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已经败阵 新冠永不消失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本文由公众号 纽约时间(ID:NYandBeyond)***************

***************授权转载***************

【编者按】

和百年前的西班牙大流感一样,新冠疫情可能会与人类长期共存,我们之前对此进行过深度分析:新冠或许永不消失,但人类会适应它。本文试图从过去成功的抗疫案例中学习经验,将有限的疫苗进行最优化的分配,并探究在医疗技术相对发达的当下,人类为何仍然不堪一击,我们能总结哪些失败的教训?人类应为与病毒的长期共处做好哪些准备?最后,英国作为最早放开疫情禁令的国家,或许能为人类抗疫的下一步走向提供重要参考。

文 I 飞鸟鸣

1918年,由H1N1病毒导致的西班牙流感疫情大爆发,当时第一次世界大战正如火如荼地进行,为了避免影响士气,各国都选择隐瞒不报,只有保持中立的西班牙对此自由报道,也因此背上了一个名不符实的名号。在战火纷飞的年代,不仅没有疫苗,连最基本的口罩在当时都算得上是奢侈品,一般人根本承担不起频繁换口罩的费用,人们不得不采用一些非常规的手段,各种五花八门的奇招粉墨登场包括用酒精添加大蒜一起喝、用消毒水洗鼻子、放血疗法等。

直到1920年,在经过三波疫情高峰和付出5千万生命的代价后,H1N1病毒才逐渐衰退,但是它所造成的影响却绵延百年,变成一种季节性的较温和的普通流感,只在每年流感季活跃一次,然而,它对人类的威胁仍不容小觑,全球每年仍会有数十万人因此而丧生。

如果人类能从西班牙流感中吸取什么教训,我们可能会得出一个很难接受的结论:新冠病毒不会消失,人类要准备和它长期共存。不光人类如此,自然世界也在劫难逃,冠状病毒已经蔓延到十多种不同的动物。曾成功消灭天花的美国流行病学家拉里·布莱恩(Larry Brilliant)说:“对我们人类而言,曾被寄予厚望的全球群体免疫现在看来是多么遥不可及。大多数国家根本没有足够的疫苗可供接种,即使在供应充足的少数幸运国家中,也有太多人拒绝接种疫苗。因此,人类无法建立起免疫屏障来阻止新的更危险变种的出现,这些变种更易传播、对疫苗具有耐药性,甚至能够逃避核酸检测。这样的超级变种危害巨大,足以让世界重回 2020 年疫情爆发的原点”。

2021年8月,在纽约一家治疗新冠患者的医院。

未来几年,新冠病毒可能会在全球范围内循环传播,而不是消亡。昨天凯歌高奏的国家今天可能就会坠入深渊。布莱恩说:“有些地区通过严格的边境控制和检测、及时的追踪和隔离控制住疫情,但却一直苦于无法获得好疫苗。以台湾和越南为例,在疫情初期,它们的死亡人数都非常少,但由于缺乏疫苗接种,今年五月,他们的命运被逆转。但是,即使是已经为其大部分人口接种疫苗的国家也很容易受到变种病毒的影响。这就是智利、蒙古、塞舌尔和英国发生的情况”。看来新冠病毒并不会像川普说的不知不觉就消失了,它会长期生存下去,问题是人类怎样确保自己也能生存下去?

战胜疫情不仅关乎金钱和资源,更重要的是我们的观念和战略。流行病学家、疫苗专家丽莎·但泽(Lisa Danzig)总结历史分析说:“1854 年,在细菌理论还没有站稳脚跟的时候,约翰·斯诺 (John Snow) 医生将霍乱的源头追溯到受污染的水井并及时拆掉了水井,从而终结了肆虐伦敦的霍乱。1970 年代,天花在非洲和印度肆虐。在尼日利亚一家医院工作的流行病学家威廉·福格(William Foege)认识到,少量疫苗不足以为每个人接种,因此,他开创了一种接种疫苗的新方法,首先为易感人群接种,而不是那些有钱有关系的人。几年后,天花就被彻底根除。为了控制新冠疫情,21世纪的人类也应该在大规模接种疫苗的同时采取这种优先顺序,确保最需要的人和国家得到优先保护”。

对于这次疫情,但泽认为,人类拥有充足的科学工具使世界恢复到相对正常的状态,像流感和麻疹等其他流行病一样,新冠病毒也可以与人类长期共存。要实现这一目标,关键在于将疫苗视为可转移的资源,可以快速部署到最需要的地方:感染率高、疫苗供应量低的热点地区。拥有大量疫苗的美国和中国都可以很好地领导这项工作。

但泽建议,政府应利用新技术来更好地识别和控制疫情。这意味着采用风险通知系统来提醒人们注意他们可能身处风险之中;增强对病毒基因组进行测序的能力,以便研究人员可以快速确定变异在何处以及哪种疫苗对其最有效。所有这些措施都要越快越好,越及时越有效。接种疫苗的速度越慢,就会出现越多的变异。

人类为何会败下阵来?

不幸的是,新冠疫情发生在一个危机四伏的地缘政治时代。布莱恩说:“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甚嚣尘上,使得国际合作应对疫情变得非常困难。巴西的贾尔·博尔索纳罗(Jair Bolsonaro)、印度的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俄罗斯的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土耳其的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英国的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和美国的唐纳德·川普(Donald Trump)——所有这些领导人都表现出极度狭隘和政治不安全感,导致他们淡化危机、无视科学、拒绝国际合作”。

2021年5月,印度斯利那加(Srinagar)火葬新冠受害者。

最应该被疫情肆虐全球诟病的当属川普和他的共和党,他们无视流行病学家发出的早期预警,低估了疫情的严重性。洛克菲勒基金会的高级副总裁和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前副部长里克·布莱特(Rick Bright )说:“川普政府将 COVID-19 视为一种抽象的威胁,而不是迫在眉睫的、实实在在的危险,并且未能在全国范围内做出协调一致的应对措施。美国政府禁止部分但并非全部来自中国的航班,对来自欧洲的航班也没有及时禁止,拒绝进口国外开发的检测试剂盒,并搞砸了本国检测试剂盒的开发,未能采购和分发保护前线工作人员和普通民众所需的个人防护设备,导致各州相互竞争关键物资。川普和他的共和党政客们甚至让戴口罩成为某种身份政治。美国政坛的混乱和反智最终导致疫情在美国的疯狂传播”。

美国是一个富裕、高度文明的国家,拥有世界领先的科学机构,人口仅占全球的 4% 以上。然而,截至目前,美国的新冠病例占全球的 25%,死亡人数更是达到令人震惊的 20%。即便如此,美国共和党和极右翼势力仍继续鼓吹阴谋论,声称疫情是民主党的障眼法,并造谣污蔑能救人生命的疫苗,甚至发展成为全球反疫苗运动的中心。

本应在控制疫情中发挥关键作用的国际机构也是风雨飘摇。Pandefense Advisory 全球健康战略和运营顾问凯伦·奥本海默(Karen Oppenheimer)说:“全球公共卫生系统的资金困难在疫情中暴露无遗,运行缓慢且容易受到政治干预。在民族主义抬头的时代,各国需要找到一种合作方式以改革全球公共卫生机构,这些机构将负责与疫情进行长期斗争。这些机构必须能免受政治干扰,拥有充分的权力,以便它们能够更有效地运转”。

这场疫情在很大程度上也可以说是想当然的结果。奥本海默说:“在 2020 年初,许多国家领导人都没有对中国武汉爆发的疫情给予足够的重视,自以为该病毒可以通过边境控制拒之门外,并且随着天气变暖,其传播速度会奇迹般地放缓。他们相信体温检查可以识别每个病毒携带者,现有的药物可以用于减轻疾病,已被感染者也会产生持久的免疫力——所有这些想当然都被证明是错误的。随着死亡人数的增加,许多国家领导人仍试图掩盖真相,他们无视科学的声音,拒绝鼓励戴口罩和保持社交距离。现在,各国政府必须接受另一个令人不快的事实:这将是一场对抗疫情的持久战”。

哥伦比亚大学感染和免疫中心主任、全球预防流行病联盟的创始人伊恩·利普金(W. Ian Lipkin)指出,各国在应对新冠疫情的过程中可以说是出人意料地无能,尤其是与之前几次疫情相比。例如,对于天花和脊髓灰质炎,政府和国际组织共同制定和资助了一项全球战略项目,协调各国防疫工作,在全球组建应对小组负责将战略落地。然而,在此轮新冠疫情中,各国显然轻敌了。他说:“面对百年一遇的疫情,政治对公共卫生的破坏达到了令人瞠目结舌的程度。美国总统甚至迫使该国最受信赖的公共卫生传奇人物福奇闭嘴,而其他国家还指望美国能挑起全球抗疫的大梁,在最需要全球合作的时候,他居然让美国退出了世界卫生组织(WHO)。在川普的鼓舞下,其他国家自私自利领导人也纷纷效仿,推行“鸵鸟”政策,这进一步加剧疫情给人类带来的伤亡和痛苦”。

疫苗开发倒是这场疫情中为数不多的亮点之一。制药和生物技术公司与政府携手合作,在创纪录的时间内制造出强大的新疫苗。两种基于信使 RNA 或 mRNA 的疫苗——莫德纳(Moderna) 和 辉瑞(Pfizer-BioNTech) 疫苗——迅速面世。尽管疫苗的研制是国际合作的成果,但它们的分配却极不公平。但泽说:“为了确保自己的国民优先,美国和其他富裕国家从几家制造商那里购买了他们所需剂量的许多倍,基本上垄断了疫苗市场,把作为公共产品的疫苗当成了紧俏商品。更糟糕的是,一些国家实施了限制性出口法规,阻碍了疫苗的更广泛的生产和销售”。今年 5 月,世卫组织总干事特德罗斯·阿达诺姆·格布雷耶苏斯(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就指出,迄今为止 75% 的疫苗仅流向了 10 个国家,他称“这种可耻的分配不公使疫情变得长期化”。

如何与疫情长期共存?

亚当·库哈尔斯基(Adam Kucharski) 是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学院的传染病建模师,他认为人类可能无法通过接种疫苗达到群体免疫。他说:“即使按照 CDC 对 Delta病毒株传播率的保守估计,实现群体免疫也需要为 90% 以上的人接种疫苗,这几乎不可能办到。”这意味着完全消灭病毒的“零容忍”目标只是一种幻想。如果新冠病毒继续存在,那么正如公共卫生和预防医学专家詹姆斯·哈姆布林(James Hamblin) 去年 2 月预测的那样,大多数人都会在他们生命中的某个时刻遇到它。这可能令人难以接受,因为我们一直在想方设法去消灭病毒或者至少避开它。但是,“真正可怕的并不是病毒本身,”埃默里大学传染病研究员珍妮·拉文 (Jennie Lavine) 说。“病毒要发挥作用的前提是找到没有准备的免疫系统。一旦缺少后面这个因素,病毒就不那么可怕了。”

接种疫苗的人即使吸入病毒,症状也不会严重。有些人会出现轻度症状,但很快会康复,有些人甚至不会出现任何症状。“在未来的某个时候,生活会回到两年前一样:你向某人打招呼,给他一个拥抱,然后被感染,用掉半盒纸巾,然后继续你的生活,”拉文说。“那是我们要实现的目标,我们离它还很远。”

如果新冠在未来会变成普通流行病,那么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和其他预防措施还有必要吗?答案是肯定的。“我们需要争取时间,”乔治城大学传染病生态学家施薇塔·班萨尔(Shweta Bansal)说。“采取接种疫苗以外的预防措施有利于防止突破性感染,放缓病毒变体进化的速度,也让研究人员有充足的时间更好地了解突破性感染的机制以采取更好的应对措施。”

2021年3月,在塞尔维亚贝尔格莱德(Belgrade)的一个疫苗接种中心。

传染病专家塞缪尔·斯卡皮诺(Samuel Scarpino)认为,我们需要的是一个灵活、全面的系统,其中可能包括定期检测、废水监测、基因测序、谷歌搜索分析等。它可以像天气预报提供有关风暴和飓风的警告一样跟踪疫情和流行病。这样的系统还可以监测其他呼吸系统疾病,包括可能导致下一次全球疫情的病毒。“我的手机可以告诉我是否需要带伞,我也想让它告诉我是否应该戴口罩,”斯卡皮诺说。“我希望我的余生都这样生活。”

美国大学的卫生法教授林赛·威利(Lindsay Wiley)对后疫情时代做了如下设想:我们建筑物的通风大幅改善,西方人生病时应该戴上口罩,许多亚洲国家一直这样做。工作场所可以提供带薪病假,学校不再要求出勤记录,“这样他们就不会鼓励人们生病也要上班上学,”威利说:“所有这些措施都可以像安全带、避孕套、防晒霜、牙膏以及我们用来保护健康的所有其他工具一样成为我们生活中的常规部分。”当前居高不下的疫情水平以及长期共存的前景难免会让人产生挫败感。然而,这也可能是重新思考我们如何对待病毒的机会,或许经过一番涅槃重生,人类会更好地应对未来的健康危机。

伦敦或成为疫情未来发展的风向标

当英国在 7 月 19 号“自由日”取消所有新冠疫情限制措施时,批评者称此举是“危险且不道德的实验”,更严厉的批评者称其“在流行病学上是愚蠢的”。当时,Delta毒株在该国迅速传播,新增病例达到新高。然后,几乎让所有人惊讶也是各大媒体津津乐道的是,“自由日”后的几周新冠病例开始下降了,但是媒体的乐观可能为时过早,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流行病学和计算生物学博士生阿竭多仙·蒙达尔(Agastya Mondal)认为,英国不太可能在 58% 的人口完全接种疫苗的情况下达到群体免疫,更合理的解释是Delta病毒传播在 7 月中旬达到了自然峰值,因为当时英国足球队正在踢欧洲杯,大量球迷聚集导致了疫情的大规模爆发,那是一次非正常的超级传播事件,所以从7月中旬的高峰下滑并不真的说明群体免疫在起作用,英国的解禁是否走对路尚未定论。

2021年7月21日,伦敦人观看《罗密欧与朱丽叶》的现场演出。

但是,随着疫苗接种的继续推进和英国民众逐步回复到疫情前状态,“自由日的影响具有指标性意义,”东英吉利大学的流行病学家保罗·亨特( Paul Hunter)说。“而且我完全不确定会产生何种结果。我们很快就会获得第一批数据,从中我们可以看出在一个疫苗接种率很高的国家取消所有限制时Delta毒株的表现。这是一个未知的领域。在英国发生的事情可能会点燃世界其他地区的希望,或者使它们破灭。”

乐观的愿景:随着英国为更多人接种疫苗,新增病例在 8 月持续减少,这将“让全世界放松一口气”,Wellcome Sanger 研究所 COVID-19 基因组学计划的负责人杰弗里·巴雷特 (Jeffrey Barrett) 说。“这表明实际上有可能控制住了Delta毒株,我们不会永远被困住。由于疫苗接种率很高,尤其是在老年人和最脆弱的人群中,英国是世界上最有可能在没有封锁的情况下安度Delta疫情的国家之一。与疫苗接种前的几轮疫情相比,这轮 Delta 疫情导致的住院率仍然很低。”

他也警告:“但如果发生相反的情况,尤其是在秋季,如果病例激增以至于住院人数上升到压倒性的水平,那么可能需要更高的疫苗接种覆盖率和采取新的封锁措施。而在那些疫苗接种率较低的国家,情况会更糟糕”。

参考文献

《Foreign Affairs》: The Forever Virus

https://www.foreignaffairs.com/articles/united-states/2021-06-08/coronavirus-strategy-forever-virus#author-info

Ed Yong: How the pandemic now ends https://www.theatlantic.com/health/archive/2021/08/delta-has-changed-pandemic-endgame/619726/

Sarah Zhang: Watch the U.K. to Understand Delta

https://www.theatlantic.com/health/archive/2021/08/watch-uk-understand-delta/619647/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欧美各国选择与病毒共存:放开了,会怎样?

我们曾经经过的还不是最艰难的 更艰难的是需要长期与病毒共存的智慧 不管我们愿意不愿意,未来的风险一直会有 *世界如何与病毒共存?* 本刊记者/ 彭丹妮 *发于2021.8.9总第1007期《中国新闻周刊》* 7月中旬,黄严忠一家人终于实现了 …

为什么那么多人不去打免费疫苗?

知乎用户 穆沉​ 发表 这个周末刚发生的事情 我外婆今年 82 岁,周六早上九点多给我妈打电话,说镇上派车接他们去打针,我妈接着反应过来,问是不是打疫苗,外婆说是的。 我接着拿过电话,跟她说,你到了告诉大夫,你有糖尿病和心脏病,固定服药已经 …

如何看待原卫生部部长高强表示「与病毒共存」绝不可行?

知乎用户 生理盐水有点甜 发表 真以为网民的记忆只有七秒? 老调重弹的话题。 但是,当初武汉最早爆发疫情的时候,有些人可不是这么说的。 武汉感染几万人,死亡几千人,他们说是 “中国的切尔诺贝利”。 外国动辄感染百万,千万,死亡动辄十几万,几 …

新冠疫情第二波:放弃幻想

7月20日,南京禄口机场检测出境外输入的变异新冠病毒,由于初期防控的疏失,7月29日在湖南张家界2000多人聚集的“魅力湘西”晚会上形成二次传播,截至昨晚19时,在全国已波及17个省份,高风险地区4个,中等风险地区138个。新的一波疫情正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