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的欧金中自杀了,很多人都松了口气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网红”杀人嫌疑者欧金中在被追捕的过程中拒捕,自杀了。

福建省莆田市公安局秀屿分局10月18日的警情通报中是这样写的:“在公安、武警围捕下,犯罪嫌疑人欧某中与平海镇上林村附近一山洞拒捕并畏罪自杀,经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这不是什么好莱坞情节,这是发生在我们真实世界里的真实案件。一个55岁的中年人,走投无路,在漫山遍野的警察和武警的追捕中,走到末路,自寻短见。

我们真的很难想见一个人,要戕害自己,是一件多么艰难的事情。这短短的几十个字的描述里,有多少举棋不定,不甘心,无奈何,人生如同走马灯在眼前闪过。

一个农民和一个大学教授一样,对生死的体验没什么差别。

这里面没有什么阴谋论,不用猜测。我百分百相信警方的程序是正当的,以我对我们沿海省份福建以及发达城市莆田的了解,所有的一切,都是程序正当的。

但这些正当的程序下,一个人,带着他砍死2个,砍伤3个的罪恶,以及汹涌同情的民意,一起消散了。

是的,欧金中的事情,又成了一个“罗生门”。

真的很奇怪,在最近一些年来的网络舆情中,总是演变成为罗生门。现在,连凶杀案,都能够变成罗生门。

欧金中本来不应该成为被同情的对象,因为他是一个没有争议的杀人者。他冲进了邻居的家里,用了不到四分钟的时间,杀死两个,重伤3个。死者是80多岁的老人,另一个是妇女;伤者中,有一个是不到10岁的孩子。

无论怎样同情都不该降临到他的身上。伤及老人妇孺,这是中华民族的基本文化中最为卑劣的罪行,在任何时代都是。

但欧金中却得到了普遍的、大面积的同情。

我们这个时代的国度中,存在着三种正义:事实正义,法律正义和网络正义。当三种正义各自表述的时候,罗生门就出来了。

没有一种力量能够统一三种正义。事实正义依靠普遍认同的舆论,法律正义依靠国家暴力机关的程序认定,网络正义是网民认知的事实的基础上推导出来的正义认同。

当三种正义所采信的事实不同的时候,就会演化成为罗生门。

这很可悲,也就是说,以媒体和信息传递部门所发布的事实,以及法律部门所认定的事实,和网民在采信的事实之上,几乎无一相同。

欧金中的事情当然并不是孤立事件。信息权威丧失,法律权威丧失,人们宁愿相信自己所相信的事情。

△欧金中被捕后,网友凌晨发博(图/微博)

这当然不是今天才发生的事情。

可是人们为什么要悖离社会公共认同的“不得伤及老人妇孺”这样一个最基本的社会共同伦理底线,而几乎一边倒地同情杀人嫌疑犯欧金中?

因为在这个共同伦理之上,还有一种东西叫“自然正义”。自然正义高于伦理,高于法律,高于现存的所有制度。它相信正义基于基本的常识:恃强凌弱,惟有以暴制暴。

欧金中被赋予了这样的形象,一个以暴制暴的老实人的冲冠一怒,以私刑寻求正义,成为对抗恶势力的英雄。这是这个社会上弱者的普遍心理:

我自己是软弱的,但如果有人敢于如此,我心有戚戚。

只有一个正义秩序已经崩塌的社会里,才会有如此极端的正义观念的滥觞和偏差。

欧金中自杀了,很多人都松了口气。

上林村、平海镇和秀屿区各级政府都松了口气。欧金中杀人事件给他们的压力太大了,事情如果持续下去的话,这些政府中所有的官员都会有大麻烦。

在长达六年的时间里,基层干部已经做了十几次的调解,但是按照《北京青年报》调查给出的,要么是邻居不同意,要么是欧金中的老婆不同意,要么是欧金中不同意。

基层的各级干部都觉得挺冤的。因为他们按照各级部门的规定,照足了程序走。但是“农村宅基地”问题是一个极其复杂的问题,所以他们解决不了。

可是问题是:他们只管走程序,不管解决问题。事实是,欧金中的铁皮屋已经存在了六年(另外一个报道说是2019年才建的”。有差别吗?一个人在铁皮屋里住了两年多,不是问题?)

△北京青年报10月15日报道(图/微博)

欧金中一死,他们渎职懒政的事情,就不会被继续追查了。“活人两万,死人五万”的悬赏尴尬,也就自然化解了。这是一不小心的真情流露。

欧金中自杀了,所有的尴尬都化解了。

莆田市各级办案部门也松了口气。

这实在是烫手山芋。欧金中的事情,警力已经出动了许多次,大多数的时候是欧金中吃亏,因为他毕竟是闹事的人,尽管他也是受委屈的人。

警察能怎么办?因为欧金中闹事就把他抓起来?这不合规矩啊。但警察们肯定都很烦他,动不动就投诉警察,大家都要讨生活啊。面子上多难堪。

他们也不能押着欧金中的邻居说,你们就让他们把房子建起来吧。这不是他们的职权范围啊。

莆田法院系统也松了口气。

欧金中要是活着送进法院,事情就太难办了。一方面,欧金中结结实实杀了人了;另一方面,民意汹涌都在欧金中这边。如果没有法外施恩,那么全国人民的唾沫会淹了法院;如果法外施恩,这个裁量权到底在哪里,大家心里都没底。

欧金中自杀了干净。法院不用管这个烂摊子了。

人民日报、央视、福建以及莆田本地的媒体也都松了口气。这个罗生门事情他们真是不知道该站在那个立场上来发言。尽管这几天他们一直在寻找一个站立的角度,但哪个角度都站不稳。你不能站在杀人犯的立场上;但你也不能站在群众要求的朴素正义的对立面。

欧金中自杀了,是个最佳结果。义正言辞是个容易摆的角度。

我甚至在想,恐怕连受害者家属都松了口气。

他们已经被推到了舆论中心。他们很倒霉。家里死了两个,伤了三个,还有一个10岁的孩子,终生残废,但是他们变成了坏人,变成了被全国人民口诛笔伐的人。

谁来同情他们的遭遇?

△案发3日后,欧金中家属发声(图/微博)

欧金中只要不死,他们就始终被钉在耻辱柱上,真实如何已经无人关心。可以想象到的,如果进入庭审阶段,他们也会被唾沫淹死。

他们只能要到报仇,而且只能报欧金中一个人的仇。

现在欧金中自杀了,死者长已矣,他们只能把生活过下去,独自舔舐伤口。他们身上村霸的身份没有人再会注意,因为民心似水,人们不会继续记得他们是谁。

连我们这些看客中的许多人,也都松了口气。

我们始终是不能把无限的同情送给杀人犯的。我们出于对自然正义的诉求,而同情欧金中。但是无论怎样的同情,我们也不能罔顾他灭门的残忍。

如果上了法庭,我们该如何向法官求情?饶他一命?别人家五口人不是命?

可是如果看着欧金中被送上死刑的刑场,我们心里又如何能够咽下这股熊熊的正义之火?我们都是小老百姓,我们都是暴力胁迫下的普通人,我们都是社会不公正最脆弱的受损者,如果我们任由欧金中被推上刑场,那么我们还能安然地看着周遭如同乌云一般的不正义吗?

现在欧金中自杀了。我们的同情给出去了,正义通过欧金中的手起刀落得到了实践;但是他的惩罚也通过自戕而实现了。我们不用再纠结,太阳照样升起。

这是最完美的结局。

惟有欧金中自杀,能给所有人一个完美的出路。

我很悲伤于欧金中的自杀。

他完全没必要。因为只要活着,他就能够明白完整地叙述自己这六年来的遭遇。他会持续地得到同情,大小的自媒体和媒体,都会如同逐臭之蝇,围着他转,他会成为一个网红。如果运气好,他可能还不会被判死刑。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他的房子,再也没有人敢阻拦了。

他活着就是证明。证明那个被欺压、被侮辱、被忽略的一个真实的人存在。他可以忏悔,他可以赎罪,但同情会始终与他在一起。

他是所有的被侮辱和被损害的形象。

我又很庆幸欧金中敢于和终于自杀了。

一米八的个子,独自冲进海里去救了一个险些溺毙的孩子;一个因为拯救了搁浅的鲸鱼而被媒体报道的勇士。

△落水小孩发声证实(图/抖音)

他最后的几年生活过得多么窝囊。无论这个房子有着多么复杂的产权和边界纠纷,他就是一个废物,因为他始终都盖不起那个想象中的房子。

在福建莆田农村里,盖不起房子的人是多么没用的人啊。

也许,他89岁的老母亲没有和他一起住在那个铁皮屋里,但是他的老母亲内心一定是非常悲凉的。假设她住在姐姐的家里,她心里是非常委屈的。因为本来,她可以住在自己家里。

她和他,心里会是一样地悲苦。

堂堂男儿,如同废柴。他一生所有的善意,都会化成最魔鬼的恶意。

欧金中自杀了。10年20年之后,没有人记得欧金中曾经的善与美,他将以杀人犯的名义,登记在档案里。

至于那些颟顸、麻木、程序化、与邻为恶、基层公权部门的不作为、个体生命的轻若鸿毛,都随风而去。

欧金中只是这个伟大社会和网络喧嚣中的一个偶然事件,一个注定不会被记住的名字。在转瞬中,湮入滚滚红尘。

我只是忍不住在想:当他自戕之时的那个瞬间,欧金中,一个还活着的人,他在想什么?

连清川

读书写作和反省

微信扫一扫赞赏作者 赞赏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读书写作和反省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预览时标签不可点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不作为的部门,闭塞的言路,才是背后的杀人真凶

10月10日,福建省莆田市平海镇上林村发生一起命案,致2死3伤(一家五口祖孙四代),伤者中包括一名10岁儿童。当晚,莆田市公安局秀屿分局发布协查通报指该村村民欧金中有重大作案嫌疑,目前警方正展开围捕,并发布悬赏通告。 随着更多消息的披露,人 …

论“畏罪自杀”

收录于话题 #社会观察 51个 莆田平海镇血案后,民警在追缉中盘查过往车辆 (图源:封面新闻) 轰动一时的莆田平海镇上林村血案,昨晚终于落幕。被追捕了整整八天的欧金中死了。你可能也看到那条“警情通报”了: 10月18日15时许,在公安、武 …

北京深夜里冷风阵阵,莆田山洞外一声叹息

Photo by Josh Sorenson from Pexels 文/ 呦呦鹿鸣 10月18日下午,福建莆田秀屿警方发布通报:15时许,在围捕下,持刀杀人者欧金中在一山洞拒捕并畏罪自杀。 这是欧金中逃亡的第9天。10月10日,他在4分钟 …

希望找到欧金中的时候,他没自杀!

编者按:该文发布于2021年10月16日。10月18日,福建莆田市公安局秀屿分局发官方通告称:在公安、武警围捕下, 犯罪嫌疑人欧金中于平海镇上林村附近一山洞拒捕并畏罪自杀,经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朋友寄了一堆书过来,我原本打算不读完暂时不更 …

“调解优先”的回旋镖

收录于话题 #社会观察 50个 莆田平海镇上林村,欧某中的简陋房屋 10月10日,莆田平海镇上林村发生一起重大暴力事件,55岁的村民欧某中在造成邻居一家2死3伤后潜逃,而起因,据说只是因小事引发的口角:台风过境,铁皮被风吹到被害人家的菜地, …