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部分中国人鄙视西方「白左」?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知乎用户 狼王自在山 发表于 4/28/2019

佛看到一只鹰要去吃一只兔子,就拦住了鹰,说你为什么要吃兔子呢?小兔子辣么可爱能不能不吃它。鹰说我本来就是吃肉的,不吃兔子就得饿死啊。佛于是割下自己肉给鹰吃,鹰放过了兔子。

白左看到一只鹰去吃一只兔子,就拦住了鹰,说你为什么要吃兔子呢?小兔子辣么可爱能不能不吃它。鹰说我本来就是吃肉的,不吃兔子就得饿死啊。白左把手往旁边一个胖子一指:“你这么胖,你快把肉割下来给鹰吃,这样鹰就能放过兔子了,这可是个四赢的结局啊,鹰不会饿死,兔子保住性命,你减了肥,我得到了慈悲的大功德。什么,你居然说怕痛,怕痛就不能忍一忍吗?人家兔子都快被吃了,鹰都要饿死了,我口水都要说干了,你居然还不动手割肉,你到底有没有一点好生之德,就因为怕这一点点痛,舍不得一点点身上的肉,就眼睁睁看着生命逝去吗?你是个没有同情心的人,你根本不算个人,你这个禽兽,卑鄙无耻的家伙,自私自利的混蛋,我根本不屑于跟你这种混账东西说话,你没有资格在我这样慈悲心肠的人面前出现,跟你这种道德低下素质堪忧的家伙同顶一片天真是我的耻辱,滚吧。”

知乎用户 飞行少女阿若​ 发表于 12/9/2018

原先我不太相信所谓白左鄙视,直到我跟一群第一世界国家的朋友一起到第三世界国家旅行,可算领会了他们说一套做一套的本领。俗称双标?

一边说自己才不种族主义呢,转眼就抱怨,到哪儿都能遇到一大帮吵吵嚷嚷的中国人好烦啊好想远离他们。

批评东南亚旅游城市太过商业化,竟然有星巴克。到了小镇咖啡厅只有当地咖啡,又满大街去找美式咖啡。

吃完饭执意找后厨要剩饭剩菜去喂街边流浪狗,晾司机和乘客在一旁等着。

路上看到野狗要面色沉重,忧虑默哀三分钟,顺便痛斥一下吃狗肉的亚洲人uncivilized,全然不提自己昨晚大口吃鸡吃牛。

抱怨吐槽亚洲旅游业黑心腐败混乱,但是遇到司机宰客(事先说好了价钱,到目的地后要双倍)或者缠人式推销纪念品,直接就给钱了……原因是1)一共没多少钱给就给了 2)怕不给被恶意报复… 说好的不助长恶性风气呢?

看到白人游客骑大象(没错,也有白人骑),觉得这些游客脑子有问题。一边捍卫动物权利,一边积极联系狗舍breeder买纯种狗。

坚信不吃肉是在保护环境,无限崇尚Vegan主义,鄙视肉食主义者。在欧美最好的品牌营销就是说自己vegan环保,乌央乌央的人买,觉得自己在净化地球保护人类。

看到别人用一次性用品,筷子吸管包括矿泉水瓶,总要评论一句:“It’s so bad for the environment.” 我听到这句话已经有本能生理反胃,渴的时候在超市一瓶瓶买矿泉水的时候怎么没想着保护环境?

圣母过头的人都是被保护得太好了,天真得可爱。难道人人都应该随时随地随身揣个水壶?女生都应该用加州先锋姨妈杯?

一边日夜为环保操心,一边感叹飞机碳排放量太大自己不应该这么满世界旅行,一边预定着下个月的行程。

看了一百本环保书籍,参加了十几个环保组织,自家空调24小时全天候开着最低温度,出门几步路都要开车(而且非常喜欢SUV)。咋不去抗议北美街边商店、学校各个楼里整宿开着的灯呢?

我真的想求求他们了!我要冷死了空调可以不要整夜开到16度么!!!这时候怎么不想保护环境了呢??!!

你自己声称环保还是干嘛都好你很棒棒,可你偏要站在道德高点鄙视一切跟自己行为不一样的人,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重点不是这帮人这么做有什么不对,而是他们所声称笃信的主义和自己的所作所为背道而驰,却要站在道德制高点抨击旁人。

这只是日常生活,政见上我都懒得说了…问说印度跟中国比起来哪个好,答曰印度起码是民煮国家。尼玛种姓制度都内样儿了还特么觉得印度讲究民煮人权?!!?丝毫不觉得只支援所谓民煮国家与他们宣言的人权平等博爱利他主义有什么矛盾。

我是美东某藤校人权研究毕业,这种一听就只有白左才会关心的专业,学生LGBT比例超过60%。

我大概是全专业四五十人里面最穷的,同学来自世界各国,加拿大美国律师医生的公子公主,斯里兰卡茶园主女儿本科就读于牛津,泰国皇室皇亲国戚家女儿,伊朗贵族女儿,墨西哥农业大亨女儿,巴西富裕阶层公子,富有的希腊移民后代,春假动不动就飞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只为狂欢节的纽约女生……

想想也是,穷人家孩子忙着赚钱,没工夫关心人权。

而这帮有钱的同学,毕业后只能看到他们各处游艇趴体,正装出席社交晚宴的照片。别跟我说欧美孩子全都独立早,我只想说有钱人全世界都差不多。

大家梦想全是拯救世界,最终最好的结果是感动了自己。

他们对人间疾苦的关心只建立于、不牺牲自己任何利益的基础上,上帝视角向下俯视的同情。口口声声梦想为正义公平而奋斗,可他们生活中对自己狗狗的宠爱,比对什么亚非拉贫穷人口的关心要胜出一百倍。抛弃自己高端生活品质默默无闻地奉献对他们来说是不可能的,所以才有了这些纸上谈兵无行动的专业,才有了看似慈善的国际非盈利组织们。

我丝毫不是圣贤,但起码我承认我人性中的贪婪与卑鄙,坦言自己割舍不了的欲望。很后悔读这个学位,不是因为职业发展,而是我通过它看到了这个世界的虚伪伪善。

新写了一篇真.环保人士(差点被吞: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1564651/answer/557762542

知乎用户 cici木 发表于 10/8/2019

遇到过白左姐说亚洲超市是全世界最可怕的地方~

他们的鱼居然连着头!我的天呐这太可怕了。你敢信吗?他们居然直接就这样把头砍了。太残忍太可怕了。。。那些鱼还活着!

我??????!怎么滴姐,你以为你吃的鱼是一块剥皮剔骨的白肉在水里晃动着自愿跳盘子上来给你吃的么???????

知乎用户 匿名用户 发表于 2/25/2019

坐标澳洲,说两件最近在报纸上看到的新闻。

  1. 某位母亲,她儿子在音乐节吸毒过量嗨死了(这里音乐节每次都会吸死几个人,政府为此还多派医生驻扎在现场了)。她悲痛万分。一般人理解的剧情走向,是不是应该是该母亲毅然决然加入反毒品的战斗,或者呼吁帮助青少年远离毒品? 这位妈妈不是的。她加入了一个组织,呼吁政府提供免费的毒品质量检测,让孩子们吸上放心毒!! 就是说,毒品一般是三无产品,没有质量管理的。如果你想吸毒,但是又不清楚这个毒品里的成分正不正宗,含量纯不纯,那你就可以去政府提供的检测点去检测,检测完了就可以放心吸食了,绝对不会出现吸假毒,或者吸多了嗨死的情况。至于检测的费用,当然是纳税人出了。万一检测结果不准确,或者检测完了还是吸死了,是不是会把政府告上法院呢?他们没说,但我觉得以这些人的逻辑,那是肯定的了。
  2. 某对夫妻,有一个女儿,花样年华的时候被一个吸了毒的偷车贼(年纪人)弄死了(是掐死的还是撞死的不记得了)。该夫妻对着媒体呼吁。。。。。“他还是个孩子啊!!”,该夫妻决定不仅原谅他,还对他进行挽救。比如说为他筹款,呼吁从轻判决,给他提供教育机会和资料,写信鼓励他,还帮助他保释。但是十几年来,这个人一直在监狱里进进出出,保释期间也犯罪,入室抢劫等等。也从来没停止过吸毒,哪怕后来有了小孩。但这对夫妻一直没有放弃帮助他,为他发声。最后这个人还是因为严重的犯罪被抓起来了。该夫妻终于表示,可能以后不会再努力挽救了,不过如果他有需要的话随时可以联系我们。并且这并不能证明我们“挽救”的理念有问题。。。。(这篇新闻让我仿佛看到了中国古代统治者“存天理、灭人欲”式的道德模范宣传小册子)

我看完这篇奇葩的新闻,以为这对夫妻已经够奇葩了。结果 看到新闻 后面的评论,清一色的赞美,全是“真正的好人”、“圣人”、“我为他们行为感动得哭了”。。。。之类的。没有一个人去关心,他们枉死的女儿是不是冤屈得到了伸张,还有夫妻俩呼吁给凶手判刑,还为他保释,然后杀人犯保释后又造成那么多受害人,难道不是间接害了别人吗?他出来还生了个孩子,孩子有这样的父亲是不是可怜值得同情?这些没人关心。他们都沉醉在深深的感动中了。

所以这就是白左的本质,他们的爱,不是真正的爱,而是自我感动的爱。他们感动自己的同时,根本没有把其他人的利益和正当权利放在眼里。在他们眼里,只要自己感动了,永远站在道德的至高点上,才是最重要的。

———

再补充一个最近看到的。白左最喜欢的议题之一就是环保了,澳洲的学生经常被鼓动罢课呼吁环保,澳洲这个国家的环境也确实不错。

但是我生活中见到的澳洲人是怎样的呢?

悉尼天气非常好,冬暖夏凉,但是澳洲本地人几乎稍微冷一点热一点就要开空调。冬天十几度的情况下,回到家空调就打开,出门前再关上。

澳洲大部分地方阳光非常强烈,中国人喜欢在室外晒衣服,杀菌又干得透。但是澳洲本地人是绝对不会晒衣服的,无一例外用烘干机。

这些如此重视环境的人愿意自己过节能减排的生活吗?反正我现实中是没见过几个。

澳洲的环境非常好,每个区都有垃圾分类。但是他们的垃圾都是运到第三世界国家处理的。以前是中国,中国不收了就运到东南亚。白左们没有人对此提出一点点质疑,好像他们的环境保护的好都得益于自己国家的环保政策。他们反而经常对第三世界国家的环保指指点点。比如前段时间有人呼吁中国人少吃肉,因为畜牧业会带来很大温室气体排放……

知乎用户 [已重置] 发表于 4/8/2019

空调整天整夜开到15.6度,还要说亚洲人(好的,其实就是说中国人)到处建工厂破坏环境

每逢超市打折便买一堆东西回家,注意,是真的成堆,牛奶什么大几升一瓶的狂买,牛肉碎狂买,然后吃不完扔在垃圾桶发臭,然后说亚洲人(好的,其实就是说中国人)不帮扶同是地球人的难民(或南亚)是混蛋

自诩最包容最开放最多元,然后不停给你安利他的宗教。哦,你要敢说你不信教,不信有神,他就敢用你未来可能成为杀人犯的眼神看你

哦,你要敢说你的国家佛教道教百教齐放,本质上对宗教多元还是保护得很好的,他就敢用悲天悯人的眼神看着你,告诉你你是受了本国政权的欺骗

哦,你要是还敢说,你的本国政权虽然有些做不到位的地方,可是基本上没有为国家逐渐富强添乱,反而有些事情处理得挺有效率的。他就敢立刻给你预约心理医生,告诉你,你在你自己的国家被洗脑简直是太可怕了

哦,你要是还跟他聊得下去,告诉他其实每个国家的政权都有一定的问题,没有哪个国家的政权就是完美的,就是更棒的,他可能就会跟你绝交了

知乎用户 陈生​ 发表于 11/19/2018

硬核左:

穷鬼们!枪在手,跟我走!

不会打仗硬核左:

这个世界对穷鬼不公平!我就是要骂,就算生活困窘、流亡国外、甚至被抓进监狱、秘密处决,也要骂下去!

普通左:

我是穷鬼,我坚定支持上面这两位!

高智商白左:

我们吃香喝辣的同时,施舍一点残羹剩饭给穷鬼(和狗)吧,这样多高尚啊!朋友们,快去贡献自己的一分力吧!

傻白甜白左

高智商白左说得对!我们按他的去做吧,哦上帝啊我也高尚起来了!

知乎用户 知乎用户 发表于 11/28/2018

在科举出来之前,中国的读书人要做官,很多时候只能靠所谓“举孝廉”

地方官推荐当地的人才做官,而这之中,如果一个人要被认定为人才,能力方面其实很难衡量,因为没有“实习”,这时候就只能靠名声

三国志系列游戏里,尤其是单人视角的几个版本,比如三国志7 8这种,人的名声非常重要

那如果我是一个年轻人,这时候我该怎么办呢,当然是把自己的名声扩大,而扩大名声最有效的方式,就是宣扬自己的孝道

小时候看《二十四孝》觉得这些人都很孝顺父母,长大了才知道,背后的一些原因,其实就是为了名声,因为你仔细看这些故事的话,会深吸一口凉气,通过自残啊,自虐来展现孝道,博取名声,我不否认确实有很多人爱自己的父母,孝顺自己的父母,这是没错的,但是做到夸张的地步,我就对你的目的有所怀疑了。

而名声放到现在,就叫政治资本,而白左的种种脑残行为,本质也是为了政治资本而已,只不过真白左清楚自己的目的,傻白左跟着瞎起哄而已

中国人鄙视这些的一个深层次原因,那就是:这都是老祖宗玩剩下的,一看就明白怎么回事情了

知乎用户 通吃岛岛主 发表于 11/30/2018

假如有人说了这么一段话:

现在人们认为有肌肉的身材比肥胖更美,这是对胖子的歧视,剥夺了人们选择肥胖的权利。肥胖同样是一种健康而美丽的身体选择,健身、健美这些行为就是对肥胖身体的丑化。不能只让那些身材健美的人展示肌肉,我们应该鼓励胖子勇敢地变胖,主动地展示自己肥胖的身体,以此来打破这种歧视。

大家什么感受?

本岛主问了一下周围的人,普遍反应:这TM神经病/傻X吧。

然而,这其实是一篇学术论文,名叫”Who Are They to Judge?: Overcoming Anthropometry and a Framework for Fat Bodybuilding”(他们凭什么评判(别人)?:克服人体测量学以及一个肥胖健身的框架),发表在肥胖研究杂志上(Fat Studies)。只不过用了一些专业术语和理论,比如“压迫性文化规范”(oppressive cultural norms)等。

那么,这篇文章的作者真的是神经病/傻叉吗?

不是的。他们其实是反装忠,是三个对学术界的“政治正确”现象反感已久的人。

政治正确(political correctness)本来指的是西方社会对边缘群体(如少数族裔、女性、跨性别者,甚至动物等)的尊重的各种文化现象。它发源于60年代左翼运动,主要由学术界推动,某种角度讲确实促进过西方社会的平等。但是近些年,政治正确越来越极端越来越荒谬,而对此反感、厌恶的人也越来越多。

这三位就认为,文化研究(cultural studies)、性别研究(gender studies)等领域的学术研究根本不是在追求真理,而仅仅是在关注社会不满,是在“伸冤”。这样的研究其实已经预设了结论的方向,而且这些结论越极端越好。

三人中只有一人是学术界内人士(最右,波特兰州立大学哲学系)

为了证明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他们酝酿了一个大新闻。

他们仅用10个月的时间,炮制了20篇荒谬的“伸冤”论文并且投稿。逻辑很明确:如果连期刊审稿人都无法分辨甚至认可这些学术恶作剧,那就说明这根本就不是恶作剧,而是该领域的荒谬现状。

每篇文章也有一个更加具体的目的。比如肥胖那篇,就是想证明,这个领域的研究是否会为了政治正确而接受那些荒谬且有害人类健康的观点。

结果比预想的还要劲爆。

截至2018年10月,20篇论文已经发表了7篇,其中就有那篇“肥胖健美”。另有7篇在审,只有6篇被退稿。

他们三人在10月2日的《华尔街日报》上曝光了恶作剧的全过程。文章提到,7篇论文,足够一个人文领域的学者拿到大多数学校的终身教职;如果不是意外中断,最终应该能发表10-12篇,但这些论文却并无价值。人文科学中的某些领域已经糟糕透顶,与其说是学术,不如说是诡辩。

比如,刚刚那篇《肥胖健美》得到了审稿人的一片溢美之词:

“肥胖的身体是合法建造的身体”
“绝对同意”
“我完全(wholeheartedly)同意他的观点”……

当然了,学术不能一致通过,一定要有不同声音。有一位审稿人就指出了文章的缺陷:

文章中使用的“最后边界”(final frontier)这个词有问题,“frontier”有殖民扩张和对土著人的种族灭绝的暗示,建议换一个术语。

这……明明是在讲肥胖,你为何会扯到土著人?

我们再欣赏下其他被发表的文章:

Going in Through the Back Door: Challenging Straight Male Homohysteria and Transphobia through Receptive Penetrative Sex Toy Use

(从后门进入:通过sex玩具的使用挑战直男的恐同症和变性恐惧症)

大意是说,男性很少使用某种玩具(Dildos,什么意思自己查),背后的原因是“恐同症”“变性恐惧症”,进而推导出对男权的批判,并鼓励直男们多用玩具玩 anal eroticism(查字典),解放自己。

最受认可的一篇是“狗公园”:Human Reactions to Rape Culture and Queer Performativity in Urban Dog Parks in Portland, Oregon

(俄勒冈州波特兰城市狗公园中人类对rape文化和同性恋行为的反应)

这篇文章中,作者虚构了自己在公园中的观察。观察现象是狗之间的rape(强 X)行为,包括同性rape和异性rape,以及,狗主人对这些rape的反应,以及狗主人的性别和反应的关系,等等。

得出的结论大概是,母狗是一个受压迫的阶级,因为据观察,公狗rape公狗或者攻击人类的时候更有可能受到狗主人的惩罚,而公狗rape母狗时受的惩罚要小得多。而后,作者用女权主义地理学、黑人女权主义、社会结构压迫、符号互动主义等等理论分析,狗的rape文化和人类社会的rape文化是类似的而且是有联系的,最后批判了男性霸权主义。

额。。。图文无关

这篇文章被发表到了女性主义地理学的顶刊“Gender, Place & Culture”。而且,评审员异常喜欢它,打算把它入选杂志创刊25周年纪念的12篇文章中。也是因为这篇优秀的文章,有媒体要采访作者,导致他们三人提前结束了计划,曝光这个学术恶作剧。

当然了,对这篇文章也有批判的声音,大意是说。。。这个观察活动侵犯了狗的权利。

对这次学术丑闻的介绍大概至此,有兴趣的话可以直接看作者本人撰文的介绍:

https://areomagazine.com/2018/10/02/academic-grievance-studies-and-the-corruption-of-scholarship/

其实本岛主看到这个报道的时候感觉非常有共鸣,因为我也做过类似的事情。

刚到海外留学的时候,我被那里的“政治正确”吓了一跳。

一门写作课上,有一次我文章的分数有点低,但是却没有多少语法错误。只是有个词被老师重重地圈了起来——workingmen。因为workers, labors用得太多了,所以想换个词,当时正好在听Bob Dylan的Workingman’s Blues,所以顺手写上了。

我去问老师,是不是这个词不能用作书面语?

那是一位和蔼而又认真负责的,约么三十大几岁的女老师,同时似乎还是一位素食主义者、不婚主义者。

她突然变得严肃起来,很凝重地跟我说,不是这个问题。你的问题是,工人不仅仅有男性,所以workingmen这个词用在这里是性别歧视。

我没想到被扣了这么大一顶帽子,赶忙道歉。突然又想到一个问题:

那我以后还能用“policemen”吗?

老师说,当你确定你描述的群体全部是男性的时候,可以。否则的话,要用police officers。

那么,“chairman”呢?

请用chair person。

我又想到一个:那“mankind”呢?

老师说:请用human或者humanbeing。

我一想,这还不对啊:human里面也有一个man啊,这好像也是歧视吧?

老师沉默了一下:你这个问题问的很好。很可惜,我们现在没有发明出来更好的语言,所以只能暂时这么用。

我只感觉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又是吃惊。

不过,作为一个长期接受辩证唯物主义教育,长期学习毛教员著作的人,很快就看破了这套幼稚的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游戏规则。

他们的规则其实很简单:

简单来说,这样的学术研究目的只有两个:

1. 证明政治正确是正确的

2. 把政治正确不断细化

所谓政治正确,就是“你弱你有理”,就是社会弱势群体无时无刻都在受到一切东西的压迫和歧视,而社会主流群体(如30-60岁白人男性),无时无刻都在用一切东西施加压迫和歧视。

想得高分就去证明某个弱势群体受到压迫,想得更高的分,就要找一个清奇的、惊世骇俗的、匪夷所思的、不可思议的、无论如何也无法让人联想到歧视和压迫的点作为切入点,证明,这是歧视和压迫。

在这套体系里,我逐渐如鱼得水。

最辉煌的一次,用塔尔德的内隐理论(implicit theory)和情感流行病理论(affective epidemics)分析了特朗普的Instagram,证明了他的每一条社交媒体都是ZZ洗脑,并且批判了白人男性霸权。

这篇文章从读文献到构思到完成只用了2天,最后得到一个非常夸张的高分。老师激动地和我说,以前从来没有给学生打过这么高的分,这篇文章太好了太难以置信了。

我嘴上不断说着感谢,内心一声长叹——

你们呐,naive!

(请大家脑补动图)

但是不久以后还是发现,原来自己也too young。

有一篇文章涉及到澳大利亚土著。老师读了我的研究计划以后发一封邮件给我,千叮咛万嘱咐。

首先是,语言中也包含了权力和压迫,一定要注意用词,不能有歧视。关于这个,专门有一个有关土著人的文献写作的术语指导手册,下载链接在这里。然后是,引用文献的时候,尽量要引用土著人写的,只有自己才了解自己,很多白人男性做出的著名的研究事实上很差劲。并且给我推荐了一些土著学者。

我以为和之前的政治正确规则差不多,直到翻开那个手册。

给大家摘录一点:

在提到土著人的时候,不能用 “the”, “they”, ”them”, “their”, “those”作代词,在用”I””We”表示自己的时候也要慎重。因为“他们”“那些”这类词暗示了把土著人当做被研究的客体,不尊重土著人

What??!!

不能用”traditional””modern”这些词汇,因为这暗示土著人是落后的。

What??!!

用”rural””remote” 这些词的时候也要非常谨慎,确保它们仅仅表示地理位置,而不能和土著产生任何联系。

What??!!

同样,“tribe””clan”(部落、氏族)这些词也不能用。因为这暗示了社会组织是从低级到高级进化的,而且西方现在是高级的。这是西方的视角,是西方中心主义,是歧视土著人。

我服了,我真的是服了。

玩不过你们,甘拜下风。

齐泽克说得好,这种所谓的尊重和宽容是极端虚伪的。这不是尊重,而是美国中产阶级社区早上的打招呼方式——微笑挥手说着“早上好”,但背后其实是一种空洞的和颜悦色,是在说“保持距离、互不干涉”。

更多对“政治正确”的严肃分析这里就不进行了,通吃岛毕竟不是个学术号。如果大家感兴趣,可以搜搜齐泽克和Todd Gittlin的相关文章。

实在是受不了这个环境了。第一因为有脑子,知道这种研究纯粹是在瞎扯淡。第二,本岛主还算有点底线。以上写的特朗普的、土著的这些文章都是不得已而为之。大多数论文我都会尽量避开与政治正确有关的选题以避免说胡话。

现在看来,真的避无可避,政治正确常常会以意想不到的方式出现在任何研究领域中,让人猝不及防。那篇有关土著的文章,我写的时候就战战兢兢对着手册看,写完以后又对着手册检查。好多次都想把电脑一推,“老子不干了!”可实在因为时间紧迫来不及换题目。

这样避来避去真的很累。

好了,这篇就到这里吧。以后要发的西方毛主义的文章里大家还会看到齐泽克的。

最后再告诉中国吃货们一个好消息,赶紧去美国,这样就可以敞开了吃。因为美国将要消灭肥胖,以后美国没有胖子,只有”horizontally challenged”(水平方向上受到挑战)。

听说今年就业非常困难,那我也推荐没有找到理想工作的同学去美国。因为在美国不需要就业,那里已经消灭了穷人,以后大家顶多是“financially challenged”。

(完)

知乎用户 王腹剣 发表于 11/7/2018

“现在美国有一个妇女解放运动,规模很大,她们要求男女完全平等。”

  “完全平等?嘿嘿……至少现在不可能吧?”这句话似乎触动了毛泽东的心思。他又抽出一支香烟,点燃,青烟缕缕,从指间飘腾,犹如他冉冉升腾的思绪。突然他掉转话题:“今天不分中国人、美国人。我是寄希望于两国人民的,寄大的希望于美国人民。单是美国这个国家就有两亿人口。如果苏联不行,我寄希望于美国人民。……”毛泽东一连讲了几次寄希望于美国人民。

  斯诺一时不明白毛泽东的含意,只好听他讲下去。“外交部研究一下,美国人左、中、右都过来。”

  斯诺惊讶地睁大幽蓝的眼睛。

  “为什么右派让来?我是指尼克松嘛,他是代表垄断资本家的。当然让他来了,因为解决问题中派、左派不行的,要跟尼克松解决。他早就到处写信说要派代表来,我们没有发表,守秘密啊。……所以,我说尼克松愿意来,我愿意和他谈,谈得成也行,谈不成也行,吵架也行,不吵架也行,当作旅行者来也行,当作总统来也行。

——《毛泽东最后七年风雨路 · 再次与斯诺谈话》

斯诺后来回忆道:毛泽东对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之间的“驴象之争”,也有深邃的思考和独到的看法,并曾毫不掩饰的谈到,他更喜欢美国的共和党,不喜欢民主党。原因是民主党太虚伪,具有欺骗性,而共和党更能暴露“美帝国主义”侵略、好战的本性。


没想到那么多人点赞,谢谢大家关注;在此把主席和斯诺完整的对话补齐

1970年12月18日,毛泽东在中南海家中同斯诺再一次作了长达5个小时的畅谈。

  因为晚上加班整理采访笔记,斯诺夫妇那天睡得很晚。第二天一大早,毛泽东的翻译唐闻生突然来叫斯诺,说:“毛主席要见你。”

  斯诺夫妇立刻乘车来到中南海。毛泽东已经坐在餐桌旁等候他们了。见斯诺进来,毛泽东微笑着示意斯诺就坐,然后他们一边吃早餐一边谈话。餐桌上有馒头和一些小点心,自然少不了辣椒。斯诺看到毛泽东仍然喜欢用馒头夹着辣椒吃。

  斯诺说:“现在中国的农业情况很好。”

  毛泽东实实在在地说:“中国的农业还是靠两只手,靠锄头和牛耕种。”

  吃完饭,斯诺跟随毛泽东来到他的书房,继续进行谈话。

 “斯诺先生,我不喜欢进行接见记者式的谈话。今天我们进行的是一次交谈,老朋友式的谈心。我不反对你在写文章时可以用我的话发表我的一些意见,但最好不要直接引用。今天,我们不分中国人、美国人。我是寄希望于这两国人民的。我寄很大希望于美国人民,美国人民将是一支有益于世界的潜在力量。”

  “据说中美之间已经在进行这方面的沟通和联系。”斯诺说。

“我们之间已经多次交换信件,他早就说要派人来,我们也正在考虑怎么接待他们。我们没有发表,守秘密啊!他对于波兰华沙那个会谈不感兴趣,要当面谈。所以我说尼克松愿意来,我愿意和他谈,谈得成也行,谈不成也行,吵架也行,不吵架也行,当作旅行者来也行,当作总统来也行。总而言之,都行。他如果愿意来,我愿意和他谈。我看我不会和他吵架,批评是要批评他的。我们也要作自我批评,就是讲我们的错误、缺点了,比如:我们的生产水平比美国低,别的我们不作自我批评。”毛泽东点燃一支烟抽了起来,神态安详。

  “前几天,我见到西哈努克时,他曾对我说:尼克松是毛泽东最好的代理人。他对柬埔寨炸得越凶,他就越使更多的人变成共产党人。他是他们最好的弹药运输人。”斯诺说。

  “是的。我喜欢这种人,喜欢这样的帮助,喜欢世界上最反动的人。我不喜欢什么社会民主党,什么修正主义,修正主义有他欺骗的一面。我比较喜欢共和党,欢迎尼克松上台。因为他较少欺骗性,硬的多软的少。”毛泽东说。

  “主席先生,两个月前在天安门上,您曾告诉我您不满意目前的情况,您能给我解释吗?”斯诺问道。

  “其实我是非常讨厌个人崇拜的,但‘文化大革命’期间也有必要采取这种讨人嫌的做法。那个时候的党权、宣传工作的权、各个省的党权、各个地方的权,比如北京市委的权,我也管不了。所以那个时候我说无所谓个人崇拜,倒是需要一点个人崇拜。”毛泽东说。

  “我记得在1965年我采访您以后写到了这个问题,有人批评我。那么现在呢?”斯诺问道。

  毛泽东说:“现在不同了,崇拜得有些过分了,一些人在那里搞形式主义。搞所谓的‘四个伟大’,什么‘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这是讨人嫌的,总有一天要统统去掉,只剩下Teacher这个词,就是教员。我本来就是当教员的出身,在我成为共产主义者之前,我就是湖南长沙的一个小学教员。现在还是当教员。其他的称号都是要一概去掉的。”

  “主席先生,俄国人害怕中国吗?”斯诺问道。

  “有人是这样说,但是他们为什么要害怕呢?中国的原子弹只有这么大。”毛泽东伸出他的小手指说。“而俄国的原子弹有那么大。”毛泽东又伸出他的大拇指说,“俄国和美国的原子弹加起来,”毛泽东把两个拇指并在一起说,“有这么大。”

  “在意识形态问题上,中国和俄国是谁打了第一枪呢?”斯诺问道。

  “在这个问题上,俄国人说我们是教条主义,后来我们叫人家修正主义。我们发表了俄国人的批评文章,但是俄国人不敢发表我们的批评文章。他们后来就派古巴人,随后又派罗马尼亚人来要求我们停止公开论战。我说,那不行。如果必要的话,要争论一万年。后来俄国人自己来了。我对他说,我只能减少一千年,但是不能再减了。”说着,毛泽东笑了。大家都笑了。

  时间过得很快,已经是下午一点了。斯诺起身告辞,临行前他提到爱泼斯坦先生被关进了监狱,希望毛主席能关心一下

  “好,我知道了。”毛泽东站起来和斯诺手拉着手一起走出家门,“斯诺先生,我跟你反复讲的一句话就是,35年前到现在,我们两个人的基本关系没有变。我对你不讲假话,我看你对我也是不讲假话的。”这时,毛泽东又想起了什么似的说,“在北京的那几位外国朋友是不是跟你谈起了个人崇拜问题呢?”

  “是谈了一些,但没有您这么坦率。”斯诺说。

  “他们还有一点恐惧,怕说错了话,我不怕说错了话。我是无法无天。”接着,毛泽东又补充了一句,“这叫和尚打伞——无发无天,没有头发没有天。”

  大家都被毛泽东的幽默逗笑了。就这样,斯诺结束了和毛泽东的最后一次谈话。斯诺夫妇乘车离开中南海时,毛泽东穿着一件毛呢大衣站在冬日午后的阳光中向他们挥手。

知乎用户 法蒂玛之手 发表于 5/15/2017

看新闻的时候被推送了这个问题。正好把看的新闻写上来。

哈佛大学宣布他们将举行第一个只有黑人能参加的毕业典礼。而其他大学比如斯坦福和哥伦比亚都曾经举办过这样的毕业典礼。

由于评论中有人质疑这件事情完全是我无事生非造谣出来的新闻,并且这样的事情比比皆是和中国学生春晚没有区别,我想加一下来源的注解。首先美国左右各大媒体对此事都加以报道。右派报纸直接说这是种族隔离,左派说这是历史性时刻。但是没人说这是无事生非的。而我引用的新闻却是来自英国自由派报纸The independent,也就是说我非常客气的没有引用一片社会批评文章,而是引用了一篇和这件事情站在一边的报社的报道性的文章。这篇文章下面的右派是这么骂THE INDEPENDENT的。

“独立人报纸就是靠收这些反白人的文章的钱过活的,这是左逼马克思主义者的报纸。”

当然更多是骂文章内容的,but can you blame them?

而所谓被人怀疑收了左派钱写出了的有利于左派的新闻原文一字一句翻译是这么说的:

哈佛大学将组织一场只有黑人学生可以参加的毕业典礼,组织者声称

超过170名学生和530名客人已经留名将要参加这个在五月23号举行的典礼

完全黑人典礼在其他大学比如斯坦福和哥伦比亚也曾经举行过,但是这在哈佛是一个历史性的第一次。)本文可以在官方报纸网站上找到,不能见到不喜欢的新闻就说是我编的,我怎么那么有本事呢。

首都的美国大学同样要求一个在校园内禁止白人入内的区域,去作为他们的有色人种圣堂。

我以为种族平权是不用肤色去区分一个人。但是现在的美国是极端的用肤色去区分一个人的待遇,作为每个族裔你的分数线不一样,受到的待遇也全都不一样。实在不知道为什么搞种族平权的新一代学生的愿望是回到种族隔离的过去。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0X1xOKMKX80

这有一个视频,各位看客可以自己裁夺。是这几天闹的沸沸扬扬的一个波特兰一个女的带着孩子去超市看到了超市挂着南北战争时期南方的国旗。所以她拿出手机开始拍摄这个超市和工作人员,并且提出抗议,说他们挂国旗不是因为怀念过去而是因为怀念奴隶制。工作人员反唇相讥她是自由主义白痴。后来拿出来手机在离她目测三十米到五十米的距离,同样开始拍摄她。她突然开始大声嚎叫和哭喊,说工作人员因为骂她是个“bitch”威胁了她的生命安全,她感觉受到了威胁。并且让工作人员从她的视线消失。工作人员声称,自己站在自己工作的工作地点往哪消失,如果女人这么害怕,就赶快离开,又没人拦着她。但是女人持续哭喊,直到路人安抚。

事情发生后,因为波特兰游行,cnn报道都站在女人的一边。商店主人撤下了旗帜,并且惩罚了工作人员。youtube的视频评论被关闭,但是downvote (批评)上万,而upvote(赞)只有几百。(截止至我看的时候。)

说白左幼稚,分为几方面。一方面吃相难看还有让人尴尬。比如你看视频就可以感受到这点。第二方面,说和做是相反的。白左是女权污名化的神助攻,是种族平权污名化的神助攻。这就好比选择一个中国文化的制高点,孝顺来打比方。你说你爱你妈可能没什么问题,但是你总是出去欺负别人,理由是你爱你妈,出去各种秀优越说别人都是道德品质败坏,只有你高尚,因为你爱你妈。出去占小便宜,理由是你爱你妈所以你该得。出去要求特权,理由是你爱你妈你该得。那么这个社会上总会有冲动的人,有一天开始骂你妈,说你妈算了屁,爱你妈了不起?最后不仅你被骂,你妈也连带受伤害。这不是理念的传播人,这是坑理念的熊代理。

现在西方就是这样,因为这些所谓的“精英”,真正的女性问题和种族问题反而都被忽视了。给女性问题和种族问题代言的都成了一群被洗脑分不清轻重的和一群投机分子。他们今天可以在超市因为超市挂了南方国旗而怒斥对方是希望拥有奴隶的人渣,明天就会加入另一个大学的讨论声讨中国政府当年解放西藏,转脸支持当西藏农奴制因为那是是少数族裔的生活方式。嗓门最大,最会哭嚎,逻辑永远不自洽,精神胜利法。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特朗普化”的中国知识分子与他们眼中的“白左”

视角学社July 08, 2020 视角学社 作者:郝志东 转载:FT中文网 作者按:不少中国知识分子因不同的原因、以不同的程度“特朗普化”了,并公开反对所谓“白左”和“政治正确”,这是个值得注意和辨析的现象。 近一个月来,海内外一些华人网 …

“特朗普化”的中国知识分子与他们眼中的“白左”

近一个月来,海内外一些华人网络以及自媒体,比如知乎网、观察者网、“星系花园秘境”上,出现了不少对美国反警察暴力和种族歧视的抗议运动的挞伐之声,甚至一些颇有名气的自由派知识分子,也对这场运动发出了尖锐的批评。 这类论者把美国抗议者推倒内战时期 …

澳洲广播公司将举行辩论「国际象棋白棋先行是否属于种族主义」

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澳大利亚广播公司将于6月24日举行辩论会,讨论国际象棋白棋先走的规则是否属于种族歧视。约翰·亚当斯是澳大利亚国际象棋联合会的一名前成员,他声称澳大利亚广播公司制片人打电话询问他是否愿意参加讨论,讨论重点是,为什么在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