个做实验经常不采取保护措施的人,包括各种强酸强碱,但是氢氟酸我每次都保护措施很齐全!你觉得他有多严重!

知乎用户 nathanzh 发表

实在看不下去了。第一次答题, 危险程度 不是看酸碱度好不好?所有讲没事的都要反省。这玩意儿最要命,它会吃你的骨,然后又溶解,又继续吃,无限循环, 无限循环, 无限循环。看懂了? 不会停!!!
它是无色无味!!! 无色无味!!! 无色无味!!!
但是最危险的是:它不会马上显现效果,通常要 1-8 小时,有时会大于 24 小时(取决于浓度),等你发现痛,只有截肢!!!耽误你的治疗。
在有些晶圆厂,是要穿防尘服的,不然百万元的产品都报销,但如果你中了这玩意在身上,规定是马上脱光,冲 15 分钟以上,不用管几百万的设备产品。而且到处都建好的冲淋设备在厂房里面,就是不要你拖延。对了,美妹也要脱光。
然后用 2.5% 的 calcium gluconate.
千万不要用 calcium chloride! 千万不要用 calcium chloride! 千万不要用 calcium chloride!
在冲洗中,叫你的小伙伴叫救护车,一定要对医院讲是中了这东西。

知乎用户 D.944 发表

致死量 2.5mg/kg。。。结合你自己的体重你就知道多少 HF 就能让你见上帝了。。。

知乎用户 匿名用户 发表

氟、氯、溴类,都应该小心。

渗透入体内的氟离子会结合钙离子,导致血钙平衡失调,大量致命。

所以有打补钙剂 “解毒”,但是已经结合沉积的影响是无法消除的。
后果是,很长一段时间该部位会疼痛。

更多的很多科普也说明了。

综合起来,氟相关的东西都比较危险。要特别注意。

下面附带一些东西

1、化学内也存在隔行如隔山的,所以不了解 HF 的毒性也是很有可能的,说不定他是做理论化学的呢。一般比较了解 HF 毒性的,实验都会有接触,比如和硅相关的化学(材料、无机、纳米),与氟化物相关的有机化学。

2、警惕结合 Na、K、Ca 离子的毒剂,比如冠醚也是很危险的东西。

3、不要在家里面或非实验室场所进行实验。害人害己。很多人以为自己的试剂不挥发,不扩散。但是那只是看不到。有兴趣的做做罗丹明相关的东西吧,测试下你的防药剂扩散水平。注:罗丹明不好洗,有致癌性,所以还是不要作死了。

4、对于含氟废液也要尤其小心,特别是有机反应,一些人在处理含氟有机废液的时候还是比较大胆的,挺危险。新手一定要清楚了解,反应后的溶液构成。

最后说点搞笑的。

1、有个师兄做溴有关的反应,在通风橱里做,但是一不小心吸了一点,鼻毛被烧掉了。哈哈。

2、个人感觉氯气浓度低一点的时候味道还挺好的,有种茉莉花的感觉。氯仿也挺好闻的。

3、作为分析实验室,我们实验室里最毒的就属 HF 和 CdCl2 了。

知乎用户 BabySchumi 发表

比我更专业的学弟

@yjjart

已经回复啦
我就补充一句吧,HF 的腐蚀性主要不是因为它的酸性,主要来自于氟离子和钙离子等金属离子的结合。
事情至此,已经越来越像真的了,为几位小朋友感到悲伤,整个学校的老师、当地医院的医生居然都不知道 HF 的危害性。

知乎用户 兰 Sir 发表

看了排名靠前的几个答案,都是晒 “经验” 的,着实觉得有点压抑。氟是高度危险的化学物质,进行和氟有关的实验时应该做好最高的防护,发生伤亡事故的就不要觉得很光荣了。氢氟酸和氟单质的性质有点接近,下面歪个楼介绍下氟单质的发现过程,纯粹搬运工。

氟的发现历程

  在化学元素史上,参加人数最多、危险最大、工作最难的研究课题,莫过于氟元素的发现。自1768年德国化学家马格拉夫(Marggraf,A.S.1709-1782)发现氢氟酸以后,到1886年法国化学家莫瓦桑(Moissan,H.1852-1907)制得单质的氟,历时118年之久。在这当中不少化学家损害了健康,甚至献出了生命,可以说是一段极其悲壮的化学元素史。  1768年马格拉夫研究萤石,发现它与石膏和重晶石不同,判断它不是一种硫酸盐。1771年化学家舍勒用曲颈甑加热萤石和硫酸的混合物,发现玻璃瓶内壁腐剂。1810年法国物理学、化学家安培,根据氢氟酸的性质的研究指出,其中可能含有一种与氯相似的元素。化学家戴维的研究,也得出同样的看法。1813年戴维用电解氟化物的方法制取单质氟,用金和铂做容器,都被腐蚀了。后来改用萤石做容器,腐蚀问题虽解决了,但也得不到氟,而他则因患病而停止了实验。接着乔治 · 诺克斯(Knox,G.)和托马斯 · 诺克斯(Knox,R.T.)两弟兄先用干燥的氯气处理干燥的氟化汞,然后把一片金箔放在玻璃接受瓶顶部。实验证明金变成了氟化金,可见反应产生了氟而未得到氟。在实验中,弟兄二人都严重中毒。继诺克斯弟兄之后,鲁耶特(Louyet,P.)对氟作了长期的研究 ,最后因中毒太深而献出了生命。法国化学家尼克雷(Nickles,J.)也遭到了同样的命运。法国的弗雷米(Fremy,E.1814-1894)是一位研究氟的化学家,曾电解无水的氟化钙、氟化钾和氟化银,虽然阴极能析出金属,阳级上也产生了少量的气体,但始终未能收集到。

  同时英国化学家哥尔(Gore,D.G.1826-1908)也用电解法分解氟化氢,但在实验的时候发生爆炸,显然产生的少量氟与氢发生了反应。他以碳、金、钯、铂作电极,在电解时碳被粉碎,金、钯、铂被腐蚀。这么多化学家的努力,虽然都没有制得单质氟,但他们的经验和教训都是极为宝贵的,为后来制取氟创造了有利条件。

  莫瓦桑出生于巴黎的一个铁路职员家庭。因家境贫穷,中学未毕业就当了药剂师的助手。他怀着强烈的求知欲,常去旁听一些著名科学家的讲演。1872年他在法国自然博物馆馆长和工艺学院教授弗雷米的实验室学习化学,1874年到巴黎药学院的实验室工作,1877年获得理学士学位。1879年通过药剂师考试,任高等药学院实验室主任。1886年成为药物学院的毒物学教授。1891年当选为法国科学院院士。1907年2月20日在巴黎逝世。他在化学上的创造发明很多,现在主要介绍他在氟方面的研究。

  1872年莫瓦桑当上弗雷米教授的学生,开始在真正的化学实验室工作了。

  弗雷米教授是当时研究氟化物的化学家,莫瓦桑在他的门下不仅学到了化学物质一般的变化规律,而且还学到了有关氟的化学知识和研究过程。他知道早在60年代安培和戴维就已证明,盐酸和氢酸是两种不同的化合物。后一种化合物中含有氟,由于这种元素反应能力特别强,甚至和玻璃也能发生反应,以致人们无法分离出游离的氟。弗雷米反复做了多种实验,都没有找到一种与氟不起作用的东西。虽然他知道制单质氟这个课题难着了许多化学家,可是莫瓦桑对氟的研究却非常感兴趣,不但没有被困难所吓倒,反而下定决心要攻克这个难关。由于工作的变化,这项研究没有及时进行,所以在10年以后,才集中精力开展研究。

  莫瓦桑先花了好几个星期的时间查阅科学文献,研究了几乎全部有关氟及其化合物的著作。他认为已知的方法都不能把氟单独分离出来只有戴维设想的方法还没有试验过。戴维认为:磷和氢的亲合力极强,如果能制氟化磷,再使氟化磷和氧作用,则可能生成氧化磷和氟,由于当时还没有方法制得氟化磷,因而设想的实验没有实现。于是莫瓦桑用氟化铅与磷化铜反应,得到了气体的三氟化磷,然后把三氟化磷和氧的混合物通过电火花,虽然也发出了爆炸的反应,但并没有获得单质的氟,而是氟氧化磷。

  莫瓦桑又进行了一连串的实验,都没有达到目的。经过长时间的探索,他终于得出了这样的结论:他的实验都是在高温下进行的,这正是实验失败症结所在。因为氟是非常活泼的,随着温度的升高,它的活泼性也就大大地增加了。即使在反应过程中它能够以游离的状态分离出来,它也会立刻和任何一种物质相化合。显然,反应应该在室温下进行,当然,能在冷却的条件下进行那就更好一些。看来电解是唯一可行的方法了。他想如果用某种液体的氟化物,例如用氟化砷来进行电解,那么怎样呢?这种想法显然是大有希望的。莫瓦桑开始制备剧毒的氟化砷了,随即遇到了新的困难,原来氟化砷是不导电的。在这种情况下,他只好往氟化砷里加入少量的氟化钾。这种混合物的导电性能好,可是在反应开始几分钟后,阴极表面覆盖了一层电解析出的砷,于是电流中断了。莫瓦桑疲倦极了,十分艰难地支撑着。他关掉了联通电解装置的电源,随即倒在沙发椅上,心脏病剧烈发作,呼吸感到困难,面色发黄,眼睛周围出现了黑圈。莫瓦桑想到,这是砷在起作用,恐怕只好放弃这个方案了。出现这样的现象不是一次,曾因中毒而中断了四次实验。莫瓦桑的爱妻莱昂妮看到他漫无节制地给自己增加工作,而且又经常冒着中毒危险,对他的健康状况极为担心。

  可是莫瓦桑仍然继续进行实验,设计在低温下电解氟化氢。由于干燥的氟化氢不导电,于是往里面加入少量的氟化钾。他把这个混合物放在一支U形的铂管中,然后通电流。在阴极上很快就出现了氢气泡,但阳极上却没有分解出气体。电解持续近一小时,分解出来的都是氢气,连一点氟的影子也没有。莫瓦桑一边拆卸仪器,一边苦恼地思索着,也许氟根本就不能以游离状态存在。当他拨掉U形管阳极一端的塞子时,惊奇地发现塞子上覆盖着一层白色粉末状的物质。可不是么,原子塞子被腐蚀了!氟到底还是分解出来了,不过和玻璃发生了反应。这一发现使莫瓦桑受到了极大的鼓舞。他想,如果把装置上的玻璃零件都换成不能与氟发生反应的材料,那就可以制得单体的氟了。荧石不与氟起作用,用它来试试吧,于是把荧石制成试验用的器皿。莫瓦桑把盛有液体氢和氟化钾的混合物的U形铂管浸入制冷剂中,以铂铱合金作电极,用荧石制的螺旋帽盖紧管口,管外用氯化甲烷作冷冻剂,使温度控制在-23℃,进行电解。终于在1886年第一次制得单质氟。莫瓦桑的成就经过著名化学家的审查,认为是无可争论的。为了表彰他在制氟方面所作的突出贡献,法国科学院发给他一万法郎的拉 · 卡泽奖金。20年以后,又因他研究氟的制备和氟的化合物上的显著成就,而获得了1906年的诺贝尔化学奖。
-————————————————————————————————————————
来源:氟的发现历程
实验能接触到氢氟酸的,想必是化学专业的,对这段历史应该有所了解。发生这种事故,实在是不应该。

知乎用户 Bright 发表

唉,我森森地感觉这个问题没答真是非常大的失误,简直就像我被氢氟酸腐蚀了一样心痛…… 就在几天前还在教育女朋友用氢氟酸时一定要做好防护呢。

为啥氢氟酸这么厉害?来说两点吧。
第一,氟离子会与钙离子结合形成氟化钙,比碳酸钙还难溶于水,所以会对骨头造成伤害,不可逆;
第二,氟原子这东西很奇怪,半径和氢原子非常接近,但是会对细胞代谢造成致命伤害,而且细胞分辨不出,所以也常常用于药物去骗病菌、癌细胞;

所以你可以看出来,人一旦接触氢氟酸造成氟进入皮肤继而进入代谢循环,不仅骨头会受损,身上细胞组织也跟着受罪,真他娘的软硬通吃啊有木有!排名第一的答案就是血淋淋的证据!

所以,各位有机民工们,各位奋战在科研、生产、实验前线的同仁们,做实验一定要保护好自己!不懂就去百度、chemicalbook 上查,切莫留下终生遗憾!

知乎用户 李工 发表

本人曾在某欧洲知名公司工作,该公司把氢氟酸危险性排在化学危险品首位。有一次马来西亚分公司两员工开匹卡车运送氢氟酸途中有一桶破裂,氢氟酸大量泄漏,两人下车查看,因吸入大量氢氟酸气体而身亡。因此事太严重,总公司关闭了该厂。

知乎用户 LYR.exe 发表

从理论一点的角度来说:氢氟酸确实对人具有极强的腐蚀性及毒性。氢氟酸(氟化氢,HF)是一种小分子化合物,在水溶液中不完全电离。它有较弱的酸性,只比醋酸稍强,因此它和盐酸这样完全靠强的质子酸性使蛋白质等重要生物质分解的原理不同。氢氟酸的腐蚀作用和毒理主要与氟化氢分子与解离出的氟离子有关。首先氢氟酸是一种较弱的质子酸,但它是一种很强的路易斯酸(Lewis),这就使它在蛋白质的水解中具备很强的催化作用,只要有足够的用量和足够的时间,氢氟酸能够把尸体几乎完全溶解掉(参见绝命毒师第一季中 Walter White 的所作所为)。另一方面,氟离子在软硬酸碱理论中是极强的硬酸,与钙、铁、锰、钴等元素有非常强的配合作用。钙在人体的骨骼中以羟基磷酸钙的形式存在,氟离子能置换出其中的阴离子,使其中的氟离子含量上升(原因:由氟化钙、氢氧化钙、磷酸钙的溶度积来比较,氟离子与钙离子的亲和性是非常好的),这样一来骨骼内部的晶体结构就发生了变化,这样就导致了慢性的骨骼病变(氟骨病)。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人体中各种生命活动都需要酶及辅酶的参与,其中不少的分子中都含有氮、氧原子配位的金属原子,如血红素中的铁、维生素 B 中的钴等等,它们中有许多都会被 “入侵” 的氟离子夺取,形成没有生理活性的配离子,这样一来这些细胞正常运转所需的物质就被摧毁了,从而使人体中毒。而且氟化氢分子及氟离子的体积都非常小,可以非常迅速地在人体中渗透、扩散,因此不管是氢氟酸,或是氟化钠等可溶盐,只要与皮肤接触或是由口摄入体内,就都会产生以上的毒性,尽管作用起来不会像氰化钠那样速效、剧烈,但后果是极其严重、致命的。
作者才疏学浅,如有纰漏及谬误,烦多包涵指正。

知乎用户 天问 发表

之前实习的时候,因为要溶解工业硅,需要用到 HF,用这个是我唯一一个带橡胶手套取的酸(什么盐酸、硫酸、硝酸、王水都是小问题,最多就是疼一下,过几天就好),所以目前还没有被 HF 腐蚀过,但是我们科长有过经历,当时给我说的是,就滴了一滴,立马拉到市里烧伤医院治疗的。哪个疼的程度,据她说,去医院之前是钻心一般的疼痛,根本没法组织的,然后开刀把肉割下去,一直到骨头,然后用药(什么药她忘了),之后是可以忍受的疼。。。题主自己想象吧

知乎用户 张泥煤 发表

因为做实验要溶解石英(SiO2)的缘故,我有幸接触到了 HF,和其他酸(硝酸,盐酸,高氯酸)一开始因为经验不足,胆子小,对这些酸都会加倍小心。后来做实验多了,没那么紧张了,也开始懈怠了,于是我开始徒手搅拌王水,在通风橱外无防护中和实验用过的废酸。看了以后各位的回答,真心觉得我现在还完整无损的坐在这里看知乎,真的是命好。。

我本身不是搞化学的,但是多年前我入错了行,搞了地理,也做了一些实验。我与这些化学试剂并不是每天都接触,但是希望每一个接触它们的人,都能正视它们可能带来的危害。

首先一般的酸(盐酸,硝酸)滴在皮肤上沾在衣服上是经常有的事情,剂量小的话用大量水冲洗问题并不会很大。有一次犯二,没戴手套用手拿玻璃棒搅拌王水,王水溅起沾在手背上,痛,灼烧感,但是也没痛的要死,我还很淡定的走到水池边用水冲。。结果没事

我经历的比较严重的有两次。一次是在拉萨做实验,要用硝酸。拉萨海拔高气压低,而我们用的硝酸是成都生产的,装硝酸的瓶内气压高,当拆开一瓶新的硝酸,松动瓶塞的瞬间,瓶内的气压会把瓶塞顶出去。当然这个过程是在通风橱内进行的,而那次我通风橱拉的很高,我又不近视,不戴眼镜,于是我整个面部实际是暴露在这瓶硝酸面前的,,,后面你可能猜到了,瓶塞被顶出的瞬间,少量硝酸被溅出,进入左眼。立刻感到灼烧感,立即用水冲洗大概三分钟,不过洗之后痛感消失,自我感觉视力正常,于是我打算继续做实验。。后来我觉得还是去医院比较好,虽然拉萨医疗条件不是很好,至少吃点药啥的我心里好受一些。后来过程曲折,辗转去了三家医院才去了眼科,找到大夫已经是出事两小时以后,大夫不敢怠慢,立即大量生理盐水冲洗,检查。诊断结果已记不清,大概是什么角膜点状着色(好像是这个词),不过视力正常,也没其他不适,就是结膜充血比较严重(用水洗的),摸抹药膏,包扎。一周后复查,一切正常。感谢老天!!

和氢氟酸亲密接触是在后来,我把氢氟酸和硝酸混合溶液(体积比 5:0.3)230 度加热蒸干,氢氟酸质量分数已经记不得,只记得是优级纯,未经稀释(莫非是 40%?懒得去查)。当然酸是在耐高温耐腐蚀的特氟龙烧杯里的,蒸干这个过程也是在通风橱里进行,十个烧杯同时在电热板上蒸干,我要看通风橱里面的烧杯里是否已经蒸干,直接撸起袖子去拿烧杯(当时穿白大褂,但是白大褂袖子比较肥一些,我怕袖子碰到其他烧杯污染样品,或者把烧杯蹭倒,所以撸起袖子),结果被酸蒸汽结结实实的蒸了一下,同样的,灼烧感,痒,手臂变红,还是大量水洗,也没去医院,看着问题不大我就去打麻将了。到现在 5 个月过去了,依然活在这世上。

看了上面的回答,才知道那次是多么危险。。之所以没有引起严重的后果,我猜测,一是接触酸蒸汽时间短,几秒钟时间,二是氢氟酸和硝酸都易挥发,加热的情况下会不会是酸先被挥发掉,然后才是水(只是猜测,未求证),蒸汽里面酸的成分已经不多,所以我才能幸免于难。不管怎样,再次感谢老天!!

如何防护如何紧急处理上面讲的很多了,不要赘述。所以,各位,接触这些东西,请务必小心谨慎。完

知乎用户 「已注销」 发表

作者:浙江大学金华医院烧伤整形皮肤外科(仇旭光);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烧伤科(韩春茂);浙江省金华市浦江县人民医院外科(毛新兴)

2014 年 5 月 7 日晚,浙江省杭金衢高速公路浦江段发生一起多车追尾事故,导致重大氢氟酸泄漏,造成直接或间接受伤患者 253 人。笔者就参与抢救的一例事故现场直接受伤患者的死因进行分析、探讨,供商榷。

患者男性,29 岁。于 2014 年 5 月 7 日 21:10 在高速公路上所乘轿车与运输氢氟酸的槽罐车相撞致氢氟酸水溶液(体积分数 12%)灼伤全身多处;事故现场有大量氢氟酸泄漏,患者同时伴有氢氟酸呼吸道吸入。23:15 患者被救护人员送达浦江县人民医院急诊室。此前半小时,患者在某医院已开始接受静脉补液、糖皮质激素治疗。在事故现场,救援人员对患者采用大量自来水冲洗创面。

入院情况:神志尚清,烦躁不安;体温 36.5℃;心率 135 次 / min; 呼吸 12 次 / min; 血压 120/89mmHg(1mmHg=0.133kPa),皮氧饱和度 90%。双眼球结膜呈白雾状。双肺呼吸音粗,可及湿啰音,腹软,肠鸣音未闻及。下颌部、右上肢及腹部可见多处黑色焦痂(右前臂 20 cmx15 cm,右上臂 5 cmx5 cm、10 cmx8 cm,右上胸壁 15 cmx15 cm,下腹正中及右下腹近背侧分别有长约 15 cm、20 cm 条形创面)。诊断:急性氟中毒;氢氟酸烧伤 III 度 3%;双眼烧伤;重度吸入性损伤。

急诊立即经口气管插管接皮囊辅助通气;给予甲强龙针 40mg 静脉注射,葡萄糖酸钙针 2g 静推。眼部用激素、葡萄糖酸钙液外敷。为进一步救治转人 ICU 病房。测心率 127 次 / min;血压 96/69mmHg,呼吸机辅助通气,经皮氧饱和度 100%。约 10mm 后测血压 75/52mmHg。给予去甲肾上腺素 40mg + 生理盐水 50mL 静脉微泵 10ml/h 维持注射。15min 后,血压回升至 139/68mmHg。另给予 10% 葡萄糖酸钙针 1g/h 的速度微泵静脉推注维持,静脉补液、碳酸氢钠纠正酸中毒,咪唑安定及舒芬太尼镇痛镇静。10% 葡萄糖酸钙针剂 10mL + 生理盐水 30mL 雾化吸入;葡萄糖酸钙针剂按 25.0mg/ cm2 的剂量行焦痂创面下浸润注射,同时用 50g/L 葡萄糖酸钙溶液持续湿敷创面。

期间多次查血气分析、血电解质,根据化验结果调整治疗方案。2014 年 5 月 8 日 01:30 停用去甲肾上腺素并送手术室全麻下行 “气管切开术 + 切痂术” 进手术室前测患者心率 109 次 / min,血压 131/59mmHg;呼吸机辅助通气,经皮氧饱和度 100%。术前 1h40min 总输液量 2600mL,尿量 1200mL。术中先行气管切开术;后行右上肢、右胸部、下腹部焦痂切除术。术中见创面深达肌膜、骨质,部分三角肌断裂。上述切痂创面彻底止血后用葡萄糖酸钙注射液湿敷,采用持续负压引流技术封闭创面。下腹正中及右下腹近背侧分别约 15 cm、20 cm 条形创面切除后用葡萄糖酸钙注射液湿敷 5mi,行间断缝合。

术中血压 110~130/60~70mmHg,心率 95~105 次 / min,机控呼吸。手术时间约 1h35min(02:02—03:37),总人量 1500mL,尿量 1000mL。出手术室时患者心率 96 次 / min,呼吸 20 次 / min,血压 122/64mmHg,麻醉复苏状态,气切带管气囊加压通气返回病房。03:55 送到 ICU 病房时,患者出现全身发绀,心搏 0 次 / min,血压测不出,遂予抢救,心电监护一直呈直线,于 04:58 宣告死亡。死亡诊断:急性氟中毒,氢氟酸烧伤 III 度 3%,双眼烧伤,重度吸入性损伤,心搏骤停。

知乎用户 李昰应 发表

以下引自百度百科:
HF 对皮肤有强烈刺激性和腐蚀性。氢氟酸中的氢离子对人体组织有脱水和腐蚀作用,而氟是最活泼的非金属元素之一。皮肤与氢氟酸接触后,氟离子不断解离而渗透到深层组织,溶解细胞膜,造成表皮、真皮、皮下组织乃至肌层液化坏死。氟离子还可干扰烯醇化酶的活性使皮肤细胞摄氧能力受到抑制。估计人摄入 1.5g 氢氟酸可致立即死亡。吸入高浓度的氢氟酸酸雾,引起支气管炎和出血性肺水肿。氢氟酸也可经皮肤吸收而引起严重中毒。
皮肤损害程度与氢氟酸浓度,接触时间,接触部位及处理方法有关。浓度越高,接触时间越长,受害组织越柔软或致密,作用就越迅速而强烈。接触 30% 以上浓度的氢氟酸,疼痛和皮损常立即发生。接触低浓度时,常经数小时始出现疼痛及皮肤灼伤。局部皮损初起呈红斑, 随即转为有红晕的白色水肿,继而变为淡青灰色坏死,而后复以棕褐色或黑色厚痂, 脱痂后形成溃疡。手指部位的损害常转为大疱,甲板也常同时受累, 甲床与甲周红肿。严重时甲下水疱形成, 甲床与甲板分离。高浓度灼伤常呈进行性坏死, 溃疡愈合缓慢。严重者累及局部骨骼,尤以指骨为多见。表现为指间关节狭窄, 关节面粗糙,边缘不整,皮质增生,髓腔狭小,乃至骨质吸收等类似骨髓炎的征象。氢氟酸酸雾可引起皮肤瘙痒及皮炎。剂量大时亦可造成皮肤、胃肠道和呼吸道粘膜的灼伤。眼接触高浓度氢氟酸后, 局部剧痛, 并迅速形成白色假膜样混浊, 如处理不及时可引起角膜穿孔。氢氟酸灼伤合并氟中毒已引起注意, 患者因低血钙出现抽搐, 心电图 Q-T 间期延长, 心室颤动发作。

总之一句话,居家旅行,杀人灭口,必备良药。有一点很重要的是,这玩意中毒可不是随便找一家医院就能治的了的!

知乎用户 于明涛 发表

院里有一个博士生,前些年做实验的时候很少的氢氟酸飞溅到手指上,然后,手指头截掉了,这危害不说了吧,拍片子的时候手指头显示有黑点 = =

知乎用户 吴昊 发表

氢氟酸接触,如果单纯用水冲洗效果一般。目前推荐的处理方式是用六氟特灵(一种应急处理药剂,法国人发明的)冲洗(要求 14 秒内使用,效果最好),再涂葡萄糖酸钙软膏,已经有反应的请医生皮下注射葡萄糖酸钙溶液(注意:接触氢氟酸的人请自己记住,医生不一定知道用这个特效药的)。因我公司有大量氢氟酸,这是标准处理流程,按照法国人的说法,80% 的氢氟酸灼伤可以被挽回,不会造成严重后果。

我这边配置六氟特灵洗眼液和六氟特灵冲洗器(有点像灭火器,用法也类似,身上沾到直接拿起来往沾染处喷,很方便)。就是价格也很感人。

知乎用户 张旭​ 发表

氢氟酸的酸性不强,但是腐蚀性非常强,而且作用持久,如果操作不慎吸入雾气或者液滴飞溅到裸漏的皮肤上,轻则水肿,重则截肢。所以,有一次看到 “好奇实验室” 的摄制人员为了验证传说中的 “化尸水” 的成分,拿鸡爪子在王水,浓硫酸,浓硝酸,和氢氟酸里面做实验,我就暗暗钦佩这些人,戴一个普通的 PE 手套就敢上手玩这些东西,不出事还好,出事了,真是要后悔一辈子的。

如果真的被少量氢氟酸碰到了,不多说,直接大量水冲淋,然后马上去专门的医院,记得准备好材料,一是证明自己是工伤,二是要能走医保。

知乎用户 蓝山 发表

被这玩意碰到了。赶紧去医院。如果医生说这玩意没事。就赶紧换医院。我昨天刚手上碰了这玩意。当时不清楚这玩意危害但洗手肯定没错。当时赶紧冲水。洗手。后来还是感觉不对劲。就立刻跑一诊所。这诊所医生也不懂啥。叫我去最近的医院。结果我跑到市里的中医院。那庸医害人啊。不懂这玩意。以为是硝酸之类的。说这个没办法治。只能让他自己好。我的面积不大。没事。如果实在疼得不行。就吃止痛片。我当时回家后。下午疼的在床上翻来覆去。空调房里。疼的冒汗。有一朋友正好在市二院。让他帮我问问市二院的医生。那医生也说没事。。耽误了治疗。庸医害人。
直到晚上。实在疼的不行了。去了市一院。医生一看。立马把我拉去用剪刀剪了 4 块肉下来。还没有麻醉。真心疼。等我好了就回去吧氢氟酸给扔了去。这玩意害人啊。。再也不碰了。

知乎用户 李泽慧 发表

其实想想,是不是这学校里的氢氟酸是山寨货,所以后果才不严重。。。

知乎用户 匿名用户 发表

当初在化吧骂过,因为高中教材有很多实验并没有标明物质的其他特性或非常危险,老师也没指出来。只能说老师,校方还有出版社不负责任。

知乎用户 Simon S 发表

前几年被 30% 的 hf 酸烧伤过,面积约火柴盒大小,脚背内侧位置。怒答。

看到以上答案还有特么说神马葡萄糖酸钙软膏的,终于忍不住了,丫你能在被氢氟酸烧伤十几小时内搞到这种软膏才怪呢,真是刷刷嘴皮子不费钱。那种药膏是进口的,500 多块,省级大医院都买不到,更别说各种小医院了 (如果遇到良心老板能给提前备着那另算)。更有些大医院的大夫还不懂氢氟酸是啥,光以为是普通的酸呢(或者是我看的科室不对?)。
话说当时看了几家医院,都是省里排名前五的大医院,发现医生都是 sb,只有一个年轻的男大夫知道 HF 酸的腐蚀性问题,直接回来搜了几篇论文按情况处理。
氢氟酸种种危害就不说了,关键不是腐蚀性,而是能渗进皮肤里面在体内造成持久的伤害,F 离子不清,骨头就得一直被腐蚀。而且氢氟酸溶液的浓度对伤害效果也是有很大影响的。

被其烧伤最重要的是第一时间发现,第一时间用大量水冲洗,把皮肤附着的氢氟酸尽量清除,所有沾有氢氟酸的东西第一时间集中冲洗。

我当时还买了些钙片磨成粉加水敷在被烧伤的位置,氟化钙是沉淀物,ca 离子能清除 F 离子,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作用。剩下的钙片都吃了,体内补钙。
我当时可能是发现的及时,而且浓度不高,第一时间把脚上的袜子什么的都脱了。烧伤并不严重,12 小时后才发红,24 小时后发现骨头疼。不过三天后就好了。不过那一大瓶子钙片吃到现在也没吃完………… 买多了…………
简单说几句,希望能帮助被氢氟酸烧到的不幸娃。

回头看了看上述答案,补充下:HF 酸是有很强挥发性的。

知乎用户 Hyperion 发表

我认为楼下那些提到《绝命毒师》的家伙没一个了解氢氟酸的。

知乎用户 霜的哀伤 发表

我不大段贴图,也不说案例啥的。就记得在研究生期间做实验都是不穿实验服,很少带手套的。那一天用氟化氢我穿上了实验服戴了三层手套

知乎用户 百得 发表

“武功再高,也怕菜刀” 这句话得改改了,“武功再高,也怕氢氟酸”。

知乎用户 余小鱼 发表

之前在 KAUST 实验室经常使用 HF,是用来腐蚀硅片的。
虽然每次都小心翼翼,也做好防护措施,但还是沾到手上过。是在实验结束之后发现的,拇指和食指指肚发白,并着隐隐作痛。当时就意识到是沾到 HF 了,回想起 HF 安全培训中的案例,吓得不得了,赶紧用葡萄糖酸钙软膏涂在手指上不停的揉搓。过了一个小时左右白色就慢慢消失了,还好接触的少!现在想想那些实验还有些后怕!
不得不说国外的实验室是非常注重实验室安全的,各种防护措施很到位,葡萄糖酸钙软膏就在通风橱旁边!并且刚进实验室的时候都要参加防火和危险化学品培训!防火培训是每个人都要参加的,要亲自手持灭火器体验一下如何灭火。危险化学品培训是根据自己会接触到的化学品参加相关培训,比如 HF 的培训。
后来听到过到国内一些实验室的 HF 使用情况,真的是用生命在做实验啊!
(明天补图)

知乎用户 史咕噜 发表

氢氟酸毒性很大,由于其分子性质,很容易穿透皮肤,它会使皮肤看起来完好,其实皮肤内部已经被侵蚀了。如果接触皮肤后会有很明显的刺疼感,之后就是有一种钻心疼。别问我为什么知道,因为我被氢氟酸伤害过。

知乎用户 寂寞如雪 发表

这么说吧,央企,科研单位,有个同事爱鼓捣自己的小创意,找办事员提了一瓶 30% 的氢氟酸,然后央企性质你们也知道,三天一小检查,一个月一大检查,这位老兄不厌其烦,就把这瓶氢氟酸放自己办公室了,从那时起,我再也没接近过他办公室。。。

日了 dog,上文那位搬到我们办公室了,氢氟酸像他的吉祥物一样伴随着他,吓屎我了!

知乎用户 陌晓马 发表

刚毕业那时,我在成都一家磷化工厂上班。需要到生产车间了解工艺,而工艺里的关键控制点就是萃取,即从磷矿石里用硫酸萃取出磷酸。其过程中有很大的烟雾,大部分就是硫酸和氢氟酸。
那里的老师傅常年都备有钙片,没事嚼两粒。
后来也到其他工厂去参观学习了一下。那岗位的师傅,基本属男性,秃头或光头。以前没注意,自己到车间驻扎了一段时间,头发不知不觉中有些向地中海发展。
其他腐蚀危害不明。不过职业病现在知道的是骨质和脱发。

知乎用户 郭大仙 发表

我高一的时候化学老师好像就说过,氢氟酸酸性小但是有毒性,所以当时都没做关于那个的实验。
绝命毒师第二集里也提到过这个。主角是个化学老师,用氢氟酸来做化尸水的。男配忽略了男主的警告,直接把氢氟酸倒进了浴缸而不是男主要求的聚氯乙烯塑料桶里,尸体,浴缸和地板都腐蚀了,然后就是 “伴随着尸体残渣,跌至一楼。”

嗯在后来流言终结者的绝命毒师特辑里证明氢氟酸不能当化尸水用。

知乎用户 洪洪洪洪 发表

话说你们知道一个叫 普利沃 (可能读音有差别,英文原名忘了)的紧急处理药剂不, 似乎好多人不知道, 按这个的广告,是氟化学实验的必备,接触氟后马上用这个洗。

好像就是六氟灵? 按广告,效果比传统的葡萄糖钙好很多

知乎用户 呓人珠宝 张晓伟 发表

氢氟酸非常危险,我们做实验用过,做实验前我就知道它很危险,但并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做完实验很久看到了相关报道才意识到这一点,现在想想都害怕,在没有任何防护工具的情况下,做了 2 年氢氟酸实验。。。

这个经验告诉我,即使你没有任何防护设备,至少要做到严格遵循规则做实验,一点都不能疏忽。这才保证了我的皮肤没有直接接触到氢氟酸,也没有吸入大量挥发的气体。

知乎用户 Acidic Mobius 发表

首先放出几张令人恐惧的图

我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家庭实验党,却遭受了如此惊吓,我太难了!

暑假的一天,我快快乐乐地去取快递,大概半夜 12 点才想到打开,拆开包装,一股刺激的味道扑面而来,我虎躯一震,用手 (没有戴套) 拎起来 hf 的袋子,第一层已经破了,还好有第二层,比较牢,就看到许多氢氟酸聚在袋角,我放下氢氟酸,愣了 20 秒,拼命地冲进洗手间,用肥皂洗 (其实应该用六氟灵)

自己看看价钱吧

一个晚上都没有睡好,第二天 ,带上手套,口罩,把瓶子里三层外三层套着,冲了 5 分钟,然后送给了一个朋友 (我太屑了

重点来了: 如果小规模的氢氟酸泄露,一定要用醋酸钙! 最好不要用氢氧化钙,会放热!

如果被腐蚀,用

氢氟酸灼伤治疗液 (5%氯化钙 20ml、2%利多卡因 20ml、地塞米松 5mg) 浸泡或湿敷

一定要去大医院处理

赶快处理

还要吃钙片

知乎用户 王大锤 发表

如果你对化学药品的理解还停留在酸性碱性 ph 值上,那 HF 是相对安全的,但是,做为隐蔽杀手,HF 绝对是头几号的,耳闻过一些关于 HF 的恐怖事故,现在宁愿玩盐酸硫酸,也要跟 HF 保持 1 米安全距离。

知乎用户 梅有人 发表

HF 厉害,不是因为氢离子,是因为氟离子啊。

知乎用户 专业洗碗工 发表

如果导师逼着我用 HF,我就退学。

知乎用户 松田诚一 发表

毒性很大

烧伤难以愈合

之前做实验用氟化氢吡啶鎓盐,少量氟化氢烟雾逸出通风橱 (那天通风橱效果特别差,甚至还有点倒灌) 不慎吸入。之后呼吸道有强烈烧灼不适感,立即用去离子水冲洗鼻腔。一天以后较为严重的咽痛轻度胸闷,大概过了三周半才基本完全恢复。

知乎用户 joyyy 发表

看了以上的建议,今天我用氢氟酸时,在通风橱里,戴了护目镜,防毒面具,两层手套,皮筋扎袖口,全副武装了可以说,取了不到两百微升氢氟酸,这么危险,真的要小心点啊

知乎用户 shineshine 发表

盐酸疼痛的几个数量级倍数

知乎用户 据说他姓 feng 发表

上述各位大神都有强力科普。

最危险的还在于这是 “弱酸”,但电离能力极强,极其危险的。

初中化学没学好真的可能死人的。

知乎用户 我是余文文小可爱 发表

没听过,氢氟酸最强酸的说法吗?硫酸烂肉不烂骨,这玩意儿烂骨头的!,想想都可怕!

知乎用户 匿名用户 发表

看到了这个新闻 心疼 https://m.weibo.cn/2243291484/4208836925010174

知乎用户 远野 发表

因为工作关系每天都要使用氢氟酸配置的溶液,使用 20% 氢氟酸和浓盐酸配置,最终浓度大概只有 1%。因为操作方面不可能随时保证双手手套,被少量溅到也是常有的事,通常立刻用大量水冲洗不会留下任何印记。但我必须说即使是这么低浓度的氢氟酸碰到也是完全有感觉的,其痛感真的是属于深入骨髓的那种,类似于被扭伤时的那种感受,手背上沾上一点,酸痛感就会从哪一点扩散到整个手掌,只要处理即时很快也就消失了。初次接触的人可能很难把这种感受和 “烧伤 “联系在一起,所以错过了处理的最佳时期。至于长期危害我并没观察到,有从事了 20 多年工作的同事,也没有任何相关症状。要知道以前根本没有在通风橱里操作的条件,有时整个屋里都是一股酸雾。。。
话说有次还试过用 20% 的氢氟酸吧玻璃腐蚀成毛玻璃,其实反应是相当缓慢的效果也不好。不过有个同事翻弄得时候不小心溅到了眼睛,当时吓坏了赶紧把头伸到水龙头下冲洗,还好最后没什么事,不过自此后再也不玩这个了。

知乎用户 Einsten Erwin 发表

氢氟酸的酸度不是很强,但由于氟是最活泼的非金属元素,氢氟酸具有较强的腐蚀性,当氢氟酸溅到皮肤上时,会麻痹神经使人短时间内赶不到痛觉,但氟化氢会渗透至骨骼与血管腐蚀骨骼且与血液中的 Ca2+反应生成不溶性的氟化钙,造成低血钙使人休克甚至死亡

知乎用户 高文 发表

看了这些,觉得生无可恋了都,公司要上一个高压产生氟化氢的项目,哔了狗了

知乎用户 汉卿兄 发表

貌似在那个国家危险品上和氰化钾是一个档次吧

知乎用户 匿名用户 发表

作为一个曾经在工作中使用过工业级 HF 的人,我来讲一下个人认知和见闻(由于时间不长,不能代表专业意见)。刚参加工作时,岗位日常需要用到 HF,HNO3,HCL,都是 200kg 桶装那种,桶空时要人工切换。对其他的酸比如 96%HNO3(发烟硝酸)都是心态很平常的就轻松操作,唯独 HF 我是全副武装(洁净服 + 防酸服 + 乳胶手套 + 胶鞋 + 防酸碱口罩 + 防护眼镜 + 面屏),12 分聚精会神,不敢开一点小差,生怕转移酸桶时溅出来弄到身上,更不要说把桶打翻了。为什么呢,HF 分子很小,沾上后很轻易渗入皮肤,然后肌肉组织,然后骨头…… 及时冲洗还好些,关键得看接触量,如果达到一定程度,会出现红痛,接着溃疡溃烂,如果伤及骨骼的话可以参考其他解答吧,他们没骗人的。曾经听行内的人说,韩国那边某个厂家调试时,有个工人遇到了管道与阀门松脱,直接从头到脚淋透了,快速冲洗后,也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直接危害杀伤力很大,间接也是要防的,这也是为什么接触 HF 的要定期检查腰椎,长期接触如果不做好防护措施的话容易对骨骼有影响的,在规范的企业从事酸接触岗位满 7 年应该有调岗机制的。最后补充一下,对地下水的影响也是要考虑的,企业排水系统对氟的控制处理对环保很重要。

知乎用户 复兴 发表

看看《绝命毒师》你就明白了,很恶心,很刺激

知乎用户 肖澈 发表

可以用六氟灵冲洗十五分钟然后赶快送医院。四川地区最好的是自贡晨光化工研究院的职工医院,因为他们在这一方面经验丰富。

知乎用户 Waldenluo 发表

做化学实验不穿实验服不带手套简直是作死的行为,要紧要紧!

知乎用户 王小筠 baby 发表

太吓人了,不敢看答案了

知乎用户 船到桥头自然沉 发表

氢氟酸因为能腐蚀玻璃,而硫酸盐酸硝酸不能,给人一种感觉就是:氢氟酸是强酸
其实氢氟酸是弱酸,氟是单质中还原性最强的但是被氢冲淡了,而一元酸中按照氢离子浓度以及原子量对比,酸性略大于盐酸,但是小于硫酸。实验室用稀氢氟酸的酸性和醋酸差不多。因为是溶于水呈酸性,所以浓氢氟酸没有浓硫酸酸性强。
老话,常规处理,被泼了干抹布擦,水冲,涂抹小苏打。稀氢氟酸别矫情,死不了。

知乎用户 匿名用户 发表

HF 的危害其他人说的很明白了,我想说的就是为什么这个事最后造成的后果比较小,主要是因为高中实验室给学生用的试剂浓度确实低,沾的确实也少,楼上有的人觉得 20% 算稀了,但是学生们用的浓度肯定不到这个数,估计低至 5% 都是可能的。

高中实验室给学生用的试剂浓度基本就是,稀盐酸滴手不疼,“浓” 硫酸滴手不碳化,反应慢也忍了。当然接触氢氟酸还是不应该处理得这么随便,这属于态度问题

知乎用户 Paul 发表

楼上有机的哥们,氢氟酸溅到手上,一年多了还有很多小泡泡…

知乎用户 匿名用户 发表

我当初想学化工来着,但是看了这个问题之后我很庆幸自己最后学了别的,折叠我吧

知乎用户 Wow Doge 发表

上初中时(15 年前)曾经手贱到化工店买了一瓶氢氟酸,在家里无人指导的瞎玩

某个下午,做大死没戴手套操作,不慎倾倒了 HF 在左手的手指上…… 立即跑到卫生间 打开水龙头冲淋 十几分钟后看见指尖隐隐约约的发红

当时以为没事了,到晚饭时间开始感觉发痒,很轻微,没敢跟家里人说,也没去医院

在附近的工地拿了一塑料袋的弃置砂子回来,把剩下的 HF 全部处理掉,从此不再中二瞎搞

深入学习化学后,才发现自己真是堪比买彩票中一等奖的好运气。

小学毕业后再也没上过医院看病,不知道现在去医院拍片还能拍到什么东西不?

知乎用户 凉粥 发表

硫酸,盐酸,硝酸三大强酸的杀伤力在氢氟酸面前弱爆了!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河北科大“韩春雨现象”的真相是什么?

河北科大“韩春雨现象”的真相是什么? ·方舟子· 河北科技大学副教授韩春雨今年5月初在Nature Biotechnology(《自然·生物技术》)发了一篇论文声称发现了基因编辑的新方法,被《知识分子》作为国内末流大学也能做出超过麻省理工、 …

调查韩春雨造假问题的最终解决办法

调查韩春雨造假问题的最终解决办法 ·方舟子· 今年8月2日,对于公开韩春雨实验原始数据的要求,河北科技大学向《人民日报》表示,在一个月之内韩春雨将采取适当形式公开验证,届时将有权威第三方作证。然而一个多月过去了,河北科大并没有如期公布对韩春 …

韩春雨事件,学术界能否自证清白

韩春雨事件,学术界能否自证清白 《财经》记者 贺涛/文 王小/编辑 “实验可控性非常高,重复率在我的实验室达到了90%。”半年前,河北科技大学副教授韩春雨正春风得意。那是2016年6月2日,浙江大学医学院报告厅内,座无虚席,过道都挤满了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